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路同

37967浏览    1056参与
蓂言
我想看篮球队员和他的小女友【】...

我想看篮球队员和他的小女友【】

整点雷人登西

帅哥好难画,画不下去了,尽力了,谢谢搭嘎

我想看篮球队员和他的小女友【】

整点雷人登西

帅哥好难画,画不下去了,尽力了,谢谢搭嘎

Yukalac♂
试探.jpg 砍 手 很 爽

试探.jpg

砍 手 很 爽

试探.jpg

砍 手 很 爽

薰狐季

【改编自昨天下午的真实经历】

     今天普路同来了我家。在她玩腻了之后,我打算把她送回家。但,天上突然下起了暴雨。

    “啊,看来现在是走不了了啊。”普路同笑着说。我没有说话,但心里却生出了喜悦。“那么现在干什么呢?不如……”普路同眨着那双白瞳黑眸,“啊,不如来看恐怖实录吧。”

     看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还是忍不住把视频关掉了。“哟,你怕了?”普路同挑着眉说。我没看她,淡淡地回道:“呵,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把眼睛遮得这么紧。”“哼,我又不是...

【改编自昨天下午的真实经历】

     今天普路同来了我家。在她玩腻了之后,我打算把她送回家。但,天上突然下起了暴雨。

    “啊,看来现在是走不了了啊。”普路同笑着说。我没有说话,但心里却生出了喜悦。“那么现在干什么呢?不如……”普路同眨着那双白瞳黑眸,“啊,不如来看恐怖实录吧。”

     看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我还是忍不住把视频关掉了。“哟,你怕了?”普路同挑着眉说。我没看她,淡淡地回道:“呵,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把眼睛遮得这么紧。”“哼,我又不是看不到屏幕,”普路同撇了撇嘴,“但至少我没有叫出声来。”

     过了两个小时,雨终于小了一些。在把她送走前,我对站在门外的普路同问道:“小黑,你下次还会来吗?”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我拿起了两把伞。“啊,我不是说了吗,我很坚强的,可以自己回去。”“再坚强也会生病,不是吗?”我看着她的眼睛回道。

     我撑开了那把小伞,两个少女便挤在这小小的干燥天地里。我悄悄把伞往普路同那边倾斜了一些,而自己身上却被雨水打湿了,靠着她身上的热量,我才尽力平息了颤抖,若无其事地继续走着。

     被雨水汇成的池塘拦住了我们的路。在我还没有决定方向时,普路同已经迈出了第一步,我担心她被淋湿,便赶忙跟了上去。冰冷的液体充盈在我的鞋里——好在这只是双凉鞋。普路同注意到了这点,主动拿过我手中的伞,我抖落鞋里的积水后,便自然地挽上了她的臂膀。我听见普路同均匀的呼吸声与淅沥的雨声融合,在那一刻,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却长得如同永恒。

    “我不喜欢这种天气,”普路同突然开口,“我喜欢晴天,或者是那种比现在更小一点的雨。”我回道:“相反,我更喜欢更大一点的雨,我喜欢睫毛上挂着雨滴的感觉。”普路同无法理解地耸了耸肩。“你看,”在即将到达车站时,我说道,“现在雨确实下得要大些了,你把我这把伞带回去吧,下次记得还我就好。”普路同点点头,接过了那把打开的伞,我随即撑开了另一把伞。在告了别后,我回头看了普路同一眼,期待着她也在注视着我,但直到我再也望不见她的身影,她也没有回过一次头。

     转过身的那一刻,我的心便被无尽的空虚填满。我机械地迈着腿向前走去。我看见前面有一对打着伞的情侣,高大的男人把伞向着不高的戴着帽子的女人倾斜着,他们的身影在雨中格外亮眼。我不自觉地也斜了伞——但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徒劳。

     听着雨落在伞上的结实声响,看着伞下空荡的另一边,我感受到了一种孤独,自己的身躯在伞的映衬下显得如此渺小,宽大的伞骨仿佛在讥笑着我的孤单。几百米的距离此刻成为了一种煎熬,不停折磨着我的灵魂。

     在煎熬中,我到达了尽头,艰难地收起了那把灰黑的伞——这把伞一直都很难收。残存的雨珠顺着伞流淌下来,如同我此前的念想。

Yukalac♂

➕加 我 👀看 玛 丽 苏 小 黑

(被踹飞

这几天的摸鱼

➕加 我 👀看 玛 丽 苏 小 黑

(被踹飞

这几天的摸鱼

绯·羽

高考完了,来迫害一下教会吧,来整点沙雕图吧੭ ᐕ)੭*⁾⁾

高考完了,来迫害一下教会吧,来整点沙雕图吧੭ ᐕ)੭*⁾⁾

Carlo不传说不改名

黑&白&卷

小黑小白的思路主要是EX 卷卷是因为孩子老穿高领和裤子()

黑&白&卷

小黑小白的思路主要是EX 卷卷是因为孩子老穿高领和裤子()

江有汜Tlns
摸鱼(实际上是在上一张之前画的...

摸鱼(实际上是在上一张之前画的)

摸鱼(实际上是在上一张之前画的)

Yukalac♂

救命 好可爱 我要被可爱死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戳到我的萌点了

呃呃 啊啊啊虽然很瞎眼但是还是掏出来分享

救命 好可爱 我要被可爱死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戳到我的萌点了

呃呃 啊啊啊虽然很瞎眼但是还是掏出来分享

白羽星爱

[黑卷黑·救赎番外]盲·氤氲·光

我大概是个取名废…噫[嫌弃]

凑合一下吧我也想不出更好的标题了…

灵感词“热水瓶 萨腾 ”

来源@是孤狼狼啊 

#第三人称视角

#严重ooc  越写越崩坏

#是一言不合就慌手脚黑×冷静爆表卷

小黑这攻怎么当的 当事人卷卷都没慌就开始嚎了


  清晨。

  普路同从梦中惊醒。

  倒也不是什么太可怕的事物。

  毕竟她普路同怎么可能被什么事情吓到。

  但是她梦见的是卷卷。...


我大概是个取名废…噫[嫌弃]

凑合一下吧我也想不出更好的标题了…

灵感词“热水瓶 萨腾 ”

来源@是孤狼狼啊 

#第三人称视角

#严重ooc  越写越崩坏

#是一言不合就慌手脚黑×冷静爆表卷

小黑这攻怎么当的 当事人卷卷都没慌就开始嚎了





  清晨。

  普路同从梦中惊醒。

  倒也不是什么太可怕的事物。

  毕竟她普路同怎么可能被什么事情吓到。

  但是她梦见的是卷卷。

  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又梦见了卷卷被赋予现在这副容颜时的场景。

  看见了第六刽子手提着热水瓶的样子,看见了尚且年幼的埃已在角落里缩成一团,头深深埋进双膝间、肩膀一抖一抖小声啜泣的样子。

  即使有着一层回忆的隔膜,她仍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卷卷当时的痛苦与无助,那是一种她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绝望。

  心脏处传来一阵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剧痛,普路同小声地“嘶”了一声后,仰面躺倒决定再睡一会儿缓解一下她闹心的情绪。

  “啪”厨房里传出一声巨响,毫不留情地打碎了她美好的愿望。

 在埋怨了三秒卷卷今天是不是在尝试新菜品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刚才的响声貌似是瓷器一类打碎的声音。

  普路同瞬间清醒,从床上一跃而起,不顾乱得宛如鸡窝的头发,推开卧室门奔进厨房,看见了一地的碎瓷片和欲用手去捡的卷卷。

  “卷卷,别动!我来收拾!你的手会被划破的!”普路同瞬间扑过去抓住埃已的手,却不慎让碎片划破了指尖。

  殷红的血液滴落,带着些许温度落在埃已的手背,这诡异的暖意让她明白发生了什么,身体不由得一僵,瞳中的凝滞又多了几分。

  “卷卷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没受伤吧?”普路同用开玩笑的语气开口,但话语中藏不住的关心让埃已心头一暖。“我倒是没有受伤,但你的手…还好吗?”“没事啦,就一点小伤口而已,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了。”

  “来,别坐在地上,会着凉的,我扶你起来。”普路同握住埃已的手,把她拉了起来。只是埃已在起身的一刻突然踉跄了一下,又跌进了普路同的怀里。

  “怎么了卷卷?就这么想被我抱吗…”普路同的话语突然戛然而止。她说不出话,望着埃已的眼神中满是震惊。

  她最爱的那个人望向了她:“小黑,怎么了…?”

  “卷卷…你的眼睛…”普路同的手颤抖着在埃已的面前晃了晃。

  没有反应。埃已没有任何反应。

  普路同不死心地又晃了几次,但卷卷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哪怕视线在她手上停顿一次,停顿一次就好,然而并没有。

  “…”普路同表示世界貌似崩坏了。

  什么情况啊卷卷这是故意这么做的吗但是这也不像啊卷卷没有这种恶趣味啊可是眼睛应该是前几个梦境盲的啊这个梦境应该没事啊到底什么玩意儿啊怎么办在线等急啊啊啊啊啊啊

  “小黑…?”埃已歪头,却突然明白了什么。

  “抱歉…小黑,我想我大概…没办法看见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了…我…”卷卷欲言又止。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卷卷你告诉我啊!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啊…”普路同开始哀嚎,看着心爱之人捂住双眼的样子心痛到窒息。

  难道…这一世…要让自己眼看着卷卷在黑暗中度过余生?









  “…我话没说完…你别打断我…”埃已扶额,“只是厨房起火了火星窜入双眼了而已…只是角膜烫伤了而已…”

  “…你怎么不早说啊!还有什么叫‘只是角膜烫伤了而已’啊!你知不知道我心疼死了啊!”差点在脑海里过了一万个疾病啊!!!

  “不是你打断我的吗…还有我又没死…”

  “我不管我不听!”气死了,自家卷儿遭遇这种事情竟然瞒着自己是要闹哪样!

  “闹什么小孩子脾气…现在不应该想想怎么处理吗…”埃已表示恋爱果然会让人变得傻兮兮。

  “卷卷,过来。”普路同开口,“我想到解决办法了。”

  埃已摸索着,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结果没过几分钟就被心急的普路同直接抱回卧室里。

  “我不太确定能不能行…”普路同迟疑了一会,掌心开始汇聚能量,她顿了顿后将手覆于埃已的双眼。

  卷卷的眼睛…大概是被刽子手赐予的吧…那么,仿照她的手法试一试,会不会好些呢?

  像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梦境,埃已最后睁开双眼、发现能看清普路同微微发红的眼角时总结道。

  “卷卷…?”普路同的手在埃已面前挥过,被她一把握住。

  “看见你了,小黑。”





哦我就一渣渣[大声]

满脑子都是存149篇的内容

小黑太帅了[失智]

于是结尾也贼像149…但是卷卷她不是彻底好了嘛[擦汗]这大概是和149篇结尾唯一的区别了吧…

鬼门关安亡

GOOD LUCK NO.8

本章又名:勇者纱纱的莽夫路。

一句话:莽就完事儿了。


浊令从不在意普路同的胡话,他们作为投影的人都是这样。主人们创造他们这些半身时就把这种意识带了过来。第九巫女初进教会就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她的目的却不仅仅在于此。风波平息后主教问她为什么这样做,甚至只是为了靠近她就花了很大力气。那时的主教还不是行星历之后那样,做事阴晴不定,连对暮因的爱都显得飘渺不实。那时的主教就是浊令杀上教会山的主教。她强大而神圣,寸步不离光明,赫然一位真正的太阳神。她在大千世界的信仰在数量上比其他九位神选加起来都要多,在质量上----她的个人魅力使得即使你对人们说盗...

本章又名:勇者纱纱的莽夫路。

一句话:莽就完事儿了。

    

浊令从不在意普路同的胡话,他们作为投影的人都是这样。主人们创造他们这些半身时就把这种意识带了过来。第九巫女初进教会就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她的目的却不仅仅在于此。风波平息后主教问她为什么这样做,甚至只是为了靠近她就花了很大力气。那时的主教还不是行星历之后那样,做事阴晴不定,连对暮因的爱都显得飘渺不实。那时的主教就是浊令杀上教会山的主教。她强大而神圣,寸步不离光明,赫然一位真正的太阳神。她在大千世界的信仰在数量上比其他九位神选加起来都要多,在质量上----她的个人魅力使得即使你对人们说盗火撒向人间的是艾玻隆而不是普罗米修斯,也不会有一人怀疑她的神性不足支撑这种说法。

所以她只是站在那里,用平静的像镜花水月的悲悯眼神,加上自内而外散发的神光,她祭出这两样最强悍的法宝,仿佛普路同在教会里闹出的事她毫不在意,只是慈悲为怀到就像一尊佛,只想要用最温和的方式帮助这个闹事的新人。她以最快的速度取得了普路同的信任,又用祥和的安抚平定了普路同满身的戾气。然后普路同----据浊令的本体不可靠消息记录,她开始对艾玻隆说疯话。而且全盘托出。难怪有人说主教的地位永不动摇。从那时就看得出来。只要艾玻隆想靠近的,没有一个人不会完全信任她。哪怕是像个神经病的普路同。

自身存在没有意义的迷茫者是最粗暴的莽夫。在浊令最莽撞的那段年岁里,她为所欲为。她想揭开艾玻隆的伪善面纱,于是她张张嘴皮就这么做了。她想忤逆神命,于是她就真的不再给神办事。她想知道真相,于是她就去问暮因,问尤拉努斯,问威诺希,问萨腾努斯,她谁都敢问,什么问题都敢提。反正她是投影,反正他们懒得掐灭她----毕竟那还得费劲再造一个出来,还要去了解新投影的思想,那太麻烦了不是吗。谁又知道下一个是不是比她还糟糕?弱小的蝴蝶就这样借着自己的弱小无所不为。

只可惜之后她发现教会里有的是每天闲到愿意每天造孩子的人,更有任性到随手就掐灭看不顺眼的投影的人。在浊令重新漫不经心的背负起不被仇恨的刽子手,去一次次杀掉几乎都因此成为朋友的巫女、甚至在职责之外都会恭喜对方和小白羊的恋爱,一边举杯共饮时,玫伊就死了。暮因看不惯她,或者说,她可能被她的变得愈发难以捉摸的爱人主教给传染了,她没有理由的抹杀了玫伊。而此世的规则自行填补了这个漏洞,普路同和玫伊就一起被烧死在十字架上----在浊令面前。那个比浊令这个投影更可悲的尤拉努斯,她们一起成了毫无意义的、一场爱之悲剧的见证者。投影和主人都失去了存在意义。

“普路同已经被彻底处死,灵魂也堕入虚无。我终于能卸下这副重担了。”尤拉努斯对浊令说,她其实没有任何针对浊令的意思,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对谁说话,只是纯粹的感叹。就像良秀看到女儿被烧死在锦绣辉煌里。心态复杂而纯粹,作为局中人也作为旁观者。但浊令不这么想。几乎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她发觉自己和世纪前那个勇敢无畏的小蝴蝶背道而驰,那样的小自信和心里支撑生命的骨架似的希望,都像过眼云烟一样不知什么时候,连同普路同漫出的淤血泥潭,冰封在遥不可及的一世纪前。

浊令憎恨中庸之道,她认为那是平凡。而一个投影一旦平凡了,就不再无可替代,那她该靠什么站着活下去?玫伊的死为她敲响警钟,声音响彻云霄,回荡着陪浊令度过无数个虚与委蛇的、淫靡错乱的、卑躬屈膝的历法日。每一刻那火焰都在烧尽她生生不息的勇气。要么昂首挺胸的、高洁傲岸的站着,期待着某日的倒下或永远的活着:要么终日泡在黑泥里,任身体被恶臭和欲念侵蚀,半生不死的像个人偶一样吊在空中,生与死都已无关。

也许人世间的习惯和秩序,让他们的罪恶意识都麻木了。

“普路同?我之前......大概是‘她’还活着的时候,听到过你的一些不太好的传言。他们说那是你的疯话。”

埃己停下玩明日方舟的手,在芯片关设了自动作战后便放在一边不管,视线明目张胆的转移过来。为了应对受到协命的人们对世界壁的攻击,普路同几乎每天晚上都得通宵,因此干什么都没有精神,好不容易抓到空闲,自然是忙不迭的裹上毛毯开着空调就一头栽在床上不动弹,恨不得一睡不起,醒来就是白发三千丈,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什么疯话?”

埃己诞生较那个时期已经过了约三千年,加上其作为两个杀了两百多个孩子神选的女儿,自然不可能像曾经的浊令一样莽的飞天,对这些秘辛几乎一概不知。此时终于有了机会,面无表情,好奇心却写了一脸。

“就是普路同被遴选的时候,我之前把教会里的所有人都问了一遍,回答吗......我整理了一下,很多都是普路同奇怪的话。

“比如‘神明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他们会灭亡你们,我将拯救你们,也许这次还是从水里,或者别处......我不确定他们会用什么方法’......还有好多这样的话”

“......她那时候......真是的。”埃己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好笑的无奈。在一群信神者面前说神明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愧是你,第九巫女。仿佛你在一位修士面前说上帝是个脑瘫我们比他聪明多了一样。竟然还活的好好的----不可思议。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是‘也许这次还是’。”

“普路同之前,好像和我说起过一些。我问她原本的真名,她说,那时候人们叫她诺亚。”

“诺----亚?从水中救出人们,说的就是这个吗?可是,那为什么已经上千年过去,神明却依然没有发动她所说的灾难?”

“----你想想,我们迄今为止所经历的,哪一个不是灾难。”

下辈子做个人
❤❤❤❤❤❤❤❤❤❤❤❤❤

❤❤❤❤❤❤❤❤❤❤❤❤❤

❤❤❤❤❤❤❤❤❤❤❤❤❤

字牒偷天盗天下(会搬文到这个大号,政敏相关导致小号被禁)

丰产的祈祷声:厄琉息斯密仪相关

极殊兵W

看到这个问题是鸡颗果大佬提的,感觉会是自问自答……我就先抛个砖,献个丑。

简·艾伦·赫丽生在《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提出,厄琉息斯秘仪最初不过是厄琉息斯地区的哈罗阿节,因为雅典人把它转化为自己的节日,并和尊崇狄俄涅索斯的秘仪合流,此外还受到了俄耳甫斯教的影响,因此取得了比其他仪式更崇高的地位。

什么是哈罗阿节(Haloa)?卢奇安的《女支女的对话》中的一则评注说哈罗阿节“是雅典人的节日,它包含有一些纪念德墨忒尔、科瑞(Kore)和狄俄涅索斯的秘密祭典,时间是人们收获葡萄、品尝葡萄酒的时候。”尤斯塔修斯关于《伊利亚特》的评注中说“据保萨尼亚斯说,雅典人为...

极殊兵W

看到这个问题是鸡颗果大佬提的,感觉会是自问自答……我就先抛个砖,献个丑。

简·艾伦·赫丽生在《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提出,厄琉息斯秘仪最初不过是厄琉息斯地区的哈罗阿节,因为雅典人把它转化为自己的节日,并和尊崇狄俄涅索斯的秘仪合流,此外还受到了俄耳甫斯教的影响,因此取得了比其他仪式更崇高的地位。

什么是哈罗阿节(Haloa)?卢奇安的《女支女的对话》中的一则评注说哈罗阿节“是雅典人的节日,它包含有一些纪念德墨忒尔、科瑞(Kore)和狄俄涅索斯的秘密祭典,时间是人们收获葡萄、品尝葡萄酒的时候。”尤斯塔修斯关于《伊利亚特》的评注中说“据保萨尼亚斯说,雅典人为纪念德墨忒尔和狄俄涅索斯而庆祝一个叫哈罗阿节的节日。”他还进一步提到说,每逢这个节日,雅典人就会带着收获的第一批果实到厄琉息斯去,在晒谷场上举行竞技活动,列队游行纪念波塞冬。《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认为此时的波塞冬是“菲托弥诺斯(Phytalmios)”,不仅是海神而且是以植物神的身份出现的(菲托弥诺斯是波塞冬的别名之一,此外阿波罗也有这个别名)。依据斐洛考鲁斯的说法,哈罗阿节的名称来源于人们在晒谷场上进行竞技活动这一事实,并且他说这一节日的时间是在波塞冬月(十二月到一月)。笔者估计应该就在冬至前后,因为《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指出这一时间原本并不适合打谷晒谷和其他户外运动,应该是受狄俄涅索斯崇拜的影响导致节日的日期发生了改变。狄摩西尼的著作中提到说,在哈罗阿节是由女祭司奉献祭品,而且祭品必须是无血的非动物祭品。卢奇安的《妓女的对话》中的另一则评注则认为哈罗阿节是为了纪念把葡萄引进阿提卡的伊卡里俄斯,不过笔者认为这和纪念狄俄涅索斯没什么两样,这则评注中还说到,妇女们单独庆祝哈罗阿节这个节日,女祭司会手拿两种性别的神圣象征,偷偷地对在场的妇女说一些不能大声说的话,妇女们也会说一些在男性看来不得体的俏皮话。整个节日的高潮似乎是一场宴席,宴席上会摆满葡萄酒和地里海里产出的各种各样的食物,但是除去石榴、苹果、各种家禽、蛋、红鲻鱼、幼鳟、螯虾和鲨鱼等禁止食用的食物。宴桌上还会摆放做成性别标志形状的糕点。执政官们准备好筵席后就请妇女们入席,他们则退到外面,向在场的来访者宣布,“温柔的食物”是由厄琉息斯人发现的,而他们将和所有人分享这些食物。“这个节日被称作哈罗阿节,因为葡萄——狄俄涅索斯的果实——的成长被叫做阿罗埃(Aloai)”这里的食物禁忌和厄琉息斯秘仪是相近的,珀斐里在《论戒食肉类》中提到说:“厄琉息斯的公告要求人们不得吃禽肉、鱼、豆类、石榴和苹果,谁要是吃了这些属于污秽的食物,谁就像接触了坐月子的妇女和死尸一样倒霉。”

厄琉息斯秘密祭典的内容《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依据一个声称其中的规定都是依照古代传统行事的罗马帝国时期的碑文指出,厄琉息斯秘密祭典是在波德洛米亚月的第十三天开始的,这一天雅典的十八岁到二十岁的男青年中的“科斯墨忒尔(Kosmeter)”(我没有查到这个词的意思,我猜想可能指的是十八岁到二十岁的父母俱在的男青年)要穿着传统服装到厄琉息斯去,并在第二天把圣物送到雅典卫城下的厄琉息斯神庙(Eleusinion),并且在第十九天还要由他们负责把圣物送回厄琉息斯。在波德洛米亚月的第十五天要举行入会仪式。由祭司宣读的公告规定,禁止双手污秽的人和吐字不清的人参加入会仪式。在波德洛米亚月的第十六天要举行一个极其重要的仪式,这个仪式的内涵是“驱逐、净化”。这一天被称作“到海边去,你们这些祭徒”,这名称是由净礼前人们的呼喊得来的。在这一天每一个秘密祭典的参与者都要赶着一只小猪到六英里之外的海边去,和小猪一起沐浴。《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认为这小猪就是一种“法耳玛科斯”,即污秽、邪恶等的一种载体,将“法耳玛科斯”从城中赶出,在海水中沐浴,就是一种“驱逐、净化”的仪式。据推测这一天可能还有别的净化仪式,比如抱着孩子通过火堆,以及模拟性质的打仗或投掷石头。关于第十六天的时间的确定,《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引用了 波利艾努斯的记载,说 卡布里亚斯在波德洛米亚月的第十六天在纳克索斯岛赢得了海战。他觉得这一天是打仗的吉日,因为这也是秘密大祭典的日子之一。 地米斯托克利在萨拉米斯战胜波斯人也是在这一天。地米斯托克利在胜利时和部下一起高呼“伊阿科斯”,卡布里亚斯和他的部队喊的则是“到海边去,你们这些祭徒”。这二者都是厄琉息斯秘仪中的呼告。此外,普鲁塔克在《论雅典的光荣》中也提到卡布里亚斯是在月圆之夜取得的胜利。在波德洛米亚月的第十七天和第十八天要举行厄比多利亚仪式,为的是纪念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和他的女儿许癸厄亚来到雅典,祭徒们会组成队列前往厄琉息斯神庙,会有一个大规模的献祭仪式和彻夜的宴会。不过《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认为这一仪式是后期增添上去的,雅典人对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崇拜是公元前421年才正式开始的,据说引入者是著名的 索福克勒斯。波德洛米亚月的第十九天,祭徒们排成队列从 凯拉米克斯出发护送圣物前往厄琉息斯,在路上会摇动被称为Bacchoi的树枝,并且会在途中某一点大声讲下流话,以纪念传说中那位讲下流笑话逗笑因寻找女儿珀耳塞福涅而忧愁的德墨忒尔的老妇人。游行的队伍也会高喊“Íakch', O Íakche!”的口号,源于可能是狄俄涅索斯的别称的伊阿科斯。到达厄琉息斯后会有一个整晚的守夜活动(据信还包括斋戒),据说是为了纪念德墨忒尔寻找珀耳塞福涅,其中某一时刻时刻会分发被认为由大麦和薄荷制成的饮料“kykeon”,这有可能是一种宗教致幻剂。波德洛米亚月的第二十到第二十一天,祭徒们会进入厄琉息斯的泰勒斯台里昂神庙(Telesterion),这个大厅中间有一个“宫殿”(Anaktoron),是一个只有主祭司才能进入的小型石质建筑,里面存放着得墨忒耳的圣物。此阶段是仪式中最神秘的部分,所有参与者都被告诫不能泄露任何仪式细节,甚至都不能提及这个仪式,违反者的代价是死。在进入神庙前祭徒们会背诵“我已经斋戒,我喝了kykeon,我从箱子里拿了东西,我把它放到了篮子里,我又把它从篮子放回箱子里。”这里被拿来拿去的东西大概就是圣物。此外在神庙里还会献上“初果(pelanos)”,《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认为这是一种用收获的第一批果实制成的用来献祭的半流体的混合物。人们普遍认为在泰勒斯台里昂神庙的仪式包括三个要素:“dromena”,一个戏剧性重演的得墨忒耳/珀耳塞福涅神话;“deiknumena”,陈列圣物,其中导师发挥了重要的作用;“legomena ”,伴随着对圣物的陈列进行的导师的教导。于仪式的这个高潮有两派理论,有人认为祭司会将神圣夜晚的秘密展露给参与者,其中包括火焰代表的死后生活,以及一些圣物;另一些人认为这些内容过分苍白,无法解释这个教派长盛不衰的原因。他们认为这个经验肯定是一种源于内在的,由“kykeon”所含致幻物质所激起的超凡感受。在这之后是“Pannychis”:尽情的彻夜舞蹈和欢宴。舞蹈都在拉里安田野(Rharian Field)里进行,据称这是庄稼最早生长的地方。人们还在半夜或是第二天凌晨宰杀一头公牛作为祭品,这一献祭的对象很可能是狄俄涅索斯或者波塞冬。波德洛米亚月的第二十二天,祭徒从特殊的容器(Plemochoae)中倾倒祭酒(Libation)以祭奠亡者。波德洛米亚月的第二十三天仪式结束,所有人归还原籍。

厄琉息斯秘仪中的俄耳甫斯教因素笔者以为《希腊宗教研究导论》在这一节的论证很有问题,简·艾伦·赫丽生试图证明厄琉息斯秘仪和俄耳甫斯教的秘密祭典中都有“利克诺福利亚”和“神圣婚礼”这两种仪式。但是她并没能证明利克诺福利亚和神圣婚礼是来源于俄耳甫斯教的,倒不如说,她证明了这些本身就是狄俄涅索斯崇拜的一部分,而且起源于更为原始的地母神崇拜。也就是说《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并没有给出可靠的证据证明厄琉息斯秘仪是在受到俄耳甫斯教的影响之后才出现的利克诺福利亚和神圣婚礼。所以这一节就略去不谈吧。

什么是利克诺福利亚?利克诺福利亚(Liknophoria),即“手持利克农(Liknon )”。所谓利克农,简单来说,就是一种藤条编织的簸箕样的东西,其最早的功能是一种农具,是用来扬谷的。后来也兼具篮子的作用,用来放置和搬运收获物,再然后又演变成了放置婴儿的摇篮。在维吉尔的《农事诗》的第一卷中提到了“伊阿科斯的神秘扇子”,而塞尔维乌斯的注释中,则有如下一段话:伊阿科斯的神秘扇子其实是打谷场上的筛子,他(维吉尔)把它称作伊阿科斯的神秘扇子,因为酒神利柏耳(Liber)的仪式和灵魂的净化有关,人在接受它的神秘仪式之后得到净化,犹如小麦被扇子净化一样,正是由于这样,人们才传说,在奥西里斯被堤丰肢解之后,伊西斯把奥西里斯的四肢收拢到一起,放在一个筛子上,因为利柏耳和奥西里斯是同一个人。因此,他也被称作利柏耳,因为他解放人的灵魂。据俄耳甫斯说,被巨人(此处应指泰坦)撕成碎片的就是他。还有人说,希腊人把利柏耳叫做利克尼特斯。此外,他们还把扇子称作利克农,据说他从母体生下来之后便立即被放在利克农上面。另外一些人在解释它为什么“神秘”时说,扇子是一种用柳条编织而成的用具,正因为它很大,所以农民常常用它来堆放第一批果实,然后将这些果实献给利柏耳和利柏拉(Libera)。这就是它被称为“神秘”的缘故。塞尔维乌斯这段注释写得非常好,以至于没有多少能补充的了。利克农用于分离麦子和麦壳亦即“净化”麦子使得它和“净化”产生了联系,用来呈放和搬运用于供奉的第一批果实使得它和“丰产”以及“献祭”产生了联系,作为小孩子的摇篮,作为传说中盛放奥西里斯的尸块和新生的利克尼特斯(这是狄俄涅索斯的一个别名)的利克农,又和“新生”与“再生”联系在一起。也正因为如此,如哈波克拉提恩所说,利克农“可以用于一切启蒙仪式、一切献祭仪式”。利克农,尤其是装满果实,有时还装有一个男性的象征(可能是无花果木制成的男性生殖器)的利克农,是秘密仪式中经常会出现的一个圣物,除去搬运和进献初果之外,利克农还会用于秘仪的入会仪式,新加入的祭徒会被蒙上眼睛,因为未被净化的他还不能直视圣物,此时祭司会拿着利克农放到祭徒的头上,在这个过程结束以后,被净化的祭徒就会完全被秘仪所接纳。正如上文所述,没有证据表明利克诺福利亚是发源于俄耳甫斯教的仪式,相反从它的属性上看,很有可能是多数崇拜狄俄涅索斯乃至德墨忒尔的秘密仪式所共有的一个仪式。《希腊宗教研究导论》通过一些壁画和瓶画说明了包含厄琉息斯秘仪在内的一些秘密仪式中有利克农的出现,但这并不能说明这是一个“俄耳甫斯教的因素”。

神圣婚礼与圣子诞生 《驳异教邪说》中,作者引用一个 纳赛涅人(Naassenes)的话说,弗里吉亚人坚持认为神是“刚刚收获的一粒小麦”,接下来他说:雅典人在厄琉息斯举行启蒙仪式时也仿照弗里吉亚人的做法,即向即将成为祭徒的人展示仪式上最具威力、最神秘的东西:在沉默中收获的一颗小麦。雅典人把这颗小麦看成是伟大而完美的光芒,它来自无形的东西。仪式由大祭司主持,他不像阿提斯(指他没有被物理阉割),但人们通过芹叶钩吻(毒参)使他成了一个阉人,他由此弃绝了人的一切肉欲,到了夜晚,在厄琉息斯,在大火的映照下,那个伟大得无法言表的仪式就由他主持,他要高喊“神圣的布里摩(Brimo)生下了神圣的孩子布里摩斯(Brimos)。”也就是说,威力强大的女神生下了威力强大的圣子。他(那个纳赛涅人)说,这种来自天上的圣洁的诞生是神圣的,这样诞生的神具有巨大的威力。《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认为,圣子诞生的仪式,不过是收获果实的仪式的拟人化。而这一段描述事实上是人们在仪式上再现了作为婴儿和果实的利克尼特斯的诞生,正如上文所述,利克尼特斯“从母体生下来之后便立即被放在利克农上面”。关于布里摩和布里摩斯,虽然有观点认为指的是德墨忒尔和财神普路托斯,不过在 吕哥弗隆的《亚历山德拉(Alexandra)》中有如下一段话:母亲,可怜的母亲,你的名声不会不为人所知,因为珀耳塞斯的女儿——有着三副面孔的布里摩会让你当她的随从,到了晚上,她会用可怕的声音把男人吓走,就像在那种不点火把的祭拜仪式上,斯特瑞蒙举着她的塑像, 费赖那可怕的女神不会饶恕她。从“珀耳塞斯的女儿”和“有着三副面孔”不难看出这里布里摩指的是赫卡忒,依照《希腊宗教研究导论》的观点,赫卡忒是色萨利的冥府女神,是色萨利的科瑞。不管怎样,在秘仪的场合下,严格区分珀耳塞福涅(科瑞)、赫卡忒和德墨忒尔是没有意义的。从“科瑞”(意为少女)这个珀耳塞福涅的别称看,珀耳塞福涅不过是还是处女神的德墨忒尔罢了,当她成为母神的时候,她的名称就是德墨忒尔。换言之,布里摩和布里摩斯就是母神和圣子,至于他们怎么被称呼是无关紧要的。至于神圣婚礼,只有阿斯忒里俄斯在《殉教者颂》中提到厄琉息斯秘仪时说“大祭司和女祭司不是走进黑暗里,两个人在那里单独进行神圣的接触吗?”似乎说明了厄琉息斯秘仪中存在神圣婚礼。这种纯粹模拟性质的婚礼,是母神崇拜和狄俄涅索斯崇拜中常见的组成部分,神圣婚礼可能是大祭司与女祭司之间的模拟性质的婚礼,也可能是女祭司和“狄俄涅索斯”之间的纯粹象征性的婚礼。从神圣婚礼到圣子诞生的整个过程都被神秘化,其本质仍然是对“圣子”(不管他被称作匝格瑞俄斯。狄俄涅索斯、利克尼特斯、利柏耳还是布里摩斯)诞生的过程进行模拟的一种仪式。
色雷斯与厄琉息斯色雷斯与厄琉息斯的联系要追溯到神话之中,我们知道俄耳甫斯在神话中就是一个色雷斯人。但是这里要讲的不是俄耳甫斯,而是欧摩尔波斯。传说中他是波塞冬之子,色雷斯的国王,和厄琉息斯联手与雅典开战,欧摩尔波斯与当时的厄琉息斯国王刻琉斯被认为是厄琉息斯秘仪最早的祭司。神话看上去也许是虚无缥缈的,但是欧摩尔波斯族人( Eumolpidae )却确确实实作为祭司活跃在厄琉息斯。在索福克勒斯的悲剧《俄狄浦斯王》中有如下片段:啊,到那里去,到海边去,那里有熊熊的火光,那些神圣的人在为凡人举行可怕的仪式,欧摩尔波斯族人把那金色的钥匙放在了凡人的嘴唇上。或许戏剧也并不是一个足够有力的证据。不过没关系,在伊索克拉底的《论希腊人团结起来抗击波斯》中也有一段:在举行入密教的仪式的时候,欧摩尔庇代(Eumolpidae的音译)和刻律刻斯也由于我们憎恨波斯人而警告其他的蛮子,就象警告X人犯一样,叫他们不得参加这神圣的仪式。在上面提到的《俄狄浦斯王》的片段的评注中,评注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仪式究竟为什么由欧摩尔波斯族人来主持?要知道他们可是外来人。”雅典人似乎并不乐于承认传说中的厄琉息斯秘仪的确立者之一,如今厄琉息斯祭司的祖先欧摩尔波斯是个色雷斯人。伊斯特罗斯在《无序之物(Things out of Order)》中提出欧摩尔波斯并不是色雷斯人而是厄琉息斯本地英雄特里普托勒摩斯的女儿得俄珀(Deiope)的儿子。阿刻西多罗斯(Akesidorus)则说创立厄琉息斯秘仪的是欧摩尔波斯家族的第五代子孙。(笔者注:以上内容引自《希腊宗教研究导论》,比较奇怪的是我查不到这里提到的伊斯特罗斯和阿刻西多罗斯是什么人。)《希腊宗教研究导论》中指出,欧摩尔波斯族人是色雷斯人,而雅典人并不喜欢色雷斯人,所以雅典人把这个令人不快的事实纳入到他们的“秩序”当中。为此,他们有两个选择,一是为他们寻找在本地的祖先,所以在上述的第一种说法里他们成了本地英雄特里普托勒摩斯的后裔;二是把他们的祖先推到遥远的体面的过去,“这是一种保险的做法,没有几个人清楚五代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希腊宗教研究导论》认为,色雷斯和厄琉息斯与雅典之间的战争是确实存在的,战争的结果如传说中所描述的那样是两败俱伤,“雅典最终在政治上取得了主导地位,而厄琉息斯由于接受了欧摩尔波斯带来的仪式,因此取得了宗教上的霸权。”不过笔者觉得这个推断并不十分可靠,从《希腊宗教研究导论》后文的内容看,简·艾伦·赫丽生似乎认为存在一条发源于埃及经克里特到萨莫色雷斯再到色雷斯再从色雷斯南下到厄琉息斯的秘仪传播路线,这种推论实在是缺乏确凿的证据,姑且置之弗论(多嘴一句,虽然这种推论并不十分可靠,但是笔者认为这比策勒尔《古希腊哲学史纲》里提出的“(禁欲、得救和转生等观念)源于印度(吠陀信仰)、经波斯(祆教)、再经色雷斯(狄奥尼索斯信仰),最终进入希腊本土”的观点要靠谱多了)。
厄琉息斯秘仪与终极关怀宇宙衍生为人类的生命、祭祀的渊源以及供奉神明的牺牲,秘仪给人们在生前与死后皆幸福以可能。由这些可进一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宙斯认可德墨忒尔对生死和作物的掌管权,因此,德墨忒尔在大地的权威使其在宇宙统治中占有一席之地(《荷马颂歌》“致德墨忒尔”461-462)。受矛盾化解的影响,权力的重新定位需要众神向人类表明一个态度:他们不只“使万事一笑而过”,神性存在渐渐宽爱凡人。第二,在人类宇宙的范围内,土壤的耕作与粮食的收获被置于更加无可置疑的地位。德墨忒尔的粮食馈赠与以下三者紧密结合:珀尔塞福浬和普路同的地下王国,即粮食的来源之处;人类居住的地面;以及供奉诸神的大地果实牺牲,对神而言,德墨忒尔的惠物是另一会消亡之物。此外,人类面对死亡时有了新的选择:无须听天由命或胆怯畏惧,参与德墨忒尔的秘仪便可获予福祉。
或许厄琉息斯秘仪对希腊宗教最为显著的贡献在于赋予哈得斯新的意义。在厄琉息斯,哈得斯作为死后存在的场所,人们终归的黄土,因其不再是奖善惩恶之处,因而不再昏暗和阴郁。相反,死后的存在也可以是幸福的。有趣的是,死后存在的观点不是被抽离孤立于自身的一个概念,而是和宇宙脉络或系统浑然一体的主题。
——《<荷马德墨忒尔颂歌>中的神话与宇宙论架构》

参考资料:《希腊宗教研究导论》《<荷马德墨忒尔颂歌>中的神话与宇宙论架构》维基百科

分割线————————————————————————————————————

下面是从百度百科弄的,我自己编辑过,上面的我就保持原样,尊重回答者的版权啦~

厄琉息斯(Ἐλευσίς),即埃勒夫希那(Ελεύσινα),位于雅典西北约30公里一个小镇,主产小麦、大麦。

传说中,掌管生命、农业和丰收的女神得墨忒尔的女儿珀耳塞福涅在西西里的恩纳(Enna)采花时,被冥王哈底斯在宙斯默许下掳为妻子,德墨忒尔从赫卡忒赫利俄斯处得知后放弃职责,流浪人间寻女,也是对天神肆意处置自己的女儿不满,丰饶大地停产,庄稼歉收,饥荒肆虐。她化身乞妪,厄琉息斯的国王克琉斯的四个女儿接待她,问自何方。她谎称是为海盗劫持的贵妇,趁看管不严逃脱,求做家务谋生,当时王后墨塔涅拉刚生幼子得摩丰需奶娘照看,她便被引入家中,承受失女之痛的她在得子之喜的王后面前黯然神伤,不饮不食不言不动,一旁老使女伊阿谟巴(Iambe)灵机一动,用一荤笑话逗笑她(因此在某个仪式中,女人将放肆使用不雅词语纪念她)女神便受此役,拒饮葡萄酒,唯求一杯大麦饮料及薄荷油。此为后来仪式上人们所饮食者。

女神喜这孩子,白日用神的食品(ambrosia)涂他身上,悉心照料;晚上置炉中以烧去凡人部分(阿基里斯?)王子茁壮成长,直到某天晚上此过程被王后墨塔涅拉撞见。她尖声惊叫,女神将婴儿夺出火焰摔在地上:

愚蠢凡人,令郎本可不死永生,如今他已难逃死厄!

姐姐们扑过去想抢救他,然而凡人何为!德墨忒尔现出本相,要求建祭坛神庙世代供奉她,教会另一个王子特里普托勒摩斯农耕秘密和仪式。此是厄琉息斯秘仪来历。献给得墨忒耳的《荷马体赞美诗》中,克琉斯(Celeus)是她最早祭司,最早掌握此教派仪式和秘密的人之一。狄奥克勒斯(Diocles)、欧摩尔波斯(Eumolpos)、特里普托勒摩斯(克琉斯之子)以及波吕克塞诺斯(Polyxeinus)也都是早期的祭司。

厄琉息斯某个崇拜德墨忒尔和珀耳塞福涅的秘密教派的年度入会仪式,被认为古代所有秘密崇拜中最重要的。这些密教和仪式处于严格保密中,全体信徒参加的入会仪式是信众与神直接沟通的一个重要渠道,能获神力佑护及来世的回报。后来这些神话和仪式也传入了古罗马~

密仪分大小:

小仪式一般在阿提卡历八月(Anthesterion,相当公历一二月份),但时间时有变动,不像大仪式严格。祭司首献一头猪于得墨忒耳,清洁自己,进行“myesis”以洁净入会候选人,以备几个月后参加大仪式。大仪更隆重,于阿提卡历三月(Boedromion,八九月份)开始持续九天。首先(3月14日)将圣物从厄琉息斯搬到雅典卫城的厄琉希尼翁神庙(Eleusinion)。

共有四种人参与:

祭司、女祭司及主祭司(hierophantes);

入会者,第一次参加仪式;

已经入会的人,他们有资格成为最后一类人;

那些获得“启示”(epopteia),即已知晓德墨忒尔最大秘密的人。

阿提卡历3月15日,主祭司们宣布仪式开始(prorrhesis)。3月16日庆典开始,参与者在雅典近郊的帕勒隆(Phaleron)的海中洁身。3月17日他们在厄琉希尼翁神庙牺牲一只小猪,他们3月19日从雅典公墓(Kerameikos)沿圣途步行,摇晃称为bakchoi树枝。在中途某地大嚷下流言语以纪念伊阿谟巴(Iambe,或称Baubo)老人(见前文)。他们还会大喊“Iakch' o Iakche!”,狄俄尼索斯的称号“伊阿科斯”(Iacchus)。也有观点认为他本身为珀耳塞弗涅或者得墨忒耳之子(是神明)。到厄琉息斯后绝食一日纪念德墨忒尔寻觅珀耳塞弗涅时不饮不食。绝食以痛饮大麦饮料,及薄荷油(kykeon)结束。20~21日所有入会者都进泰勒斯台里昂神庙(Telesterion)。此厅中有一“宫殿”(Anaktoron),只有主祭司能进的小型石质建筑,存放得墨忒尔圣迹。此为仪式中最神秘,参与者不得泄露密仪细节乃至不得提及此密仪,违者纳命。

有人认为祭司会将神圣夜晚秘密展露给参与者,包括火焰代表的死后生活,及一些圣物;另一些人认为以上太过苍白,无法解释此派长盛不衰,认为该经验应该是由内部变化发起,由“kykeon”所含致幻物质激起的超凡感受。(参见宗教性致幻理论一节)

此后是“Pannychis”:尽情彻夜舞蹈和欢宴。舞蹈在拉里安田野(Rharian Field)进行,据称是庄稼最早生长处。半夜或翌日凌晨宰一公牛作祭。22日入会者从特殊容器中倾祭酒祭奠亡者。3月23日结束,众人各回各家~

厄琉息斯秘仪许多内容从未有书面记录。“kiste”和“kalathos”分别是神圣柜子和篮子,但内容物唯入会者才知,现已失传,可能永难再为人所知了~

喜欢原文考据的可以看这个,是章鱼呀写的厄琉息斯教与狄俄尼索斯

这是真牛逼的资料,英文就算了,希腊文的好多,炒鸡牛叉~

冰 岛 白 熊
做了个很糙的小黑转圈圈. gi...

做了个很糙的小黑转圈圈. gif

深夜一时兴起产物,动起来的时候发现很僵硬,差点废掉。今天填了个色好像看起来害行,像什么八音盒的旋转小人((

做了个很糙的小黑转圈圈. gif

深夜一时兴起产物,动起来的时候发现很僵硬,差点废掉。今天填了个色好像看起来害行,像什么八音盒的旋转小人((

Ansuke_

啥时候的啊这 时间跨度有 画错有
填充一下tag(?

啥时候的啊这 时间跨度有 画错有
填充一下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