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鲁士

33521浏览    988参与
鱼鱼

瞎画,毫无考据狗,等我高三回来啃考据(泪洒地中海)

瞎画,毫无考据狗,等我高三回来啃考据(泪洒地中海)

极昼川
迟到的普诞。生日快乐!【因为课...

迟到的普诞。生日快乐!
【因为课程没来得及画,今天才放假。

迟到的普诞。生日快乐!
【因为课程没来得及画,今天才放假。

与一鸽鸽
生日快乐 迟了两天对不起普爷>...

生日快乐

迟了两天对不起普爷>人<

昨天刚刚知道普爷生日草草摸了一只(一直在补课实在没时间)


生日快乐

迟了两天对不起普爷>人<

昨天刚刚知道普爷生日草草摸了一只(一直在补课实在没时间)


Sanssouci

【欧陆风云4】圆圆的地球上,只有一个普鲁士~(终)

1769年的世界↓

[图片]
此时我们已经和奥受打过一仗了,割走了他的低地以及南德意志的大片领土,当然也包括维也纳

吞并了萨伏伊和教宗国之后,大半个意大利也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殖民地方面,南美洲已被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瓜分↓

[图片]
北美则主要是葡萄牙的地盘↓

[图片]
所以,要打英法葡西这种有广阔海外殖民地的国家,只全境他们本土的话大概就只能拿到50%的战争分数,要想割走100分的地,就只能把殖民地也全攻下来,而这也是最麻烦的 ╮(╯_╰)╭ 

也是因此,要征服这些国家,最有效的无疑是先砍了他们的殖民地,以后仗就会越打越轻松

于是我们现在就要大建海军啦~

而要想有...

1769年的世界↓


此时我们已经和奥受打过一仗了,割走了他的低地以及南德意志的大片领土,当然也包括维也纳

吞并了萨伏伊和教宗国之后,大半个意大利也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殖民地方面,南美洲已被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瓜分↓


北美则主要是葡萄牙的地盘↓


所以,要打英法葡西这种有广阔海外殖民地的国家,只全境他们本土的话大概就只能拿到50%的战争分数,要想割走100分的地,就只能把殖民地也全攻下来,而这也是最麻烦的 ╮(╯_╰)╭ 

也是因此,要征服这些国家,最有效的无疑是先砍了他们的殖民地,以后仗就会越打越轻松

于是我们现在就要大建海军啦~

而要想有一支大规模的海军,也很easy,就是往进砸钱就对了~

此时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充裕的国库,而且垄断了吕贝克、波罗的海、萨克森、君士坦丁堡、热那亚等等贸易节点,此外附庸国每个月也还要给我们上贡100多,所以就算8级要塞和军费全开每个月都还能有400+的财政结余,可以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了,所以完全负担得起庞大的舰队~

而另一方面,此时我们也已经完全控制了波罗的海、黑海和半个地中海,而且在北海也有广阔的海岸线,于是就可以满欧洲造船啦~

不得不说,在这几个国家里面,最难打的还是英国,因为英国的本土和欧陆完全不接壤,我们就算陆军再强,面对着不列颠孤岛一座也只能望洋兴叹。另一方面,英国和奥受结了盟,每次我们宣奥受英国就都会掺和,因此我们和英国之间就老是有停战协议( ̄^ ̄)

不过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也不打算先对英国动手。我们的首要目标是法国,征服法国会成为我们向不列颠和伊比利亚扩张的跳板

于是就在1770年,我们向法国宣战了

英法西奥照例互相宿敌,而葡萄牙的外交重心则完全都放在海外了 ( ̄▽ ̄)所以我们这次打法国,完全就是欺负人

不过对于法国,我们并没有先要殖民地,而是沿着他的北方海岸一路割地割到了布列塔尼,这样我们的领土就能跟英国只隔个狭窄的多佛海峡彼此相望了,其中皮卡第会成为我们日后登陆不列颠最理想的地点。同时,我们让法国放出了加斯科涅这个国家。加斯科涅正好在法西边界上,以后可以帮我们吃伊比利亚的地~

加斯科涅也很懂事,一被放出来后立马就对我们比绿心了,愿意成为我们的附庸~

于是在1776年,我们又宣了西班牙

不过打西班牙就没有像打法国那么轻松了,毕竟列强第二,还有那么大片的殖民地,而我们小弟的海军又不成气候,所以海外战场只能靠我们自己打

这场战争一直打了6年才结束,最后我们割走了西班牙在南美的所有殖民地。这一下子也让我们多了三个殖民地附庸:普鲁士属秘鲁、普鲁士属巴西和普鲁士属拉普拉塔,而这三个附庸会成为我们以后在美洲的重要战斗力

和奥受停战期到后,我们继续宣奥受,英国继续掺和,最后我们割走了英国在巴西一半的殖民地

紧接着和法国的停战期又到了,再次宣法国,这次割走了法国在南美的所有殖民地,以及他包括巴黎在内的一半领土

这让我们又多了一个新的殖民地附庸:普鲁士属哥伦比亚

然后和西班牙停战期到了,再宣,这次割了板鸭伊比利亚的本土,喂给了加斯科涅

时间就这样在战火中走到了1807年,此时的南美洲↓


欧陆本土↓

只有英国和葡萄牙还维持着最后的体面。此外,英国和奥地利这时候已经不是盟友了,但他还是本着和我们作对到底的宗旨,给了奥受保证独立

所以,在这一年,和英国停战期到后,我们就正式宣了他

但就算现在,英国的海军无疑也还是远比我们要强大的。此时英国一共有450多艘战舰,而我们只有大约250艘,因为我们造的主要是运输船╮(╯▽╰)╭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们压根就不打算和英国打海战!

普鲁士的陆军在后期战斗力真的是强到变态,打仗直接A上去基本上回回都能全歼对方,但要说海军的话,确实是比不上英国的~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短板去拼别人的强项呢( ̄▽ ̄)

而只要我们能把陆军送上不列颠本土,英国不就基本凉凉了吗

所以打英国是最好玩的,在英国那么大支舰队的眼皮子底下来个不列颠登陆不是很刺激嘛哈哈哈

我们的作战计划↓


战舰分两支,一支在英吉利海峡诱敌,另一支在多格滩,这样我们的舰队就在东西两面把英国的主力完全拖住了。与此同时,250多艘运输船直接载着24万人从多佛海峡登陆不列颠本土~从皮卡第登陆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半月,我们只能祈祷那120多艘战舰能多撑一会儿了

最后当然是成功登陆啦!在我们那唯一仅有的两星海军提督的指挥下,舰队成功拖住了不列颠的主力大约两个月,为我们的陆军争取到了宝贵的登陆时间~↓
这次我们一共损失了60多艘战舰,但和成功登陆相比,这都不算什么,毕竟舰队随时可以再造~

虽然登陆了,但也不用急着围要塞,毕竟我们也不清楚英国本土有多少军队。所以我们先占了沿岸的几个省份,然后在这些地方又快速招募了一支8万人的雇佣军。之后,我们的这32万人就可以进军不列颠了~

对英国的战争开始不久后,我们也宣了奥受。此时奥受和清竟然结了盟⊙.⊙本着能少一点麻烦是一点的原则,我们先让清断了和奥受的盟约,结果清答应了( ̄ー ̄ )

但西班牙又掺和了进来,板鸭为了膈应我们,也给了奥受保证独立

好吧,那就一起打(-_-)

我们主要负责不列颠和海外战场就好,欧陆这边完全可以交给附庸。当然了,像我们这样一直打仗的话,会给附庸国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毕竟养要塞和军队都很花钱。于是在后期我们就开启了无限给附庸打钱的模式,时时关注下小弟有没有贷款,有的话赶紧帮着还了,再隔上几年就给小弟都打几千金币过去,于是我们虽然四处宣战,但小弟对我们的好感度都还是很高的

这次我们完全吞并了奥地利

对英国的战争当然也毫无悬念,最后我们在不列颠岛和爱尔兰岛上各割了几块地,包括伦敦,还有英国在南美洲和非洲的殖民地

这之后我们的军队就可以常驻不列颠了,至此英国的门户算是完全向我们敞开了

然后我们又宣了葡萄牙,割走了他在北美洲的殖民地

其实到这里我们就已经完全可以当州长了,但统一了欧洲就又想当酋长,于是就继续玩了下去

不过后面确实就没什么意思了,就是满世界收附庸又满世界宣战的过程。由于我们后期实在太强大了,以致于竟然连个包围网都没有( ̄▽ ̄)完全想打哪就打哪,十分任性

不过真要当酋长确实还是很麻烦的,毕竟还有那么多国家,打起来总要费些功夫。而且后期吃地太快,就算已经塞给了附庸一大部分,过扩也还是根本控制不了,导致叛军一波又一波地爆,真的让人心累

另外就是附庸的独立倾向。由于一直在打仗,而我们又经常给小弟打钱,所以附庸都养了很多军队。而小弟的军队一多,独立倾向也就随之会变高。所以为了压附庸的独立倾向,我们的军队就只能更多。但这些军队很多都被闲置了,就只是时不时地拉出去平个叛,于是玩到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哪里被我扔的有军队,被自己蠢哭(ಥ_ಥ)

游戏常规结束时间是1821年,但为了当酋长,就又往后玩了100多年。最后,在1947年时,成功征服了全世界↓


是的,我是故意选在了这个时间结束

1947,这是个充满恶意的年份

圆圆的地球上,从此再也没有普鲁士

圆圆的地球上,只有一个普鲁士。 


END.

尼德霍格
咕咕怪交作业了 普爷今天也帅的...

咕咕怪交作业了

普爷今天也帅的和小鸟一样!

咕咕怪交作业了

普爷今天也帅的和小鸟一样!

尼德霍格
迟到的普诞(绝对不是我咕咕咕了...

迟到的普诞(绝对不是我咕咕咕了)

大家凑活看

来自本家的普洪

迟到的普诞(绝对不是我咕咕咕了)

大家凑活看

来自本家的普洪

🇷🇺❤️🇩🇪
Alles gute zum...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mr. p.

【迟到的普诞:D】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mr. p.

【迟到的普诞:D】

柏林墙拆迁队

作别荣光

*这是一篇作者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

*没太考据,主要是为了普爷的生日写的

*如有历史错误欢迎大神指正,万分感谢

*私设洪姐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名字是伊什特万,因为是很有名的匈牙利国王的名字


    那大概是最早的记忆开始之时,那时基尔伯特还不叫普鲁士,他的诞生是模糊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那是在罗马教廷开出的空头支票再也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兴趣之前,那是在对土地和财富的实际渴望越来越强之前,那是在普鲁士成为他的名字之前。

   他在传播主的威光的圣歌中...

*这是一篇作者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

*没太考据,主要是为了普爷的生日写的

*如有历史错误欢迎大神指正,万分感谢

*私设洪姐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名字是伊什特万,因为是很有名的匈牙利国王的名字




    那大概是最早的记忆开始之时,那时基尔伯特还不叫普鲁士,他的诞生是模糊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那是在罗马教廷开出的空头支票再也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兴趣之前,那是在对土地和财富的实际渴望越来越强之前,那是在普鲁士成为他的名字之前。

   他在传播主的威光的圣歌中诞生,虽说他可能真的于那时才刚刚来到这世界上,但许多穆斯林赌咒说,很久以前就见过这个“惨白”的异教徒在黑十字的军团中游荡。

   他的诞生悄无声息,他的存在虚无缥缈。没人说的准他什么时候融入了全是德意志人的东征队伍。许多人,甚至骑士团本身,对这个银发红眼的男孩的认识都始于他被巴塞赫姆抱上马的那一刻。

      那时人们对他的存在没什么印象。不过意识体本人没太在意,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一无所知的被上帝抛到世上,最开始的视线中便充斥着牛角盔和红十字的披风,然后是那个将他抱上马的男人。

   “他就是骑士团”

    巴塞赫姆对他的兄弟低语

   “我以为那只是传说”

  “哦,再也不是了。这是神赐的礼物,他一定就是了。”

    巴塞赫姆转头看向他,揉乱他本就不怎么平顺的银发   “祝福我们吧!吾主的利剑!荣耀尽在彼岸,我的条/顿”

    生来就手握长剑的条/顿在十字军东征的浪潮中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在肉体越发强健的同时,男孩也越发吵闹了起来。

     “本大爷决定了,本大爷的名字就叫基尔伯特”自称本大爷的条/顿向笑作一团的骑士们大声嚷嚷。挥动他带来上帝神恩的剑。

       “听起来不错,条/顿。基尔伯特才像一个人类的名字”   大团长重重的拍了下他的后背,但他们仍然叫他条/顿,无论基尔伯特怎么强调,他们仍条顿、条顿的叫的高兴。

       当基尔伯特向他年长些的骑士团兄弟医/院/骑/士/团抱怨时,后者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他。

    “没什么奇怪的,我们又不是人类。我们甚至连国家也算不上。我们只不过是剑,是教皇组建的向异教徒宣扬上帝荣光的剑”

    “骑士们誓死捍卫主的教义,渴望荣耀,我们只是受这一精神灌注的躯壳。人民拥有我们,绝非相反的。我们的面貌,性情甚至灵魂都是组成我们的人类的精神世界的映射,而那又是最虚幻最不可靠的东西”

    “有谁会关心一个连灵魂都会轻易改变的东西的名字呢?”

    基尔伯特瞪大眼睛看着兄弟,然后然后大笑起来“太复杂的事情本大爷才不想搞懂!kesese!本大爷现在只想随心所欲的过下去,明天的事明天再去考虑!”

     医/院/骑/士/团无奈的将他对抵抗基尔伯特的笑声毫无用处的手从耳朵上拿下

   “也许你会是我们中活的最长的那个呢,条/顿”

   “...本大爷的名字是基尔伯特”

      但在那个时候,尤其是十三世纪初,多数人都会对医/院/骑/士/团的话嗤之以鼻。除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胜利以外,接下来的战争都以失败告终。各骑士团之间也不太平,圣/殿与医/院的对立,确实带给基尔伯特好处,胜利也多了起来,但随后进入埃及,基尔伯特越发力不从心。

    这个相继被希腊和罗马征服的国家意外的顽强,在曼苏拉的战争使骄傲自大的日耳曼人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

   “可恶!本大爷才不会输!没错!一定是一时大意的缘故!一定是萨尔扎的误判!一定是!”

      基尔伯特那段时间一直在阿卡的居所向西南大声喊着类似的话,搅得本就战败被俘的萨尔扎不得安宁。

     “中东不是久留之地,这里不可能是条/顿的终点,继续在中东与西欧的傻瓜们混战不如到东欧的蛮族后裔那赚取财富”

      萨尔扎仿佛要践行早年医/院的预言一样,野心勃勃地将视线转向东欧。基尔伯特不太明白大团长的用意,但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对拥有土地的安稳生活的渴望。他深知萨尔扎的野心根源于那种渴望。

       也许医/院说的没错。他们的存在虚无缥缈,不过是在异国他乡陷入无尽战争的人们的精神寄托。所以他们才会被称为骑士团而不是国家。国家需要土地财富与民族意识作为支撑,而基尔伯特三者皆无。他因战争而生,依靠战争而活,他并不想因战争而死。

       他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抱着这样隐秘的野心,基尔伯特静待历史向他抛出的机遇,事实证明,他作为一个赌徒在世界的牌桌上运气绝佳。在他的视线刚刚转移到东欧,还没有仔细地审视潘诺尼亚平原时,马扎尔人的国王就向他发出了引狼入室的邀请。

      赶走库曼雷人毫不费力,基尔伯特欣慰的将布尔森收入囊中,丝毫不知掩盖野心,他在匈/牙/利的门口修建城池。但君王的傻气和仁慈一样有偿。安德烈二世也许无知,但他还没有傻到别人在家门口修墙是什么意思。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小子最近太嚣张了!总是无视我的警告,别在布尔森建你那无聊的房子了!”马扎尔人的国家意识体不时过来找麻烦。

   “那是本大爷的封地!伊什特万!本大爷建一座巴别塔你都管不着!”基尔伯特嚣张的双手叉腰,脸上是欠揍至极的笑。

     这话虽然有点嘲笑异教徒的嫌疑,但伊什特万故意忽略。

   “那是我的领土”她耐下心来跟基尔伯特讲道理。

  “本大爷帮你赶走了库曼雷人”基尔伯特一副“别太感谢本大爷”的表情。

    根本无法沟通。抱着这样想法的伊什特万转身走人。

    对于伊什特万的警告基尔伯特没太在意,但这并非朋友吵架那么简单,这是条/顿/骑/士/团与匈/牙/利之间的领土纷争。

     他们的矛盾终于激化,以超乎基尔伯特预料的代价。

    “滚回你的阿卡去!条/顿!你不属于东欧!”

       曾经的朋友用剑指着他,在基尔伯特的根系深扎于土之前就将他驱逐。当他直视伊什特万的眼睛时,他只看到匈/牙/利。他一直都是匈/牙/利,从来都是。

       被赶出东欧并没有打击萨尔扎的信心,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大团长铁了心要在欧洲站稳脚跟,脱离中东这个既费钱又费力的泥潭。坚定的与故国神圣罗马站在一起的萨尔扎又得到了另一位傻瓜国王双手奉上的机会。

      在离开东欧的同年,基尔伯特向他的故乡北行。普鲁士,那不过是个居住在魏克赛尔河两岸的蛮族的名字,起码在1225年他东向殖民时是。

      有了在匈牙利时的教训,萨尔扎在征服前就取得了神圣罗马皇帝和波兰国王的同意:被征服的土地将是条/顿/骑/士/团的财产。尽管波兰的的承诺不尽人意,但几年后教皇的保证填补了这一不足。

  “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就只剩征服了,条/顿”萨尔扎对越长越高已是少年的基尔伯特命令道。

     他的声音中隐藏着狂喜,但基尔伯特却感受到一丝冰冷。征服,将那些异教徒变为主的顺民,那就叫征服。基尔伯特想起他诞生的原因,和在幼年时就萦绕于耳的杀死异教徒的口号。

    在他开疆拓土,以血与火充实国土的五十年中,他想了很多。骑士团成员不时看见那个整天嘻嘻哈哈的意识体反常的低头沉思,手中握着黑十字。

    基尔伯特会不时陷入回忆,尽管他还很年轻——对国家意识体而言——回忆他与穆斯林的战争,回忆他与伊什特万的冲突。回忆使他认清了许多他从未认真思考事情,像是医/院/骑/士/团说过的话的含义,像是作为朋友的伊什特万赶走他的原因,像是他内心深处野心的根源。

    在考虑清楚这些之后,基尔伯特才发现,他截止目前为止的人生全都涂满了鲜血,一路走来尽是无尽的坟场。大大小小的战争堆叠起他的历史,无论胜负都会流血,都会牺牲。

    基尔伯特并没有为之迷茫,即使他意识到自己讨厌战争,但他知道眼下战争才是他续命的良药。反对战争,必须有止战的实力,否则连维持和平的能力都没有,他还没有那么狂妄自大,也不会甘于就这样被历史碾碎。

   他毫不犹豫的镇压了蒙特的起义,终于在半个世纪后完全征服了普鲁士,将教廷的权力延伸到异神统治的土地上,建立共和国,定都柯尼斯堡。

  “你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黑袍少年君主的威严注视他,基尔伯特发现他早已没了被叫名字的快乐。

    他早该注意到的,巴塞赫姆当初说的话。这位团长当时就该对他说清楚,浪费了他一百年的时光。

    「基尔伯特,那才像个人类的名字」

     但也只是「像」罢了。

     回过神来的基尔伯特笑了起来,引得神圣罗马皱眉。

  “叫我条/顿就好,条/顿/骑/士/团/国。”

草乙LM

末班车的普诞♪

尽力了,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普爷真好,我画不出。

末班车的普诞♪

尽力了,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普爷真好,我画不出。

数学公式法

Happy birthday 。

我赶上了(???)

Happy birthday 。

我赶上了(???)

Sanssouci

【欧陆风云4】圆圆的地球上,只有一个普鲁士~③

1591年的世界↓

[图片]

此时波兰已经被我们完全肢解了,放出的马佐维亚和加里西亚-沃里尼亚都是我们的附庸,我们也就此把势力范围从波罗的海一直向南延伸到了黑海

北边,英格兰统一英伦三岛后变身大不列颠,并把触手伸向了斯堪的纳维亚,几乎吞并了整个挪威。而丹麦被我们割走日德兰半岛后更是一蹶不振,瑞典此时独立倾向100%,丹麦这次怎么看都药丸

南边,奥地利前面拉着我们和法国打了一仗,成功吞掉了威尼斯和瓦拉几亚,现在又对巴尔干虎视眈眈,和奥斯曼之间的局势看似一触即发

不过奥受和奥爹并没有真的就此打起来,先和奥斯曼动起手来的反而是俄罗斯

在我们的“努力”下,俄罗斯一直没有机会吃立陶宛的地,估...

1591年的世界↓


此时波兰已经被我们完全肢解了,放出的马佐维亚和加里西亚-沃里尼亚都是我们的附庸,我们也就此把势力范围从波罗的海一直向南延伸到了黑海

北边,英格兰统一英伦三岛后变身大不列颠,并把触手伸向了斯堪的纳维亚,几乎吞并了整个挪威。而丹麦被我们割走日德兰半岛后更是一蹶不振,瑞典此时独立倾向100%,丹麦这次怎么看都药丸

南边,奥地利前面拉着我们和法国打了一仗,成功吞掉了威尼斯和瓦拉几亚,现在又对巴尔干虎视眈眈,和奥斯曼之间的局势看似一触即发

不过奥受和奥爹并没有真的就此打起来,先和奥斯曼动起手来的反而是俄罗斯

在我们的“努力”下,俄罗斯一直没有机会吃立陶宛的地,估计自己也是很郁闷,就只好往西伯利亚和中亚那边扩张,后来又打起了克里米亚的主意

但克里米亚是有很硬的后台的,那当然就是奥爹了

于是俄罗斯就以“圣战”为由,宣了奥斯曼

俄罗斯召唤我们参战,我们当然答应

奥斯曼固然强大,但在普鲁士和俄罗斯的联军面前,即使是第一列强的奥斯曼也不得不乖乖认怂(曾经第一强的大明这时候已经裂了ε(┬┬_┬┬)3)

我们带着6个小弟直接A上去就全境了巴尔干,然后一路打到君士坦丁堡,奥斯曼一丢君堡和巴尔干,战争热情立马低了一大截。东边俄罗斯很快也全境了克里米亚,直逼奥斯曼的安纳托利亚本土

奥斯曼见势头不妙,直接和我们玩起了换家,竟然跑到了波兰去围我们的城。这个操作看得我们也是很迷,放着那么大个柏林你不去打,居然跑去围我们在波兰的地,奥斯曼你还真是个老实人 ( ̄ェ ̄;)

这场战争最后当然是俄罗斯赢了,而从这场战争里,我们也发现奥斯曼早已没有我们曾经想的那么强大了。于是等停战期一过,我们就开始了对奥斯曼的征服

虽然我们和奥斯曼的领土并不接壤,没有办法去伪造宣称,但我们的小弟马佐维亚就很懂我们,都不用给任何指示,就已经在和奥斯曼接壤的省份上全造了宣称(这个小弟真的是太有灵性了哈哈哈~)于是我们之后直接用小弟的宣称去打奥斯曼就好

当然了,在正式宣奥斯曼之前,还有一个常规操作,那就是收附庸

经过一番考察,我们发现了医院骑士团这个合适的目标。此时的爱琴海上只剩了罗德岛没有落入奥斯曼之手,而医院骑士团就据守在这座孤岛上,和奥斯曼做最后的抗争。同为基督教国家,我们当然要拉骑士团兄弟一把

但医院骑士团却因为边界距离太远拒绝了我们外交附庸的提议o(╯□╰)o

好吧,但由于隔得确实太远,我们对医院骑士团也没有宣战借口。不过没关系,因为医院骑士团还有个德意志盟友美因茨(¬_¬) 

于是我们就宣了美因茨,成功拉医院骑士团下水,把后者打成了附庸

万事俱备,在1636年,我们拉着奥受和俄罗斯对奥斯曼宣战

这场战争打了3年就结束了,结果自然毫无悬念。我们最后沿着黑海一路割地割到了奥斯曼的安纳托利亚本土,当然也割走了君堡,同时又拿了他在希腊的几块地,喂给了医院骑士团。

这一下算是把奥斯曼彻底打残了

现在我们的领土已经触及到了黑海,而波兰的地也早已所剩无几了,马佐维亚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于是我们就开始了把他外交合并掉。之后我们又外交附庸了塞浦路斯,这样就可以在之后把奥斯曼在东欧的地喂给医院骑士团,把近东喂给塞浦路斯

当然了,奥地利觊觎奥斯曼的巴尔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我们同样不希望这些地落入奥受手中。于是,和之前对俄罗斯一样,我们又开始了等停战期一过,就不停地拉着奥地利打奥斯曼的模式( ̄▽ ̄") 

1640年时,我们的总发展度已经达到了1000,已经可以把政府等级提升为帝国了~但神罗国家由于上面还有个皇帝,所以等级最大只能为王国,这就让我们的君主很不爽( ̄^ ̄) 于是在这年,我们就脱离了神罗,然后自立帝国✧(๑•̀ㅂ•́)و✧当然了,这会让现在的皇帝巴登不高兴,不过皇帝要不高兴那就不高兴叭哈哈

打完奥斯曼后,我们又把目光投向了北方。此时瑞典不仅已经成功独立,而且还吞掉了丹麦在斯堪的纳维亚的所有地。不过在英国和俄罗斯面前,这个瑞典还是依然不堪一击的。为了防止瑞典落入英国或俄罗斯手中,我们决定先发制人,于是就在1650年时,我们又拉上英国和俄罗斯对瑞典宣战了

早在半个多世纪前,我们就已经和英国结了盟,毕竟我们和俄罗斯那友谊的小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翻掉,所以还是得多做点打算。结盟之后我们拉着英国打过一次丹麦,而这次又拉着他打瑞典,同样是为了防止他单独吃瑞典的地。

和瑞典停战期到后,我们又再次宣了瑞典,这次把他收成了附庸

在附庸了瑞典之后,1685年时,我们也终于要和我们的老朋友俄罗斯翻脸了

由于觊觎领土等原因,此时我们和俄罗斯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差了,他们对我们的好感度只有33,而我们对他们也只有98

于是我们直接把俄罗斯设成了宿敌。俄罗斯反应也很迅速,立马就撕毁了和我们的盟约,同时终止王室联姻,取消军事通行

5年后,等停战期一过,我们就以收复瑞典的核心领土为由,对俄罗斯宣战了

毕竟俄罗斯之前吞了瑞典那么多地,我们当然是要继续为小弟主持公道的(¬_¬)

不过奥受和英国都因为距离遥远而不愿意参战。但没有关系,我们还有8个附庸,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征俄绰绰有余

这场战争只打了3年就结束了,我们割走了俄罗斯在诺夫哥罗德的大片领土,当然,一同割走的还有圣彼得堡,都被我们直接喂给了瑞典

但我们也不想把瑞典喂得太大,于是我们又外交附庸了特维尔来帮我们吃地

现在附庸有点多了,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把加里西亚-沃里尼亚外交合并掉

等过了停战期,我们再次对俄罗斯宣战,又继续割了一大片地,顺便还割走了莫斯科

两次征俄过后,俄罗斯差不多已经被我们给打残了。由于丢了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这些核心领土,国内开始疯狂爆叛军,另一方面,满洲看俄罗斯被我们打得元气大伤,也不安分了,于是就背刺了俄罗斯

到1720年时,我们差不多已经完全吞并了奥斯曼,而俄罗斯也被我们打得再难翻身

这时候我们已经稳稳成为了第一列强↓


于是接下来,我们就该和最初的老朋友奥地利翻脸了。

1722年时的德意志↓

此时神罗已经被我们取缔了,巴登也被我们打成了附庸。除了我们和我们的附庸外,整个德意志就只剩奥地利一个国家了


于是就又该上演兄弟阋墙的戏码了

但和奥地利翻脸,无论从各方面来说,都真的是十分地不厚道。从1444年到现在,我们和奥地利已经当了300年的盟友,对方对我们的信任一直都是100%。之前奥地利一直想要奥斯曼在巴尔干的地,但那些地被我们吞了之后,奥地利就放弃了对那些领土的野心。显然,奥地利也并不想因为觊觎领土而破坏我们双方的关系,在这点上,奥受和俄罗斯的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

虽然已经决定了要和奥受翻脸,但要直接撕毁盟约的话,果然还是下不去手( T﹏T )所以我们决定换个委婉的方式

于是就在1738年,我们宣了奥受的盟友教宗国

奥受当然站到了被宣战的那一方,曾经的盟友终于兵戈相向,我们的盟约就这样自动断掉了

正所谓,所有的牢固同盟最后都会不攻自破。

最后我们割走了奥受在低地的领土,至此,我们的关系就算彻底破裂了

当然,在这场战争里,还发生了另一件更大的事情,那就是我们联统了俄罗斯!!!

俄罗斯之前被我们打残后,国内就各种闹叛军,接着又被满洲背刺,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层出不穷。而糟糕的是,俄罗斯的女沙皇又一直没有继承人,终于在1741年,这位女沙皇去世了,然后我们莫名其妙就突然联统了俄罗斯~↓

估计是俄罗斯的贵族们在女沙皇去世后,在一起一合计,说现在国内内忧外患,而过几年普鲁士肯定又要打过来的,倒不如我们现在就趁机和他们建立联合统治得了,还能求个稳定。反正都是一个王室,他们现在的皇帝和我们的前位女沙皇还是表姐弟的,不亏

上面当然是开玩笑的,按照游戏的逻辑,其实俄罗斯的君主死后,应该会在我们和奥地利之间爆发王位继承战争的。但此时由于我们和奥地利已经处于战争中了,所以我想才会没有触发继承战争的事件,而是变成了和平联统

这真的是靠运气ε=(´ο`*)))

此时我们的版图↓


 出乎意料的是,俄罗斯被我们联统后竟然一直很乖,独立倾向从始至终都是0。毕竟先前反目成仇过,而我们手里还攥着人家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本来还担心会造反,结果发现是我们多虑了~

于是我们也赶紧扔个外交官到俄罗斯去改善关系,再送一笔1000金币的礼物表示下。过了半年,俄罗斯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结束了国内的动乱,还获得了2稳定。

至此,北方、东方和南方就都已经处于了我们的完全控制之下。接下来,我们就要往西欧扩张了。

虽然我们之前和英国结了盟,但英国同样也是奥地利的盟友,如果我们宣奥受,英国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但此时的我们也已然强大到不需要任何盟友了,凭我们和附庸的实力,已经足以对抗任何国家。 

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和奥地利、大不列颠、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这些传统欧陆强国正面交锋了。


Gotu

【普罗马 ABO】春日神明(1)

架空ABO,尤莉亚X查瑞拉BO,基尔伯特X罗维诺AO。

简介:尤莉亚的哥哥基尔伯特即将迎娶永夏之岛拜亚的君主,据说拥有预言能力的“西比尔”。于是尤莉亚陪同她的哥哥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异国小岛,在此她遇见了一位美得摄人心魄的Omega少女查瑞拉。尤莉亚很想爱她,但她同时也害怕自己不足以在权力的争斗中保护查瑞拉,因为她只是一个Beta。在日神眷顾的夏日岛屿上,爱情与阴谋与少女的秘密如同鲜花一般相继盛放。

注意:本文主要配对为尤莉亚X查瑞拉,基尔和罗维的故事会有姊妹篇来讲述。本章及第二章主要表现的是基尔伯特、尤莉亚、莫妮卡三人之间的亲情,查瑞拉会在第二章末尾登场,罗维诺则预计在比较后的章节才会真正出...

架空ABO,尤莉亚X查瑞拉BO,基尔伯特X罗维诺AO。

简介:尤莉亚的哥哥基尔伯特即将迎娶永夏之岛拜亚的君主,据说拥有预言能力的“西比尔”。于是尤莉亚陪同她的哥哥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异国小岛,在此她遇见了一位美得摄人心魄的Omega少女查瑞拉。尤莉亚很想爱她,但她同时也害怕自己不足以在权力的争斗中保护查瑞拉,因为她只是一个Beta。在日神眷顾的夏日岛屿上,爱情与阴谋与少女的秘密如同鲜花一般相继盛放。

注意:本文主要配对为尤莉亚X查瑞拉,基尔和罗维的故事会有姊妹篇来讲述。本章及第二章主要表现的是基尔伯特、尤莉亚、莫妮卡三人之间的亲情,查瑞拉会在第二章末尾登场,罗维诺则预计在比较后的章节才会真正出场。



       即使从小熟读祖辈们的传奇故事,尤莉亚最崇拜的人依旧是她的大哥,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13岁就在丧父之痛的阴影下承袭了爵位,那时尤莉亚8岁,至亲死亡的突袭让她懵懂惊愕,她还没来得及充分理解命运遭遇的变数,就被不熟识的亲戚厉声催促着套上漆黑沉重的礼服,赶往一场场仪式。先是父亲的葬礼,紧接着就举行了基尔伯特的继承仪式。

       时值冬日,阴云连日不散。在烛光昏暗的教堂里,神情冰冷的神父领读着冗长的祷词,快速的诵读和压抑的气氛给尤莉亚的肺部造成了巨大的负担,让她的吐息变得极其困难。尤莉亚只有5岁的小妹妹莫妮卡一直乖巧地紧跟在她身边,只有尤莉亚知道,莫妮卡拽住自己衣角的小手是多么的冰凉。她只好牢牢握紧莫妮卡,希望能给妹妹传递一些力量。

       仪式的最后,基尔伯特即将接过代代相传的神剑,那是传说中由天神打造的兵器,是贝什米特家权威的象征。此时众人目光中的怜悯、嫉妒与轻蔑不加丝毫掩饰,连年幼的尤莉亚都足以解读,而她大哥正处于恶意交汇的中心。突然间,从角落中爆发出了质疑:“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会分化成什么样!一艘大船怎能让一个不及马背高的孩子来掌舵?”

       尤莉亚很想高声为大哥辩护,她的大哥当然会是一个Alpha,而且会是最优秀的Alpha。在尤莉亚按捺不住之前,基尔伯特开口了:“无论我未来是什么样子,我都会誓死捍卫家族的荣誉。就让寄托于神剑之上的诸位先祖见证!如果我哪天丧失了举起这把神剑的资格,你们大可以从我尸体的手中将它夺走。”

       他的语气镇定,透露出了与年龄不相符的威严,竟奇妙地平息了不怀好意的交谈。在一片肃穆中,基尔伯特从伤痕累累的剑鞘中拔出了神剑——神剑承认了他,在主教的祝福声中剑体通身燃起了圣洁的蓝色火焰,照亮了基尔伯特坚毅的脸庞,清晰地映在尤莉亚眼里。

       尤莉亚的直觉没有出错,基尔伯特成功分化成了一个Alpha。如果基尔伯特曾有过除了尤莉亚和莫妮卡的支持者,他们会发现成长后的基尔伯特比他们所能要求的还要出色百倍。只用了两年,他就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被称作将军摇篮的军事学校毕业,并受封为骑士。

       之后,基尔伯特的经历从都城选侯的圆形议事大厅向德茨联盟四方的每一个角落传播:仅凭一支五十人的卫队守卫了远东的边境,抵御了来自冰原蛮族的突袭;作为急先锋孤军直入,平定北方山地的维森公国叛乱;远征萨查沙漠,与巨蜥骑兵鏖战超过三个月,为贸易通路的谈判争取了宝贵的机会。在他被破格晋升为护教骑士团团长之后,已经无人再质疑他承继的资格,取而代之的是纷至沓来的恭维。基尔伯特离最标准的勇士歌谣只差拯救与爱上一个公主了。

       基尔伯特是Alpha的典范,勇气与智慧兼备。尤莉亚下定决心,要成为像大哥那样优秀的人,把自己的全部奉献给所爱的人与国家。

       就算她只是一个Beta。


 

       通常在远行中,基尔伯特会想尽办法给妹妹们寄回一些礼物,作为他常年离家的弥补。有时候是在清扫战场时从冻土里捡拾到的一小片古化石,有时候是从偶遇的流浪商贩手中讨价还价而得的怪鸟尾羽,在阳光下会显露出复杂的纹路。自从分化为Alpha后就格外稳重自持的莫妮卡,在看到来自哥哥的信鸢后脸上也会显露出难得一见的雀跃神情。莫妮卡和尤莉亚会把哥哥的礼物小心的放进玻璃罐子里,再将它摆在书房高大的书架上,与家族多年的珍藏一起成为永远的纪念。

       等到基尔伯特自远方归来,他们兄妹三人会像小时候一样,坐在书房厚实软和的地毯上,听基尔伯特眉飞色舞地分享他的奇异见闻。依偎在她身边的妹妹,哥哥的热血故事,都让尤莉亚感到无比温暖。这样的时光是她十九年人生中最幸福的记忆。

       但这一次基尔伯特寄回来的东西非同寻常。

       三封基尔伯特的亲笔手书。第一封是写给联盟选侯会议的正式告知书,声明放弃自己的选侯身份、侯爵头衔以及领主权,声明退教,声明已向异教岛国拜亚的君主兼最高祭司罗维诺瓦尔加斯求婚并取得同意。

       第二封是写给婚约对象布兰登选侯家Omega千金的退婚信。信中表明虽然他们只见过两面,没有任何私下的交往(他特别指出这一点),基尔伯特依然愿意承担对小姐名誉损害的补偿,并且希望认她作义妹,承诺终身的友谊。整封信措辞诚恳,态度坚决。

       第三封是写给尤莉亚和莫妮卡的短笺,笔迹龙飞凤舞,足以窥见执笔人内心的激动。

尤莉亚、莫妮卡:

我已找到一生的挚爱,一定要给他幸福。

我亲爱的妹妹,请为我转交信件给会议与布兰登家,盖上贝什米特的正式权印,它放在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

请你们帮助我。

       尤莉亚和莫妮卡对视一眼,心中都明白对方所想:她们的大哥根本不用开口请求,血缘与信任是贝什米特家人间最坚韧的纽带。无论他做什么决定,她们都会尽全力支持他。

 


       随着基尔伯特要与异教国君联姻的消息四散传开,麻烦接踵而至。

       拜亚是一个神秘的、与世隔绝的国度,书面资料对其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且全部来源于传说。绝大多数德茨公民此前从未听说过夏岛拜亚,听说过的人也以为它并非真实存在。基尔伯特的出使是德茨联盟与拜亚的第一次官方接触,然后这位使者就宣称放弃所拥有的一切,要与拜亚的君主,据说拥有预言能力的异教徒结婚,而这在德茨国教里毫无疑问属于魔鬼的行径。虽然联盟作为一个世俗国家,不算特别因循守旧,但基尔伯特的举动是前所未有的,其面临的阻碍可想而知。

       最先作出反应的是联盟选侯会议的秘书团,他们以王上的名义发出敕令,措辞严厉地宣布要对基尔伯特的婚姻问题临时召开选侯会议听证会。贝什米特家的世交,首席书记官罗德里赫本人更是亲自来到贝什米特府邸,刚跨进门廊就劈头盖脸地抛下一堆抱怨:“大笨蛋先生,大笨蛋小姐!你们都不知道基尔伯特的异想天开会给我们惹来多大的麻烦!想一想即将到来的外交争端、继承问题,想一想能烦死人的主教,基尔伯特甚至可能上军事法庭!他以为自己是什么罗曼故事的主角吗?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哥哥才不是不负责任的人,他是堂堂正正的骑士,更是杰出的策略家!他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处理。”但很快尤莉亚就发现,辩论会激起罗德里赫更强烈的说教欲望。闭嘴不做回应才是最好的回应。她一边迎着狂风暴雨,一边努力放空自己的脑袋,思绪却总忍不住滑向一个可笑的念头:罗德里赫已经够烦人了,连他都觉得烦人的主教会是什么样子?

       基尔伯特未婚妻的母家也没有善罢甘休,虽然小姐本人出乎意料地写来了一封密信,信中感谢了基尔伯特的勇敢,“启迪我去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追求我真正的爱。”但是她的父兄们显然认为堂堂侯爵千金被未婚夫直接退婚是对布兰登选侯家实打实的羞辱,纠合一众党羽掀起了一场道德骂战。满载威胁与恐吓语句的信件如雪花般飞来,淹没了莫妮卡的书桌。小姐的哥哥之一甚至在公众面前宣读了给基尔伯特的战书,要求与他进行荣誉决斗,还把白手套摔在了莫妮卡身上。幸亏莫妮卡及时拦住了尤莉亚,不然这位少爷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向任何人要求决斗了。莫妮卡非常冷静,“无意地”提及了她大哥在军事学校的全胜战绩与战斗经验。对方作为百年侯府的后裔展现了敏锐灵活的头脑,当即宣称有被逐出教会风险的基尔伯特没有资格和高贵的自己进行荣誉决斗,引来围观市民的一阵嘘声。借助中间人,布兰登府秘密发来了对赔偿金事宜的谈判请求,但是很快他们的精力就全部转移到了女儿与侍卫私奔的突发事件上。

       更可怕的是,关于骑士团长被异教女妖迷惑的流言四起。敌对势力甚至公然指控基尔伯特有叛国的可能,要求剥夺贝什米特家族的权力和财产。

       那段时间可忙坏了莫妮卡,基尔伯特不在,她就是贝什米特家的掌权人和代表。虽然已经守家多年,直面这种阵仗对她依旧是全新的挑战。尤莉亚心疼地看着莫妮卡白天紧张地应付教会的神父、各个君侯府邸的信使和传话人以及一大堆不知从哪个角落像蘑菇一样冒出来的远房亲戚,每一个都和罗德里赫一样难缠;夜晚则俯首灯下,模仿基尔伯特的口吻奋笔疾书,尽量有技巧地回应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质询和为数不多的关切,虽然莫妮卡自己也还一头雾水呢。

       尤莉亚也没有干坐着,她一头扎进典籍堆里,为她大哥惊世骇俗的行动寻找理据与法律的支持。虽然尤莉亚没有在选侯会议上发言的资格,但她也不想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因为爱,她想,哥哥肯定也度过了不少不眠之夜,他归来的时间足足比正常所需快了半个月!

 


       基尔伯特预计到达的日子就是今天。清晨,尤莉亚惊恐地发现,门前已聚集了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基尔伯特真正的敌人肯定都还没来呢,可这也足够麻烦了!她心中的忧虑又被这幅景象加剧了,可她此时能做的只是把目光投向远方的天际。

       不知等待了多久,在冬日罕见的明亮日光照耀下,一位身骑白马的骑士傲然御于飞扬的尘土之上,径直冲来。那群乌合之众见状一拥而上,围住了他。自诩为卫道士的落魄文臣的激烈指责声,竞争对手的虚伪的哂笑声,投机分子的恭喜讨好声,更多的是纯粹看热闹的市民对八卦的交谈声,统统混在一起成了一片惹人厌的嗡嗡震响。甚至有前来取材的宫廷小丑蹦跳着想引起基尔伯特的注意,怪叫着问出一些普通人难以启齿的问题。

       等没从基尔伯特身上讨着半点好处的众人咕哝着散去,已是日薄西山时。尤莉亚终于见到了她的哥哥——基尔伯特风尘满面却神采飞扬。

       于是她也开心了起来,有一些话她一直想亲口告诉基尔伯特:“哥哥!你带回来的礼物真令我惊讶。我原以为嫂子只会是领主的女儿,没想到竟然是一位君王。”

       基尔伯特冲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作为我的妹妹,你早该习惯惊喜了!”



(普鲁士生日快乐!为了赶上普诞发停在了稍稍有点奇怪的地方……


Once
虽然来晚了,但还是赶上了!!!...

虽然来晚了,但还是赶上了!!!

普诞快乐!!!!


虽然来晚了,但还是赶上了!!!

普诞快乐!!!!


失常少女
今是阿普的生日,啥都不会的我,...

今是阿普的生日,啥都不会的我,只能在白板上抄抄书上的句子了。(字丑抱歉)

今是阿普的生日,啥都不会的我,只能在白板上抄抄书上的句子了。(字丑抱歉)

白牧牧牧牧
虽然。但是。我知道很水但至少没...

虽然。但是。我知道很水但至少没鸽不是(🌿)

阿普生日快乐!!!!!!!!

虽然。但是。我知道很水但至少没鸽不是(🌿)

阿普生日快乐!!!!!!!!

Bleakの
来迟的祝福,今天是普诞,普鲁士...

来迟的祝福,今天是普诞,普鲁士生日快乐!

来迟的祝福,今天是普诞,普鲁士生日快乐!

恐哭旧残年

祝普爷1.18生日快乐!!!

因为不会上色所以就画了这么点

第二张图是我的自设

因为和普爷同一天生日,所以多画了一幅

不喜欢的话可以忽略掉

祝普爷1.18生日快乐!!!

因为不会上色所以就画了这么点

第二张图是我的自设

因为和普爷同一天生日,所以多画了一幅

不喜欢的话可以忽略掉

稀饭

摸鱼强行生贺(。)普爷生日快乐啊啊啊!!!ε=ε=(ノ≧∇≦)ノ゜❅。゜。
(想看普爷大长腿穿牛仔裤)
私心露普了抱歉。。。我就是要做不一样的生贺

摸鱼强行生贺(。)普爷生日快乐啊啊啊!!!ε=ε=(ノ≧∇≦)ノ゜❅。゜。
(想看普爷大长腿穿牛仔裤)
私心露普了抱歉。。。我就是要做不一样的生贺

Πανί βροχής
啊啊啊(“啊”习惯了😂) 1...

啊啊啊(“啊”习惯了😂)


1·18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生日快乐!(^O^)y

🍻🍻🍻🍻🍻🍻🍻

🎂🎂🎂🎂🎂🎂🎂

💓💓💓💓💓💓💓

啊啊啊(“啊”习惯了😂)


1·18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生日快乐!(^O^)y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