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晏殊

73059浏览    647参与
一滴活了一千年的一氧化二氢

簪花。


别人24岁意气风发地享受着荣光万丈的琼林宴,他已经在官场行走十年。他们仍在起点时他早已登上丹陛。

四年前弟弟去世,他不在;一年前父亲去世,他甚至不能安心地在家守孝。

身在京城,他或许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乡。

大中祥符七年,从祀太清宫,同判太常礼院。

同叔My wife

簪花。


别人24岁意气风发地享受着荣光万丈的琼林宴,他已经在官场行走十年。他们仍在起点时他早已登上丹陛。

四年前弟弟去世,他不在;一年前父亲去世,他甚至不能安心地在家守孝。

身在京城,他或许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乡。

大中祥符七年,从祀太清宫,同判太常礼院。

同叔My wife

水墨书兰亭
手写行楷:晏殊词《蝶恋花》
手写行楷:晏殊词《蝶恋花》
山鬼

清平乐

晏殊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晏殊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白炽灯_

Hi朋友们早上好,想整个金属字章的车,是殊的《蝶恋花》,同时也是一个权瑜的同人的同人的同人制品()

珠光白镀银和黑白色膏,最长边6cm,每款30,大约25/1,会有明信片赠上。珠光工艺参考p3(图源wb:昔日金阶白玉堂)

有意入请联系我!!tag打的不妥也请私信我!

Hi朋友们早上好,想整个金属字章的车,是殊的《蝶恋花》,同时也是一个权瑜的同人的同人的同人制品()

珠光白镀银和黑白色膏,最长边6cm,每款30,大约25/1,会有明信片赠上。珠光工艺参考p3(图源wb:昔日金阶白玉堂)

有意入请联系我!!tag打的不妥也请私信我!

悦悦的南瓜
是晏殊和奶7 老父亲节日快乐❤...

是晏殊和奶7

老父亲节日快乐❤️

是晏殊和奶7

老父亲节日快乐❤️

人造色素

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销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


——晏殊《山亭柳·赠歌者》

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销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


——晏殊《山亭柳·赠歌者》

言晏咕咕咕
手写||晏殊||“无可奈何花落...

手写||晏殊||“无可奈何花落去。”

殊殊老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过几天我把下句补上

明天体测,殊殊给我点力量吧!!!

手写||晏殊||“无可奈何花落去。”

殊殊老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过几天我把下句补上

明天体测,殊殊给我点力量吧!!!

闲生竹子

调个色,然后我沦陷了🤤

殊殊子也太美了吧🤤


最后一张是直接怼着电脑拍的🤤

调个色,然后我沦陷了🤤

殊殊子也太美了吧🤤


最后一张是直接怼着电脑拍的🤤

山鬼

山亭柳 · 赠歌者

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身。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蜀锦缠头无数,不负辛勤。

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消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

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身。花柳上,斗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蜀锦缠头无数,不负辛勤。

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漫消魂。衷肠事,托何人?若有知音见采,不辞遍唱《阳春》。一曲当筵落泪,重掩罗巾。

山鬼

秋蕊香 · 梅蕊雪残香瘦

梅蕊雪残香瘦,罗幕轻寒微透。多情只是春杨柳,占断可怜时候。

萧娘劝我杯中酒,翻红袖。金乌玉兔长飞走,争得朱颜依旧。

梅蕊雪残香瘦,罗幕轻寒微透。多情只是春杨柳,占断可怜时候。

萧娘劝我杯中酒,翻红袖。金乌玉兔长飞走,争得朱颜依旧。

衰兰客

春眠

因为他,整个教室充满霪雨的味道。纸张是粘湿的,空气是稠乱的。《说文解字》讲:淫是多雨、久雨的意思。六合之内,八方之外,水从天上落下来, 像断了线的天庭珍珠倾盆而下。这样的雨,下了二十年。


我第一次见到欧阳修写艳词,正是在讲《说文解字》的傍晚。讲到梅,嘴里酸酸的,忍不住回头,就看见他在低头在纸上写写画画。他的笔一跃一跃的,像春池里起伏的梅子。摽有梅说: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你在写什么?”我抓过纸来。

他惊惶地抬头。我一字一顿地念:“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外面下着雨,你倒好兴致,想着‘日长蝴蝶飞’。你去外面站着罢。”


他满不在意地搁下笔,径...

因为他,整个教室充满霪雨的味道。纸张是粘湿的,空气是稠乱的。《说文解字》讲:淫是多雨、久雨的意思。六合之内,八方之外,水从天上落下来, 像断了线的天庭珍珠倾盆而下。这样的雨,下了二十年。


我第一次见到欧阳修写艳词,正是在讲《说文解字》的傍晚。讲到梅,嘴里酸酸的,忍不住回头,就看见他在低头在纸上写写画画。他的笔一跃一跃的,像春池里起伏的梅子。摽有梅说: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你在写什么?”我抓过纸来。

他惊惶地抬头。我一字一顿地念:“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外面下着雨,你倒好兴致,想着‘日长蝴蝶飞’。你去外面站着罢。”


他满不在意地搁下笔,径直走出去。我又说:“站住。”把书抛给他,他比我高出许多,一手接住了。“站在外面也要听讲。”苏洵嗤嗤笑着;我不理他,把课本翻回到召南的部分,让他们念。念到采蘋,欧阳修的声音高而亮,像挑衅的鸟。

深夜,我打开课本,从书中取出这张薄纸。墨迹洇在页脚处,欧阳修写:秋千慵困解罗衣,画堂双燕归。我嘟囔着:“算什么笑话?”他的字和人一样潦草,撇捺斜飞。归字的一竖,如长长的柳叶。


我把欧阳修叫到办公室去。他倒是满不在乎的:“晏老师,找我有事吗?”他的下巴白白净净,让人联想到鸡蛋,上面突兀地冒出几根胡茬。我莫名想起他是庐陵人,庐陵这个名字,就像个浑圆葱茏的坟冢,长满春天的绿须子。“不久就要考试了,怎么还在写这种东西?”“性情所致,随便涂抹一下。”他不客气地怼回来,像鸡蛋磕了石头。我笑道:“性情所致,还要考第三次?”

他不愿理睬我,我把纸推回给他。“写得蛮好的,”我想起画堂燕双归,“在你看来,教室就是你的闺阁吗?”

他被我逗笑了。“教室是学士的闺阁?”欧阳修摇摇头,“那我一定不是大家闺秀。”我瘫回到椅子上:“我也不想做大家闺秀的。”

“监考完这场,您就要回去了吧?”他放下词作,我揉了揉眼睛。“不错,官家那里还有太多事要忙。我还以为你都忘了。”“雨下得太久了。过几天再走吧?”“以你的资质,我们一定会有再见的一天。”我笑道,“也就是深闺之处。”

他的手摩挲着,把纸来来回回折了三四次,凌乱地摆弄着柔软的字。怯懦的情致像羽毛一样,在他的指尖飘来飘去。欧阳修说:“在官场的感觉怎么样?”

我歪着头,雨淅沥沥地蚕食耳朵。“好,也不好。但你知道的,我和很多人不一样,不怕告诉你,只感觉有些累。”“有多累?”我想了想:“像春困那样累。又不愿意走,又神似倦怠的感觉。”

说不定,我真是在闺阁中住久了。看到他这样的人,才会感觉像没盖好的香炉,突兀得烫手。他的归字,像檀香烟一样蜿蜒着消散在空气里。雨又浓起来了。

我说:“你走吧,别忘了写策论。这个留下来,不要再写。或者像我一样,写了也没人责怪。”欧阳修嘻嘻一笑:“本就是留给您的。”他挥挥手,消失在春雨中。


我走的那一天,欧阳修并未来送我。或许他听进了我的话,忙着读书去了。

浏览省考名单时,我一惊:好巧,用指头细细抚摸着庐陵两个字。他嘻笑可爱的脸上,平添了几绺胡须。我透过茶杯看他:他的笔一起一伏的,依旧像春池里的梅子。

“咳。”我忍不住咳嗽。甚至想咳嗽得更厉害一点,感觉被梅核卡住了喉咙,又痒又疼,这颗梅子顺不下去了。喝了好多茶,把雨水都喝尽了,也没有用。欧阳修还是在慢条斯理地看着卷子,而我要把梅核都咳出来了。

“……老师,”他仿佛恍然大悟般,缓缓举起手,“这道题目是写周代的司空,还是汉代的司空?”

“很好,很好!”两年前的我赞扬道,“班里难道只有欧阳修一个人,发现了这个问题吗?”


胡茬未长的欧阳修笑了。昏黄的傍晚,他紧攥着试卷,等待我的回答。梅核终于滑进了肚子,我畅快地答道:“没错,就是汉代的司空。”欧阳修的手放下了。我想握着它,问:“你还有别的问题吗?比如,梅为什么要和柳对仗,蝴蝶要和日头对,而燕子只能在雨中飞?这些我都可以教你。汴京很大,这些我都可以教你。”


而欧阳修只摇摇头,说:“没有问题。接下来,我要答卷了。”


我放开他的手,心想:好的。我有足够长的时间等你写完这份试卷,而在这段时间里,可以有一场短暂的春眠。纸张的沙沙声,和雨声竟然出奇的相像;墨迹的形状,仿佛神采飞扬的燕子。这是属于我独特的春天。


那时,我和欧阳修都没有足够老。我以为春天是永恒的,冬雪是虚无的。断了线的珍珠从空中落下来,砸在我的花园里,是他亲自剪断了珠帘。然后他把笔掷在雪里,离开了我的庭院。那时候,我们都为生离而气愤,虽然分道扬镳,但装作若无其事。直到我死去,然后他死去,雨真正落在我们的墓碑上时,可能我才会明白:雨和雪,本来就是同一而不变的东西。

End


山鬼

蝶恋花 · 南雁依稀回侧阵

南雁依稀回侧阵。雪霁墙阴,偏觉兰芽嫩。中夜梦馀消酒困。炉香卷穗灯生晕。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欢,未免萦方寸。腊后花期知渐近,寒梅已作东风信。

南雁依稀回侧阵。雪霁墙阴,偏觉兰芽嫩。中夜梦馀消酒困。炉香卷穗灯生晕。

急景流年都一瞬。往事前欢,未免萦方寸。腊后花期知渐近,寒梅已作东风信。

山鬼

瑞鹧鸪 · 咏红梅

越娥红泪泣朝云,越梅从此学妖颦。腊月初头、庾岭繁开后,特染妍华赠世人。

前溪昨夜深深雪,朱颜不掩天真。何时驿使西归,寄与相思客,一枝新。报道江南别样春。

越娥红泪泣朝云,越梅从此学妖颦。腊月初头、庾岭繁开后,特染妍华赠世人。

前溪昨夜深深雪,朱颜不掩天真。何时驿使西归,寄与相思客,一枝新。报道江南别样春。

山鬼

晏殊《喜迁莺》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山鬼

采桑子 · 时光只解催人老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