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鲁士

33793浏览    996参与
热雨译站

铁血王国·君亓权(第四章)·父子反目(5)【完结】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行刑前一天晚上卡特和牧师、亲朋好友以及自己的部下一起待在库斯特林的堡垒里边唱赞美诗边祈祷。到了凌晨三亓点卡特便再也不能强颜欢笑了,当时在场的一位目击者说道,“可以看得出他正在陷入莫大的煎熬之中。”他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又精神抖擞起来。十月六日早上七点,一小队守卫把他带到了行刑的地方,那里已经摞了一小堆沙子。驻军牧师贝赛尔负责在通往刑场的路上陪同卡特,他目睹了行刑前最后时分卡特同在牢亓狱的窗户口看着行刑全过...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行刑前一天晚上卡特和牧师、亲朋好友以及自己的部下一起待在库斯特林的堡垒里边唱赞美诗边祈祷。到了凌晨三亓点卡特便再也不能强颜欢笑了,当时在场的一位目击者说道,“可以看得出他正在陷入莫大的煎熬之中。”他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又精神抖擞起来。十月六日早上七点,一小队守卫把他带到了行刑的地方,那里已经摞了一小堆沙子。驻军牧师贝赛尔负责在通往刑场的路上陪同卡特,他目睹了行刑前最后时分卡特同在牢亓狱的窗户口看着行刑全过程的腓特烈的对话:

他四顾良久,最后终于找到了他的挚爱[的同伴]、他的殿下。王储站在城堡的窗户处,卡特用法语对他说了几句友好而不失礼貌的告别之词,丝毫没有悲伤之情。[之后行刑队宣读了对他的判亓决并脱亓去了他的外套、假头套和领带,]卡特跪倒在沙堆上嚎哭:“愿耶稣接受我的灵魂!”刽亓子亓手科布伦茨拿刀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他终于可以赎罪,并把灵魂托付给了天父[……]。生命已逝,但鲜血仍从这尊微微颤亓动的躯干中迸发出来,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剩下。

    处死卡特同样也是腓特烈·威廉对他的儿子的一次别出心裁的极刑。腓特烈在听到卡特迫在眉睫的宿命之后,曾向国王求情,说他可以放弃王亓位,甚至愿意以自己的死来换来备受折磨的卡特的一命。王储获得的处分就是在监亓牢的窗口处目睹卡特行刑的全过程;看着他的守卫们把他的脑袋死死按在铁栏杆前,不让他错过任何一点儿细节。卡特的残躯和他的断首直到下午两点才从行刑处移走。

    卡特的死给腓特烈的命运带来了转机。国王的怒火终于开始消退,他开始考虑给他的儿子一次改亓过亓自亓新的机会。接下来的几年,腓特烈一点点重获自亓由,他被允许离开堡垒在库斯特林小镇里的居所里住着。在哪里他参加了本市战争与领土议会以及通用目录中包含的本地分支部门。就表象恶亓言,腓特烈开始同他父亲创建的强亓硬体亓制有所和解。他展现出来虔诚而隐忍的忏悔之情,毫无怨言地忍受着边防小镇的乏味生活,勤勤恳恳履行着自己的管理职责,还与此同时学习着与日后管理有用的知识。最重要的是,他退而同意了他父亲给他定下的婚约,女方是布伦瑞克-贝沃恩公主伊丽莎白·克瑞斯蒂娜,此人是哈布斯堡王朝皇帝的侄亓女。公主选择与之联姻也表明了帝亓国利益于亲英派系的完全胜利。

    是否正是这次磨难改变了腓特烈的性格?在卡特被斩首之前他直接在守卫的怀里昏了过去,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他一直处于极度恐亓慌与极度痛苦之中,坚信用不了多久他自己也会被处以死刑。是否就是1730年事亓件让他塑造出了一副崭新的人格,叫他变得讽刺尖酸、离群索居、将自己多愁善感的天性牢牢地锁在内心深处?还是说王储自青亓春亓期时就早已学会了掩饰伪装,而这一切只是加重了种种粉亓饰?这些问题永远没有标准答亓案。

    可以确定的是,此次事亓件给腓特烈未来的对外政亓策构成了至关重要的导向。奥地利人不仅出谋划策使“大英联姻”告了吹,还催生了腓特烈离家出走未遂后的一系列事亓件。由此可以看出在腓特烈·威廉一世统亓治期间,神圣罗马帝亓国和布兰登堡-普鲁士的朝政错综交织在一起。就连重新管亓教叛经离道的王储的“法亓令”也是帝亓国大使赛肯多夫伯爵下达给国王的。事实上,腓特烈最后被亓迫迎娶的妻子就是一个奥地利人。“你们要是逼着我去娶她”,1732年的时候腓特烈警告大臣弗里德里希·威廉·冯·格伦布科,“我会嫌弃她一辈子的[elle sera repudiée]。”腓特烈直到1740年继任之后都一直如此,布伦瑞克-贝沃恩的伊丽莎白·克瑞斯蒂娜被他打亓压得几近从公亓众视野里消失,彻底过上了夕阳红生活。

    奥地利对布兰登堡-普鲁士朝政施行的帝亓国监亓管于腓特烈而言同时存在于政亓治与个人两个维度。由于1730年的磨难以及它造成的创伤加重了王储对于奥地利的不信任,他便将自己的文化与政亓治依托全都寄存在了法国身上。然而法国素来都是维也纳在西面的敌人。事实上,这一对父子的进一步和解正是由于1730年代奥地利政亓策令腓特烈·威廉日益受挫(我们将会在之后的篇章里讨论这个话题)。




爱新觉罗_莫奈

普爷也安排好了x

我和他 *了。

普爷也安排好了x

我和他 *了。

热雨译站

铁血王国·君亓权(第四章)·父子反目(4)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腓特烈·威廉下令把他的儿子押亓送到库斯特林的要塞处,三十年战争的时候大亓选侯就在这个堡垒里度过了凄惨的童年时光。腓特烈被囚亓禁在堡垒的地牢里,被亓迫穿上了犯人才穿的棕色囚服;监亓管他的守卫被禁止回答他的问题,不止如此,每晚腓特烈读圣经用的那点昏暗的小油灯一到七点就会熄灭。王储接受了无比细致的盘亓问。审计长克瑞斯蒂安·奥托负责整场审理,他被要求向王储询问了超过180个问题。以...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腓特烈·威廉下令把他的儿子押亓送到库斯特林的要塞处,三十年战争的时候大亓选侯就在这个堡垒里度过了凄惨的童年时光。腓特烈被囚亓禁在堡垒的地牢里,被亓迫穿上了犯人才穿的棕色囚服;监亓管他的守卫被禁止回答他的问题,不止如此,每晚腓特烈读圣经用的那点昏暗的小油灯一到七点就会熄灭。王储接受了无比细致的盘亓问。审计长克瑞斯蒂安·奥托负责整场审理,他被要求向王储询问了超过180个问题。以下为其中的部分问题:

179: 王储自己认为他的行为将受到怎样的处罚才合适?

180: 一个有辱自尊、擅离职守的人理应受到怎样的惩罚?

183: 王储是否还认为自己有资格成为国王?

184: 王储是否希望自己的生命得到宽恕?

185: 王储若被宽恕,他就势必会失去他的尊严,且势必会因此丧失继承(王亓位)的权亓利,在这种情况下,王储还是否会选择为保命而放弃王亓位,并向整个神圣罗马帝亓国公开宣布放弃王亓位的事宜?

    国王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这些问题冗长、悲观、喋喋不休,且四处暗示着死刑的可能性。腓特烈的出亓逃违命在腓特烈·威廉这个控亓制欲极强的男人看来,就是对于他本身的极度厌恶。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国王曾数次认定将他的儿子处以死刑就是唯一的解决方案。腓特烈面对审亓查官亓员给出的回答则完完全全是“腓特烈式”的。对于184号问题,他仅仅是回答说他全身心服亓从于国王的意志、祈求他的宽恕。对于185号问题,他则回答说“王储之命本不足惜,但想必陛下不会对王储做出如此残亓忍的裁决。”从这些精巧的回答中可以看出王储强大的自我约束力,即便他此时此刻仍然前途未卜,四处担惊受怕。

    腓特烈自身尚且前路茫茫,国王又将怒火转向了王储的朋友和共犯们。两个在军亓队里和腓特烈走得最近的同伴,陆军中尉斯帕恩和因戈尔斯莱本都被扔进了监狱。腓特烈之前一时兴起同一个波茨坦的平民女孩多莉丝·瑞特订了婚。刽亓子亓手拿鞭亓子抽赶着多莉丝·瑞特在整个波茨坦游亓街示亓众。后来她被亓关亓押在了施潘道的济贫院里,一直到1733年她才被释放。真正成为怒火中烧的国王的靶子的还是汉斯·赫尔曼·冯·卡特。他的生平被载入了传亓奇,幻化成为了布兰登堡历亓史上最引人遐想的特殊存在。负责审判卡特的特别军事法庭自身都很难就卡特的恰当判亓决达成一致,最后多数人决定将卡特强亓制终身监亓禁。腓特烈·威廉推亓翻了这个裁决,下达了死刑判亓决。他在1730年十月一日的一封指令里阐明了他这么决定的理由。国王看来,卡特不仅企图从王室宪兵团这个国亓家精英团体中叛逃,还协助王位继承人犯亓下了叛亓国罪,这已经是最恶劣的欺君之罪了。所以,他理应被亓判以最残酷的极刑,即用烙铁把四肢烫下来,再施以绞刑。然而顾虑到卡特的家族背景,国王同意免去极刑,仅施以斩首——斩首将于十月六号在库斯特林的堡垒处执行,就在关王储的牢亓笼目眼所及之处。

    卡特似乎还相信国王最后会饶他一命。他给腓特烈·威廉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及了他自己的罪行,并保证将他的余生都献给王室,他祈求国王的仁慈。没有回信。十月三日,冯·沙克少校下属的一队护卫开始将囚犯转移到三十公里之外的库斯特林。冯·沙克回忆,在转移过程中,卡特曾要求给自己的父亲写一封信(卡特的父亲也服役于国王的军亓队),“他给他的父亲带来了太多苦难。”卡特获准单独写信。过了会儿沙克回到房间里,却看到本应写信的犯人在房间里四处踱步,悲痛欲绝,“他不知所措,悲伤叫他无从落笔。”少校安慰了他一番,卡特这才写下了信,信的开头如下:

“一想到这封信将给您带来莫大的哀痛,父亲,我就泪流成河;您曾经寄予我那么大的希望,您老去后,谁还能来安抚您,没了,一切都消失殆尽了[……]我就要在我含苞待放的年岁里离开了,我甚至还没能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热雨译站

铁血王国·君亓权(第四章)·父子反目(3)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在1720亓年代末期,父子之间的深刻嫌隙上升到了政亓治维度。从1725年到1727年,腓特烈·威廉和他的妻子汉诺威的索菲·多萝西娅一直在商讨有关于腓特烈和他的姐姐威廉明妮分别同英格兰公主阿玛利亚以及威尔士亲王联姻的事宜。神圣罗马帝亓国担心这次联姻会构建成一个对哈布斯堡王朝的利益造成威胁的西方阵营,因此极力打亓压柏林一方,企图让后者撤回此次双重婚约。在柏林成亓立了一个亲帝派系,此...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在1720亓年代末期,父子之间的深刻嫌隙上升到了政亓治维度。从1725年到1727年,腓特烈·威廉和他的妻子汉诺威的索菲·多萝西娅一直在商讨有关于腓特烈和他的姐姐威廉明妮分别同英格兰公主阿玛利亚以及威尔士亲王联姻的事宜。神圣罗马帝亓国担心这次联姻会构建成一个对哈布斯堡王朝的利益造成威胁的西方阵营,因此极力打亓压柏林一方,企图让后者撤回此次双重婚约。在柏林成亓立了一个亲帝派系,此派系以帝亓国大使赛肯多夫以及国王的亲信大臣弗里德里希·威廉·冯·格伦布科将军为核心人物,后者似乎还从维也纳接受了一大笔丰厚的贿亓赂。

    王亓后索菲·多萝西娅则站在反亓对立场,企图粉碎阴亓谋诡亓计。她认为这一宗双重婚姻将会两全其美,既有益于她的孩子们,也有益于她自己的王朝,即圭尔夫家族(译者注:圭尔夫家族应为这一家族在意大利分支的称呼,在德国的分支通常称为韦尔夫家族Welfen,不知原作者为何采用圭尔夫,或为笔误)统亓治亓下的汉诺威王朝和大不列颠。王亓后对于此事的热情近乎于绝望崩溃的边缘,她的铲敌计划也无疑反映出在这个王朝中女性的政亓治权亓利早已被大幅削弱。

    密谋包含了英国、奥地利、普鲁士、汉诺威的外交势力,柏林一方在这个波谲云诡的阴亓谋中不断转变立场。国王害怕和维也纳决裂,因而不再支持他儿子的婚约。他和格伦布科、赛肯多夫统亓一战线敌对自己的妻子,而王储则完全被卷入了他母亲的设计之中,变成了这场与英国的联姻的活跃支持者。不难猜到,最后还是国王的意志占了上风,双重婚约还是被撤回了。此情此景可同当年1630年代的情形做个比较,当时正值选侯乔治·威廉的在任末期,王储(即日后的大亓选侯)拒绝回到柏林,因为他害怕他父亲和首席部亓长(施瓦岑贝格伯爵)会让他娶一个奥地利公主。

    “大英联姻”事亓件带来的折磨作为导火索,引发了霍亨索伦王朝历亓史中最富有戏剧性且叫人难以忘怀的事亓件之一。1730年八月,腓特烈企图从此以后逃离布兰登堡—普鲁士。王储并非出于对于政事的愤慨亦或是单纯地为了他泡汤了的婚约感到失望,他甚至都从未见过阿玛利亚公主。可以说,1729年到1730年他所有的挣扎与旁人的阴亓谋终于将整件事情激发到了爆发点,他终于受够了他父亲积年来给他带来的折磨与绝望。腓特烈在1730年的春天以及初夏的时候就开始计划他的逃亡了。他的共犯是一个名叫汉斯·赫尔曼·冯·卡特的二十六岁军官。此人服役于王室宪兵团,聪明伶俐、饱腹诗书,对于绘画和音乐都抱有兴趣,卡特和腓特烈成为了密友。照当时的一本回忆录的说法,这两个人“天天粘在一起,就好像一个情种带着他的情亓妇一样。”正是卡特帮助腓特烈准备了离家出走的大部分实用准备。这次离家出走本身非常不切实际。腓特烈和卡特在做前期准备工作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小心谨慎,所以很快就引起了旁人的怀疑。国王叫王储的导师和仆人都警惕起来,成日成夜的监亓视着他。卡特本打算趁征兵的时候向兵团请假和王储一起逃走,但是他的批准在最后一刻被撤回了,很有可能是国王察觉到了他的动机。是时腓特烈正陪同他的父亲一起去南德,即便如此他依旧义无反顾地打算在最后一刻执行逃亡计划:从腓特烈如此不顾后果的举措我们也可以看出当时他已然成为了何等的囚徒困兽。八月四日至八月五日的凌晨时分,他从施泰因富特的驻扎地里溜了出来。有一个目睹了全过程的仆人发了警报,腓特烈很快就被抓回来了。国王于次日早晨被告知了整个事件。


Yolanda
大帝生日快乐! (初二狗卑微的...

大帝生日快乐!

(初二狗卑微的给腓庆生啦)

永远爱他

大帝生日快乐!

(初二狗卑微的给腓庆生啦)

永远爱他

热雨译站

铁血王国·君亓权(第四章)·父子反目(2)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腓特烈·威廉与他青亓春亓期的儿子(亦即未来的腓特烈大王)之间的冷战,使之前所有的父子冲亓突都相形见绌。这场高度紧张的父子冲亓突夹杂着前所未有的情感与精神矛盾,归根溯源可追究于腓特烈·威廉自身不可理喻的专横。由于腓特烈·威廉本身在与其父亲相处的时候始终持以毕恭毕敬的态度,即便当他被亓迫加入敌对阵营后也一如既往,因此他完全容不得他自己的继承人一丁点儿的反亓抗。并且,不...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腓特烈·威廉与他青亓春亓期的儿子(亦即未来的腓特烈大王)之间的冷战,使之前所有的父子冲亓突都相形见绌。这场高度紧张的父子冲亓突夹杂着前所未有的情感与精神矛盾,归根溯源可追究于腓特烈·威廉自身不可理喻的专横。由于腓特烈·威廉本身在与其父亲相处的时候始终持以毕恭毕敬的态度,即便当他被亓迫加入敌对阵营后也一如既往,因此他完全容不得他自己的继承人一丁点儿的反亓抗。并且,不论是从理论层面上还是情感层面上,腓特烈·威廉都无法将自身与他在任期间的管理成就剥离开来,因此,但凡是对他的违亓抗都将上升为对他的历亓史成就乃至于国亓家本身的威胁。于他而言,如果他的继任者没有与他相同的“信亓仰、思想、好亓恶,或者简而言之,如果他的继任者并非与他一模一样”,他就认定他含辛茹苦建立的功业势必会毁于一旦。在腓特烈(译者注:指腓特烈·威廉的儿子,腓特烈大王)很早就摆明了他并不会如父所愿。他没有军事天赋,他经常从马上摔下来,还很害怕射击。他举止无精打采、头发乱糟糟的、熬夜、享受独处、还经常到母亲和姐妹的房间里去读小说书。腓特烈·威廉生性率真,甚至有些直白得不解风情,然而他的儿子腓特烈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拐弯抹角、冷嘲热讽,就好像他早已学会了如何向他那饱含敌意的父亲那里隐藏他的本性一样。“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小孩的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腓特烈·威廉一世在1724年谈道,“很显然,他和我存在代沟。”这时候腓特烈才十二岁。

    腓特烈·威廉对此的解决方案是增加王储的日常工作压力,让他每天都忙到最一分钟空闲也没有。军事评论、例行视察、政务会亓议……王储精疲力尽。腓特烈十四岁的时候,神圣罗马帝亓国大使弗里德里希·海因里希·冯·赛肯多夫伯爵写信道:“王储虽然年幼,但是看上去已经很成熟,且泰然自若得好似他已经在诸多战役中服过役。”但即便是赛肯多夫都知道,王储做的这些工作很难带来预期的成效。事实上,这些工作反倒是适得其反地加固加深了腓特烈的反亓抗。腓特烈熟谙如何与自己的父亲进行阳奉阴违、不动声色的抵亓抗。1725年的夏天,在视察马格德堡步兵团的时候,国王问腓特烈为什么他老是迟到,刚睡了懒觉的腓特烈回亓复说他得在更亓衣后花时间祈祷。国王便回答说他明明也可以在穿衣服的途中进行晨祷,对此这位年轻的王储如是回亓复:“想必陛下也知道一个人在旁人在场的时候是无法好好祷亓告的,因此人必须为祷亓告设下一段专门的时间。在某些问题上,人遵从神旨,而非亓人意。”

    腓特烈十六岁的时候(1728年),他就过上了双面生活。在表面上,他遵从着他父亲制定的严格政亓策并履行自己的义务,但凡不和密友交往的时候他便摆出一副不近人情、难以捉摸的扑克脸。但在私下,他开始吹长笛、写韵文、甚至负债累累。在他的匈牙利教亓师杜罕的教亓导下,他用法语写下了诸多世俗的、引人深思的、哲学性的文学作品,仿佛他和他的父亲完全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在察觉到他儿子同他渐行渐远之后,腓特烈·威廉对儿子的态度变本加厉。他经常在公亓众场合责打、羞辱王储;传言一次在暴打儿子之后,国王亓还朝着王储大吼,说要是他(译者注:指腓特烈·威廉)父亲这样虐亓待他的话,他早就饮弹自尽了。


热雨译站

铁血王国·君亓权(第四章)·父子反目(1)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让我们再深入去洞察三十年战争之后的霍亨索伦王朝,就会特别注意到两个矛盾点。第一点,每一代统亓治者去世前传达给下一代的政亓治遗嘱都具有高度统一性。从1⑥40年到1797年,每一任君主都成功扩张了领土面积。从大亓选侯、腓特烈一世、腓特烈·威廉一世和腓特烈大王的政亓治遗嘱里就可以看出,这些君主都把自己当作是一个长远历亓史计划的推手,也就是说,每一任新的统亓治者都把自己看作是前任未完成遗愿的延续。这种在...

【英】克里斯托弗·克拉克


【声明】原文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译文为兴趣交流性质,禁止转载与任何盈利性使用。



    让我们再深入去洞察三十年战争之后的霍亨索伦王朝,就会特别注意到两个矛盾点。第一点,每一代统亓治者去世前传达给下一代的政亓治遗嘱都具有高度统一性。从1⑥40年到1797年,每一任君主都成功扩张了领土面积。从大亓选侯、腓特烈一世、腓特烈·威廉一世和腓特烈大王的政亓治遗嘱里就可以看出,这些君主都把自己当作是一个长远历亓史计划的推手,也就是说,每一任新的统亓治者都把自己看作是前任未完成遗愿的延续。这种在布兰登堡的扩张过程中的意志统亓一性以及整个王朝对于历亓史的长期记忆,也意味着只要当时机适宜时,这个国亓家就有能力振兴旧业。


    然而这在表面上天衣无缝的时代延续性却实则粉亓饰着代代父与子之间周而复始的冲亓突。最开始是在选侯乔治·威廉的统亓治末期,也就是1630年代的时候,王储腓特烈·威廉(也就是后来的大亓选侯)拒绝从尼德兰联省共亓和国回到布兰登堡,因为他害怕他父亲想要让他和一个奥地利公主联姻。他甚至坚信乔治·威廉最得力的大臣施瓦岑贝格伯爵正在密谋对他的暗亓杀。王储最后于1638年在柯尼斯堡和他的父亲重聚,但对父子关系的损伤早已不可修复,乔治·威廉不让他的儿子插手任何国亓家事务,选侯和王储形同陌路。之后,大亓选侯在自己的政亓治遗嘱里写道,要是他的父亲没有拒绝提亓供给他人脉与应有的权亓利的话,他在自己的统亓治期间“一开始也不会如此艰难”。


    然而大亓选侯从自身经历中提炼出的人生智慧也并不足以阻止他在任末期同自己的儿子的紧张关系。大亓选侯从未看好过王储腓特烈——他最喜欢的是腓特烈的长兄查尔斯·伊曼纽尔,此人于1674~1675年的欧洲联亓盟对法战役里死于痢疾。查尔斯·伊曼纽尔在军事方面具有天资、赋有个人魅力,相比之下腓特烈生性极其敏亓感,且由于幼时受过的伤,落下了部分残疾。“我儿子一事无成”,大亓选侯在1681年的时候和一个外国大使如是说道,此时腓特烈已经二十四岁,且早已成婚。不仅如此,腓特烈同大亓选侯的第二任妻子荷尔斯泰因的多萝西娅之间的冷漠以及相互不信任更加导致了这对父子关系的僵化。腓特烈本是他亲生亓母亲最疼爱的孩子,但是在她死后,腓特烈的这位继母又给大亓选侯生了七个孩子。相比较大亓选侯第一任婚姻生下的孩子,她理所当然地更加疼爱自己的孩子。多萝西娅瞒着腓特烈唆使大亓选侯立下遗嘱,把领土的一部分分割给他最年幼的儿子们(译者注:即多萝西娅自己的孩子们),但是腓特烈继任后还是成功地撤销了这条遗嘱。


    大亓选侯统亓治期间的最后十年家族关系日益紧张。腓特烈的弟亓弟在1687年的时候死于猩红热,这让家族关系降到了冰点。此时腓特烈早期的猜忌已然转化为了完完全全的妄想症:他坚信他的兄弟实为被毒杀,如此一来王亓位就能传给他父亲第二段婚姻中的长子,而他自身就将是下一个被谋杀的受亓害亓者。在那段时期他时常胃痛,致病原因很有可能是那些他为了抵亓抗“毒药”而服用的奇奇怪怪得药粉和药剂。宫廷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谣言,腓特烈因此逃向了他妻子在汉诺威的娘家,并且拒绝回到柏林,声称“柏林危亓机四伏,因为,很明显,他的弟亓弟就是被下了药的”。大亓选侯暴怒如雷,宣称他会将王储废黜。直到烈奥波特一世(译者注:奥地利巴奔堡王朝皇帝)和英格兰的威廉三世介入问题,这对父子的关系才和解,但几个月后大亓选侯便去世了。不必多说,在这样的情形下,王储同样很难接受到正确的引导去处理国事。


    腓特烈三世,即日后加冕的国王腓特烈一世,决意不再重蹈覆辙,并且花费了大量心思去给他的继承人(译者注:即腓特烈·威廉一世)提亓供了有关于统亓治的全方位训练,与此同时,为了提升腓特烈·威廉的才能,他也在个别领域给予了儿子近乎于完全独亓立的行动许可。腓特烈·威廉还是个青少年的时候就已经介入了政亓府机亓关所有部门的事宜。腓特烈·威廉在年幼时是一个无比任性喧闹的麻烦精,时常把他的老亓师也搅和得精神错乱(他备受折磨的导师让·菲利普·利波尔曾说,做个苦工奴亓役都比做腓特烈·威廉的导师来得快乐),但是他对于他父亲的教亓导始终是毕恭毕敬。但是,1709年到1710年的时候这段关系同样陷入了僵局,腓特烈手下最得宠的几位大臣展现出的无亓能与管理失误令王储腓特烈·威廉表明了公开敌对立场。即便如此,腓特烈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都还以一种和蔼可亲的态度维系着这段岌岌可危的关系,并将王亓权传给了腓特烈·威廉。可以说,在腓特烈统亓治期间的最后几年,国亓家实为父子共同管理。但是,即便父子和解,腓特烈·威廉继任后仍旧坚持扫除了他父亲在任期间创立的那种过亓度华丽的政亓治文化。腓特烈·威廉在任期间的众多行政管理措施,例如东普鲁士的重建以及针对军火系统的扩张、反亓腐,都可以被看作是对他父亲统亓治期间的不足之处的弥补。





    【译者语】这本IRON KINGDOM虽然在市面上已经有中信出版社的中文译本了,但是据广大读者反映翻译地非常不尽人意。译者在这里摘取了片段进行翻译,本次选译片段为书中第四章的《父对子》一节,篇幅较长,将分次放出翻译。此为第一部分,讲述了普鲁士从选侯乔治·威廉到腓特烈·威廉一世的父子关系。下文将着重谈及腓特烈·威廉一世与其子腓特烈大帝的恩怨,篇幅很长,故在此稍作停顿。




Kaiser Karl

腓特烈和其父親的信件翻譯(1728)

先祝Fritz生日快樂。

[图片]

以下是1728年9月11日腓特烈在Wustenhausen寫給父親的信。(背景是離家出走被抓)

         我親愛的爸爸:

         我可能已經很長時間沒來我親愛的爸爸這裡了,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被勸阻,但是尤其是因為我接待得不好,正如普通人所猜到的那樣;出於害怕我親愛的爸爸對我現在的請求惱火,(我)還是寫下更好。我請求我親愛的爸爸對我仁慈,(我)可以保證,在長...

先祝Fritz生日快樂。

null

以下是1728年9月11日腓特烈在Wustenhausen寫給父親的信。(背景是離家出走被抓)

         我親愛的爸爸:

         我可能已經很長時間沒來我親愛的爸爸這裡了,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被勸阻,但是尤其是因為我接待得不好,正如普通人所猜到的那樣;出於害怕我親愛的爸爸對我現在的請求惱火,(我)還是寫下更好。我請求我親愛的爸爸對我仁慈,(我)可以保證,在長時間的思考後,我的良心至少不指責我, worin ich mir etwas zu reprochiren haben sollte(譯者:我已查閱《杜登正字法字典》 【Duden: die deutsche Rechtschreibung】,《德華大字典》,以及手機上的電子詞典,均無法找到reprochiren的意思,而這個詞是本句的關鍵字,因此無法翻譯。望有辦法找到該詞含義的小夥伴告知,先在此感謝。);我已經違背良心和意志在做使我親愛的爸爸惱怒的事情了,所以我在此恭順地請求原諒,以及希望,我親愛的爸爸放下我可以足夠從他所有行為中注意到的強烈厭惡之情;否則我不能心安,因為我一直在想,擁有一個仁慈的父親,以及現在我應該看到相反的(情況)。然後,我抓住這最好的信任,以及希望,我親愛的爸爸考慮放下這一切,並再次對我仁慈。

 

以下是士兵王對於以上內容的回復:
         他固執,邪惡的頭腦,不愛他的父親;因為當人們現在做了那一切,超乎尋常地愛他的父親,所以人們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不是當他們站在這裡,而是當他們沒看見這一切。對別人而言他們很清楚,我不會忍受女性化的小夥子,他沒有像正常人一樣對自己既不會騎馬又不會射箭感到羞愧,而是清潔他的肚子,像傻子一樣理髮,不修剪,我對此訓斥過他幾千次了,但是一切沒有改善。對別人傲慢正是農民的驕傲,不和人說話,當和那些不受歡迎的人在一起時,做鬼臉(原文:Grimasse),就像他是個傻子,不按照我的意志做事,當(他)和軍隊在一起時;沒有愛好,他對所有事沒有興趣,當我們隨著他自己的想法,一切都是沒用的。這就是答覆。


(*我怎麼就喜歡在別人過生日提別人的傷心事呢)


鱼鱼

瞎画,毫无考据狗,等我高三回来啃考据(泪洒地中海)

瞎画,毫无考据狗,等我高三回来啃考据(泪洒地中海)

极昼川
迟到的普诞。生日快乐!【因为课...

迟到的普诞。生日快乐!
【因为课程没来得及画,今天才放假。

迟到的普诞。生日快乐!
【因为课程没来得及画,今天才放假。

与一鸽鸽
生日快乐 迟了两天对不起普爷>...

生日快乐

迟了两天对不起普爷>人<

昨天刚刚知道普爷生日草草摸了一只(一直在补课实在没时间)


生日快乐

迟了两天对不起普爷>人<

昨天刚刚知道普爷生日草草摸了一只(一直在补课实在没时间)


Sanssouci

【欧陆风云4】圆圆的地球上,只有一个普鲁士~(终)

1769年的世界↓

[图片]
此时我们已经和奥受打过一仗了,割走了他的低地以及南德意志的大片领土,当然也包括维也纳

吞并了萨伏伊和教宗国之后,大半个意大利也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殖民地方面,南美洲已被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瓜分↓

[图片]
北美则主要是葡萄牙的地盘↓

[图片]
所以,要打英法葡西这种有广阔海外殖民地的国家,只全境他们本土的话大概就只能拿到50%的战争分数,要想割走100分的地,就只能把殖民地也全攻下来,而这也是最麻烦的 ╮(╯_╰)╭ 

也是因此,要征服这些国家,最有效的无疑是先砍了他们的殖民地,以后仗就会越打越轻松

于是我们现在就要大建海军啦~

而要想有...

1769年的世界↓


此时我们已经和奥受打过一仗了,割走了他的低地以及南德意志的大片领土,当然也包括维也纳

吞并了萨伏伊和教宗国之后,大半个意大利也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殖民地方面,南美洲已被英国、法国和西班牙瓜分↓


北美则主要是葡萄牙的地盘↓


所以,要打英法葡西这种有广阔海外殖民地的国家,只全境他们本土的话大概就只能拿到50%的战争分数,要想割走100分的地,就只能把殖民地也全攻下来,而这也是最麻烦的 ╮(╯_╰)╭ 

也是因此,要征服这些国家,最有效的无疑是先砍了他们的殖民地,以后仗就会越打越轻松

于是我们现在就要大建海军啦~

而要想有一支大规模的海军,也很easy,就是往进砸钱就对了~

此时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充裕的国库,而且垄断了吕贝克、波罗的海、萨克森、君士坦丁堡、热那亚等等贸易节点,此外附庸国每个月也还要给我们上贡100多,所以就算8级要塞和军费全开每个月都还能有400+的财政结余,可以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了,所以完全负担得起庞大的舰队~

而另一方面,此时我们也已经完全控制了波罗的海、黑海和半个地中海,而且在北海也有广阔的海岸线,于是就可以满欧洲造船啦~

不得不说,在这几个国家里面,最难打的还是英国,因为英国的本土和欧陆完全不接壤,我们就算陆军再强,面对着不列颠孤岛一座也只能望洋兴叹。另一方面,英国和奥受结了盟,每次我们宣奥受英国就都会掺和,因此我们和英国之间就老是有停战协议( ̄^ ̄)

不过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也不打算先对英国动手。我们的首要目标是法国,征服法国会成为我们向不列颠和伊比利亚扩张的跳板

于是就在1770年,我们向法国宣战了

英法西奥照例互相宿敌,而葡萄牙的外交重心则完全都放在海外了 ( ̄▽ ̄)所以我们这次打法国,完全就是欺负人

不过对于法国,我们并没有先要殖民地,而是沿着他的北方海岸一路割地割到了布列塔尼,这样我们的领土就能跟英国只隔个狭窄的多佛海峡彼此相望了,其中皮卡第会成为我们日后登陆不列颠最理想的地点。同时,我们让法国放出了加斯科涅这个国家。加斯科涅正好在法西边界上,以后可以帮我们吃伊比利亚的地~

加斯科涅也很懂事,一被放出来后立马就对我们比绿心了,愿意成为我们的附庸~

于是在1776年,我们又宣了西班牙

不过打西班牙就没有像打法国那么轻松了,毕竟列强第二,还有那么大片的殖民地,而我们小弟的海军又不成气候,所以海外战场只能靠我们自己打

这场战争一直打了6年才结束,最后我们割走了西班牙在南美的所有殖民地。这一下子也让我们多了三个殖民地附庸:普鲁士属秘鲁、普鲁士属巴西和普鲁士属拉普拉塔,而这三个附庸会成为我们以后在美洲的重要战斗力

和奥受停战期到后,我们继续宣奥受,英国继续掺和,最后我们割走了英国在巴西一半的殖民地

紧接着和法国的停战期又到了,再次宣法国,这次割走了法国在南美的所有殖民地,以及他包括巴黎在内的一半领土

这让我们又多了一个新的殖民地附庸:普鲁士属哥伦比亚

然后和西班牙停战期到了,再宣,这次割了板鸭伊比利亚的本土,喂给了加斯科涅

时间就这样在战火中走到了1807年,此时的南美洲↓


欧陆本土↓

只有英国和葡萄牙还维持着最后的体面。此外,英国和奥地利这时候已经不是盟友了,但他还是本着和我们作对到底的宗旨,给了奥受保证独立

所以,在这一年,和英国停战期到后,我们就正式宣了他

但就算现在,英国的海军无疑也还是远比我们要强大的。此时英国一共有450多艘战舰,而我们只有大约250艘,因为我们造的主要是运输船╮(╯▽╰)╭

这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们压根就不打算和英国打海战!

普鲁士的陆军在后期战斗力真的是强到变态,打仗直接A上去基本上回回都能全歼对方,但要说海军的话,确实是比不上英国的~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拿自己的短板去拼别人的强项呢( ̄▽ ̄)

而只要我们能把陆军送上不列颠本土,英国不就基本凉凉了吗

所以打英国是最好玩的,在英国那么大支舰队的眼皮子底下来个不列颠登陆不是很刺激嘛哈哈哈

我们的作战计划↓


战舰分两支,一支在英吉利海峡诱敌,另一支在多格滩,这样我们的舰队就在东西两面把英国的主力完全拖住了。与此同时,250多艘运输船直接载着24万人从多佛海峡登陆不列颠本土~从皮卡第登陆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半月,我们只能祈祷那120多艘战舰能多撑一会儿了

最后当然是成功登陆啦!在我们那唯一仅有的两星海军提督的指挥下,舰队成功拖住了不列颠的主力大约两个月,为我们的陆军争取到了宝贵的登陆时间~↓
这次我们一共损失了60多艘战舰,但和成功登陆相比,这都不算什么,毕竟舰队随时可以再造~

虽然登陆了,但也不用急着围要塞,毕竟我们也不清楚英国本土有多少军队。所以我们先占了沿岸的几个省份,然后在这些地方又快速招募了一支8万人的雇佣军。之后,我们的这32万人就可以进军不列颠了~

对英国的战争开始不久后,我们也宣了奥受。此时奥受和清竟然结了盟⊙.⊙本着能少一点麻烦是一点的原则,我们先让清断了和奥受的盟约,结果清答应了( ̄ー ̄ )

但西班牙又掺和了进来,板鸭为了膈应我们,也给了奥受保证独立

好吧,那就一起打(-_-)

我们主要负责不列颠和海外战场就好,欧陆这边完全可以交给附庸。当然了,像我们这样一直打仗的话,会给附庸国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毕竟养要塞和军队都很花钱。于是在后期我们就开启了无限给附庸打钱的模式,时时关注下小弟有没有贷款,有的话赶紧帮着还了,再隔上几年就给小弟都打几千金币过去,于是我们虽然四处宣战,但小弟对我们的好感度都还是很高的

这次我们完全吞并了奥地利

对英国的战争当然也毫无悬念,最后我们在不列颠岛和爱尔兰岛上各割了几块地,包括伦敦,还有英国在南美洲和非洲的殖民地

这之后我们的军队就可以常驻不列颠了,至此英国的门户算是完全向我们敞开了

然后我们又宣了葡萄牙,割走了他在北美洲的殖民地

其实到这里我们就已经完全可以当州长了,但统一了欧洲就又想当酋长,于是就继续玩了下去

不过后面确实就没什么意思了,就是满世界收附庸又满世界宣战的过程。由于我们后期实在太强大了,以致于竟然连个包围网都没有( ̄▽ ̄)完全想打哪就打哪,十分任性

不过真要当酋长确实还是很麻烦的,毕竟还有那么多国家,打起来总要费些功夫。而且后期吃地太快,就算已经塞给了附庸一大部分,过扩也还是根本控制不了,导致叛军一波又一波地爆,真的让人心累

另外就是附庸的独立倾向。由于一直在打仗,而我们又经常给小弟打钱,所以附庸都养了很多军队。而小弟的军队一多,独立倾向也就随之会变高。所以为了压附庸的独立倾向,我们的军队就只能更多。但这些军队很多都被闲置了,就只是时不时地拉出去平个叛,于是玩到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哪里被我扔的有军队,被自己蠢哭(ಥ_ಥ)

游戏常规结束时间是1821年,但为了当酋长,就又往后玩了100多年。最后,在1947年时,成功征服了全世界↓


是的,我是故意选在了这个时间结束

1947,这是个充满恶意的年份

圆圆的地球上,从此再也没有普鲁士

圆圆的地球上,只有一个普鲁士。 


END.

尼德霍格
咕咕怪交作业了 普爷今天也帅的...

咕咕怪交作业了

普爷今天也帅的和小鸟一样!

咕咕怪交作业了

普爷今天也帅的和小鸟一样!

尼德霍格
迟到的普诞(绝对不是我咕咕咕了...

迟到的普诞(绝对不是我咕咕咕了)

大家凑活看

来自本家的普洪

迟到的普诞(绝对不是我咕咕咕了)

大家凑活看

来自本家的普洪

豬肉燉粉條🇨🇳
Alles gute zum...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mr. p.

【迟到的普诞:D】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mr. p.

【迟到的普诞:D】

柏林墙拆迁队

作别荣光

*这是一篇作者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

*没太考据,主要是为了普爷的生日写的

*如有历史错误欢迎大神指正,万分感谢

*私设洪姐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名字是伊什特万,因为是很有名的匈牙利国王的名字


    那大概是最早的记忆开始之时,那时基尔伯特还不叫普鲁士,他的诞生是模糊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那是在罗马教廷开出的空头支票再也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兴趣之前,那是在对土地和财富的实际渴望越来越强之前,那是在普鲁士成为他的名字之前。

   他在传播主的威光的圣歌中...

*这是一篇作者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

*没太考据,主要是为了普爷的生日写的

*如有历史错误欢迎大神指正,万分感谢

*私设洪姐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名字是伊什特万,因为是很有名的匈牙利国王的名字




    那大概是最早的记忆开始之时,那时基尔伯特还不叫普鲁士,他的诞生是模糊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那是在罗马教廷开出的空头支票再也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兴趣之前,那是在对土地和财富的实际渴望越来越强之前,那是在普鲁士成为他的名字之前。

   他在传播主的威光的圣歌中诞生,虽说他可能真的于那时才刚刚来到这世界上,但许多穆斯林赌咒说,很久以前就见过这个“惨白”的异教徒在黑十字的军团中游荡。

   他的诞生悄无声息,他的存在虚无缥缈。没人说的准他什么时候融入了全是德意志人的东征队伍。许多人,甚至骑士团本身,对这个银发红眼的男孩的认识都始于他被巴塞赫姆抱上马的那一刻。

      那时人们对他的存在没什么印象。不过意识体本人没太在意,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一无所知的被上帝抛到世上,最开始的视线中便充斥着牛角盔和红十字的披风,然后是那个将他抱上马的男人。

   “他就是骑士团”

    巴塞赫姆对他的兄弟低语

   “我以为那只是传说”

  “哦,再也不是了。这是神赐的礼物,他一定就是了。”

    巴塞赫姆转头看向他,揉乱他本就不怎么平顺的银发   “祝福我们吧!吾主的利剑!荣耀尽在彼岸,我的条/顿”

    生来就手握长剑的条/顿在十字军东征的浪潮中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在肉体越发强健的同时,男孩也越发吵闹了起来。

     “本大爷决定了,本大爷的名字就叫基尔伯特”自称本大爷的条/顿向笑作一团的骑士们大声嚷嚷。挥动他带来上帝神恩的剑。

       “听起来不错,条/顿。基尔伯特才像一个人类的名字”   大团长重重的拍了下他的后背,但他们仍然叫他条/顿,无论基尔伯特怎么强调,他们仍条顿、条顿的叫的高兴。

       当基尔伯特向他年长些的骑士团兄弟医/院/骑/士/团抱怨时,后者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他。

    “没什么奇怪的,我们又不是人类。我们甚至连国家也算不上。我们只不过是剑,是教皇组建的向异教徒宣扬上帝荣光的剑”

    “骑士们誓死捍卫主的教义,渴望荣耀,我们只是受这一精神灌注的躯壳。人民拥有我们,绝非相反的。我们的面貌,性情甚至灵魂都是组成我们的人类的精神世界的映射,而那又是最虚幻最不可靠的东西”

    “有谁会关心一个连灵魂都会轻易改变的东西的名字呢?”

    基尔伯特瞪大眼睛看着兄弟,然后然后大笑起来“太复杂的事情本大爷才不想搞懂!kesese!本大爷现在只想随心所欲的过下去,明天的事明天再去考虑!”

     医/院/骑/士/团无奈的将他对抵抗基尔伯特的笑声毫无用处的手从耳朵上拿下

   “也许你会是我们中活的最长的那个呢,条/顿”

   “...本大爷的名字是基尔伯特”

      但在那个时候,尤其是十三世纪初,多数人都会对医/院/骑/士/团的话嗤之以鼻。除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胜利以外,接下来的战争都以失败告终。各骑士团之间也不太平,圣/殿与医/院的对立,确实带给基尔伯特好处,胜利也多了起来,但随后进入埃及,基尔伯特越发力不从心。

    这个相继被希腊和罗马征服的国家意外的顽强,在曼苏拉的战争使骄傲自大的日耳曼人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

   “可恶!本大爷才不会输!没错!一定是一时大意的缘故!一定是萨尔扎的误判!一定是!”

      基尔伯特那段时间一直在阿卡的居所向西南大声喊着类似的话,搅得本就战败被俘的萨尔扎不得安宁。

     “中东不是久留之地,这里不可能是条/顿的终点,继续在中东与西欧的傻瓜们混战不如到东欧的蛮族后裔那赚取财富”

      萨尔扎仿佛要践行早年医/院的预言一样,野心勃勃地将视线转向东欧。基尔伯特不太明白大团长的用意,但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对拥有土地的安稳生活的渴望。他深知萨尔扎的野心根源于那种渴望。

       也许医/院说的没错。他们的存在虚无缥缈,不过是在异国他乡陷入无尽战争的人们的精神寄托。所以他们才会被称为骑士团而不是国家。国家需要土地财富与民族意识作为支撑,而基尔伯特三者皆无。他因战争而生,依靠战争而活,他并不想因战争而死。

       他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抱着这样隐秘的野心,基尔伯特静待历史向他抛出的机遇,事实证明,他作为一个赌徒在世界的牌桌上运气绝佳。在他的视线刚刚转移到东欧,还没有仔细地审视潘诺尼亚平原时,马扎尔人的国王就向他发出了引狼入室的邀请。

      赶走库曼雷人毫不费力,基尔伯特欣慰的将布尔森收入囊中,丝毫不知掩盖野心,他在匈/牙/利的门口修建城池。但君王的傻气和仁慈一样有偿。安德烈二世也许无知,但他还没有傻到别人在家门口修墙是什么意思。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小子最近太嚣张了!总是无视我的警告,别在布尔森建你那无聊的房子了!”马扎尔人的国家意识体不时过来找麻烦。

   “那是本大爷的封地!伊什特万!本大爷建一座巴别塔你都管不着!”基尔伯特嚣张的双手叉腰,脸上是欠揍至极的笑。

     这话虽然有点嘲笑异教徒的嫌疑,但伊什特万故意忽略。

   “那是我的领土”她耐下心来跟基尔伯特讲道理。

  “本大爷帮你赶走了库曼雷人”基尔伯特一副“别太感谢本大爷”的表情。

    根本无法沟通。抱着这样想法的伊什特万转身走人。

    对于伊什特万的警告基尔伯特没太在意,但这并非朋友吵架那么简单,这是条/顿/骑/士/团与匈/牙/利之间的领土纷争。

     他们的矛盾终于激化,以超乎基尔伯特预料的代价。

    “滚回你的阿卡去!条/顿!你不属于东欧!”

       曾经的朋友用剑指着他,在基尔伯特的根系深扎于土之前就将他驱逐。当他直视伊什特万的眼睛时,他只看到匈/牙/利。他一直都是匈/牙/利,从来都是。

       被赶出东欧并没有打击萨尔扎的信心,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大团长铁了心要在欧洲站稳脚跟,脱离中东这个既费钱又费力的泥潭。坚定的与故国神圣罗马站在一起的萨尔扎又得到了另一位傻瓜国王双手奉上的机会。

      在离开东欧的同年,基尔伯特向他的故乡北行。普鲁士,那不过是个居住在魏克赛尔河两岸的蛮族的名字,起码在1225年他东向殖民时是。

      有了在匈牙利时的教训,萨尔扎在征服前就取得了神圣罗马皇帝和波兰国王的同意:被征服的土地将是条/顿/骑/士/团的财产。尽管波兰的的承诺不尽人意,但几年后教皇的保证填补了这一不足。

  “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就只剩征服了,条/顿”萨尔扎对越长越高已是少年的基尔伯特命令道。

     他的声音中隐藏着狂喜,但基尔伯特却感受到一丝冰冷。征服,将那些异教徒变为主的顺民,那就叫征服。基尔伯特想起他诞生的原因,和在幼年时就萦绕于耳的杀死异教徒的口号。

    在他开疆拓土,以血与火充实国土的五十年中,他想了很多。骑士团成员不时看见那个整天嘻嘻哈哈的意识体反常的低头沉思,手中握着黑十字。

    基尔伯特会不时陷入回忆,尽管他还很年轻——对国家意识体而言——回忆他与穆斯林的战争,回忆他与伊什特万的冲突。回忆使他认清了许多他从未认真思考事情,像是医/院/骑/士/团说过的话的含义,像是作为朋友的伊什特万赶走他的原因,像是他内心深处野心的根源。

    在考虑清楚这些之后,基尔伯特才发现,他截止目前为止的人生全都涂满了鲜血,一路走来尽是无尽的坟场。大大小小的战争堆叠起他的历史,无论胜负都会流血,都会牺牲。

    基尔伯特并没有为之迷茫,即使他意识到自己讨厌战争,但他知道眼下战争才是他续命的良药。反对战争,必须有止战的实力,否则连维持和平的能力都没有,他还没有那么狂妄自大,也不会甘于就这样被历史碾碎。

   他毫不犹豫的镇压了蒙特的起义,终于在半个世纪后完全征服了普鲁士,将教廷的权力延伸到异神统治的土地上,建立共和国,定都柯尼斯堡。

  “你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黑袍少年君主的威严注视他,基尔伯特发现他早已没了被叫名字的快乐。

    他早该注意到的,巴塞赫姆当初说的话。这位团长当时就该对他说清楚,浪费了他一百年的时光。

    「基尔伯特,那才像个人类的名字」

     但也只是「像」罢了。

     回过神来的基尔伯特笑了起来,引得神圣罗马皱眉。

  “叫我条/顿就好,条/顿/骑/士/团/国。”

草乙LM

末班车的普诞♪

尽力了,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普爷真好,我画不出。

末班车的普诞♪

尽力了,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普爷真好,我画不出。

数学公式法

Happy birthday 。

我赶上了(???)

Happy birthday 。

我赶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