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晨曦

6648浏览    1048参与
昔旧

自己拍的晨曦,觉得还挺好看的 分享一下

自己拍的晨曦,觉得还挺好看的 分享一下

一撮小球藻
在杭州的最后一个早晨😘

在杭州的最后一个早晨😘

在杭州的最后一个早晨😘

南方姑娘の日常

20191229星期天18:57

今天真的好棒!!因为时差的关系,我凌晨四点就醒好几次了。五六点欧欧同学就起床工作了。还给我安排了两个任务,感觉像打游戏闯关的。一个是去前台问我们的房费包不包括早餐,一个是问几点退房。我磨磨蹭蹭六点多才起床,才想起要洗头。七点出头才下楼。顺便自己加了个任务,没配早餐的话去隔壁面包房买牛角包。清晨7点多的天还没完全亮,拐角处的酒吧稀稀落落几个客人,泠冽的冬风里飘着轻轻的异域风情的小调,我进面包房要了两只刚出炉的牛角包。刚上楼欧先生还矫情地说要先去干嘛,咬了一口还热热的面包,彻底被征服,外酥里嫩。10块钱人民币,现在国内好吃的牛角包也要5-10块啦,但也远远不同。...

20191229星期天18:57

今天真的好棒!!因为时差的关系,我凌晨四点就醒好几次了。五六点欧欧同学就起床工作了。还给我安排了两个任务,感觉像打游戏闯关的。一个是去前台问我们的房费包不包括早餐,一个是问几点退房。我磨磨蹭蹭六点多才起床,才想起要洗头。七点出头才下楼。顺便自己加了个任务,没配早餐的话去隔壁面包房买牛角包。清晨7点多的天还没完全亮,拐角处的酒吧稀稀落落几个客人,泠冽的冬风里飘着轻轻的异域风情的小调,我进面包房要了两只刚出炉的牛角包。刚上楼欧先生还矫情地说要先去干嘛,咬了一口还热热的面包,彻底被征服,外酥里嫩。10块钱人民币,现在国内好吃的牛角包也要5-10块啦,但也远远不同。七点多一点打Uber去欧先生看巴黎铁塔的保留地特罗加德罗公园,没下车就看到朝霞满天了。又有很多鸽子自在地散步,很多为了美不怕冷的不同年龄的女性,零度耶,我拍个照手都僵硬了,有女生穿短袖礼服配恨天高。看了晨曦散步去凯旋门跟香榭丽舍大街走走看看拍照,欧先生说要到过这儿才算到过巴黎,全程在这儿说给我拍照在那儿说给我拍照,拍出来的一直在被嫌弃,主要我没什么动作,表情僵硬而单一,平视嫌弃把我啦拍矮了,仰视嫌弃把我脸拍圆了。在凯旋门前找了一对东南亚 中东面孔的情侣帮我们拍照,还kiss拍完欧先生帮他们拍,还问人家,你们也要kiss吗?结果男的尴尬而嫌弃地说no .就那个场面有点搞笑,离开后我们模仿着他说no的表情玩了半天。

回酒店最后一拨收拾行李寄存。步行30分钟左右去蒙帕纳斯火车站,进错站台,买不到去雷恩的12点那趟车,网上也查不到,我已经放弃想着那就两点多那趟吧,开始找吃的,欧先生出去一趟回来说在另一个app上买到了,神通广大啊!找到站台后几分钟的时间他还要去买份意粉。单程四百多人民币的车票,上下车包括行车过程,全程没人检票!不知道是罢工还是什么情况,下车再坐一个来小时的大巴就到了。

天气不错,逛了修道院吃了东西就往酒店走,途中欧先生试了极光拍摄的参数。回到酒店两人直接躺倒,我给他盖了我的羽绒服,睡了三个小时他先醒让我睡到被子里。整理一下继续睡。

抹茶很甜
年终企划。 感谢我的亲友给了我...

年终企划。

感谢我的亲友给了我光明。

@Ler_鶴鳴  @是言冥吧 看到的话劳二位放我亲友群,然后帮忙要一下人设emm,麻烦了!
目前一共10个人,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加。
雷玖曲、七夜、米雅、林奕鹤、夜凌、晨曦、顾长风、小娜、朽白、狼崽。

年终企划。

感谢我的亲友给了我光明。

@Ler_鶴鳴  @是言冥吧 看到的话劳二位放我亲友群,然后帮忙要一下人设emm,麻烦了!
目前一共10个人,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候加。
雷玖曲、七夜、米雅、林奕鹤、夜凌、晨曦、顾长风、小娜、朽白、狼崽。

no name

第十八章

   一路上,于致远不停的数落赵佳妮“你多大人了,我就出去了几天,照顾不好自己,考察让别人做就行,偏要自己去,好了吧,又是发烧又是拉肚子的。”“哎呀,好了好了,妈里妈气的,又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原来还中过弹呢。”赵佳妮安慰他,于致远一听更气,不知道珍惜身体还有理了,但是看到旁边人的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还是不忍心说她,将毯子盖到她身上,“你睡一会吧,还有二十几个小时才到呢。”

   赵佳妮望着窗外出神,毫无睡意。湛蓝的天空中点缀着几朵白云,自己与云朵并肩,终于要回去了,我的国家,我心爱的人在等我吗?

   前几天发烧的痛苦,让赵佳妮想...

   一路上,于致远不停的数落赵佳妮“你多大人了,我就出去了几天,照顾不好自己,考察让别人做就行,偏要自己去,好了吧,又是发烧又是拉肚子的。”“哎呀,好了好了,妈里妈气的,又不是什么大事,咱们原来还中过弹呢。”赵佳妮安慰他,于致远一听更气,不知道珍惜身体还有理了,但是看到旁边人的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还是不忍心说她,将毯子盖到她身上,“你睡一会吧,还有二十几个小时才到呢。”

   赵佳妮望着窗外出神,毫无睡意。湛蓝的天空中点缀着几朵白云,自己与云朵并肩,终于要回去了,我的国家,我心爱的人在等我吗?

   前几天发烧的痛苦,让赵佳妮想了很多,身体上的灼热让赵佳妮产生了幻觉,好像还在S市,自己还和陈一凡在一起,恍恍惚惚赵佳妮看见自己在一条小路上,陈一凡在前面走着,自己往前走几步想拉住她,却迟疑了,陈一凡被另一个妖娆的女人带走了,赵佳妮大喊“一凡。”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将衣服打湿,她意识到自己不能等待了,万一她的姑娘走了怎么办,作为特工,自己很清楚时机的重要性,要抓住一切机会,她要追回陈一凡。

  赵佳妮晃晃脑袋从回忆的潮水中撤离,握紧了拳头。

   飞机渐渐逼近地平线,只有湛蓝空中的一缕白烟,象征着它曾出现。

   出港口,梅恒看向旁边包裹严实的高挑女人,就算厚实的衣服也遮不住她的风华绝代,“你不打算见她?”梅恒的头偏向她,那个人正是陈一凡,“我不敢。”刚说完,墨镜下的凤目就撇到熟悉的身影,正往这走,转身躲到柱子后。

   “梅恒!”赵佳妮穿着修身的风衣,大踏步的往这走,眼睛看向石柱后的那片衣角,“好久不见。”她拥住梅恒,松开手向他介绍于致远,“你好,于致远,佳妮的追随者。”于致远伸出手,梅恒握了一下,却忍不住瞟向身后的石柱,“走吧。”“噢,噢好。”

   三人带着行李走向停车场。陈一凡从石柱后转出来,痴痴地望着赵佳妮的身影,她的脸色那么苍白,身体还没好吗?真是不该放她走那么久,她旁边的人说是她的追随者,我的心好痛,她谈恋爱了?

 


no name

第十七章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陈一凡一直在分岔路口等着赵佳妮,现在的她有了另一件事,每个星期用梅恒的微信跟赵佳妮聊天,每次听到微信那头关怀的声音,就会感觉到温暖。照旧,今天陈一凡换到梅恒微信,钟表的指针走到预订时间,可是往常的消息却没有发来,陈一凡安慰自己,“她一会就发了。”,她握着手机,戳着那人微信头像,上面是赵佳妮灿烂的笑脸,可那张笑脸的主人却迟迟没有回音,陈一凡靠着沙发睡了过去,手机屏幕还闪着光。

   陈一凡到了公司先向消息最灵通的梅恒打听赵佳妮出了什么事,她不是一个爱爽约的人,梅恒苦着脸,吞吞吐吐地说“佳妮姐,前几天实际考察,吃了不好的东西得了疟疾。”...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陈一凡一直在分岔路口等着赵佳妮,现在的她有了另一件事,每个星期用梅恒的微信跟赵佳妮聊天,每次听到微信那头关怀的声音,就会感觉到温暖。照旧,今天陈一凡换到梅恒微信,钟表的指针走到预订时间,可是往常的消息却没有发来,陈一凡安慰自己,“她一会就发了。”,她握着手机,戳着那人微信头像,上面是赵佳妮灿烂的笑脸,可那张笑脸的主人却迟迟没有回音,陈一凡靠着沙发睡了过去,手机屏幕还闪着光。

   陈一凡到了公司先向消息最灵通的梅恒打听赵佳妮出了什么事,她不是一个爱爽约的人,梅恒苦着脸,吞吞吐吐地说“佳妮姐,前几天实际考察,吃了不好的东西得了疟疾。”“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爸不让说,怕你担心,但还是有好消息,佳妮姐快好了,她好了以后就回来了。”梅恒赶紧转移话题,陈一凡还回味着赵佳妮生病的不安,就听见她要回来了,木着身子看向梅恒,“真的吗?”声音中带着颤抖“千真万确,好好准备一下吧。”梅恒拍拍陈一凡的肩,心中为她们开心,两个人谁都挂念着另一个,却不开口,回来说清楚就好了,他要不要告诉一凡姐佳妮姐早就知道谁和她微信呢?。陈一凡沉浸在这巨大的喜悦中,她要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五年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也可以让人在时间的磨练中坚定本心,她变了吗?

   华灯初上,陈一凡到于曼丽的咖啡馆,“曼丽,有酒吗?”“小店不提供酒给顾客,但你是朋友。”于曼丽从橱柜中拿出两瓶威士忌,和三个杯子放到桌子上,汪曼春依旧玩世不恭,“怎么了,你不是爱酒的人,曼丽,你不公平,我来怎么没有好酒。”“你行了吧,一凡发生什么事了?”于曼丽询问陈一凡,陈一凡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她要回来了。”“谁啊?”于曼丽瞪了汪曼春一眼,汪曼春了然,“我帮你揍她,抛弃你这么久。”“我可舍不得,我要怎么办。”“问清楚事情就行了,床头吵架床尾和。”“嗯,我想想,谢谢你的酒。”陈一凡起身,“怎么不谢我。”汪曼春埋怨。暖黄色的灯打在杯子上,折射出五彩的光。

   明天两人就要见面了,有木有点小激动


no name

第十六章

   于致远陪着赵佳妮在非洲实现她的理想,还帮她注册了ins号,美名其曰分享美好生活,将她的号自己打理。赵佳妮在非洲将分公司打理的风生水起,喜悦暂时冲掉了与心爱之人的分离之哭。还有于致远在旁边插科打诨,却没有感受到以往目光中的炙热,留下的只有重逢时的喜悦还有浓浓的哀伤,赵佳妮不知道什么会让一个开朗的人染上忧愁,旁敲侧击地问了好几次也没有问出来,于致远只是叹气。

   赵佳妮走后,本来陈一凡已经快要将那段记忆完全密封,没想到在遇见汪曼春后,那熟悉的脸,将她心中的小黑屋撬开了一条缝,悲伤犹如潮水席卷了她,虽然每天依旧像往常一样和汪曼春比赛摩托车,到于曼丽的店里...

   于致远陪着赵佳妮在非洲实现她的理想,还帮她注册了ins号,美名其曰分享美好生活,将她的号自己打理。赵佳妮在非洲将分公司打理的风生水起,喜悦暂时冲掉了与心爱之人的分离之哭。还有于致远在旁边插科打诨,却没有感受到以往目光中的炙热,留下的只有重逢时的喜悦还有浓浓的哀伤,赵佳妮不知道什么会让一个开朗的人染上忧愁,旁敲侧击地问了好几次也没有问出来,于致远只是叹气。

   赵佳妮走后,本来陈一凡已经快要将那段记忆完全密封,没想到在遇见汪曼春后,那熟悉的脸,将她心中的小黑屋撬开了一条缝,悲伤犹如潮水席卷了她,虽然每天依旧像往常一样和汪曼春比赛摩托车,到于曼丽的店里喝咖啡,可是气色却一天天暗淡,神色也一天天消沉,说出的话,也带着浓重的伤痛。汪曼春虽然不拘小节,但是对于好友的变化也可以感受到。汪曼春跑去问梅恒,梅恒吞吞吐吐地将赵佳妮和陈一凡的往事说出来,汪曼春没有话说了,这是两人感情之间的事,她也无法插入。陈一凡在情人节突然给汪曼春发了条信息,“如果我不在了,照顾好自己。”汪曼春感觉不对,开着摩托车就往陈一凡家赶,来的路途中还给梅恒发了条短信让他也来,她使劲拍打着门,却没人开,透过窗户看到,陈一凡摔碎了她和赵佳妮的合照,拿起玻璃就要往手腕上划,汪曼春急了,往后退了几步,撞破了落地窗进入陈一凡家,陈一凡也被这个动静下的动作迟缓了,汪曼春跪在碎玻璃碴上,握着陈一凡的手“你不要想不开,那个丑女人有什么好。”陈一凡在汪曼春的怀里号啕大哭,眼泪涌出眼眶,滑过挺翘的鼻梁,最后落入地毯里。梅恒也在此刻赶了过来,“一凡姐,佳妮姐是爱你的,你看她跟我的聊天。”陈一凡听到手机里久违的嗓音,“一凡,晚上喜欢蹬被子,爱着凉,你多提醒她点;她喜欢吃辣的,到那几天又会痛了,你在那几天给她多煮点白开水。梅恒,我好喜欢她啊,所以不忍心她因我受到伤害,我就把她托付给你了,帮我照顾好她。”醇厚的嗓音从手机流到心里,每一个字都带着赵佳妮最深沉的爱,每一句话都是他她的喜好,每一段都表达对她的关心,“一凡姐,你看,这都是佳妮姐去非洲之前发的,这还有她每个星期问我你的情况。”“那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陈一凡带着哭腔,“佳妮姐不让我说。”梅恒为难,汪曼春看到陈一凡平稳下了心情,扶她起来“你今天就去我家里住,这玻璃碎了明天找人来修吧。”陈一凡答应了。在汪曼春的床上,陈一凡轻轻喊了一下汪曼春“曼春。”“嗯。”汪曼春睡得迷糊“我要一直等她,知道她说不爱我。”“唔,我陪你。”“好。”


no name

第十五章

新人物到来,期不期待(๑>؂<๑)


   “那你现在知道了,你就是长发好看,张离好久不见。”于致远向她点头致意,赵佳妮愣住了,于致远一件一件讲他们怎么在重庆结识,又偷兵工厂的分布图再到上海最后她死的情景,赵佳妮信了,这些事在她到了这个地方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连陈一凡她都没有告诉,赵佳妮伸出手想碰一碰面前人的面庞,却怕他会随风飘散,这些只是一场梦,于致远抓起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是我,张离,我回来了。”赵佳妮眼中的泪水,涌出眼眶。

   两个人坐在动物园的长椅上聊着发生的事,赵佳妮嗔怪道“你是不是早知道是我。”“领导我可不敢,我是在坐飞机...

新人物到来,期不期待(๑>؂<๑)


   “那你现在知道了,你就是长发好看,张离好久不见。”于致远向她点头致意,赵佳妮愣住了,于致远一件一件讲他们怎么在重庆结识,又偷兵工厂的分布图再到上海最后她死的情景,赵佳妮信了,这些事在她到了这个地方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提起,连陈一凡她都没有告诉,赵佳妮伸出手想碰一碰面前人的面庞,却怕他会随风飘散,这些只是一场梦,于致远抓起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是我,张离,我回来了。”赵佳妮眼中的泪水,涌出眼眶。

   两个人坐在动物园的长椅上聊着发生的事,赵佳妮嗔怪道“你是不是早知道是我。”“领导我可不敢,我是在坐飞机的时候睡了一觉,在颠簸中,想起了往事,咱们这算转世吧。”“嗯。”赵佳妮浅浅地应了一声,陈山的出现让她在这个惶恐的世界心安,让她有人倾诉,有人知道她的一切秘密,让她回归。于致远挑着眉看着赵佳妮“有人要失信了。”“什么?”“来生若逢盛世,愿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偿还今生亏欠。”于致远慢条斯理地背出她信中最后一句话。赵佳妮脸涨的通红“那是情事所迫。”“领导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呀。”赵佳妮不说话了,用沉默抵抗着一切。

   于致远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吧领导,接着看大狮子。”

   一年,是极短的,有些事亘古不变,也是漫长的,足以改变一个人。陈一凡数着年终晚会的日子,期盼着赵佳妮能来参加,现实却再一次打击了她,。她在大年夜跑出去飙车。赵佳妮走后,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再极速中聆听自己的心跳,忘掉这世界上的一切,只享受着自己的快乐。而在今天,她却碰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她把车停下,绕到卡车对面训斥她,却被对手摘下头盔的脸闪了眼睛“你怎么开……阿离!”话吐出来,才发现这人不是赵佳妮,她是绝对不会有这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没有这么冷傲的气质,眼神又恢复成一潭死水。

   汪曼春自叹晦气,遇到这种事,刚刚被人无缘无故认错人,现在在警局里写着检讨。汪曼春无聊的打量起眼前这个人,跟自己相像的脸,却是那么的无精打采,浪费了好皮囊,汪曼春有点好奇起眼前这个人的过去,向陈一凡伸出手“你好,汪曼春。”“陈一凡。”陈一凡迟疑着将手伸过去,“咱们也算是有难同当了,交个朋友。”陈一凡还没来得及回答,警察将汪曼春叫出去,“有人来接你了。下次不能在市区里飙车了,走吧。”汪曼春看了眼来接人的于曼丽“曼丽,帮我再接个人呗。”

   三个人一起走出警察局,陈一凡对两个人表示感谢,于曼丽热情的邀请陈一凡去她的咖啡店坐坐,陈一凡盛情难却,只好去了。到了曼丽的咖啡店,借了电话给梅恒打了个电话,报了地址让他来接人。陈一凡坐在座位上跟汪曼春聊天,于曼丽端了三杯咖啡来,汪曼春问陈一凡“我们算是朋友了吗?”陈一凡看着她那张熟悉的脸恍惚了一下“当然。”三杯咖啡碰在一块。


no name

第十四章

   飞机飞上天空成为它的一部分,赵佳妮望着离她越来越远的S市,想着那里让她牵挂的人,她知道自己走了以后会很伤心吧,赵佳妮长叹一声,“佳妮怎么了?”“没事就是有点困。”于致远静静地看着这个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人,赵佳妮也注意到他一直看着自己,回头问“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没事,只是看着你有些似曾相识,像是原来你就是我老婆。”“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实话,我就想让你当我老婆。”于致远嬉皮笑脸地打趣,赵佳妮一怔,于致远的神态,好像原来的一个无赖。她把头撇过去不去想这些,弦窗外的云朵像极了陈一凡的笑脸,她想伸手触摸,却被冰冷的玻璃隔开,可望而不可及。

   陈...

   飞机飞上天空成为它的一部分,赵佳妮望着离她越来越远的S市,想着那里让她牵挂的人,她知道自己走了以后会很伤心吧,赵佳妮长叹一声,“佳妮怎么了?”“没事就是有点困。”于致远静静地看着这个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人,赵佳妮也注意到他一直看着自己,回头问“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吗?”“没事,只是看着你有些似曾相识,像是原来你就是我老婆。”“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实话,我就想让你当我老婆。”于致远嬉皮笑脸地打趣,赵佳妮一怔,于致远的神态,好像原来的一个无赖。她把头撇过去不去想这些,弦窗外的云朵像极了陈一凡的笑脸,她想伸手触摸,却被冰冷的玻璃隔开,可望而不可及。

   陈一凡心中的坚冰随着时间的流逝筑起一层又一层,她的抑郁症也一天比一天严重,她早就在父亲淫威下被逼迫出了抑郁症,在跟赵佳妮相处的几天中才恢复了热情开朗,而现在她深爱的人有离她远去,她失去了最好的药物。夜晚总是因为感觉不到身边人的温度而起身寻找,却只是一场空;看到老正兴的草头圈子,就要买下来留着,却想到喜爱这个的人早已不在,只能扔掉;在项目上遇到困难,随口叫出佳妮却无人帮助她。陈一凡逼迫自己成长起来,将一切感情封在门外,却忍不住翻开那人的ins,用手摩挲着照片中人微笑的面庞,在机场见到的男人在她的每一张照片中,她想着这样就好,只要阿离开心就好。梅恒看到陈一凡的故作坚强,为她难受,忍不住疏导,却没有效果。

   赵佳妮在非洲的工作十分顺利,她还看到了以前一直都想看的大西几,开心地跟于致远说“你知道吗,我以前也遇到过一个像狮子的男人。”“那他现在在哪”,赵佳妮神色黯淡下来“不知道。”

   猜一下于致远是谁⊙ω⊙


no name

第十三章

   车子终于在十一点四十到达了机场,梅恒催促着陈一凡赶紧下车去寻人,陈一凡却犹豫了,最后是被梅恒半退半劝,陈一凡下了车,决定找赵佳妮要一个答案。

   她大步流星地迈入航站楼,美目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在国际航班的入口处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身影。她高挑的身材,温婉的气质不论在哪里都夺人眼光。可她身边有了一位俊朗的男子,跟她亲昵地聊天。陈一凡动了动嘴唇,缓缓吐出几个字“陈,陈一凡。”可是眼看人就要进入通道了,可陈一凡却提不起力气去追她,她想这怕是心死了吧。赵佳妮恍惚中听到了有谁在呼唤她的名字。赵佳妮回头找寻那个熟悉的声音,却只看到了茫茫人海,她自嘲的笑了笑...

   车子终于在十一点四十到达了机场,梅恒催促着陈一凡赶紧下车去寻人,陈一凡却犹豫了,最后是被梅恒半退半劝,陈一凡下了车,决定找赵佳妮要一个答案。

   她大步流星地迈入航站楼,美目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在国际航班的入口处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身影。她高挑的身材,温婉的气质不论在哪里都夺人眼光。可她身边有了一位俊朗的男子,跟她亲昵地聊天。陈一凡动了动嘴唇,缓缓吐出几个字“陈,陈一凡。”可是眼看人就要进入通道了,可陈一凡却提不起力气去追她,她想这怕是心死了吧。赵佳妮恍惚中听到了有谁在呼唤她的名字。赵佳妮回头找寻那个熟悉的声音,却只看到了茫茫人海,她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对她是太不舍了吧,居然出现了幻音,旁边的于致远提醒她该走了,她应了一声,迈步进了通道。

   于致远是茱迪丈夫的同学,在茱迪的生日宴上,茱迪将她介绍给了赵佳妮,于致远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就不自主的爱上了她,但当时赵佳妮深爱着陈一凡就拒绝了于致远的爱意,当她因为舆论烦闷是时是于致远陪她聊天,这次是茱迪将她的行程告知于致远,于致远向杂志社讨要了一个去非洲拍摄野生动物的机会,跟着她一起去非洲

   梅恒停好车了以后,跑到航站楼里找陈一凡,看到陈一凡正在对着航站楼的落地窗出神,“佳妮姐呢?”“走了。”陈一凡指着远处天空上的小黑点。“一凡姐,不要太过于伤心了。”“没事了,我们走。”

   在车上两人一句话都没有,梅恒却敏锐地感觉到陈一凡变了,她将自己的心冰封了起来,不允许别人进入她的内心深处,梅恒正想开口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他不能失信。

    今天更的有点少明天补上。抱歉<(_ _)>

韶華若渢

我有一个充满晨光的窗户

我有一个充满晨光的窗户

no name

第十二章

   陈一凡在明德的楼梯间中哭着哭着睡着了,醒来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陈一凡直起身,进到洗手间,整理整理了妆容,她将头从水中抬起,望着镜中的自己,想起那张跟自己相似的脸,她决定去探明赵佳妮的心意,她到底是为什么,真的因为舆论吗?她不信。

   她顾不上衣服上的褶皱,就大跨步走向赵佳妮的办公室,一路上同事向她打招呼,她都只是敷衍,直到来到赵佳妮办公室前,她缓缓停下,害怕自己会得到不愿知道的原因。她正举着手,犹豫该不该落下,门打开了,刘念从中间走出来“刘念,你怎么在这。”“一凡,你是来找赵佳妮的吧,她昨天向梅总请命去非洲了,现在我是组长,请多关照。”刘念向陈一凡...

   陈一凡在明德的楼梯间中哭着哭着睡着了,醒来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陈一凡直起身,进到洗手间,整理整理了妆容,她将头从水中抬起,望着镜中的自己,想起那张跟自己相似的脸,她决定去探明赵佳妮的心意,她到底是为什么,真的因为舆论吗?她不信。

   她顾不上衣服上的褶皱,就大跨步走向赵佳妮的办公室,一路上同事向她打招呼,她都只是敷衍,直到来到赵佳妮办公室前,她缓缓停下,害怕自己会得到不愿知道的原因。她正举着手,犹豫该不该落下,门打开了,刘念从中间走出来“刘念,你怎么在这。”“一凡,你是来找赵佳妮的吧,她昨天向梅总请命去非洲了,现在我是组长,请多关照。”刘念向陈一凡伸出手,刘念的话仿佛一个炸弹在陈一凡脑中爆开,她走了,陈一凡忽视了刘念的手向梅长风的办公室跑去。刘念悻悻地将手收回来。

   陈一凡撞开梅长风的门,梅长风正在安排事情,她将两手撑在桌子上,质问梅长风:“你为什么将她调去非洲!”梅长风挥挥手让秘书先下去,“是她自己要去的。”梅长风叹了口气,“她是十二点的飞机你现在去还可以见一面。”陈一凡转身冲了出去,找到梅恒,“快把车钥匙给我。”梅恒早就知道赵佳妮走了的事,犹豫着将车钥匙递给她,陈一凡拿上车钥匙向地下车库奔去,梅恒在后面追上她夺过车钥匙,“我送你,你这样怎么开车。”陈一凡乖乖上了车,过一会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机场,你也知道她要走,就是没告诉我。”“佳妮姐是担心你伤心。”“她怎么知道这样默默无闻走了,我会不会更伤心。”陈一凡在坐位上放下眼帘,看到陈一凡这样,梅恒也不忍心说话了。

   早晨是这个城市最堵的时刻,一排排红灯在前方亮起,梅恒着急地打着喇叭,“别催了,顺其自然吧。”陈一凡低声叹息,“一凡姐,佳妮姐是爱你的,只是还没有认清她的心。”“她真的喜欢我吗?”陈一凡自言自语。梅恒正欲说话,一阵喇叭声打断了他的话语,红线在往前挪动,后面的司机开始催促,他只能咽下口中的话。

  


no name

第十一章

   两个人先后从小区赶往明德,这又被记者抓住说赵佳妮住在陈一凡家,两个人都在微博上发了澄清的微博,说那张照片是因为陈一凡喝醉了酒,赵佳妮送她回家,陈一凡没走稳,跌倒了导致她撞在了赵佳妮的唇上,而她们一起走也是因为赵佳妮不放心陈一凡自己一个人待着,所以住在陈一凡家,但是这些记着还是不肯罢休,抓住她们原来的互动,并且采访了她们原来的手下败将,那些人都纷纷表示她们俩的关系不正常。

   “这些都是诬告,我们在外明明都很正常的。”陈一凡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抱怨,“好啦,现在就是一个道听途说的时代,你不要气了。”赵佳妮在另一边好气地安抚陈一凡。两个人最近在明德都是避开...

   两个人先后从小区赶往明德,这又被记者抓住说赵佳妮住在陈一凡家,两个人都在微博上发了澄清的微博,说那张照片是因为陈一凡喝醉了酒,赵佳妮送她回家,陈一凡没走稳,跌倒了导致她撞在了赵佳妮的唇上,而她们一起走也是因为赵佳妮不放心陈一凡自己一个人待着,所以住在陈一凡家,但是这些记着还是不肯罢休,抓住她们原来的互动,并且采访了她们原来的手下败将,那些人都纷纷表示她们俩的关系不正常。

   “这些都是诬告,我们在外明明都很正常的。”陈一凡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抱怨,“好啦,现在就是一个道听途说的时代,你不要气了。”赵佳妮在另一边好气地安抚陈一凡。两个人最近在明德都是避开的,但是那些同事的猜测目光,和背后的议论声还是刺痛了赵佳妮的心。她看着陈一凡在家中被记者堵的寸步难行,看着陈一凡越来越脆弱的心,看着微博中反对的言语,她迷茫了,自己是否该接受这份禁忌之恋,这份不属于她的感情,陈一凡喜欢的是赵佳妮,而她是张离,她不知道当陈一凡知道这一切时会是什么表情,会认为她是怪物吗,自己只是一缕孤魂,不知何时会飘散在天地间,自己能给她安稳的生活吗,现在只是猜测就引发了这么大的社会舆论,如果公开会是什么样,这让一向谨慎的她不敢想象。

   她越来越少给陈一凡发信息,每次都是一个人回到冷清的家中,看到陈一凡被记者围堵也只能从另一边的通道出去,陈一凡不知道赵佳妮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要避嫌,依旧每天给赵佳妮发自己的大事小情,但是却一直没有回信,陈一凡疑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一凡趁同事都走光了,把赵佳妮拦下,堵在办公室内“阿离,最近怎么了,为什么不回信息,是身体不舒服吗?”赵佳妮在听到“阿离”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缓缓吐出一口气“一凡,我们分手吧。”,声音细如蚊嘤,“你刚说什么。”“我说,我们分手吧。”这句话仿佛用尽了赵佳妮的力气,她绕过陈一凡瘫坐在椅子上,陈一凡不可置信的望向赵佳妮,眼中有破碎的晶莹“为什么,你需要给我个理由。“我之前说试一试,但现在看来我们不合适。”陈一凡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好,我答应你。”扶着墙走了出去。赵佳妮伏在办公桌上泪水很快打了衣襟。她似是感觉到了,摸干眼泪“喂,梅总,我是赵佳妮,我们在肯尼亚是不是还有一个项目,我想去完成。”

   陈一凡从赵佳妮办公室出来,站在楼梯间里,慢慢靠着墙蹲了下来,肩膀微微耸动,唇边发出隐忍的哭声。


no name

第十章

   又一次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在公司的庆功宴上,陈一凡喝醉了,软塌塌地搭在赵佳妮身上,嗅到那让她心安的清香,陈一凡的意识模糊了,只想往赵佳妮身上蹭,赵佳妮伏在陈一凡耳边“安静点,等会咱们就回家。”,赵佳妮将陈一凡扶起来,跟梅长风道了抱歉就带着陈一凡往出走,陈一凡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只知道身边人就是枕边人,摸索着够到赵佳妮的嘴唇,虔诚地吻上去,赵佳妮一边扶着她一边回应着,都没发现一道白光在旁边的草丛中闪过,两人就这样踉跄地走到车边,赵佳妮松开了陈一凡,将她塞入车内。自己从另一边进入驾驶室。

   在床上相拥的两人,被急促的电话铃叫醒,陈一凡仔细分辨,是自...

   又一次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在公司的庆功宴上,陈一凡喝醉了,软塌塌地搭在赵佳妮身上,嗅到那让她心安的清香,陈一凡的意识模糊了,只想往赵佳妮身上蹭,赵佳妮伏在陈一凡耳边“安静点,等会咱们就回家。”,赵佳妮将陈一凡扶起来,跟梅长风道了抱歉就带着陈一凡往出走,陈一凡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只知道身边人就是枕边人,摸索着够到赵佳妮的嘴唇,虔诚地吻上去,赵佳妮一边扶着她一边回应着,都没发现一道白光在旁边的草丛中闪过,两人就这样踉跄地走到车边,赵佳妮松开了陈一凡,将她塞入车内。自己从另一边进入驾驶室。

   在床上相拥的两人,被急促的电话铃叫醒,陈一凡仔细分辨,是自己的,忙挣扎地起身,一看是梅恒打来的,陈一凡接起“梅恒这么早打电话干嘛→_→”“我的祖宗,火都烧到家门口了,您还睡着呢。”陈一凡赶紧打断他“发生什么了,你慢点说。”赵佳妮在一旁把手机夺过来“梅恒,我是赵佳妮,你说。”“佳妮姐,昨天晚上你们亲吻不知道被谁拍到了,现在网上正在到处穿你们俩呢,各种不堪的语言都有,你千万别让一凡姐看,她脾气暴。”赵佳妮的眼神波动了一瞬,多年的卧底让她迅速恢复平静,“好,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她让陈一凡赶紧起身换衣服,两人换衣服时,赵佳妮跟陈一凡说她们俩情侣的事被发现了,让陈一凡最近不要上网。陈一凡乖乖的答应。赵佳妮像寻常一样给陈一凡做早点,只听门外有骚动声,仔细一听,是记者为了抢位置再吵闹,赵佳妮让陈一凡打电话给保安,把人赶走,自己打开手机浏览消息,刚打开S市早报的微博,一个热门话题就在置顶“惊!S市绝代双娇竟是百合,探一探双娇之间不为人知的事”,标题下就是她们昨晚亲吻的照片。赵佳妮迅速浏览完新闻内容看向评论:XXX“现在的世道女的都爱女的了”,“对呀,真不要脸,没有廉耻”这样的话层出不穷,也有支持她们的“同性才是真爱”。

   赵佳妮收起手机,对陈一凡说:“我们最近不要再交往了!我搬回自己那里住。”陈一凡走上前抱住她“我们公开不好吗?”“这样的感情是让世人所不许的。一凡,我是为你好。”陈一凡扁了扁嘴,答应了。


no name

第九章

   赵佳妮在此后就搬到了陈一凡家住,两个人每天你侬我侬,同科室的同事天天被喂满了狗粮 两个人在一起后不但没有影响办事效率,还配合的更好,效率更高,两人没多久就一起提升当了科长。

   赵佳妮在项目二部,陈一凡在项目一部,两个人虽然不在一个科室,但是她们俩这对搭档,是谁都不能拆散的,她们俩只跟对方搭配。

   据说,有一次梅长风给陈一凡和赵佳妮分别分了一个实习生,不到一个星期,这两个实习生就哭着要求换组。换组的理由都一样,组长太难伺候了。陈一凡脾气火爆,她有一点错处会被训斥半天,还事事讲求速度,她一个刚出大学的女生怎么能应付的来。赵佳妮就...

   赵佳妮在此后就搬到了陈一凡家住,两个人每天你侬我侬,同科室的同事天天被喂满了狗粮 两个人在一起后不但没有影响办事效率,还配合的更好,效率更高,两人没多久就一起提升当了科长。

   赵佳妮在项目二部,陈一凡在项目一部,两个人虽然不在一个科室,但是她们俩这对搭档,是谁都不能拆散的,她们俩只跟对方搭配。

   据说,有一次梅长风给陈一凡和赵佳妮分别分了一个实习生,不到一个星期,这两个实习生就哭着要求换组。换组的理由都一样,组长太难伺候了。陈一凡脾气火爆,她有一点错处会被训斥半天,还事事讲求速度,她一个刚出大学的女生怎么能应付的来。赵佳妮就截然不同,她为人冷淡,当你做错事了后,就一个眼神,仿佛讲你置身于冰窖中,当她说你时,不会用重话,但那淡然的语气,和其中蕴含的讽刺,让你感觉自己十恶不赦一样。

   有了这两位同志的前车之鉴,再也没有人敢主动跟她们做事,两个人很快就在S市打响了名号,S市的绝代双娇,一个清雅如莲,出淤泥而不染,一个热烈似桃,灼灼其华。两个人每次都一起出现,在商场上所向披靡。S市的人都在想谁会将这两朵娇花摘下。

   各位宝宝们,从下一章会开始虐了π_π,请小心食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