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奇

10.3万浏览    753参与
太阳贝壳汉堡包
神奇脑洞① jojo x 宝可...

神奇脑洞①

jojo x 宝可梦

神父x银伴战兽,相同点大概就是换碟了(


*感谢游戏提供者不愿透露姓名的樱桃先生以及提供经济支持的spw集团

神奇脑洞①

jojo x 宝可梦

神父x银伴战兽,相同点大概就是换碟了(


*感谢游戏提供者不愿透露姓名的樱桃先生以及提供经济支持的spw集团

Rix
一天20张画吐了,明天补帧画画...

一天20张画吐了,明天补帧画画之后的

算是下一个手书的预告吧 ​​​

一天20张画吐了,明天补帧画画之后的

算是下一个手书的预告吧 ​​​

猫说薄荷不好吃
总之就是突然想搞的dio娘戏噗...

总之就是突然想搞的dio娘戏噗……四点了肝不动了.jpg

总之就是突然想搞的dio娘戏噗……四点了肝不动了.jpg

猫说薄荷不好吃
**性转预警!!!!!****...

**性转预警!!!!!****

突然想画性转就……转了(。)

**性转预警!!!!!****

突然想画性转就……转了(。)

尘文臣诹

   赶上不上祭日


其是都是一张图,只是颜色和滤镜不一样


我好贫弱



我想看人妻dio啊啊啊啊

   赶上不上祭日


其是都是一张图,只是颜色和滤镜不一样


我好贫弱








我想看人妻dio啊啊啊啊

枕月_日常睡不醒

✨和普奇一起出门玩了,乖乖小普!❤❤❤

✨和普奇一起出门玩了,乖乖小普!❤❤❤

猫说薄荷不好吃

摇gg点的两张噗表情包,p1是动图~

摇gg点的两张噗表情包,p1是动图~

MaorLee马奥

【来自花京院的咏唱攻击与花承的秀恩爱对守寡小妈的持续伤害(不是)】是久违的黑街系列_(:з」∠)_【大概下次完结】
我他妈画了两天orz大半夜看最后一张的普奇差点把自己吓死orz
【背景是教堂,但是应该没人能看出来orz反正我自己也没看出来(靠)】
内含认不出来的米斯达,毒舌花,垃圾背景(希望你们能看懂将就一下吧我不会画了orz)以及精神失常的普奇谨慎点开【靠】

【来自花京院的咏唱攻击与花承的秀恩爱对守寡小妈的持续伤害(不是)】是久违的黑街系列_(:з」∠)_【大概下次完结】
我他妈画了两天orz大半夜看最后一张的普奇差点把自己吓死orz
【背景是教堂,但是应该没人能看出来orz反正我自己也没看出来(靠)】
内含认不出来的米斯达,毒舌花,垃圾背景(希望你们能看懂将就一下吧我不会画了orz)以及精神失常的普奇谨慎点开【靠】

日常爆炸的阿辰

秒删重发对不起

刚刚吉良被抽成了大总统

lof是什么新的抽抽机制吗…

秒删重发对不起

刚刚吉良被抽成了大总统

lof是什么新的抽抽机制吗…

FuFupai
@阿情画好了!请看看哪里还需要...

@阿情画好了!请看看哪里还需要修改!

可以约稿,价钱在25-30

其余的请私pai


@阿情画好了!请看看哪里还需要修改!

可以约稿,价钱在25-30

其余的请私pai


太阳贝壳汉堡包

搞一搞猫猫头,我只会搞猫猫头了

搞一搞猫猫头,我只会搞猫猫头了

蓝海松茶—原号炸了
不挑战阿乎底线了 https:...

不挑战阿乎底线了

https://m.weibo.cn/2548867977/4461783429509108

不挑战阿乎底线了

https://m.weibo.cn/2548867977/4461783429509108

来吸纯氧
【弟兄,为患难而生】——箴言第...

【弟兄,为患难而生】——箴言第十七章十七节

听圣经的时候听到这句就很想画一画

是兄弟naizi就应该贴一起👍

【弟兄,为患难而生】——箴言第十七章十七节

听圣经的时候听到这句就很想画一画

是兄弟naizi就应该贴一起👍

Rix
完整图在红色大眼和推上

完整图在红色大眼和推上

完整图在红色大眼和推上

空条承太郎老婆

作为他们的老师『jojo乙女』(上)

隐形开🚗️,

第二篇点这(中)

我要造福各位致力进鸡笼的各位!


DIO


  他是最令你头疼的学生之一。

     明明学习很好,就是态度不端正


    作为调教了很多学生的老手,你被调去最难管理的荒木班上去当助教了。...


隐形开🚗️,

第二篇点这(中)

我要造福各位致力进鸡笼的各位!



DIO


    

  他是最令你头疼的学生之一。

     明明学习很好,就是态度不端正

     


    作为调教了很多学生的老手,你被调去最难管理的荒木班上去当助教了。

    

      “小面包,怎么又叫我来办公室。”

     

      “迪奥同学,你怎么每天只有晚自习来学校呢....”

      看着比你活生生高两个头的学生,你感到如临大敌。

       而他俯视着看你,更加拉大了这种身高差。


        总觉得失去了作为老师的气势呢

         你不服气这样想着。


      “迪奥同学?请回答一下刚刚的问题。”

       

         DIO看着面前站起来在他面前仍然显得矮的可怜的小老师。

        她似乎不太有勇气,尽管刚刚的话语显得咄咄逼人,但她颤抖的尾音还是出卖了她现在紧张的心情。

      

        砸瓦鲁多!

       

     你回神,却发现你现在的位置竟然是刚刚DIO站的地方,本来古板老土的眼镜被摘下,露出你勾人摄魄的黑眸,而你面前却是已经坐在你原来的旋转椅上的迪奥。


        “老师,按原来的程序来。”

  

       DIO用手拖着腮,发出了不可违抗的命令。


       我咽下一口恶气。


        一屁股坐在了迪奥同学的腿上,我的头顶勉勉强强够到他的下巴。


       我摆出僵硬的营业笑容

       

      说:“迪奥同学,请你以后每天都老老实实来上课好吗~”

    

       但是看他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的这番‘劝解’毫无意义


     “手,要环上。”他两只手肘平放在我的办公桌上,血红色的竖瞳盯着我,因为离得太近,他的鼻息洒在了我的额头上,我的背后出了层薄汗。

      

     为了学生的出勤率,豁出去了!


    双手伸直努力环着他的脖子,因为我只有158的身高,要搂好他就必须得把上身贴近他的胸膛。


     份量不小的乳/肉被挤压变形,我的唇靠近了他棱角分明的下巴。


     “ho?....老师没穿胸/罩?”迪奥的眉轻挑。


        我丝毫不为所动,例行公事一样,继续贴着他的喉结。


       “DIO同学,以后请你规规矩矩来上课好吗,乖?”
 

         一个看起来比学生还小的制服黑丝少女助教跨坐在高大的男生的根部,晚自习时段的校园务必安静衣料厮磨的摩擦声加深了办公室里焦灼的氛围,          我觉得有点热了。

         

     
      “嗯?迪奥同学听到了吗?”


    我在他的耳边不缓不急的低声语到。


     DIO搂紧我的腰,似乎是不满于我刚刚找回的主动权。

     两只手惩罚性的在我的腰上和大腿上捏了一把,我皱起眉头吃痛的轻叫了一声。

     

   他慢条斯理的将唇轻贴在我的唇上摩擦。

     

     “老师我没办法在白天来到学校”


       “所以老师晚上在办公室帮我补习吧?”

      


      “会奖励你让你爽哭的哦。”

          





卡兹

     

      担任班长兼历史课代表的卡兹经常造访办公室,他逃课,或者只是因为他想来逗我玩罢了。

       

     我听到窗户被打开的声音,应该又是卡兹来了。

      ??他又逃课?

      

    我抽出手纸,急急忙忙擦去2分钟前被我赶走的乔瑟夫滴在我肚子上的体液。

      又喝了一杯茶掩盖嘴里的腥味。
 

      “老师,”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背着本究极生物干啥呢。”


       动作也太快了吧,我暗想,顺手把纸巾揉成了一团,熟练地扔进了小垃圾篓里。

    

    “那个....卡兹同学。”你扭动着细腰,想要甩掉牢牢箍在上头的大手。

        

     “你又逃课了。”我揪起眉头,仰视着身后完全不像一个学生的紫色卷发的妖冶男人。

    

      “嘛,毕竟好不容易在白天可以行动了,我会甘心只在教室上着我都懂了的无聊课程吗?”


      也对,我在想。

  


        没一个乖乖好学生是只穿着兜裆布上课的。


    “不过有一个课题,我卡兹倒是挺好奇的。”身后的男人把我调转了身子,让我面朝着他线条丰满又透着蜜糖色的胸肌。

       

      

     看着他邪笑的绝色脸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卡兹同学,那你好奇什么课题呢?”我皮笑肉不笑的应付到。

    

      总之,只要能让他心甘情愿能去上课就好了!

     因为些微的害怕和他的步步紧逼,我无意识的一直在后退,直到我的后尾椎骨撞上了硬邦邦的桌角我才刺痛的反应过来。

      卡兹一手径直把我穿着黑色丝袜的腿拎了起来,

      

      那一刻其实我特别好奇他能重现一次“winwinwin”的经典场景。


      在看见他没了动静后,我一瞬间用惋惜的表情看了他一眼,然后恢复正常。


      但卡兹还是捕捉到了我刚刚的微表情。


   貌似是生气了,他把我的脚再抬高扔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或许是因为穿着包臀裙,我另一只腿也不得不往高里抬了抬,看起来我像是主动在邀请他做些什么事一样。


    果不其然,他会意顺势把我另一只腿也扛在了肩膀上。

     

     身体霸道的罩住了已经躺在办公桌上的我。

  

  “比较好奇生物学的课题呢,老师。”


   “远古生物和现代人类 性 匹配度的严肃课题研究。”





吉良吉影


     

         他算是很不错的好学生了。

    

         在荒木班里。


      懂事,准时,上课会认真听,做操时也会认真的站在前面带着,晚上在宿舍里按时就寝。


      除开有的时候他会死死盯着我批改作业或者拿着教鞭的手。

      


      或者会跑来办公室要求用我的手帮他疏解一下积(j)淤(y),emmm....具体是什么,你懂的。

      

      

      看在他平时乖巧听话,应该能带领全班同学积极向好的份上,我非常智障的竟然答应了。


    “boki了,老师....老师....老师...啊...”

 

      “..........吉良同学,你是不是有点过了。”


      “……老师的手!....哈啊”


         “.............你开心就好”


           “嘶...老师握的...太紧了....哈..”

   

          我去,不是是你在控制我手的力度的吗?你还有脸说?


         办公室的门霎那间被打开了。


        我吓得一把把他摁在了办公桌下。


       我笑着应付着找上门来的其它老师。


       可能是突然失去快感让吉良同学不爽了,他硬生生掰开了我的大腿,坏心眼地张嘴就往我腿心里撞。


       因为学校里有暖气, 所以我今天只穿了一件长裙就来了,他今天这下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我的花心,毫无阻拦。


      我身子一抖,把腿夹紧,想让他赶快会意松开往里舔舐的嘴。


      却没想到让他更加具有侵略性的开疆扩土。


     感谢我不是什么言情小说里超级敏感的女主,我的定力还不至于这么差。


     我脱下高跟鞋,


      

      一脚蹬上了吉良吉影的小分身。




迪亚波罗and托比欧



     这是一对双胞胎


     但性格一点也不像。


    托比欧作为弟弟,反而比作为哥哥的迪亚波罗更加乖巧懂事,脸上的小雀斑独特又可爱,我总是会笑眯眯的揉乱他的粉色头发,看他红着耳朵低下头。


    迪亚波罗倒可好,上窜下跳,我严重怀疑他在头发上挑染了绿色发斑。每天都在班里跟DIO同学对跳“ko no DIO da!”,“ko no 迪亚波罗 da!”


     本来好端端的当着隔壁“热情”班的班长,结果被新来的转校生乔鲁诺乔巴拿给弹劾了下去,转到了荒木班里。

   

      经常拽着托比欧来办公室闹得鸡飞狗跳,对我上下其手。


     我对此逐渐习以为常。


     

      托比欧瑟瑟发抖的抱着我的腰紧贴在我的背后,指着我面前的迪亚波罗说

  

     “老师,他今天喝多了。”


       “???”


       “他偷偷带了好多酒到学校里。”


       “???”


        “说是要壮胆报复乔鲁诺。”


        “???那你干嘛喝醉到我这里来啊!?”


    迪亚波罗听到了弟弟的告状,低吼着伸出双手往我这里扑了过来,他的青绿色碎瞳直压向我,鼻头眼角和耳朵都是红红的。


      他应该其实很难受吧,我想。本来想在原来的“热情”班小心翼翼的待着,却没想到被班上同学踢走了,任谁都会难受吧。


      我伸出手罕见的抱住了他的脑袋,踏踏实实的接住了他,迪亚波罗埋进了我的胸里。


      我尽力温柔的抚摸着他想安抚他的情绪,看着他颤抖的后背,我更是心软。


      “哈哈哈哈哈哈托比欧!咱们的苦肉计成功了!这女人上当了!”


      艹,原来颤抖是因为在憋笑??


    “动手!托比欧!”


      前后两个人都在扒我的衣服???


      

      “哈....不要....你们在干什么?.....”


        “手...不要碰那啊....托比欧亏我还对你那么......啊!”






普奇


      普奇是你最放心的学生了。


      他安静而聪慧,特别是神学类,尤其上心。也跟同学相处的不错,跟DIO玩的最好。


      “老师,”此刻他一动不动的站在你的面前,“您信神吗?”


    这是这个月里他N次来找你传教了。


    “亲爱的普奇同学。”


      你摘下厚重的眼镜,揉揉发酸的眼睛。


      “我说过很多遍啦,我是无神论者。”


     你站起身来,朝着左边阳光正好的窗户伸了伸懒腰。


      “如果我真信神的话,我肯定会下地狱咯~”


        普奇神父转移开他盯着你微露的小肚肌的眼神。

        “老师,您要忏悔吗?”


         “诶?忏悔?随便啦 ,偶尔说出自己的罪过请求宽恕也可以。当然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


        

   

       “那就请您向我打开身心好好倾诉吧。”


         他巧克力色般性感的肌肤俯身了上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