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晋秀

2008浏览    7参与
Coisini

《别看他,看我!》

亘古之作,偶然翻到了,码了一下发出来怀念一下我的又一个冷门cp

时间线有一些没按电影的走

有不妥之处皆为私设

OK,let's go


01.

      魏晋北喜欢上一个孩子气,又倔又可爱的小男生。不知是何时,可能是在与之相处的那一朝一夕中慢慢有了悸动,也可能是最开始彭秀兵为他送的第一份快递的时候。


02.

      魏晋北依然记得那个模样,那时他的男孩浑身湿漉漉的,没有一处干的地方。魏晋北向窗外望去,磅礴大雨打在柏油马路上,滴滴...

亘古之作,偶然翻到了,码了一下发出来怀念一下我的又一个冷门cp

时间线有一些没按电影的走

有不妥之处皆为私设

OK,let's go




01.

      魏晋北喜欢上一个孩子气,又倔又可爱的小男生。不知是何时,可能是在与之相处的那一朝一夕中慢慢有了悸动,也可能是最开始彭秀兵为他送的第一份快递的时候。



02.

      魏晋北依然记得那个模样,那时他的男孩浑身湿漉漉的,没有一处干的地方。魏晋北向窗外望去,磅礴大雨打在柏油马路上,滴滴答答的声音十分清晰,唰唰唰的划过大楼门前的树。

      但在魏晋北耳朵里更清晰的是面前清秀的快递员发丝上的水珠砸在木制地板的响声。彭秀兵从怀里掏出他的快递,没有一丝水渍。笑盈盈的递了过去,说道:“您好先生,麻烦签收一下。”

       魏晋北愣了一下,拿起别在衬衫前胸口袋上的笔,留下笔迹。彭秀兵的笑容没有收走,向魏晋北说了声谢谢,便转身离开了。


       魏晋北感觉得到手上快递还残留着彭秀兵的体温,温温的,热热的,也许会是这灰暗北京里魏晋北能感知到唯一的光亮,唯一的热源吧。


        魏晋北开始期待与他的下一次相遇了。


      以后魏晋北虽然换了多次工作,搬了多次家,变了多次创业方向,但为他送去快递的人仍然是那个阳光大男孩。他的笑容是那么刺眼,说实话有些烫到他了。

      但魏晋北没想到的是,彭秀兵不仅在他打算自我了结时拉住他,还把他带回了他的老家。


03.

      当时魏晋北心情跌落到谷底,话语,音调无不突显出了他丧的气场,对什么都是充满反对,特别是对于彭秀兵想要创业这件事上。也许是不因为自己的失败不想让他走回自己的老路,变成他现在一样。说实话,魏晋北有些后悔,后悔的是自己当时的语言毒辣,对彭秀兵的态度。因为自己的失败而对彭秀兵百般打击


“唉,当时真不该这样”


     但小太阳并没有散失光热反而愈来愈亮,愈来愈热,之后魏晋北问过他为什么,回答是

    “因为是你呀!”

     猛地心悸,呛了口水,咳嗽了起来。魏晋北立刻收起心动的感觉,“也许是开玩笑呢?”


04.

     当魏晋北明白自己的心意时他并不敢表露。至于为什么呢,也许是自己这份心意来的有些猝不及防,不知所措 魏晋北从没觉得自己的性取向是男,但为什么就沦陷了呢?


     具体什么时候察觉的,应该是那次给冯邵群送快递时,因为一杯咖啡找到知己的感觉,两人欣喜的握起手来。彭秀兵疑惑的看了看他俩的手,又看看魏晋北的笑,立马伸手将他们俩分隔开,

     “我好不容易有个男的你还要跟我抢!”

     莫名的心情愉悦,魏晋北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却没往深处想,只当是因为自己是被争夺对象的优越感。但为什么当听到彭秀兵有个前女友时心里就像堵了一样,魏晋北想不明白,又或者是不想想的太明白。


     有很长一段时间魏晋北都在为这件事发愁,明明告诉自己忘记却越克制心里越痒痒。晚上失眠时除了想生意,想未来,想抓住机遇外想的最多的就是彭秀兵,漫漫长夜,不可能只想工作总有些不能说的小秘密需要自己思考,彭秀兵晚上喜欢打呼噜,但这并不成为影响,魏晋北实在无聊了也会听着这呼噜,合上眼睛,神游天际,但最终还是没有睡着。不知什么时候,听彭秀兵打呼噜也成了一种乐趣。


05.

     帮助魏晋北想开的还得是彭秀兵,当晚他们亏的一干二净,一夜之间变得一穷二白。魏晋北能做到的只有不停的思考如何帮助他度过这次难关,彭秀兵脸上也流露出不常见的迷茫和悲伤。

     夜间,魏晋北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打,语气还是那么平淡没有些许波澜,看不出来声音主人的急躁还是无所谓。等他好不容易停下来后跟彭秀兵讲清事实,没成想彭秀兵转过脸来,眼眶湿润,通红通红的这是魏晋北没想到的,他哭了。     

     魏晋北想躲,他看不得彭秀兵这样眼神四处游离,彭秀兵看着他,魏晋北躲也不是,不躲却别扭。彭秀兵一句话反而把魏晋北气笑了,但魏晋北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着“我也觉得自己在和猪说话”内心里想着解决方法。


     想着自己还认识些朋友,打算给他们打打电话江湖救急一下,不再搭理彭秀兵。等几个电话打完后,转身却看到彭秀兵盯着他浅笑。


     “笑什么,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祸。”


      回答他的是一声轻笑以及  

     “你不是我的顾问吗?怎么比我这个老板还要急?”

     魏晋北愣住了,随口找了个理由搪塞了一下

     “还不是因为失业了,闲的,不然谁愿意陪你在这穷乡僻壤里干这种没有前景的活。”

话刚说完转过身去又佯装打电话不在看彭秀兵一眼。彭秀兵也别过去脸,轻声道


     “谢谢你,愿意陪着我。”


06.

     他俩躺下睡了,应该在意料之中彭秀兵难得的失眠了。他俩一起去外面谈心,魏晋北每说一句话都离不开彭秀兵的生意

     “你彻底失败了”

     魏晋北又开始了,彭秀兵已经司空见惯,出声为自己辩护。彭秀兵总是那样,对生活充满希望,魏晋北有些羡慕也带着些无奈,魏晋北太久没成功过了,似乎把失败当成了理所当然,但魏晋北没想过放弃。

     彭秀兵好不容易睡下,仍然打着小呼噜,魏晋北知道,彭秀兵睡的总是很安稳,不会乱动。伸出手指戳戳脸上那块凸起的软肉,不经意间,笑出了声。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结合之前魏晋北只有一个答案


     “喜欢”


天空渐渐明朗,红日缓缓升起。魏晋北看着彭秀兵的睡颜,笑容渐渐绽开,逐渐一发不可收拾,盛开着的灿烂。

07.

     往后的他们加盟了冯邵群的咖啡,咖啡奥运会银牌的成绩让他们重振旗鼓,事业也蒸蒸日上。在咖啡园里魏晋北离奇的睡着了,他们也说服了村民跟着他们一起种咖啡,发家致富,甚至冯邵群和他父亲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

     要说一切都顺风顺水吧,那也没有,那天魏晋北回了北京,彭秀兵没拦着他 发生在他们刚确定关系之后的那一周,就这么谁也没联系谁,彼此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段时间,当然真的只有那么一小段时间。魏晋北又回来找他们了,魏晋北没解释,彭秀兵也没问

     往后便是三人行必有一电灯泡的生活了,开玩笑的,咖啡越来越好,生意越来越好,他俩也越来越好,这是冯邵群的原话


08.

     魏晋北和彭秀兵一齐坐在那颗大树上,冯邵群没上来,不知道去哪里听他的咖啡树讲话了,彭秀兵正在寻找他,有夜晚的星星为伴,这咖啡园里并不黑暗,隐隐的看得清楚。魏晋北有些近视,没戴眼镜,没打算顺着彭秀兵望着的方向。

     看着身旁人儿乐此不疲,站的笔直眺望远方冯邵群的身影。魏晋北没让他继续,一把拽下来没等他坐稳,脸凑了过去,两片薄唇相依。彭秀兵懵了,被动的承受着来自魏晋北细细的,密密的吻。隐在树丛中的人,举起相机,拍下了眼前的一幕。

     星空作底,萤火虫作衬,古树作伴,好不唯美与静谧。

     魏晋北没有更进一步发展,浅尝辄止,拉远了与对方的距离。真诚炽热的眼神撞入了彭秀兵的眼,魏晋北开口道


     “别看他,看我!”





tolive

白马

01.

在做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魏晋北有两次凝视画中的白马,第一次他在那只半阖的眼中品尝到了一种婉约的痛苦,让人联想到失去整个世界的空虚和失落,于是他对医生说:“它好忧郁。”第二次他从云南回北京,时隔三年,画上的白马有种陌生的熟悉感,他从马那低垂的眼皮中体会到了一丝圣洁的味道,连带脖颈下拱的弧度,都让他想起彭秀兵。彭秀兵是下垂眼,脸颊带有婴儿肥,从五官到脸部轮廓都十分柔和,笑的时候牙很白,看着比马还要无害,但彭秀兵在云南,而他前不久刚刚返回北京,两人已经分道扬镳,魏晋北想到自己目前处处碰壁的销售职业,扣了扣指甲,对医生说:“它好迷茫。”

在这次咨询的最后,...


 

 

01.

在做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魏晋北有两次凝视画中的白马,第一次他在那只半阖的眼中品尝到了一种婉约的痛苦,让人联想到失去整个世界的空虚和失落,于是他对医生说:“它好忧郁。”第二次他从云南回北京,时隔三年,画上的白马有种陌生的熟悉感,他从马那低垂的眼皮中体会到了一丝圣洁的味道,连带脖颈下拱的弧度,都让他想起彭秀兵。彭秀兵是下垂眼,脸颊带有婴儿肥,从五官到脸部轮廓都十分柔和,笑的时候牙很白,看着比马还要无害,但彭秀兵在云南,而他前不久刚刚返回北京,两人已经分道扬镳,魏晋北想到自己目前处处碰壁的销售职业,扣了扣指甲,对医生说:“它好迷茫。”

在这次咨询的最后,医生说:“人总是在正确的事情和容易的事情之间做选择。”魏晋北听后决定不再维持现状,晚上回到家拨通了彭秀兵的电话,对他说自己三天后回去。在电话里彭秀兵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他询问魏晋北的近况,魏晋北说没什么好说的,沉默了片刻,又问彭秀兵:“你呢?最近怎么样?”彭秀兵说,我们两个还是老样子。魏晋北想说:那你呢?但是没有说出口,随后就挂断了电话。在放下手机后,魏晋北开始猜测彭秀兵在自己离开后的生活,未果,迷迷糊糊睡着了,梦见自己在云南时的那段日子。梦中他和彭秀兵躺在村口小道的那棵大榕树上,繁茂的枝叶覆盖着他们两个的身影,星星从树叶的缝隙中透露出来,彭秀兵的眼角停了一只萤火虫,魏晋北帮他把虫子赶跑,彭秀兵就冲他笑,他们两个的手握在一起。梦醒后,魏晋北想:当时应该亲他一口。但随即他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于是翻身起床。回北京后他经常梦到彭秀兵,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也许还不如像之前那样继续失眠。

在打完那通电话后的第三天,魏晋北准时回到云南,由于村落过于偏僻,又没有彭秀兵开车载他,他路上折腾了十多个小时,先是买机票从北京飞云南,接着坐火车到金米兰村所属的市,再坐大巴车到县,最后约滴滴到村,到地方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彭秀兵和李绍群站在村口接他,彭秀兵上来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魏晋北从他身上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阳光,被风吹干的汗水,熟悉的洗衣粉和洗发水的味道,综合在彭秀兵热腾腾的肉体上,让他有些心不在焉,于是接下来李绍群拥抱他时就只是草草略过,三个人约定好第二天见面的时间,然后各自回家。彭秀兵的家人都睡了,他悄悄地带着魏晋北进门,动作轻而快地帮他收拾行李,最后躺到那张熟悉的大通铺上,此时只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一片黑暗中,彭秀兵的手往旁边碰了碰,轻声问道:“你睡了吗?”魏晋北说:“睡了。”彭秀兵翻了个身,面朝着魏晋北,伸手摸了摸他,说道:“你回来真好。”魏晋北喉头发紧,后背霎时间就冒出一层细密的热汗,云南的夜晚闷热,他觉得口渴。就在他终于想好怎么回话时,彭秀兵已经开始打鼾了。魏晋北也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他在六个人的大通铺上仔细捕捉彭秀兵的呼吸声,沉稳而温热,像刚才摸到他胸口和肩膀的手。魏晋北又失眠了。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感觉到彭秀兵的手又伸了过来,先是轻轻搭在他的胸侧,随后慢慢下移,直到小腹以下;身体也一点点挪了过来,温度隔着布料传递在魏晋北身上,热得有些发烫。魏晋北听见彭秀兵的呼吸声,就在他耳边,一声声灼热又清晰,带着升腾的情欲,这时魏晋北想起自己在北京看完心理医生那天做的梦,于是他摸索着亲了彭秀兵一口,第一次没亲到嘴唇,只亲到了略带肉感的脸颊;第二次亲到了嘴唇,濡湿又柔软,在亲吻的间隙,彭秀兵小声地说:魏晋北,我好想你,你留下来和我一直在一起行不?魏晋北咬紧牙哼了一声,抵着彭秀兵的腿根去了,接着魏晋北睁开眼,入目是彭秀兵的睡脸。此时天微微亮,魏晋北的裤裆湿热,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做了梦,于是就着公鸡打鸣的声音爬起床洗裤子。

回到云南之后的日子十分忙碌,魏晋北白天经营咖啡豆的线上销售,晚上隔三差五梦到彭秀兵,一开始是一个月一两次,后来变成了一周一两次,魏晋北试图抵御梦境,于是临近傍晚时打算去找李绍群一起喝咖啡,彭秀兵当时在快递站忙着寄件,看见魏晋北往出走,随口问了他一句去干嘛,接着说要开车载他,魏晋北不让,出门后转头搭了快递站的摩托车。到后山时李绍群正在检查咖啡豆的生长状况,看见魏晋北来了,问他彭秀兵怎么没跟着一起,魏晋北说:“彭秀兵在忙,我想来找你喝杯咖啡。”李绍群于是进屋去磨咖啡豆。咖啡入口时,魏晋北尝到了熟悉的远山树林的味道,李绍群说:“这次彭秀兵终于不在了,尝尝我新用蜜处理法做的豆子,味道怎么样?”魏晋北心想,干嘛又要提他,接着心不在焉,喝完咖啡就准备离开了。临走前,李绍群说:“你在我这待了这么长时间,回去彭秀兵肯定要念叨你。”魏晋北的语气生硬:“他念叨什么,我俩又不是天天都黏在一起。”李绍群说:“你俩就是天天黏在一起啊。”魏晋北被噎到了,迅速离开。到家时天色已经黑了,又过了一会彭秀兵才到家,一进门就嚷嚷着:“我还去李绍群那里找你了,谁知道你早就回来了!”一边说着,一边一口干掉满杯凉茶,喝完长舒一口气,走过来搭上魏晋北的肩膀。他身上热汗腾腾,带着外面树林的味道,魏晋北和他贴着半边身子,感觉自己也热了起来,不自然地躲了躲:“我就去喝了杯咖啡,你去找我干嘛。”彭秀兵又凑上去:“李绍群这家伙,之前就抢我女朋友,现在又想抢我男朋友!”魏晋北听到差点背过气去,他打开彭秀兵的手:“什么男朋友!你把意思讲清楚——”彭秀兵笑嘻嘻地接话:“就是男性朋友的意思嘛,我对你怎么可能有非分之想。”魏晋北的心如坠冰窖,晚上睡觉之前再没跟彭秀兵讲过一句话,彭秀兵缠了他一会,未果,说他小心眼,随后呼呼大睡,魏晋北失眠到凌晨一点。当夜他又梦到彭秀兵,对方一口气灌下一整杯凉茶,魏晋北说你这样喝会肚子疼的,彭秀兵笑嘻嘻地说:你是我男朋友,应该惯着我一点。然后他们两个一起吃饭,洗漱,亲吻,睡觉。梦醒了,天微微亮,公鸡在打鸣,彭秀兵在睡觉,魏晋北爬起来,默默去洗裤子。

这次事情发生之后,魏晋北就不再试图抵御梦境,他选择放任感情。在做出这一抉择之前,他徘徊许久,本想飞回北京再做个心理咨询,但最终没有行动。魏晋北想到医生的那句话:人总是在正确的事情和容易的事情之间做选择。放任自己显然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什么是正确的,魏晋北不太清楚,于是他决定暂时选择容易的这一方。在做出这个决定后,魏晋北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感情小心隐藏起来,白天他和彭秀兵仍然像往常一样,夜里彭秀兵睡着后,魏晋北会长久凝视他的睡脸,用目光描摹他脸庞柔和的轮廓。彭秀兵的睫毛很长,有点上翘,睡熟时嘴会微微张开,漏出一小截牙尖。魏晋北联想到心理咨询室的那幅白马,他对彭秀兵产生了一点类似怜爱的情绪。在这样内心莺飞草长的时刻,魏晋北很小心地没有去设想他和彭秀兵的未来。

魏晋北回云南后的第二年,咖啡豆完成了这一季度的收获,在市场上爆单畅销,三个人从北京获奖回来,在后山搬了五箱酒,喝到后半夜。天上的星星很多,夜风吹动树林,一片波浪似的沙沙声,李绍群和彭秀兵已经睡过去了,魏晋北因为在北京创业期间多次参加酒局的经历屹立不倒,他从地上爬起来,就着明亮的月光看向彭秀兵,他睡得很死,像往常每一个夜晚,魏晋北走到他身边躺下,嗅到他身上传来的酒气,还有阳光和洗衣粉的味道,他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彭秀兵?”没有人回话。魏晋北于是不再出声,他闭上双眼,呼吸逐渐平稳,在酒精的作用下昏昏欲睡,过了片刻,在半梦半醒之间,他也不知道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撑起上半身亲了彭秀兵一下。嘴唇的触感很软,有点湿润,风吹树叶的声音好像变远了,就在这一瞬间,魏晋北想到:他的全世界,从无到有,都是这个人带来的。接着他感觉到无比的满足和幸福,缓缓把自己的手搭到彭秀兵的手上,睡了过去。在这一晚,魏晋北第一次梦到了自己和彭秀兵的未来,在梦中他们两个有了一栋自己的房子,彭秀兵依然每天在忙物流工作,魏晋北在他旁边敲电脑处理线上营销和订单,晚上两个人一起回家,一起吃夜宵,穿着情侣睡衣一起洗漱,躺在一张床上聊天,睡前彼此亲吻,彭秀兵接吻时总喜欢紧闭双眼,魏晋北就叫他放松,然后亲吻他的脸颊,用舌头舔舐他颤抖的眼皮。在云南日晒风吹,他的手和脸的肤色已经和彭秀兵差不多黝黑,但衣服下面的皮肤依然白皙,而彭秀兵是天生的深色皮肤,和他的身体紧紧贴着,形成鲜明的对比。魏晋北喘息着,身形起伏,彭秀兵皱着眉头隐忍,嘴唇微张,发出轻而急促的哼声。结束后,他和彭秀兵一起去洗澡,一起入睡,第二天他第一个起床,泡两杯茶,一人一杯。梦醒时,彭秀兵正坐在旁边,用蒲扇给他挡太阳,看见魏晋北睁开双眼,他说道:“你终于睡醒啦。”魏晋北说:“嗯,咱俩回家吧。”

在那之后,魏晋北侧面打听过彭秀兵的想法,毕竟对方今年也不小了。彭秀兵兴致高昂地说:“等过两年稳定了,我要在家旁边盖一座房子,给你也盖一栋!以后咱们两个就是邻居,还能天天在一起,多好!”魏晋北说:“还没结婚就搬出去住,你家里人能同意吗?”彭秀兵说:“我倒想结婚,可找不到对象啊,天天连个女的都见不到。”魏晋北抿了抿唇,说:“多注意注意身边的人,总有合适的。”他意在表现自己,于是多次向彭秀兵发出暗示,邀请对方一起洗澡,饭后约他一起散步,彭秀兵从不拒绝。有几个片刻,魏晋北错觉地以为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他的感情迅速增长,觉得已经不再需要隐藏,于是在一个夜晚,魏晋北把彭秀兵约到那棵大榕树下,问他:“你觉得我怎么样?”彭秀兵说:“我当然觉得你很好啊,不然还能怎么样?咱们都快十年的交情了。”魏晋北又问:“你真的觉得我很好?”他的神态很认真,彭秀兵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说:“你做事很认真,懂很多,人心肠很好,最开始就是你支持我创业,还有卖咖啡豆的点子也是你想到的……你人聪明,又厉害……你怎么了,问这个干嘛?”魏晋北想问他那你喜不喜欢我,但是觉得问太多问题不好,于是直接说:“我喜欢你。”说完这句话,他忐忑地等待着彭秀兵的回答。彭秀兵面露不可置信,第一反应是开玩笑:“你喜欢我也很正常,毕竟我这么迷人,而且又……你不是认真的吧?”魏晋北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没开玩笑,是说真的。”他抿着嘴唇,等待着对方的答复,但彭秀兵只是干笑几声,就挪蹭着脚步想要离开:“你是不是最近太忙累昏头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俩还是早点回去洗洗睡吧,明天还有事呢。”魏晋北血涌上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竹筒倒豆子似的说道:“我真没跟你开玩笑,我想了很久了,我真的喜欢你,一点不掺假,是想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我说出来也不是要你必须答应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我的心意,然后多考虑考虑,最后再告诉我你的决定,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不会怪你。”

彭秀兵张了张嘴,低声说道:“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别再提这个了,我以后还拿你当兄弟。”

当晚魏晋北就收拾行李北京出差了,忙完事后,魏晋北决定去做一个心理咨询。他躺在熟悉的咨询室里,医生老态龙钟,第三次让他凝视画中的白马,魏晋北看见那幅熟悉的画,又一次联想到了彭秀兵,这次他感受到了痛苦,因为马的眼皮低垂,温顺的脖颈下拱,从来不曾看他一眼。魏晋北沉默了很久,说道:“它好伤心。”医生说:“人总是要向前走,一点磕磕绊绊不算什么。”魏晋北离开咨询室,回到住宿的酒店,彻夜未眠。天快亮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彭秀兵,问他:“真的没可能吗?”电话那头传来彭秀兵睡意未消的呼吸声,还有遥远的鸡鸣声。过了片刻,魏晋北听到彭秀兵轻声说:“你是不是又失眠了?”魏晋北挂断了电话。他在北京待了将近一周,又开始吃安定,睡得很沉,梦里一片漆黑。

他再难梦见彭秀兵了。

后来魏晋北还是回了云南,他对彭秀兵说:之前是我想岔了,我一直拿你当最好的朋友,咱俩还是像之前那样吧。彭秀兵欣然接受。回云南后一个月,魏晋北搬离了彭秀兵家,自己住进一栋小楼,此时是云南的冬季,潮湿阴冷,魏晋北在书房生一炉碳火,边煮茶边办公,自己一个人。这里不像北京那样一到冬天就寒风如刀,树杈干枯,魏晋北每天出门时能看到远山翠绿,围绕着云雾,一派朦胧景象。第三年的时候,他们的咖啡豆彻底打通了国内市场,远比当初星雀给出的前景要辉煌。三个人去上海参加发布会,结束后正好是魏晋北的三十岁生日,于是留在上海玩了一天,晚上吹蜡烛许愿时,魏晋北看着彭秀兵的笑脸,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什么愿望都没有许。就在当晚,魏晋北又梦到了彭秀兵,这是他近一年来第一次梦到对方。在梦里,彭秀兵在他家的书房里和他一起烤火煮茶,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屋子里很温暖,他们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彭秀兵对他说:魏晋北,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三十岁之后的样子。魏晋北静静地看着他,内心安宁。彭秀兵继续说道:如果能给未来的自己打一个电话,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魏晋北说:我没什么要跟自己说的,如果真的能打这个电话,我想打给你。彭秀兵笑了,问他:真的啊,你想打给我?你对我有什么好说的?此时此刻,彭秀兵低着头烤火,他的侧脸对着魏晋北,脖颈以一种温顺的弧度微微下拱,眼皮低垂,露出半轮暖棕色的眼瞳。他没有看魏晋北,魏晋北长久地凝视着他,轻声说:我会打电话给你,祝你幸福。

 

 

【完】

okcool
【彭昱畅✘刘昊然】 彭然心动?...

【彭昱畅✘刘昊然】 彭然心动🧡"我想和你传绯闻!”(aka. 畅然, 彭秀兵 魏晋北 提及)


请大家吃我用AE暴剪六小时的视频!

👉点我👈 

【彭昱畅✘刘昊然】 彭然心动🧡"我想和你传绯闻!”(aka. 畅然, 彭秀兵 魏晋北 提及)


请大家吃我用AE暴剪六小时的视频!

👉点我👈 

蒲公英球

今天在电影频道看电影《一点就到家》,看到晋北对睡着的秀兵笑时,我立马就入了这个cp了!结果看到晋秀tag里3的参与量,呜呜呜(┯_┯)我裂开了……

两个小伙子很帅气,一个是清秀的帅气,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一个是憨憨的帅气,小太阳一样,各有千秋!

我对不起绍群,三个人的故事独独你缺少了姓名……

占tag致歉

话说回来电影频道真是深得我心,一到过年过节放的全是我爱看的片子!

今天在电影频道看电影《一点就到家》,看到晋北对睡着的秀兵笑时,我立马就入了这个cp了!结果看到晋秀tag里3的参与量,呜呜呜(┯_┯)我裂开了……

两个小伙子很帅气,一个是清秀的帅气,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一个是憨憨的帅气,小太阳一样,各有千秋!

我对不起绍群,三个人的故事独独你缺少了姓名……

占tag致歉

话说回来电影频道真是深得我心,一到过年过节放的全是我爱看的片子!

酒酿梨子茶

画饼大师丸三奶绿

先画个饼【萧平旌x孟章】

看完电影就很想搞晋秀和他俩的衍生,在B站看到有太太有剪小皮筋和小葱的我就更想搞他俩了

差不多就是太子伴读旌x体弱小太子章

竹马竹马的故事

希望我可以把这个饼搞出来


我爱狗勾然和狗勾彭


先画个饼【萧平旌x孟章】

看完电影就很想搞晋秀和他俩的衍生,在B站看到有太太有剪小皮筋和小葱的我就更想搞他俩了

差不多就是太子伴读旌x体弱小太子章

竹马竹马的故事

希望我可以把这个饼搞出来


我爱狗勾然和狗勾彭


豆沙沙

导演这个采访厉害了。果然cp感这个东西不是我脑补的哈哈哈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cr采访 






cr采访 

虎三的海

一个叫魏晋北的男人决定离家出走

*魏晋北/彭秀兵


01.

「谈崩了。」


魏晋北脑子里兵荒马乱,彭秀兵身处其中射来一支箭,箭头上书五个小字——“你这个外人”。


他裂了。


我得走,他心想。后面彭秀兵说了什么想当然地听不进去了,彭秀兵嘴太笨了,似乎是在给他解释“外人”这一口误。他矮矮的,两只手搭过来,语无伦次的样子叫气势败走八成,魏晋北想,我得走,马上,right now。


彭秀兵眼睛红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魏晋北怕彭秀兵哭,他的解释是自己有尴尬恐惧症,别人哭——不知道怎么安慰——于是尴尬,大概是这么一个逻辑,而他在黄路村接触最多的两个人,只有彭秀兵是会哭的,李绍群大抵也哭,只是都背着人,...

*魏晋北/彭秀兵


01.

「谈崩了。」


魏晋北脑子里兵荒马乱,彭秀兵身处其中射来一支箭,箭头上书五个小字——“你这个外人”。


他裂了。


我得走,他心想。后面彭秀兵说了什么想当然地听不进去了,彭秀兵嘴太笨了,似乎是在给他解释“外人”这一口误。他矮矮的,两只手搭过来,语无伦次的样子叫气势败走八成,魏晋北想,我得走,马上,right now。


彭秀兵眼睛红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魏晋北怕彭秀兵哭,他的解释是自己有尴尬恐惧症,别人哭——不知道怎么安慰——于是尴尬,大概是这么一个逻辑,而他在黄路村接触最多的两个人,只有彭秀兵是会哭的,李绍群大抵也哭,只是都背着人,不哭到他面前来。


彭秀兵要哭到他面前来。彭秀兵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自尊心,他像永远17岁,他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泪点和笑点都很低,魏晋北实在没有法子,不管彭秀兵哭的导火索是什么,他都担当了第一现场的抢救任务,像刻在DNA里一样。


如今彭秀兵双目泛红,眼瞅着泪珠子就要落下来,魏晋北DNA里警铃大作,拔腿就走。他要赶在彭秀兵哭出来之前走掉,他的DNA里除了刻着“抢救彭秀兵哭泣现场”还刻着比这更古早的,硕大的两个字——骄傲。


他太骄傲了,哪怕经历过无数次失败,骨子里的骄傲依旧稳如老狗,随着咖啡豆远销国内外,这骄傲也升了格,容不得被质疑半点权威——


所以彭秀兵总是先道歉那一个。


但这一次不管用了!魏晋北气呼呼地收着他的行李箱,嘴里振振有词:这一次不管用了彭秀兵,你道歉也没用,哭也没用,咱们完了!


魏晋北就是这样屁滚尿流地回了北京,他好怕彭秀兵追上来,哭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的骄傲,有时候也不是那么无懈可击。


02.

魏晋北,由于走得实在仓促,叫这一场负气略显狼狈。


首先,他在北京租的房早退了,黄路村的房子不要钱,他住了三年,住没了租房的意识。


他拉着行李箱随便开了家酒店——4星的——他现在经济略微有了些富余,不至于住太差,但他的搭档彭秀兵其人非常抠,说好听点叫节俭,魏晋北耳濡目染,花钱有所收敛。理论上按照常规,他应该要开一家快捷酒店的——彭秀兵一定会住快捷酒店,但此时他和彭秀兵,以及李绍群,以及黄路村和云南的所有所有都没有关系了,于是他决定反着干。


魏晋北住在4星的酒店套房里,泡了一个4星的澡,躺上4星的柔软床垫,准备睡一个起码4星的好觉。


——没睡着。


那种久违的感觉又上来了,你的身体和脑子都告诉你,该睡了,可就是睡不着。


所以彭秀兵那天到底哭出来没有啊。他的脑子不着边际地活动着,好像又看到彭秀兵肿肿的眼睛,噙着泪,嘴里不停解释着什么。


就,好气人。


我他妈三年时间,跟你日晒雨淋三年,同床共枕三年,到头来,还是个外人。


彭秀兵你没有心。


魏晋北看着一点点发白的天空,心口也空荡荡。


03.

魏晋北签了个短租,开始琢磨另谋出路。

不太顺利。


这个不顺利,是全方位的。

比如有天,他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彭秀兵的上衣,那种色彩饱和度很高款式土得很固执的polo衫,胸口隐约的油渍证明这件衣服很有可能还没洗过,是彭秀兵换下来,让他不小心给收走的。            


【我有没有说过换下来的衣服要放到洗衣篮里。】


他抄起手机正要发作,才发现彭秀兵已经被他拉黑了。先前彭秀兵给他来电话,他没接,发微信,还是语音,长的短的都有,偶尔打几个字,狗屁不通,又开始发语音。魏晋北知道他忙,没时间打字,微信依旧整天响个不停,他一条都没点开听,手下一通操作,把彭秀兵删了。


彭秀兵道歉太有一套了,能腐蚀人心。


之后彭秀兵也来申请过加好友,魏晋北当没看见,就消停了。又过了两天,散伙后李绍群第一次给他发微信,就三个字,他不好。


他们三个人,除了你我,就是他。

魏晋北瞪着那三个字,瞪不出个解释。“他不好”的解释有很多种,是他不好,说错了话,还是他不太好,因为你不听他讲话。

又或者,是他病了,身体不好。

魏晋北想到这个可能,心脏毫无缘由地抽抽了一下,随即安慰自己,彭秀兵是铁打的身体,不能够不好。


可他最开始跟彭秀兵好上,就是因为他“不好”。


铁打的身体,偶尔害病,就是大病。

那回快递站人手不够,他冒雨跑去山里送货,回来就烧了,烧得稀里糊涂,魏晋北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他的世界观里,彭秀兵是没有这样一面的,他是无坚不摧的,像颗太阳,永远在发光发热,而不是躺在病床上高热。魏晋北没理会村里巫婆给的土方子,给他物理降温折腾了一晚上,随着天亮,太阳就回来了。


彭秀兵醒来看到他,说我做梦,梦到王赛芬了。

魏晋北说,王赛芬孩子都有了。

彭秀兵说我知道,但梦里没有,我在梦里追着她跑,好不容易追到了,跑到跟前一看,你猜怎么着?

魏晋北说,怎么着?

王赛芬是你的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彭秀兵哑着破锣嗓子哈了半天,魏晋北换掉他头上的毛巾,顺便给他擦了擦眼屎,然后说,以后我就当你的王赛芬吧。


彭秀兵眨巴着眼不知是没懂,还是似懂非懂。于是魏晋北低下头,亲了亲他。


啥子意思?

就这个意思。


04

后来魏晋北始终将此次“告白”斥为一记败笔。

正是因为开始得不清不楚,才导致结束得也不明不白。

李绍群知道后也没有显现出多少惊讶,好像这村子里再也没有新鲜事了。


魏晋北和彭秀兵,一点都不配。


一个精致,一个粗糙。

一个爱喝咖啡,一个爱喝茶。

一个理性,一个感性。

一个主动,一个被动。

一个现实主义,一个理想主义。


本来该是互补,但永远扣不到一起去。世界上没有什么细节是严丝合缝的,除非出厂装置一样。

很显然,他俩连生产线都不是同一条。


魏晋北被彭秀兵气得跳脚时李绍群就很积极出来说风凉话,你到底看上他啥啊?

通常这时候,魏晋北还没憋出句囫囵话,彭秀兵就风风火火跑过来了,隔老远扯着嗓子喊,魏晋北你饿不饿啊,今天咱们吃鸡丝米线!

魏晋北就笑,问李绍群,你试过站在悬崖边有人拽你一下的感觉吗?

李绍群说,我不想试。

魏晋北指了指越跑越近的彭秀兵:他,老拽我。

李绍群做恍然大悟状,哦,以身相许。


彭秀兵跑近了,额头上的汗珠亮晶晶的,带来一股热烘烘的风。

魏晋北说,你跑什么?

彭秀兵说,你不生气啦?

魏晋北说,我气什么?

彭秀兵就嘿嘿乐,说你们饿吗,先吃鸡丝米线呀。


魏晋北真的想不起来为什么跟他生气了。


05

魏晋北回北京两周,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有时候他觉得他要死了。

只是创业又一次失败而已,不至于死,但睡不着的感觉会让人很想死。


实事求是地说,过去那三年,他也不是完全没失眠过,但每次彭秀兵都会顶着一张英勇就义的脸说,我洗香香了,来吧。

他曾经表示过,干这事非常耗体力,不宜常干,小干怡情,大干伤身,实则怕伤了彭秀兵,好好的一小伙子,发个烧让他整弯了,凡事不好操之过急。


可奇怪的是,生理就是可以治愈心理的,他被彭秀兵的气味和温度包裹,总能很快入睡。

在顶楼天台上,距离死亡只有4.1秒时他从来没有想过,治愈系会自己找上门。

可能那一刻,老天爷突然长眼了,除此之外,没有科学解释。


06

魏晋北又去见了他的心理医生,老头用邓布利多的台词打发了他,这让他深感心理治疗行业有机可趁。老头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在他离开前又找补了两句。


老头说,你知道我们一切行为的根本是什么吗?

魏晋北胸有成竹:是活着。

不,老头说,是欲望,你得去找到你的欲望。


魏晋北从中心出来,掏出手机通过了彭秀兵的好友申请,之后一整天彭秀兵都没有发信息过来,魏晋北恨不得再把他删了。


07

魏晋北一直觉得彭秀兵是世界上最简单最好懂的人。

快递站赔了19万,他也只是沮丧了一小会儿,很快就原地满血,又是一精神小伙。

那19万他攒了十年,风口大师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后来彭秀兵答应跟他处对象后他又不懂了。

这么顺利,怕是有诈。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以为彭秀兵没懂他意思。彭秀兵边清点快递边跟他说,我懂啊,你是我男朋友嘛。魏晋北听他讲得轻描淡写,认定有诈。彭秀兵接着又说,对了魏晋北,你下次不要在我脖子上嘬红印子了,我们云南的蚊子再毒也叮不出这样的哇。


魏晋北心想,彭秀兵你不懂爱。


不懂爱的彭秀兵一直不发消息,这让魏晋北有点方,之前李绍群说他不好,莫非是真的不好?

魏晋北从没想过主动发个消息去问一问,他习惯了彭秀兵先道歉,习惯了彭秀兵先哄他,习惯会驯化一个人,像巴普洛夫的狗。


问题他和彭秀兵,到底谁是巴普洛夫?谁是狗?


08

北京到云南,飞行距离2267公里。

从昆明机场到黄路村,从前要经历大巴、拖拉机、牛车、步行等,现在已经有车直达了。魏晋北想起第一次来黄路村,彭秀兵开着他的小货车绘声绘色,他心想,傻子真快乐。


现在他为了这个傻子,天天不快乐。


魏晋北穿过村子来到后山,路是他熟悉路,空气是他熟悉的温度,他穿过大片大片绵延起伏的树林,看到赤脚的彭秀兵跨坐在一棵老树上,细碎的阳光打在他头顶,他东张西望了一会儿,视线定在了自己的方向。

魏晋北看到他快速地溜下树——摔了个屁墩儿,看到他咧着一嘴大白牙光着脚跑过来,地上多烫啊他想,怎么不戴个帽子呢,说了来山上要戴帽子呀,他胡思乱想着,彭秀兵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


你回来啦?他说。他看魏晋北需要微微仰着头,他眼睛里是一泉清波,荡得魏晋北心驰神往。


怎么不穿鞋,不扎得慌啊?魏晋北说。


彭秀兵摇摇头,看着他依旧是笑。


魏晋北半蹲下来,说:上来,我背你过去。


彭秀兵趴上去,两只手圈住魏晋北的脖子,汗蹭了魏晋北一脸。


魏晋北说,我通过你好友申请了你怎么不搭理我呢?


彭秀兵说,啊?你通过了吗?对不起啊,我消息太多了,一定是看漏了。


魏晋北心想,对不起个屁啊,你应该说凭什么你不先给我发。


他手下托了托彭秀兵,看到远处露台上的李绍群握着咖啡杯转身进了屋,也许十分钟后,他就能喝到远山树林的味道了。


09

魏晋北问李绍群,你说他不好,是哪里不好?


李绍群说,我是想发,他不好好干活儿,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他不让我给你发,来抢我手机,就只发出去三个字。


魏晋北说,我操。


李绍群说,他说你只是离家出走,从家里出去的,都会回家的。


魏晋北看着在一旁睡着的彭秀兵,突然好像周遭的人和事都不存在了。他凑过去,仔细地打量着彭秀兵的脸,毛茸茸的短发,质朴的五官,和颈脖传来久违的热度。


他着迷一样看着他,心想,这是我的欲望。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