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普兰•亚伯拉罕

136浏览    6参与
Device
是非常喜欢的外神oc……阿玄老...

是非常喜欢的外神oc……阿玄老师家的爱德华和绒绒老师家的尤莱亚,对不起我是欧欧西第一人,普兰搁这里面看起来好傻(?)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 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土外神( )

厚脸皮艾特了@天墟极光 @Kuffskein 

是非常喜欢的外神oc……阿玄老师家的爱德华和绒绒老师家的尤莱亚,对不起我是欧欧西第一人,普兰搁这里面看起来好傻(?)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 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土外神( )

厚脸皮艾特了@天墟极光 @Kuffskein 

Device
普兰是双途径旧日,两条途径的序...

普兰是双途径旧日,两条途径的序列0分别是「律」和「弦」,可能之后会出有关序列的详细设定(可能)

普兰是双途径旧日,两条途径的序列0分别是「律」和「弦」,可能之后会出有关序列的详细设定(可能)

Device

进行一个主角普兰·亚伯拉罕的正式介绍!


“时间会流逝,空间会塌缩,万事万物都有其终点,就连宇宙本身也不能例外,唯有爱是永恒的。”


星空外神「无念新娘」,不完整的旧日支配者,源质为共振之网。

人类拟态是14岁的小孩,没有性别分化。银灰色发,粉瞳。

浪漫教教主,自称是爱与美的化身,极度自恋,虽然因保持理智而谨慎,一旦上头也会不顾后果地乱来,是几亿万岁的熊孩子。

人性缺失,喜欢制造戏剧化的悲剧,或者引导人类走向幸福,然后在happy end达成时彻底污染对方。有收集癖,会把喜欢的生灵当作玩具。


目前伪装成失忆而寄居于戒指的旅法师,在佛尔思和休的家里混吃...

进行一个主角普兰·亚伯拉罕的正式介绍!


“时间会流逝,空间会塌缩,万事万物都有其终点,就连宇宙本身也不能例外,唯有爱是永恒的。”


星空外神「无念新娘」,不完整的旧日支配者,源质为共振之网。

人类拟态是14岁的小孩,没有性别分化。银灰色发,粉瞳。

浪漫教教主,自称是爱与美的化身,极度自恋,虽然因保持理智而谨慎,一旦上头也会不顾后果地乱来,是几亿万岁的熊孩子。

人性缺失,喜欢制造戏剧化的悲剧,或者引导人类走向幸福,然后在happy end达成时彻底污染对方。有收集癖,会把喜欢的生灵当作玩具。


目前伪装成失忆而寄居于戒指的旅法师,在佛尔思和休的家里混吃混喝当随身老爷爷,贫穷所迫时不时上街卖艺,会拉(假的)小提琴。


p1是公式服,p2是问休借的衣服,p3是学徒途径的戒指x

讨厌虫子的不要点p4,是神话生物的原型,蜘蛛水母



Device

末日前寻求浪漫是否搞错了什么(三)

•有不止一位的原创角色出没

•主角为星空外神「无念新娘」,天生的神话生物,人性缺失,可能含有争议性及混邪描写

•偏轻松向,私设如山

•对原作剧情有变动,敬请避雷


summary:如果一个猎人不实行挑衅,那么他一定是小丑魔药入口即化。

点我看普兰同学胡乱推理,虽然过程和对象都搞错了但意外地接近真相呢!


(5)

“知道了,”为首的青年回应道,“再沿其他方向去搜索。如果遇上那种怪物,使用分配给你们的太阳途径封印物。得到有效情报后不必向我汇报,直接通知贝克朗大使。”

随从们朝另一个方向离开,青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朝普兰走来。他留着鲁恩地区少见的淡茶色长发,用缎带随意地束在脑后。...

•有不止一位的原创角色出没

•主角为星空外神「无念新娘」,天生的神话生物,人性缺失,可能含有争议性及混邪描写

•偏轻松向,私设如山

•对原作剧情有变动,敬请避雷


summary:如果一个猎人不实行挑衅,那么他一定是小丑魔药入口即化。

点我看普兰同学胡乱推理,虽然过程和对象都搞错了但意外地接近真相呢!


(5)

“知道了,”为首的青年回应道,“再沿其他方向去搜索。如果遇上那种怪物,使用分配给你们的太阳途径封印物。得到有效情报后不必向我汇报,直接通知贝克朗大使。”

随从们朝另一个方向离开,青年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朝普兰走来。他留着鲁恩地区少见的淡茶色长发,用缎带随意地束在脑后。暴露在正装外的皮肤有种不正常的苍白,越发衬得眼眸猩红瑰丽。

他打了个响指,地面燃烧起几簇火焰,足以看清戒指的全貌。用灵性包裹住戒指的同时,普兰的意识也侵入了他的脑海:“你愿意帮我个忙吗?就当欠你一份人情。”

青年面露惊讶之色,道:“请问您是?”

这个猎人途径的家伙还真有礼貌。普兰回忆着佛尔思写的小说,念念有词:“我是本该消亡的存在,是盘桓不去的执念,你可以叫我普兰。”

“好的,普兰阁下,”青年从善如流,“您想要我做什么?”

你表现得再殷勤,我也能感知到你的紧张和忌惮……“戴上这枚戒指,你应该不希望我采取强制手段。”

青年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将戒指戴至左手食指。他面前的虚空突然撕裂,勾勒出一道有着复杂符号的无形之门。

“旅行家……?”青年低声喃喃。

“不放心的话,可以直接把戒指扔进这门。”普兰提醒道。

可能是为了展露自己的诚意,更可能是为了方便地薅学徒途径的羊毛,青年戴着戒指踏入门内。

穿过奇异生物遍布的灵界,青年站到了希尔顿斯区的一栋小屋前,抬手便可叩响门铃。

他低头看向戒指,道:“如果我有需要,可以再到下水道找您吗?”

我看起来很像下水道之神吗?“不用,你可以到这里拜访。”


平心而论,普兰一点也不想兑现这个人情,这不是麻烦或者懒的问题,而是单纯的不习惯。因承诺而受制于人,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现在的普兰连杀个无依无靠的序列9都要小心谨慎,无非是不想引起正神们的注意。祂的真实权柄和学徒途径相差太大,容易暴露身份,况且还遭到戒指这个承载体的严重限制。戒指自带的学徒途径非凡能力也作用有限,最基本的“旅行”能力都只能6小时使用一次。

当然,祂能依靠戒指与星空的联系强行让本体神降,但在神降过程中必然会被正神察觉乃至打断,然后祂面临的将是一场围殴。这对祂的性命没有威胁,不过戒指里的意识一旦和本体断掉联系,祂大概率会变成像「不定之雾」那种只剩本能的白痴。


屋内的人听到了门外的动静,休将门拉开一条缝,试探性地问道:“您有什么事?”

“下午好,美丽的小姐,”奇怪的是,青年分明是那种极尽傲慢的长相,笑起来却能让坚冰尽数化开,“我的名字是泽塔•索伦。”

休的表情僵住了。作为鲁恩前贵族的她,当然明白“索伦”这个姓氏代表的含义:因蒂斯帝国曾经的王室,占据议会最多席位的家族,同时……很可能是贝克朗大使背后的势力。

前脚刚接下刺杀大使相关的委托,后脚就有索伦家族的人上门查瓦斯计费器,休顿时按紧了腰间的短刃。

一枚戒指忽然脱离了泽塔的手指,扑向休的胸口。休赶紧双手接过,惊疑不定地看他:“呃,这的确是我们丢失的戒指,非常感谢您。”

“期待我们下次见面。”泽塔优雅地行了一礼,转身朝街道走去。休目睹他登上马车,才后怕地关上了门。

躺在马车的座椅上,泽塔将一枚水晶制的硬币上抛,随即漫不经心地收起。

“仲裁人途径……军情九处派到民间的情报人员?没落的鲁恩贵族?或者两者都是?”

“有点儿意思。”


(6)

普兰随便找了个借口解释自己“离家出走”的行为,转而审视起刺杀大使的委托。

这项委托的保密性不言而喻,但休担心遭到索伦家族的报复,企图得到神秘存在的庇护;佛尔思则不愿违背“信任”的交易,害怕招至邪灵的惩罚。两人很快达成一致,将整件事和盘托出。

“我确信泽塔的上门拜访是巧合,”普兰笃定地道,“除非序列1的作家亲自出手,否则这就是纯粹的巧合。”

还没等休松口气,普兰继续说:“这不代表你们已经安全了,我想他现在正在调查你们。”

“我们应该怎么做,普兰阁下?”休满心忧虑。

“继续完成委托,不要表现出异状。在找我兑现人情之前,他不会动你们。不过……”普兰话锋一转,“发布委托的是位叫奥黛丽•霍尔的贵族小姐?”


“是的,我们经常通过一只金毛犬联络,不过这项委托是她在格莱林特子爵的书房亲自发布的。”

“我不了解你们人……你们国家势力间的倾轧和制衡,但会引发战争的委托肯定不会交给只有序列9的你们,”普兰道,“奥黛丽代表的也不是霍尔伯爵的意志。按照你们的描述,伯爵对女儿极尽宠爱,没有继承权的她也无须接受锻炼,伯爵不会将她推至台前冒险。”

“那么,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佛尔思等待着下文。

普兰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佛尔思,下本小说要挑战新的题材吗?女主角表面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千金,其实是戴着面具的神秘侦探,处理案件,惩治罪恶。”

佛尔思一时没跟上这跳脱的思维。普兰平日对小说很感兴趣,时常旁观佛尔思写稿子,给出一些惊悚又浪漫的建议。佛尔思承认这个设定戳中了她,就势道:“那男主角呢?”

“男主角是亦敌亦友的侠盗,侦探小姐一直想找出他的真实身份,却不知他其实是陪在自己身边的金毛犬助手。”

普兰口嗨完毕,目光扫过茫然的休和若有所思的佛尔思:“好了佛尔思,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记录灵感,接下来该去找那位“A先生”了。”

顺便看看这群把脑子献祭给主的疯批到底想做什么。祂想。


 “我再也不想直面A先生了,”从聚会场所出来的佛尔思抱怨道,“他的目光一直在我和休的脸之间扫来扫去,真是个好色的变态。”

“下次我们可以讨论这个问题,”普兰的声音轻软得像在摩擦耳廓,“男性对女性肉体的欲望应当集中在胸部、臀部、大腿等部位,但他只关注你们的脸,其中的生理意义和精神意义值得讨论……”

漆黑的兜帽下其实什么都没有,无数少女的脸皮悬挂在檐角,嘴唇张张合合——贝克兰德难得的阳光里,佛尔思为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直打寒战:“还是算了吧普兰阁下,我是写爱情小说的,不是写恐怖小说的。”

休觉得好友也被感染了思维跳脱的特性,摇了摇头道:“那只金毛犬从花园里出来了。”

把A先生描述的要求交给苏茜,回到马车上的休听见普兰慢条斯理的声音:

“那条狗是序列9的非凡者。”

“啊?”休和佛尔思齐齐转过头来。

“我用词错了吗?该说是非凡生物?”普兰不太理解两人的惊讶,在祂看来,人和狗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所谓‘想踏入非凡世界’只是欺骗你们的说法,这样看来,奥黛丽在认识你们前就已是非凡者,并且序列肯定比你们高。这不奇怪,观众嘛,总喜欢借用他人的刀刃,在幕后起舞。”

比如那位太阳,比如现在的空想天使。


TBC

——————————————————————

*学徒途径的羊毛大家都想薅,普兰大喊爷不是学徒途径!

*下个part可能会有搞事的新角色登场


我想要评论,请给我评论摩多摩多!

Device

末日前寻求浪漫是否搞错了什么(二)

•有不止一位的原创角色出没

•主角为星空外神「无念新娘」,天生的神话生物,人性缺失,可能含有争议性及混邪描写

•偏轻松向,私设如山

•对原作剧情有变动,敬请避雷


summary:亚伯拉罕家出外神啦!先祖伯特利可高兴了,说祂没有这种不肖子孙!

贝克兰德的下水道今天也是如此热闹呢。


(3)

佛尔思•沃尔松开紧抓头发的双手,颇为茫然地瞪向分隔成块的天花板。以往会持续三到五分钟的满月呓语,今晚不到半分钟就结束了。时间的缩短可能象征着更可怕的异变,佛尔思强压下内心的不安,准备睡个好觉。

她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与一片莹莹光华对上了眼。

一个咸鱼打挺坐起来,佛尔思冲进隔壁房间摇醒了休...

•有不止一位的原创角色出没

•主角为星空外神「无念新娘」,天生的神话生物,人性缺失,可能含有争议性及混邪描写

•偏轻松向,私设如山

•对原作剧情有变动,敬请避雷


summary:亚伯拉罕家出外神啦!先祖伯特利可高兴了,说祂没有这种不肖子孙!

贝克兰德的下水道今天也是如此热闹呢。


(3)

佛尔思•沃尔松开紧抓头发的双手,颇为茫然地瞪向分隔成块的天花板。以往会持续三到五分钟的满月呓语,今晚不到半分钟就结束了。时间的缩短可能象征着更可怕的异变,佛尔思强压下内心的不安,准备睡个好觉。

她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与一片莹莹光华对上了眼。

一个咸鱼打挺坐起来,佛尔思冲进隔壁房间摇醒了休:“休!!我被子里进鬼……不是,进戒指了!”


“你是说,满月呓语结束后,它就出现在了你身边?”休理了理胡乱反翘的金发,捊清了佛尔思描述的事情经过,“我们最近是不是遭遇了厄运,总是引来邪灵的注视。”

她从抽屉里取出一只丝织手套——一件能隔绝灵性的特殊物品,用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托起那枚不再发光的戒指。

“如果我真的想对你们做什么,一只手套是拦不住我的。”

一道声音突兀地响在房间内,像是柔软的布料同时摩擦发出的声响。休险些把戒指扔出去,所幸她及时打消了这个可能惹怒邪灵的念头。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呃……那么,您来自哪里?您的目的是什么?”佛尔思小心地问道。

“我不记得了,”那道声音透出浓浓的困惑,“我好像睡了很久……或者死了很久。”

佛尔思似有所悟。高序列强者死后残留的精神烙印导致封印物活化,的确有可能发生,这也意味着这件物品的层次相当不低。她心下一动,开口问道:“您也曾是学徒途径的非凡者吗?”

“是的。”


和休对视一眼,佛尔思道出了内心最大的疑问:“您知道“满月呓语”吗?它似乎与学徒途径有关,而我正深受其害。”

“它是一项诅咒,一项持续千年的诅咒,与此有关的辉煌,都被卷入了这场充满象征意味的悲剧……”那道声音像是在念歌剧旁白,“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削弱满月呓语的影响。”

佛尔思听得似懂非懂,却明白了后半句话的份量。削弱满月呓语的影响?就像今晚这样吗?

她一时间紧张又期待:“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休看向自己的好友,有心阻止而不知如何开口。佛尔思的发言简直在谱写恐怖故事,[交易]与[代价]往往是不幸的开始。

然而邪灵都找上门来了,冒然忤逆对方是更不明智的选择。她联想起梦中的灰雾巨殿,感慨神秘世界真是充满危险。

“我暂时没有想好,”戒指里的声音回应,“目前你需要付出的,仅仅是‘信任’。”

“信任……”佛尔思咀嚼着这个词汇,猛然发觉自己忘记了最基本的礼貌:“那个……您还记得您的名字吗?”

房间登时被沉默所占据,良久,戒指才再度发声:

普兰•亚伯拉罕。”


(4)

普兰给自己的演技打了满分,新词汇的运用异常完美。

可惜那个「学徒」对“亚伯拉罕”的姓氏毫无反应,想必是使用了亚伯拉罕家族的特殊物品才与伯特利建立了联系,颇有点媚眼抛给瞎子看的遗憾。

有一点祂没有撒谎,那就是祂确实没想好下一步具体该做什么。祂感知不到缺失的那部分源质的具体位置,只能隐约察觉到它确实在屏障内。

源质「共振之网」会污染和同化周边地域,虽然怀疑它已被高位格的力量封印,但普兰仍需尽可能地搜集信息,包括怪谈和传说。

而有“万都之都”美誉的贝克兰德,是个很合适的去处。


只是贝克兰德治安堪忧,大白天的房子里居然进了贼。佛尔思和休出门参加非凡者聚会,潜入的小贼没有翻到值钱的财物,便拿走了书架上的戒指。普兰躺在他的手心里,暗道偷盗者途径人才流失。

祂有五十种方法让这名擅自接触祂的「刺客」暴毙,但祂在黄二狗的自言自语中听到了有价值的东西。

按照黄二狗的说法,他来自异世界,穿越附身到了名叫汤姆森的躯体上,和百年前的罗塞尔大帝通晓同一种文字。

听上去跟那谁谁的时空权柄有关……罗塞尔,好像是那个奔月的奇葩的名字,那家伙带着污染逃回地球,数年后失踪了。身为「知识皇帝」的祂可能知道有关共振之网的线索,而线索就藏在后世流传的日记里。虽然没抱太大希望,但普兰确实想要读懂日记上的奇异文字。

和黄二狗进行了沟通,没再获得有用的信息。普兰索性表演了一个过河拆桥,顺带实验释放神话生物形态的效果。

时代主角死在了戏剧的开场,真是个浪漫的悲剧。


实验是完成了,普兰又面临着新的问题。祂依附戒指而存在,自身受到戒指的严重限制。比如,戒指是一件“触发式”的特殊物品,必须处于“使用状态”才能动用非凡能力。一旦回到无人使用的状态,普兰就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行动。

戒指自行竖立起来向前翻滚,行进艰难。几个衣着褴褛的小孩穿过街道,不知是谁踢起一颗石子砸中了祂。普兰登时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径直滚向下水道。

为什么会有人偷下水道的井盖?!

落地弹跳了几次,普兰总算没滚进污水。下水道内除了肮脏和恶臭,还有奇怪的抓挠和撕咬声。祂滚向声音的来源,几双血红的眼睛亮了起来。

形似老鼠、却有犬类大小的怪物,浑身肌肉鼓胀到开裂,不断溢出脓液。一具男性尸体倒在它们中间……或者说半具,另外半具在怪物的肚子里。

是「倒吊人」的味道……呵,现在该称呼祂为「真实造物主」。

这具尸体生前也是秘祈人途径,被真实造物主污染的老鼠很有祂疯疯癫癫敌我不分的风格。

值得注意的是,真实造物主应该被困在神弃之地,贝克兰德却出现了由祂血液污染的怪物。当然,是被稀释后的血液。

那轮黑色的太阳不会是想在贝克兰德神降吧?然后被三神联合打爆顺带把整座城市一起炸了?虽然场面应该很壮观,但听上去好像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普兰暗自留了个心眼,收敛灵性从怪物身边滚过去。有这种怪物的地方恐怕就不会有人类,祂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下水道里穿梭了一段时间,普兰听到了前方的脚步声,赶紧乖乖躺下,不再动弹。

一双做工考究的皮鞋停在不远处,隐约可以看见是一位身高中等的青年,身后还跟了几个随从。

“泽塔大人,”其中一名随从道,“已经检查过了,伊恩•赖特近期没有再来过这里。”


TBC

————————————————————

*普兰目前的层次相当于1级或0级封印物,具体看使用者的发挥和普兰对自身的掌握。

*下水道的尸体是卖给小克污秽之语符咒,接下药师清理怪物的委托的黑蛇。


我想要评论,请给我评论摩多摩多!



Device

末日前寻求浪漫是否搞错了什么(一)

•有不止一位的原创角色出没

•主角为星空外神「无念新娘」,天生的神话生物,人性缺失,可能含有争议性及混邪描写

•偏轻松向,私设如山

•对原作剧情有变动,敬请避雷


summary:史上退场最早的旧日遗民与给自己降辈分的旧日支配者。


(0)

我叫黄二狗,一位目前顶着老外名字不得不叫汤姆森的时代主角。

上个时代的主角罗塞尔大帝与我同姓,同样来自大吃货帝国,他为这片愚钝的大陆带来工业革命,是不朽的伟大存在。

而我,终将和他一样,将吾之名响彻大陆。


我的金手指来得很迟,全都要从昨天我入室盗取(按照现代大文豪的说法,穿越者的事,应该叫窃)的一枚戒指说起。重点在于,这枚一看就很...

•有不止一位的原创角色出没

•主角为星空外神「无念新娘」,天生的神话生物,人性缺失,可能含有争议性及混邪描写

•偏轻松向,私设如山

•对原作剧情有变动,敬请避雷


summary:史上退场最早的旧日遗民与给自己降辈分的旧日支配者。


(0)

我叫黄二狗,一位目前顶着老外名字不得不叫汤姆森的时代主角。

上个时代的主角罗塞尔大帝与我同姓,同样来自大吃货帝国,他为这片愚钝的大陆带来工业革命,是不朽的伟大存在。

而我,终将和他一样,将吾之名响彻大陆。


我的金手指来得很迟,全都要从昨天我入室盗取(按照现代大文豪的说法,穿越者的事,应该叫窃)的一枚戒指说起。重点在于,这枚一看就很不便宜的戒指寄宿着远古大能,能够和我脑内对话。

类似的穿越小说我没看过一千也有八百,经典外挂“随身老爷爷”出现了!……或许是老奶奶,金手指不需要性别。

总之,我在这位神秘存在的指引下,来到贝克兰德东区的一处狭窄小巷。这个蒸汽朋克时代唯一的优点就是随处可见的站街女,其余的污秽和贫穷让我怀念我那美好的故乡,所幸我很快就能到老爷爷的宝藏,迎娶白富美称霸大陆走上人生巅峰更近一步了。下一步或许是面包坊的那位小姑娘,又或许是那个治安官的女儿……

“再确认一遍,周围还有其他人吗?”

那道声音再度在我脑内响起,我环顾四周,小声道了一句“是的”,已经难掩视线的热切。宝藏可能在哪个方位呢?

“抬起右手,视线往下。”

我顺从地看向自己的右手,却并没有看到“手”。原本应该是五指的部位变作一团蠕动的肉泥,在我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的瞬间,肉泥突然开裂,从中伸出大量带着软刺的触须——

脑袋炸开之前,我听到的、最后的话语是:

“要论作死能力,罗塞尔可比你差远了。”


黄二狗并没有立刻死亡,因为普兰用权柄延缓了他的死亡趋向,方便在戒指的使用状态结束前拽出他的灵体。他的右手恢复原状,只是头颅已经化为了一摊半固态的红白物质。

普兰把灵体塞进戒指内部,滚动着戒环远离了尸体,避免被赶来的官方非凡者发现。

“神话生物形态非常方便,比学徒途径的攻击手段好用多了……”

“只是要注意使用的场合,还有造成的损耗……不过是拟态了几条触须,这几天攒下的来自本体的力量就全部耗尽了。”

“目标灵体的记忆也残缺了,所幸知识部分保存较完好。嗯,汉语……”

小巷里响起了女人的尖叫,普兰慢吞吞地滚动着。现在祂需要思考的是,怎么回到名为佛尔思•沃尔的人类个体那里。


(1)

祂四仰八叉地瘫在属于自己的矮行星上,组成躯体的肉块层层堆叠,相互挤压,发出无规律的呼噜声,远远看去就像遭污染的山莓果冻——如果忽略果冻边缘蜷曲着的触须的话。

从头顶——姑且算是头顶——延伸出的外体胚呈半透明的纱幕状,终日笼罩着这颗小小的星球。

这是祂被福生玄黄天尊踹出大气层后亘久不变的日常。躺尸,休眠,和别的外神打一架,然后臆想自己缺失的那部分源质。

诸神预想中的源质盛宴始终未曾开幕,甚有不幸者,已经被两位原初生物撕成了碎片,或者蜗居在狭小的器物内呻吟。然而注视地球的恶意之眼从未消失,他们期待着获取源质,为地球上的生灵们带去灾祸与终末。


但是,我和祂们不一样。「无念新娘」如是想。

祂拨动有生命者的琴弦,掌控无生命者的演化,追逐美丽与浪漫,对一切微小的事物都抱以怜惜的目光。毁掉地球是多么浪费的行为,那些可爱的事物应当成为祂的玩具,被自身的已知意识卷裹,重复上演相同的歌剧。至于这样是否算“活着”,又是否有思想,不在祂的考虑范围内。

祂是共鸣的指挥者,是世界的本能,是万物的趋向性。那些知晓祂的生物,称呼祂为「无念新娘」。


已经很久没有搜集到新的玩具了,祂沮丧地耷拉着触须。这种沮丧在看见那道奔月的身影后,达到了顶峰。

这年头还有往敌方大本营狂奔的?堕落母神有那么诱人吗?明明我才是爱与美的化身……或许我也要考虑改造一下星球的形象……

最终,祂精心打扮的矮行星没能吸引到任何人类,倒是吸引到一件小东西。

那件小东西其实只是偶然漂过,却被祂捕捉到了。祂的目光穿过小东西中央的空洞,确认这是一枚“戒指”状的特殊物品,对应「学徒」途径序列2,大概是哪个暴毙在星空的倒霉旅法师留下的。

戒环通体由白银打造,表面以鎏金工艺描绘出繁复细密的纹路,中央镶嵌辨不清原本种类的纯黑宝石。浓厚漆黑的深处,能隐约望见星系运行的旋臂,仿佛容纳了宇宙的一角。

这种层次的物品对旧日支配者没有太大的价值,何况它在星空漂流多年,星空的污染导致了某种程度的异变。无念新娘感叹起它的美丽,准备将它扔进玩具堆。

突然,祂注意到戒指里侧镌刻的徽记,这让有种异样的熟悉感。放大了记忆里的细节,祂很快找出了熟悉感的来源。

祂看到了穿透最初屏障的机会。


(2)

为了加强对屏障内的侵蚀,与月亮和大地双途径的古神展开拉锯,堕落母神会陷入周期性的短暂休眠。无念新娘等待着时机,将本体切割出一小块,降临到那个人的面前。

伯特利漠然注视着纱幕落下,轻柔地包裹住他。迷途的旅者驻足于时间的洪流,深黑与银白交混的长发在无重力环境下浮动,身后斗篷的暗纹,同戒指内侧的徽记如出一辙。

“有一件事情,”外神的意念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旅行家没有说话,目睹带着软刺的触须钻进自己的皮肤。祂在读取记忆和身体数据,为之后的拟态作准备。兴致勃勃的外神显然不知道伯特利现在是否清醒,但这对祂的计划毫无影响。

“伯特利·亚伯拉罕,”外神复述着他的名字,“骄傲矜贵的伪信者,图铎帝国的蓝宝石,投落星空的门扉。”

伯特利听得眉头一跳。他的记忆里似乎没有这种东西。

“……词汇量很丰富,理解能力不错。”他评价道。

“谢谢,”对方很是受用,触须轻快地甩动,“还有一件事。我需要一个人类的名字,独属于我的名字。”

这有助于祂建立一个契约的形式,利用「门」守秘的权柄隐藏身份。当然,作为代价,这个名字将会具有仪式效力。

伯特利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星空外神永远也不会明白,这项要求对一个离开社会千年、在污染和疯狂里浸泡已久的旅者来说有多么强人所难。

他从破碎的记忆里筛选出几个字母,组合出简单的发音。

“普兰,”他说,然后努力把往他脸上蹭的残缺肉块推开,“你叫普兰。”


“好无情啊,”得到名字的外神心情愉悦,没有计较伯特利的行动,“准确来说,你将所有情感都献给了你的故乡。精神状态糟糕透顶,本能却还在阻止我的图谋。”

过去的几分钟内,祂已经化解了伯特利的6次攻击,蠕动的肉块里挤出一声悠长的叹息:“不会有人记得你的牺牲,他们只将你视作诅咒和灾难的象征。多么高尚的绝望……作为谢礼,我在你体内植入了一枚种子,包含着我的污染和精神烙印。如果你能回到故乡,它或许可以帮到你。”

大概是被某个词汇刺激到了,伯特利的蓝眸闪烁不定,在清醒和混沌间挣扎:“不……不需要,杀掉我就是给我最好的谢礼。”

“那可不行,”纱幕外的红月光芒大盛,地球的夜空即将出现满月,“我的玩具库会一直为你预留位置。”

祂将体胚组成的纱幕揭开一条缝隙,任由绯红月光照射进来。似乎从地球延伸出了数条丝线,与那位“门”途径的顶端建立了神秘学层面的联系。按照预想,祂往戒指的微小空间注入了大部分意识和少数力量。

血脉间的联系与同途径吸引的本能,在祂看来如可见物质般清晰可辨。祂调动戒指外躯壳的能力,放大无形联系中的一条,直至那段联系绕上同属于亚伯拉罕的戒指。随着戒指逐渐消失,祂残缺的肉体也在顷刻间崩溃瓦解。纱幕般的外体胚仍旧保持原状,迅速合拢,直至堕落母神的视线从这片区域移开。

星空重归寂静。


TBC

——————————————————

*这位倒霉老乡的“穿越”比小克早半年,途径是刺客

请给我评论摩多摩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