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罗修特

32.3万浏览    2704参与
我想吃🧀
來源:https://twit...

來源:https://twitter.com/budino123567/status/1090267982469550083?s=19

來源:https://twitter.com/budino123567/status/1090267982469550083?s=19

硫酸桐溶液

情节依旧选自@石鲤 《我总是在祈祷》


哥回来了?

哦。

……

等等。

啥????

哥回来了??!!!


憋说了,啥都憋说了。

普罗修特!我想死你啦!!!


这次选了以前的小片段,对我来说,以前是温馨的,也是令人向往的。每次看完新更的几篇,就会忍不住回过头,看看过去的美好呢。


喜欢的朋友请直接点开石鲤老师的主页,品尝美味暗杀组哦💜

情节依旧选自@石鲤 《我总是在祈祷》


哥回来了?

哦。

……

等等。

啥????

哥回来了??!!!


憋说了,啥都憋说了。

普罗修特!我想死你啦!!!


这次选了以前的小片段,对我来说,以前是温馨的,也是令人向往的。每次看完新更的几篇,就会忍不住回过头,看看过去的美好呢。


喜欢的朋友请直接点开石鲤老师的主页,品尝美味暗杀组哦💜

普哥頭上的小辮子

有關我自從愛上對普哥後對他的印象(雜亂無章)

自娛自樂 雜記only 

大概就是我入坑後對他的幻想印象(稍有女友視覺)


普羅修特對我而言就像,

捲式煙草的薰芳,

熨平的襯衫,

剛剛在太陽下曬乾的柔和衣服,

優雅宜人的古龍水,

從玻璃窗打進木質地板上夕陽的餘暉,

白色絲質的窗簾隨着微風輕輕搖晃,

博物館紅色牆壁上金框的《維納斯的誕生》,

大理石雕塑,

整齊的小辮子和因為不耐煩而掃亂的前髮,

在一個氣候温和的意大利下午盛開的紫羅蘭,

乳白色雕了花的瓷器,

古董店的電唱機,

Vintage服裝店的櫥窗,

渡金的花體字,

在某個那不勒斯的夏天裡坐在單車後座的你看着眼前隨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道...

自娛自樂 雜記only 

大概就是我入坑後對他的幻想印象(稍有女友視覺)


普羅修特對我而言就像,

捲式煙草的薰芳,

熨平的襯衫,

剛剛在太陽下曬乾的柔和衣服,

優雅宜人的古龍水,

從玻璃窗打進木質地板上夕陽的餘暉,

白色絲質的窗簾隨着微風輕輕搖晃,

博物館紅色牆壁上金框的《維納斯的誕生》,

大理石雕塑,

整齊的小辮子和因為不耐煩而掃亂的前髮,

在一個氣候温和的意大利下午盛開的紫羅蘭,

乳白色雕了花的瓷器,

古董店的電唱機,

Vintage服裝店的櫥窗,

渡金的花體字,

在某個那不勒斯的夏天裡坐在單車後座的你看着眼前隨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道搖擺的金髮和少年俊秀的側面,

對初戀萌生的憧憬,

提起舊式轉盤電話後對方傳來一聲磁性的 "Ciao.", 

兩張打了孔的《羅馬假日》舊式電影院門票,

99支玫瑰,

在指尖之間纏繞的髮絲,

小心翼翼收藏在上了鎖的木箱裡的情信,

在寫意的下午兩點半到沙灘上拖手散步,

早上由床頭櫃桌上傳來濃烈的Espresso香氣,

和睡前額頭上的輕吻。


我是一邊聽着Wildest Dreams---Taylor Swifts 一邊打字的,我認為這首歌也是我對普哥的印象曲,代入感很強,十分推薦。




Ti_緹

今夜迷人反派

可能有一丁點裏蘇普羅和蜜瓜冰

半夜發圖會被刷走嗎(允悲

今夜迷人反派

可能有一丁點裏蘇普羅和蜜瓜冰

半夜發圖會被刷走嗎(允悲

melon
黑帮小少爷的纯纯之恋 *蜜瓜火...

黑帮小少爷的纯纯之恋


*蜜瓜火腿幼体化设定

黑帮小少爷的纯纯之恋


*蜜瓜火腿幼体化设定

ZYdHB

[JOJO]A小姐忘记了97

我放这儿那么大一艾瑞尔呢?


热情运行的稳定程度和暗杀组接受任务的频率与难度大程度相关。原先暗杀组的各位还在私下里接点儿私活,在做起副业奶茶生意后也就不需要再做这些费心费力的事情了。业务淡季时期每月按打到暗杀组公账户上面的聊胜于无的薪酬起到的作用也不再是维持暗杀者们日常生活周转,而是提醒暗杀者们仍被热情“圈养”——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热情。

背靠大树好乘凉。百分之九十以上正式成员都是替身使者的全方位渗透掌握了意大利地下世界的PASSION是暗杀者们依靠的大树。


艾瑞尔在这样平稳的生活节奏中和暗杀组的其它人们一起度过了两个冬天,一个春天夏天和秋天。

时间是最好的粘合剂。...

我放这儿那么大一艾瑞尔呢?



热情运行的稳定程度和暗杀组接受任务的频率与难度大程度相关。原先暗杀组的各位还在私下里接点儿私活,在做起副业奶茶生意后也就不需要再做这些费心费力的事情了。业务淡季时期每月按打到暗杀组公账户上面的聊胜于无的薪酬起到的作用也不再是维持暗杀者们日常生活周转,而是提醒暗杀者们仍被热情“圈养”——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热情。

背靠大树好乘凉。百分之九十以上正式成员都是替身使者的全方位渗透掌握了意大利地下世界的PASSION是暗杀者们依靠的大树。


艾瑞尔在这样平稳的生活节奏中和暗杀组的其它人们一起度过了两个冬天,一个春天夏天和秋天。

时间是最好的粘合剂。

艾瑞尔从菜鸟新人变成了和暗杀者们出生入死足以交付信任的同伴。

在这一年里,单人任务艾瑞尔出过,需要和其他暗杀者们搭档着一起做的任务艾瑞尔也出过。


梅洛尼的娃娃脸十分适合追踪暗杀,和梅洛尼、加丘一起出任务,艾瑞尔最省心。多亏了梅洛尼的替身出神入化的伪装潜伏能力和令人猝不及防的分解重组能力,大部分任务只要梅洛尼出手就好了。

梅洛尼的娃娃脸孕育出的孩子和本体距离越远威力越弱,对上普通人也是百分之百的胜算,就算是对上替身使者也有相当强劲的破坏力。虽然如此,艾瑞尔和加丘会守在梅洛尼身边一起尽可能地接近任务目标。加丘不论远攻还是近战都很强,艾瑞尔的杀手皇后近战能力也十分强劲。在大多数时候,艾瑞尔会用杀手皇后制造炸弹的能力在他们潜伏位置附近制造炸弹陷阱以防万一。

艾瑞尔、梅洛尼、加丘三个人出任务就是一个“稳”,从开始合作到最近一次任务还没有过翻车的记录。

顺带一提,梅洛尼的娃娃脸也很适合窃取情报。


普罗修特的壮烈成仁是类似“核|弹”那种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使用的最后武器。

一个是影响范围太大,给后期收尾造成麻烦。另一个问题是这个能力敌我不分,虽然设定了“低温延缓衰老”的限制,给同伴造成的麻烦也是实打实的。所以普罗修特和贝西这个组合的行动模式是普罗修特指导贝西索敌、限制住敌人行动能力,然后就近用手|枪|击|杀。

在经过艾瑞尔和梅洛尼的热心指导后,贝西的行动模式发生了改变,他在用鱼钩钓住敌人拉到眼前后学会了变通:如果是需要套出情报,贝西会用钩子从敌人身体内部折磨敌人直到对方说出他们需要的情报;如果是击杀敌人的任务,贝西会用钩子直接破坏敌人的主动脉内膜、重膜;如果是绑架人质任务,普罗修特会利用壮烈成仁能力把人质变成老人方便隐蔽运输和限制行动能力。

普罗修特对贝西的成长感到欣慰。

关于这点,艾瑞尔在和普罗修特与贝西一起行动的时候感受到了。

艾瑞尔又发挥了什么作用呢?主要是后期抹除行动痕迹,作为收尾者在行动。


杰拉德和索贝尔的能力可以用“千里眼”“顺风耳”来比喻形容。

艾瑞尔和杰拉德与索贝尔一起出任务担任起“动手”的角色。杰拉德和索贝尔会利用他们的替身能力进行实时情报搜集、推算并根据结论对艾瑞尔的行动进行指导。

艾瑞尔这三个人凑一块儿,把杀手皇后和猫草的能力玩出花儿来了。


伊鲁索的镜中人和霍尔马吉欧的小脚堪称情报搜集和人|质绑|架领域的神器。

艾瑞尔和这两个人一起出任务,前期主要是霍尔马吉欧打探情报,之后三个人通过镜中世界移动到目标附近,接着伊鲁索会接住真实世界镜面观测目标行为规律并推算出接下来的轨迹,艾瑞尔叫猫草放出空气炮,伊鲁索控制镜中人使空气炮获得到外面去的权限。任务完美完成,谁也不需要冒危险——噢,不对,应该说唯一顶风险的是负责前期情报搜集的霍尔马吉欧。


至于暗杀组的队长,里苏特。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独来独往,大家对他的替身能力具体细节不甚了解,因为谁也没见过他使用替身战斗。顶多是看见里苏特神奇地消隐身型这一场面。

【无敌的里苏特潜入了!】艾瑞尔在心里玩梗。


所有人都以为这样平稳安宁的日子会继续下去——直到那一天来临。


“什么?!!!”伊鲁索情绪激动,“不限定长期任务?这不就是把艾瑞尔从暗杀组调走吗?鬼知道那什么什么任务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里苏特把暗杀组的所有人聚集在三楼会议室——最小的那个杂物间,只能摆下四张沙发,两张长的,两张单人的。因为事关机密,里苏特叫伊鲁索通过中间茶几上的镜面装饰把大家都拉进镜中世界。

宣布完艾瑞尔人事调动后,伊鲁索第一个受不了地叫了出来。

“说是出长差……”加丘的声音低沉,磨牙似的把每个音节嚼碎,“其实就是把艾瑞尔调离暗杀组吧。”

从里苏特宣布这个消息后,艾瑞尔就成了大家目光的焦点。艾瑞尔也表现得十分惊讶——她的确不知道。和多比欧偷偷煲电话粥短信粥却没有从那里得知这件事,直到里苏特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这项通知,艾瑞尔才明白自己要出一个不知道干什么不知道啥时候结束的差。

自从一年前在威尼斯被提查诺和斯库亚罗告知自己已经是亲卫队的人后,艾瑞尔还是第二次这么震惊。

“……我这是被安排了?”艾瑞尔把那个“又”咽下,“队长……”艾瑞尔看向里苏特。后者自宣布这个决定后就沉默不语,内敛晦暗的情绪让银发的高大男人周围气势变得低沉。

其他人一时间也没说话。


这是【通知】。

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商量,不是可以内部自由分配的任务。

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搞什么啊!!”加丘一脚踹向茶几,坐在加丘对面的普罗修特立即抬脚顶住被踹得移位的茶几。

“冷静点,加丘。”普罗修特从贝西兜里掏出烟盒,贝西立即拿出打火机给大哥递火。

“这让我怎么冷静啊!!”加丘两手握拳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艾瑞尔在震惊后想到了现在的时间点,似乎明白了迪亚波罗的意图。

表面上还是面无表情眼神放空,似乎没回过神的样子。身边的九个男人里八个观察力惊人,之前在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上漫不经心无心遮掩可以,在这个火药味十足的结点上继续心大不行。

梅洛尼突然抱住艾瑞尔紧紧不放手:“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优秀的母体、这么可靠的同伴,我不要放手啦!!!”

“……虽然很想说感动。”艾瑞尔干巴巴地说,“但是梅洛尼你,是不是把‘母体’放到了‘同伴’前面?”

梅洛尼把脸埋在艾瑞尔颈侧使劲蹭了蹭,转动的头顶把艾瑞尔一边刘海蹭得乱糟糟的。

艾瑞尔正要表示出心累,抬眼却看见了大家脸上的表情——


【什么嘛。】

艾瑞尔突然想笑。

【我还挺成功的啊。】


“明明你们都在不平在愤怒,为什么我……”


“你已经在笑了。”伊鲁索怔怔地看着艾瑞尔指出这一事实。


九个男人在压抑地愤怒,引起这一场面的唯一一个女人却无声大笑。


“我也舍不得你们啊。”艾瑞尔笑出眼泪,平复了一下气息用带着颤音的声音说。“等我回来。”


曲

(JOJO乙女)我不愿沉睡 09

•原女有注意

•受石鲤老师启发,一时冲动写的文。质量可能不是很好

•原作人物背景捏造有,私设众多


我在躲着普罗修特。


我承认我就是害怕。如果神能使人畏惧是因为祂能轻易掌控生死,那能随意使一个生命凋零的普罗修特在我眼里也是同样。


我厌恶自己的懦弱。明明嘴上说着好听话表明自己是个杀手,但面对普罗修特绝对的力量,我却第一个退缩。我知道普罗修特还是他自己,他何其无辜,是我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我内心更加愧疚了。


可普罗修特像个没事人一样,丝毫不在意我面对他时的僵硬。他照常在白天出去外面的酒吧晃悠,回来给我带点好吃的。他自然地无视了我异样的态度,我希望那不是因为他早就...

•原女有注意

•受石鲤老师启发,一时冲动写的文。质量可能不是很好

•原作人物背景捏造有,私设众多


我在躲着普罗修特。


我承认我就是害怕。如果神能使人畏惧是因为祂能轻易掌控生死,那能随意使一个生命凋零的普罗修特在我眼里也是同样。


我厌恶自己的懦弱。明明嘴上说着好听话表明自己是个杀手,但面对普罗修特绝对的力量,我却第一个退缩。我知道普罗修特还是他自己,他何其无辜,是我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我内心更加愧疚了。


可普罗修特像个没事人一样,丝毫不在意我面对他时的僵硬。他照常在白天出去外面的酒吧晃悠,回来给我带点好吃的。他自然地无视了我异样的态度,我希望那不是因为他早就习惯了他人的畏惧,哪怕我是他的同伙。


我猛然意识到,普罗修特与里苏特相似的地方:他们都是孤独的。常人忌惮他们的能力,他们却不在乎。哪怕孤身一人,也要高傲地抬高头颅昂首阔步。


在他们荣耀光辉的影子下,蛰伏着渺小的我。我像个普通人,对自己不了解的事物产生恐慌,并且自己先尖叫着抱头逃窜,哪怕他们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真是一个笑话。从始至终,我就从未成长过。我还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姑娘,娇嫩得可以,一碰就碎。我不明白,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我为何没有丝毫的成熟。我理所当然地安逸着,像个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土里,催眠自己现在我跟他们是一样的,却在普罗修特毫不掩饰施展他的强大时向他臣服。


你这个卑微的婊子,我对自己辱骂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一切。无用的自己,跟与普罗修特的距离。我只能躲着,如缩头乌龟般蜷缩进自己的壳里,用逃避解决问题。


一日我在客厅保养自己的枪,普罗修特回来了。他把自己摔到沙发里,沙发弹簧发出的巨大声响把我吓了一跳。他看起来心情贼差,翘着腿在沙发上抽菸。我小心翼翼想要从他身边摸走,我感觉他可能遇到了不怎么美好的事,我可不想撞自己往枪口上撞。那时普罗修特仰起头望着天花板,颈部的肌肉拉成修长的弧度。他喃喃说道,像是自言自语的低语让我脚步一顿。


“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蠢货。”


他的话让我浑身汗毛直竖。我几乎是落荒而逃,连滚带爬拿起枪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我在床上把自己缩成一团,紧紧拥抱自己的狙击枪。我在哭,但没有眼泪。为了自己的弱小,为了自己的不堪。


我将手枪枕在自己的头下,不甘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因为浅眠而睡眼惺忪。我迷糊着眼想去厕所洗漱,却在门口撞见普罗修特。早安,他很平静,向我举了举他装着咖啡的马克杯。


我还没回过神来,下意识也回了他句早安。等我缓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向他搭话了,不可思议瞪大了双眼,找不回自己的舌头只会你你我我的语无伦次。我的样子可能有点蠢,普罗修特嘲笑地嗤了声。他按住我的脑袋把我塞回房里,粗声粗气叫我滚回去睡觉。


我不知怎么,感到一阵好笑。我大笑着弯下了腰,蹲在地上笑到腿脚发麻。普罗修特一脸莫名的看我,神情像在说我是个神经病。


我消停了会,抹乾自己笑出的眼泪,扯扯他的裤角。他一脸嫌弃地拍开我的手,让我别拉拉扯扯,有屁快放。我说我给他做早餐吧,空腹喝咖啡不太好。他啧了声,移开与我对视的视线,嘴中碎念。


“管得还挺多,小娘们。”


我被他痞气的话给戳到笑点,又忍不住哈哈大笑。


之前因为普罗修特的事情而焦虑不安的自己简直是个傻子。哪来那么多屁事,给自己整那些庸人自扰的。哪怕有着可怕的替身,普罗修特还是普罗修特。那个闪耀着光辉嘴上功夫却不饶人,刀子口豆腐心的家伙。


我背着手跟在普罗修特身后,嬉皮笑脸地跟他随口掰扯。他英俊的脸部线条被灯光照射得深邃,眼中漫不经心混杂着笑意,让我也跟着勾起一抹微笑。


真好,我想。真好。

---------------

妹妹只是一个普通人。

她自私,她胆小,她惊慌的推拒所有令她害怕的事物。

这没什么错,因为她如此平凡。可普罗修特不是,他闪闪发光,他果决的行事风格衬得妹妹更加卑微。

妹妹讨厌自己的平凡。

Ester.Z
一直在想aniki如果梳了背头...

一直在想aniki如果梳了背头散发是什么模样

有空摸个暗杀组全队的


真的好菜我日

一直在想aniki如果梳了背头散发是什么模样

有空摸个暗杀组全队的


真的好菜我日

曲

(JOJO乙女)我不愿沉睡 普罗修特番外

01


普罗修特是个好人。


就冲他会给我带些好吃的,又不会像里苏特一样抢我酒水喝,我能给他打满分。


普罗修特差点咽不下正嚼着的布朗尼,骂骂咧咧叫我滚蛋,没事发什么神经。我吐舌,说他这话特别有笵儿,活脱脱一个混黑的。他斜眼,轻飘飘反击是我太不像个黑帮。


我不服气,跟他交流我能想到的一切狠话。普罗修特的神情像对着一个胡闹的孩子,我更加气急败坏,改为跟他比脏话。


里苏特在边上观战。从他欲言又止的行为中,我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两傻子。


02


其实普罗修特的枪法挺好的。


他没有学枪,架势却轻车熟路的像个老枪手。他歪着身子笑,自称那是他天赋异稟。我跟他偶...

01


普罗修特是个好人。


就冲他会给我带些好吃的,又不会像里苏特一样抢我酒水喝,我能给他打满分。


普罗修特差点咽不下正嚼着的布朗尼,骂骂咧咧叫我滚蛋,没事发什么神经。我吐舌,说他这话特别有笵儿,活脱脱一个混黑的。他斜眼,轻飘飘反击是我太不像个黑帮。


我不服气,跟他交流我能想到的一切狠话。普罗修特的神情像对着一个胡闹的孩子,我更加气急败坏,改为跟他比脏话。


里苏特在边上观战。从他欲言又止的行为中,我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两傻子。


02


其实普罗修特的枪法挺好的。


他没有学枪,架势却轻车熟路的像个老枪手。他歪着身子笑,自称那是他天赋异稟。我跟他偶尔会比比枪法,赌注是下一个任务的归属。目前我跟他的胜率是六比四。


普罗修特总认为我适合枪,他说我使人感觉我与枪枝融为一体。


“你的眼神在说枪是你的一部分,你带着它摸爬滚打。你天生就是个使枪的料。”


他点点自己的眼角,向我说明他的看法。我哑然,全当那是他的错觉。我第一次开枪时手都在抖,我反驳他。一个天生的神枪手可不会忌讳杀人。


“但你开枪了”,他看着我的眼睛,脸色严肃,“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你开了第一枪,而那枪成就了你。”


他说着很有哲理的话,我咋舌,认为他说得有道理。那一枪不只激发了我的潜能,还使我半边身子陷入黑暗的身体坠得更深。我不聪明,才会这样自掘坟墓。


03


我问普罗修特对我的第一印象。


“带枪美人。”


他正在看电视的新闻,双臂靠在沙发背上,头也不回秒答。我啧声,让他认真点,他摊手表示对女人这已是他最高的评价。


“我从不了解女人。女人引诱男人堕落,我只需要她们在必要时跟我来一发。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


他坦承的发言让我无言以对。我知道这就是意大利男人,他们风流,可意大利女人也从不是安分的主。瞧我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普罗修特用鼻子发出一声哼笑,心情不错地补充。


“硬要说的话就是简单。你的眼神非常直接,能直直看入我眼里的人可不多,让人印象深刻。”


他直白的赞赏直击我的要害。我害羞地涨红了脸,捂着咚咚作响的心脏躲到餐桌后面。


天杀的意大利男人,说话该死的撩人。


04


后来普罗修特没有食言,给我调了杯酒。


当他兴致勃勃将酒杯递给我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拿。酒水晶莹剔透,橘中带红的颜色像热情的虞美人。我问他酒的名字,他答血腥玛丽。


“正适合黑帮女人。”


他坏笑着眯起双眼,我领悟他的意思,毫无形象翻了个白眼。我不想理他,一口闷完杯里的酒,差点没吐出来。甜酸苦辣在我舌尖上翻滚,也许还有别的怪味。我尖叫着给自己灌水,骂他是不是疯了,难喝的要死。


普罗修特放声大笑。他笑得前仰后合,用力拍打餐桌的桌板,颤着声说是给我的教训,让我不要谁给的酒都喝。


“原料我放了虾。”


他愉悦勾起的尾音使我的心情一落千丈。我可真是谢谢你喔,我气鼓鼓酸他,但看到他因为捉弄成功而神清气爽的样子又气不起来。


普罗修特在我内心的备注多了一条。


很酷。但是个恶质的混帐。


--------

写写大哥使我快乐。


队长大哥两开花,他们难道不香吗?


另外附上虞美人的照片。

≡硝基甲苯

[Jojo/混部]Euphoria(3)

徐伦中心 我流失足少女 乔家大院文学 美国paro 借用了很多美剧《Euphoria》里的设定 年龄操作有 六代jojo平辈有 私设如山 请多担待


    
  普罗修特丢给我一罐百事可乐后,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你的毒瘾令我有些担心。

  
  这话可不该从药贩子嘴里冒出来。我吐槽道。你到底卖不卖?

 
  我们没有在谈论什么轻松的美妆...

徐伦中心 我流失足少女 乔家大院文学 美国paro 借用了很多美剧《Euphoria》里的设定 年龄操作有 六代jojo平辈有 私设如山 请多担待

    

    
  普罗修特丢给我一罐百事可乐后,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你的毒瘾令我有些担心。

  
  这话可不该从药贩子嘴里冒出来。我吐槽道。你到底卖不卖?

 
  我们没有在谈论什么轻松的美妆话题,小姑娘,我不希望自己底下的人搭进命来。他自下而上打量着我,用不容置喙的口吻警告说。

  
  平心而论,在他的年龄段里,普罗修特可以称得上是英俊了。他三十出头,超过平均身高几英寸,身材颀长肌肉饱满,发际线和颅顶很高,淡金色的发髻在脑后排列整齐。生来带着南意人特有的深刻五官和橄榄般的皮肤,上唇略短,这让他看起来总是欲言又止。

  
  女孩会为这种男人的一夜大打出手的,我这么想道。

  
  他表面上经营一家成衣店,暗地里给青少年销售禁药。贝西是他的小弟,一个患甲状腺肿大的青年,此刻正隔着一道暗色的玻璃门示意我赶紧打道回府。

   
  好,行,可以,普罗修特你真他妈有种。我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要卖给我的人是你,现在不干的人也是你,普罗修特你太屌了,我日您大爷。

  
  我一肚子怨气往回走,顺脚踢翻一个碍事的垃圾桶,引起一只猫的大叫。日暮降临,沿街低矮的平房,一条康庄大道。晚霞把书页染成害羞的粉色,温柔俏皮的晚树,橘红的亮面落满桂花。

  
  面对美景无动于衷的人要么有够冷血,要么有够烂。

   
  哈哈,我就烂,爽啦!我发出自暴自弃的大笑,踢飞一个矿泉水瓶盖。那瓶盖在空中划过一个短促的抛物线,落入某户人家的前院里,崭新的黄铜姓名堆叠着细小的划痕,安娜苏。

  
  新来的住户,我眯起眼睛打量二楼黑洞洞的窗户,仿佛那里随时会冒出个人。也许承太郎在餐桌上提过这件事,不过他的话我从来是左耳进右耳出,于是我继续往回走。拐角后传来刺拉拉的铃声,一辆自行车擦肩而过,车主稳了把车身,艳俗的长发拂过我的耳廓,再一蹬又是八步开外。

   
  半秒只够匆匆一瞥,半秒只够停在他双眸上的粉红的蝶扑动一次翅膀,第二秒,我顺着蝴蝶飞行的轨迹回过头,下一刻,蝶翼变成人类的眼睫,我撞上墙角。


丘涂

暗杀培训 2

*米斯加丘/加丘米斯 无差

*暗杀组存活if

接 1


事实上,还真是有学费的。新老板重新审视了组织里各个部门的职责和待遇,经过开会协商,做出了大家都接受的调整。普罗休特戏称这是君主制到共和制的转变,布加拉提觉得这个比喻很赞。


成年人之间立场造成的裂痕是容易弥合的,他们清楚立场永远是暂时的,而且屁股不能决定脑袋。但对小孩子,和有小孩子心态的年轻人来说,这要难得多。


于是新老板以磨练能力和意志为由说动了米斯达去暗杀组短期学习。布加拉提以辖域的部分幕后生意作为学费,说动了假装拒绝的普罗休特。里苏特以成长为可以带后辈的中坚力量为由,勉强劝动了加丘。


另一方面我...

*米斯加丘/加丘米斯 无差

*暗杀组存活if

接 1



事实上,还真是有学费的。新老板重新审视了组织里各个部门的职责和待遇,经过开会协商,做出了大家都接受的调整。普罗休特戏称这是君主制到共和制的转变,布加拉提觉得这个比喻很赞。


成年人之间立场造成的裂痕是容易弥合的,他们清楚立场永远是暂时的,而且屁股不能决定脑袋。但对小孩子,和有小孩子心态的年轻人来说,这要难得多。


于是新老板以磨练能力和意志为由说动了米斯达去暗杀组短期学习。布加拉提以辖域的部分幕后生意作为学费,说动了假装拒绝的普罗休特。里苏特以成长为可以带后辈的中坚力量为由,勉强劝动了加丘。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说,米斯达和加丘,是护卫队与暗杀组为了达成合作共赢互相支付的订金。



所以加丘的骂骂咧咧在他真的站到了米斯达面前后停止了。两人有些尴尬和不爽地面面相觑。


伊鲁索已经不再注意电视节目了,津津有味地观看屏幕反光里的两个小孩,在忍不住的时候偷笑了一声。


加丘倏地转身怒吼:“你他妈笑什么啊,看个‘生财有道’也好笑吗?”


这下连里苏特都笑了。


普罗休特看不下去了,不再假装打电话,走过来勒住加丘脖子,扣住米斯达肩膀,连拖带拽把两人送出了门。


“加丘,给我冷静下来啊。像个成年人一样,好好负起责来。你之前答应过的吧?”


普罗休特没有等加丘回答,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门。加丘知道这是“服从命令,执行任务”的意思。


目前来说,加丘对“成年人的责任”的理解就是言出必行,他在心里说服自己,把枪手米斯达当成一道练习题,一次试炼。



“你之前就答应过啊?”米斯达问。


“是啊怎么了?”加丘没好气地说。


“没怎么。就是,唉,我还以为是你们队长误会我的反应了,原来是早就确定的结果啊。真没想到啊……这意味着什么呢?”


“你在嘀嘀咕咕些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你说里苏特误会什么了?”


“哇你别急啊,”米斯达举起双手,“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啦。但很难解释啊,就算了吧。我们还是快点开始如何?说起来我一直觉得暗杀很酷,我的替身能力也很适合暗杀,很想练得再好一点。”


加丘嘲讽道:“屁话。替身能力适不适合是无所谓的,不适合就让它适合。”


加丘的注意力被成功转移了,米斯达偷偷松了一口气。没错,要像个成年人一样,如果说“是我的错”不会掉块肉又能结束争执,那就说。米斯达在心里为自己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


“像普罗休特和我,你应该只和我们打过吧,我们都是大范围性能力,你觉得我们不适合对单一目标进行暗杀吗?嗯?”


又来了又来了,这个冰人说两三句就一副要炸的样子。


“当然不。虽然我没有见过,但你们的业绩说明了你们绝对都是优秀暗杀者。那么我……”


“那么就让你见识一下。”


小小的米斯达心中浮现大大的疑问。在一个问号形成的同时,加丘已经是穿着装甲的形态了,一只手掐着米斯达的脖子,另一只手抓着一只用米斯达口腔和喉咙里的水汽凝结而成的冰锥。锥尖几乎抵着咽喉,只用用力一推,不用一秒就可以扎断脊髓。


米斯达的战斗本能让他也在同时做出了反应。此时他的枪口正抵着加丘腹部。6号在惊呼,“米斯达,你们真的要打吗”,5号在哭,“呜呜,米斯达,救救米斯达”。


“你觉得打得穿吗?你觉得打穿了我就会丧失扎穿你喉咙的行动力吗?事实上……”加丘准备抽出冰锥。在这个时候,米斯达“咔嚓”一声咬断了冰锥。


“事实上什么?”米斯达把嘴里那截冰吐掉,捂住嘴谨慎地问。


加丘瞪着他不说话。


米斯达在自己手掌下抱怨:“你不可以再这样攻击我了,我们现在不是敌人。而且你戳到我喉咙了,我现在很想吐,还口干。冷静点,像个成年人一样好吗?”


你妈的,你也敢这样对我说话?加丘想着,眼睛瞪得血丝都显出来了。最终他还是甩开了米斯达,一边进屋倒水一边威胁着说:“在我抓住你脖子的瞬间就可以直接冻住你的咽喉和鼻腔。”


米斯达干咳着跟了进去。


伊鲁索叼着棒棒糖惊异道:“你们怎么还在这?”


“就你话多!吃你的棒棒糖!”加丘把水杯塞进米斯达手里。


“呼!得救了。谢谢啊。”米斯达瞥一眼糖罐,“现在可以给我一颗糖吗?”


“当然。你要什么味的?有草莓味的、薄荷……”


“草莓味就很好。谢谢!”


“加丘来一个吗?”


“来屁不来。”


加丘和米斯达又一次离开后,伊鲁索感慨道:“果然小孩还是应该多跟小孩玩。”


(还是不确定是不是tbc)


p.s.上次想到冰锥那里觉得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了,就卡住了,今天勉强解决了就接着写了一段,虽然看起来像在开黄腔(x 虽然看起来培训还没开始但其实已经开始了!加丘教了暗杀的灵活性,米斯达教了与人相处之道。

qwq因为还不确定最终会走到哪里,所以还是没起题目,也不确定tbc不c(

其实还脑了个加丘米斯师兄弟的医学生paro,如果我这两天没想好主旨就也写点破碎场景发出来qwq冷cp里就有一根火柴点一根了(


Oliver

普罗修特大哥把微笑送给你

普罗修特大哥把微笑送给你

香椿波子汽水儿
无授权转载 请勿转出lofte...

无授权转载

请勿转出lofter

是大哥

这位太太现在可能退网了,如果有知道这位太太情况的朋友请私信我。

如有不妥会立即删除

Check out 달후 (@dalwho): https://twitter.com/dalwho?s=09


无授权转载

请勿转出lofter

是大哥

这位太太现在可能退网了,如果有知道这位太太情况的朋友请私信我。

如有不妥会立即删除

Check out 달후 (@dalwho): https://twitter.com/dalwho?s=09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