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景甜

16545浏览    964参与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瑞丽网封面偶像——景甜!!❤❤❤

瑞丽网封面偶像——景甜!!❤❤❤

海棠未肯醉妖娆

安利《大唐荣耀》

这是一部17年的老剧,当时看女主景甜男主是新人就果断没看,现在emmm真香,尽量不剧透

——————————————————————

众所周知,大唐荣耀大结局在第七集,再往后看85集哭戏集锦堪称自杀式追剧

但是戏导的是真的好,台词也是真的好。本来小说是《珍珠传奇》,也就是女主戏,但实际上电视剧的亮点在男主李俶,人设极其饱满有层次,当时的新人男主任嘉伦撑住了。

皇长孙李俶,宇量弘深,仁孝温恭,有权谋立于朝堂之上,也可率军平定安史之乱,更有仁爱之心福泽天下苍生。他生来走的便是帝王业,胸中挂念的是江山社稷,这是主线。

副线是李俶珍视与珍珠的少年夫妻情谊。回想起来也并无痴情出格之事,他不放肆...

这是一部17年的老剧,当时看女主景甜男主是新人就果断没看,现在emmm真香,尽量不剧透

——————————————————————

众所周知,大唐荣耀大结局在第七集,再往后看85集哭戏集锦堪称自杀式追剧

但是戏导的是真的好,台词也是真的好。本来小说是《珍珠传奇》,也就是女主戏,但实际上电视剧的亮点在男主李俶,人设极其饱满有层次,当时的新人男主任嘉伦撑住了。

皇长孙李俶,宇量弘深,仁孝温恭,有权谋立于朝堂之上,也可率军平定安史之乱,更有仁爱之心福泽天下苍生。他生来走的便是帝王业,胸中挂念的是江山社稷,这是主线。

副线是李俶珍视与珍珠的少年夫妻情谊。回想起来也并无痴情出格之事,他不放肆专情,但从诸多笔墨细节中可以看到他对珍珠的独宠心意,这是一位明君最高的爱,也是我觉得人设刻画最高明的地方,在家国之间做了平衡。

剧情的弱点在女主——吴兴才女沈珍珠,才女二字未能担起来,但定位到深明大义是没什么问题。清淡不争权,国事为先,母仪天下的气度,大甜甜是演出来了。

配角真心出彩,老戏骨,年轻的实力派,看花絮原声就能看出来,所以整部戏虽然有狗血剧情,但总体情节流畅,不难看。放假剧荒的可以看看,男主戏份高光不断。

————————————————————————

以下有剧透,不想影响观剧体验就别看啦。


剧中两对cp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对比。

李俶爱人不放纵感情,因为他是皇长孙,他隐忍克制;李倓爱人极致感性易冲动,所以不能接受慕容林致失节。这样的对比仔细想想真的很有意思,将李俶的人物形象铺得更大,将主cp的感情描得更浓烈。

剧中也提到了两种不同的感情。

李俶和沈珍珠少年夫妻,感情最为真挚难忘无可替代;但也如珍珠最后所说,靖瑶若是和陛下相守一生,那未必不是另一种不可替代的情谊。结合现实情况说的也十分在理,这里就没有刻意走偶像剧的套路,导演的格局还是大的。

——————————————————

题外话

有很多人不接受李俶身边有别的女人,但他是帝王,一生一世一双人又能守得住几时。剧本和演员处理的真的非常好,看到最后谈和的哭戏,长寿面,扮马夫送行……真的不会再怪他了,在他心中确确实实如他所说只有沈珍珠一人。

大结局也有很多探讨,个人觉得珍珠知道马夫是李俶,别的马夫搀扶时不敢握手的。所以是双重大刀,她知他在,他知她知。是珍珠成就了他的大唐荣耀,后来李俶偶尔独自纵马远眺,想是他觉得这江山处处,都是他爱的人的影子。

菀
时尚芭莎封面拍摄花絮

时尚芭莎封面拍摄花絮

时尚芭莎封面拍摄花絮

菀

时装封面拍摄花絮

时装封面拍摄花絮

wyhk09_8

景甜(美图)1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大唐荣耀】冬珠夫妇 | 我终成了万人瞩目的帝王 却无人再唤我一声冬郎

【大唐荣耀】冬珠夫妇 | 我终成了万人瞩目的帝王 却无人再唤我一声冬郎

戎马关山北

不负戎装

第四章  沉浮 (一)

-  

  重庆的飞机今天是全停运了,延迟的通知也都发到了手机上,几个人不得不选订一家酒店,暂时先在重庆住上一晚。

  而另一边,崔毅的行踪不用金小天愁了,当地的警察已经在监控上追踪他的去向。

  毕竟是在逃多年的毒贩子,隐匿手段也是不着痕迹,几次暴露在监控前,几次又莫名地没了踪影。

  直到傍晚五点左右,他们才探查崔毅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摄像头前,是在一家大饭店前的停车场。

  不难判断崔毅进了这家饭店会见到什么人。

  

  “你们先休息吧,那个,我有点闷,出去转一圈。”酒店的房间里,金小天斜靠在门边上。

  “诶,就快...

第四章  沉浮 (一)

-  

  重庆的飞机今天是全停运了,延迟的通知也都发到了手机上,几个人不得不选订一家酒店,暂时先在重庆住上一晚。

  而另一边,崔毅的行踪不用金小天愁了,当地的警察已经在监控上追踪他的去向。

  毕竟是在逃多年的毒贩子,隐匿手段也是不着痕迹,几次暴露在监控前,几次又莫名地没了踪影。

  直到傍晚五点左右,他们才探查崔毅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摄像头前,是在一家大饭店前的停车场。

  不难判断崔毅进了这家饭店会见到什么人。

  

  “你们先休息吧,那个,我有点闷,出去转一圈。”酒店的房间里,金小天斜靠在门边上。

  “诶,就快到饭点了,等会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啊。”见金小天拔腿就走,楚之翰开口劝他。

  “是啊,金小天你也不看看,女朋友还在这呢,就想自己一个人跑掉。”盛夏好心提醒道。

  金小天看了看李心月。

  对方没什么反应,看着他不说话。

  “我我没事儿……干嘛都这么敏感啊,出去走走能有什么问题。”某人一抬眉,极力给自己开脱,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越是夸张解释他们便越是不会起疑。

  “你说是吧,心月?”

  对方还是没说话。

  “……老婆?”

  李心月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噗嗤一下笑了起来,随即点了点头。

  

  再不走就要误事了。金小天转身快步离开,穿过走廊,正好赶上了下楼的电梯。

  他进了电梯,迅速摁了到一楼的键,然后长按着关门的按钮,似乎急着一个人逃离此处。

  结果,冷不防电梯门又打开了。

  李心月也进了电梯,抄着手盯着他。

  “你真以为我傻啊。”电梯里就他们两个人,她面对着自己这个当警察的男朋友,毫不遮掩地问道,“你到底干什么去啊。”

  “诶不是……我去一下就回来。”这个案子保密了十几年都未对外公开,金小天当然不会跟她承认,只是含糊地跟她保证道,“我去一下就回来,很快的。”

  “去哪儿?”

  “……没事的,真的。”

  “这次出来我就觉得你不对劲,是不是又有什么案子了?”

  “我那个……哎,我没有……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电梯到了一楼,金小天跟在她身后走出电梯。

  计从心起,他突然从后面搭上她的肩,一只手揽住了姑娘,见酒店一楼人多,便凑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这样的。我刚刚看到一个人有点可疑,从机场一路就跟着咱们,我出去看看。”

  毕竟这种事以前也没少遇见,这样的话,也就是金小天现编出来,李心月她才会信。

  “不会吧?又是谁会跟着我们?”姑娘略微惊讶,声音也跟着放低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先出去转一圈,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来了。”金小天窃喜,说着就放开她向前走去。

  “诶诶……小天,你小心些。”李心月连忙拉住他,皱着眉小声对他说着,“有什么事赶紧打电话。”

  “嗯。”金小天应声出了酒店的大门,只留李心月一人站在那里。

  唉,他可真对不起他的姑娘啊。

  

-

  暮色四合,夜晚的重庆是这样的亮丽。

  街边的店铺亮了灯牌,五光十色的灯光照映着这座城,照在他的脸上,像这样人口密集的市中心商业区,是要热闹一个晚上的。

  为避免惹人注目,接应的刑警开私家车过来,好巧不巧被堵在了半路上,倒比他走路过来还要迟些。

  金小天蹲在那家饭店门口有一会儿了,无聊的时候周边道路都被他查了一圈,势在必得地想要将饭店里的人一网打尽。

  

  “金小天。”来人一身便装,似乎很是熟悉地喊了他的名字,“哎呀不好意思,我来迟了点。”

  金小天站起身,本想伸出手去跟他握个手,却被人家老友见面似的拍了拍肩膀。

  “是黄志斌队长吧?一会儿怎么称呼?”

  “叫我老大。”对方很是自来熟地开了个玩笑,带他进了这家饭店,“哈哈,走啊今天你黄哥带你吃饭去。”

  “美女,888号包间怎么走?”接着黄队自然地换成重庆方言,爽快大方地问吧台服务员道。

  “三个八啊,上三楼走进去最里面的。”见是本地人,服务员答的便是更加地道的方言。

  饭店里人来人往,普通话和重庆话混杂着进入他的耳朵。

  金小天只能盼着自己这个外地人别影响了办案。  

  三楼是专给的豪华商业包间,相比楼下要安静很多,包间内坐了一桌的便衣刑警,刚刚一路进来跟黄队打招呼的也有几个,他猜想过去也都是自己人。

  不出所料,一个服务生从隔壁端完盘子,又小心地折回来。

  “黄队。”服务生关上门。

  “看清楚了吗?”黄队正色问道。

  “看清楚了,目标就在隔壁。一共八个人,包括两个保镖。”

  “他们有携带货物吗?”

  “没看见。不过他们刚刚跟我说,再上一盘菜就可以先停一会儿了。”

  金小天看了眼黄队,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好了,你先出去吧。”黄队压低声音,替他打开门,“在外围等我们,有什么情况对讲联系。”

  “是。”

    

  金小天贴在墙上,侧耳细听着隔壁的动静。

  脚步声响了几声便没了,隔壁对话的内容也听不清一二。只能依稀分辨是个中年男人的语调。

  “黄队,我们是直接进去抓吗?”金小天抬起头,眼神看上去很复杂。

  “没有货物,万一不是交易呢?”黄队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似乎很是沉得住气,“他们进饭店的监控已经查过了,其中几个身份可以确认,都是没案底的。”

  “没有前科?那剩下几个呢?”

  “他们暴露在监控前的时间很短,一时半会儿还识别不出来。”

  这很显然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他好不容易说服冯队布下了这么一个网,果然还是变故陡生,如今进退两难,只能站在隔壁跟一个刑警队长干瞪眼。

  金小天轻声说出自己的担忧,要知道他以前办案从未这样临阵迟疑过。

  “怕就怕,我们放了这么长的线,从上海跟到重庆,最后还是只抓到崔毅一个。”

  “崔毅当年只是一个洗钱集团手下的人,贩毒的行为还没有实据。可是就凭他在逃这么多年,他手上不可能干净。”  

  “但是现在进去抓,如果没有查出任何赃物,崔毅照样只有洗钱和潜逃的证据,他身后的贩毒集团,还是揪不出来。而其他几人虽然有嫌疑,也不一定是这个案子的关键所在。”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呼出一口气,黄队皱着眉问他,“金小天同志,办案是要凭证据的,你有把握吗?”

  金小天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不大肯定地摇了摇头。

  “保险起见,还是问问你们冯队的意思吧。隔壁的人可是不会等你的,要快。”黄队几番考虑,担心眼下情况耽误不得。  

  “嗯,那我出去打个电话,要是有什么行动我就在外面接应你们。”

  金小天一口气提着又放下,现在的情况僵持得他喘不过气。

  

-

  未接电话已经积了好几个了,金小天他猜得到是李心月打的。调了静音的手机震动得他腿麻。

  他打开微信,编辑了一条不长的信息,却没有发出去。

  “安全,等我。”

  他当然不会发送出去。

  

  他快步走到饭店前的停车场,正要拨打联系人,反倒手机屏幕上亮起黄队的呼叫。

  “喂,金小天。”

  “啊黄队,怎么了?”金小天赶忙接起来,一边向停车场中间走去。

  “人跑了!”他听见电话那一头纷杂的脚步声,黄队边打电话边安排人分头去追。

  金小天硬生生顿住了脚步。

  “你在门口等着,他们要是从你那儿跑 ,一定要给我拖住。”

  金小天没回答。  

  “听见了吗?”黄队大声问他。

  “……黄队,他们是不是开车过来的?”金小天突然问道。

  “有一伙人是,怎么了?”

  “车牌号是多少?”

  “好像是黑色的0331。”

  “行放心吧。他们跑不了。”

  

  金小天挂断了电话,看向不远处蹲在绿化带旁的人。

  小伙穿着黑色外套,以一个极其奇怪的姿势躲在暗处的角落里,一般人要是不留意,很难发现有这样一个人蹲在车后面。

  金小天也曾经在派出所当民警有几个年头,看得出小伙是在干什么。

  有些像是在偷轮胎。

  车牌号,033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