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爷

21270浏览    1337参与
刺朽

普爷生快

原谅我下班匆匆拍的。。。拍渣了T^T

我永远爱你

Ich Liebe Dich

普爷生快

原谅我下班匆匆拍的。。。拍渣了T^T

我永远爱你

Ich Liebe Dich

沫琳

God gave him courage. He was the proudest knight.

上帝给予他勇敢,他是最骄傲的骑士

——普诞末班车

基尔伯特要一直笑下去


God gave him courage. He was the proudest knight.

上帝给予他勇敢,他是最骄傲的骑士

——普诞末班车

基尔伯特要一直笑下去


AU.ErRoR
普爷生日快乐!!!! 因為來不...

普爷生日快乐!!!!


因為來不及畫賀圖就用本家圖片了了qwq


普爺生日快樂🎂🎂🎂

普爷生日快乐!!!!


因為來不及畫賀圖就用本家圖片了了qwq


普爺生日快樂🎂🎂🎂

是乌里啊
全网最晚 很艹赶出一张(我没有...

全网最晚

很艹赶出一张(我没有敷衍(´ . .̫ . `)


全网最晚

很艹赶出一张(我没有敷衍(´ . .̫ . `)


小陆匆匆
!赶上了!普爷生日快乐哦!绘画...

!赶上了!普爷生日快乐哦!绘画软件是sai2!
有不好的地方请大家多多指出!www

!赶上了!普爷生日快乐哦!绘画软件是sai2!
有不好的地方请大家多多指出!www

Bleakの
来迟的祝福,今天是普诞,普鲁士...

来迟的祝福,今天是普诞,普鲁士生日快乐!

来迟的祝福,今天是普诞,普鲁士生日快乐!

Πανί βροχής
啊啊啊(“啊”习惯了😂) 1...

啊啊啊(“啊”习惯了😂)


1·18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生日快乐!(^O^)y

🍻🍻🍻🍻🍻🍻🍻

🎂🎂🎂🎂🎂🎂🎂

💓💓💓💓💓💓💓

啊啊啊(“啊”习惯了😂)


1·18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生日快乐!(^O^)y

🍻🍻🍻🍻🍻🍻🍻

🎂🎂🎂🎂🎂🎂🎂

💓💓💓💓💓💓💓

野生暗黑文青
普爺期待已久的生日限定巨型啤酒...

普爺期待已久的生日限定巨型啤酒,正準備拍照發帖蹭點讚~

普爺期待已久的生日限定巨型啤酒,正準備拍照發帖蹭點讚~

墨桃
普爷生快!(赶上了赶上了)

普爷生快!(赶上了赶上了)

普爷生快!(赶上了赶上了)

磁
普爷生日快乐:D (第一次ta...

普爷生日快乐:D

(第一次tag打那么多)

不会画土豆

普爷生日快乐:D

(第一次tag打那么多)

不会画土豆

负三岁半
普爷生日快乐!!!!

普爷生日快乐!!!!

普爷生日快乐!!!!

TiAmo_水天林

1.18 普/鲁/士生诞

(渣文笔,真的非常渣,ooc预警)

Ich bin Preußen, kennst du meine Farbe?

Vor mir flogen schwarze und weiße Fahnen,

Meine Vorfahren starben für Freiheit.

Bitte beachten Sie, dass dies die ...

(渣文笔,真的非常渣,ooc预警)

Ich bin Preußen, kennst du meine Farbe?

Vor mir flogen schwarze und weiße Fahnen,

Meine Vorfahren starben für Freiheit.

Bitte beachten Sie, dass dies die Essenz meiner Farbe ist.

Ich werde nie Angst haben, mich zurückzuziehen, bereit, so kühn zu sein wie meine Vorfahren.

Ob dunkel oder sonnig,

Ich bin Preußen, bereit, Preußen z

u sein.

——————————————————

“kessssss,今天可是本大爷我的生日,west他们会给本大爷准备什么礼物呢?”基尔伯特说道便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的套好衣服,向外冲去。

就在基尔伯特开门冲出去的一瞬间,撞上了路过的伊利亚,两人纷纷跌坐在地上,也许因为地毯过于舒服的原因,基尔伯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而当他抬头看向伊利亚时那里却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个礼物盒,基尔伯特走了过去,拿起礼物盒打开一看,里面摆放着一个十字架项链,与自己的那个,一模一样。

基尔伯特摇了摇头:“苏/联你啊,还是这个老样子。走吧!去看看west他们为我准备了什么?”

基尔伯特推开宴会厅的门,发现所有人都在忙碌的准备着什么。但他却在那些人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喂!伊丽莎白,你怎么在这里”伊丽莎白抬起头,看向宴会厅门口的基尔伯特,愣了一下,随即便冲过去,一把把基尔伯特推了出去,顺手把门关上了,然后听见“咔哒”一声,门被锁上了。

而被推出门外的基尔伯特站在门外,一下子也愣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

接着,他就听见宴会厅里传来了伊丽莎白的声音:“我刚刚好像,好像看见鬼了……”

“诶,有吗我没看到啊?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基尔伯特一下子就辨认出,这个声音,是安东尼奥。

“不可能吧?我刚刚确实看到了基尔伯特,我还听到他喊我了。”听到伊丽莎白这句话,安东尼奥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样也太恐怖了,要不还是待会跟路德维希说一声吧,毕竟基尔伯特是他的哥哥。”伊丽莎白点了点头。

基尔伯特站在门外小声嘀咕道:“为什么刚刚伊丽莎白会说她看到鬼了?本大爷怎么可能会是鬼呢?还有安东尼奥那家伙怎么听说伊丽莎白看到我也那么那么害怕?”

“喂,安东尼奥!昨天带来的番茄呢??”罗维诺的声音也从里面传了出来。

“啊,番茄啊,王耀说他想用番茄给大家做些吃的中午吃,所以我就都给他了”

“什么?!番茄都给他了?那我吃什么?!”

安东尼奥揉了揉罗维诺的头发:“好啦,我们过几天开完世界会议回去再吃不就完了。”

“还有,为什么明明是到土豆混蛋家开世界会议要我们来准备这些东西?”罗维诺拿起桌上的点心吃了起来。

安东尼奥扭头看向窗外的一个墓碑:“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啊。”

门外的基尔伯特早已离开,好像是想起什么的,低着头往前走着,嘴里不停的嘀咕:“对啊,对啊,我已经……”

“哥,哥哥?”基尔伯特抬起头,看到了面前的路德维希。“West?你,看得见我?”

基尔伯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路德维希抱住了,明明已经是那么大的一个人(国家)了,但却哭的像个孩子一样。他这一哭,一下子让基尔伯特慌了起来:“West,你哭什么啊,我不是在这吗,你别哭啊。”

路德维希重新站好,拭去了泪水,但通过他那红红的眼眶还是可以看出是刚刚哭过的:“哥哥,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啊,那本大爷就跟着west走一趟吧!反正本大爷今天闲的很!”

他们两人走出了房子,来到了一个后花园,花园里面有一个墓碑,上面写着——普/鲁/士(1525-1947)

“啊,是west你特意为我建的墓碑啊。不过看来我无法陪你更长的时间了,时间到了啊。”基尔伯特看了一眼手表,回头看了一眼路德维西。

路德维西一把抓住基尔伯特,但基尔伯特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消散了:“对不起啊,west,我要走了,你在这边一定要好好的啊,不许欺负小意大利啊,我可是看着呢,再见了,我的弟弟,德/国。”

路德维希拼命的想要抓住基尔伯特,但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基尔伯特一点点的消散。

“路德!路德!”费里西安诺喊着路德维希跑了过去,却被站在一边的弗朗西斯拦了:“今天,就不要去打搅他了。”

另一边

“生日快乐!”刚刚回到天堂的普/鲁/士被突然袭来的礼花,吓了一跳,而自己的面前站着众多国家神/圣/罗/马,古/埃及,古/印/度……

本在为弟弟分别而伤心普/鲁/士又笑了出来:“kessssss!今天可是本大爷的生日,你们都要给我玩的尽兴!”

ㄎㄩㄣ ㄏㄨㄥˊ

[普诞]当我们谈论生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基尔伯特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床变成了一片草地。


他设想过自己意外患上了梦游症,可柏林的植被覆盖率还没有高到可以容纳如此巨大的原始森林。未等自己有所动作,那片未知的地段先产生了动静。


“黑鹭俯冲!”一道白色光影窜出,冲刺至草地和森林的交界处时突兀地转折,开始在地上极速翻滚。即便基尔伯特不在其路径上,他还是跑过去拦下了对方。毕竟刚才瞥到了金属的反光,要是不小心磕碰到就麻烦了。


“谢谢。还有本大爷的出场方式实在是酷毙了!”基尔伯特不会拆穿男孩绊倒的糗事,免得伤了对方的自尊心,尤其是在他看清对方的面貌后。男孩望见基尔伯特胸前的铁十字装饰后异常兴奋:“嘿!你也是十字军的一员吗?”...


基尔伯特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床变成了一片草地。


他设想过自己意外患上了梦游症,可柏林的植被覆盖率还没有高到可以容纳如此巨大的原始森林。未等自己有所动作,那片未知的地段先产生了动静。


“黑鹭俯冲!”一道白色光影窜出,冲刺至草地和森林的交界处时突兀地转折,开始在地上极速翻滚。即便基尔伯特不在其路径上,他还是跑过去拦下了对方。毕竟刚才瞥到了金属的反光,要是不小心磕碰到就麻烦了。


“谢谢。还有本大爷的出场方式实在是酷毙了!”基尔伯特不会拆穿男孩绊倒的糗事,免得伤了对方的自尊心,尤其是在他看清对方的面貌后。男孩望见基尔伯特胸前的铁十字装饰后异常兴奋:“嘿!你也是十字军的一员吗?”


“不是,而且这里也不是什么东征的战场。”太阳穴处没有什么刺痛感,可食指还是不由自主地揉捏着以寻求冷静。“今天是什么日子?”


“圣殿那个文绉绉的家伙说是没什么特别的一月十九日。”条顿有些不安地望着基尔伯特,“怎么了?是异教徒的妖术吗?”


基尔伯特记得躺下前墙上的日历是1.17。17、19。1、2、3……16、17、19。说不上来的矛盾感,仿佛有什么重大的事件被遗忘了。条顿对突然穿越这件事不怎么在意,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男人身上。你的自称也是“本大爷”?不愧是本大爷钦定的伙伴!肥啾最可爱!本大爷今天也像小鸟一样帅!


两人都认为面前的树林有必要一探究竟,不过在安排谁打头阵时产生了些许口角。谁也不知道这针尖对麦芒的僵局持续了多久,因为太阳自始至终就没有变动过位置。最后他们折中处理,并排迈出了第一步。


“你肚子饿了吗?”基尔伯特没有空腹感,但他需要聊天分散注意力。这片森林没有什么特别的,正因其太过平常,反而让基尔伯特觉得特别无聊。“还行,你要是累了就跟本大爷说一声。”条顿找到一块石头坐下,不住敲打着双腿。


嘭。这偷袭并不温柔,可弹药砸在身上时并没有什么痛感。咻咻。又有许多胡萝卜自灌木丛呈抛物线飞来。条顿用盾剑撑起疲惫的身躯摆出迎战姿态,基尔伯特示意他放松,然后挡在条顿身前大喊道:“出来!本大爷看见你了!”


灌木丛沉默了有一会儿,然后开始剧烈地摇摆。不久一颗人形的头冒了出来,分布在银色长发间的杂草落叶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个未完成的鸟巢。“看你还乱跑!”丝毫不在意自己狼狈模样的女孩子朝被她单手提在半空中徒劳地摆动四肢的兔子恨恨地喊道:“亏本小姐好心给你面包吃。肥啾丢了,你也迷路了该怎么办?”


“森林是我家好不好?难道要等它玩够了回来吗?”普兔又将怨气撒到了基尔伯特和条顿身上,“看什么看?吃!你俩谁先说饿的?”


动物的“投喂”方式都是这么奇特吗?基尔伯特面对满地的胡萝卜不禁吐槽道。


“尤莉娅·贝什米特。这个给你们添麻烦的孩子叫普兔。”尤莉娅开门见山:“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只小黄鸟,圆圆的,毛绒绒的——对!小孩你别动,就是你头上那个!肥啾快过来,本小姐在这!”


“唉?本,我……什么时候?”身经百战的条顿此刻因这种小事慌了神,杵在原地大气不敢出。


“好久不见,兄弟。”基尔伯特吹起了口哨。


“嘿,把我放低点,再凑近点。”这是普兔。


“本大爷根本看不到啊!”


肥啾,即是一切。



“才不是迷路!”×3


“就是,还一个个都入侵了我的领地。”普兔啃着胡萝卜不耐烦地指正道。


“本小姐找到肥啾就走了,今天公国建立,皇帝安排了一大堆庆生的麻烦事呢。”尤莉娅终于摘下了头上的全部“发饰”,她的衣服因主人的不重视或多或少添上了泥土和扯开的线头,但还能辨别出考究的做工。


“无聊,这和其他364天有什么不同之处吗?”习惯了苦行生活的条顿不以为然。


“那是什么?可以让我找到很多吃的吗?”普兔对这个新名词很好奇。


“不,生日十分重要,而且它有它的特殊性。”基尔伯特加入了讨论。“作为自己诞生于世的纪念日,在这一天庆祝是应当的。”


“身为领袖,身为士兵们的榜样,那必须是一个无私忘我的存在,怎能如此奢侈!”


“本小姐提醒过皇帝把重心放在军队建设上,不过他说时髦的军装和金属首饰更能衬托出本小姐的帅气。你还是多学点儿再讲话吧。”


“说,说到底这天也不是你真正的生日,那么兴师动众干什么?”


“生日会让我损失很多胡萝卜吗?”普兔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咳咳,不要吵了,本大爷过过的生日最多,所以你们都要听本大爷的。”这可不是撒谎。


“凭什么?”


“本大爷不要你们觉得,本大爷要我觉得!”



“还嫌本大爷死板,等你们见到圣殿就明白‘迂腐’该怎么写了。”条顿越说越委屈。“就拿肥啾来说吧,如果把我们相遇的那天定作它的生辰,可是天天风餐露宿的,多给它些面包渣都很难做到,还谈什么庆祝不庆祝啊。”


“肥啾才不会认为你这个主人很无能。”基尔伯特揉了揉幼年自己的头安慰道。“物质远远比不上真挚的祝福,生日最必不可少的要素是陪伴。不只是肥啾,未来还会有许多存在出现在你身边,或许是兄弟和损友,或许是敌人和冤家。顺心与不如意交替的时机无法预测,可唯独这一天是被温暖的色彩所眷顾的。”


“而且这份幸福会随着参与的人数增多而加倍的。”改变尤莉娅看法的不只是循循善诱。是大臣们“祖国大人”称呼中由衷的敬意,还是游行队伍两旁不绝入耳的欢呼声,亦或是某位孩童献上的一束矢车菊?都有一点吧。


“我,我有一只猫咪朋友,它总会提前几周攒下小鱼干,到了那一天才会大快朵颐。我问是不是它出生的那一天,它说记不清了。我又猜是它和它主人相遇或得到脖颈上那条缎带的日子,它说都不是。现在看来它所说的‘自己专属的一天’原来是指一年中独一无二的纪念日啊!”普兔拽了拽条顿的披风悄声说道:“下次见面我手里有多少胡萝卜都分你一半。”


“堂堂骑士团还不如一只猫活的通透。”条顿破涕为笑,又恢复了往日的元气:“本大爷和肥啾在一起,就有两个生日和两份祝词,孤独什么的才不会击垮本大爷呢!”


“那么两位男士再见啦,本小姐要前往女性的战场了。”


“你们几个才是不要想念本大爷啊!”


基尔伯特没有动身,他正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个没有因为分别而沾染到半分悲伤的小动物,自己来到这里的缘由也明了了。


“这是一份礼物,是曾差点被遗忘但又回归的珍宝,它不介意再多一个主人。1月18日,今天就是你的生日了。”


在1月18日这天诞生的生命,会在自己的小鱼干堆里打滚;会躺在草坪上独自享受日光浴;会编一首《本大爷之歌》自娱自乐;会对各式各样的礼函和交际舞会感到手足无措;会由于赖床差点错过给这位寿星的“惊喜”。他们,都会因为同一句话展露笑颜。


“Herzlichen Glückwunsch!(生日快乐)”

HT柒

【all普】十字架(我知道这只英太不像了几乎可以称之为原创)

而且这回不知道为什么写得有点搞笑。希望有小心心和小蓝手(比心心)

【all普】十字架(我知道这只英太不像了几乎可以称之为原创)

而且这回不知道为什么写得有点搞笑。希望有小心心和小蓝手(比心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