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昴蕾

4139浏览    10参与
桤辰羽
二十四节气CP———小寒 异界...

二十四节气CP———小寒

异界邂逅的宿命不知从何时重启,

即使是沉眠失忆的寒冬中也将为你继续守候…

二十四节气CP———小寒

异界邂逅的宿命不知从何时重启,

即使是沉眠失忆的寒冬中也将为你继续守候…

伊蕾要被饿死了(和伊佐那复婚版)

“能遇见昂君是雷姆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宝石之国pa。改的是南极石碎掉时绝美的一幕

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两个都是小天使×﹏×

“能遇见昂君是雷姆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宝石之国pa。改的是南极石碎掉时绝美的一幕

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两个都是小天使×﹏×

昴星团

救赎(伪)一

1-傲慢

        思想坠入暗之海,仿佛永久不会苏醒的沉睡着,沉睡着,思绪冻结在了那一刻,当冰箭穿过他的胸膛的那一刻,伤口瞬间被冻结,连血都没有流出来,但还是感觉到了疼痛 ,仿佛永远不会终结的疼痛 ,并且在感受到疼痛的那一刻,昴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还真是不堪的人生,牺牲了一切,献上了一切,抛却了一切,最后的最后,只让她哭了,但这是他的选择,是他的傲慢,是他的执念,是他的爱,是他在轮回...

1-傲慢

        思想坠入暗之海,仿佛永久不会苏醒的沉睡着,沉睡着,思绪冻结在了那一刻,当冰箭穿过他的胸膛的那一刻,伤口瞬间被冻结,连血都没有流出来,但还是感觉到了疼痛 ,仿佛永远不会终结的疼痛 ,并且在感受到疼痛的那一刻,昴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还真是不堪的人生,牺牲了一切,献上了一切,抛却了一切,最后的最后,只让她哭了,但这是他的选择,是他的傲慢,是他的执念,是他的爱,是他在轮回的尽头所许下的愿望,他的人生——他便是为此而生的。

        思想冲破海的枷锁,头露出水面的爽快感令他睁开了双眼,一直以来他都认为从沉睡中苏醒的感觉很像从海里探出头。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银发的少女,少女青紫色的双瞳注视着昴,然后露出了一个仿佛时间都会被冻结的笑容,“昴。”少女呼唤着昴。

         啊,就是这个笑容,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少女,他最初最初的愿望,也不过是想让少女呼唤他的名字,并且从心底露出笑容啊,这一刻,他仿佛被救赎了。

2-愤怒

       喉咙被扼住了,不是从物理层面,而是昴真真切切感受到的恐惧扼住了他的声音,青发的少女站在他的面前,脸上挂着他从未见过的温柔的笑容,然后温柔的温柔的呼唤他 :“昴,怎么了吗?”

       为什么为何理由是什么原因是什么缘故是什么意义是什么源由是什么来由是什么缘由是什么应由是什么来因是什么原由是什么来源是什么由来是什么起因是什么到底为什么因为什么为了什么——

       “噫——”声带振动而引起的呐喊变成了细微的呻吟。

        “昴?”

         不要,别这样,快别这样。为什么,向我,事到如今,为什么!别这样!别这样别这样别这样!别给我这样!!

         “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为什么……因为昴的蕾姆会永远跟在昴的身后啊。 ”少女对他说。

         恐惧,这是恐惧。

         很恐惧。只觉得恐惧。

        只有恐惧。只剩恐惧。

         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恐惧——。

           “——”爆发了,恐惧和疑问一起,迷茫和愤怒一起,从昴的胃中喷发出来。

          “昴,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开始吐了起来 ?”少女担忧的轻轻拍了拍昴的背,一股强烈的恐惧缠绵着安心感朝他袭来,事到如今她还在说什么呢,将他逼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正是她吗?

         甜蜜,美妙,温柔的话语向昴传来。听不见,她的话,她的声音,听不见,不想听见。别宠我,别待我温柔,为什么,到现在还想来接近我,别对我,温柔啊……!反正,都讨厌我的吧?都怀疑我的吧?觉得我很碍眼,想要杀了我,憎恨我,诅咒我,背叛我的吧!?那干脆从一开始就给我恨啊!别变心啊,就这样一直下去不是蛮好的吗!一直恨我,就没什么事了。一直恨我,就别变啊……

         压不住的愤怒。自己沉溺在对世间万事不如意的愤怒中。溺水的自己想要得救,拼命在挣扎,苟延残喘至今。

——会变的心,迟早会背叛,现在,这已经和背叛没两样了。反正迟早会背叛我的,那就别给我装出一副爱我的样子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啊——”

        “我……”

        “我正是被你所……”

         “嘘——昴,不要说话,听我说,我呢,不知道昴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因为我真的错过很多很多昴的人生,但是呢,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我想一直一直,陪伴着昴呢。”

         “为什么……”

         “因为昴是蕾姆的英雄,蕾姆爱着蕾姆的英雄。 ”如此的信任被倾灌在了他的身上,如此的爱意被托付在了他的身上,如此的温柔被施加在了他的身上,那一刻,渴求许久的颜色在她的身上闪现 ,为什么,明明是杀死了他,背叛了他,伤害了他的凶手,为什么她的身上会有颜色 ,不知道,但是,那一刻他的确是感受到了恍若救赎般的存在。

(此处借用了愤怒篇的原文)

昴星团

记脑洞

1.傲慢昴在最后迎来自己最想要的结局后,本来以为就此可以永眠,然而嫉妒魔女不想他死,一朝让他回到解放前,到了第一回目的时候,他想去救艾米莉亚,结果,没想到吧,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有嫉妒线的记忆 ,然后局面就变成了我操,你怎么认识我,我操,你怎么也认识我 ,我操,怎么大家全认识我,不是,我是罪人,不是英雄啊,来自昴的懵逼。

2.强欲魔女渴望得知答案,然后就用契约逼着强欲昴去寻求答案,行吧,去寻求答案就寻求答案吧,刚答应,然后一睁眼一闭眼,就回到了他以前的世界,光回来了还没啥关系,然而我们机智的昴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不是,奥托?莱茵哈鲁特?尤里乌斯?赫利贝尔?塞西尔斯?我是穿越...

1.傲慢昴在最后迎来自己最想要的结局后,本来以为就此可以永眠,然而嫉妒魔女不想他死,一朝让他回到解放前,到了第一回目的时候,他想去救艾米莉亚,结果,没想到吧,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有嫉妒线的记忆 ,然后局面就变成了我操,你怎么认识我,我操,你怎么也认识我 ,我操,怎么大家全认识我,不是,我是罪人,不是英雄啊,来自昴的懵逼。

2.强欲魔女渴望得知答案,然后就用契约逼着强欲昴去寻求答案,行吧,去寻求答案就寻求答案吧,刚答应,然后一睁眼一闭眼,就回到了他以前的世界,光回来了还没啥关系,然而我们机智的昴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不是,奥托?莱茵哈鲁特?尤里乌斯?赫利贝尔?塞西尔斯?我是穿越到了什么奇怪的世界吗?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伪物(暴食),仇人(傲慢),PTSD来源(傲慢),主君(愤怒),老大(愤怒),这tm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关系呀,我是少看了什么剧本吗,然后强欲魔女去告诉他不止这么简单,他的任务是攻略这些人,不,我做不到,重新换个人吧。

 “呐,昴,爱情为什么会削减呢?”

3.蕾姆自从和她的英雄私奔后,就过的非常幸福,还有了两个孩子和一些朋友,直到有一天,她一个人去赶集时,在路边捡到了一个受了致命伤的人,那个人身上裹了一件黑色的法衣,浑身的魔女气息浓的仿佛要结成实质,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个人身上有她的英雄独有的气息。

恭喜怠惰蕾姆捡到傲慢昴,鼓掌鼓掌。

4.利格鲁牵着他的妹妹——丝碧卡的手离开了他的故乡。自从他的父亲消失那天起,就再也没见过母亲的笑容,然后就在昨天,母亲在死前悲伤的流出了眼泪,温柔的呢喃着他英雄的名字,随后断气 ,他恨呐,恨他父亲,恨他为何莫名其妙就不见了,独留他的母亲如此痛苦,但他也爱他的父亲。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吊儿郎当,开朗活泼,但却对家庭独有责任心,所以他坚信这样的父亲不可能无缘无故丢下他们离开,一定,一定在哪里找得到他,于是他踏上了寻找父亲的旅程,然后遇到了飘茫的大雪,刺骨的寒风将他的温度掠夺,他紧紧地抱住了他怀中的妹妹,渴望让她感受一些温暖,当他再次醒来时,出现的是父亲的脸,那张脸比记忆中要年轻的太多太多,简直就像很久很久以前的模样,“喂,你没事吧?”冰冷的话语不含有一丝温度,他只在里面听见了疏离与不信任,再看那张脸才发觉 ,此人有着十分浓重的黑眼圈,消瘦的身体让他觉得一阵风都可以刮倒 ,脖子上乌青的掐痕令人胆战心惊,而他的怀中报了名跟他母亲十分相似,但发色不同的女子。

怠惰线的利格鲁和丝碧卡遇上刚从宅邸逃出来的 愤怒昴~

年轻的利格鲁哟,你掉的是这个傲慢昴,还是这个愤怒昴。都不是我的父亲啊喂!(与本篇无关,纯粹是我想皮一下 )

5.就……愤怒昴在被拉姆掐死之前,发现了拉姆心中已没有了自己曾以为永远不会削减的愤怒与憎恨,于是绝望的他和莎提拉大吵了一架,莎提拉不明白如何能平息他的愤怒,然后就把他送到他以前的世界里去了,以为这样能够让他原谅自己,结果昴就开始了你想干嘛干嘛死就死吧反正又死不了要真死了才是赚到的厌世想死自闭三重奏,并且还患有严重的被害妄想症,顺便一提,此时他的父母已经找了他两年,找到他的时候他满身的伤痕,之后他就去上学了,然后遇到了他的忠犬——赫利贝尔,发现赫利贝尔是除了他的父母之外唯一有颜色的人,于是就天天缠着赫利贝尔,让他杀了昴,毕竟又不可能让父母杀了自己的孩子。

最后附赠一个,肃清王一不小心喝醉了,与是他的手下们就看见了不一样的肃清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想写但自己的坑还没填完呢,所以有谁想起的话,在评论区你们说一下就可以随便用了。

吃货小饿魔

是昴蕾贴贴

(呜呜呜我画画好菜啊

是昴蕾贴贴

(呜呜呜我画画好菜啊

依依依依

就那个梗大家都懂wwwww其实要不要打cptag我也有点犹豫啦……虽然并不是cp向但还是有cp要素(。)总之p1含尤昴p2含莱昴p3含昴蕾(蕾昴?)这样…

就那个梗大家都懂wwwww其实要不要打cptag我也有点犹豫啦……虽然并不是cp向但还是有cp要素(。)总之p1含尤昴p2含莱昴p3含昴蕾(蕾昴?)这样…

白煮面包

【昴蕾】异族旅客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蕾姆的cp

*改不了缺页书的特点。呜。

  上弦月散出淡雅的金光,繁星围绕其侧,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蕾姆仰望着天空,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随着心脏跳动的加快而愈发清晰起来。
  
  除了回忆以外的事,此时都似乎变得不合适起来。
  
  
  
>>>
  
  “狐狸是会说谎的动物,千万要小心哦。”
  
  姐姐的忠告还回响在耳边。诚如她所说,狐狸是被人唾弃的、满嘴谎言的动物,是人们所要远离的。然而少女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可挽回地背弃了、亲爱的姐姐这份忠告的好心意。
  
  因为她的面前,正坐着一只对自身所遭到的厌弃似乎毫无自觉的、一...

*《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菜月昴x蕾姆的cp

*改不了缺页书的特点。呜。


  上弦月散出淡雅的金光,繁星围绕其侧,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蕾姆仰望着天空,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随着心脏跳动的加快而愈发清晰起来。
  
  除了回忆以外的事,此时都似乎变得不合适起来。
  
  
  
>>>
  
  “狐狸是会说谎的动物,千万要小心哦。”
  
  姐姐的忠告还回响在耳边。诚如她所说,狐狸是被人唾弃的、满嘴谎言的动物,是人们所要远离的。然而少女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可挽回地背弃了、亲爱的姐姐这份忠告的好心意。
  
  因为她的面前,正坐着一只对自身所遭到的厌弃似乎毫无自觉的、一脸幸福地吃着甜点的狐狸。而她的眼瞳中所映出的他的身影,已经成为不可替代的存在。
  
  若是你要询问,为什么对于狐狸使用“他”的称呼——
  
  对于下肚的甜点发出满足的声音,名为菜月昴的毛绒绒的狐狸抖了抖爪子,将目光移向了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他的青发少女。
  
  “——蕾姆?”
  
  大梦初醒般,蕾姆从沉浸的脑内剧场中回过神来,对着拥有与村子里的普通少年无异神色的狐狸,露出了可爱的微笑。
  
  “在的,昴。”
  
  
  
  与菜月昴的初识,是一次意外。
  
  蕾姆想要证明什么地莽撞地进入了山林,却脚下打滑从山上滚下。摔跤过的人才能懂那种心情,脚底踩空,身体失去控制,满脑空白。她本已做好跌得鼻青脸肿的打算,但意外地被拽住了手臂。
  
  难以形容当时的心情。即使还未意识到拉住自己的是谁,是什么想法,悬空的身体被力量拉拽住,仿佛溺于海中的人攀上浮木,这种感觉她很久之后都没法忘记。
  
  惊讶地向上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咬着牙抓着自己、看上去一脸艰辛的狐狸。下意识地想到姐姐的忠告,蕾姆不假思索地想挣脱,结果导致了一人一狐一起滚下了山坡。
  
  
  
  “糟糕透了!”
  
  拼命将少女向自己这边拉拽,以此承受了绝大部分重量,最终伤痕累累的狐狸,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气呼呼地瞪着眼睛,手费力地叉住腰。
  
  “对不起……”
  
  蕾姆不是不能通过手臂上的温暖感觉到这只狐狸是出于好心,只是一下子没能把姐姐的话抛之脑后。内心羞愧的蕾姆蹲下来,想要撕下衣服上的布料为这只好心的狐狸包扎,却被狐狸叹了口气拒绝了。
  
  “要女孩子撕破衣服什么的也太抱歉了,还是撕我自己的吧。”
  
  看着蕾姆还是一脸愧疚,狐狸踮着脚拍了拍她的额头,作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好了,不要不开心了。来念一句幸福人生的咒语——All  is  well!”
  
  故意做出大舌头的发音,露出滑稽表情来逗面前的女孩开心。但蕾姆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All  is  well?”
  
  “对啦!”
  
  狐狸开心地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
  
  “现在请微笑,把什么都往好处想吧。”
  
  ——相识,从这里开始了。
  
  
  
  菜月昴是一只狐狸。不仅如此,他还是一只来自远方的狐狸。
  
  “狐狸也有国家吗?”
  
  当被菜月昴告知“对于我的国家来说人类才是异族”时,蕾姆像是听到天方夜谭般瞪大了眼睛,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么,昴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我的国家很快就要爆发战争了。现在气氛紧张,已经开始偷偷征召士兵。按理说,我是要参军的,就算不愿意也一定会被勉强去。”
  
  带着不知是厌烦还是恐惧的表情说出这句话,蕾姆能感觉到菜月昴的心情变得低落。
  
  “昴不想参战?”
  
  斟酌了一下用词,避免了说出“逃兵”这样的词汇,蕾姆小心翼翼地问道。
  
  “谁会想参战啊,我的梦想可是做个云游四海的旅行家啊……不过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我以前是和另外一只狐狸生活在一起的,不过因为发生了争吵,她出走了。”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感伤的场景,菜月昴的声音变得轻缓。
  
  “如果战争爆发的话,她回来时就找不到我了;我想在那之前找回她。因为她似乎对人类很感兴趣,我才在想她有没有可能来到这里。”
  
  被菜月昴的神情所感染,蕾姆不知如何是好,犹豫了一下,上前握住了那只垂着的爪子,传递着自己的温度。
  
  “多谢安慰了,蕾姆琳。”
  
  菜月昴对蕾姆的好意回报以微笑,毫不吝啬地说出感谢的话语。
  
  “蕾姆琳?”
  
  不明所以地望向菜月昴,做出歪头的可爱动作,蕾姆向菜月昴发出疑问。
  
  “啊,那个是爱称啦,不觉得距离贴近了很多吗?要说生米煮成熟饭,果然爱称是一条很有效的途径啊。”
  
  “生米煮成熟饭…?”
  
  “总之就是关系变得很亲近的意思啦!前些天去别的人类国家时学来的,挺有意思的。”
  
  蕾姆附和地点点头,菜月昴便像是得了什么大惊喜般笑起来。
  
  
  
  两个不同种族的生物意外地合拍,话题也越来越多——大多是菜月昴在说,蕾姆应和。蕾姆很喜欢听他讲故事,他脑海里的故事无穷无尽,据说都是由自己旅途的所见所闻改编得来。
  
  “总觉得,如果我有一天也能出去走一走就好了。”
  
  在一次对话中,蕾姆情不自禁地发出这样的感叹。
  
  “想的话什么时候都行啊,现在出发也无所谓。”
  
  “不,那样不行,如果姐姐不一起去的话就毫无意义。”
  
  “你还有姐姐啊,没有听你提到过呢。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说出这句话后,菜月昴感觉到蕾姆的身体好像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地恢复原状。
  
  “姐姐是温柔、强大、一切褒义词都可以用上的人,是蕾姆应该成为的目标。但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姐姐,所以至少要跟在姐姐身后。”
  
  神情严肃地说出这番话的少女,让菜月昴感觉到了古怪。
  
  “不……也不用说到这个份上吧?姐姐是姐姐,蕾姆是蕾姆,优秀的品质固然要学习,再对自己多点自豪感不好吗?”
  
  “不是的。”
  
  低下头来,毫无自信地喃喃。
  
  “昴会这么说……是因为没有见过姐姐。姐姐是——蕾姆无法企及的,无比耀眼的人。说到底,蕾姆也不过是个伪劣品。昴如果见过姐姐的话,一定会喜欢上……”
  
  声调越来越低的话语被打断——额头受到了不轻不重的一击,快要涌出眼眶的液体缩了回去。蕾姆抬起头来,略略惊讶地望向一脸严肃的菜月昴。
  
  “蕾姆果然是个笨蛋啊。”
  
  发出了令蕾姆疑惑的叹息声,菜月昴如是说到。
  
  “总之,给我听好了。你说的姐姐大人,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也不需要见到。现在在这里跟我聊天的是蕾姆,我手里的这些点心是蕾姆做的,就连这身衣服也是蕾姆缝好的,所以——”
  
  郑重的表情在狐狸的脸上有一丝违和,但这丝毫不影响它对于蕾姆的影响的力度。
  
  “我要喜欢上,也一定是喜欢蕾姆。”
  
  “……可是,那身衣服也是因为我弄坏的啊。”
  
  “你就不能找找重点吗…!”
  
  不,找到了啊。蕾姆看着气急败坏的少年,想。只是太吃惊了,太开心了,所以没办法以此为话题说出话来。因为害羞所以撇开正题,是神明可以原谅的事。
  
  
  
  她那时尚未想到离别之日。只觉得不再对姐姐的角有那么多微妙情绪了。上帝给她送来了一只叫菜月昴的狐狸,那只狐狸是掉落到森林里的松针,用开朗的语气对她说世界上最温柔的话,足够让她回味大半生。
  
  但是离别之日终究要来的。
  
  “那么——我走啦!”
  
  像匆匆地来到这里一样,菜月昴走的时候也非常干脆,朝着蕾姆挥舞着手。蕾姆很缓慢地把嘴角勾上去,露出同平时无异的笑容来。
  
  “昴接下来会去哪呢?”
  
  “大概是再去几个地方找找,如果找不着的话,就会回到家乡参战吧。不过也说不定她已经回去了,在等着莫名其妙失踪的我归来呢。”
  
  无论何时都一副开朗模样的菜月昴,让蕾姆心中不知是不是离别作祟的酸涩情绪稍微缓和了些。
  
  “你还会回来吗?”
  
  她听见自己这么问道。
  
  「狐狸是会说谎的动物,千万要小心哦。」
  
  “当然啦!有蕾姆在这,闯过九九八十一难也会回来的。——嘛,如果蕾姆太想念我的话,偷偷跟星星说些思念我的话,也是可以的噢。”
  
  菜月昴爽朗地笑着,这么回答道。
  
  “毕竟我的名字——就是星宿嘛。”
  
  
  
>>>
  
  少女虔诚地合起手掌,向着远在天边的未知星宿,作出诚心的祷告。
  
  「现在请微笑,把什么都往好处想吧。」
  
—Fi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