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春节快乐

8115浏览    875参与
五洋子
眼前的花火是生活柔软的寄托!

眼前的花火是生活柔软的寄托!

眼前的花火是生活柔软的寄托!

纨汐xwxx

这篇要旧文重发

老福特上第一次发布时间是2020.2.1

小破站上第一次发布时间是2019.10.7

这篇要旧文重发

老福特上第一次发布时间是2020.2.1

小破站上第一次发布时间是2019.10.7

Chuyang

老妈春节给我画的画,拿出来得瑟一下,跟大家分享!❤️🌹


老妈春节给我画的画,拿出来得瑟一下,跟大家分享!❤️🌹

居居不独行

人间烟火(格局版)

因为知道你们在我身后,所以我敢去勇敢。——题记

“啪”一声惊雷在节前的宁静中平地炸响,我急忙奔下楼,望见地上躺着的触目惊心的碎碗四分五裂的尸体,默念一句“碎碎平安”。再抬头,只见爸爸和爷爷剑拔弩张地对弈着,爸爸怒目圆瞪,咬牙切齿,爷爷也不甘示弱,涨红了脸,胡须都在微微颤抖着。“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爸爸怒吼道。“好啊,你个不孝儿,我们现在就滚!到时候感染你别来找我们!”爷爷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砰”一声关门的巨响后,原本温馨的暖黄霎那被苍白的灰所席卷了。那红彤彤的春联,香气四溢的腊肉,就连四季常青的冬青都黯淡无光了。

冷,这是我脑海中第一时间蹦出来的感觉。冬天的寒风穿过了古楼的弄堂刮在...

因为知道你们在我身后,所以我敢去勇敢。——题记

“啪”一声惊雷在节前的宁静中平地炸响,我急忙奔下楼,望见地上躺着的触目惊心的碎碗四分五裂的尸体,默念一句“碎碎平安”。再抬头,只见爸爸和爷爷剑拔弩张地对弈着,爸爸怒目圆瞪,咬牙切齿,爷爷也不甘示弱,涨红了脸,胡须都在微微颤抖着。“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爸爸怒吼道。“好啊,你个不孝儿,我们现在就滚!到时候感染你别来找我们!”爷爷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砰”一声关门的巨响后,原本温馨的暖黄霎那被苍白的灰所席卷了。那红彤彤的春联,香气四溢的腊肉,就连四季常青的冬青都黯淡无光了。

冷,这是我脑海中第一时间蹦出来的感觉。冬天的寒风穿过了古楼的弄堂刮在我的皮肤上,停了好几小时的雨又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父亲还在怒骂着些什么,母亲脸上担忧的神情,可这些都刹时遥远了起来。我脑子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模糊,这时一个令人颤抖的想法充溢了我的脑海:“明天就是除夕,难道我的春节竟要一片狼藉了吗?”

第二天,我望着空荡荡的客厅,方才从冰冷的沙发,炊具,饭桌间猛然察觉到,爷爷奶奶真的走了!突如其来的疫情又把父母留在了岗位上,妹妹也被接去了姥姥家,这个春节我竟然过的只剩下孤身一人了!

除夕的夜幕降临了,我小心翼翼地在将自己珍重写下的福字贴上大门,小小的红方下我许下最平凡但却是这个春节最珍贵的愿望——团圆。

华灯初上,忐忑不安中“碰碰”的敲门声终于响起了!我飞奔过去打开门,门口不是想象中的三张脸,竟是期盼中的五张脸!

“妞妞,今天是除夕,我们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啊,今年的最后一天,咱家必须团圆!所以你爷爷我说什么也要回来,再多的争吵来年都翻篇了!”我望着那张年迈、却因激动而通红的脸,爷爷好像一瞬间年轻了好几岁。

终于,我们围坐在了年夜饭的饭桌边,车水马龙的喧嚣中,暖黄又重新为这个家绘上了色彩。短暂沉默后,爸爸一脸紧张的率先开口“爸,昨天是我说话冲了,这点我该反思,但疫情就是命令,防控是我和小飞的责任,如果因为我们因为害怕感染而龟缩在家,那既对不起杭州人民,也对不起我们老孙家的姓啊!爸……”“好啦,其实我也是担心儿子你们,从那天你告诉我要去做志愿者时,我就总在想你们要是感染了我们老两口和孙女儿怎么办啊,但我昨天也思考了你的话,国家若有难,我们每个小家又怎能安稳呢?儿子儿媳妇,你们是勇敢的人,我敬你们一杯!”说着爷爷端了酒杯起身,一瞬间,爸爸那皱起的眉头放平了,抿起的嘴唇竟化为了微微勾起的嘴角,好像突然如释重负了。他也赶忙站起来与爷爷碰杯,大家纷纷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在闪烁的灯光下,那两根顶梁柱的眼里竟有了晶莹……

而我,我忽然想到,他们都是勇敢的人。

                                                

我实名感谢我的语文老师提升格局!

居居不独行

人间烟火

人间烟火的温暖情长,春节间的离合悲欢,所谓家人,就是有些痛苦,他们互相给予,却又互相治愈。——题记*

“啪”一声惊雷在节前的宁静中平地炸响,我急忙奔下楼,望见地上躺着的触目惊心的碎碗四分五裂的尸体,默念一句“碎碎平安”。再抬头,只见爸爸和爷爷剑拔弩张地对弈着,爸爸怒目圆瞪,咬牙切齿,爷爷也不甘示弱,涨红了脸,胡须都在微微颤抖着。“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爸爸怒吼道。“好啊,你个不孝儿,我们现在就滚!”爷爷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砰”一声关门的巨响后,原本温馨的暖黄霎那被苍白的灰所席卷了,那红彤彤的春联,香气四溢的腊肉,就连四季常青的冬青都黯淡无光了。

冷,这是我脑海中第一时间蹦出来的感觉。...

人间烟火的温暖情长,春节间的离合悲欢,所谓家人,就是有些痛苦,他们互相给予,却又互相治愈。——题记*

“啪”一声惊雷在节前的宁静中平地炸响,我急忙奔下楼,望见地上躺着的触目惊心的碎碗四分五裂的尸体,默念一句“碎碎平安”。再抬头,只见爸爸和爷爷剑拔弩张地对弈着,爸爸怒目圆瞪,咬牙切齿,爷爷也不甘示弱,涨红了脸,胡须都在微微颤抖着。“滚,你们两个都给我滚!”爸爸怒吼道。“好啊,你个不孝儿,我们现在就滚!”爷爷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砰”一声关门的巨响后,原本温馨的暖黄霎那被苍白的灰所席卷了,那红彤彤的春联,香气四溢的腊肉,就连四季常青的冬青都黯淡无光了。

冷,这是我脑海中第一时间蹦出来的感觉。冬天的寒风穿过了古楼的弄堂刮在我的皮肤上,停了好几小时的雨又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父亲还在怒骂着些什么,母亲脸上担忧的神情,可这些都刹时遥远了起来,我脑子嗡嗡作响,眼前一片模糊,这时一个令人颤抖的想法充溢了我的脑海:“明天就是除夕了,难道我的春节竟要这般一片狼藉了吗?”

第二天,我望着空荡荡的客厅,方才从冰冷的沙发,炊具,饭桌间猛然察觉到,爷爷奶奶真的走了。突如其来的疫情又把父母留在了岗位上,妹妹也被接去了姥姥家,这个春节我竟然过的只剩下孤身一人了!

除夕的夜幕降临了,我小心翼翼地在将自己珍重写下的福字贴上大门,小小的红方下,我许下最平凡但却是这个春节最珍贵的愿望——团圆。

华灯初上,忐忑不安中“碰碰”的敲门声终于响起了!我飞奔过去打开门,门口不是想象中的三张脸,竟是期盼中的五张脸!

“妞妞,今天是除夕,我们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啊,今年的最后一天,咱家必须团圆!所以你爷爷我说什么也要回来,再多的争吵来年都翻篇了!”我望着那张年迈、却因激动而通红的脸,爷爷好像一瞬间年轻了好几岁。

终于,我们围坐在年夜饭的饭桌边,车水马龙的喧嚣中,暖黄又重新为这个家绘上了色彩。短暂沉默后,爸爸一脸紧张的率先开口“爸,昨天是我冲了,这点我该反思,但其实我也是担心您的身体,每天吃隔夜饭,我怕……”“好啦,其实儿子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们老俩吃隔夜饭,身体要承受不住,我昨天也思考了你的话,来年啊,我尽量注意。”说着爷爷端了酒杯起身,一瞬间,爸爸那皱起的眉头放平了,抿起的嘴唇竟化为了微微勾起的嘴角,好像突然如释重负了。他也赶忙站起来与爷爷碰杯,大家纷纷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在闪烁的灯光下,那两根顶梁柱的眼里竟有了晶莹……

春节的意义或许不只是热烈的大红,许多时候,温馨的暖黄同样成为简单的奢求,真正的春节不是仅仅那一段日子,而是身旁有家人的温暖,是最中国人最平凡而不可或缺的辞旧迎新。

                                                                 

*:摘自《乔家的儿女》实体书

PS: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保留节目啦!(其实我除夕就写好了,但因为懒,到现在才打字♫(͡◕  ◕͡)神采飞扬)


何辞顾卿·开学缘更版

迟到了不止几天的春节番外:卡牌游戏(上)

dbq我更新迟了。早知道就不去看长津湖之水门桥了(我只抢到夜场的票)

额滴神呀寒假作业有亿点多。

番外的时间线是林炡和众人碰面之后(正文中林炡还没出场)

纯迫害林炡文学

ooc致歉,鸽子精致歉

—————————————————————————————————————————————

        林炡到建宁的时候,刚好赶上大年初一。

  他本来腊月二十八就可以到达目的地,结果云滇这边疫情管控严,最近出台了新政策,他还不知道有这事。到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人家一问他要24小时内核酸证明,考证小达人一下子...

dbq我更新迟了。早知道就不去看长津湖之水门桥了(我只抢到夜场的票)

额滴神呀寒假作业有亿点多。

番外的时间线是林炡和众人碰面之后(正文中林炡还没出场)

纯迫害林炡文学

ooc致歉,鸽子精致歉

—————————————————————————————————————————————

        林炡到建宁的时候,刚好赶上大年初一。

  他本来腊月二十八就可以到达目的地,结果云滇这边疫情管控严,最近出台了新政策,他还不知道有这事。到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人家一问他要24小时内核酸证明,考证小达人一下子就蒙了:

  他核酸检测是做了,但那是两天前做的啊!!!

  顶着安检人员看傻子似的目光,林炡潇洒地拖着行李,直奔医院采样点。机票?当然是改签啦。

  他等了一天,在飞机上坐了一天,本想着见到吴雩就把他准备的云滇火腿和红塔山给他,就当是新年礼物了。谁想到,出了机场,来接他的是步重华,给他安排任务的是步重华,带他到住宿地的人还特么是步重华!!!这是有多不待见他啊,四十几个小时连吴雩的声儿都没听见,林炡正在唏嘘,就见步重华的手伸向了他紧紧夹着的公文包——

  “嗷!步重华你放手!我的公文包上辈子是怎么惹你了去年去你家吃年夜饭你也是这样对它的!”(出自《吞海》番外)

  “我这叫例行安检!”

  “我去你大爷的安检!我的包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密法保护!你现在的行为是犯法的!”

  “林炡你一科长不要那么小气!”

  “我不小气!你先把手撒开!上一个敢动我包的人被判了十四年有期徒刑现在还没出来!我警告你啊,别动!”

  “上一个动你包的人很不幸是我,我现在还在公安系统里工作。你的包现在作为疑似犯案工具被扣押了!”步重华凭借身高优势抢到了包,拉开拉链抖落抖落——好家伙,几包火腿,辣味的,还有几条红塔山。

  林炡在一旁彻底不吭声儿了。

  #惊!云滇考证小达人惨遭翻包!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林炡  实惨#

  步重华看着那一地东西,暗暗磨了磨牙:“我有没有说过在吴雩的味觉测试到80分之前不能吃重口味的食品!?”

  林炡义正言辞地说:“带这些东西是我自作主张,和吴雩他没关系!”

  步重华:“行,那等会儿我把吴雩带来你俩对对口供。现在你得先把行李放下来,跟我来吧。”

  林炡跟着步重华到了一栋高级公寓,坐电梯到了18层,来到1803室门前。就见步重华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大把钥匙,对着锁眼一把一把的试。林炡有些怀疑:“你真的不是想非法入室?”

  步重华给气笑了,像是想把钥匙怼林炡脸上:“你没必要大年初一就跟这儿气人。这是严峫的房子,钥匙也是他自己嫌麻烦给我的。呃……其实说这是他的房子不太准确,因为这整栋楼,不,是整个小区都是他家开发的,姨妈也就是给他留了一栋楼做别墅用。”

        讲个笑话,用一栋20多层的居民楼做别墅。

  林炡:严家,真tm有钱!话说步重华咱俩到底谁气谁啊!?

  不知过了多少个世纪,步重华总算把钥匙试对了。林炡迫不及待地拎包入住,可能还想去床上躺他个半天,把在飞机上浪费的那些时间补回来。步重华的声音把他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拽出来:“别拖了。跟我去严峫那儿,正好找吴雩聊聊,他怎么总交这些个损友。”

  林·损友·炡:……

  他又被步重华领到1814室,打开门,就见里面扑面而来的年的气息:窗户上贴着窗花,房门上贴了个倒着的“福”字,严峫难得穿了回正常审美的居家服,江停戴了个“张明敏式”红围巾,宫应弦仍然戴着口罩和手套,吴雩正一脸纠结的看着曾翠翠女士新送来的定制大红绣金龙纹意大利纯手工羊毛秋裤,与被骆闻舟疯狂催着穿秋裤的费渡对上视线,两个秋裤侠执手相看泪眼,瞅见步重华来了,眼里顿时泛了光:“领导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准备玩卡牌游戏呢,你来不来?……欸?林炡你怎么在这儿?”  “他刚下飞机,还夹带私货准备给你带违规食品,刚刚被我截下来,来问问是不是你俩串通好的。”步重华走到沙发前,坐下。

  “哪儿能呢领导!我和林炡最近的一次通话记录是在一个月前,那个时候不是不知道要来建宁嘛。”吴雩万分冤枉,这查得,都快给他再整出一次PTSD了。

  步重华还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严峫急忙出来当了这个和事佬:“行了行了,阿花你收敛点。我们这不打算玩儿卡牌游戏嘛,缺一个人当发牌的,要不就划拳定吧。”林炡表示只要不再接受步重华拷问让他干什么都行。

  这卡牌游戏,其实就相当于没有喝酒惩罚的真心话大冒险。有一个人当发牌人,发牌人随机想几个问题和任务写在牌上并把牌洗乱发给玩家。其余玩家领到牌后将牌反扣在桌上,发牌人随机抽一名玩家把牌翻过来并完成或回答牌上写的任务或问题,回答不出来也不要紧,0点整时唱一首《恭喜发财》就行。

  游戏开始。几个人“石头剪刀布”了一阵儿,最终费总成为了那个幸运儿。看着他一脸微笑地走向牌桌,不知道为什么,骆闻舟总有种“这小子又憋着坏水”的预感;费渡脑子里其实真想的是几个比较有针对性的任务和问题,他“唰唰”地飞快把东西写完,用一种及其专业的手法打乱了牌,然后一张一张地把牌发给他们。

  “行了,牌已经发完了。那么就请按照我刚刚发牌的先后顺序翻牌吧。”费渡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笑得眯起来了。

  骆闻舟越发觉得自己的预感成了真,第一个被发到牌的人是他,他翻过牌来一看,果然!

  那上面写的是:“(全体回答)你有恋人吗?如果有,ta在现场吗?请有恋人的起立,恋人在现场的请十指相扣10秒。”

  得,上来一个炸弹。多棒啊,十指相扣。这踏马是要当众出柜的节奏啊!?!?

  “费——渡——你这小兔崽子……”骆闻舟磨牙。

  “骆警官别生气嘛~真没对象也不就唱唱歌儿吗,也不用这么着急上火啊。来来来有对象的兄弟都站起来啊——”严峫还以为是骆闻舟单身不想唱歌呢,结果下一秒就被打脸了:

  在场所有人除了林炡都站起来了。(林炡:所以这个世界果然只有我受伤对吗?)

  费渡在这时出声提醒:“各位别忘了恋人在现场的要十指相扣啊~”说完自己先走过去握住了骆闻舟的手。

  严峫不要脸惯了,当即大大咧咧地牵起了自家警花儿的手;江教授的话只要不妨碍他喝老同兴怎么都行。

  步重华这边,笑死,进了房门手就没撒开过。

  几人对视一眼,那眼里闪烁着一样的情感:“好巧,你也是啊!”然后……独留宫应弦一个人如雪松般傲然抱臂挺立。

  “宫警官你这是……异地恋啊?”吴雩不知道跟谁学的,一天比一天八卦了。

  宫应弦看上去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他最终在唱歌和回答里选了后者:“我爱人不是警察,他还在武警大学里进修,本来也想一起来的,然后让他们中队辅导员喊回消防队了。”

  严峫偏偏这时候犯了直男的脑抽:“武警大学?还是消防队的?消防队的女兵全国总共也没几个,小宫警官你找对象眼光真不错。”

  宫应弦看严峫的目光一时间有些复杂,不能理解这人是怎么凭借这惊人的脑回路当上刑侦支队一把手,堂堂正处级领导的,建宁警队是没人接班了吗:“他也是男的……”步重华嗤笑出声以表示对严峫无止境的嘲笑

  严峫顿时尴尬,连忙大手一挥跳过这个话题,并且表示大人有大量无视步重华的挖苦和嘲弄。

  第二个被发到牌的人是云滇考证小达人林炡,他把牌一翻过来,顿时如雷劈一般,被劈了个外焦里嫩。吴雩拿过牌一看,顿时笑喷了,那上面写的是:“(全员回答)请晒出你与恋人的合照。”这些问题就是明显在针对林炡的吧!?

  骆闻舟偷偷凑过来跟费渡咬耳朵:“哎我说费事儿,你不会每张牌都写的是全员回答吧?”费渡弯了弯眼睛,冲着他比了个口型:你,猜。

  老大爷认定了,这小子最近绝对是欠收拾。

  得,认命吧。骆老大爷手机里存的东西很少,他本来就不是那种会拍照的人。所以他直接拿了费渡的手机,费渡其人是什么德行他还是知道的,没事就爱偷拍,手机里肯定有不少合照。一调出来手机相册,嚯,一堆趁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拍的、还有一次他差点迟到,站在那边刷牙时费渡拍的,当时还冲他比了个中指……总的来说就是一堆不正经的!把骆闻舟手都翻麻了,终于找到一张,好像是费渡公司年会的时候拍的,骆闻舟只是友情客串,结果成了职员们口中传说的“总裁夫人”,明明他才是上面那个,啧,想想就不爽。

  “……师兄,师兄?你刚刚走神了,照片找到没有?找到了我就亮出来了啊。”

  “哦……我说费事儿啊,啥时候让你们公司少谈点老板家事啊?”

  “师兄你这是……吃醋了?”费渡笑笑,凑过去点了点骆闻舟的嘴唇。

  骆闻舟打掉了费渡的手,心中更加确定了晚上必须要收拾他一顿。

  严峫这边,江教授亲自把关,免得这位审美极度不正常的帅哥挑出什么语焉不详的照片(比如在床上拍的某些)。最终他发现,严峫这些年里手机也跟费渡似的,没几张正经照片,最正经的是他们在南半球办婚礼时曾翠翠女士拿严峫手机拍的。严峫还在一旁不停地嚷嚷“这个好!这个好!”,他只能认命地瘫在沙发上,任由严峫把那张结婚照“pia”地拍在茶几上。

  林炡作为不幸被撒狗粮的单身人士,已经四大皆空了。

  步重华这边,只有他和吴雩两个人的照片基本没有,倒是有一张和严峫同框的。步重华脸不红心不跳地打开了编辑模式,把照片里的严峫裁剪掉了,还把原图放进回收站里,点了永久删除。

  嗯,今天又是日常嫌弃表哥的一天呢。

  宫应弦本身就不太喜欢拍照,他和任燚唯一的一张合照就是在他家那间养着无数恒温动物的房间里面,任燚第一次有勇气碰他的宠物蛇的时候心血来潮拍的。这张照片……怎么说呢,两人的笑容很灿烂,整个儿一对热恋期的小情侣;但是仔细观察一下环境:玻璃柜、宠物专用灯、蜥蜴、蛇、那只巨大的鳄鱼标本…还有任燚手上缠着的那条亮蓝色的蛇,仔细一看好像还在吐信子。

  这辈子没怎么拍过照的宫警官成功用一张限量版其乐融融小情侣生活照把屋子里的众人整出了一身白毛汗。

  可怜抽到这种牌的林炡,不光自己大过年的要来出差,还要面对一对对不做人合作伙伴的狗粮暴击。

  林炡: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让我在这儿一言不发地吃狗粮。

—————————————————————————————————————————————

要命我们竟然这周日就开学了T^T     趁开学前尽量多写点吧。

天啦噜这个番外我写得实在是忒尬了,我果然还是适合正剧风,

一遇到轻松一点的情景就……麻烦了.

最后很不要脸地给前面的正文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这章文笔不行就不强求了)

耑SHANE

嗯?你春节也是这样过的吗?

        从无止境的堵车开始,从半夜爬起来,悄悄放烟花孔明灯结束。去揍了村霸,去霍霍了果树,甚至连竹子都没放过。


       春节始于在一踩一停的路上,头昏脑胀,终点是老家。一摞纸钱一对蜡,几炷香,给沉睡的人讲讲这些年的故事,与故乡的人谈谈变化。

“新年快乐,好好学习哈!”

“诶嘿,谢谢!”

推让间,红包悄悄落进包里。饭桌上的热菜,也给了奔波的胃一些慰藉。...


嗯?你春节也是这样过的吗?

        从无止境的堵车开始,从半夜爬起来,悄悄放烟花孔明灯结束。去揍了村霸,去霍霍了果树,甚至连竹子都没放过。


       春节始于在一踩一停的路上,头昏脑胀,终点是老家。一摞纸钱一对蜡,几炷香,给沉睡的人讲讲这些年的故事,与故乡的人谈谈变化。

“新年快乐,好好学习哈!”

“诶嘿,谢谢!”

推让间,红包悄悄落进包里。饭桌上的热菜,也给了奔波的胃一些慰藉。

       在城里做不了的,只有春节才会有的,连续了十多年的一些小习惯,成了新的春节习俗,比如一踏进老家的院子里面去霍霍新养的大鹅,跑到山坡上去霍霍正熟的橘子,带着砍刀去霍霍粗细刚好的竹子,伴着山柴烈火,满天草木灰,一份新的佳肴。

     烟火宵灯,只会在人们休息时悄悄的醒来,不知道未来,它还是否存在。

贪婪的多巴胺

不是我在料理植物,而是植物在料理我。 培土,拔草,浇水,晒阳光。 不是别的,是我的心。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裤头村大聪明

搞笑配音:春节吐槽大会

搞笑配音:春节吐槽大会

锈·我要吃饭·烂

【影日】睡懒觉

CP∶影山飞雄×日向翔阳

原著∶排球少年🏐

⚠️没想好写啥,流水账

⚠️别带脑子看,宝子们

⚠️写完回头了,大概是度蜜月,双成年,战队放假啦~

——————————————

  日向和影山相拥躺在床上,大床很舒服,暖暖和和的,被子软软的,盖在身上很舒服。

   头发藏在底下,藏下移上位的的衣领里,藏在重叠的枕头下边,好痛呀。


  你压着我了。

  日向说。


  他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头,声音黏黏糊糊的,有些不高兴的动了动脑袋。橙色的头发在影山的肘...

CP∶影山飞雄×日向翔阳

原著∶排球少年🏐

⚠️没想好写啥,流水账

⚠️别带脑子看,宝子们

⚠️写完回头了,大概是度蜜月,双成年,战队放假啦~

——————————————

  日向和影山相拥躺在床上,大床很舒服,暖暖和和的,被子软软的,盖在身上很舒服。

   头发藏在底下,藏下移上位的的衣领里,藏在重叠的枕头下边,好痛呀。


  你压着我了。

  日向说。


  他有些难受的皱了皱眉头,声音黏黏糊糊的,有些不高兴的动了动脑袋。橙色的头发在影山的肘下,和黑色的睡衣衬起来,亮亮的,有点晃眼。


  别动,会疼的。

  影山说。


  他轻轻抬起手臂,另一只手勾拉开日向的头发,又摸了摸,当做安慰。接着,他按回日向的脑袋,叫他枕着自己的手臂。


  酸也没关系?

  酸也没关系。

  他们说。


  日向笑着,挪了挪脑袋,贴到影山胸口的位置,舒服。


  能听到你的心跳。

  日向清了清嗓子。

  咳咳,影山先生,你的心跳的好快呀,看来你很喜欢我呢。


  他甜甜的笑着,微微侧身拍了拍影山的胸口。咯咯咯的笑声轻轻的,像棉絮挠着影山的耳朵。影山耳朵红红的。


  很喜欢你。

  影山骄傲地回答。


  咯咯咯的笑声更大了,日向笑的欢,起了半个身子,随便一躺,躺在了影山的身上。他埋着头,蹭了蹭影山的胸口,又抬起头伸着手臂捏了捏影山的脸,影山的耳朵,影山的嘴,鼻子......


  这么喜欢我呀,小飞雄。

  日向笑。

  这么喜欢你呢,呆子。

  影山也笑。


  他搂着日向的腰,摸摸腰间,肌肉感很实在,但是似乎这次旅游让这位运动员长了点小肚子,肉也变得软软的。他又抬头放在日向的脑袋,拍了拍,不舒服,又摸了摸,刚洗完的头发软软的,和他自己一样,软软的,手上沾上了洗发水的味道,柑橘味道很衬他。


  你在做什么?

  日向问。

  摸摸你。

  影山回答。


  于是日向抽出一只手,拍了拍那乱摸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拉着那只手,捏捏手指头,握住,又放开,在接着和自己的手比大小,拍拍掌心,嘀咕嘀咕。


  你在做什么。

  影山问。

  摸摸你的手呀。

  日向笑着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玩够了,日向变回了原来的姿势,贴着影山的胸口,听着心跳。眼皮吧嗒吧嗒的,又快要粘起来了。影山无奈的摸了摸日向的脸,软软的,让人忍不住多捏几下。

  被窗帘掩盖着的落地窗,外头的阳光又从阳台通过缝隙溜了进来,一段一段的,平铺在他们的床上,随着被子又变换着弯直,冷冷的颜色照下来,被子却闪的亮亮的。


  好困哦。

  日向嚷嚷着。

  昨晚折腾太晚啦。

  影山有些抱歉。

  毕竟好久没见面了嘛,我也是想这么做的!我可是很想你的,别告诉我你不想我。

  日向说。


  他噘着嘴,装作生气疑问的把双手揣在胸口,交叉像是打了结,嘴里吐着哼气。


  当然想,每次比赛你都进步了好多。

  影山哄着。

  这不一定的嘛,我一定会超过你的。

  日向说。

  我可一直都在前边回头看你呢。

  影山得意着。

  别得意,小心摔了,我才不扶你。

  日向不留情的回怼。


  影山重新躺下,把日向圈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背,哄孩子一般。


  别生气啦。

  影山哄。

  那我就大发慈悲原谅你吧。哼,又把我当小孩,我可比你大半年!

  日向说。


  他也拍了拍影山的背,脸埋进他的胸口,又抬头呼气,看着影山的脸眨眼。


  再睡会吧。

  影山说。


  他低头,看着日向闪闪的眼睛。贴近日向的嘴,亲了一口,又贴近他的眼,亲了一口,接下来是鼻子,脸颊.....全脸都亲了个边。


  流氓山。

  日向嘟囔。

  是是是。

  影山回答。


  等到日向重新睡去,呼吸平稳,影山才闭眼,搂紧了日向,停止了观察。


  我的呆子,好好睡一觉吧。

  影山也闭眼睡去。

——————————————————

2022.2.5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