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晋中

8485浏览    11125参与
llllllllll875
今天闲着翻拜年祭发现的,早知道...

今天闲着翻拜年祭发现的,早知道当时就好好看直播了,而不是边看直播边看小说,不知道会错过多少

今天闲着翻拜年祭发现的,早知道当时就好好看直播了,而不是边看直播边看小说,不知道会错过多少

大林诶。

告示。

     感谢喜欢我文章的小可爱们呀,虽然写的不是很好,但还是感谢你们能喜欢。

    我还是会很努力的写好每一篇文章!

    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我也可以尝试的去写一写。

   嘿嘿,感谢!


     感谢喜欢我文章的小可爱们呀,虽然写的不是很好,但还是感谢你们能喜欢。

    我还是会很努力的写好每一篇文章!

    如果有什么想看的,我也可以尝试的去写一写。

   嘿嘿,感谢!

是小花

深夜

记得初中受姐姐的影响对星座很感兴趣,这次寒假又受另一个朋友的影响,再次打开了星座,查到自己的上升星座是双鱼座,敏感多情感性。我一直都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很爱想,很爱胡思乱想,有时候对待一个不那么熟悉的朋友,聊天每一句话该不该说该说什么都会斟酌很久很久。琪琪今天也和我说她在和男朋友相处过程中的问题,可能我会和琪琪成为很好的朋友,本质其实也是因为我们都很感性。

2019年的下半年,我过得特别不开心,人际交往一方面,我在这一点上特别受挫,加上自己爱哭又怂,我爱乱想爱多想,我总是要一直通过一些反馈和行为来告诉自己我被朋友需要被朋友在意,尽管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洒脱的人,清醒明白这样会让别人不舒服,...

记得初中受姐姐的影响对星座很感兴趣,这次寒假又受另一个朋友的影响,再次打开了星座,查到自己的上升星座是双鱼座,敏感多情感性。我一直都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很爱想,很爱胡思乱想,有时候对待一个不那么熟悉的朋友,聊天每一句话该不该说该说什么都会斟酌很久很久。琪琪今天也和我说她在和男朋友相处过程中的问题,可能我会和琪琪成为很好的朋友,本质其实也是因为我们都很感性。

2019年的下半年,我过得特别不开心,人际交往一方面,我在这一点上特别受挫,加上自己爱哭又怂,我爱乱想爱多想,我总是要一直通过一些反馈和行为来告诉自己我被朋友需要被朋友在意,尽管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洒脱的人,清醒明白这样会让别人不舒服,但是心里就是会这样那样去想,这种矛盾让我一直都很难受。

一直都在说不要在意别人,但是还是总是不自觉就会去借助别人证明自己的存在。

又是一个可爱又漫长的深夜

深夜的我总是爱胡思乱想


那天晚上天空有好多星星 但是拍出来就只能这样

㏒0

【一下】袁·真朽木·今·不开窍·夏

❗❗❗❗

一个脑洞

如果今夏既沙雕又沙雕且沙雕会怎样

——————————————————————————


陆大人:只是大人么...

袁捕快:不然呢??爸爸?

陆大人:......


陆大人:手绳送给你,就是不准你死

袁捕快:这是手绳不是勾魂绳...

陆大人:????


陆大人:这猫怕水,淋了雨怪心疼的

袁捕快:那要不,你抱着猫,我帮你打伞?

陆大人:???


陆大人: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袁捕快:You  jump,  I  look

陆大人:???

❗❗❗❗

一个脑洞

如果今夏既沙雕又沙雕且沙雕会怎样

——————————————————————————


陆大人:只是大人么...

袁捕快:不然呢??爸爸?

陆大人:......


陆大人:手绳送给你,就是不准你死

袁捕快:这是手绳不是勾魂绳...

陆大人:????


陆大人:这猫怕水,淋了雨怪心疼的

袁捕快:那要不,你抱着猫,我帮你打伞?

陆大人:???


陆大人: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袁捕快:You  jump,  I  look

陆大人:???

郎凤娥

阻击疫情,晋中迅速采取行动【郎凤娥专栏】

阻击疫情,晋中迅速采取行动【郎凤娥 专栏】

环保人士郎凤娥介绍:疫情防控以来,晋中市生态环境局寿阳分局为切实做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预防和控制工作,带领全局干部职工,迅速采取行动,确保各项防范措施到位,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加强组织领导。成立了防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多次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会议,安排部署疫情防控工作。

在医疗废物监督检查调度方面:监察队伍赴全县重点医疗卫生机构进行现场检查,现已出动检查人员100余人次,先后对寿阳县乡医疗机构和集中隔离点医废贮存场所的标识标牌、防雨淋、防扬撒、防渗漏、封闭措施、转移联单、管理制度、专(兼)职人员管理等规定的落实情况,以及各类台...

阻击疫情,晋中迅速采取行动【郎凤娥 专栏】

环保人士郎凤娥介绍:疫情防控以来,晋中市生态环境局寿阳分局为切实做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预防和控制工作,带领全局干部职工,迅速采取行动,确保各项防范措施到位,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加强组织领导。成立了防控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多次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会议,安排部署疫情防控工作。

在医疗废物监督检查调度方面:监察队伍赴全县重点医疗卫生机构进行现场检查,现已出动检查人员100余人次,先后对寿阳县乡医疗机构和集中隔离点医废贮存场所的标识标牌、防雨淋、防扬撒、防渗漏、封闭措施、转移联单、管理制度、专(兼)职人员管理等规定的落实情况,以及各类台账记录齐全情况等进行抽查检查,2月16日截止,寿阳县共转移医疗废物3630.66公斤。


对各类台账记录进行抽查检查

在水污染方面:召集班子成员、综合行政执法队、水股等相关股室进行安排部署;安排综合行政执法队对定点的医疗机构寿阳县人民医院以及寿阳县中医院、寿阳县妇幼保健院、寿阳县城西医院及22个乡镇卫生院(分院)的医疗污水进行监督检查,确保稳定达标排放;督促寿阳县污水处理厂和寿阳县城南污水处理厂切实加强消毒工作,确保出水粪大肠菌群数指标达到《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密切关注进水水质余氯指标的变化情况,及时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确保出水达标。



密切关注进水水质余氯指标的变化  

进驻企业方面:分三个组进驻开元公司,坚守在卡口,严格执行县疫情防控的具体要求,严格遵守县纪委的疫情防控规定,坚持宣传、登记、排查不放松,坚持外来车辆人员不入公司内,坚持公司人员出入测体温。

环境监测方面:密切关注定点医院、隔离观测点等环境质量状况和疫情废气、废水处理机构污染物排放情况,及时开展相应监测,并掌握肺炎疫情应急处置时的环境质量变化情况。加强定点收治医院和疫区工业废水及生活污水排放监督工作,跟踪查清排放走向,严防没有经过消毒处理的工业废水、生活污水直接排放,影响水源地安全,确保饮用水源水质安全,让市民喝上放心水。


干部职工自觉做好疫情防控

强化工作保障,强化应急值守。严格落实24小时值班制度和零报告制度,做好人员、设备、车辆等方面应急准备,确保高效开展应对处置。加强肺炎疫情应急处置卫生防护,保障现场工作人员身体健康;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彻底打扫机关办公室卫生,做好个人防护工作,引导广大干部职工自觉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环保厅资讯-武汉加油!】

郎凤娥”环保厅政策”导读专栏

【郎凤娥 环保厅资讯专区】工业锅炉烟气SCR脱硝技术及设备

102小时查处192个污染问题【郎凤娥 环保厅专栏】

“环境污染溯源技术论坛”成功举办【郎凤娥 环境资讯】

【郎凤娥 环保厅专栏】煤炭企业应把生态文明建设终极化

山西省摘两颗全国环保宣教“品质之星”【郎凤娥 省环保厅资讯】

【河北环保厅专栏】网络直播环境执法检查


今晚不失眠

恶魔,城堡和玫瑰。

结尾仿照百年孤独

赛巴斯第一视角,私设和他签订契约的人不是啵酱。


0

我又看见了你,隔着震耳欲聋的海浪声,你拾起自己的帽子然后带上,动作缓慢得像是一帧帧的倒放。

那日夕阳耀眼,鸟鸣声阵阵涌来,不知何故让人心生悸动。


三个月后,我回来了。

常年的梅雨季使空气中填满了作呕的霉味,城堡外壁积淀着厚厚的青苔,让人怀疑是哪个贵族多年以来的旧居。

可我知道他就在这儿。

像往常一样,准确的说是像三个月之前一样,我开始准备早餐,刀具和食物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闭着眼睛都能把它们一一取出。我对这座城堡曾经比任何人都熟悉,每条纹路每块砖瓦都了然于心。我想或许他在困顿时也曾这样做过,试图去...


结尾仿照百年孤独

赛巴斯第一视角,私设和他签订契约的人不是啵酱。


0

我又看见了你,隔着震耳欲聋的海浪声,你拾起自己的帽子然后带上,动作缓慢得像是一帧帧的倒放。

那日夕阳耀眼,鸟鸣声阵阵涌来,不知何故让人心生悸动。


三个月后,我回来了。

常年的梅雨季使空气中填满了作呕的霉味,城堡外壁积淀着厚厚的青苔,让人怀疑是哪个贵族多年以来的旧居。

可我知道他就在这儿。

像往常一样,准确的说是像三个月之前一样,我开始准备早餐,刀具和食物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闭着眼睛都能把它们一一取出。我对这座城堡曾经比任何人都熟悉,每条纹路每块砖瓦都了然于心。我想或许他在困顿时也曾这样做过,试图去想象他一个人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样子,我摇摇头。

早餐做好后,我打算去叫他起床,不知何时他已站在我身后。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光打量我。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他说。

他喝着早茶,并未流露出任何赞许或厌恶,我站立在他的身边,像往常一样,他却开口道,坐下来吧。

少爷。

现在又何必假惺惺的玩弄主仆游戏? 他语带愤怒的讽刺,紧接着又阖上眼。我知道他的疲惫不是出于没有睡好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是蛰伏在他体内的疾病在掏空他,让他身体孱弱得像个老人。


在我走之前,我曾把城堡托付给管家梅林。让他照顾好主人的饮食起居。他不开口,慢悠悠的喝着茶,不知道他到底听见了没有。

在凌晨,我就离开了城堡,梅林悄悄的为我点起一盏灯,我拒绝了那三个家伙为我送行的建议,迎着昼夜不息的阴冷独身离开,雨点吻上帽沿,抚过我的双睫,一点点湿润了风的轨迹。鸦群鸣叫三声,不再开口。

想走就走吧,夏尔是这样说的。

而现在,我回来了,除了无法出口的解释之外什么也没带来。

我服侍他吃过早点之后。他皱着眉头,不打算离去,在餐桌前坐了好久,以一个执事的忠诚,我一直站在他的身边陪着他。他抬起头,我问他需要点什么,他摇摇头。欲言又止,我想他是要问我这三个月做了什么,可他终究没说出口。

城堡里的三个仆人依旧是活力满满,见我回来了他们好像也很高兴,可是感觉不到什么真诚,凭直觉,城堡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我没有问,嘱咐他们去做一些杂活,然后意料之内的去收理更大的烂摊子。

只有在这时候,突然我感到一些世俗的充实。


在为城堡刮去青苔时,管家叫住我,反常的有精神。我想走到他跟前,他说不用,只是有话和我说,边做事边听就好。

我记得,你是在上一任执事死后接替了他的位置?

确实如此。

在那之前呢?

我也是作为仆人在凡多姆海恩家做事。

我记得,我似乎听说,老执事是暴病而亡。但去看过他最后一面的人都说,他的性命是被恶魔夺走的。

已经过了这么久,如果非要知道执事先生的死因,就只能去墓地里追问他了。

但他不像因疾病而死的,对吗?

或许吧,我模棱两可的回复他。

    

青苔刮落时发出细微的响声,金属碰击墙壁的沉闷声,时而中断的谈话声。让周围听起来可怜的空旷。

他已经了解了多少,我无从知道。即便被他知道也无所谓,倒不如说,不妨告诉他更能满足我的趣味。

这个忠诚却老糊涂的管家,真相就在他眼睫毛上悬挂着,过了多少年了,他却还是看不见。我叹息着起身,注视着他离去的佝偻背影。


三个仆人是搬到这座城堡之后才找到的,任何一个若是被别人发现都会被处以最严酷的刑罚,主人收留他们做自己的仆人,可很让人怀疑是不是他们天生就缺了做家务的细胞,做的活时常搞砸。可不管怎么说如此大的地方只有三个人也太过冷清,梅林不爱开口,终日只有寂寂的雨声为伴,世界某一天随着雨声塌落也未可知。而他似乎在那件事之后就孤独惯了,习惯孤独总是件可怕的事。

哦对了,之前我们还种植过玫瑰。

在一天玫瑰枯萎。天色混淆了黄昏和凌晨,锈色的沉默溢满云层。透过玫瑰湿漉漉的枝茎,巨大的困乏次第开放。

他注视着玫瑰,任凭它自然腐烂。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属于落魄贵族家的后裔。据说他们家族也曾名震一时,在一天他的母亲被发觉了私通贵族的儿子,士兵和仇家烧毁了他们的庄园,名誉也顷刻毁于一旦,只有最后的这一个孩子逃到了不为人知的城堡,带着一个执事,一个管家,几名护卫。

他是如何逃出来的,不只是他的父母倾尽最后的财力为他打通了道路,也是我们一路护卫,逃过森林,砍平荆棘,踏过鱼腥的河流,一大片委顿的玫瑰丛只生着无数的刺,只好仔细从中找出道路。如果要把这看做诸神的旨意,那么逃亡之路一定是被恶魔代管,那么一定会有巫女展开浑浊的歌喉,招来叫声嘶哑的乌鸦,腐臭的沼泽。一定会看到厄运紧跟着我们,撒下粘着泥水和血色的一连串脚印。从白天到黑夜,由生到死,血浆从喉咙切断面喷涌而出的惨状蔚为壮观,久而久之也变得麻木。所幸我们撑过去了。

快要走出去时。他终于开口,声音含混不清,像是哽了沙石。

把我放下来。

少爷。您还在发烧。旁边有人开口劝阻。

原来现在我的话需要重复第二回了?

抱歉,这就放您下来。

他走过去,拒绝我的搀扶。连同周围的土石一起挖起了一朵还未开放的玫瑰,全然不顾手被它的刺扎到流血。

不知道是不是幻听,梅林在之后总是听到追兵的声音,保妥起见,我们加紧赶路。伤口已经被认真处理过,但还是发炎了,又是几天的高烧不退。

可能是从那时候落下的病根吧,他似乎体温总是要比正常高一点,但我总觉得在更早之前就有隐患存在,只是我们都没发觉。


真是让人担心的主人啊,虽然说起话来可不怎么可爱。


总之,虽然也精心照料,他的玫瑰还是死掉了,什么时候的事?记不清了,自从进了这座城堡,任何时间都好像是很久以前。

我曾亲眼看他披着毯子为玫瑰浇水。把它端在自己的卧室,可娇贵的植物受不了如此潮湿的气候,它的枯萎是任何物事也无法阻止的。

现在它死了。他说。那些混账却还好好的活着,我不知道,它的死有什么作用。


在平日,我尽力做好一个执事的职务之余,做了很多不应该我插手的事,是什么理由,我也答不上来。

但现在不一样了,即便是如此谨慎,在这三个月里,无论是外面还是城堡里,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这样的生活也不会太长久了。

我直了直腰,去准备晚餐。

临睡前,我为他吹熄蜡烛,道声晚安。他的手揪住被子的一角,终于开口

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吗?

我很抱歉,少爷。

我指的不是你这三个月里做的事。

那么是?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这是您父母留给您的财富。

你知道。不是的。

以一个忠心耿耿陪了您十几年的执事的名义向您发誓。

任何一个执事里都没有像你一样会撒谎的。

......

我的家族从来没有修建过这样一座城堡

梅林告诉您的?

我早就知道的。他今晚说的话似乎过多了,在黑暗中咳嗽了两声,但依旧直着身子坐在床上。

所以我不知道,他继续说下去,这座城堡到底是谁的。那天我听到父母的密谈,他们打算把我卖给玩弄小孩的贵族来减轻责罚,而第二天,你却带着我逃出火灾,告诉我他们为我留了一座城堡。

我不认为这是你的,更不认为走到这里正好出现了这么一座城堡为我敞开。

我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他问我,是神还是恶魔干的好事?

神总是冷酷的,不会救赎一个曾亵渎了它们的家庭。我想回答他,但没开口。

您需要睡一觉,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明天醒来我会告诉您所有我知道的。

赛巴斯。

怎么了?

就留在这里,哪儿也别去。点亮蜡烛。

我依照他的意思点燃了蜡烛,坐在一旁。他躺下来,伸手拉住我的手臂。

我就想知道你还能不能手段再恶劣一点,被上帝遗弃的臭虫。他说着,大幅度的笑了一下,身体微微颤抖,他想咳嗽,但忍住了

看看你干的好事,为什么从地狱跑上来,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欢迎你。他说。故意要把我激怒一样的口不择言。

我俯身直视他的眼睛,奇特的异色瞳孔。

破天荒的救人一次,却被您这样污蔑可真是教人难过,我用气声在他耳边说,这座城堡不属于您,我也不属于您,那又如何呢?还是您现在要跟我算账,要把我驱逐出去了?他的脸色苍白,指尖都在颤抖,尽力的瞪了我一会,还是忍不住闭上眼睛。

现在我要收取我的部分报酬了,您不反对吗?我暧昧的摩挲他的指尖。其实不过是出于玩弄之心,等待着被他推开的一瞬。

他如同睡过去了一样,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但这是不可能的,他默许了我要干的事情。

我说,那么如您所愿吧。


间断的喘息搅乱了雨声,滴落在大理石表面。


第二天他起的比往常都要晚,我想他需要一些休息。他起床了,脸色很不好。

我以为你会守时叫醒我的,这是执事最起码的责任。

很抱歉,我是担心您的身体。

什么时候我的身体被你这么牵挂了?

这是我的职责。

继续执行你的职责好了。

是的。我不为所动。

按理说,我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某些需求,那天上午,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

他已然知道了什么,我却摸不透他的意思,对于恶魔来说,去猜测人类的心理真是无聊透顶的一件事。

恶魔所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莫非只是随意在人间游荡?

上帝创造世界万物,又用泥捏出人的始祖;

当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中偷食禁果而逐出天堂;

当堕天使背叛上帝而降格成魔鬼;

上帝给万物自由,是否早已明了自由会被误用?

我直了直身体,在城堡里放置药物驱逐蚁虫。天气逐渐放晴,无不阴冷的阳光一点点柔化了云层

我转过身看到他,他接触到我的目光,却不说话。


有时候说话没什么用。我意识到我被欺骗,可我显然受用在其中。他在喘息中突然开口。

当你把欺骗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时候,欺骗就不能算作欺骗,话语就彻底失去了作用。所以你想做什么,不必跟我说,你早已失去了所谓的忠诚。他缓缓的把手覆上我的眼睛。

真是漏洞百出的诡辩,我感叹,欺骗与否有什么重要呢,从结果来看,我并没有背叛过您 ,这还不足够吗。我尽量温柔的和他解释。

他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痰中带着血迹,我为他披上衣服,抱他回房休息,他需要休息。我想他也知道时日无多。

我看着他睡下,走出城堡,居然找不到一点活干,我才意识到在某种程度上我与这座城堡的关系已经日渐淡薄。神创造了他的子民,然后又渐渐脱离了关系。我突然很想念城堡里的那几个家伙,对于恶魔来说,这可真是奇事。


用餐时,他们凑在一起谈论着什么,天色渐晚,我点起蜡烛。那几个家伙突然凑过来问我熄灯能否晚些。他们要玩一个什么游戏,我看向他,他点头。

他们问我是否加入,我拒绝了。我向来是不习惯什么热闹。服侍少爷睡下后。那几个家伙闹哄哄的跑下大厅。我告诫他们不能发出声音,不然就出去城堡外面,他们点头,很听话的样子,我想了想,还是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半眯着眼睛看着他们。这群人一直闹了三个多钟头,我看他们睡下,然后回房间,却发现梅林在门口站着,不知道他站了多久

你应该休息了。我想不出更好的话,只是觉得一些诧异。

他看着我,踱向走廊的尽头,微微佝偻着背,黯淡的光在他头上映出苍白。他的确是老了,他的身上出现了老年人所有的特征。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等我,就像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这。

恍惚之中有人伏在我的耳边说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我确实感觉到了,暧昧的话语无法辨认。

他们终于找来了。尽管那些生长茂盛的荆棘替我们隐藏了痕迹,但他们依旧找来了,在我回来的一个星期之后,清晨乍然嘈杂,我打开窗户,看他们点着火把寻来,托了那天的好天气,居然不下雨。

那时在城里我便意识到某种不安,我本是想为少爷寻找一种治疗风寒之类的药物,虽然我披着斗篷,又遮了半边脸。我却觉得被人发现了,人类对于复仇的狂热远远超过任何想象。

趁着那天薄雾,我把当时接触过的一些人杀掉,尽可能的不落痕迹,然后匆忙启程。

时间并不容许我过多的思考。城堡里的其他家伙显然也意识到了。他们推开房间的门问我怎么办,我让他们把少爷叫醒,自己着手打点行李。我们要走了,我告诉他们,顺便把梅林也叫来。

哎?梅林不在他的房间啊

总之你们去找到他,快一点。我手下的动作也开始加快。他们冲出房门。那些人已经离城堡不远了。带着兴奋的咒骂着城堡和我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结局这个词,带着点宿命的意思,我接着想起了主人的身世,那朵玫瑰,城里的事情。这些画面在我脑海里一遍一遍的骤过,在我有些恍惚之际,我看到了梅林,他的背好像一夜之间驼的厉害。一点一点的走出城堡,没有著拐杖。

他出去了,我冲楼下说。随便谁吧,把他带回来。我接着去了少爷的房间。城堡里突然很安静,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一个人也见不着。


塞巴斯。他躺在床上对我说。

我们走吧,少爷,他们来了。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我突然明白他已不想再逃走。他开始用一种轻快的语调说话,你看看窗外。

我才看到,他们三个人已经出了城堡,缓慢的迎向那些外来者,我不敢确定他们的手里是否拿着刀。塞巴斯,和往常一样,我想喝茶。

我看着他,像是被感染了。我说,还不到早茶时间。

我听到下面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我听到了梅林的声音,剑刺过肉体的声音,还有谁的哀叫,震飞了几只栖在树上的鸟,是乌鸦还是白鸽。此时我已无暇细想。


我是为了什么来帮他的呢?对我来说,我不过是一个游荡在尘世的恶魔罢了。我同许多人达成过交易,我帮他们完成愿望,他们献给我灵魂。

然而时间越长,我便越发厌倦。那日一位执事装扮的人问我是否想要当贵族的佣人,我答应了。

那可怜的老执事,在他察觉到夏尔和这个家族都身陷困境后,同我签订了契约,我作为执事尽力照顾命不久矣的少爷,而他为此献出生命。

而时间久到,我竟然已经忘记了契约已经达成。


下面的打斗声越发大了。我看着少爷,他急促的喘息几声,对我说,赛巴斯,把我装过玫瑰的花盆拿来。

我依他所言下楼,心中的不安却越发放大,我回到房间,我的主人直挺的躺在床上,只有胸脯还微微起伏。

就这样吧,他说。

我把花盆放在他的身侧,他的脸颊是不正常的晕红。

我俯身吻了吻我的主人,最后一次的。他看着花盆,我从没见过他如此释然。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雨在不知不觉中下了起来,越来越大,直到风夹着雨点冲破门窗,沉闷的雷声在云间滚动。我从未见过雨如此之大,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它带着毁天灭地的决意而来,冲破了所有存在的桎梏而降落于世,没有人可以阻止。城堡随着雨声缓慢倾塌,一点点的被吞噬掉外部所在。就像建造它时,任何物事都无法挽回。

所有的一切都在倾塌,我再也无法从凭借的这些中寻求真实。

我看着他,我希望他不再去想其他的,包括他的混账玫瑰。他轻轻的笑了,却抑制不住般的又放大了声音,于是我只听得到他的笑声。他真冷淡,即便是在最后,也不屑把与爱有关的情话施舍给我一点。我纷杂的思绪中闪过这一点后,又释然了,毕竟我们两人原本就从未谈过爱情。


再也不见了,在雨点漫上他的脸颊时,他这么说。




End   

感谢阅读。

帕罗西汀

跪求

跪求邪簇虐文!越虐越好!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拜托拜托

跪求邪簇虐文!越虐越好!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拜托拜托

臻羽·琉琬汐滟

呐呐呐,渣渣我献丑啦,别伤害

呐呐呐,渣渣我献丑啦,别伤害

向晚意不适

我看过的同人文

CP   香蜜  魔道祖师(含剧版)十里桃花


长相思          回首           忘羡1  

旭润1           旭润曦瑶    润玉女主...

CP   香蜜  魔道祖师(含剧版)十里桃花


长相思          回首           忘羡1  

旭润1           旭润曦瑶    润玉女主原创1 

尘誓丶

我乔鲁诺鱼巴纳有一个梦想

我乔鲁诺鱼巴纳有一个梦想

你不离我不弃

就不能理智 吗 澄🐔 对了我忘了 你们不是人 听不懂人话

、呵呵 多少大大被你们弄的退圈 有意思吗  哈哈哈 封号 你封啊   

我从来不骂人,我骂的都不是人。

3、你以为你是铅笔盒啊,装那么多笔。

4、天下之大,大不过你缺的那块心眼。

5、还装啥嫩呢,脸上皱纹能把苍蝇夹死。

6、不要以为你身上插一个鸡毛,就是天使。

7、做人不能这样,缺狗粮才知道来找我。

8、你家洁厕剂和妇炎洁是一个用法的。

9、你复杂的五官,真的掩饰不了你朴素的智商。

10、傻瓜就像南方的农作物,一年三熟,从来都不带歇气儿的。

11、我可没说你不要脸,我是说不要脸的都是你这样的。

12、你不要说话好吗?你一说话就把你的智商暴露了。

13、嫌我说话粗,不粗那叫文雅...

、呵呵 多少大大被你们弄的退圈 有意思吗  哈哈哈 封号 你封啊   

我从来不骂人,我骂的都不是人。

3、你以为你是铅笔盒啊,装那么多笔。

4、天下之大,大不过你缺的那块心眼。

5、还装啥嫩呢,脸上皱纹能把苍蝇夹死。

6、不要以为你身上插一个鸡毛,就是天使。

7、做人不能这样,缺狗粮才知道来找我。

8、你家洁厕剂和妇炎洁是一个用法的。

9、你复杂的五官,真的掩饰不了你朴素的智商。

10、傻瓜就像南方的农作物,一年三熟,从来都不带歇气儿的。

11、我可没说你不要脸,我是说不要脸的都是你这样的。

12、你不要说话好吗?你一说话就把你的智商暴露了。

13、嫌我说话粗,不粗那叫文雅,什么是文雅,文雅就是装孙子。

14、动物穿这衣服都变人了,你丫一穿上立马就变动物。

15、你就像根苦瓜,穿得这么清凉,长得这么败火。


安

曦瑶之千千结(12)

第十二章、失手被擒

        射日之征出师大会很晚才结束,孟瑶回到房里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可能是他睡的太多了,他一点都不困,于是他盘腿修炼了一阵后,拿出了符纸。

  那次探访藏宝阁后,他损失了大量的符咒,不仅是他自己画的,还有从温氏带走的,除却师父留下的三张高级符咒,如今他身上只剩下一张传送符了。

  孟瑶调整气息,开始整备符咒。

  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

  不过功夫不负苦心人,孟瑶的成果还不错,他画出了五张雷暴符,一张火烈符,一张传送符还有三张隐身符,不过这些并不是他最高兴的,他最高兴的是那张高...

第十二章、失手被擒

        射日之征出师大会很晚才结束,孟瑶回到房里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可能是他睡的太多了,他一点都不困,于是他盘腿修炼了一阵后,拿出了符纸。

  那次探访藏宝阁后,他损失了大量的符咒,不仅是他自己画的,还有从温氏带走的,除却师父留下的三张高级符咒,如今他身上只剩下一张传送符了。

  孟瑶调整气息,开始整备符咒。

  不知不觉间,天已大亮。

  不过功夫不负苦心人,孟瑶的成果还不错,他画出了五张雷暴符,一张火烈符,一张传送符还有三张隐身符,不过这些并不是他最高兴的,他最高兴的是那张高级雷暴符,他终于成功了!

  孟瑶想着临走之前要送给蓝曦臣一份大礼,幸好孟瑶提前和蓝曦臣打了招呼,说是今天会闭关休整,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太阳升起之时,孟瑶也结束的今天的修炼,感受到了金丹中汹涌澎湃的灵力,他高兴不已,在师父所赠大礼中,这份礼物最合他心意,若是有能力,谁又甘心一辈子做一个废人呢。

  师父,待我复活娘亲,一定去替您寻找那人。孟瑶朝着装有师父灵的锁灵囊拜了三拜,然后收拾好包袱,出门。

  等他打开房门的时候,蓝曦臣已经等在外面了,聪明如他,自然能猜出些孟瑶的想法。

  虽有不舍,可他知道他一定会走,倒不如相约日后,“阿瑶,准备好了吗?”

  两人都是绝顶聪明之人,离别之言自然也不必多说,“嗯。”

  “曦臣,我正要去找你,有些东西要给你,正好你来了,进来吧。”

  “好。”

  孟瑶将手上的包袱推到蓝曦臣面前,示意他打开。

  “什么东西?”蓝曦臣打开包袱,惊讶极了,“这是?”

  “这是我这几天的成果,两张雷暴符,一张火烈符,一张隐身符还有一张高阶雷暴符,那些小玉瓶里是从温氏藏宝阁里带出来的回气丹和补血丹,那成色较好的玉瓶里是高阶丹药,绿色那瓶是清灵安魂丹,可以增进修为,还可以定心安魂,红色那瓶是天元尊灵丹,可祛万毒,白色那瓶是九转玲珑丹,传说中的丹药呦。”

  蓝曦臣有些目瞪口呆了,这么多高级丹药,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不,这么珍贵的丹药我不能收,阿瑶。”

  “收下吧,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

  “阿瑶。”

        “曦臣,你听我说,我此去是为寻人,根本用不着这些,我不会参与这场征战,可你不一样,你们是要对付温若寒的,我还等着你所说的那一天呢,到时候我可要好好去看看你们云深不知处呢。”

  “阿瑶,我……”

  “曦臣是不拿我当自己人吗?”孟瑶语调一转,变得幽怨起来,“也是,我又怎么奢望……”

  “阿瑶,我收下便是了。”蓝曦臣无奈极了,他明明知道孟瑶是故意的,可他就是不愿听到他这样说,“日后不许这样说话。”

  “这是?!”蓝曦臣拿起丹药旁边的图,看着孟瑶的笑脸大吃一惊,“岐山温氏布阵图?!”

  “嗯。”孟瑶解释道,“上次闯入藏宝阁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我的记忆力还不错,你看看,应该能用的上。”

  “何止!阿瑶你可真是太厉害了!”蓝曦臣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

  孟瑶只笑不语。

  两人再闲聊了一阵,孟瑶起身道别,“我要走了。”

  蓝曦臣纵使不舍,还是笑着送别:“珍重。”

  “珍重。”

  蓝曦臣目送着孟瑶的背影,心中许下承诺,阿瑶,蓝曦臣一定送你一个太平。

  孟瑶一路上心情都很好,等他行至邵阳府时才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一路上真是太过安静了,比起之前温氏的追杀,真是太安静了。

  孟瑶蹙眉,心中的不安一阵又一阵的放大,突然一支羽箭从身后射来,他急身一跳,只听见骏马痛苦的嘶鸣一声,然后直挺挺的倒下去了。

  孟瑶大惊失色,不知何时四面八方已经都是太阳纹服饰的人了,他毫不犹豫飞出手中的雷暴符想要炸开一条生路,可一阵灰尘过后,没有任何人伤亡,怎么会这样?突然一阵强大的气息从身后袭来,孟瑶下意识的抬手挡。

  一掌,只有一掌,一口鲜血喷出,孟瑶的身体被打飞了出去,他能感觉胸前的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身体被温氏人抓住了,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

  要死在这里了吗?还没有找到薛洋,还没有救回阿娘,还没有回到二哥身边,还什么都没有做……

  阿瑶……

  阿瑶,醒过来……

  阿瑶,醒过来!

  “二哥……二哥!!!”孟瑶挣扎着睁开双眼,大汗淋漓,不停喘息。

  “你醒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端着药走了过来。

  孟瑶下意识地看向声音来源,太阳纹,温氏!身体微微后移,眼中防备升起,一言不发。

  “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少年温和地笑笑,人畜无害,一双桃花眼里都是欣喜,“对了,我叫温玖,你叫什么名字?”

  孟瑶悄悄运行了一番金丹后发现灵力充足,防备稍稍降低,语气冷硬:“你们抓的人,还不知道叫什么?”

  温玖挠挠头,有些歉疚:“对不起……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孟瑶。”孟瑶揉揉胸口回答道,他也无心为难这个少年。

  “孟瑶公子!”温玖高兴的叫了一声,“对了,公子,你要喝药了,不然你的伤不会好的!”

  孟瑶接过碗一饮而尽。

  温玖都看呆了,他向来很怕苦的,何况这可是温情姐姐配的药啊。

  “你为什么救我?”孟瑶不解的开口。

  温玖摇摇头,“不知道。温叔叔要温情姐姐治好你,然后叫我来照顾你。”

  “温叔叔?”

  “对啊。”

  “你温叔叔是谁?”

  “温叔叔就是温叔叔啊。”

  孟瑶无奈扶额,他总算发现了,这少年不是因为年纪小,而且有点……欠缺。怪不得,放心来照顾他,可是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他呢?现在乾坤袋,锁灵囊还有恨生都不在身边,就连这身体现在都虚弱的不堪一击,怎么办?

  

知否
LiLiA眼霜去淡化黑眼圈眼袋...

LiLiA眼霜去淡化黑眼圈眼袋抗皱细纹男女脂肪粒紧致补水保湿 【包邮】

【在售价】69.90元

【券后价】19.90元

【下单链接】https://m.tb.cn/h.V22xvEa 

----------------- 

注意,请完整复制这条信息,$laBD14772Gj$,到【手机淘宝】即可查看

LiLiA眼霜去淡化黑眼圈眼袋抗皱细纹男女脂肪粒紧致补水保湿 【包邮】

【在售价】69.90元

【券后价】19.90元

【下单链接】https://m.tb.cn/h.V22xvEa 

----------------- 

注意,请完整复制这条信息,$laBD14772Gj$,到【手机淘宝】即可查看

lv365

有些人的精神审美世界既狭隘又贫瘠,不跟他们说话能省去很多烦恼

有些人的精神审美世界既狭隘又贫瘠,不跟他们说话能省去很多烦恼

朱先生眼里有星河♡
人这一辈子总要为什么奋不顾身一...

人这一辈子总要为什么奋不顾身一次.

人这一辈子总要为什么奋不顾身一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