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春风十里

71108浏览    1505参与
贝贝说健康
春风十里欧蓝德曜动版带你共赏春光
春风十里欧蓝德曜动版带你共赏春光
晓音看影视
雪鹰领主:春风十里不如有你相伴,惊鸿一瞥,自此终生难忘
雪鹰领主:春风十里不如有你相伴,惊鸿一瞥,自此终生难忘
玖山念

999

我到底还是觉得

爱是苦涩的

因为我昨晚梦到了你

梦到了心心念念的海边

我们在沙滩上接吻和狂欢

这一刻我是疯子 你是我的爱人

梦醒后我才发现

一切都只留在了记忆里

而每每我穿梭人海

始终带着你烙下的印记

慢慢亦漫漫                       ...


我到底还是觉得

爱是苦涩的

因为我昨晚梦到了你

梦到了心心念念的海边

我们在沙滩上接吻和狂欢

这一刻我是疯子 你是我的爱人

梦醒后我才发现

一切都只留在了记忆里

而每每我穿梭人海

始终带着你烙下的印记

慢慢亦漫漫                       

   

                           ——苦讶

                            2022.5.16

玛卡巴卡

影子「春风十里」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她习惯于每天追寻着她的背影,像是他虔诚的信徒一般,日复一日。可她只是注视着,便心满意足

  他在篮球场上打球,她便在他身后一遍遍练习投篮,或是一圈圈绕着操场散步,她始终跟随着他的步伐,即使他从未回头望过她,她却始终对着他的背影微笑

  那天篮球架下有两个影子,一个是我的,一个永远不是我的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她习惯于每天追寻着她的背影,像是他虔诚的信徒一般,日复一日。可她只是注视着,便心满意足

  他在篮球场上打球,她便在他身后一遍遍练习投篮,或是一圈圈绕着操场散步,她始终跟随着他的步伐,即使他从未回头望过她,她却始终对着他的背影微笑

  那天篮球架下有两个影子,一个是我的,一个永远不是我的

玛卡巴卡

胆小鬼「春风十里」

“他不曾给过她一次回眸,她却始终在对他微笑”

  她还是在下课铃响起之后找出各种借口去窗户边寻找他的身影,她们从不理解这么看着的意义何在,可她却出神的望着,格外满足

  “他拿衣服要走了!”她们催促着,推着她向他的方向走去

  她满心计划着一场完美的偶遇,却在看到他的背影后打了退堂鼓。他走的很急,只留下所到之处扬起的风昭示着他的踪迹

  “啊呀,又错过了呢”

“他不曾给过她一次回眸,她却始终在对他微笑”

  她还是在下课铃响起之后找出各种借口去窗户边寻找他的身影,她们从不理解这么看着的意义何在,可她却出神的望着,格外满足

  “他拿衣服要走了!”她们催促着,推着她向他的方向走去

  她满心计划着一场完美的偶遇,却在看到他的背影后打了退堂鼓。他走的很急,只留下所到之处扬起的风昭示着他的踪迹

  “啊呀,又错过了呢”

玛卡巴卡

「春风十里」现实向

闷热的午后,少女飞扬的心早已顺着思绪漂浮到了教学楼的另一边。

“还有三分钟,怎么这么漫长”她回头看表,随即哭丧着脸趴回到桌子上。窗外的风吹得窗帘纷飞,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写着她记不下来的公式。她换了个姿势,望着窗外发呆。

下课铃声刚响起,她立马冲出教室,拉上闺蜜就向着操场奔去。

“哦!他在!”少女惊喜的声音响起,目光精准落在篮球架下穿着自衬衫的他身上。明明望眼欲穿却还要放慢脚步,不让自己这一系列举动看起来那么刻意。

篮球一下一下落在地上又弹起,拿在手中旋转一圈后投出,命中篮筐。她兴奋的转过头,盼望着他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投篮。但他的视线永远只落在手中的篮球上,从未给过她半分。

视线从他...

闷热的午后,少女飞扬的心早已顺着思绪漂浮到了教学楼的另一边。

“还有三分钟,怎么这么漫长”她回头看表,随即哭丧着脸趴回到桌子上。窗外的风吹得窗帘纷飞,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写着她记不下来的公式。她换了个姿势,望着窗外发呆。

下课铃声刚响起,她立马冲出教室,拉上闺蜜就向着操场奔去。

“哦!他在!”少女惊喜的声音响起,目光精准落在篮球架下穿着自衬衫的他身上。明明望眼欲穿却还要放慢脚步,不让自己这一系列举动看起来那么刻意。

篮球一下一下落在地上又弹起,拿在手中旋转一圈后投出,命中篮筐。她兴奋的转过头,盼望着他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投篮。但他的视线永远只落在手中的篮球上,从未给过她半分。

视线从他身上撤开,将手中的篮球放回架子上,拉起闺蜜就开始在200米的操场上一圈圈走着。“一圈,两圈,三圈.....”她在心中默默数着圈数,走不停地抬头望着扔在篮球架下投篮的他。“303303。”闺蜜的着急的声音在她耳畔炸开,打断了她心中的默数。“等一下等一下,他马上了!”,她不情愿的被闺蜜拉着走向3楼梯,却一直回头望着那个身影。

他好像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一般,终于收起3篮球,向着楼梯走来。她却像突然受到惊吓一般,拉着闺密就仓皇而逃,看到他的背影离去之后才会暗暗懊恼为什么不留下来打招呼。

所谓暗恋,是蓄谋已久想要的偶遇,是打完篮球后酸疼的手臂,是绕着操场走的一圈又一圈,是以为对上视线后的仓皇逃窜,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陈陈李少的专栏

清明时节/陈陈李少🦋


楼前,一棵晚樱对着一株柳树开着花

无数的绿草坐在山边上唠嗑

几只小白蝶,前前后后地找着什么

鸟声稀少了

应该已经开始在林中孵蛋了


此刻春天的外面

热阳阵阵,风儿轻轻


远处广场上,是人类排排立队的身影

他们在创造着另一种更加清明的生活形态


而究竟,怎样的春色满园的路途

一年年草木深深,又指向着哪里的去向

清明时节/陈陈李少🦋


楼前,一棵晚樱对着一株柳树开着花

无数的绿草坐在山边上唠嗑

几只小白蝶,前前后后地找着什么

鸟声稀少了

应该已经开始在林中孵蛋了


此刻春天的外面

热阳阵阵,风儿轻轻


远处广场上,是人类排排立队的身影

他们在创造着另一种更加清明的生活形态


而究竟,怎样的春色满园的路途

一年年草木深深,又指向着哪里的去向

陈陈李少的专栏

春天的意思/陈陈李少

我一直在走

时间的推移,渐渐在改变着的世间

不是我,不是路


春天的意思常常很轻淡

不过是我返回去或者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院子或者园子的区分


而一个人的人生路早就安排在心境里

从开头到结尾

从九月到三月

“轻的只是梦,有的人半路就扔了,有的人一生都提着。。”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一直在走

时间的推移,渐渐在改变着的世间

不是我,不是路


春天的意思常常很轻淡

不过是我返回去或者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院子或者园子的区分


而一个人的人生路早就安排在心境里

从开头到结尾

从九月到三月

“轻的只是梦,有的人半路就扔了,有的人一生都提着。。”



陈陈李少的专栏

“大梦谁先觉呢😶”:


“有时候挺后悔自己看过很多书,一只蚂蚁突然对世界有了认知,它就变成了一只认清世界的蚂蚁,紧接着它会接受不了自己是一只蚂蚁的事实,对生活失去动力,对人生失去希望。。


其实知识更多的时候像一种诅咒。永远不要让pig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呢人们又要通过不断学习来进步,进步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在体系与制度下,一切好像不该如此,但又好像本该如此~~~”

“大梦谁先觉呢😶”:


“有时候挺后悔自己看过很多书,一只蚂蚁突然对世界有了认知,它就变成了一只认清世界的蚂蚁,紧接着它会接受不了自己是一只蚂蚁的事实,对生活失去动力,对人生失去希望。。


其实知识更多的时候像一种诅咒。永远不要让pig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呢人们又要通过不断学习来进步,进步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在体系与制度下,一切好像不该如此,但又好像本该如此~~~”

xdwdx
春风十里 - null

又是想听小魏唱歌的一天

又是想听小魏唱歌的一天

虎哥说车
春风十里,不如环卫有你,为环卫工人点赞!
春风十里,不如环卫有你,为环卫工人点赞!
白知憶

多情应是我

   深情将军×孱弱少女

  彼时正值暮春三月,芳草成茵,山花烂漫。
  我带着孩子们在园中读书。再明媚的春光,再悠长的时间,孩子们笑得再无邪,我强装出的笑容再精致,也掩盖不了门楣的乌云和几度欲跳出来的心。

   怕是怕夫君此时下朝归来,多半不会是什么好消息,盼是盼归来后一切由他定夺,无论是生是死,好歹知道个结局。

   终于,一切顺着坏的方向发展了。

   我自小就有一种能力,若是提前想到了不好的结局,那结局便不会发...

   深情将军×孱弱少女

  彼时正值暮春三月,芳草成茵,山花烂漫。
  我带着孩子们在园中读书。再明媚的春光,再悠长的时间,孩子们笑得再无邪,我强装出的笑容再精致,也掩盖不了门楣的乌云和几度欲跳出来的心。

   怕是怕夫君此时下朝归来,多半不会是什么好消息,盼是盼归来后一切由他定夺,无论是生是死,好歹知道个结局。

   终于,一切顺着坏的方向发展了。

   我自小就有一种能力,若是提前想到了不好的结局,那结局便不会发展,后世人们似乎称它为墨菲定律,这是后话了。只是面对关于自己的事时,我便夹了私心,自然是希望结局是好的。

 “夫人,你说你想去塞外看雪,此时为夫便圆了你的愿,可好。”

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和失意,和我说话时,仍是竭力风轻云淡。

 “好,你带我去。”

   塞北看雪这件事,他一直都记得的。

   我生于江南,他来自塞外。我爱听他说的那些“苏武牧羊”“武判官归京”“昭君出塞”的故事,那也是我这个水乡女子唯一能和“燕山雪花”有连接的方式。

   他一直都知道我喜欢雪。却不知,喜欢雪是因为喜欢他,听他说雪,说他的故里,也是我唯一能留住他的方式。

   京城的繁华固然让人留恋,可谁说塞北就不让人神往了呢?

 

   水光接天,江清月白。这般静谧美好的夜里,能听到的便只有船桨击水的空明之声。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

   船下是浔阳江。

   说来也巧,我生长在京城,去的最远的地方也仅仅是凌阳城,而今,倒是因由将大好河山行了个遍,如果不是如此心情的话,倒也算圆梦了。

   我立于船头,生出了几分酷似苏夫子的“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之感。

 “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夫君从船舱中走出来,想必是已经哄那几个小猴儿睡着了。他穿着绣有莲纹的月白色长袍,在月华照耀下,似谪仙一般,“江上风大,夫人还是早点睡吧。”

 “月色真美。”

 “嗯。”见我并无睡意,便将棉衣披在我的身上,“虽已然如春,江州不比京城,夫人还是多穿些为妙。”

   我不语,看向远方的一星渔火在江面摇曳,我和夫君的倒影也看不真切。可是,京城应该在彼岸吧。

“夫人可会后悔嫁给我。”他比我生的高大许多,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畔,像是我小时候古书中读的海妖般迷人。

“我为何要后悔。”不是不会,而是为何要。

他笑而不语,将我搂在怀中。

“我想爹娘了。”看到他逐渐黯淡的笑容,我后悔开口了。

京城,大抵是此生都回不去的了。

“自己都是人家的娘了。”他苦笑道。

   我转身盯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眸,希望从中找到慰藉。那双眼里写满了爱慕,那时我盼了五年的执念。那双望尽风尘的眼,此刻写满了柔情,那双杀伐果断的手,此刻在为我添衣。

   我心头动容,思绪也随着涟漪被划开。

 

   船家停泊靠岸,我们收起所有缱绻旖旎。即使日后还有诸多诡谲波澜,只要夫君在我身边,我便也没什么可怕的。

   我们雇了马车,从蜀地一路向北。常言道“巴山夜雨”,倒是所言非虚。

   若此时还在江南,想必已是花红柳绿,粉黛时节了吧。

   我及笄那日亦是在春日。夫君偷偷把我带到了后山。

   红豆花开了满山,我流连于这样的景色。

    他绕到我身后,将不知何时折下的红豆别在我发间。他显然不是很擅长做这样的事,笨拙地几度把花弄掉地,但我不恼,只静静地立着,装作看不见他脸上的红霞。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我自然知道那“红豆”是什么意思,便也别过羞红的脸。

 “你可愿玉成我心,做我的娘子。”

    “你想的倒美,我的夫君必然是像霍将军那样,十八岁便平了边疆,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的汉子。”

   “别说是平了边疆,你若是想要,这锦绣山河都可以尽归你袖中。吴山楚水,四海五岳,塞外陇上,我都可以带你去。”

     年少时我便只当作他的戏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成了真。

     毕竟几人真得鹿,终日不知梦为鱼。

    从情窦初开就倾慕的少年郎说要带姑娘看遍万水千山,即使不能成真,但这戏文里才会有的桥段任谁都见都会芳心暗许。

    而今,我是要折在这温柔乡里了。

    既然已成了他的娘子,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马车一路颠簸,窗外雨淅沥。我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梦虽看不真切,但也可见一个男人,四周火光冲天,我同男人紧紧相拥,如同和他相识很久。外面不时传来了枪炮声,我们充耳不闻,心中顿生从容赴死之意,直到吞没在熊熊大火中。

    我向来信宿命一说,这个梦是给我的预兆吧。

    这或许是我的来世,生生世世。

    

    行了约莫月余光景,到了陇州。

    我平生第一次知道春季原来也会下雪。我表面上故作深沉,叫两个小家伙淡定,别到处乱跑,若非水土不服而生的呕吐感,心里比他们还高兴。

 “为夫小的时候,这根本就不能算得上雪。”他清咳了两声。

 “你的肺疾还没好?”平日在京城也是,我就怕他咳。毕竟这肺疾,几欲要了他的命,若非爹爹前年登上那青城山求得灵药,怕没有这和夫君相守的缘分,只是爹娘的恩情,今生今世不知是否有缘报答。

 “小事,不劳烦夫人费心了。”

 “老爷,夫人,东西都置办好了。”

 “嗯,知道了。”夫君淡淡然道。

 “来陇州的人不少,但像老爷夫人这么好兴致的,却很少。”小厮见我们兴致勃勃的赏雪,便也附和道。话音刚落,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夫君身形一顿,并未多言。

    是啊,一般从京城过来的多半是贬谪,而夫君又是被贬,拖家带口返回原籍,这次第,何来兴致。

    我轻叹一声,夫君将我揽在怀里,感受他并不均匀的呼吸声。

    亦是暮春,想必江南已是繁华时节,篱下黄花开遍。

    说好不想家的呢。

    陇南怎么会有江南一般的光景呢。

 

     我们也在陇南过了神仙眷侣般的逍遥日子。

     刚开始只是水土不服,偶尔有反胃的症状,我归结为舟车劳顿,可后来已是两个孩子的娘亲的我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但我也没有时间去深究。

    陶醉于山林之秀,自然的鬼斧神工似乎也能于我以慰藉。

    茫茫大漠,除了黄沙白雪,还有夫君与孩子们相伴,这世间,也不尽然无情。

   不知,这般安稳的日子能过上几日。

   

    即使是在天高皇帝远的陇南,不安与惶恐也始终笼罩着我们一家。

    也罢,这一方水土实在怡人,百姓安居乐业,夫君能于此为父母官,造福一方,也算美事一件。

    我们于此定居,看草长莺飞,花开花落,乐得清闲。

    真不知道是那个混账东西说京城水土养人!我看过很多妃子,进去的时候是粉黛佳人,堪堪成了宫墙柳之后便韶华不再。若是她们也都像我这般驰骋在塞外,也不会成了无定河边骨。

    日子虽长,但横祸来的也快。

     我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没有府苑的嫡庶之争,没有朝堂的勾心斗角,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过去。

     夫君这天回家时,脸色一如我们还在京城时那般。

      爹娘以及朝中好友的信都寄了过来。爹连降三级,哥哥弟弟永不录用,而夫君……读到抄家两个字时,我无力再拿起纸,两眼一白,晕了过去。

     此时两个孩子唤我娘亲的声音倒是分外真切。

    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三岁,为什么要把他们卷入大人的斗争漩涡中呢。

    还有,我腹中尚未出生的孩子。

 

    那天我感到不适后,立马找了郎中,郎中看过脉象后,向我道喜。

    我当即脸色大变,此时,无论如何都不是有孕的好时候。我踉跄了一下,问郎中是否可以拿掉,郎中缄默了一会,递来一包堕胎药。

 “夫人,你要想好,此物甚是伤身……”

   我接了药,谢过郎中。

   孩子,不是为娘的不想留下你,只是,你来的确实不是时候。娘不想,你出生就遭遇不测。

   钦差把我们压入大牢的时候,我对于孩子的事只字未提,提了,只怕让夫君多一丝烦心事。

    我疑惑三品大员为何不是提京候审而是在边城处斩,但见夫君不语,便也没有多言。

    大郎倒是长了几岁似的,不比昔日顽皮,想来也是有了几分他爹的模样,在颠簸中成熟了许多。只是姐儿一直哭个不停,怎么哄也无用。

    孩子已有月余,我干呕个不停,攥紧了手中的堕胎药。

    我自小生在锦衣玉食的尚书府,成亲后夫君又未曾苛待我,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只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有福的日子我能同夫君过,大难临头我也不会独善其身。

    看到我的异常,夫君起初还以为是饭菜难以下咽,我的不习惯导致的,我宽慰他道只是水土不服。

  “胡说,那哥儿姐儿怎么没事?”

 “小孩子适应能力强。”

 “你呀你呀,一直都是这么逞强。”

    他大抵是过惯了风餐露宿,对于衣食住行一项都是一切从简,但就是看不得家人受一丝一毫委屈,尤其是我。

    是日,我朦胧中听见争吵的声音。起身一看,夫君正在和牢头争执,甚至大打出手。我连忙起身去拦,他却示意我坐下,我不明所以。

    半晌,来了一个郎中。我心头大叫不好,但无可奈何。

    郎中面露难色地说出“喜脉”两个字时,夫君脸上虽有波澜,但并无喜悦之意。

  “你是不是,想打掉他……”他苦涩地开口。

    我沉默不语。

男主视角:

    此刻我应该高兴吗?

   身陷囹圄,祸及妻儿。

   此刻娘子还有了身孕,我却无力保护她,甚至要她打掉还在腹中的孩子。

   我还算是大丈夫吗。

   纵然识人不清,误听谗言,被污蔑谋反,那让我一人承担便好,何苦累了家人。

    是时候放手一搏了,至少,要把娘子和孩子们保住。

    放眼陇州数载,想来我还是攒了不少人缘的,此刻只能殊死一搏,且只许胜,不许败。

  “你若真心爱她,娶了她之后,便不允许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若让我知道她少了一根头发丝,你便别想在踏进我家的门。”

    成亲前岳父那天的话仍历历在目。

    若是我早签了那和离书,若是我不曾娶她,想必结局也是不同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