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春泽

6883浏览    70参与
易生有尔

起因——经过——结尾!!信息量太大了
1、泽村,你有在和天久发LINE吧。
2、他非要我给他,我没有办法才……况且我们也没有频繁联系!!
3、啊——所以才问我子弹球……
4、这么说,你和那个丑八怪有聊过新球种的事啊。
5、(微笑)有聊过吗?(微笑)
6、我不能说啊!!这是我们私人之间的聊天,我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啊!!
7、这样啊……我们算其他人吗?
8、就当我擅自偷看的!!
10、呀哈哈哈,我是坏人!!
11、别这么顺利的解开密码啊!!

起因——经过——结尾!!信息量太大了
1、泽村,你有在和天久发LINE吧。
2、他非要我给他,我没有办法才……况且我们也没有频繁联系!!
3、啊——所以才问我子弹球……
4、这么说,你和那个丑八怪有聊过新球种的事啊。
5、(微笑)有聊过吗?(微笑)
6、我不能说啊!!这是我们私人之间的聊天,我不能随便告诉其他人啊!!
7、这样啊……我们算其他人吗?
8、就当我擅自偷看的!!
10、呀哈哈哈,我是坏人!!
11、别这么顺利的解开密码啊!!

喜歡小甜餅的審神者

all澤 看了論壇內容的前輩們

#all澤,克里澤要素較多

#《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後續

#ooc

亮介:《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 

亮介:我覺得你會對這個挺有興趣的:) 

克里斯:抱歉剛剛在上課,現在才看到。 

克里斯:此討論串已被刪除? 

亮介:啊啦,還好我有截圖呢 

亮介:「圖片」「圖片」「圖片」 

克里斯:…… 

克里斯:過兩天我回去青道看看好了。 

亮介:好啊,要叫上其他人嗎? 

克里斯:也好,我去群組裡問問。 

青道欠收年OB群組 

克里斯:過兩天我會回青道看看,大家要一起去嗎?...

#all澤,克里澤要素較多

#《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後續

#ooc

亮介:《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 

亮介:我覺得你會對這個挺有興趣的:) 

克里斯:抱歉剛剛在上課,現在才看到。 

克里斯:此討論串已被刪除? 

亮介:啊啦,還好我有截圖呢 

亮介:「圖片」「圖片」「圖片」 

克里斯:…… 

克里斯:過兩天我回去青道看看好了。 

亮介:好啊,要叫上其他人嗎? 

克里斯:也好,我去群組裡問問。 

青道欠收年OB群組 

克里斯:過兩天我會回青道看看,大家要一起去嗎? 

純:@哲 一起去吧!!! 

增子:好啊,我買些布丁帶去五號室。 

門田:別像上次一樣在路上吃光就行…… 

增子:嗚噶?! 

哲:@純 好 

丹波:回去倒是沒問題,可是為什麼突然這樣提議呢?發生了什麼嗎? 

亮介:光頭一郎,克里斯突然提議回去青道是因為這個:) 

克里斯:亮介…… 

亮介:「圖片」「圖片」「圖片」 

增子:嗚噶?!!!!! 

純:這樣一想,真的挺像少女漫畫的…… 

宮內:我也回去,順便給他們帶點我新研製的蛋白粉。 

丹波:回覆「圖片」「圖片」「圖片」:會不會是後輩們想太多了?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相處的啊。 

哲:我也這樣覺得。 

坂井:不管怎樣,回去看看大概就知道了吧? 

哲:要做個報名表嗎? 

純:不用這麼正式啦…… 

沒有繼續參與討論的克里斯,正在看著亮介發過來的截圖,分析現時的情況。 

「如果是師傅的話肯定會接我的球」嗎……那這次回去的時候接接他的球好了。 

想起澤村燦爛的笑容,一往直前的眼神,面對自己的專注……克里斯不禁勾起嘴角。 

不過,沒想到自己的對手越來越多了。本來以為牽制著御幸就行,看來剛入學的捕手也對澤村有了心思啊…… 

同為捕手,我可是不會輸的。 

雲彩已經被染成了橘紅色,球兒們已經收拾好球場,準備接下來的自主練習。 

「抱歉,今天王牌優先,我一會兒再來接你的球。」御幸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拒絕了澤村的要求,看著澤村的情緒輕易就被自己牽引。 

看來這笨蛋還是很在意我的啊,一會兒多接他幾球好了。御幸不禁有點惡趣味地想著。 

「姆姆姆……」 

一旁的奧村看不下去了,正打算上前搭話,就被一個從沒見過的人捷足先登了。 

可以專心得完全沒聽到其他部員說的「前輩好」也是挺厲害的呢,奧村君。 

「澤村,要投幾球嗎?」 

克里斯的聲音在澤村身後響起,一開始澤村還以為是幻覺,回頭呆呆的望著克里斯,反應過來後,剛才被御幸影響的情緒馬上高漲起來。 

「師傅!鄙人不知師傅今日到訪,有失遠迎!請師傅務必要接我的球!鄙人一直有跟著師傅的教導投球的!」知道克里斯想接自己的球,澤村興奮得幾乎要撲進克里斯的懷裡。見澤村這麼興奮,克里斯嘴角的弧度加深,忍不住揉了揉澤村的髮絲。 

完全就是柴犬和飼主吧……目睹一切的部員們心裡同時吐槽。 

這副和樂融融的畫面,對某些人來說卻特別刺眼。 

眼見好友幾乎就要暴走了,瀨戶連忙輕聲提點,卻難以安撫躁動的某哈士奇。 

「澤村!別看見克里斯就無視我們啊!」 

「絲毛犬前輩!」 

「真是囂張呢。」 

「哥哥大人!」 

「嗚噶!」 

「年糕……增子前輩!」 

「澤村,上次借你的帶子狼看完了嗎?」 

「少將軍!」 

前輩們的介入很快就緩解的有些奇異的氣氛,眾人打完招呼後就三五成群的去自主訓練了,大多數人都在室內訓練場裡,也有一些在室外練習長打。 

「師傅!這球怎麼樣?」 

「Nice ball,看來你成長了不少啊。」 

「師傅!」被克里斯一誇獎,澤村又感動不已,正準備用他只有對著克里斯時才有的語文能力來強調自己有多開心,就被降谷投球的聲音打斷了。 

「砰!」又一顆高速球衝往御幸,與手套接觸發出驚人的聲音,比平日更不穩定的球路,昭示著降谷煩躁的情緒。 

蹲捕的御幸的情緒也沒好到哪裡去,澤村用崇拜的語氣喚的一聲聲「師傅」,克里斯摸了澤村的頭,澤村燦爛的笑容,兩人的歡聲笑語……無不令他皺起眉頭。 

「澤村!投球的時候這麼吵,是不是想念格鬥技了?」在一旁練習揮棒的倉持忍不住開口。 

真是的……這個笨蛋只有對著克里斯前輩的時候才這麼尊敬…… 

「沒有的事!我馬上就閉嘴!」澤村回應後連忙摀住嘴巴,滑稽的模樣逗得克里斯不禁輕笑出聲。 

「春市,眼睛要看著球哦。」 

「是!」 

一邊餵球給春市,一邊觀察著各人的狀況,亮介看得露出了大家熟悉的惡魔笑容。 

真是有趣呢。 

「純桑!能不能看看我的打擊?」 

全場唯一沒受到影響的,大概就只有老實人前園。只可惜伊佐敷正專心地看著「現實生活如少女漫畫」的場景,時不時和結城討論幾句。 

而被瀨戶拉去操場練習長打的奧村,幾次想去室內訓練場看看,都被好友阻止了。 

別開玩笑了,光舟這個狀態進去肯定會暴走的啊……偷偷留意著淺田傳來的實時消息,瀨戶用渾身解數阻止奧村接近風暴中心。 

身處中心而不自知的澤村,正在運用天然的能力令風暴刮得更猛烈。 

「師傅今晚要在青心寮留宿嗎?我還有好多事情想問師傅!」 

今天的青道高中棒球部,還是一如既往的歡樂呢。 



這幾天一直在糾結論壇體要怎麼寫後續,想起哥哥的惡趣味(?)就覺得他不會放過這個捉弄眾人的機會,就寫了這個小片段WWW

冷酷无情的造雷机器

ooc涂鸦 总之搞了一些冷cp...请大家看看雷市我的傻儿 我永远不能抗拒宿命之敌...😢打球姿势都是抄照片!

ooc涂鸦 总之搞了一些冷cp...请大家看看雷市我的傻儿 我永远不能抗拒宿命之敌...😢打球姿势都是抄照片!

喜歡小甜餅的審神者

all澤 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

《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 

1樓 [樓主] 匿名 

如題,好友喜歡上了隊裡的前輩卻不自知,該怎麼幫他助攻呢? 

2樓 匿名 

樓主說的好友和前輩是在同一個隊伍吧?這樣創造一些獨處空間不就行了。 

3樓 匿名 

@樓主 前輩認識好友君嗎? 

4樓 匿名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青澀的暗戀?! 

5樓 匿名 

@4樓 傳說中是什麼啦WWW

6樓 匿名 

@樓主 只有這麼點資...

《如何幫我的好友助攻》 

1樓 [樓主] 匿名 

如題,好友喜歡上了隊裡的前輩卻不自知,該怎麼幫他助攻呢? 

2樓 匿名 

樓主說的好友和前輩是在同一個隊伍吧?這樣創造一些獨處空間不就行了。 

3樓 匿名 

@樓主 前輩認識好友君嗎? 

4樓 匿名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青澀的暗戀?! 

5樓 匿名 

@4樓 傳說中是什麼啦WWW

6樓 匿名 

@樓主 只有這麼點資料很難想辦法啊,能不能稍微多說一點?兩人性格特點、日常相處方式之類的。 

7樓 匿名 

@6樓 同意啊! 

8樓 匿名 

@樓主 敲碗求資料.jpg 

9樓 [樓主] 匿名 

各位別急啦,剛剛一直在打字了。 

我的好友是一名捕手,高中一年級。他喜歡的前輩是一名投手,高中二年級。由於前輩是王牌而好友是後備捕手,他們搭檔的時候比較少。好友屬於比較寡言內斂的類型,前輩則是特別健氣、開朗和多話的類型,就像個小太陽一樣。由於前輩時不時會幹點比較……不可思議的事情,隊裡大家都會不自覺地很照顧他,就連其他隊伍的部分成員都會被前輩吸引。還有見識到前輩的投球後就一直纏著前輩的,雖然被前輩們防備得很緊WWW。可是大概是因為備受眾人的寵愛,加上比較粗線條,前輩對於別人對他的暗戀大概是完全不知道的。明明天天在看少女漫畫,這方面還是意外的遲鈍啊……當然很有可能的因為隊裡喜歡前輩的人都會互相牽制,尤其是和前輩同寢室的K前輩(高中三年級),以及隊裡的正捕手M前輩(高中三年級)。和前輩同級的H前輩和F前輩更是天天和前輩黏在一起,前幾天我還目睹了F前輩陪前輩半夜上廁所。而我的好友和前輩差了一年,前輩好像就是單純地當他是後輩來看,這樣下去我的好友根本不會有機會啊……希望這邊有高人相助,增加一下我好友的勝算。 

10樓 匿名 

這……莫名有點像BL漫畫啊(X 

11樓 匿名 

@10樓 難道不是戀愛遊戲嗎?笨拙的主角被優秀的男人們包圍,卻不知道他們都喜歡自己什麼的WWW 

12樓 匿名 

@11樓 我竟無法反駁wwwwww 

13樓 匿名 

難道只有我覺得這是要開後宮的節奏嗎??? 

14樓 匿名 

樓上我懂你! 

15樓 匿名 

噫噫樓上幾位先別討論這個話題了,樓主肯定急著需要方法啊 

16樓 匿名 

等等樓主這手速有點快啊OAO 

17樓 匿名 

你們別歪樓了啦WWW 

18樓 匿名 

整天被其他人圍著的話很難接近吧?能不能單獨約出去? 

19樓 匿名 

感覺約出去會被其他前輩處理掉(? 

20樓 匿名 

樓上說得好可怕!!! 

21樓 匿名 

不過 @19樓 說的是實話啊,單是接近就這麼困難,約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啊。 

22樓 匿名 

高中球兒都很忙吧?而且前輩們互相牽制下,感覺畢業前被捷足先登的可能性不大。要不等前輩畢業再追? 

23樓 匿名 

樓上別傻了,要是等到前輩畢業,前輩說不定就要被畢業後的三年級前輩吃掉了。 

24樓 匿名 

可是以前輩這麼招風引蝶(?)的體質,說不定已經被去年畢業的前輩圈起來了啊!畢竟前輩是二年生,一年級的時候大概也吸引了不少當年的三年生啊。 

25樓 匿名 

現在的球兒都這樣不檢點的嗎? 

26樓 匿名 

樓上什麼意思!!! 

27樓 匿名 

只是太閒了吧,別管這種人(拍拍樓上 

28樓 匿名 

@管理員 @25樓 在引戰啦 

29樓 管理員 

ID:xxxxxxxx用戶因引戰言論禁言七天 

30樓 匿名 

謝謝 @管理員 !!! 

31樓 匿名 

@24樓 樓主和好友都是一年生,這種事情即使發生了應該也不知道誒。 

32樓 匿名 

可是畢業後就沒什麼機會相處了,大概不會這麼快把前輩拐走啊。 

33樓 匿名 

不能直接表白嗎? 

34樓 匿名 

樓上肯定沒談過戀愛吧,告白可不是起點,而是勝利的號角。 

35樓 匿名 

樓上竟傳來一股戀愛的酸臭味,舉報了舉報了(滑稽) 

36樓 匿名 

話說就沒人擔心樓主繼續說下去會暴露個人資料嗎?@樓主 要小心判斷什麼東西可以說啊。 

37樓 匿名 

樓上的,日本每年那麼多高中棒球隊,沒那麼容易猜到啦。 

38樓 匿名 

話說樓主消失了一陣子了,@樓主 不繼續說嗎? 

39樓 匿名 

嗶嗶嗶,呼喚 @樓主 

40樓 [樓主] 匿名 

剛剛差點被好友看到論壇內容了,還好跑得快orz 

約出去的話大概會被K前輩綁起來丟進東京灣的,絕對不行!而且我好友和M前輩同寢室,出去的話不可能不被發現啊。 

OB裡面倒是有一位被前輩稱為師傅的前輩,雖然沒見過,但是前輩和M前輩鬥嘴的時候時不時會提起這位,像是「如果是師傅的話肯定會接我的球!!!」「師傅比你這個四眼混蛋溫柔多了!」之類的,這種時候M前輩的表情總會有點複雜,總覺得也有點危險。 

41樓 最喜歡你的背影了 

總覺得這群人似曾相識啊,是我的錯覺嗎…… 

42樓 匿名 

難道樓上是知情人士?! 

43樓 曲奇小子 

我也覺得…… 

44樓 匿名 

這特立獨行的ID!肯定不是普通人! 

45樓 匿名 

求兩位知情人士多說點啊,這修羅場看起來就特別吸引\(°∀° )/ 

46樓 匿名 

樓上太興奮了啦wwwwww 

47樓 目標是打出全壘打 

根據樓主的描述,感覺是我身處的棒球隊啊……如果真的是這樣,前輩大概就只可能是那一位了吧?畢竟我這種球隊裡的小透明也見識過其他成員對他的寵溺,尤其是正選裡的幾位。 

48樓 最喜歡你的背影了 

班裡的女生也很喜歡他呢!還和他一起組了少女漫畫研究會。 

49樓 匿名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團寵?! 

50樓 匿名 

原來是男女通吃的類型嗎…… 

51樓 匿名 

話說樓主好像又消失了??? 

52樓 匿名 

說不定是沒辦法拿手機出來吧?好友君在旁邊之類的。 

53樓 匿名 

難道只有我很在意少女漫畫嗎…… 

54樓 匿名 

不,樓上你不是一個人。 

55樓 [樓主] 匿名 

我懷疑這個帖文被H前輩發現了,剛剛看過來的眼神好可怕……不過反正已經打好了,還是發出來吧。 

仔細一想前輩真的是棒球隊的團寵啊,就連特別嚴肅的監督對他的容忍度也特別高,隊裡就只有前輩一個人敢給監督起外號,還在大家面前叫。即使M前輩是隊長,前輩也常常直呼其名或者叫外號,完全不用敬語,不過對待其他三年級的前輩倒是很禮貌。之前在食堂和我的好友吵架了,馬上就去找同級的一位前輩吐苦水,因為那位前輩和我同寢室,所以我就目睹著前輩衝進房間告狀的畫面。 

56樓 匿名 

感覺好可愛啊,到處告狀是什麼小孩子行徑(稱讚意味)wwwwww 

57樓 匿名 

剛剛還覺得前輩是男女通吃,現在我懷疑那些班裡的女生是把前輩當成吉祥物或者小動物在養吧WWW 

58樓 ACE!!!!! 

樓上的!我才不是什麼小動物啊! 

59樓 匿名 

我也覺得wwwwww

60樓 曲奇小子 

等等,前輩是自爆了? 

61樓 匿名 

好像是…… 

62樓 獵豹大人 

@ACE!!!!! 笨蛋!不是叫了你看看就好嗎?笨成這樣,回來格鬥技伺候! 

63樓 ACE!!!!! 

@獵豹大人 對不起!小的一時激動,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土下座配圖) 

64樓 延續哥哥的夢想 

@樓主 你知道現在該做什麼吧? 

##########此討論串已被刪除##########

昨天晚上不知道幹嘛突然寫了刀,今天第一次嘗試論壇體,就從頭甜到尾了,團寵澤真的賽高啦!雖然寫得短小,但還是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我覺得ID超明顯的,不過猜不到的話可以問我WWW

易生有尔

【春泽】剪刘海

自从春市剪了刘海之后,小凑家那神奇的基因就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青道众人则是直面这种基因的第一梯队,这其中以泽村荣纯为代表。被小凑家外表所迷惑,过于跳脱,而被小凑家祖传腹黑教会成长。

话说,当小凑春市第一次剪了刘海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感叹小凑家基因的强大。一向嘴快于脑子的荣纯则是脱口而出喊『哥哥』。这惹得一直关系好的两人,陷入了由春市单方面无视荣纯的冷淡局面。而打破这个情况的则是我们可爱的左投手在球场上的出色表现,虽然某人嘴硬说仅限于场上。

渐渐地大家也习惯了露眼春。但是,头发,尤其是刘海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变长。

这天,小春对着镜子拨弄快要挡住眼睛的刘海,苦恼道:『又长了,这...

自从春市剪了刘海之后,小凑家那神奇的基因就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青道众人则是直面这种基因的第一梯队,这其中以泽村荣纯为代表。被小凑家外表所迷惑,过于跳脱,而被小凑家祖传腹黑教会成长。

话说,当小凑春市第一次剪了刘海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感叹小凑家基因的强大。一向嘴快于脑子的荣纯则是脱口而出喊『哥哥』。这惹得一直关系好的两人,陷入了由春市单方面无视荣纯的冷淡局面。而打破这个情况的则是我们可爱的左投手在球场上的出色表现,虽然某人嘴硬说仅限于场上。

渐渐地大家也习惯了露眼春。但是,头发,尤其是刘海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变长。

这天,小春对着镜子拨弄快要挡住眼睛的刘海,苦恼道:『又长了,这是该剪了吧,但是怎么剪呢。。。』

原来上次剪刘海全凭一时自信,也没多想,剪也就剪了。但是人总会有包袱的,这不,我们小春就陷入了刘海到底怎么剪的苦恼。

就在小春对着镜子低语的时候,『你在干嘛呀?!春团长』,某个很有辨识度的嗓音出现。『头发怎么了吗?咦!从哥哥变成小春了!』。

『荣纯觉得我是谁呢?』

『哈~你在说什么呀,当然是小春了。虽然剪了刘海之后很像哥哥大人。』『不过小春,你刘海长得好快啊!赶紧剪了吧,这样你瞄球应该更准一些~』

『本来也打算剪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剪』

『哈哈哈哈,该我泽村大人出场了!』

『荣纯君,你已经出场了』

『看!我早就准备好的剪刘海神器!』

『荣纯君,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吗?』

『哈,别管了,小春我来帮你剪吧』

『诶~~等。。。』

不等春市拒绝,泽村已经打开套装,兴致勃勃地准备上手了。

剪刘海是个精细活,就算有了神器也是这样。为了更好操作,两人靠得越来越近。不对,应该说泽村单方面越靠越近。

随着刘海一点点变短,因为害怕手残而紧绷的泽村终于松了一口气。『哎呀,我的手艺真的是太好了,小春真是池面呢~还是我太棒了。小。。。』

叽叽喳喳说着话的泽村突然停住,因为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近在眼前的漂亮眼睛里只能看见自己的倒影。。。

李三墨

【春泽】聚会之后

祝可爱的良哥生日快乐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OOC是真的,谷歌翻译也是真的。

“无论你认为你自己现在在干什么,”春市抢在荣纯之前说到,“停下。”

“我以为你会喜欢呢!”荣纯嚷嚷着。

“荣纯君,这不是什么是少女漫画,你和我也不是漫画里的主角。”春市涨红了脸,“拜托,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周五的晚上九点五十分,荣纯背着春市走在回家的路上。晚秋的夜很凉,寂静的小路上空无一人,只有他们俩。

“别害羞了,小春。你的脚崴了,你刚刚站都站不稳,还想走回家?”

春市说:“我感觉好多了。”

“我可不这么觉得。”荣纯侧过头,大声地否认道,“你清楚你的脚有多重要。”

话已至...

祝可爱的良哥生日快乐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

OOC是真的,谷歌翻译也是真的。

“无论你认为你自己现在在干什么,”春市抢在荣纯之前说到,“停下。”

“我以为你会喜欢呢!”荣纯嚷嚷着。

“荣纯君,这不是什么是少女漫画,你和我也不是漫画里的主角。”春市涨红了脸,“拜托,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周五的晚上九点五十分,荣纯背着春市走在回家的路上。晚秋的夜很凉,寂静的小路上空无一人,只有他们俩。

“别害羞了,小春。你的脚崴了,你刚刚站都站不稳,还想走回家?”

春市说:“我感觉好多了。”

“我可不这么觉得。”荣纯侧过头,大声地否认道,“你清楚你的脚有多重要。”

话已至此,春市不得不沉默下来。他微微用力搂紧了荣纯的脖子,让自己和青年贴地更近了些。他不觉得崴一次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拜托了,这只是一次碰巧发生的不幸事件而已——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双脚对他的重要性。伤痛是如噩梦般的打击,这是他和荣纯都不想要发生的事情。

他叹了口气。他明白,就算此时立场对调,他也会如荣纯现在这般“小题大做”。

荣纯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步伐缓慢却平稳。背上背着人向前冲刺是他们集训时的常见项目——那时荣纯最常背的人是晓,接下来便是小春——只是现下他们都有些微醺,晚风拂面,带来丝丝凉意,他们都不急着回家,便将这一次当作一场寻常的散步。

“大家居然都没怎么变。”荣纯感慨道,“我不是说外表!我的天哪,我之前从来都想不到降谷会变得那么——那么壮。”

“增重是每个职棒新人的第一目标。”春市笑着说,“你明明都给那条Ins点赞了。”

备受瞩目的明星投手降谷晓每次突破目标体重都会被球团拍照留念公布在社交软件上。荣纯绝对不会错过这些——他为此努力学会了社交软件的使用方式——他很贴心地给每一次记录都点了赞。

“你知道我想说的不是体重之类的什么,大家真的一点都没变!”荣纯嚷嚷着。

“仓持前辈的技巧也丝毫不见生疏。”

“我听到你藏不住的嗤笑声了,春市先生。”回忆起那熟悉的十字固定令荣纯眼角一抽,“小凑家的恶魔属性觉醒了!”

“闭嘴。”春市从背后伸手去扯荣纯的脸,“走你的路。”

荣纯停下脚步来。“是你刚才踩了刹车吗,春市先生?”

“我可什么都没做。”

“是谁踩下了刹车——扯了我的脸?”

“我可没有扯你的脸,我扯了某个胡乱说话的讨厌鬼的脸。”他说着,又伸手去扯荣纯的脸。

被扯着脸的荣纯说话都漏风:“如果犯人不道歉的话,我可就没有办法开车了。”

月色下,小春的脸红扑扑的:“贼喊捉贼。”

荣纯反驳道:“你这才叫贼喊捉贼。”

他似乎打定主意要等待一个“道歉”。他站在大马路边,身上背着一个扯着他脸的男孩,任由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又被凉风拂去。也许是晚秋的风还不够冷,徐徐微风并不够冷却他们心中与脸上的温热。

小春松开了手。他的右手扶住荣纯的脸颊,几乎是强迫式地让他向左微微侧头。他探头,将唇印在了男友的唇上。他不满足于浅尝即止,他通常都是贪婪的,予取予求,今日比以往更有攻击性些——酒精,春市将一切都怪罪在酒精身上——荣纯接收到了他的信号,微微张开嘴,让春市在他的口中攻城略地。

口津的交换令夜晚升温。春市在一切变得不太妙之前用仅剩的理智选择了叫停。

“你最好快点开。”他微微喘息着说到,“我不太确定我还能忍多久,荣纯君。”

这次换荣纯微红了脸。

“遵命,春男先生!”他说着,抱紧了背上的人,迈开步伐冲刺了出去。


星

【all泽】嫉妒的锁链

阅读注意事项:

1复健文,可能ooc
2仓泽可以看成友情向

被妒火所吞没之人

         小凑春市知道泽村荣纯身边总是围着很多人,但是,能和荣纯待得最久的总是降谷。他们一起跑步、拉筋,一起投球、守备。投手两人组总是形影不离。相似的训练计划,都喜欢找御幸为自己接球的两人总是呆在一起。

        无法熄灭的嫉妒之火在熊熊燃烧——明明我才是一直看着荣纯的那个人,我才是荣纯在青道的第一个朋友。

   ...

阅读注意事项:

1复健文,可能ooc
2仓泽可以看成友情向

被妒火所吞没之人

         小凑春市知道泽村荣纯身边总是围着很多人,但是,能和荣纯待得最久的总是降谷。他们一起跑步、拉筋,一起投球、守备。投手两人组总是形影不离。相似的训练计划,都喜欢找御幸为自己接球的两人总是呆在一起。

        无法熄灭的嫉妒之火在熊熊燃烧——明明我才是一直看着荣纯的那个人,我才是荣纯在青道的第一个朋友。

         ——荣纯一直和我呆在一起才对。

          一直看着荣纯的弟弟君知道他想取代的降谷也喜欢着那个人。“但是,不会让给你的哦。请一直天然呆下去吧……直到荣纯属于我为止。”小凑春市望着并肩跑远的投手两人,嘴角微微勾起。

被妒火所迷惑之人

          降谷晓确实是因为御幸一也才来青道的,但是现在——降谷嫉妒着御幸。为什么?因为御幸总是轻而易举的,占据着那个笨蛋投手的目光与注意力。

          “我才是一直都陪着你练习的那个人吧,为什么不看着我。”降谷抿着嘴,话在口腔里盘旋,却说不出来。

           即使不明白心中的悸动,无法表达自己的话语。但是,不想放手的心情是那么鲜明。降谷看着一边练习一边嬉笑打闹的两人,那个任何人都插不进去的氛围。“不甘心……”抬腿走过去,硬生生挤开他们,站在笨蛋的一边,两人的手不经意的重合擦过,瞪着御幸说“接我的球。”无论如何——我会证明的,对手(我们)是比搭档(你们)更为深刻的羁绊。

被妒火所蚕食之人

          御幸一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冷静自持的人。“看来,无论什么样的人……在爱情里的样子都是一样的啊……”御幸躺在寝室的床上,望着陈旧的木板,思绪被卷入跳动的火光——嫉妒,嫉妒,嫉妒……克里斯前辈揉了泽村的头,那个笨蛋还炸呼呼的傻乐,而我碰一下都警觉的不得了;泽村他又一天到晚都粘着克里斯前辈,我才是你的捕手吧;总对那个男人露出仰慕的表情,那种完全信任的样子……你是因为我才来的青道的吧,荣纯……

           就算知道是不理智的想法,但是也无法抑制。我心中的这片火焰,自从遇见你那天起就无法熄灭了啊……

         黑暗中,御幸无声的将那个名字咬碎吞下。

被妒火所之唤醒人

          克里斯宠爱泽村荣纯,是大家公认的事实。因为他们是师徒,克里斯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越接近毕业,克里斯就越焦躁。看着和新队伍待在一起的泽村,心中总有点奇怪的感情。“是因为担心泽村的成长吗?不对,他是个坚强可靠的男人。”疑惑和烦躁在一天天增长。“蠢村,吃我一技仓持固定!”仓持嘻嘻哈哈的恶笑着把泽村压在身下,挑战着泽村身体的柔韧性。“仓持前辈——快下来啊!好痛啊!”

……一切都飞速的远离的克里斯,他恍惚的想到“如果……我是仓持,是高二的前辈,是泽村同寝是前辈……就好了……还可以再多相处一年……还可以再次与他并肩……”

           “喂,克里斯,想什么呢?走了,我们还有准备复习啊。”伊佐敷拍了拍克里斯的肩膀,“啊,没什么。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

         克里斯看着活力满满的新队伍,露出了浅浅的微笑。“那么……余生再见吧,荣纯。”

被妒火所同化之人

          仓持洋一有点不爽。同寝室的小鬼总是“小春,小春”的叫着,“啧,真烦人”仓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吵死了,蠢村,安静点。”仓持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凶神恶煞的大喊着。

           泽村和小凑春市在另一边坐着,叽叽喳喳的聊着今天发生的事,当然基本上都是泽村在张牙舞爪的比划着。

          “仓持前辈明明在打游戏……”泽村不忿的嘟嘟囔囔。“哈?”仓持的表情顿时凶了起来,结果就是泽村又被收拾了一顿,今天也没有和小春好好的聊完天。

         “仓持前辈,怎么每次都这样啊。难道你不喜欢小春吗?这样不行啊,身为一军……”仓持直接一个爆栗敲到泽村头上,打断了泽村的长篇大论,浮想联翩。然后狠狠的按着泽村的脑袋揉“还不是因为你啊!蠢村!”

作者的叨叨叨:

1有一些我想表达,但是文笔不够的地方。

降谷:让御幸接他的球是因为这样做泽村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而不是御幸。原作应该也有表现,他们一组在牛棚训练时,泽村一般都是关注降谷。

御幸段:的“我心中的这片火焰,自从遇见你那天起就无法熄灭了啊……”是指爱情的火焰,但也指了嫉妒的火焰。因为爱,所以嫉妒。

克里斯段:的“余生再见”是有克里斯前辈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准备大学追泽村的意思。

2批评可以温柔点吗?作者的心脏承受力不好,基本不追番。尤其是钻A,对心脏真的不好_(:з」∠)_

喜欢的话,还请多多支持,收藏推荐一下。

         

今天的肚子依然在叫

【all泽中心】单恋/癡汉30题——No.1

*全员→→→→←泽

*先放第一题上来试试水温(*´∀`)

(1)好像發現了但說不出口。

最近泽村荣纯觉得小凑春市怪怪的。

他也说不上哪里怪。但总觉得春市总在躲着他、逃避他似的。

泽村努力回想他最近一次跟春市对话是在什么时后。赫然意识到从那一次短暂的交谈,已经过了一个礼拜。

这不行!小春他莫非讨厌我了!!?泽村如此慌张的想着。一下课后飞奔隔壁教室,“小春!!!”

“欸……?荣纯?”春市明显愣了几秒,才迅速整理好桌上的笔记,小跑到门口,“是需要上课用笔记吗?这个你跟金丸借会比较好吧?”

“小春!!!”泽村一脸正经的看着春市,春市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而跟着紧张了起来。想不到,...

*全员→→→→←泽

*先放第一题上来试试水温(*´∀`)




(1)好像發現了但說不出口。

最近泽村荣纯觉得小凑春市怪怪的。

他也说不上哪里怪。但总觉得春市总在躲着他、逃避他似的。

泽村努力回想他最近一次跟春市对话是在什么时后。赫然意识到从那一次短暂的交谈,已经过了一个礼拜。

这不行!小春他莫非讨厌我了!!?泽村如此慌张的想着。一下课后飞奔隔壁教室,“小春!!!”

“欸……?荣纯?”春市明显愣了几秒,才迅速整理好桌上的笔记,小跑到门口,“是需要上课用笔记吗?这个你跟金丸借会比较好吧?”

“小春!!!”泽村一脸正经的看着春市,春市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而跟着紧张了起来。想不到,泽村下一句就是,“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蛤?”

“你虽然嘴巴坏了一点,生气起来跟亮介桑一样可怕!但是你一直都是我的超级死党!”

“我们是好朋友欸!你怎么可以讨厌我!不行!即使你变成春男也不能讨厌我!!!”

春市当机了好几秒,看着眼前慌张到露出猫目的泽村,忍不住笑了起来,“噗、噗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荣纯你……!你真有趣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笑!我可是很认真的!!!”泽村不满的嘟起嘴。

“抱、抱歉……”春市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荣纯。”

看着泽村认真听的模样,春市张了张嘴,“我……嗯……算了。荣纯,这件事我可以非常肯定——我是绝对不会讨厌你的。绝对。”

“那你为什么这礼拜都不跟我说话!”

“阿——这个啊!因为我看你都跟金丸他们处在一起的样子,所以就不去打扰了。”

“你可以加入我们呀!!!”听到居然是因为这种破原因,泽村气得跺脚,“那么!放学后!我们一起走吧!今天我们一起训练!!”

“欸……嗯。好喔。”春市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维持现状也是不错的……不忍打破现在的气氛呢。春市看着在自己眼前开心蹦跶的泽村,默默的想着。

查理布朗尼
神仙友情(。・ω・。)超喜歡春...

神仙友情(。・ω・。)
超喜歡春澤互動qaqqqqqqq

神仙友情(。・ω・。)
超喜歡春澤互動qaqqqqqqq

-脱氧核糖核酸-

【钻A】个人文章目录整理

直到目前为止写过的所有钻A文章合集

按御泽→降泽→仓亮→杂七杂八(克里泽、松方组、小单车crossover、树鸣、春市单人)的顺序排了一下

目标是今年坚持每个月都产出一点,慢慢地磨炼自己!


御泽


【御泽】Sweet&Sweet Holiday

【御泽】心拍数

【御泽】玻璃维纳斯

【御泽+仓亮】L♡VE MAKE ME BETTER

【御泽♀】恋爱生存哲学

【御泽】どぶん!

【御泽】超级粉丝

【御泽】夏天肖像

【御泽】Supernova

【御泽】光るお日様

【御泽+树鸣】春色明日落下

【御泽】No Title

【御泽】百万十字路口

【光舟泽+...

直到目前为止写过的所有钻A文章合集

按御泽→降泽→仓亮→杂七杂八(克里泽、松方组、小单车crossover、树鸣、春市单人)的顺序排了一下

目标是今年坚持每个月都产出一点,慢慢地磨炼自己!



御泽


【御泽】Sweet&Sweet Holiday

【御泽】心拍数

【御泽】玻璃维纳斯

【御泽+仓亮】L♡VE MAKE ME BETTER

【御泽♀】恋爱生存哲学

【御泽】どぶん!

【御泽】超级粉丝

【御泽】夏天肖像

【御泽】Supernova

【御泽】光るお日様

【御泽+树鸣】春色明日落下

【御泽】No Title

【御泽】百万十字路口

【光舟泽+御泽】还你门匙

【御泽+春市】ありがとう!

【御泽+树鸣】告白无限可能性

【御泽御】泽村牌安眠特供

【仓持+御泽】无意识之恶

【御泽+仓持】冬季破折号——

【御泽+全员】Running towards!

【御泽】Jeux d'enfants

【御泽】G.H.O.S.T.

【御泽】ひまわり

【御泽】Love Letter

【御泽】暗恋告知

【御泽】气泡果汁调制(1)(2) (3)

【御泽】寒雪日

【御泽】夜航(1)(2)3)

【御泽】少年事

【御泽】Blackberry


降泽


【春泽/降泽】Cloud Nine

【降泽】ぼくのたからもの

【降泽】小味道

【降泽】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降泽】Lucky Snow

【降泽】春天始于发梢

【降泽】Competitor

【降泽】Sparking!!!

【降泽】Film

【降泽♀】“Nice ball,Furuya!”

【降泽】霜降地

【降泽】Bubbling!

【降泽】Mark pen,and Six seconds

【降泽】牙痛记得看医生

【降泽】夜访梦


仓亮


【仓亮】人气主播诞生日

【仓亮】The Shining

【仓亮】Magic.com

【仓亮】君を好きになって!

【仓亮】星与纪念日


杂七杂八


【春市+青道一二年级】马鹿们今天超奇怪

【仓持+荒北】噗噜噗噜

【树鸣】“我空荡荡的大地和天空 所有风 都吹向这里”

【克里泽】"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金东金】Rocket,Pocket!

【泽村中心友情向】永遠フレンズ


-脱氧核糖核酸-

【春泽/降泽】Cloud Nine

两则短打,是春泽/降泽

新二年级都是什么天使...是天使啊(安详躺下


急かす追い風


“话说小春的手!真的很小!”

虽然已经习惯泽村时不时没头没脑说的话,坐在阴凉处喝水的小凑春市还是差点被呛到:“咳咳咳....荣纯君?!突然说这种话?!”

左投手兴致勃勃地挨过去,抓起小凑春市的手掌,饶有兴趣地翻来覆去看着。

“真的好小——”他一边感叹,一边捏了捏手掌的虎口处。“而且很柔软嘛,像女孩子的手一样。啊,指尖还是有老茧的....不愧是青道的黑天使!娃娃脸恶魔打者!”

“.....荣纯君。”小凑春市抬起头,盯着泽村脖子上滑动的喉结和汗水。“今天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的哦。...

两则短打,是春泽/降泽

新二年级都是什么天使...是天使啊(安详躺下


急かす追い風




“话说小春的手!真的很小!”

虽然已经习惯泽村时不时没头没脑说的话,坐在阴凉处喝水的小凑春市还是差点被呛到:“咳咳咳....荣纯君?!突然说这种话?!”

左投手兴致勃勃地挨过去,抓起小凑春市的手掌,饶有兴趣地翻来覆去看着。

“真的好小——”他一边感叹,一边捏了捏手掌的虎口处。“而且很柔软嘛,像女孩子的手一样。啊,指尖还是有老茧的....不愧是青道的黑天使!娃娃脸恶魔打者!”

“.....荣纯君。”小凑春市抬起头,盯着泽村脖子上滑动的喉结和汗水。“今天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的哦。”

“出现了!!!哥哥大人同款的笑容!!!”

像被踩了尾巴的柴犬一样叫着跑开了呢,荣纯君——可靠的二年级打者默默想道。

不过,真的吗.....

小凑春市的目光从掌心移向训练场,日光下吵闹的新王牌正在被降谷气得跳脚,嚷嚷着今天明明是我和御幸搭档之类的话。降谷很明显懒得和他斗嘴,摸了摸泽村的脑袋,嘴里似乎说着荣纯昨天才投过,甚至从口袋里摸了块软糖递给泽村——真好哄啊。

他托着下巴,远处泽村终于被放上投手丘,正在一脸紧张地四处张望:二垒有人,一出局,打者是机动性出众的阿洋前辈,坏笑着吼“泽村你被我打出去你就死定了”。

荣纯君会怎么做呢?

第一棒就会积极挥棒吧,青道的猎豹。

金属球棒的犬齿与白球咬合,棒球撕裂疾风,飞向内野,投手迅速接住,回传,虽然二垒的跑者上到了三垒,但一垒稳稳地封杀了打者,判断不错呢。

“OUT!”

“好耶!!!”

“别高兴太早了啊泽村!!!”

“是啊,荣纯君。”

小凑春市提起木制球棒,站在打击区,即使日光明亮得几乎要冲淡一切色彩,他仍然能够望见投手丘上绽放的金色眼睛。

“投得太好的话,会被打出全垒打的哦。”

他摆出了打击姿势。


“叮!”


左投脸上掠过惊讶和不甘心,随即重新换上了大大的笑容:“不愧是剪头发后解放封印的阿春,小小的手有着无限力量....啊好痛?!降谷你干嘛捏我脸?!”

“换人了。”

泽村荣纯不情不愿,磨蹭着让出了位置,还嘟囔着“明明我才是王牌”之类的话;小凑春市摘下打击头盔,把喝了一半的宝矿力给他。

“我剪头发就这么让人惊讶嘛。”

“啊?嗯....还挺意外的。”

泽村一如既往地诚实,小凑春市眨眨眼,觉得他真是可爱得想让人欺负,随即二垒手在心里唾弃了自己的恶趣味一秒钟:先不说宝贵的王牌左投手身份,荣纯君怎么说也算得上自己的恋人了!居然还想欺负他,真是太糟糕了啊!

“因为嘛,小春以前看上去就像女孩子....?”

.....还是欺负他吧。

“真是女孩子的话也不错,”小凑春市收起装备,和泽村并肩慢慢地走着。“这样的话荣纯大概会更加主动点?嗯,就像少女漫画里面那样啦,主动牵手啊夸夸女孩子啊之类的~”

居然意外地没有脸红或者乱喊乱叫,泽村金色的眼睛在逐渐沉没的夕阳里透出温暖的橘色,仿佛一颗泡在芝士里的橙子。

“就算小春不是女孩子这种事也可以做啦,因为我很喜欢小春!”

他牵起二垒手小而布满茧子的手。




一つじゃない太陽



六月,校园里保留的花坛中树木繁茂,太阳光扑簌簌落下,同班同学乱七八糟的声音仿佛蜂蜜上柔软的絮状物,在降谷耳边漂浮着打转。他转过头去,盯着一个女生张合的嘴唇。

“诶,降谷君要去甲子园吗?”

“嗯。”他点点头,手肘压着夹在书中的记分册。“要去的。”

“好厉害~夏天那么热,你们也太辛苦了~”

他点点头。

去年阳光在身上留下的印记,随着一整年的修养变得浅淡,又重新在今年的钻石场上熊熊燃烧。降谷抿着嘴唇漫不经心,一会儿想到前些天练习守备时投的变化球,一会儿想到跑步的时候轮胎套在身上滚烫。无一例外是夏天,璀璨光辉像翻倒的油漆把人从头到脚泡得发软,每个人的衣服都脏得花花绿绿,却是比任何队伍都要耀眼的金色。

“平时也在外面暴晒吗?”

“对。”

“诶~那都晒黑了呢~”

“还好。”

“先不说太阳了,”一个男同学插嘴道。“就是阴天,这种温度也很难受吧,对体力消耗很大啊。”

他的话引起一片附和,在摇晃的白色夏制校服衬衫中,降谷突然捕捉到一个身影——金色的,即使不在阳光下,依旧熠熠生辉的,泽村荣纯,和投球时同样让人心情不断上升的姿态。

“不是的。”

他突然说道,所有人停下来,不解地望着离开了座位的降谷。

“夏天我们也一直在训练,所以已经习惯了。”

右投手走向了泽村,他在对方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夏天,钻石场,还有自己。

“因为夏天的太阳,不止一个。”




-END-



注销
姑且打个tag因为我吃,所以打...

姑且打个tag
因为我吃,所以打了(屑)

姑且打个tag
因为我吃,所以打了(屑)

晶之空(问就是在和大学懒癌做斗争

纸飞机

*医生春x病人泽,回炉重写,ooc有

*成功把中篇变成短篇,快乐极了√

*别看了,是玻璃渣,除了沙雕日常我几乎不会写温馨剧情了……并且不知道为什么开学期间的脑洞都是刀(问题不大,不要慌)

@黑白虞鸽子 快来,你多少年前的点文我终于重新写完了,看我多爱你(?)


-1-

小凑春市找了一个安静且平坦的草地坐下,仰望仿佛近在咫尺的天空,太阳柔和的洒在山顶的每一寸土地上,云层被微风渐渐推移着缓缓向前,一片寂静。它静静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和微风、阳光一同沉默。手指抚过它,有些淡淡的、不高的温度,有如太阳的味道。

手从包中掏出一张夹在少女漫画中整整齐齐的纸,他轻车熟路的折起了它。怀里的它沉默的看着,就像是过去...

*医生春x病人泽,回炉重写,ooc有

*成功把中篇变成短篇,快乐极了√

*别看了,是玻璃渣,除了沙雕日常我几乎不会写温馨剧情了……并且不知道为什么开学期间的脑洞都是刀(问题不大,不要慌)

@黑白虞鸽子 快来,你多少年前的点文我终于重新写完了,看我多爱你(?)


-1-

小凑春市找了一个安静且平坦的草地坐下,仰望仿佛近在咫尺的天空,太阳柔和的洒在山顶的每一寸土地上,云层被微风渐渐推移着缓缓向前,一片寂静。它静静地躺在他的臂弯里,和微风、阳光一同沉默。手指抚过它,有些淡淡的、不高的温度,有如太阳的味道。

手从包中掏出一张夹在少女漫画中整整齐齐的纸,他轻车熟路的折起了它。怀里的它沉默的看着,就像是过去一样。

那些洁白的云层,从很遥远的地方滚滚而来。


-2-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一个四月。

小凑一如既往地做着手头的工作,他是一名医生,一名心理医生。顾名思义,他这种类型的医生放到外面的医院完全有能力成为一家医院的顶梁柱。只不过在青道,他只是遵循自己的意愿接受病人。但他成为那人的主治医生的第一条规定就是——「身患绝症,确认无法治疗。」

他从来不接受能够继续留在世界上的病人,因为他并不喜欢那种没必要的道谢和礼物,他的回忆让他对此深恶痛疾。

而那个四月,青道接收病人的负责人高岛礼找上了他,开口就告诉他,你有病人了,等一会去见见那孩子吧。


是吗?他愣住了,刘海之下的眼瞳浮现了一抹疑惑,但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和高岛礼一同向着她口中的那个房间走去,它在重症监护区的走廊最深处的那间房间,而他们经过走廊两边都是洁白无瑕的墙壁和「死」的气味。一如往常。

但不知为何,小凑仍然记得那天异常明媚的阳光透过了空着的病房中的窗户洒了下来,那是一片暖金黄和纯洁白的光海。


-3-

然后,除了他和她的脚步声,小凑春市还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很微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弹奏,又像是什么动物在叽叽喳喳。越往里走,声音越清晰,他才发现那是一个人在说话,尽管无法听清在说什么。

像是不属于这种地方的,充满了热情和「生」的气息的声音……他感觉离那个音源越来越近,甚至渐渐地听清了那个声音中的味道,他知道那只是错觉。

高岛在发出声音的门前停住了脚步,她看了看小凑,没说话。但他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在高岛退开门口后,他摸上了冷冰冰的门把手,推开了那扇门。声音消失了。

阳光透过房间窗格的玻璃,像是透过窗隙筛落下来,光斑落在地上和纯色的床单、被罩、枕头之上细细碎碎的尘在光柱里上下展翅,像是天空中的鸟儿。

风从没有关闭的窗户中调皮的跑了进来,恶作剧似的把床头柜上的白纸被吹起、落下,纸在晨光的渡色下变成一只只光鸟,遮住了即将交汇的目光……


"你就是我的医生吗?"

那个人开口的那一瞬间,小凑春市第一次认识到原来人的声音里真的能够听见所谓的气味。整个房间都满溢着阳光的味道,充斥着他的世界。


-4-

他的新病人叫泽村荣纯。

这是小凑听那个人亲口说的,很清晰,很清亮,也很大声。只听声音的话,完全难以和其身患绝症联系起来。那个人拥有一双暗金色的眼瞳,里面就像是浸润着世间所有的光,夜空之下它仿佛会沸腾整个星空。

泽村有个很奇怪的爱好,就是折纸。

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全然不在意他人听见他说想让纸飞机飞出医院墙壁时,那种奇怪的眼神。自顾自的,毫不在意的,甚至是自由自在的。

那时候小凑就在想,这个人理应翱翔在夏日的蓝天之下,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消耗光芒。但他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地陪着这个笨蛋一样的家伙胡闹,陪伴着他在人生路上前进奔跑,直到只属于他的永夜降临。

他比谁都知道,投入感情会是多么痛苦,所以他选择温柔对待任何人,这样就不会有差别了。


-5-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一天夜里,他正陪着荣纯在医院单独设立的小房子的房顶上看星星,因为他说,今夜会有流星,我想看!

小凑春市坐在他身边,听着他唠唠叨叨的说着没有因果的想象,等待着流星的降临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他才想起自己因为「工作」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医院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你已经有一个多月没从青道回来了……"

电话那边,身为哥哥亮介的声音伴随着街道上汽车的鸣笛声,还有模模糊糊但十分喧嚣的人群声才让小凑春市恍然一惊,自己似乎离开现代社会很久了。

他愣了半晌,抬头看了看独自坐在屋顶上的那个人,晴朗的夜空和星辰将他的背影勾勒的愈发孤寂无助,缓缓流动的星河仿佛就是为了如此诉说那个人的存在……小凑哑然沉默了。

"你总不能一直待在那里照顾那个病人吧……你应该知道他的情况……"

亮介的发音很模糊,似乎是在喝水,身为弟弟的小凑还想说什么,但他看见那个在屋顶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只好顺口打哈哈了。夜风从头顶降临,像是为了让纸飞机扬帆起航的前奏。

"知道了,我会的。"

小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吸一口气,挂上微笑着转身。泽村拿着刚刚折好的纸飞机,举过头顶试着风向,似有似无的做出想抛出它的动作,似乎什么都没听见。借着清亮的月光,小凑看见那个人在夜空里也炫目至极的暗金色,像是初生的太阳。

小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仓促的用僵硬的言语说了句"让你久等了,我们回去屋顶吧。"

泽村没深究,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不知道是赞许他这样的平静还是别的什么。


-6-

又是一次吃药结束的午后,两人在病房里享受着只属于医院独立病房的平静。也许是不想打破这份宁静,两人罕见的没有直接对话,而是互相在纸上写下字,然后折成飞机抛给对方。

明明两人之间只不过距离了不到几米罢了,但两人并没有对话,不过能并不会影响什么交流问题,因为每一次泽村的飞机都能精准的落到小凑坐在的桌子上,而他的同样也能大致落到阳光下的病床上。


我想去爬山。

小凑惊讶的抬起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琢磨着怎么写后面内容的荣纯,又越过他的身影眺望了一片平坦的窗外,突然有种荒诞的不真实感。

山上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他不屈不挠的追问。相隔不到三米的距离里,两双眼睛对上了,从那片暗金的海洋里,小凑似乎看见了那份平静下波涛汹涌的感情。小凑有些为难,不知如何作答,不知道如何描绘那种感觉……也许,那个人眼瞳里的那个世界里就拥有那种自由的风,没理由的小凑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你有尝试过在山上大喊大叫或者是把纸飞机从山崖上投出去吗?

他写这些字时有些激动,隔着几米的距离,小凑看见他捏着笔的手指有些泛白。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泽村荣纯抬起头,对上了小凑被刘海遮住的眼睛,他露出了只属于他自己的那个傻笑,然后低头又一字一句的把这段话写完。

然后小凑第一次回答了他写在纸上的问题,缓缓写下,没有。

纸飞机第一次带着回应飞回了他主人的手中。而它的主人拿着它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似乎是为了它的归来感到欣喜。

你住的那座城市有山吗?

当然有。小凑没写,他想起了那边那座有名的山峰,但他从来没想过要去攀登它,因为他并不喜欢那种独自或者是和家人一起爬山的心情,没什么可让他心动的。但是那样的山,现在让他有些怀念。

也许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小凑看了看低下头又在纸上写在什么的泽村,手里捏紧了那张被那个人误认为是资料的病历,继续沉默下去。

阳光静好。


-7-

他和他又一次漫步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荣纯似乎很喜欢这个地方,他总是会忍不住大喊大叫,但并不会让小凑讨厌,因为小凑知道这样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他。

每次走在荣纯后面,小凑都会看见那个人一个劲的冲刺,看上去健康快乐时,他心底就会无比的幸福。他不明白,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他也不想明白。因为对于泽村荣纯也好,小凑春市也罢,这种东西的答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当下。

看着笑得有些蠢的荣纯,小凑心头一动,折了一大把向日葵递给他。结果引来某人不解风情说着破坏公物的谴责,但他却没有抛开那一大把碍手碍脚的向日葵,反倒是紧紧地抱住了,生怕别人抢走似的。

小凑看着荣纯的目光和笑容,他能感觉荣纯的眼神放的很远,也很近,有些辽阔自由的东西,也有些狭窄禁锢的东西,难以言喻,说不清是什么。

但他们都没有深究。


-8-

为什么?小凑敢发誓自己第一次这么激动,甚至是生气和不理解。面对他的不解,泽村沉默了,有些难以面对他的质问。

我想去看看家人他们。他这么对小凑春市说,我希望人生最后一刻是他们陪我离开的,因为落叶归根嘛!他如此笑着说到。

小凑默然了,他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身患绝症的?明明他也好,还是他的家人也罢,都没有向他提过这件事。

对不起,那人说,我不想让你看见我没有活力的样子,我想把最好的自己留给你。

听着这句话中所吐露的过于真挚的感情,小凑春市眼前倏然模糊。


-9-

病变是最与自身血肉相连,却也最不属于自己的异物,病历是这句话的最好注释。*

所以,暗金眼瞳的主人一字一句的说了。

“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毕竟它可是与我朝

夕相处。它的每点动向与征兆,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呢?”

嘴里吐出的是过于赤裸裸的无奈和苦涩,但其中并没有悲伤的意味,面对如此说着的荣纯,小凑只能拼命压抑住呜咽,但泪水却仍源源不断地流下,他想对他说对不起,可却无法张口。

“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春市,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春市是我最喜欢、也是最温柔的..."

说出这句话时,他一反常态的平静且温和,罕见的轻声如此说道,像是怕惊扰了阳光,又像是怕让面前痛苦不已的人更加痛苦。他抬头看了看明媚的阳光,有些刺眼,但很舒服,他眯起了那双暗金的海洋,可两者的光芒同样互相映射着。

片刻,泽村荣纯重新看向面前稍微冷静了一些的人,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小凑春市的脸庞,似乎想把它刻进灵魂深处。突然想到了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荣纯就这样笑了,露出那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笑容,他大声的说出那句话,像是告诉全世界一样。

“我啊!已经非常幸福了!!!”

那刻小凑认识到,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比死更强大的东西,也许就是这种灵魂了吧……这样的柔和,这样的沉静,这样的镇定自若,在它面前,死又算什么呢?


-10-

小凑还是妥协了,因为那是他病人自己的选择,他无权干涉。

后来,小凑回到了喧闹的城市之中,去认真的面对那些可以活下去但却失去自信的人们,他希望让这些人活下去。因为他们都拥有那个人一生都不可能会拥有的未来,那么他希望能够借自己的手,让这些未来延续下去,也许这样能让那个人的生命也稍微延长一些……

有时小凑回到家,躺在床上,会想起青道医院里那片花海,会想起处在重症监护室最深处的那间房间的景色和他们一起遥望星空寂静的夜晚。那个穿着宽大的白色病服的男孩,也许手里还会拿着自己最喜爱的少女漫画,也许还会坐在靠窗的病床上琢磨着如何让纸飞机飞得更远更高,也许当小凑又一次和他一同享受午后的静谧时,他还会孩子气的在自己折的飞机上写下自己的想法,然后无声大笑着让它飞到自己的附近,期待着自己的回复。

也许……小凑春市可以带泽村荣纯去山顶做泽村最想做的事情。


-11-

泽村家人总是会借住电话联系小凑春市,他们说是因为荣纯说必须好好向自己最亲爱的医生大人汇报情况什么的,听见他的家人模仿荣纯说出这句话时,小凑忍不住笑了。

真是符合他的风格,小凑握着电话哑然失笑了半晌。

他们说他很奇怪,老是拿着从医院带回来的那束干枯的向日葵,并且还说在他再也醒不过来后要让它陪着自己到永远。说这段话时,他的家人泣不成声。

小凑和泽村的家人都知道,他们知道,他们最终还是没能瞒过那个男孩……可那个男孩知道了一切后,却笑着安慰他们,告诉他们自己不怕,也请别为他伤心,因为他真的很幸福了,在人生的最后。

最后一次听到他的消息,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午后。

荣纯的母亲在电话那头呜咽,说他在前天的午睡时,永远的闭上了眼。

小凑春市望着雨中朦胧的城市和远处影影绰绰的山,沉默地想起了那双暗金色的,像是太阳核心深处才会有的颜色。他想,那个人的梦里是不是有着一片无际的向日葵海,而那片海在高山之巅。


-12-

回到青道的门口时,小凑春市得知了泽村荣纯已经遵从他本人的意愿将其火化,伴着那束一直陪着他到人生尽头最后一刻的向日葵。而他的家人把一个小小的、没有任何字迹的骨灰盒递给了小凑,同时也把泽村最爱的那本恋爱漫画递给了他,他们说。

你带他……去看看山吧,也带他去放一次纸飞机吧,在那个地方。


-后记-

“我无法充当死神的信使,对病人说出真实的病症,我真的不是个合格的医生,但是,就算是自我安慰也好,我也希望他们能愉快且不孤单的度过最后的这段时光”,他如此说道,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接着又说了,"但那个人不一样。明明痛不欲生、恐惧死亡,可为什么..什么还能露出那样的笑容呢?甚至还能反过来安慰这样的我呢?”,他似呕血的问道。

身为记录者的我,无法回答他的质问。

我记录了很多东西,可让我记忆最为深刻的就是他说,那尾随在泽村荣纯姓氏后面的病历,更像盘旋飞舞于其头顶的纸质飞机,它迟早会落下并将那个人的姓氏覆盖,也会将他最美的年华中那一抹爱的痕迹理葬……

但是,他还说,他会爱他到永远。


——END——


花了好几天,终于断断续续的写完了,感觉超常发挥了(?)果然不是很擅长这种类型的写作啊……不过写得非常舒服了ww

下次大概是更新IF系列,风格大概也是瞎文艺的产物,是某人的生贺点文啦!真是的……为什么高考前我还得还债啊TVT


星

【all泽村】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阅读注意事项:

1.有轻微真泽,降泽,高年级泽,因为只有一点点所以没有打标签

2.用词上玩了一些梗

1.泽村一年级,夏季大赛结束后

       “泽村,快起来,今天不是你要我陪你去买东西,逛东京的吗?”御幸一也无奈的敲着五号室的门,表面不动声色的他内心其实已经有点慌了。“可恶,今天可是难得的约会啊,那就24小时都应属于我才对吧!”

       “前辈……御幸前辈!”泽村的声音唤回了御幸不知道跑到哪里的发散思维,泽村看着连自己来了都不知道的御幸不满的说:“御幸你在...

阅读注意事项:

1.有轻微真泽,降泽,高年级泽,因为只有一点点所以没有打标签

2.用词上玩了一些梗

1.泽村一年级,夏季大赛结束后

       “泽村,快起来,今天不是你要我陪你去买东西,逛东京的吗?”御幸一也无奈的敲着五号室的门,表面不动声色的他内心其实已经有点慌了。“可恶,今天可是难得的约会啊,那就24小时都应属于我才对吧!”

       “前辈……御幸前辈!”泽村的声音唤回了御幸不知道跑到哪里的发散思维,泽村看着连自己来了都不知道的御幸不满的说:“御幸你在干什么啊?像笨蛋一样立在这里。”“哈?胆子真大啊,不仅让前辈等你,还说前辈是笨蛋,真是大不敬。”御幸按下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开始打趣泽村。“算了,还是好好享受和泽村在一起的时间。这种私人独处,好似约会一样的机会可不多,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啊。”这样想着的御幸马上就遭到了暴击,“啊,说起来……仓持前辈要我早点回去,今天晚上要接着开游戏大会。所以晚饭前要回去,不然会被仓持前辈拿来练格斗技的!”“接着?”“是啊,昨天也拉着我打了一晚上的游戏。”……御幸突然沉默了,然后露出一个充满黑气的诡笑,一把抓住泽村的手,指尖顺着指缝插入,然后十指相扣,“好了,快点走吧,晚了这么多,不快一点不行呢~”

       仓持洋一望着窗外的两人走远,狠狠的刮了一眼两人相扣的手,“蠢村,之后再把利息讨回来。毕竟我可不打算让给你啊,御幸。现在,占优势的可是我啊。”

2.接上文时间线

       东京——位于日本本州岛关东平原南端,总面积约2155平方千米,东京都市圈总人口3700万。三年都不会出校区范围几次的两人在这个大都市相遇的概率是多少?成宫鸣感觉到了命运。

       看着泽村红着脸一下子冲到自己身边来,成宫鼻子都要翘起来了。“哼哼,果然我魅力无穷大啊,泽村一看就我就冲过来了。不不不,他可能是专门来找我的~,诶呀,魅力大真是苦恼啊~”成宫得意的内心活动明晃晃的摆在脸上,白河冷漠的吐出一句:“鸣那个家伙彻底被迷住了吧,完全忽略了那个青道左投是甩开御幸的手跑过来的。不对,是完全无视了除那个左投以外的人了吧!”泽村倒不知道稻城实业的人戏那么多,纯粹是看见摆脱这个尴尬的气氛的机会才冲过来的。和御幸十指相扣的牵着手逛街,这种少女漫剧情对泽村来说太刺激了,还有点迷之尴尬,不仅如此,小动物的直觉也在发出警告——再这样下去就遭了!虽然之前就尝试把手抽出来,但是御幸紧紧扣住不放,就像温水煮青蛙,泽村的脸越来越红,力气也越来越小。泽村荣纯的大危机!这时,成宫一行人出现了!

       “哈,泽村,你是专门来送我的吧!真是的,拿到优胜以后就好好的再陪你去玩,想找可靠帅气的前辈交流的心情我还是很明白的。”成宫一张口就是一副哄女朋友的口气——不,你不明白!众人难得同步了。“哦呀哦呀,今天是稻城出征的日子吗?啊呀,真巧,我和泽村出来逛街居然碰到了呢。(今天是我和泽村约会的日子,只是偶然碰到你们了,不知道你在自恋什么。)”御幸笑眯眯的说。

       泽村凭着多年看少女漫的直觉感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对,“成宫前辈好!阴暗系前辈,黑豹前辈,唔唔……前辈们好!”“这个笨蛋——”御幸头上挂满了黑线“也不知道他该说他聪明还是笨。记不得名字了直接说‘前辈们’这一点学聪明了,但是记不清楚的就不要说啊,真是个笨蛋啊。”御幸这边正无奈着,成宫就是要飞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他只记得我!!!”一张得意脸想让众人一拳实现他愿望。

       “是白河,不是阴暗系。”刘海下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泽村,再配上那阴沉的声音,泽村打了个哆嗦,立刻道歉了,“好、好的!阴、不不,白河前辈!”卡尔罗斯倒是不在意的“哈哈哈”的笑起来。

       “咳咳,泽村,等我回来再和你讨论吧,关于变速球,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帮你指点几句。反正你再怎么努力都超不过我、大学还有点可能赶上我吧。一也,泽村就交给你照顾了,大学我还想痛快的比赛一场。”成宫依旧自信的开口了,没错,成宫认为“和御幸逛街”只是泽村害羞的借口,自己要理解。关于球队利益什么的,只要自己减少娱乐时间,下一次夏甲依然是稻城的,为了喜欢的人加训能叫训练吗!

       泽村一听“投球指导”眼睛都亮了,柴犬尾巴“唰唰唰”的摇,“真的吗!成宫前辈万岁!我最喜欢成宫前辈啦!”“咳咳咳,当然了。”成宫飘着小红晕,晕晕乎乎的“他真的好可爱!”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弹幕在疯狂刷屏,大脑已经死机了。

       御幸强咬着牙看着外校投手勾引本校的(自家的)投手,连坏笑都要撑不住了,“鸣,什么叫交给我了,本来就是我们青道的投手吧。你们还不走不怕电车开走了吗?”成宫现在是真的已经看不见御幸了。“泽村,经过我的指导,你高三肯定能作为王牌拿下夏甲的。所以假期给我空出时间啊。”在泽村的星星眼崇拜攻势下,成宫的傲慢(傲娇)姿态都保不住了。“嗯嗯嗯,整个假期都会留给成宫前辈的!”成宫号击沉,败因——受到可爱连击,自我攻略中。御幸号击沉,败因——不仅和泽村的二人约会被打扰,还失去了泽村的假日,假期约会机会,给对手打了助攻。

3.泽村一年级,秋季大赛前期

       今日依旧是泽村当跑腿小弟的一天,但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诶——!你怎么在这里!?”泽村震惊的大叫起来。轰雷市——药师的四棒,突然出现在青道校区附近!“啊,那个……那个,我好像迷路了……”轰雷市红着脸,羞羞涩涩的说。“你是谁?”泽村震惊又懵逼问道,“我……”轰雷市支支吾吾的“我”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泽村大手一挥,十分有气势的说:“总之,来打棒球吧!”这次轮到轰雷市懵逼了。

       完全忘记了跑腿任务的泽村把轰雷市带到了附近的一个棒球训练馆,顺便一提,仓持的钱也被泽村用在这里了。“好了,来让我们再对决一次吧,就算没有御幸我也是很强的!”泽村情绪高昂是把棒球棒塞进了轰雷市的手里。轰雷市一握住球棒就由一个小可爱变身成一个哈哈怪,“哈哈哈哈哈,来吧!来吧!”还疯狂的挥棒,总之,这两人就欢乐的一投一打起来。

       等到和仓持分头寻找泽村的小凑春市找到泽村时,发现泽村正在跟着轰雷市学习挥棒,周围还散落着许多棒球,还有一个手套。春市立刻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春市默默的走到泽村身边,用逐渐亮化的表情问:“荣纯君,玩的还开心吗?”

        泽村受到了来自仓持洋一的格斗技惩罚,还有小凑春市的灵魂拷问。泽村突然觉得相比之下,轰雷市的性格真的太温柔了,轰雷市即不会凶恶的对自己使用格斗技,也不会一边用温柔到诡异的声音问自己“对荣纯君来说,轰君是比我更好的训练对象,和学习对象吗?荣纯君好像比起我更愿意和轰君待在一起呢,毕竟,因为他,荣纯君连和我约好的训练都逃掉了。”一边还露出和亮介前辈一样的笑容。

       “轰真的很温柔啊……”躺着床上的泽村默默的想着“不仅愿意教我挥棒,还鼓励我。而且……我提出想要仔细的看看他手上的茧这么失礼的要求都同意了……”

       另一边的轰雷市也并不好过,泽村的手,一点点一点点抚摩着自己的老茧,温暖的酥酥麻麻的触觉,还有那双明亮认真的眼睛……轰雷市的脸瞬间红透了。“话说,雷市!不要在床上滚来滚去啊,你是少女漫的女主角吗!”

4.泽村二年级,夏季大赛前

       “哈!你居然拒绝本王牌的邀请!”——成宫前辈·要超过的对象(已读)

       回复:“我才不像成宫前辈,我训练从不会偷懒!<(`^´)>”

       “那个……泽村君,可以再去一次那个训练馆吗?”——轰雷市·超努力的家伙·会变身的双重人格者(未读)

       “泽村酱,明天和我去约会吧!”——天久·神经病?(未读)

       “小荣,夏季大赛准备的还好吗?”——若菜(未读)

       “泽村,要出来和我讨论一下moving ball吗?这可是我和你在高中最后的约会了。”——真田前辈·王牌模板(未读)

       “……你……什么时候和那些外校的关系处的这么好了?”仓持木着一张脸,迟疑的说,“那个……”还没等泽村反应,仓持直接就是一个飞身十字固,“呀哈哈,你这个家伙,真的欠收拾了,居然和外校的人黏黏糊糊的!还有啊,若菜是怎么回事?”仓持压在泽村身上,一脸凶恶的表情。“哇啊啊,只是平常的交流而已啦,比赛后碰见了,聊聊天,就熟起来了。仓持前辈你不会是在嫉妒我的人格魅力吧?若菜,若菜又怎么了嘛?”泽村努力的挥动双手,在仓持洋一的身下挣扎。

       “哈!嫉妒你有笨蛋光环吗?若菜为什么没有那个奇奇怪怪的备注,她对你来说是特别的吗?她果然是你女朋友!”仓持咬牙切齿的说,内心却划过泽村给自己的备注,普通的——猎豹大人。“都说不是啦!只是……若菜看见了不准我给她打备注。”泽村眼泪汪汪的回答。“嘁,这次放过你了,手机拿来。”“仓持前辈——”泽村的抗议还没说出口,就屈服在了仓持掰手指的声音下,乖乖的捡起落在一旁的手机,放在了仓持手中。仓持拿着手机按了几分钟,还给了泽村。

       “那个……泽村君,可以再去一次那个训练馆吗?”——轰雷市·超努力的家伙·会变身的双重人格者(已读)

       回复:“不行,那家伙还要训练。”

       “泽村酱,明天和我去约会吧!”——天久·神经病?(已读)

       回复:“不要骚扰我们的投手啊,有点自知之明吧。”

       “小荣,夏季大赛准备的还好吗?”——若菜(已读)

       回复:“万事大吉,同寝的前辈很照顾我,有前辈在总是觉得很安心呢。”

       “泽村,要出来和我讨论一下moving ball吗?这可是我和你在高中最后的约会了。”——真田前辈·王牌模板(已读)

       回复:“不去,你们药师的人怎么回事,一个二个都来骚扰我们的投手。药师很闲吗?”

       泽村还没来得及高兴大家发给自己的消息,就被后面的回复打击到了。“仓持前辈!——”

       五号室的晚上,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仓持依旧选择打游戏来放松。刚刚打通了一关的仓持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自己改后的备注——敬爱的·仓持前辈。“哼,迟早要把那个‘敬’变成‘亲’。”

5.次日,短信事件被大家知道了

       小凑春市:“我来帮你击球吧。”拦在了泽村前面。

       降谷晓:“来讨论!”抓住了泽村的衣角。

       御幸一也:“我们来交流一下关于配球的问题吧~”按住了泽村的肩

       “对了,前辈们也说会回来帮你训练呢,开心吗?抱歉呢,荣纯,大家让你感觉到寂寞了~,没关系的,现在开始,每一分每一秒大家都会陪着你的~”御幸笑眯眯的说。

       泽村荣纯:“对不起,爸爸,妈妈,爷爷,鄙人泽村可能会回不来了。QAQ”

      

作者的叨叨叨:1.御幸VS仓持:御幸胜
御幸VS成宫:成宫胜
轰VS春市:轰胜
(45合并)外校VS青道:青道胜
每一段和泽村待在一起的都是那个时期的强者
(๑•́₃ •̀๑)
       2.关于仓持前辈给若菜的回复:心机的没有暴露自己不是泽村,而且疯狂夸自己,展现泽村很信任依靠自己(打击情敌,动摇敌方心理)
     
       3.本文是作为第一个粉丝福利的点文,要求是“青道的大家努力想辦法吸引榮純想和他在一起,並且保護榮純不把外校拐走 ”@小琍    尽力了,但是好像还是有点偏?约定字数是2000,本文实际净含量4012。下一次,嗯,就是10粉贺文啦。好了,喜欢就收藏,点赞,评论支持一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