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普诺

52857浏览    265参与
莫风染

【普诺】梦

*向@吴长兮 老师约的稿,自己加笔了一点,望喜欢,诺艾尔同好速速加我!

qq:3210653988

——————————————————————————


  拉普拉斯市近来的阳光甚少。被笼罩在绵长的阴天,很难找回好天气里令人神清气爽的振奋感。巴莫尔对于天气的变化并没有什么兴趣可言,但前不久成为他新任搭档的少女诺艾尔无疑是导致他心情烦躁的最大原因。连带着看沉甸甸如同吸饱水海绵的天空也看得不顺眼起来。


  同伴。


  这个词处在巴莫尔大脑的边缘——是摇摇欲坠的程度。回溯他走过的道路,变强的决心已经霸道占据了...

*向@吴长兮 老师约的稿,自己加笔了一点,望喜欢,诺艾尔同好速速加我!

qq:3210653988

——————————————————————————


  拉普拉斯市近来的阳光甚少。被笼罩在绵长的阴天,很难找回好天气里令人神清气爽的振奋感。巴莫尔对于天气的变化并没有什么兴趣可言,但前不久成为他新任搭档的少女诺艾尔无疑是导致他心情烦躁的最大原因。连带着看沉甸甸如同吸饱水海绵的天空也看得不顺眼起来。


  同伴。


  这个词处在巴莫尔大脑的边缘——是摇摇欲坠的程度。回溯他走过的道路,变强的决心已经霸道占据了整个头脑,吮吸着理智抽枝拔节,穿破颅顶的枝茎无时无刻鞭挞着他踽踽前行。摒弃一切,剩下的只有决意,向前、向前、再向前,身边不知觉多了几个同伴并肩作战,一朵本不属于这里的玫瑰突然闯入自己的视线,搅和着不知名的风雨把一切都打乱——却让他感到更多的刺激与兴奋,更重要的是、有趣。


  打个比方,像是阴沉天空中的一道闪电,直直刺入人的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诺艾尔。


  这样一个大部分时间都相当不可爱的女人,固执、对于自己的观点决不让步。好胜的青年遇上她简直针尖对麦芒,看对方从头到脚一百个不满意。和她在一起的争论次数已经超过了从前所有时间里和人争论的次数。


  “诺艾尔·切尔奎蒂,”他寥寥无几的耐心在背后少女喋喋不休下彻底消耗殆尽。他转过头,不留情面地嗤笑着,“为什么非要听你的不可啊?”


  少女所谓天衣无缝的计划在他眼中是天方夜谭,是荒唐的白日梦,她似乎把所有人都幻想成了某种不掺杂沙砾的白色蔷薇,只有月光倾泻的正义与雨露似的怜悯之心。她似乎还没有看清徘徊在深色淤泥下恶人的行径,她似乎还什么都不明白。


  空气凝固成了某种凝胶状,但少女赤红的眼还是那么亮。一声嘲讽的闷哼从鼻腔中发出,巴莫尔不觉得有何愧疚,既然大小姐不肯从幻想中醒来,那么自己做扎破泡泡的尖刺——再合适不过了。但又莫名地隐隐羡慕着她的天真,不,她是倔强的、带刺的,把这种特质说为“天真”也太过敷衍了吧,更多的是坚韧,或许她拥有着比自己更为强大的内心才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个计划会成功。在极限的边缘徘徊才不会计较后果,被逼上绝路的少女不会再思考利弊,单纯的、简单的——孤注一掷。


  像自己吗?


  不像。


  他嘲笑自己。


  犹犹豫豫徘徊不决可不是自己的性子,好吧、好吧,说不定她是与自己太过相像反倒成为了同性相斥。


  巴莫尔总觉得自己思考太多,在不停战斗的间隙为什么要仔仔细细剖析诺艾尔?虽然这么想着,但脑海还是不由自主地浮现与她争论的种种。他翻来覆去睡不着,紧锁着眉,大脑一片昏沉,伴着细微的胀痛做起清明梦来。


  梦中场景是朦胧的,是某种彩铅绘画而成,像是隔了一层水膜,模模糊糊却又在某一个点极为清晰的。


  黑色的蕾丝盖住了建筑,从细小的网状漏洞中能隐隐见到一扇窗。


  这梦也太过荒唐了,他摇头。


  隔着窗户的玻璃传出清浅悠扬的钢琴声,巴莫尔不好奇房主的身份,他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梦,在能喘息的夜里休息好,在漆黑如常的混沌中睡到天明。


  不过显然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鹅卵铺就的羊肠小径可走,背后密密匝匝蔷薇丛掩盖起万丈深渊犹如一只冷冰冰的眼睛注视着他,毫不客气地催促巴莫尔走进房子里。“所以说,我为什么非要在梦里也要被指使不可啊?”他暗自腹诽,极其不情愿地迈开步伐。


  建筑的内部看上去更像中世纪贵妇缀满蕾丝花边的裙摆,挑高的屋顶上垂下来琳琅的水晶吊灯,正下方对着一架钢琴,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有只白嫩的手在跳跃,灵巧矫健如林中母鹿。


  是年纪小一些的诺艾尔,巴莫尔想。


  他站在人身后细细打量起来——女孩温顺的长发和身上的洋装相得益彰,完全沉浸在琴键上的双眸与湿漉漉犊羊一般的脸颊,怎么看也比现在身边那个固执得几乎冥顽不灵的家伙可爱得多,巴莫尔认真点评道。


  不,他又自我否决,面前的她似乎是太过温和的存在,仅仅只能透过相同的外表窥见现在的一点内在,倔强坚韧······各式各样的词汇形容不出来的一个人——同伴——或许是更为暧昧的存在——诺艾尔,诺艾尔,他念着她的名字。比起眼前梦中的花朵,他反而更加欣赏现实中的荆棘。是荆棘,锋芒毕露的荆棘,他们是争锋相对的同伴,是互相扎刺的存在,决不会是柔软且懦弱的温存,他下了定论,是时候要结束这场荒唐的梦了。


  这副朦胧的画面渐渐生出了裂纹,少女弹奏的乐曲中流淌的棉花般柔软的旋律也如同逐渐抽开身条的荆棘,衍生出刺耳的悲伤。巴莫尔扯起笑——不是常见的昭示着讽刺的——他不对痛苦施与嘲讽,他不是没有同情心的恶人,但他更加倾向于这是一场历练,这是完成诺艾尔自我的必经之路。


  悲鸣吧,前进吧,不然怎会有我为你动容?不然怎会有我站在你身旁?


  面前的景象毫无征兆地崩塌了,就像顽劣的孩童掷石块,砸裂了画着精美油彩的窗玻璃,面前的少女成为破碎的梦与泡影。火烧了起来,又或许是预兆着不祥到来的沉重业火。


  诺艾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火海里。


  他记起这是个梦。


  然后他就看见了黑色的恶魔——人形,笑容是乌紫色的狰狞,笼罩着纤细如麦秸秆的少女。


  纯洁的百合花,切尔奎蒂家族的小金丝雀,有着犊羊一般的脸颊、麦浪的长发和亮闪闪的眼神。


  和我做和交换吧,恶魔如此低语。


  诺艾尔的身影被垂下的黑色遮盖了。


  巴莫尔什么也看不见了,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是浓稠得化不开的黑。耳朵却敏锐地捕捉到一丝轻轻的抽泣,开始若有若无,慢慢地变成了哀哀的、尖锐的啼鸣。“凭什么……谁来救救我……希望什么的,全是骗人的伎俩吧……”是诺艾尔的声音,巴莫尔一点点看着她将自己每一处结痂的旧伤疤狠狠撕开,赤裸而鲜血淋漓地站在他面前,无助地被吞噬、被下沉进绝望而深重的漩涡。


  巴莫尔伸手去撕扯黑暗,在梦里,他燃起火焰。


  “诺艾尔·切尔奎蒂——你已经身处黑暗,”巴莫尔笑着,“那么——听着,老子会帮你的。我是你的同伴,如今的你不是已经敢与我针锋相对了吗?”


  周遭的黑暗这时候顿时谢了幕一般落下,巴莫尔看到一次次被打倒的、浑身浴血的诺艾尔,她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明亮,像大放异彩的黑欧泊。少女像是被血液吞噬了一般,无知无觉地同周遭的虚无战斗,鲜血淋漓的脸上只有一对明亮得惊人的眼睛。


  巴莫尔奔向她,捉住少女单薄的肩膀:“那么,醒来吧——为明天的计划做准备吧。”


  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梦里的她说话。

  

而同时他醒了。


  指针显示的时间是六点三十二分,而诺艾尔曾提到的,她六点三十会准时出现在三楼。巴莫尔不去计较他为什么能记得这么清楚,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等待着他。


  他几乎是奔跑着到三楼,并看到了刚刚到达拐角处的少女。“诺艾尔!”他这么喊叫着。


  诺艾尔转过头来,少女的裙摆绽放在漆黑的地板上,莫名的刺眼。


  巴莫尔终于扯出第一个在现实里的笑。


  好吧,这份不知名的情感会有一天揭晓的,他自信满满。


END.


k-k_kkkk

Sleepsong 【普诺】

FF15的旅途脑残小故事。终于补完了。


Sleepsong 


*

床头的灯还在勤勉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由它打出来的幽暗的黄光增加了房间里的能见度。


寂静的夜里时不时传出哒哒哒哒的按键声,这是机器在表明它正在为使用者努力运作。


这样的声音其实平日听来不算刺耳,但在这静谧的时段里响起还是稍显突兀。


“Prompto你在做什么已经很晚了吧?”王子的头偏向了有光的那一面,他的嗓音干涩且含混不清,似乎实在是无法将眼睛完全张开,Noctis只能半垂着眼帘,任由它们不停重复着宛如打架般地开闭。他嘟囔着,...

FF15的旅途脑残小故事。终于补完了。


Sleepsong 

 

 

*

床头的灯还在勤勉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由它打出来的幽暗的黄光增加了房间里的能见度。

 

寂静的夜里时不时传出哒哒哒哒的按键声,这是机器在表明它正在为使用者努力运作。

 

这样的声音其实平日听来不算刺耳,但在这静谧的时段里响起还是稍显突兀。

 

“Prompto你在做什么已经很晚了吧?”王子的头偏向了有光的那一面,他的嗓音干涩且含混不清,似乎实在是无法将眼睛完全张开,Noctis只能半垂着眼帘,任由它们不停重复着宛如打架般地开闭。他嘟囔着,“好困啊……”

 

“啊对不起,我吵到你了吗?”Prompto愣了一瞬便立刻停止摆弄相机,他尽量把声音压得很低,仿佛这回答是在喃喃自语,“我在整理今天拍的照片,里面有好多Noct的鬼脸哦,嘿嘿嘿。”随后他缓慢而轻地放下了手里的仪器。

 

但即便是如此轻的语调,床上的人还是把话里的信息全部都捕捉清楚了,他因倦意侵袭的声音有些喑哑,王子小声地抱怨道,“诶那种东西快删掉好了……”随后他翻了个身把被子尽数霸占到自己身下,似乎感觉很不错,Noctis刚刚有些微皱眉头舒展了些。

 

“不是挺好的吗……”Prompto的再次发问没有再得到回应——看来小王子此刻完全陷入了梦乡。于是他顺手关了台灯,从侧面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

 

床垫因增加了一个人的重量发出了一声轻呼,但这不足以吵醒睡梦里的人。

 

他担心自己会不小心踩到王子,Prompto在黑暗里摸索着正确的方向好让自己躺下,而后又小心翼翼地夺回那部分本该属于他的被子——里面暖呼呼得有让人安心的感觉。

 

Prompto不敢相信——身为一介平民的他,现在是在和Lucis的王子同床共枕吗?

 

未来的国王均匀地呼吸着,胸脯也跟着略微起伏。

 

借着月光Prompto发现一个事实,王子的睫毛其实很长而且很浓密。当然Noctis醒着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凑那么近观察的,出于好奇他伸出手去摸了摸。

 

“好热啊……”那个人突然小声地咕哝了一句又翻了个身接着睡。

 

以为王子已经醒了过来,Prompto动作瑟缩了一下。但他后来发现对方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看来刚刚那句话很可能只是梦呓。

 

“那不然Noct把衣服脱了吧。”Prompto沒指望熟睡的王子会回应他,他又开始小声地自言自语。

 

“才不要我又不是Gladio……”对方突然出声回答他这句话,只是不知——王子这是突然开始清醒,还是纯粹无意识地抱怨。

 

Prompto忽然笑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那句他常用来打趣王子的玩笑话。

 

——难道你衣服下面真的是排骨吗。

 

当然,他没有理所当然地问出这句话。虽然知道答案,他还是好奇地戳了戳王子的腹部。

 

“别闹了……”那个人的眉头又蹙了起来——此刻王子真的有了要醒的迹象。

 

Prompto顺从地闭眼不再胡闹,轻轻地同王子道别,“晚安Noct。”

 

*

 

“漂亮的姐姐!啊真是帅气啊。Noct觉得呢?”Prompto眨着眼睛问道,连语调都变得欢快起来。

 

Noctis配合地往那个方向望了一眼——这个炎热的城市里,大家的着装都比较清凉——刚刚走过去的女生身上肌肉线条十分明显,这说明她经常有锻炼。

 

随后他又侧过头望了望自己的挚友,王子微微咂舌道,“你死心吧。我觉得你这样的类型可驾驭不了她们,况且你不是对Cindy感兴趣吗?”王子说着打了个呵欠,他对这个话题实在是没有兴趣。

 

“对啊,可是Aranea小姐也不错啊。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呢?”Prompto又再次开始了他一贯的自言自语。

 

Noctis睁圆了眼睛表示惊讶,“哈?关Aranea什么事。你不会再把Iris也算进去吧。”

 

“不会不会,我不想和Gladio单练。”Prompto似乎是感到大事不妙,立马摇头否认,而后他话锋一转又接着问,“呐Noct呢?你觉得谁比较好?”

 

“啊麻烦死了。”Noctis显然不想理会这个难缠的问题,他随口道,“干脆选我好了。”

 

“竟然还有这种答案吗?”Prompto顺着话题若有所思道,“Noct也挺不错的!”

 

王子好像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随便的回答其实相当不妥,他连忙否认,“喂——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当真啊……”

 

“对哦Noct是Lunafreya殿下的新郎……”

 

Noctis在尴尬中轻笑起来,“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真的不行吗?因为我是个一般人?”

 

只是他的挚友好像还在纠结这个由他挑起的无意义的话题,王子一时也不知如何回应。

 

“也不是不行……话说根本就不是这个原因啊,好了好了快打住。不要再说这个了。怎么会突然扯到这个话题的,是谁都好你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两个人一同陷入了沉默的僵局。

 

“Noct,其实我……”Prompto似乎打算说些什么,Noctis却在这时打断了他,王子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不用担心!”

 

两个人一时间四目相对,气氛顿时有点尴尬。

 

——你在做什么?


“唉。”


Prompto顺从自己的内心,闭着眼认命一样地凑近王子吻了上去。

 

对方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回应,他别开了头,但是默许了这种失控行为的继续——王子在配合着某个人侵略他的领地,再接着便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事情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房间里乱七八糟的被子和床单正控诉着王子的悲惨遭遇。

 

——这超出界限范围了吧。

 

“啊——”Prompto惊叫着清醒过来,额头上全是汗,似乎裤子的情况也很糟糕,他连忙下床直奔浴室,解决这般窘境。

 

门开合的声音,冲水的声音——Noctis终是被这一连串的杂音拉回来了现实,他不情愿地醒转过来,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床铺。

 

“Prompto你还好吗?”王子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关切地朝着浴室的方向询问道,“做噩梦了?”

 

半天他的挚友才从浴室里出来,Prompto眼神有些涣散,他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些哭腔,“对不起,Noct!”

 

刚醒过来的王子有些发懵地挠挠头,他问道,“为什么要道歉呀,你没事吧?生病了吗?要去找Ignis拿药吗?”

 

Prompto有些难为情地垂下头,“没事,我已经把Noct吵醒了,不想把他们也吵醒……Noct你快睡吧……”

 

“反正也醒了,我们随便聊一会儿呗……”王子眼睛眯了起来,像极了一只倦了的黑猫。

 

“Noct……其实我……”

 

——我想了想符合那种条件的人,就只有Noct啊。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追随你了。

 

当然王子是不知道这些的,Prompto憋了半天还是用一些玩笑话给搪塞过去了,就在这时天亮了。

 

*

 

明明是大好的晴朗天气,Lucis的王子却在车上长睡不醒,无暇观赏旅途的风景。

 

“Noct昨晚睡得不好吗?”见他如此疲倦,前方驾驶车辆的Ignis随口问道。

 

王子并未睁开眼,他头歪朝了一边也随口答道,“还行吧。反正有Ignis 开车也没我什么事,再让我睡下,到目的地再叫我。”


Ignis点点头,默许了这个提案,他继续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的路。

 

——这次旅行,他们的王子兼挚友多半是睡过去的。

 

Gladio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便继续翻看手里的书,而Prompto则是一脸开心地转过来摁着快门拍照,“嘻嘻Noct的睡脸。”

 

Gladio这时放下了手里的书,制止了一下他的行为,“你不要偷拍王子了,他醒过来会不开心的。话说你的相册到底存了多少Noct的照片啊?”

 

Prompto翻着相机里的相册,不满地反驳道,“什么啊,我也有拍大家的照片啊,我要做Noct的皇家御用摄影师,然后出一本王子个人的写真集。啊要不然也帮Gladio和Ignis拍一本好了。”

 

“免了。”Gladio拒绝了Prompto自认为诱惑地提议,他的目光继续落回刚刚翻开的书页上。

 

生怕打扰睡王子的梦境,Ignis略转头朝后嘱咐了一句,“Prompto,Gladio别把Noct吵醒了。”

 

“好的好的。”Prompto适时地闭上了嘴。

 

*


诺艾尔酱保护协会

普诺请注意

爷青回了补一下老早之前被pb的档(眼泪)

是nekoko老师的授权搬运,授权在最后1p

因为链接会被限制所以没法像之前那样做封面了,太多难过....🥺

nekoko老师已经淡坑很久惹不过感兴趣的朋友还请欢迎到推特上支持老师哦

普诺请注意

爷青回了补一下老早之前被pb的档(眼泪)

是nekoko老师的授权搬运,授权在最后1p

因为链接会被限制所以没法像之前那样做封面了,太多难过....🥺

nekoko老师已经淡坑很久惹不过感兴趣的朋友还请欢迎到推特上支持老师哦

诺艾尔酱保护协会

🥺等了好久的单行本终于到啦,不知不觉在诺艾尔坑呆了四年了,漫画终于也连载到了第五章TT

扫一点单行本里的互动//彩蛋真的好可爱,最后1p是自己p的,诺艾尔向普后跑过来的构图戳中萌点//

等下一本漫画出了协会酱一定买买买!

🥺等了好久的单行本终于到啦,不知不觉在诺艾尔坑呆了四年了,漫画终于也连载到了第五章TT

扫一点单行本里的互动//彩蛋真的好可爱,最后1p是自己p的,诺艾尔向普后跑过来的构图戳中萌点//

等下一本漫画出了协会酱一定买买买!

来一口薯格配千岛酱

🥺✊欧欧西普诺酱乱涂喜添3(?)


🥺✊欧欧西普诺酱乱涂喜添3(?)


垃圾回收站
几百年前测试题整的脑洞,这里也...

几百年前测试题整的脑洞,这里也存存

文笔不好,本来是为了给推上用机翻的家人看的,写的很直白没什么描写


————
正文

*Noctis暗恋Prompto前提


Noctis反复回到过去(通过Umbra),一次次和Prompto共同经历不一样的事,有他们相爱的,也有Noctis单相思的,但所有世界线的结局都是他被吸入水晶,牺牲自己拯救世界。
在最后一回,Noctis决定不再回到过去,直面自己命运。Prompto不知道Noctis(轮回)的经历,他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他们的羁绊、所经历过的事可能远不止如此,但Prompto能感受到现在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这一回他们谁都没有说话,Noctis背对众人,而Prompto...

几百年前测试题整的脑洞,这里也存存

文笔不好,本来是为了给推上用机翻的家人看的,写的很直白没什么描写


————
正文

*Noctis暗恋Prompto前提


Noctis反复回到过去(通过Umbra),一次次和Prompto共同经历不一样的事,有他们相爱的,也有Noctis单相思的,但所有世界线的结局都是他被吸入水晶,牺牲自己拯救世界。
在最后一回,Noctis决定不再回到过去,直面自己命运。Prompto不知道Noctis(轮回)的经历,他只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他们的羁绊、所经历过的事可能远不止如此,但Prompto能感受到现在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这一回他们谁都没有说话,Noctis背对众人,而Prompto只是默默地捏了捏Noctis的手,或许是不舍,又或许是告别。

Noctis也只是轻轻反握他的手,踏上进入主殿的台阶,没有回头,直直走向王座——最后一次化为水晶拯救世界。

————

*这里是一些关于测试题的个人想法
时空交错
→Noctis通过Umbra的能力回到过去,在我看来虽然随身物品也跟着回到过去,但记忆之类的可能只有Noctis记得,如果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回到过去,何尝不是我cp的be点(尼玛)

反光的镜面
→我联想的是水晶,Noctis再怎么和亲友们旅行,他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进入水晶并牺牲自己去拯救世界的命运🥲

深蓝色的大海 ↑同上

不过他们终究是输给了他们自己
→Noctis和Prompto,一个国王一个骑士(在我看来)即使相爱了,命运也不会改变。Noctis接受真王的命运,Prompto完成辅佐王的命运,这是不可违抗的,是他们的初心
二人终究会因为命运而分离,即便不是他们自己想选的

是八荒呢

磕点普诺。

“哎……比起我背你更想被锁链绑着甩过去是吗?”

“?!我才没有做过那种失礼的事!!!” ​​​

磕点普诺。

“哎……比起我背你更想被锁链绑着甩过去是吗?”

“?!我才没有做过那种失礼的事!!!” ​​​

来一口薯格配千岛酱

我流s5普诺酱对上眼(草)欧欧西(x


————

碎碎念↓


不论多少次都想感慨这里fugo反应真的太快了。。。想象一下现场,可以说fugo在看到noel的下一秒就转回头去,而且还是在不清楚noel到底要做什么的情况立刻开始神配合,,,我真的会为一些神队友感叹(

s5和s6我真的会反复刷(呜呜

我流s5普诺酱对上眼(草)欧欧西(x


————

碎碎念↓


不论多少次都想感慨这里fugo反应真的太快了。。。想象一下现场,可以说fugo在看到noel的下一秒就转回头去,而且还是在不清楚noel到底要做什么的情况立刻开始神配合,,,我真的会为一些神队友感叹(

s5和s6我真的会反复刷(呜呜

来一口薯格配千岛酱

最近的1些フーノエ摸鱼🤧

(p3是旧图拿出来又搞了搞不过也没太大变动就是(

谁22年才来继续补课复而上头,我(

最近的1些フーノエ摸鱼🤧

(p3是旧图拿出来又搞了搞不过也没太大变动就是(

谁22年才来继续补课复而上头,我(

垃圾回收站

我又开始腹泻式发涂鸦

⚠️最后2p有🎣女装

我爽了就完事了.jpg

我又开始腹泻式发涂鸦

⚠️最后2p有🎣女装

我爽了就完事了.jpg

垃圾回收站

有点怕了,不打单人tag了……

有点怕了,不打单人tag了……

垃圾回收站

啥都有

因为觉得露娜和米法很相似就摆在一起了

⚠️最后一个是女装

啥都有

因为觉得露娜和米法很相似就摆在一起了

⚠️最后一个是女装

加减硝元法

大乱炖。。。()p1兄弟 p2普诺 p3p4卡诺 p5吉诺

大乱炖。。。()p1兄弟 p2普诺 p3p4卡诺 p5吉诺

鸣鸿
翻到了18年搞的渲染图...一...

翻到了18年搞的渲染图...一开始自学三维好像也是因为FF15...


其实偏爱普普多一点啦,注定这辈子都是冷坑人了)

翻到了18年搞的渲染图...一开始自学三维好像也是因为FF15...


其实偏爱普普多一点啦,注定这辈子都是冷坑人了)

ICNS_呆呆
FF15 普诺 《囚徒与微光》...

FF15 普诺

《囚徒与微光》

封面约稿

FF15 普诺

《囚徒与微光》

封面约稿

ICNS_呆呆

【普诺】《囚徒与微光》番外二(FF15 普隆普特×诺克提斯)

四年多了终于想起来还有两个番外没公开过,来发一下

不过番外一可能发不出来,等我有空研究研究


☆☆☆

番外二

  

  整个世界只剩下黑暗了。

  

  Noctis在锤头鲨的边缘散步,他不能走得太远,要确保能被据点的光芒照射到,这样才能避免被外面数量众多的使骸侵袭。

  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想到他和Prompto一起被困在王宫地下的密道里,仅仅依靠薄弱的微光作为支撑度过的那十二天。

  那与此时的场景何等相似。

  只不过现在,黑暗的范围扩大到了整片大陆,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地去寻找,也找不到一条通往阳光普照之处的道路。

  

  “Noct!”

  

  他...

四年多了终于想起来还有两个番外没公开过,来发一下

不过番外一可能发不出来,等我有空研究研究


☆☆☆

番外二

  

  整个世界只剩下黑暗了。

  

  Noctis在锤头鲨的边缘散步,他不能走得太远,要确保能被据点的光芒照射到,这样才能避免被外面数量众多的使骸侵袭。

  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想到他和Prompto一起被困在王宫地下的密道里,仅仅依靠薄弱的微光作为支撑度过的那十二天。

  那与此时的场景何等相似。

  只不过现在,黑暗的范围扩大到了整片大陆,无论他们如何努力地去寻找,也找不到一条通往阳光普照之处的道路。

  

  “Noct!”

  

  他正这么想着,从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回过头。

  是他刚才那一段回忆里的人。

  

  Prompto显然还没有从Noctis回来了这一件事的兴奋里复原回来,他笑着走过去,拍上另一人的肩膀。

  “在做什么?”

  

  Noctis看着他,觉得有些恍惚。

  就算已经过了十年,Prompto似乎也依旧是他所认识的那个Prompto。

  这让他感到了安心。

  

  “只是散散步而已,想看看这里变成什么样了。”他说。

  

  “散步啊……这附近真的没什么好看的,都被那些杀不完的使骸毁了。”Prompto叹气,语气里透露出一点遗憾,说完,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前一步拉起Noctis的手臂,把他往远离据点光照的地方带去。

  

  “要做什么?”Noctis不解,却还是由他牵着自己走,“Prompto?”

  

  “带你去个地方。”

  Prompto转过头对他眨了眨眼。

  

  可是再走下去就是属于使骸们的领地了……

  Noctis向前方看去,黑漆漆的不透出一丝光亮,可见范围也逐渐变小。

  他看到身边的人打开了带着的手电筒,还瞥见了他挂在腰间的两把枪。

  算了,随他吧。反正就算有使骸,估计也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阻碍就是了。

  他这么想。

  

  对方所说的地点在以前他们驻扎过的的某个营地地标附近,距离锤头鲨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一路上当然有为数不少的使骸向他们发动攻击,每每Prompto都及时地挡在他前面,将他们击退回去。

  Noctis看着他熟练地举枪又收回的动作,心里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十年前,他们被困在地下时,曾因为保护他而导致自己受伤的那个人。

  是同一个人。

  从那以后,一直都陪伴在他身边的人。

  

  “Noct!不要发呆啊!”

  Prompto对他喊了一声,继续举枪毫不犹豫地射向朝他们涌来的黑暗生物。

  “抱歉抱歉。”

  Noctis一边说着道歉的话,一边召唤出幻影剑,下一刻,他们身周的所有使骸都消失地干干净净。

  

  “Noct好厉害!”

  Prompto在一边装模作样地鼓起了掌,Noctis用力推了他一下,换来一阵笑声。

  

  “还没到吗,你说的那个地方。”

  

  “快到了快到了,跟我来。”

  

  Prompto向Noctis伸出手。

  Noctis也很自然地伸手,紧紧回握住他的。

  

  离目的地越来越近,Prompto提前把手电筒关了。接着,Noctis看到了就在他的身前,零星闪烁着的光芒,飞舞于空中。

  他惊讶地开口:“这是……”

  “是萤火虫。”Prompto说。

  

  Noctis微微抬起头,数以千计的光点环绕在他们身边。

  像是要代替已经从人们头顶消失的星空一般。

  他懒得去猜测这样的恶劣环境下为何这些萤火虫还能够生存,也许是地标残存下来的作用?

  谁知道呢。

  

  它们不知疲倦地闪着光。

  在此时的黑暗里,无论是多么微弱的光芒,都显得弥足珍贵。

  他不知道他们要等到何时才能重返拥有光明的世界,但Noctis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们一定会一起找到的,那个通往光明的“出口”。

  

  

  Prompto从后面走到他身前,停下来,握住他的手,将它放在自己手心,然后亲吻他的指尖。

  

  Noctis看着他做完这些后,再次抬起头,对自己露出一个熟悉又让人安心的笑脸。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再次看见日出的那一刻。我的陛下。”

  

  

——番外完——


修羅地獄

【被虐的诺艾尔/普诺】冲动

*庆祝诺艾尔ns发售!火速玩了第一章,剩下的慢慢重温~

*是两三年前写的普诺了,没有前因后果,硬要说大概就是两个人被困在山上和伙伴们走失的前提吧,在S6-S7之间的时间点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你在第二监狱的时候被我一拳打倒了吧?”

“哈?”

“还有最开始在炼铁厂的战斗,不也是因为我你才会输的吗?”

“……”普后一时哑口无言,毕竟不论哪个都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既不是诺艾尔的胡编乱造,也不是道听途说的天方夜谭,他曾经败在这位少女的手下是不可置否的事实,“噢?所以你这是在挑衅我是吗,诺艾尔大小姐?”

迄今为止普后也和各式各样的人战斗过了,若要说他会因为这种程度的话语就失了分寸,那...

*庆祝诺艾尔ns发售!火速玩了第一章,剩下的慢慢重温~

*是两三年前写的普诺了,没有前因后果,硬要说大概就是两个人被困在山上和伙伴们走失的前提吧,在S6-S7之间的时间点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你在第二监狱的时候被我一拳打倒了吧?”

“哈?”

“还有最开始在炼铁厂的战斗,不也是因为我你才会输的吗?”

“……”普后一时哑口无言,毕竟不论哪个都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既不是诺艾尔的胡编乱造,也不是道听途说的天方夜谭,他曾经败在这位少女的手下是不可置否的事实,“噢?所以你这是在挑衅我是吗,诺艾尔大小姐?”

迄今为止普后也和各式各样的人战斗过了,若要说他会因为这种程度的话语就失了分寸,那他作为炸弹魔的名头可就要让人取笑了。他似是要将这种讽刺般的情绪表现出来,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我也说过,那都是因为当时我状态不佳,如果是以正面对抗的场合我是绝对不可能会输给你的!”

诺艾尔自然也不甘示弱:“你那也一定是在逞强而已吧!是觉得输给我这种柔弱的少女很不甘心吧!”

“哈?你这家伙到底哪里柔弱了?”普后不可置信地抬高了音量,“那要试试看吗?事先说好,即使我们是同一战线的伙伴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就算哭了我也不会安慰你哦。”

“才不会哭呢!倒是你,如果这次再输给我就是第三次了,哭了也是可以谅解的。”

普后简直说不出话,如果说第一次是因为大意,第二次是因为虚弱,那么现在两样都不具备的他还会有第三种理由输给诺艾尔吗?怎么想都不可能,哪怕同样身为魔人,在正面战斗的经验上却是没有办法相互比较的。

栗发赤眼的少女依然挺直着腰背仰望着他,绑住的右边袖子和长发一同摇晃着,被一双假肢支撑起来的纤弱身体在山风中摇摇欲坠,这样一个轻而易举就能够被推倒在地的女孩,连独自爬起来都十分费力的女孩,执拗地说着这些逞强的话是为了什么,只要仔细想想就能够明白了。

普后想,这并不是一个好时机,他们现在都因为这种状况而开始说一些不冷静的话了,诺艾尔也好,他也好,都应该很清楚最要紧的事是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普后挠了挠头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主动当了先示弱的人:“我知道了,战斗什么的就先保留,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放心吧,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但是真正的胜负如果没有一个见证人就太无聊了,等回去以后让派森他们看看,无论取得什么样的结果双方都不能有怨言,你觉得怎么样?”

诺艾尔有些讶异,她本就善于察言观色,自然知道普后这一番话的含义,也发现自己刚刚的确过于逞能,因为伙伴的生死未卜,他们又被困在这样穷途末路上而导致她心神不宁,自己的“弱小”会成为一切的拖累,她应该早就清楚了才对。可结果,她还是像这样麻烦了他人。

“……抱歉,普后,是我太冲动了。”诺艾尔垂下了头。

“你明白了就好,现在的我们即使着急也没有任何办法。”

“嗯,是这样呢。”诺艾尔苦笑了一声,“但是竟然被你安慰了,这要是半年前的我一定想象不到。”

普后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反驳:“我这可不是安慰你,只是不想浪费精神去应付无谓的争吵罢了!”他还记得自己才刚刚说过不会安慰对方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脸了。

“好好。”诺艾尔敷衍地应道,尽管他们仍旧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但她的心情却已经同此刻的天空一样明朗了起来。至少,现在就暂时不要再去想那些事情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