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晚堂故客

140浏览    28参与
顾望。

周自珩好会啊好会啊好会啊我现在只会鸡叫了aaaa!

(刚刚少发了一张。/瘫倒在地)

周自珩好会啊好会啊好会啊我现在只会鸡叫了aaaa!

(刚刚少发了一张。/瘫倒在地)

顾望。

p1金字p2白字。

我太喜欢夏习清啦!!!!

p1金字p2白字。

我太喜欢夏习清啦!!!!

顾望。
—单—。 (逐渐飞起的脚步)

—单—。

(逐渐飞起的脚步)

—单—。

(逐渐飞起的脚步)

顾望。
“傻孩子,你要知道。 审判者的...

“傻孩子,你要知道。

审判者的枪械从来不会离身,这是一百年前就立下的铁律。”

“傻孩子,你要知道。

审判者的枪械从来不会离身,这是一百年前就立下的铁律。”

顾望。

p1《破云》p2《吞海》。

盐姜葱花鱼冲。

p1《破云》p2《吞海》。

盐姜葱花鱼冲。

顾望。

p1《黑天》p2《某某》。

友情出镜差点被我吃掉的费列罗。

情人节快乐。*2

p1《黑天》p2《某某》。

友情出镜差点被我吃掉的费列罗。

情人节快乐。*2

顾望。

【落不下情人节24h/09:00】字。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锐琰szd!!!!!!!!!







锐琰szd!!!!!!!!!

顾望。
“可以攻击证据,但不要肆意攻击...

“可以攻击证据,但不要肆意攻击人。”

写歪了。小顾气鼓鼓。

“可以攻击证据,但不要肆意攻击人。”

写歪了。小顾气鼓鼓。

顾望。
我想rua安折。(…) 这是可...

我想rua安折。(…)

这是可爱小姐妹要滴。

我想rua安折。(…)

这是可爱小姐妹要滴。

顾望。

霍霍出两个篆书的章。(?)

霍霍出两个篆书的章。(?)

顾望。
院长生日快乐! 要和薄荷精长长...

院长生日快乐!

要和薄荷精长长久久!!

院长生日快乐!

要和薄荷精长长久久!!

顾望。

不务正业。

“新雪。熬过这一场,接下去什么都不用怕了。”

p3是貌美姐妹@阿生今天也有很多脑洞 给哒!!!!!

不网商。

红心蓝手可用。

不务正业。

“新雪。熬过这一场,接下去什么都不用怕了。”

p3是貌美姐妹@阿生今天也有很多脑洞 给哒!!!!!

不网商。

红心蓝手可用。

顾望。

【未报】

*巨短。ooc。


传闻东海海底存着一支龙脉。

每一条龙的龙鳞都是泡在血里长出来的,如玉美艳,又透着血气。

遥在北辰,昊天继位,搬去了天宫。

众神倾尽全力助天帝坐稳龙椅,每日忙得头不顶天脚踩不着地。

三海之龙血战、谈判,先后归顺天庭,只余东海依旧称霸一方。


天帝落在东海之边,卷起一阵风,看寸草不生。

夕阳的余晖照在海面上,折出刺眼的光。

平日翻滚的海被法力封住,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冒着彻骨寒气的冰。

海岸边有一团血色,隐在折光后,虚幻的像个假象。

天帝眯着眼走去。


那是一条满身伤痕的白龙,呼吸弱的要听不见。不远的地方冻着一具分不清样子的碎肉,天帝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继续看着白龙。

伤痕总比死尸好看。

白...

*巨短。ooc。


传闻东海海底存着一支龙脉。

每一条龙的龙鳞都是泡在血里长出来的,如玉美艳,又透着血气。

遥在北辰,昊天继位,搬去了天宫。

众神倾尽全力助天帝坐稳龙椅,每日忙得头不顶天脚踩不着地。

三海之龙血战、谈判,先后归顺天庭,只余东海依旧称霸一方。


天帝落在东海之边,卷起一阵风,看寸草不生。

夕阳的余晖照在海面上,折出刺眼的光。

平日翻滚的海被法力封住,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冒着彻骨寒气的冰。

海岸边有一团血色,隐在折光后,虚幻的像个假象。

天帝眯着眼走去。


那是一条满身伤痕的白龙,呼吸弱的要听不见。不远的地方冻着一具分不清样子的碎肉,天帝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继续看着白龙。

伤痕总比死尸好看。

白龙撑着要起身,眼里是没退干净的血色。

“我不伤你。”天帝慢慢走近,左手腾起一团光雾,拢住惊吓得要后退的白龙。

小白龙一句话噎着说不出来,撑了两秒,头一歪就倒,被接在怀里。


天庭的药效比东海要快的多,白龙昏了半天就醒了。

天帝坐在桌前翻阅书籍,白龙没化人形,团成一团盖着被子。醒后探出脑袋,看着天帝,本能做出防备。

“醒了。”天帝侧头看他。

小龙像是嗅到身上的药味,一愣,想起来什么的样子,在天帝含笑的目光里慢慢收回戒备,轻轻道了谢就顺着天帝指着的方向离去。

临走前,白龙往桌上放了一枚海螺,说是报救命之恩。


“天帝…”有一神官上前,唤了唤他。

“我知道。以让他归顺为前提,接近他。”天帝有些不耐烦。

海螺很漂亮,漂亮地像白玉砌的,旋还是朝左的。


东海近日海浪翻得凶猛。

天帝降于海边,背着手,清晰地听见海下的白龙一声长吟,凶兽的咆哮凌厉万分,戛然而止。

待归于平静,天帝手心幻化出一枚海螺,像先前一样轻轻吹响。


白龙不再是龙身,而是化了人形。

他随手卷了水珠做了衣裳,深蓝的颜色衬得他白得惊心。银白的发沾了几缕在侧脸,他伸手撩到耳后。

眉眼之间是深海幽居带出来的清冷,金眸看人时闪着碎光。

像个假象----画里的那种。

“什么事?”白龙有些疑惑。

天帝猛地回神,摸了摸鼻子。

“东海动静有些大,我担心你,便下来看看。”

“你…担心我?”白龙眸子里满是讶异。

天帝仔细看着他。

“是,我担心你。”

“为何?”

“我活了千八百万岁,头一次收到不是为了名利而送的东西。”天帝一字一顿地说。

白龙一愣。


“我是妖。”他下意识要遮住泛着些光亮的龙角,天帝上前抓住他的手腕,触感很凉。

“妖?妖就不能被担心了?”天帝盯着他,水蓝的瞳孔里只映出一个白龙的身影。

“抱歉,失礼了。”天帝轻轻松了手。


白龙头一次落荒而逃。

一头扎到水里的时候,龙尾化出,轻轻扫过海浪,天帝心头微微一颤。


东海难平,祖祖辈辈的龙用命填着深坑,保着地位。族中老龙王病逝,职责压到白龙身上,重的像山。

他日日清理着纠缠的妖兽,就连冰刃上头都渗进血丝。

老神官们纷纷催促,道这是最好的时机。

“只要陛下您寻个时间,救他一命,不愁那白龙心生感激。”天帝心烦意燥,手中的笔顿着,在纸上泅出一团墨迹。


可笑在于,他不仅想要“心生感激”。


云雾缭绕,天帝握着海螺站在云端,凝视深海的血雾。

龙吟嘶哑,他心尖一跳,有些慌乱地落入海中拨开浓血,寻着白龙。

深海之处寒可入骨,白龙手上冰刃被破去大半,此刻咬着一口血同恶兽纠缠。


光雾中一柄长剑破光而出,“扑哧。”天帝面无表情地一剑刺穿妖兽后心,接住白龙,在恶兽咆哮里将其粉碎。

白龙人形龙尾,被天帝按在怀里,尾巴尖还轻轻动了,带了一小串气泡。


天帝抹去白龙眉角的血迹,有些狠:“你知不知道多危险?我若没正好瞧见,你又要像上次一样顶着一身血见我?”天帝扳着他的下巴,好看的眉皱着。

白龙心忽的有些难受,眼底浮了一层泪光。


哄他的话还没出口,白龙双手轻轻托上天帝的脸,冰冷但温柔的一吻落在唇上。

天帝眼里的错愕退去,搂住了他的腰,吻得更深。

再有破碎的记忆,也许就是缠不住腰的尾巴尖儿。


东海归顺于天庭。

白龙得名敖广。


东海深坑里不断窜出长相奇特的妖兽,一眼就认得出来这是哪家。

敖广穿不惯繁重的朝服,正巧海底事忙的他连发都是匆匆一揽,干脆时常翘掉朝会。

昊天每日都下意识望去,只有极少数会看见敖广盯着他看,金眸里头只盛着一个他。


龙王以一己之力杀去东海一半妖兽,时常有嘴碎的小神仙说他终会功高震主。

他想,怎么会呢?当年我为了龙族,如今不过是为了给他一个太平罢了。


昊天先前听到这些言论,气极反笑,幽幽地说:

“他敖广半条命挂在冰刃上头,是你们胆敢放肆的…?”

敖广慢慢抬起头,默默想,有这一句话,他就够了。

东海事务忙的很,敖广常常见不着人,昊天想他想的紧,便会吹响海螺,然后站在云端,看着白龙破水而出,朝他晃晃龙角,再卷着朦朦胧胧的水雾重新钻入海中,偶尔还会传上来个漂亮的贝壳。


总归是有空闲时间的。

敖广躺在云上,身旁是昊天,是爱人。

缠绵后湿红的眼微微眯着,被天帝抱在怀里,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唱着人间歌谣哄他安睡。


可惜人言可畏。

再平静的湖面也会因风而皱。

敖广曾经觉得,所有人怀疑他,他都不在意。只要昊天还信,他哪怕豁出命都要替龙族,替天庭,替他打下东海。冰刃碎了不要紧,再抽骨换,受伤了不要紧,包扎好了继续应战。

可他不信了。


一切都在他沉入深渊岩层,击杀逃脱封印的上古凶兽之时,发生改变。


敖广为天地灵气孕育出的龙,修为上飞速增长,年纪尚轻就可以以骨刀斩了凶兽咆哮的声波。

天庭急召,他抬头看向只瞧得见一点儿光亮的海面,散去千年修为画下阵法,打下封印,带着一身血气出现在了众神面前。


众神站的笔直,人人瞧他都像是得了斜眼病。

“敖广,你可知罪?”昊天淡漠开口。

敖广猛地抬头,眉角挂着新鲜的血迹,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同上古妖兽协商攻入天庭,是为一罪。”

“于东海称王千年目无天神,是为一罪。”

“擅自斩杀于天有功之妖兽,是为一罪。”

“东海龙族常年避朝而不上,是为一罪。”

……


他站在那,手中还握着骨刀,苍白的脸沾着血。听着听着,忽的听笑了。


我与上古妖兽制定千万年不得出海一步之书。

我为天地灵气而生之龙,诞下之日天为我贺。

我斩杀妖兽是为它怂恿幽居之物意攻入天门。

我常年缺席朝会是为以刀刃和命于深海厮杀。


上千年把命挂在刀锋上,护了一群白眼狼。


昊天眉眼尽是淡漠,水蓝的眼没了当初看他的温柔。

“敖广,封你为东海龙王,镇守海底。可愿?”天帝一纸诏书握在手中。

骨刀收回袖中,他理了理衣袖,目光停留在那卷绸上。

怎么不愿?我敖广生在深渊之侧,多亏得天帝厚爱,馋着不该有的东西,万分愧疚。

“敖广,领命。”白龙借着广袖遮挡,轻轻揉了揉有些作痛的小腹。


不见。


铁链锁住削痩的腰身,复又捆住手脚,盘旋直上镇海之柱。


“这不是龙王么?”妖兽带着鬼魅之气靠近,被其余的龙咬着链子沉回岩浆。


“哥。别听那些狗屁东西瞎说。我们本就在海底,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哥,你哭了。”有龙在轻轻唤他。

哭……?敖广茫然低头,只见到了一滴一滴掉下去的血。

腹中痛的越发狠,白龙疼的要蜷成一团,铁链将他锁的紧,敖广大口大口喘气,白净的手握紧松开,落下一滴滴血。

亲人被铁链锁着,试图冲上前护住他,又被岩浆逼回。


敖广疼的眼前灰蒙蒙一片,什么都瞧不见,最后的最后,看见了一个缭绕着仙气的背影。

是他三千年的梦。


一声龙吟冲破海水,万龙齐哭引来天边浓墨般久不散去的云,天地变色。

龙王降水,实为坠泪。


天帝站在云端凝视着东海的海浪,似是在思考万龙齐哭的缘由。

他的左手紧紧握着一枚海螺。


直至千年后再见升仙的华盖星君。

深海而出的小龙同敖广神似,并不随他金眸,而是水蓝的眼。

他带着天道威压直到龙宫,在岩浆的灼热之下逼敖广道清小龙身世。

龙王盘于柱上痛苦闭眼,海底龙族铁链疯了般响不停。

敖丙踉跄两步,哪吒搂住他,手握火尖枪,风火轮擦出金属碰撞声,眼里满是怒意护在他身旁,脖颈上也挂着一个旋朝左的海螺。


那时天帝才知道,左旋海螺,送予思念的恋人。

他没接住白龙的恩。


若是违背天道,本不该生,在长成的那一刻,就该是万劫不复。


———————————————————————


敖广怀中躺着一枚龙蛋,他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情深。

“这是我与他相识的第三个千年,你…便称为敖丙。”


顾望。

绝了旧文重改改的我头发都没了写的什么鸡。


顾望。
感谢我亲爱的宝贝舍友神仙美丽姐...

感谢我亲爱的宝贝舍友神仙美丽姐姐帮我调了滤镜。拯救了我这个五大三粗的傻逼。

“无数前辈都在求长生,谁求到了?寿元终有尽头,我与蝼蚁同也不同——蝼蚁与我一样朝生暮死,只是它从此化作泥土,我却能身死魂生在扶摇山的血脉里,只要传承不断,血脉就不断,我为什么要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长生?”

感谢我亲爱的宝贝舍友神仙美丽姐姐帮我调了滤镜。拯救了我这个五大三粗的傻逼。

“无数前辈都在求长生,谁求到了?寿元终有尽头,我与蝼蚁同也不同——蝼蚁与我一样朝生暮死,只是它从此化作泥土,我却能身死魂生在扶摇山的血脉里,只要传承不断,血脉就不断,我为什么要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长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