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春川宙

20.9万浏览    3222参与
只能说再也不见

纺夏……我命中注定的cp……p6是小宙和脸红的纺哥,好卡瓦!!

纺夏……我命中注定的cp……p6是小宙和脸红的纺哥,好卡瓦!!

chi_tu
悄悄造谣一下沙漠王子宙

悄悄造谣一下沙漠王子宙

悄悄造谣一下沙漠王子宙

沮鸽子

光宝的这套衣服终于上国服了

嘿嘿,最近有点欧,抽到了

没想到我的推茨和光剧情里会贴☺️,超开心的说

光宝的这套衣服终于上国服了

嘿嘿,最近有点欧,抽到了

没想到我的推茨和光剧情里会贴☺️,超开心的说

卡门Extreme

间谍成家记(3)

加油努力更

感谢亲友@森川莉莉香 的讨论和修改

纺夏有,纯日和出场继续

杀手夏x间谍纺

少爷日和x护卫杀手

人物ooc有,不喜勿喷

准备好了吗?


"阿日前辈?"涟纯顺着楼外的凸出跳落在一个窗台的遮雨墙上,刚刚好像有什么开门的声音和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巴日和就把微型耳机给关闭了。"真是的,我很担心啊。"在尝试联络了好几次后,涟纯还是放弃了,略带不安的抚摸着手链上的装饰。

白手套上安静的躺着一串巴日和的手链,虽然每次的暗杀和绑架都可以完美结束,但是涟纯不知为何每次都有不好的预感。

"明明都是俊困太爱我了~!"...

加油努力更

感谢亲友@森川莉莉香 的讨论和修改

纺夏有,纯日和出场继续

杀手夏x间谍纺

少爷日和x护卫杀手

人物ooc有,不喜勿喷

准备好了吗?


"阿日前辈?"涟纯顺着楼外的凸出跳落在一个窗台的遮雨墙上,刚刚好像有什么开门的声音和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巴日和就把微型耳机给关闭了。"真是的,我很担心啊。"在尝试联络了好几次后,涟纯还是放弃了,略带不安的抚摸着手链上的装饰。

白手套上安静的躺着一串巴日和的手链,虽然每次的暗杀和绑架都可以完美结束,但是涟纯不知为何每次都有不好的预感。

"明明都是俊困太爱我了~!"巴日和对自己的回复还在耳边。

"还是快点过去吧,可不能耽搁了。"黑色的外套随着涟纯快速的动作融入黑暗之中。

"阿日前辈·······"

"可不能出事了啊,玛丽还等着我们去接她呢。"

废弃工厂内

"怎么样,小公子我再问一遍,说不说呢?只要说一条巴家最近得到的消息,我就可以放你走了哦。"猥琐的大叔带着一群a围住了水缸,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嗯?可是我不觉得你和你那些好兄弟们会放我离开呢~,我可是有丈夫的人。"巴日和的脸上带着一股之前没有的潮红,但是紫瞳里面的蔑视依旧没有褪去,"你这都是些什么a啊,行不行。光闻信息素就觉得不靠谱呢······我可是会恶心的吐了呢。"巴日和毫不留情的泼了一个想偷偷摸他手臂的家伙一身水:"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很难闻哦。"

"而且给我用药这种低俗的东西·······也就只有你们这些低俗的贱民才会用的吧。"水暂时压住了热潮,巴日和偏转过头不想说什么。

猥琐的中年大叔还想说什么,却突然感觉背后阴森森的。

风从打开了一条缝的门呼啸而入,尖刺的噪音在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

"门什么时候打开的!有人进来了,快点找一下是谁!"

"滋滋——"耳机里传来电流声,巴日和直接把耳机调成了外放。

"妈咪————"响起的却是一个甜甜糯糯的女孩子声音,"爹地已经在你那里了哦,而且还带了衣服和解药的。"

"嗯嗯~!我可爱的女儿玛丽~~,妈咪我很想你哦。"

像是被野兽盯上的恐惧缠上了,一把匕首直直的插进了最近的一人的脊椎骨里面,那人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裸露在外的阴森白骨滴着血,一个男子想拔枪,但是紧接着他的手就被咔擦一声折断了。

"阿日前辈,还是转过去比较好。"涟纯示意到,"还有玛丽,不要再看监控了哦。好好和你妈咪聊一会,这边处理完了就去接你放学。"

趁着涟纯以压倒性的力量和经验碾压那群猥琐的大叔时,巴日和取出解药吞下,在水池里面背对着尖叫和求饶声传来的地方。

"走了哦,在水里泡久了不好的,阿日前辈~"涟纯摘下被血染红的手套,"要从水里出来了哦,我的人鱼公主。"


【晚上结束了哦。接下来就是白天了】


"宙,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哦,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成为宙的妈妈的。"青叶纺吹着上午带着阳光暖意的凉风,揉了揉在座位上踮着个脚尖的黄色小团子。

"爸爸~喜欢妈妈吗?"春川宙转头看着青叶纺,"爸爸的颜色是粉红色的哦。"

"嗯?粉红色的吗?"青叶纺笑笑,捋了捋春川宙被分吹的挡住眼睛的刘海,"因为爸爸的确喜欢妈妈哦,不过你的准妈妈很害羞,所以不知道会不会答应爸爸。"

"哦——"春川宙趴在窗口上,澄澈的蓝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宙会表现好的!"

"嗯嗯,毕竟宙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剩下的看爸爸的吧。"


逆先夏目家中

"好了e,哥哥们看的见我吗a?"逆先夏目调整好手机的角度,坐在沙发上。随着叮咚的几声,五个分屏出现在了视频聊天上。

"嗯嗯,吾辈可以看见逆先君,很清晰。"

"你的日日树涉也可以看到哦——夏目君很端正的坐在沙发上呢!"

"虽然【我】不太会,但也是【临时】学了一点,小夏【今天】穿的【很】居家哦。"

"奏汰扶好镜头啊,你那边一晃一晃的,还有涉也不要大声吵闹,我这边影片和孩子还在睡觉呢。"

哥哥们的关系依旧很好呢。

"哎——宗你变心了,自从成为我们最早结婚的人,你的心果然已经不在你的友人身上了吗!我好伤心啊!!"日日树涉凭空拿出一条手帕,哭的是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我那也是应该的吧·······还有别以为我没有看出来你是演的!"斋宫宗无奈摆了摆手,"还有我们这次视频聊天并不是来聊我的家庭关系的吧。小鬼。"

"啊a,我在I。"突然被点到名的逆先夏目突然回神,"宗哥哥怎么了e?"

"小鬼已经20岁了吧。"斋宫宗突然紧紧盯着屏幕。

"嗯,吾辈没有记错的话逆先君的确已经20岁了。"朔间零也板起了脸。

"是的——夏目君已经成年了!你的日日树涉真的无时无刻都在为这件事感到开心的哦。"

"所以【我们】有个事情要【问】小夏哦?"

逆先夏目感觉不对劲。

逆先夏目感觉里面大有阴谋。

"逆先君,吾辈没记错的话,你在2年级的时候就在和青叶君谈恋爱对吧。"

该来的还是来了。

"所以你们谈了3~~~年了。"

"【小夏】——"

"你准备什么时候和青叶那家伙结婚呢?"

"哥哥们不要再说奇奇怪怪的话了e!"逆先夏目直接用抱枕捂住了自己通红的脸,"我o,我和前辈才不是哥哥们想的那种关系呢e!"

这苍白无力的辩解连猫咪自己都不信。

"总之后天有一个聚会,逆先君必须表明现在的生活状态,知道了吗?"最后在叽叽喳喳讨论了半天后,作为年龄最大的人对逆先夏目下了通牒。

"而且青叶君已经调回了这边了,好像还是夏目君所在的nd的副所长哦~~!!"

关上平板的逆先夏目开始怀疑人生。

但是没有等他怀疑完,门铃响了。

"来了e。"打开门的青叶纺看到了一个无精打采的红发猫咪,居家型的黑色单衣稍稍有些宽松,红发有的炸毛。

"前辈你怎么过来了e?"逆先夏目不是很开心的样子,皱皱眉头,"先进来吧a。"

"Haha~"逆先夏目偏头,看到了躲在青叶纺后面的春川宙,一瞬间就被可爱到了。

"有什么事情等会在说o,我先去泡杯茶拿点点心n。"在看到小孩的一瞬间,逆先夏目心里就有一个红灯大闪。

青叶纺出轨了。

【这个该死的前辈居然带孩子来找我分手的吗a,什么时候有孩子了都不告诉我o,不过我好像也要不了孩子i ,要不要把他出轨的对象给杀了呢e,虽然我觉得那个敢诱惑前辈的人肯定打不过我o·······不过那孩子看上去好可爱i ,可恶啊a,这个鸡窝头居然g,居然敢出轨I!好大的胆子i!感觉还是揍他一顿吧!不知道我会不会把他揍进icu,毕竟我可是杀手呢e】

逆先夏目的心里话被春川宙听的一清二楚,"杀,杀手?!"

【啊,要怎么和夏目君说呢,毕竟我们虽然一直在谈恋爱,但是也就只在牵手那个部分而已,突然提出结婚········虽然有宙助攻,但是会不会还是太突兀了·······也不知道我间谍的工作会不会妨碍到家人】

杀手?间谍?

宙好兴奋!!!!!春川宙眨巴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

但是你们两个大人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地方啊。

"所以·······这是前辈你的孩子吗a?"逆先夏目强迫自己不要母性大发去抱,在茶几上放下茶和点心。

"不是~,宙是爸爸领养的孩子!"还没有等青叶纺说话,春川宙就抢先回答,"所以这个漂亮~的哥哥是宙的妈妈吗?"

逆先夏目的脑子一片空白了,刚刚所想的如何用100种方法干掉青叶纺的外遇,直接被磨没了。

"原来这不是前辈你的孩子吗a?"逆先夏目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哎,宙君是我的孩子啊,虽然是收养的,但是宙还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小夏目你以为是什么啊。"

"嗯·······夸我漂亮宙的确是个好孩子呢e。"被证实自己猜想是错误的逆先夏目松了口气,摸了摸春川宙的头,"但是妈妈可不是乱叫的哦o·······"

"所,所以,宙没有妈妈吗?"春川宙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逆先夏目,"宙,宙才不要没有妈妈······"

"不是的e!"逆先夏目完全不顾某个被晾在一旁的人,"让我考虑一下a!嫁给前辈也不是不可以的e······"

春川宙偷偷想青叶纺比"yes"。青叶纺给春川宙比了一个"good"


晚上

在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里,正在进行着一次"友好的"交流。

墙壁上鲜血像流水一样直流而下,扭曲的四肢混杂着断裂的家具。

只有中间的一个桌子还完好无损,在桌子的前面还跪着一个黑衣人,他的下半身已经被打碎了,骨折的手向后扭曲,因为被拔掉了舌头,只能光张嘴呜呜呜的乱叫。

而坐在桌子上的,是一个穿着裙子的omage。

杀手榜排名第一,没有什么是他干不掉的人,代号为【玫瑰小姐】。

黑色的上半身和从黑渐变到血红的裙身,点缀着几朵玫瑰,侧开的裙子因为翘腿的原因露出了大片白色的大腿肌肤。

"看着先生你的动作真的很让人恶心呢e。"逆先夏目挥了挥手中隐藏着锋利刀刃的金色首饰,一脸无聊,用自己黑色的高跟鞋鞋尖抬起了男人的下巴"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家伙g,没想到就是一群废渣a。"

"算了,不玩了,我还有终身大事要去考虑呢。"男人的身体僵硬的倒在了被血浸红的地毯上。

这么漂亮的20岁o却没有第一时间找到a呢,会不会是有问题。

"是。"逆先夏目洗掉手上的血渍,靠着大理石的洗手台在想着最近的那些诽言流语,看着血漫过自己的鞋尖。

"我结不了婚的吧a。"

“20岁的o还是单身很奇怪i。”瓷砖透过布料带来了凉凉的触感。金色眼瞳冷冷看着地上漫开的血渍。

“我嫁不出去的e ,像我这样有信息素障碍症的omega 是找不到合适的丈夫的e。”

一个个尸体被丢进箱子里,发出巨大的响声。

“而且就算是纺哥哥e,我也不是一个好的伴侣吧a。”

"毕竟我只是一个按照钱来接雇主的任务,完成那些肮脏的工作的杀手而已。"





Rumi.

春川宙 香水

[图片]

請您仔細聞聞


那水滴般,令人清爽的氣味

檸檬香氣和糖果的甜味融合在一起

可是誰又能發現那一絲

不明顯,十分苦澀的

黑巧克力。


解析:

春川宙是一個

可以把他的甜味,陽光,清香

散發的十分明顯的孩子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一個孩子

他卻連苦澀的那一面,也是巧克力

淡淡的,一絲絲的

不明顯的混雜在甜味裡。

究竟需要多少的溫柔

才能就連痛苦也是用黑巧克力去呈現


歡迎留言反映。

請您仔細聞聞


那水滴般,令人清爽的氣味

檸檬香氣和糖果的甜味融合在一起

可是誰又能發現那一絲

不明顯,十分苦澀的

黑巧克力。


解析:

春川宙是一個

可以把他的甜味,陽光,清香

散發的十分明顯的孩子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一個孩子

他卻連苦澀的那一面,也是巧克力

淡淡的,一絲絲的

不明顯的混雜在甜味裡。

究竟需要多少的溫柔

才能就連痛苦也是用黑巧克力去呈現



歡迎留言反映。

鱼鱼鱼鱼鱼仔

占tag致歉

占tag致歉

想扩点es空友🥺

超好相处,各位咪可以留留门牌号我也可以去加🥰

[图片]

[图片]


占tag致歉

想扩点es空友🥺

超好相处,各位咪可以留留门牌号我也可以去加🥰


必要时可以作为喋参

*含翠千自行避雷

发点展示!!

是520给几位心动妈咪送上的壁纸!不可抱图致歉

*含翠千自行避雷

发点展示!!

是520给几位心动妈咪送上的壁纸!不可抱图致歉

妖未落—一条咸鱼求投喂

免费的红心蓝手和粮票点点


然后喜欢自取,不要商用


免费的红心蓝手和粮票点点


然后喜欢自取,不要商用



於菟嗷嗷
就这样吧啊啊啊啊画不完了不想画...

就这样吧啊啊啊啊画不完了不想画了呜呜呜

就这样吧啊啊啊啊画不完了不想画了呜呜呜

春川 宙

今天的颜色是粉红色的呐~到处都在飘着的粉红泡泡,宙也觉得甜甜的!所以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啦。haha~这样漂亮的颜色真的很少见呐~♪

今天的颜色是粉红色的呐~到处都在飘着的粉红泡泡,宙也觉得甜甜的!所以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啦。haha~这样漂亮的颜色真的很少见呐~♪

瞳梓莘🌟
这四张都好可爱U3U 本来想发...

这四张都好可爱U3U

本来想发一张 结果四张发现都好可爱!!!

这四张都好可爱U3U

本来想发一张 结果四张发现都好可爱!!!

x机能失调苦茶紫

夏天啦拼点小男孩壁纸

需要可以自取

之前忘记说了,壁纸的大部分素材都是网图和素材库里的图,侵删


夏天啦拼点小男孩壁纸

需要可以自取

之前忘记说了,壁纸的大部分素材都是网图和素材库里的图,侵删


一只肥羊

大家520快乐~!

画了es里的开关()wwww真的好喜欢他们 已经是极限了aaaaaaa有参考零基础轻点骂 因为这个模版真的好maho今天终于上完色了 画的时候真的感受到自己的菜了救命 而且为什么画世界导出会有色差a

p1无色差有点小糊

p2有色差比较清晰

p3图层

p4用了es小夏的背景

p5模版


大家520快乐~!

画了es里的开关()wwww真的好喜欢他们 已经是极限了aaaaaaa有参考零基础轻点骂 因为这个模版真的好maho今天终于上完色了 画的时候真的感受到自己的菜了救命 而且为什么画世界导出会有色差a

p1无色差有点小糊

p2有色差比较清晰

p3图层

p4用了es小夏的背景

p5模版


伊宝萊萊

‼️梦男向预警

  You're my everything.❤️

“520和宙君去逛街啦!买了一条手链送给他,情侣对戒是之前白色情人节买的哦~ ”


(这是模板画)

‼️梦男向预警

  You're my everything.❤️

“520和宙君去逛街啦!买了一条手链送给他,情侣对戒是之前白色情人节买的哦~ ”





(这是模板画)

yaiiii

【宙夏】失色

520快乐!炫口宙夏!


*角色死亡注意


春川宙不喜欢待在医院,医院的颜色是麻木的,大片大片的悲伤,大片大片的痛苦。这些会让他的眼睛发痛,也会让他的心情变得很糟。


白花花冰冷的灯光,来来往往疲惫的人,构成春川宙眼中的画面,鼻腔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耳边嘈杂喧嚣搅成一锅粥……春川宙有点晕,好在有一只手适时挡在他的眼前,替他阻绝了外面的一切。


他的手被青叶纺握着,不知是谁先出的汗,将他们的手心都弄得湿湿黏黏的。青叶纺拉着他穿过一间间病房,春川宙抬起头,忽然低低叫了声“前辈”。


青叶纺脚步微顿,却也没停下来,只是偏过头去问他怎么了。而春川宙没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520快乐!炫口宙夏!


*角色死亡注意




春川宙不喜欢待在医院,医院的颜色是麻木的,大片大片的悲伤,大片大片的痛苦。这些会让他的眼睛发痛,也会让他的心情变得很糟。


白花花冰冷的灯光,来来往往疲惫的人,构成春川宙眼中的画面,鼻腔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耳边嘈杂喧嚣搅成一锅粥……春川宙有点晕,好在有一只手适时挡在他的眼前,替他阻绝了外面的一切。


他的手被青叶纺握着,不知是谁先出的汗,将他们的手心都弄得湿湿黏黏的。青叶纺拉着他穿过一间间病房,春川宙抬起头,忽然低低叫了声“前辈”。


青叶纺脚步微顿,却也没停下来,只是偏过头去问他怎么了。而春川宙没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

在青叶纺过来接他时,春川宙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就想问他为什么这么不开心。他望向青叶纺的脸,对方仍是温和的,但有一瞬间春川宙发现他身上的颜色淡得几乎要消失,难过得快要死掉了。春川宙一愣,临到嘴边的话变成了:“前辈,宙们要去哪里呀?”


青叶纺揉揉他的脑袋,挤出笑容说:“宙君,我们要去接夏目君了。”


不安、不安,巨大的恐惧感包围着春川宙,一路上,春川宙都无心注意前面的路了,这才变成青叶纺一直牵着他。


青叶纺寻找了很多话题,春川宙想同往常那样笑笑闹闹,可他现在完全做不到,青叶纺只能收到他规规矩矩,没什么活力的回应。


青叶纺抓着春川宙的手握得更紧了些,他看着眼前的道路,又好像没有在看,眼里空荡荡的,路上的景象似乎被他一一掠过。他开口,声音有种到达尽头的紧绷:“对不起宙君,这一次又失约了,没有照顾好你。”


春川宙那时想否定,想说:前辈这不是你的错,没有关系呐。又想问:师父到底怎么了。


可是怎么了呢?这些话春川宙一句也没有说,他只是想:见到师父,宙就会知道了。

—————————————————————

过到尽头是楼梯口,楼梯间内比外面更阴冷,两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在此回旋,像被这个深黑的大口吞没。


他们往下走,好像就这样走入怪物的腹部。


“前辈,这是哪里呢?”他们终于在一扇门前站定。门上挂着牌子,写着“太平间”三个字。


“宙君,我们到了。”


太平间里的空气是浑浊的,让春川宙生理性地想流泪。入目之处皆是森森的白,透露着诡异的青。灯光惨淡,落下黑色的阴影。


春川宙呆呆站在门边,心想:宙不喜欢这里,但师父还在。


像是夺去了世界原有的色彩,这里只剩极端,极致的黑与白,绝对的生与死。


回过神,春川宙听见青叶纺正唤着他。他跟上去,青叶纺对着一床白布说:“夏目君在这。”


春川宙喊了声“师父”,没有得到回应。


春川宙心慌极了,他知道白布后面的是真相,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他想躲避,逃走,离开这里,却发现自己像是被钉起来了似的,挪不动步子。原本轻盈的身体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沉重,有人在审问他,而他以目光受刑。


他眼睁睁看着青叶纺的手伸向白布,慢慢揭开,他没有阻止,只是觉得心口像被刀割开了一样疼,像是被凌迟一般。


他没有叫,没有哭,望着白布下的人。对方安安静静,闭着眼睛,嘴唇红润,看起来只是睡着了没有醒来。


春川宙知道不是这样的。


“前辈,师父他为什么,没有颜色了呢?”


不是这样的。


“宙看不见师父的颜色了。”


不是这样。


“师父是讨厌宙了吗?”


不是……


不是啊,搞错了吧,请快解释一下啊,宙想要知道啊,宙想知道这些的……


“宙君,宙君……”青叶纺在叫他,“你看到了吗?”


他平静的声音颤抖起来,像是玻璃坠落,碎了一地。“夏目君躺在这里呢。”


春川宙说:“宙们以后都见不到师父了。”


春川宙知道现在自己身上的颜色,不需要照镜子。


他也知道,自己世界里的色彩永远消失了一块,是从他的心尖上活生生剥下来的,让他的心变得很痛、很痛,缩成一团,小小的、空空的,它有些发黑,正在一点一点死去。


“宙君,”最后是青叶纺说,“宙君,我们该走了。”

—————————————————————

青叶纺没有松开春川宙的手,因为只要松开,他们两个人都会认不得路。


青叶纺说逆先夏目的父母在国外,这两天会赶回来,先拜托他帮忙。


春川宙听完,心里想:宙也能帮上忙吗?宙也想好好帮师父的忙。嘴上却说些不相干的话,说今天的云好厚好多,说自己有点热。


世界变成一口盖上盖子的锅,没有风,没有光亮,不断被加热。世间万物便不断翻滚着,车流在快速地翻滚,行人在慢慢地翻滚。


春川宙指着路边的一家甜品店说:“前辈,宙们去这里吧。”


这是逆先夏目常会来的店,青叶纺知道。


“宙很想吃这个呐。”春川宙拽了拽青叶纺的衣角。


青叶纺很认真地去看春川宙的眼睛,蓝汪汪的,却成了一潭死水。


店里很明亮,温暖,散发着食物的香甜。店员姐姐挂着亲切的微笑,正好声招待顾客,一切如常,没有变化。一家小小的店,里面似乎有真正的人间。


黄色的暖光照亮他们周身,小心抹去他们在医院里沾染上的冰冷气息。两个人这才都恢复了些人气。


春川宙咬了一口甜点,突然很开心地笑起来。


“Huhu~这个真的好甜呐~宙很喜欢,前辈你也吃呀。”他笑得眯起眼,又说,“宙记得师父也喜欢吃这个呐,宙给师父带过好几次,所以宙知道呐。”


他看起来是幸福的,尽管只有一瞬,尽管这是错觉。

—————————————————————

逆先夏目死后,春川宙常常梦见他。


梦醒,春川宙会马上坐起来,努力地回忆梦里的事情,用本子全部记下。


他开始试着还原梦里的场景,模仿着逆先夏目的语气,笨拙地同自己对话。他模仿得其实很好,只是他的声音一点儿也不像逆先夏目。可他还是重复着逆先夏目在梦里说过的话,一遍又一遍想象对方的样子。


梦中的逆先夏目是拥有生命的,他的身上有热烈、明亮的颜色——是春川宙见过的,最漂亮的颜色。飘忽不定的,那样美好的,让他忍不住伸手触碰,什么也碰不到,却好像飞入他的灵魂,那些颜色要与他的融合在一起。春川宙感到颤栗,但仍旧乐此不疲。


一个梦又醒了,今天逆先夏目说:“我喜欢宙哦o。”他眨了眨眼,金色瞳孔中有无数流动的光,春川宙在里面看见了自己。有高兴的颜色,有依恋的颜色,还有……爱慕的颜色。


春川宙说:“宙也喜欢师父,最喜欢师父了。”


接着,他轻轻拿起逆先夏目的布偶,亲吻他线缝的唇,和他在梦里做的一样。


只是春川宙坐在床上,一副不解的茫然:“师父,你的嘴为什么这么凉呐?”


他的声音很小,小到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布偶是笑着的,滴上了他的眼泪,可爱的脸上变得有些湿润。


春川宙的眼前一片模糊,可他没有先管自己,而是去擦拭布偶上沾到的泪水。


春川宙知道不能让布偶变脏,因为明天他还要用它,继续演自己的独角戏。

妖未落—一条咸鱼求投喂

免费的红心蓝手和粮票点点


然后喜欢自取,不要商用


免费的红心蓝手和粮票点点


然后喜欢自取,不要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