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晋冀

352浏览    3参与
不足挂齿

【省拟】除夕、视频电话与口罩间的一个吻

*我流省拟,不喜勿喷,有ooc,注意避雷!

*cp主京津,副鄂湘,有冀晋冀夹带私货,可以看作友情向也可以看作cp向注意!!!京冀亲情向,华北f5友情向,注意避雷请勿ky!!!

*没有任何地域黑的意思注意谢谢!!!

*希望这次疫/情赶快过去,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

*新年快乐,庚子年也要多多关照啊。

————————以上接受请下滑————————

summary:除夕那天,京的三个视频电话。

今年的除夕,注定不会太平。十七年前那恶魔的兄弟从沉睡中醒来,狂妄地嘲笑人类的弱小无能与死性不改,在这片土地上肆虐。人人自危,就连热闹红火的春节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疾病与忧虑的黑纱。

“今年春节...

*我流省拟,不喜勿喷,有ooc,注意避雷!

*cp主京津,副鄂湘,有冀晋冀夹带私货,可以看作友情向也可以看作cp向注意!!!京冀亲情向,华北f5友情向,注意避雷请勿ky!!!

*没有任何地域黑的意思注意谢谢!!!

*希望这次疫/情赶快过去,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

*新年快乐,庚子年也要多多关照啊。

————————以上接受请下滑————————

summary:除夕那天,京的三个视频电话。

今年的除夕,注定不会太平。十七年前那恶魔的兄弟从沉睡中醒来,狂妄地嘲笑人类的弱小无能与死性不改,在这片土地上肆虐。人人自危,就连热闹红火的春节似乎也蒙上了一层疾病与忧虑的黑纱。

“今年春节不回去了,也不要来找我了,抱歉。”打完这些字后,京长吐了一口气,在群聊界面上摁下了发送键。没过多久,手机振动了一下,闪着光的屏幕上分明是一句来自兄长的话:“没关系,一定要保重啊:-)。”看着最后那个颜文字,京咬咬嘴唇,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懊丧,于是干脆朝下屏幕朝下放下手机,捏了把眉心,往后仰靠在椅背上。他总觉得有些对不起兄长,华北五省的春节向来是换着个儿的在各家过,今年好不容易轮到了冀家里,却是因为疾病等原因而无法赴约。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作为省份的化身,他们必须要把自己人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他们冒不起任何一点险。

可惜连落寞和懊丧的时间都没能留给他多少,铺天盖地的疫/情报告几乎要将他淹没,持续上升的感染与死亡人数似乎都是对他刻骨铭心的嘲笑。暂时放下手中的数据,他犹豫几秒,整整衣领,在电脑上打开了视频通话界面。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对面的人很快接了电话,一阵画面的摇晃后,聚焦在了一张略显憔悴的脸上。“京,是你啊。”口罩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从屏幕里只能看见鄂带着倦容的上半张脸。“是我,你那里近来情况……不太乐观吧。”京看着鄂咳嗽了两声,有些担忧地蹙起眉头。鄂冲他虚弱地笑笑:“是的,抱歉……”“不要道歉,不是你的问题。”京轻叹着摇摇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和你在一起。”鄂冲着镜头愣住了,似乎从没想过京会这样答复他,随后他又笑了,是多少有了些生气的笑:“谢谢,谢谢您这样说。”“没什么。”是的,没什么,他不过是说出了那句十七年前就总希望有人这样对他说的话罢了,如今是时候,把这句话转告给需要听见它的人了。

“好啦,我看你也没什么兴趣和我聊啦,等着湘给你打电话吧。”京难得地在工作时间笑了。屏幕对面的鄂一下子红了耳尖:“咳咳!您怎么……”“发现电话是我打过来的时候不是很失望吗?等会儿好好享受女朋友的关怀吧。”京冲他挑挑眉毛。“湘的关怀我可是有点儿承受不来呀,”嘴上说着调侃的话,鄂脸上却是温柔笑着的,“谢谢,新年快乐。”

刚刚结束工作,手机便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兄长的视频通话邀请明晃晃地挂在上面。自己都没意识到嘴角在往上翘,按下了接通键,冀那张笑脸就大大地浮上了屏幕。京先开口问候道:“哥,吃完年夜饭啦?”“嗯,可不是吗,刚把碗洗了,准备包饺子了,就想着给你打个视频电话。”冀冲着屏幕呲了呲牙,把另一只手上的泡沫往旁边的毛巾上一抹,把摄像头转了个方向便走出了厨房。客厅的电视里正播着规模一如既往地大的春晚,电视前晋正利索地擀着饺子皮,蒙直勾勾地盯着电视,嘴里不知叼着什么(京觉得大概率是红薯干)正在入神地啃。

京看见冀的手伸出去撩了下晋束在脑袋后面的头发,晋连头都没抬,低声嘟哝了一句别闹。直到蒙扭过头来,冲着屏幕打了个招呼,晋才意识到这边儿正在打着视频电话,用胳膊肘不痛不痒地戳了一下冀的肚子。“不早说……”低声埋怨一句后也回过头来冲京笑笑,“你好呀。”

几人大约是聊了挺久,电视上的节目流水似的一个接一个过去,那边的饺子也终于下了锅。“京也要好好吃饭呀,”冀永远很善解人意,“一定要注意身体。”“嗯,你们那边也是。”京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之后道,“尽管现在你们那边还不严重,但最好是防患于未然。”“放心,我们会注意的。”“对了,为什么一直没看见津?”京微微皱眉。冀反倒是一幅挺诧异的样子:“你不知道?他说有点事儿,初一再来我们这儿。”

视频通话在十一点多结束,冀在最后嘟哝着是不是最近的年轻人都流行比心告别,手上勉强比划出来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晋跟他说不是这样的,随后自己比出了一个配合着脸非常像要钱的手势。一边的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转交到他手里的手机抖的厉害。最后那边的三人终于统一地道了一声:“新年快乐,都会好的。”京的眉眼也不禁化融成一个笑容:“新年快乐,明年等我。”

放下手机,心里想着那句津有事不在,莫名有些心烦意乱,京的手指无意识地随着秒针的节拍敲击茶几,最后似乎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似的重新拿起手机,播出了另一个视频通话。津很快就接了,但是并没有开摄像头,京不想显得自己控制欲过强,但还是忍不住问他到底有什么事。“哎呀,真没什么事儿您就别老问啦。”津这么回答他,“顺便我给您老人家寄了点儿年货,估摸着应该快到了,记得收昂。”“好啦知道了,那新年……”“先别,反正时间差不多了,咱等着零点再说。”津赶紧打断了京的话,声音甚至有点儿着急忙慌。京并不总能猜透他的想法,不过没关系,在小事上,他总是对津带着点儿纵容的意味。

终于在最后一分钟即将到来时,津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我觉得年货应该差不多到了,你要不把院门打开?”

六十、五十九……四十二、四十一。

京戴好口罩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四十、三十九……二十二、二十一。

京站在了小四合院儿的门口。

二十、十九……十二、十一。

京打开了红漆略微剥落的院门。

十、九、八、七、六。

一个影子一下扑到了京怀里,双臂勾住了他的颈子。

五、四、三、二、一。

京稳住身子,抬眼撞进了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眸子里,尽管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那里面仍闪着万丈光芒。

零。

新年的钟声响起来,一个吻落在他的唇上,这是一个虽然隔着两层口罩,却依旧货真价实的吻。这是己亥年的最后一个,也是庚子年的第一个吻。

“新年快乐,我爱你。”怀里的人这样低声对他说。

“新年快乐,我也是。”他报以这样低声的回答。

——————END——————

烟水暮yud

吴越山青·贰(下)

鄢陵之战

睁开眼的时候,是一片血红色,有一个埋藏在阴影中的人在注视着他。黄沙呼啸在晋国与楚国的士兵身上,所有士兵都伤痕累累。

“我知道你并不想见我。”

赵冀一愣,他右手一个剑花差点砍掉对方的项上人头,那人后退了几步,阿冀冲上前去猛地使力挥出最后一击,对方抬剑,电光石火之间他们的影子变得模糊起来,互击的双剑显现出一个十字。

嬴秦退后刹住自己的脚步,空气中黄土弥漫。他的脸上挂了彩,却也不得赞叹:“好身手!”

“你怎么在这里?”赵冀咬紧牙关,看来秦国与楚国结盟了,不然嬴秦怎么可能出现在晋楚对峙的战场上。

“废话,当然是来带你走的!”嬴秦比赵冀更加愤怒:“我怎么可能让你为他效力!”

“你...

鄢陵之战

睁开眼的时候,是一片血红色,有一个埋藏在阴影中的人在注视着他。黄沙呼啸在晋国与楚国的士兵身上,所有士兵都伤痕累累。

“我知道你并不想见我。”

赵冀一愣,他右手一个剑花差点砍掉对方的项上人头,那人后退了几步,阿冀冲上前去猛地使力挥出最后一击,对方抬剑,电光石火之间他们的影子变得模糊起来,互击的双剑显现出一个十字。

嬴秦退后刹住自己的脚步,空气中黄土弥漫。他的脸上挂了彩,却也不得赞叹:“好身手!”

“你怎么在这里?”赵冀咬紧牙关,看来秦国与楚国结盟了,不然嬴秦怎么可能出现在晋楚对峙的战场上。

“废话,当然是来带你走的!”嬴秦比赵冀更加愤怒:“我怎么可能让你为他效力!”

“你输了,我就是代价。”赵冀冷漠的表情掩盖了心中的刺痛:“我对晋国心向往之,还不行吗?”

姬晋站在高地,有一丝嗜血的本色,他正张弓搭箭对着前方军阵,意气风发地挥斥方遒。

嬴秦迷茫得看着四周,自嘲地问道:“想不到你对他竟是如此衷心?”

阿冀说道:“崤之战一役,就算我不与他同在,我也不会与你一道了。”

刀光剑影让他有些看不清自己与对方,紧接着他看见了在高地的姬姓大国,他正拿着弓箭正对着楚军。只那一刹,箭在弦上,一触即发,那一箭如百步穿杨般飞过两军阵间。

情形如他所愿,那只箭直中楚王右眼。一时间楚军军心大乱,甚至冲散了阿秦和他后方的军阵。晋军乘胜追击排山倒海的战车碾过楚军将士的尸体,渐渐地淹没了嬴秦的影子。

“大哥!”赵冀看见如此情形顿时惊慌失措,他一不小心被后方军队的冲撞而摔倒在地,他立刻爬起拼了命向前追去:“大哥,你在哪儿?”


空气里只听见阿秦的叮咛:


“哥哥要你平安,你愿意前往何处那便去吧!只是自此别后,你我兄弟,再不复相见!”

他的看着远方,黄沙翻腾着,泪水让眼前的景色渐渐模糊起来。



晋军就像火焰一般慢慢向南方燃烧过来,所过之处,无人能敌。淮皖扶着荆楚跟着大部队撤退,因为楚王被晋人一箭穿眼,战事溃败之快,让荆楚也受了重伤,他们正相互搀扶着跑着,这个时候却撞见了正在疯狂地寻找嬴秦的身影的阿冀。

阿皖眉头紧锁,心中大呼不好,他一把背起重伤的荆楚快速地上了一辆战车,但是太晚了,他已经被赵冀发现了。

“大哥他去哪儿了?”阿冀满腔愤怒无从发泄,正好他找到了有郢都之地的阿鄂,他跳上战车,以剑逼问道:“告诉我,他在哪儿!?”

这时,战车突然一个咯噔,锋利的剑刃刺入了荆楚带伤的胸口,嫣红的血从他胸口渗了出来,他用手努力阻挡着剑刃,古剑却割伤了他的手,恐怖又凄厉。

荆楚闷哼一声。

“阿楚。”淮皖一惊,连忙举剑与赵冀对峙起来。悲愤之下,直把赵冀逼至战车边缘。

淮皖勉强支撑着:“你坚持住,我带你走。”


赵冀整个脑袋都伏在了车架旁边,几近碰到地面,这时,他们俩都听见了荆楚重伤时的呢喃声,他眉头紧锁,重伤的情况下失血让他面色惨白,他伸出双臂想是要抓住什么。


“妹妹,妹妹!”荆楚喃喃自语。

妹妹,阿冀愣住了,他的妹妹,应该是楚国以南的湘楚,三苗之地。那是他的孪生妹妹。

“妹妹,对不起。”随即,他咳出一口血来,绝望地自言自语。“我怕是要离开你了。”

阿冀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并不能承受住这种场景。

“要怎么做才可以让我再见到你!”听着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弱,阿冀从疾驰的战车下跳了下去,翻了好几下才勉强站住,看着他们的战车渐渐远去。


要怎么做才可以让我不会离开你身边。



曲沃

水乡泽地,汾河以东,古唐之地仿佛如神赐一般之处泉水遍地喷涌,响水从舜王坪而下,阔叶林被方泽灌溉,她在晋地可以尽情地在山地中狂奔,或是让一望无际的落叶埋没自己,晋国曲沃四周群山连绵,都能听得瀑布的声音,直到南风带着旌旗垂落在林间。

鄢陵之战大胜,他们班师回朝之时,一群群的雀鸟从屋檐上方飞过,晋国子民都在欢呼雀跃地大声念到:

“唯彼陶唐,帅比天常,有所冀方!”


姬吴正在练习射御,她听见姬晋一回到曲沃便跑着过去。

“晋哥哥,恭喜你凯旋!”

她拿着刚刚射中红心的箭靶给他看,姬晋高兴地把她举高抱起来转了好几圈。

“妹妹,干得好!”姬晋打了胜仗,本就喜不自禁,如今更是心中大悦。

姬晋让她走在自己旁边,让大队的车马跟着进入晋王宫,他道:“不愧是吾之胞妹。谁说女子不如男儿,姐姐说晋把你当男子教导有违礼数,然吾观你实则能文能武,若是只让你在家织布,岂非大材小用。”

赵冀心中想,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可以证明姬豫错了的事情才想这么栽培姬吴,但是旁观姬晋和姬吴其乐融融的样子,难免让他的心里有些难过。

“哥哥,我也该叫你哥哥吗?阿冀。”姬吴问道。

赵冀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姬晋以及却说:“那当然,赵虽不是姬姓,然他已与我是同一国度,况且他之兄长嬴秦曾与我秦晋之盟,我既与嬴秦有婚约,他便为我之弟,故他亦是汝之兄也。”

姬晋言辞恳切,观之可亲,他牢牢地握住赵冀的手,彰显他是比之曹宋等姬姓国都要亲的兄弟,提到秦晋之好时完全忘记了晋国和嬴秦几年前刚刚干完架的血海深仇,赵冀不得不承认除了姬豫很少有谁能比得上他这点,他甚至都觉得如果姬晋如果不在了,那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难言的损失,这大概就是姬姓大国的魅力。


“那冀哥哥,也恭喜你凯旋。”姬吴对她笑了笑,行了一个礼。赵冀看着她如寒晶一般的眸子和略带笑意的眼神,对她点了点头。

她的命运才刚刚开始,她还不知道她即将面对的是什么!




“申公巫臣?”姬晋念着这个具有荆楚特色的名字。

赵冀:“是的!”

姬晋笑问着道:“为了一个女人,出卖了楚国与族人,如若你又背叛于晋,那该当何罪?”

“女子与男子一样,其智并无不同,只是身处弱势,一无圣人教导,二则先天体能不足,然其仍能拥有大智,如周武王之妻姜后,其才仍震古烁今,名垂青史。”屈巫答道。

“喝!”姬晋还是不免对屈巫有几分赞同,因为他拥有漫长的生命和无尽的时间,但是他自己也有过因骊姬之乱而导致的一系列麻烦事,所以还是不免不屑。


“晋君你信吾是为一个女人出卖族人吗?非也,吾救夏姬为爱,楚人因我之离去灭我族人为恨,吾因此而心寒,我的背叛取决于你而非我。正如同您对周室,您真的相信周亡于褒姒,商亡于妲己?非也,您是因周乱于内斗而置夷狄入中原所以对周室哀其不幸,恨其不争,不然为何对周室既爱护之又远离之,为何对南方姬姓吴国略有照顾,今日您来寻我,是我对您有利,而非汝疑屈巫之忠诚!”

“哈,果真唯楚有才,故我晋国更要实用之!”



屈巫退下后,他唤来阿冀:

“他是想让我与楚国对峙,但是这样不行,只会让嬴秦渔翁得利!”

听到这个名字后赵冀有一瞬间的恍惚,但是他说道:“也许可以让巫臣去吴国!你不是一直想要栽培她吗?”

“是的,荆楚占据了三苗与南方湘楚,我猜测他们已经与嬴秦悄悄结盟,如果我们再不栽培东南之地,那楚国就会日益强大,南北之间又要开战!”

他果然知道了秦国与楚国交好的事情,竟然可以如此冷静地运筹帷幄,赵冀说道:

“那我便即日启程与巫臣一道出使吴国!”

姬晋略有诧异:“你倒是对她很上心。”



吴国淮夷交界处

吴国与晋国不同,虽然晋国也有水乡泽池,但是吴国才让人感觉是真正在一片水中构建成的国家,吴主寿梦,吴语名为孰姑,晋国派兵车30乘来到吴国,阿冀让姬吴领着坐了船,慢悠悠地划进一片芦苇荡。

来到东周故地周章(今南京)时,他们都看见有吴地子民在收稻做舞,一种叫做马间的舞蹈,阿冀看见阿吴笑眯眯地指着河边锦鲤对他说:

“哥哥你看,那是鱼。”


原来吴国人生于水乡而崇尚鱼类,喜欢用鱼鲛用做图腾。这时远方突然出现一大群人影,他们的身上刺有三角长条型纹身,头上戴着鸟饰,其中一个短发脖子上戴着羽毛长相略有清秀的男孩正在河床边捕鱼。

“阿越!”阿吴突然站了起来,跳上岸后对他招手。姒越似是看见了她,笑着向她跑去。

“哈哈哈。”两个小孩子看见对方都笑了起来,围着转圈。


阿冀不大喜欢坐船,他在船上有些头昏脑胀,好在他马术精湛,立刻就从船上跳上了岸。

“冀哥哥给你介绍一下,他原本也是这里一个小部落与我相邻,他叫越,姒越。”

“你好!”姒越对赵冀有些冷淡,只是淡淡地打了招呼,应该说他看见姬吴很多的周室名义上的哥哥都比较冷淡。


姒姓?夏禹后人?为什么吴国境外也有越人?他看见姬吴在和他玩耍,很熟稔的样子,他仔细观察了一阵,原来这是吴国与徐的交界处淮夷,这里生活着不少越夷,夏禹后人在商时就已迁居东南,后来泰伯奔吴中原才发现了姬吴这片国度,但中原不知道吴越接土邻境,他们壤交道属,连习俗都是相同的,甚至言语互通,犹如上合星宿,下共一理。

看来他们是共生之地(青梅竹马)。


吴国大多都为水路!这里何来练兵之处。阿冀观察了一下,陷入苦恼,教她排兵布阵看来这是个难题,等到他们重新走上了船只,他才适应了小船的波荡,慢慢地划进吴国境内。

“阿吴,这些年你都是和他一起生活的吗?”

姬吴眨了眨眼睛,说道:“是呀,虽然一开始豫姐姐叫我不要和他接触,但是她一不管我,二来现在也管不着我!她自己最初不也曾经是夏朝属地!”

“旧朝已死,新朝当立,她当初亦是商朝之都,让你避讳这是必须的,况且这不是她可以决定的。”

“是呀是呀,我知道大家都迫不得已,我又没有怪她!”

“哎呵!”她和自己还真是挺相像的,赵冀没由来地感慨道,看着姬吴不解的眼神:“何必那么有敌意,我也没有和吾兄生活在一起呀!”

“吾兄秦被周天子敬封去了西周故地,但是我现在和姬晋在一起!这不是很正常,毕竟我和他相距很近,你我的子民都会愿意与他们相邻之人相处,更何况你们言语都相通呢!”

姬吴皱皱眉,他们既身为土地又是一方文明,想要隔绝互相联系的理由有很多,问道:“那你会去找你兄长吗?”

“也许吧!”赵冀说:“等我需要他的时候!你不也是一直会想要去见阿豫吗,这是血缘,而距离是阻隔不了的。”

或者是当姬晋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他真正可以独立的时候,他会去见他的。

“只是不知他是否会见我!”似是为了安慰自己或是为了引导气氛他又说道:“如果真的有机会,我就带你去见他,他是个很固执但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只是对你来说略有距离!”


“好啊!”姬吴又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了,今天你在这里遇到越人的事情,请不要汇报给周天子!”

“你是怕姬晋知道吧。”赵冀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的想法。

姬吴的眼神暗暗变得空洞起来,涣散地看不清楚前面渐渐展现的吴城,她趴在了船边陷入沉思。

“如果想要自由自在的话,那就快快强大起来!”


画面慢慢开辟出来,吴城近在咫尺。阿冀指着远处波浪中的帆船行舟说道:


“其实你不需要学习战车军阵,因为这就是你最好的武器。”




----------------------------------------------------------------


春秋时期第一个使用水军的国家是吴国。

有论文显示一开始越国还是个小部落听命于吴国,而吴国是听命于楚国,从吴王寿梦时期开始强大,不过不知道是否正确,就直接改成了吴国附近有越人居住。

吴人崇尚鱼群,越人崇尚鸟族。

晋国主导吴国战事的是赵氏,所以写一个老冀视觉,感觉一直没有写过他。

有bug,请多多包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