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6753浏览    659参与
翎月

冀晋辽皖赣,来刷存在感吧

“所以,你叫我们来,是因为上浮灵城的事?”皖问。

冀点点头。

“顺便刷刷存在感。”冀说。

“你说的倒不错。”辽说。“但问题是怎么上,战斗时都能飞,只是浮灵城太高了,根本飞不上去。”

“我是这样打算的,最近小琼学了一个法术是凝聚空气中的水元素,凝结之后还可以改变形状。所以我打算让她帮帮我们,把水元素凝结成路的形状,之后辽再用 冰一冻。之后皖再用定身共享让我们上去,这就行了。“冀说。

“好啊,阿冀,不愧是你。对策都想好了。”晋说。

“好了,诶?阿赣呢?”冀问。“

“这儿。”几人看见了角落里的赣发起沉思。


晚上。

“姐姐。”

此时已是深更半夜,京爬起来叫冀。

“怎......

“所以,你叫我们来,是因为上浮灵城的事?”皖问。

冀点点头。

“顺便刷刷存在感。”冀说。

“你说的倒不错。”辽说。“但问题是怎么上,战斗时都能飞,只是浮灵城太高了,根本飞不上去。”

“我是这样打算的,最近小琼学了一个法术是凝聚空气中的水元素,凝结之后还可以改变形状。所以我打算让她帮帮我们,把水元素凝结成路的形状,之后辽再用 冰一冻。之后皖再用定身共享让我们上去,这就行了。“冀说。

“好啊,阿冀,不愧是你。对策都想好了。”晋说。

“好了,诶?阿赣呢?”冀问。“

“这儿。”几人看见了角落里的赣发起沉思。


晚上。

“姐姐。”

此时已是深更半夜,京爬起来叫冀。

“怎么了?”冀披上了一层淡青色的外套,走向京。

“内个......姐,明天,注意安全啊。”

“我会注意的,以前又不是没这么执行过任务。

“对了,姐,我......”

“怎么了?唔!”冀还没说完,京就一下亲了上去。

冀的脸突然变得涨红,空气迅速升温,让人身上都出来一层细汗。

京抹掉冀披的一层层青纱,露出她的雪色香肩。

又过了几分钟,但好像过了几个小时,京捡起地上的那层青纱,披在冀的身上。

“明天你还有任务呢,今天就免了吧。”

冀看着比自己高着半头的弟弟,想到了几千年前的他。

当时他还是个小孩儿呢。

“嗯。”



明早。

“阿藏,你确定就在这上面?”赣问,看着万里无云的蓝天。

“不要被表象所迷惑。”藏说。

“好了,我开始了。”琼说。眼中蓝光一闪,之后轻轻闭上。无数水分子从空气中涌动出来,慢慢凝结,变成路状。忽然间,她的双眸迅速睁开。

“找到了。”

不定的水元素好像找到了一个接头,稳定了下来。

“辽哥,快。”

“好。”

辽双眸一闪,那条“水路”瞬间结成了冰。

“阿皖,该你了。”

“嗯。”

皖眼中光芒一闪,无数灵光围绕在众人身边。

异能,定身共享发动。


几人走上冰路,天上的飞鸟好像和他们在同一平面上。

“恐高的别往下看。”晋提醒道。

赣往下看了一眼,吓得腿发麻,差点掉下去,被辽扶住了。


几人走了很长时间才到浮灵城所在的陆地。

”Wow!!这也太美了吧!“


第十章,完


下章预告。


“你家中是否养狗?”

“小湘,走吧。”

“这次真要带少主去吗?”

“年轻就应该多磨练。”


下一章开启第四线,这是摸鱼的一章,以前没尝试过写车,也不算车。我要给小透明们刷刷存在感了。黔我以后可能也会刷,预告很草,明天接着更。ooc严重,若有触雷,不喜勿喷。

一只TT
晋哥什么人设呢?(๑&acut...

晋哥什么人设呢?(๑´0`๑)大家喜欢这个画风吗?「预告:京津民国军阀篇」

晋哥什么人设呢?(๑´0`๑)大家喜欢这个画风吗?「预告:京津民国军阀篇」

春枝秋雨

[秦晋]十年生死两茫茫

1.背景是架空历史朝代

2.对秦晋不太了解,有什么错的地方欢迎指出

3.“十年生死两茫茫”出自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他写给亡妻的

4.依旧是小学生文笔,谢谢观看

5.祝大家520情人节快乐


正文


      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黄土飞扬。来者却以物遮面,像是怕被人发现。


      在这荒芜的土地上,只有一座孤坟静静躺在那里。坟前的石碑或许是因为匆忙,看不太清字迹。来者仔仔细细辨认了一番,才隐隐约约看出来一...

1.背景是架空历史朝代

2.对秦晋不太了解,有什么错的地方欢迎指出

3.“十年生死两茫茫”出自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是他写给亡妻的

4.依旧是小学生文笔,谢谢观看

5.祝大家520情人节快乐





正文


      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黄土飞扬。来者却以物遮面,像是怕被人发现。


      在这荒芜的土地上,只有一座孤坟静静躺在那里。坟前的石碑或许是因为匆忙,看不太清字迹。来者仔仔细细辨认了一番,才隐隐约约看出来一个晋字。


      他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站在那。


      晚霞爬上天边,一缕阳光照射在那人身上。他像是觉得刺眼般,用手遮了遮。


      “太阳落山了啊。”


      他没有再停留,上了马掉头就走,比来时还快些,像是在躲避什么。


      夕阳西下,但仍余一丝留在天边。可我的太阳早已落下。





      燕都城内车马喧哗,往来游人络绎不绝。晋站在茶馆的二楼向下看去,才想起今日是元宵夜,怪不得如此热闹。

      是了,这边疆岁月漫长,归来却不知今夕几何了,晋苦笑道。


      “今日元宵,不要赏银,我来给各位看官讲讲那晋将军。晋将军啊可是那晋商出身,不知为何转去边疆那苦寒之地一守就是十年……”说书先生一拍醒目,就开始娓娓道来。


      晋嘴角一抽,慢慢喝了口茶。又开始了,看来太出名也不是什么好事,真是“死”了也不放过我,晋心想着微微叹了口气。


      晋也不想再听下去,索性离开了茶馆。


      街道两边摆满了摊子,各种商品琳琅满目,晋一路走来买了不少东西,现在正在一个小摊上挑面具。


      旁边的酒馆人头攒动,晋买完面具就去那边凑热闹,一看原来是在猜灯谜,赢者有店家免费赠送的女儿红,就算只是参与也有一份礼品。怪不得如此热闹。


      “久雨初晴,打一字。”

      “昨,谜底是昨。”


      晋猛的向声源处望去,看到的却是一张半遮面但极为普通的脸。

      不,不是他。晋不禁失笑,我怎么会觉得这声音像他,明明他的声音是……


      是怎样的呢?晋说不清楚。十年太久太久了,我已经快要记不清你的声音了。

      那张时常含笑的面孔也要在风里模糊了。




      “等我三年,最多三年我就回来。”晋只记得秦是这样说的。

      “好。”


      晋没有问秦要去做什么,但他都知道。

      得到了答案,“能止小儿夜啼”的秦将军便在一个夜晚踏上征途。


      晋知道这个称号的时候,一连好几天都在打趣秦,弄得秦不胜烦以,却又无可奈何。


      秦走的那夜,晋在窗边坐了好久,直到秦的身影消失在他眼前,晋才轻声说了句:

      “祝平安。”


      晋那刻还真希望秦有那本事,让敌国的人见到他就害怕。

      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归来啊。


      晋守着那个约定,在这片秦曾守护过的土地上呆了三年又三年,只为等待当年的小将军。


      待在这的第一个月,晋觉得无聊,于是他给秦写了一封信,但又没有寄出去,反而把信收在了自己的小箱子里。之后,晋每个月都会写一封信,他打算等秦回来后拿给他看。


      待在这的第三个月,晋已经加入了军队。哦,还是秦以前带过的那支,不过军队的将领已经换了一个,姓林,人挺好,听说和秦是同乡的。


      待在这的第五个月,晋已经彻底适应了这里苦寒的环境,有时他也会想起秦要是知道自己如今的模样会不会惊讶呢。


      待在这的第七个月,晋杀了人。夜里敌军来犯,这是晋第一次面对战争,他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认识到战争的残酷。


      昨日还在一起谈笑喝酒的兄弟,今日便成了敌军的刀下亡魂。晋红着眼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士兵。


      天亮了,这场战我们打赢了,但晋看着满地的鲜血笑不出来。晋突然觉得好累,好痛,他想哭,但他哭不出来。


      晋想,秦在战场上也会感到痛苦吗?晋不想知道答案,他突然觉得“无所不能的大将军”就是个笑话。


      待在这的第一年,晋突然觉得三年好长。在这短短的五个月里,敌军来了一波又一波,晋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溺在水里,快要沉下去了。


      晋现在就想去见秦,想去问问他最近怎么样,想去把那些信送给他看看,想去和他说一声对不起,不该因为那个称号嘲笑他,想去和他说一说国内的繁荣。


      想去和他说一句:“我在。”


      号角再次吹响,我学着你的模样,骑着马踏上战场,守卫着这片疆土。


      待在这的第三年,晋每一天都在期待着秦的归来,早早便寄回一封信,让人准备为他接风洗尘。


      待在这的第四年的第八个月,晋远在敌国的探子朋友传回来一封信。信上说,秦死了。晋不信,发了好大一通火。深夜寻着信上的地方找到了一座无名冢。


      探子站在墓前,把一枚扳指交给晋。


      “这家伙不知道得罪了谁,尸体也不放过,被搞得面目全非,我在他身上发现了这个,才敢确认身份的。”


      晋认得那枚扳指,是自己送给秦的十八岁贺礼,他答应过自己,直到死也不会摘下。


      晋哑声道了声谢。


      晋还是不愿相信秦已经死了,秦那么聪明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种地步。


      晋仍然固执的守在这片疆土,等待着一个不可能归来的人。


      待在这的第五年,林将军死了,他死在战场上,晋为他下的葬。秦还是没有回来,晋依旧一日如一日的等着。


      待在这的第六年,晋已经成为了和秦一样的大将军,护一方平安。


      你走之后,我活成了你的模样。


      待在这的第十年,明天就是春节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还等着我们一起过我们的第一个年呢。


      晋提笔写下送给秦的第一百二十封信,然后锁进木箱中。


      提到除夕夜,大家都是喜气洋洋的,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尽管是军营也不例外,这时的氛围也比平常欢快一些。


      晋草草地吃了几口饭就出来巡逻了,越到这时候越是要警惕。


      晋站在城墙上,万物寂静,只余身后军队巡逻的踢踏声。不对,太安静了,晋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丝星火,顿时眉头一皱。向身后大声喊:“有敌袭。”


      可是来人远比他们想象的更多,以他们的力量不过是杯水车薪。


      “我们别无可退,我们的身后是我们的家园,那里有我们的家人,朋友。”

      “今天我与你们共进退,众将士生,我生,众将士死,我死。”

      “随我一起,杀他个片甲不留。”


      晋骑上马,挥舞着红樱枪,在这战场厮杀。他的身后是一往无前的战士,晋很怕死,但他更怕无辜的人惨死,怕先烈们的牺牲被辜负,所以晋无路可退。



      “赢了,我们赢了。”

      但没人为这场胜利高兴,他们付出了太惨烈的代价。


      他们的将领,兄弟,朋友都死在了战场上。


      年轻的将军手撑着红樱枪半跪在地上,他不愿倒下。鲜血浸湿了他的衣服,脸庞,让人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晋意识模糊前想了很多,想到了他们是否能守住,想到了附近村子的老人孩子,想到了自己是否是个合格的将领。


      最后,他想到了秦。

      秦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呢?自己的信还没有给他呢。他要是回来了,见到自己现在浑身是血的模样会不会吓到。


      还有……自己失约了,我等不到下一个三年了,晋想。


      晋觉得自己好累啊,累到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就这样吧。


      我不等你了,该换你等我了。







——————————————

没了,应该会有后续,毕竟秦晋都没死

应该是虐文吧?我说算就算

再一次祝大家520快乐

多厨是我
终于是涂完了!! 呜呜呜呜呜呜...

终于是涂完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谁能来教我涂色!!好难看!!||Φ|(|T|Д|T|)|Φ|| 

终于是涂完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谁能来教我涂色!!好难看!!||Φ|(|T|Д|T|)|Φ|| 

奉天芷兰

风临雪涌

 •写文纯属娱乐,无任何省黑成分

•有cp注意

•有外国城拟注意


————————————————————


“我觉得在东三组旁边的寝室位置就不错”


“我认为可以更偏南一点”


“可我喜欢在学校边上的地方哎”


“行了行了,别吵吵了!”辽扯过京津冀三人手中的图纸,“沪己经分析过最适合你们的休息场地,位置和你们想要的条件大概差不多,待会儿我们三有任务,会有人来接你们的”


“哦,又有新同学了,好耶!”津高兴的欢呼,同京冀一起与东三告别


过不多久,一个温柔的女生走到了他们面前,虽然她的身上是穿着普通的校服,但是无法遮盖她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大气温婉之...

 •写文纯属娱乐,无任何省黑成分

•有cp注意

•有外国城拟注意


————————————————————



“我觉得在东三组旁边的寝室位置就不错”


“我认为可以更偏南一点”


“可我喜欢在学校边上的地方哎”


“行了行了,别吵吵了!”辽扯过京津冀三人手中的图纸,“沪己经分析过最适合你们的休息场地,位置和你们想要的条件大概差不多,待会儿我们三有任务,会有人来接你们的”


“哦,又有新同学了,好耶!”津高兴的欢呼,同京冀一起与东三告别


过不多久,一个温柔的女生走到了他们面前,虽然她的身上是穿着普通的校服,但是无法遮盖她那种刻在骨子里的大气温婉之美


“大家好,我是王豫,我的宿舍就在你们对面,接下来就让我带你们走走吧!”


“哇!豫姐好漂亮!留个联系方式吧”津自从跟黑走了一道后,愈发融入集体之中


“哈哈哈,虽然有讨好的嫌疑,但我很开心。”豫也笑着朝津眨下眼睛


“端庄优雅,温和大气,豫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防御类武器的拥有者吧。”京端详着豫头顶戴着的牡丹,略带肯定的说


“哇,这都能猜到,可真不一般呢。”豫瞧着京点点头,“是的,我可是我们组之中的第一防御呢”


“好厉害!”


“拜托,豫姐,我才是第一防御好吧。”一个不合群的声音响起。回头望去,一个带着斗笠少年从墙后跳出来,一身墨蓝侠客裝,腰间挂着一个葫芦,不知道里面装着些什么。胸前吊着一枚古老的铜钱,泛着暗金色的光


“啧,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豫笑着用手点了点那个人的头,“懒得和你费话,话说你怎么在这里,陕哥没陪着你一起?”


“我跟陕走散了,我还在找祂呢……”那个少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起来有些难为情


“你可真行,人都跟没了……”豫皱着眉摇摇头,转头向他介绍,“这几位就是群里提到的新成员。亲们,他是王晋,虽然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但他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


“切,我还没断网呢,你当我不知道?”晋满不在乎的回应,并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


“就你还没断网?你没看见沪在群里说的话吗?你怎么还不去换校服?你不知道耀老师一会儿就回来了吗?”


“我去!不是吧?我得赶快回去换!被发现我就死定了!”晋突然变得慌张起来,打算立刻动身离开


豫一把拽住了晋腰间的腰带,笑着说:“来都来了,正好,让你也见识一下新同学的休息区。京津冀,这是你们三个寝室,还不错吧,我打理了很久呢。”


她推开寝室的门,休息的区域十分宽敞,淡橘色的墙纸将整个空间渲染上一种温馨的气氛,三个人都有独立的空间,每人的桌子上整齐的排列着各种可以用到的东西,十分齐全


“哇,真的好整洁啊,而且很所有东西准备的很都齐唉。”冀四处打量着休息区,颇为感激地向豫点点头,“嗯,多谢了”


“不用谢,我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一定会是同学的”豫将寝室的钥匙交到冀的手上


“对啦,你们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在下周你们就应该会入学考试了。这个一个星期嘛,也就是给你们认识一下同学的机会,然后再熟练一下自己新武器的应用吧。”晋拍了拍津的肩膀,突然压低声音在津耳边悄悄说,“话说你们的对手可不简单,抓紧练习吧!”


津眨了眨眼,用手比出一个“Ok”的手势


“哦,天呐,耀老师已经回来了!似乎隔壁学院的莫/斯/科一会儿也会来!”豫盯着手机,“沪喊我们去大殿集合呢,我们似乎得快点走了。我有些事情,一会再过去。晋,你先带着他们过去吧”


“没问题!”晋爽快的答应了,“但是你是不是搞错了,莫/斯/科怎么会来呢?他们学院最近被闹得很乱,学院的财政也不太景气呢……”


“这不在你管辖的范围之内,干好你该干的事情,不要乱说话。”豫严厉的告诫他,转身向南边走去




———————————————————




大殿之内,四周雕梁画栋,飞檐翼角,琉璃瓦顶,青石底座,有着古代艺术的典雅。大殿正中央站着一个人,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似乎沉淀了历史的过往。他的发丝柔顺的搭在肩膀上,正在与几个少年交谈。这个人就是中华学院的校长——王耀老师


“赣,你一会儿去接一下莫/斯/科,他一会儿应该就会到了”


旁边的少年朝他点点头,细长的麻花辫随之摇晃,曳着蔚蓝色的飘带离开了


“小沪,前几天是不是来了几个新同学?”耀老师温柔的再次响起,“正好莫/斯/科来了,测验场地就选择他比较熟悉的冰雪世界吧,还能让他看看我们的战斗方法是否还有进步的空间”


“呃……这个……”戴着黛紫色礼帽的少年看上去有些为难,“恐怕不太好吧……”


“出什么问题了吗?”


沪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声音,才用很小的声音说:“……他们的随机抽到的对手是辽他们啦,他们的战斗能力本来就很强,再配上他们非常熟悉的冰雪场地,这……实在是不太公平……”


“哈哈,那几个孩子看起来不错的,也算是给他们的一个考验吧”,王耀笑着向沪说,“放心吧,到时候就这样…这样好了”


“是,我马上去安排。”沪又考虑一会儿,向王耀行了一个礼,顺着赣离开的方向离开了


“小鲁,我离开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吗?”王耀仔细地看着手中的一份份文件,询问着


“没什么大事,这段时间那群家伙出奇的安静,没有人跑到学校闹事,但我依旧认为他们不安好心。”鲁认真的回答


“小滇,你们那边呢?”


旁边头带银圈的少年顺了顺衣间的孔雀羽毛,一脸担忧:“虽然他们偶尔也在学校旁边徘徊,但一直没跟我们发生过大的冲突”


“很好,一定不要放松警惕。我一直觉得他们最近有什么阴谋”


“是。/是!”



—————————————————————



“拜托,亲,你真的认识路吗?”京第三次回到宿舍门口时,无奈的问


晋十分抱歉的眨眨眼:“嗯……我可能不记得了……”


“不会吧!你…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啊!”冀十分吃惊的看着他


“可以前都是陕带我去的……,而且,为什么会认为我在学校就一定会认识路啊?”


“哦,天啊,我不走了!累死我了”津坐在地上,怎么都不肯起来


“那这样吧,我先去前面找路,等我找到了,我再回来接你们。”晋再一次往前走,“相信我,你们先在这里不要动,我保证我一会就能回来”


“好吧……祝你好运”


但过了很久,晋还是没有回来……


“哇塞,什么情况啊?”津不耐烦的跳起来,“他不会又迷路了吧?”


“……可能吧,但这也属实不能怪他,这个地方真的不太好走”冀无奈的安抚着津


京皱皱眉站起来,对津和冀说:“我先去前面看看吧”


“还是算了吧?我们对这不熟,万一我们也走散了,不是很麻烦吗?”冀反驳了他的意见


“怎么会呢?我不会走太远的”



—————————————————————



以后不要没事乱立flag……,这是京在走丢后想说的第一句话


“等等,好像有人来了”京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的一个身影上


“同学你好,想请问一下,大殿应该怎么走?”一个陌生的少年站在他们面前,暗紫色的眼眸中带着些疑惑,“真的很抱歉,我忘了你的名字了……”


“你不是这个学院的学生,对吧?”京对上了那双眼眸,目光中略带怀疑,“我是这个学院的新学员,还没参加入学考试,对这个地方的地形也不是很熟悉,对不起,我无法告诉你应该怎么走”


“哦,怪不得,我以前没见过你”,那个少年笑着伸出手,“嗯,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莫/斯/科,是隔壁凛冬学院的学生。今天本来是奉伊万老师的命令来这里学习一段时间的,可现在……我似乎迷路了”


京也握上他的手,但声音里仍留着一丝戒备:“哦?你的老师为什么要你来我们这边学习呢?”


“你还不是学院的人,我似乎没必要告诉你吧”莫/斯/科似乎也不太相信他,“你放心,我们绝对不是敌人”


莫/斯/科……是豫说的那个人吧!但是听豫和晋他们两个的对话中,京很明确的能感受到凛冬学院现在的情况肯定不是很好,而且,现在似乎还处于极大困难之中……


“我听说你的学校现在经济状况不是很好,为什么还会派出学生,特别是像你这种很重要的学生呢?”京思考了很久后,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而且如果你真的是受邀过来的话,难道不应该有人来接你吗?”


莫/斯/科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有想到京了解和分析的这么仔细,于是解释到:“我的飞机提前到了,本来耀老师让赣哥来接我,但是我认为我应该是记得路的,于是就自作主张走了,结果就成这样了……”


原来是和我一样啊……,京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表示同情


“唉,算了,你也算半个学院的人,实话告诉你吧,你说的的确不错,我们那边最近是不太太平,周围的许多学院似乎都在针对我们”,莫/斯/科的眼神瞬间冷下来,目光无意间带着威慑感,“但是倘若有人打我们学院的主意,那他就是痴心妄想了”


“嗯,所以……你们是来寻求帮助的吗?呃……抱歉,我可以这样说吗?”京小心翼翼的斟酌询问,“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可以直说,我相信我们学院不会袖手旁观的,毕竟我们不是敌人,对吧?”


“……”,莫/斯/科无言的看着京,然后认命的叹息一声,“是的,我们想与中华学院合作,伊万老师想让我来争取一个机会。但其实我也没想好应该怎么获得王耀老师的支持……”


他从随身的背包中拿出几颗巧克力糖果,递给了京。糖果的包装闪着深紫的光芒,像他的眼睛一样。京犹豫了一下,随后顺手接下


“合作?嗯……就现在来看,这可不是个好主意”,京颇为理智的分析着,折开了糖果的包装,“对了,你听说过互市吗?”


“什么?”莫/斯/科将手中的糖掰成两半


“就相当于现在的贸易。你们学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你可以试着在学校里卖嘛,这样既暗中表明了我们学院的立场,你们还能赚到不少”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是我们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呢?大部分的都已经在市场了……”


“那就是推广的还不到位,就比如你这个糖……”京正吃着,突然有了个新点子,“对了,这些零食不正好可以拿来卖嘛!你只要在耀老师面前提一下不就成了?”


莫/斯/科认为京的见意很不错:“哇!厉害了兄弟!再敬你一颗糖”


两人越聊越投机,最后干脆坐在地上聊起来了。和莫/斯/科相处的时间一久,京发现他简直就跟黑一样,既豪爽又热情。聊着聊着他们彼此就熟悉了对方,话也说得更开了


“你还没正式加入学院呢,是吧?”


“嗯,我还需要通过下周的测试,我的那两个兄弟比我厉害多了,我们一定能通过的”京的声音带了些自豪


“祝你测试顺利,下周的话,说不定我还能看到呢,真期待啊。话说你可最好别摊上北边那几个家伙,他们一个个跟老虎似的,打起架来贼老凶的。上会我和他们一起训练时,王黑那个大锤子差点把我送走了”


“我们测试的内容,好像不是对打吧……”听到了莫的描述,京开始有些紧张


“反正在战斗时,离他们远点儿,越远越好”,莫/斯/科耸耸肩,“所以……你真的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


“进入学院呗。害,兄弟,哥跟你说,学院这水很深,这不单单是成为学员的事情,你的肩上更是担负着整个学院的责任”,莫/斯/科顿了顿,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糖,“不出意外,随时可能遇到危险。如果没寻思好的话,可千万别往里进”


“多谢提醒,但我相信我不会后悔的!”京的眼神十分坚定


“没错,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当然,现在也是。”莫/斯/科笑了起来,但是他笑得逐渐有些可怕,暗紫色的神秘中略带着些猩红噬血的疯狂,“虽然我们学院目前遭到了很多麻烦,但是有我们在,呵,那群混蛋,他们可没有任何胜算”


“可战斗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吧?”京接过莫/斯/科递来的另一块糖,咬了一口


“谁想天天打啊?有时候,这是我们不得不选的路。但只要是敌人,这也是他必定的归宿”


“的确,犯我学院者,虽远必诛”


多厨是我
浅浅的画了一个太行兄弟(无cp...

浅浅的画了一个太行兄弟(无cp)

懒得涂色了(不是)谁愿意涂直接拿就行(真有人拿吗画这么烂,,,,,)

浅浅的画了一个太行兄弟(无cp)

懒得涂色了(不是)谁愿意涂直接拿就行(真有人拿吗画这么烂,,,,,)

茕尘只想画画
中部地区的(-)问卷 (不知道...

中部地区的(-)问卷


(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大概顺序是内伤,上火,自厌,割伤,枪伤,过度疲劳(眼睛里的红血丝))

中部地区的(-)问卷



(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大概顺序是内伤,上火,自厌,割伤,枪伤,过度疲劳(眼睛里的红血丝))

韭菜盒盒子
依旧我流晋娘 仿的涵仔画风 感...

依旧我流晋娘

仿的涵仔画风

感觉还蛮成功的诶

二次编辑:

救命越看越崩

依旧我流晋娘

仿的涵仔画风

感觉还蛮成功的诶

二次编辑:

救命越看越崩

GTH

日常短打

1.

作为第一个被称之为中国的地区,一直陪在王耀身边的王晋其实最早还是叫王唐的,那是她的大哥王耀为她所起,不过后来她嫌弃这个名字不太好听,而且也接受不了来自大哥“唐唐”的爱称,便极力要求改名为晋了。

当然,在耀君“死皮赖脸”的哭诉卖老,一口一个唐唐下,还是屈服了——

“那以后只许你一个人私下这么叫!”她气得涨红了脸,却又对这个戏精大哥无可奈何,只得应了下来,“而且咱俩几乎是同时诞生的吧!你老的话那我呢?!”

2.

虽然王晋和大哥几乎是同时诞生的存在,但二人却一直过了很久,在夏建立前不久才终于见面,理由是王耀想给王晋一个惊喜的初见,实际上,是因为王耀在这之前压根儿就不知道还有地区意识体...

1.

作为第一个被称之为中国的地区,一直陪在王耀身边的王晋其实最早还是叫王唐的,那是她的大哥王耀为她所起,不过后来她嫌弃这个名字不太好听,而且也接受不了来自大哥“唐唐”的爱称,便极力要求改名为晋了。

当然,在耀君“死皮赖脸”的哭诉卖老,一口一个唐唐下,还是屈服了——

“那以后只许你一个人私下这么叫!”她气得涨红了脸,却又对这个戏精大哥无可奈何,只得应了下来,“而且咱俩几乎是同时诞生的吧!你老的话那我呢?!”

2.

虽然王晋和大哥几乎是同时诞生的存在,但二人却一直过了很久,在夏建立前不久才终于见面,理由是王耀想给王晋一个惊喜的初见,实际上,是因为王耀在这之前压根儿就不知道还有地区意识体的存在。

而且二人曾多少因谁称呼谁老大有过争论:

“既然如此,先有了我这个地区才会有你这个文化意识体,那我是姐姐,你是弟弟!”

“可是我包含了你,所以我是哥哥。”

“但我们现在疆域相等,为什么你是国家文化意识体,我确是地区的?”

“那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是女孩怎么样?”

“是因为性别吗?那我现在成了男孩了,叫哥哥。”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啊啊啊!”

3.

由于实在看不下去亚瑟炸厨房的壮举,王耀决定小小牺牲一下,教亚瑟做饭,结果反被折磨得有整一个星期不敢进厨房,便将其甩锅,不,拜托给了家里最会做饭的妹妹王鲁。

因为是孔孟之乡,王鲁向来很是温柔有礼,秉着有教无类的想法收下了亚瑟这个徒弟。

“只是教做饭而已,没那么夸张吧。”

面对王嘉龙的劝告,她只是一甩长发,置之脑后。

但很快,不到十天,她就再没回过家,只是一阵浑浑噩噩的模样赖在王冀那儿,双目迷离,连自己的大饼里都忘了加根葱:

“夫子说过,要有教无类……有教无类……”

4.

王苏家里总是不得安生,家里的那十三个太保,除了镇江还乖一些,没一个尊重她的。

这天就更过分了,竟然直接将她赶出了家门口,原因是他们要一起嗨皮?令人无不想起当初同样被自家五十五个娃开除美籍的阿尔弗雷德,想当初她还有幸灾乐祸,凑过热闹,转眼间就tm成了她自己。

“这帮孙子……”她在心里暗骂着,却始终拉不下脸来上王粤家里,便抱了自己新出的试卷上了王沪家。

王沪打游戏打得正高兴,却猛地看见了被一山白花花试卷挡在后面的她……

危.王沪.危

王苏:开心吗?感受到来自姐姐的浓浓爱意了吗?感动吗弟弟?

5.

自家孩子被抢,还丢了小钱钱,这两件无不令王川小姐深深地记恨上了王藏,这个向来喜欢唱歌又害羞的妹妹。

要说王藏吧,毕竟丁真这孩子确实是藏族的,误会很正常,可是……

王川看着满屏上划不尽的p图陷入了沉思,尤其是那张兵马俑。

“王秦你TM什么意思,你个中原的凑什么热闹!”

……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追杀王秦的同时,她的其他好兄弟姐妹们同样将这些个图p了又p。

王家其他孩子:有福同享嘛!

柠伦☆_☆
不知不觉就一百粉,谢谢你们喜欢...

不知不觉就一百粉,谢谢你们喜欢♥️🎉🎉


有两个小伙伴想要的,满足他们了🎉🎉🎉

个人想法: 真的,陕西山西是真的冷,点开标签就只有个人……不应该呀。其实我是挺支持画一些比较冷门的省份的,就是因为太冷门了,无法了解,挺心疼那些冷门省份的小伙伴,天天盼着自己的家乡被别人发现😥(很喜欢山西陕西的人,感觉好热情😘✨)

不知不觉就一百粉,谢谢你们喜欢♥️🎉🎉



有两个小伙伴想要的,满足他们了🎉🎉🎉

个人想法: 真的,陕西山西是真的冷,点开标签就只有个人……不应该呀。其实我是挺支持画一些比较冷门的省份的,就是因为太冷门了,无法了解,挺心疼那些冷门省份的小伙伴,天天盼着自己的家乡被别人发现😥(很喜欢山西陕西的人,感觉好热情😘✨)

GTH
论王晋王蒙这对多年冤家现亲亲姐...

论王晋王蒙这对多年冤家现亲亲姐弟,之间的印象

论王晋王蒙这对多年冤家现亲亲姐弟,之间的印象

GTH

论王晋对本田,她是唐的意识体,所以在甲午前,在王家里跟王耀一道是和本田菊关系最好的,也是本田最粘着的一个——曾让少主好生羡慕,而她自己虽然开放,却仍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清净,对本田很没办法。说白了,这两个货互相羡慕。

可想而知,自己当初的学生反过来打她大哥的时候,她自己是不愿相信这个现实的,却也明白——因为她一开始就看出了本田藏着的野心,但并未放在眼里,而且她向来最尊重大哥。

她不愿意向王耀承认自己的难过和失望,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偷偷哭,但,怎么也是自己当初的学生,又怎么可能像她说的那么轻松?可她也同样明白,素来将本田视作自己弟弟的大哥,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恨本田菊,也永远不会忘记,哪......

论王晋对本田,她是唐的意识体,所以在甲午前,在王家里跟王耀一道是和本田菊关系最好的,也是本田最粘着的一个——曾让少主好生羡慕,而她自己虽然开放,却仍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清净,对本田很没办法。说白了,这两个货互相羡慕。

可想而知,自己当初的学生反过来打她大哥的时候,她自己是不愿相信这个现实的,却也明白——因为她一开始就看出了本田藏着的野心,但并未放在眼里,而且她向来最尊重大哥。

她不愿意向王耀承认自己的难过和失望,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偷偷哭,但,怎么也是自己当初的学生,又怎么可能像她说的那么轻松?可她也同样明白,素来将本田视作自己弟弟的大哥,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恨本田菊,也永远不会忘记,哪怕因为未来的经济全球化等各方面原因,他们必须心平气和地同本田打交道。

谁心里又会好受呢,没有。

她又是大姐,自然能够看出弟妹们掩着的怒火和仇恨。

她剪了她最珍视的长发(与现实无关),她会以各种方式针对本田菊——一是她自己,二是为了弟妹,为了大哥,总需要有人来泄下愤的。更何况,本田菊自己(此处不上升国家,国家意识体自己的私心)对她还有大哥心中有愧,尤其是对她这个在敌后战场的恶魔,他一度向往的唐,他曾经的老师。

可以说,王晋对本田的感情很复杂,但终究是恨意要占大多,自家人才是她最珍视的存在。


作者对本田菊这个人物称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吧。肯定是讨厌🇯🇵,但也不上升至这个人物,毕竟虽说是国家意识体,可一个国家干的事,终究也离不开国民,这里的话,本田对王耀还有唐唐肯定是有感情的,从他私人方面来讲。可他毕竟是一个国家的意识体,有些事情……就这样吧。

꧁国境四方

【鲁晋鲁】太行东西

要找一个词形容晋和鲁的关系,那应该是兄弟,但所有省份在国家层面上都是兄弟,这个词的程度不足以形容鲁晋两家,鲁便照着自家关系谱,在“兄弟”前加个“亲”,他俩就是亲兄弟。


太行是座神幻的山,笼罩着迷雾和神话,划开了海与内陆。


晋和鲁在无忧的少时,会乘着云团,在太行相会。孩子的念想纯粹而稚嫩,无非是找遍了山间,迎着山头朝阳,归以落日晚松,极尽了心神去求索神仙居处。


累了,便舀一捧清泉去坎,乏了,便找一方净土席地。


晋问海的模样,他设想的海是天空的翻转,鱼是水中飞翔的鸟,鸟是空中展翅的鱼。鲁只是笑,说不止,海是航船的故乡,是商贸的乐土,意味着黄金和新奇。


他们迎着朝阳踏来......

要找一个词形容晋和鲁的关系,那应该是兄弟,但所有省份在国家层面上都是兄弟,这个词的程度不足以形容鲁晋两家,鲁便照着自家关系谱,在“兄弟”前加个“亲”,他俩就是亲兄弟。


太行是座神幻的山,笼罩着迷雾和神话,划开了海与内陆。


晋和鲁在无忧的少时,会乘着云团,在太行相会。孩子的念想纯粹而稚嫩,无非是找遍了山间,迎着山头朝阳,归以落日晚松,极尽了心神去求索神仙居处。


累了,便舀一捧清泉去坎,乏了,便找一方净土席地。


晋问海的模样,他设想的海是天空的翻转,鱼是水中飞翔的鸟,鸟是空中展翅的鱼。鲁只是笑,说不止,海是航船的故乡,是商贸的乐土,意味着黄金和新奇。


他们迎着朝阳踏来,乘着晚霞而去。


太行是座公正的山,恰似天平主轴,西边挑起煤乡,东边担上了沃壤。


少年的成长是竹笋拔节,没有多少用以嬉闹的光阴,鲁一身粗布夹裳,晋穿着长袖短裤,一个下田归来,一个采矿休憩。


鲁说他们俩都是土地的孩子,吮吸大地的养分长大,晋说农业乃立国之基,资源是国家底气。


他们为自己一技所长而骄傲,在太行,春水温茶,交谈往后。


他们说,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太行是座高峻的山,横绝岚巅,难以逾越。


一切美好和浮华的归属是回忆,随着成长,一道屏壁在太行悄然落下。


亲兄弟相挨坐着,鲁瞧晋,晋不看鲁,也不在听会议。鲁握住晋的手掌,晋不躲,也不热切,他的手掌瘦骨嶙峋,像是病入膏肓。鲁的手掌宽大温厚,浸润了美酒和炊烟。


鲁没忍住,低下眉眼问他,说自己担心。晋沉默着,用一种复杂的目光,一种介乎缅怀和怅然的目光回看他,只是摇了摇头。


他们是大地的孩子,而大地只亲吻东方,那是太行山太阳升起的方向。


没人会喜欢太阳西落后的黑暗, 大地也不例外。


韭菜盒盒子

“老秦,这玩意比剑好用多了”

p2原图

“老秦,这玩意比剑好用多了”

p2原图

韭菜盒盒子
崩了 但是我坚持要发(不要脸

崩了


但是我坚持要发(不要脸

崩了










但是我坚持要发(不要脸

肥宅君

应该是北方吧?(河南在网上搜到是属于北方的)


线条极为粗糙,真的


不会画(尤其是颜色、阴影、动作)


如果有不喜欢的人,我在此向您道歉

应该是北方吧?(河南在网上搜到是属于北方的)


线条极为粗糙,真的


不会画(尤其是颜色、阴影、动作)


如果有不喜欢的人,我在此向您道歉

Madman
放个好久之前画的ww

放个好久之前画的ww

放个好久之前画的ww

愿屿是画渣😭😭
问:产出一只晋要多长时间? 答...

问:产出一只晋要多长时间?

答:一局狼人杀

是晋,设定是玩狼人杀时随手摸的,晋只是突然被吓到了而已。(社恐晋?!)嘿嘿,话说好像没见过画晋的?(大冷门?)孩子在北极圈快饿死了!饭呢?我的饭呢?!( ;´Д`)!

问:产出一只晋要多长时间?

答:一局狼人杀

是晋,设定是玩狼人杀时随手摸的,晋只是突然被吓到了而已。(社恐晋?!)嘿嘿,话说好像没见过画晋的?(大冷门?)孩子在北极圈快饿死了!饭呢?我的饭呢?!( ;´Д`)!

阿呆

摸🐟,是老家晋的拟人向,就是说我画的还能看的过去?😭😭

摸🐟,是老家晋的拟人向,就是说我画的还能看的过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