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智营

49浏览    4参与
梅知雪

无人之境

暴动3
我睁开了眼,入目的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
已经是早上了。
听见窗外传来了几声鸟鸣,我转过了头。
床上只有我一个人。
我立刻支起了上半身,摸向一旁。
床单是冷的。                                      ...

暴动3
我睁开了眼,入目的是一片洁白的天花板。
已经是早上了。
听见窗外传来了几声鸟鸣,我转过了头。
床上只有我一个人。
我立刻支起了上半身,摸向一旁。
床单是冷的。                                                                  我不是睡着床下的吗怎么到床上来了。
我侧耳听了会,掀开被子,穿上拖鞋。
环顾一圈,转而把手伸向了床头柜,拿起了这个房间里算是最有杀伤力的剪刀。
走到窗边,将帘子掀开一角,街上只有一黄一红的两辆电瓶车和一辆红色轿车,车速无一例外的都很快,车上还大包小袋的放着不少东西。
我放下窗帘,握紧剪刀,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室。
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电视的声音。
来到了客厅,电视还放着居民饮用水中毒的新闻,桌上还摆着两份早餐,夹着煎蛋的三明治,火腿肠还有酸牛奶,是我最喜欢的搭配。
可是,我却没有在客厅里看见其他人。
四周只剩下电视的播放声。
右边的肩膀突然一沉。
“安时你醒了?”
没等她说完这句话,我就已经一个激灵的转过身把剪刀对准了她。
“兄弟你拿剪刀干什么啊有话好好说???”
“白烨???”             
她拿着白色的毛巾,额头上的几根头发还滴着水,大概是刚洗漱完从厕所里出来吧。
“不然你以为是谁,你先把剪刀放下好不好,这样怪吓人的。”

“这么说还是你一醒来就把我抱上的床啦?”我又咬掉一口涂满番茄酱的吐司。
鲨鱼好笑地看了我一眼,喝了一口酸牛奶,“不,什么抱,我是硬生生的把你给拖上床的。说实话,你不觉得你最近变重了吗?”
“胖就胖吧,这都不是事。”我笑着把一大片吐司送进了嘴里,腮帮子鼓的大大的。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通告。”
我看向了电视。
万年不变的蓝色调背景和穿着开领外套的短发女主持人。
“近日我国沿海城市发生了多起暴动事件,有不法分子在街上持刀砍人,伤人原因尚且不明。警方正全力逮捕不法分子,望各位市民准备好充足的食物,待在家中,不要轻易给陌生人开门,并减少外出的次数……重复一遍……”
我和白烨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你家有足够的食物吗?”
“嗯……很糟糕的是,冰箱里没有多少了。”

梅知雪

无人之境

[ 第二章 后续 ]
要是又在楼道里遇见那伙人怎么办呢。
我可打不过。
还是爬树吧。                                            ...

[ 第二章 后续 ]
要是又在楼道里遇见那伙人怎么办呢。
我可打不过。
还是爬树吧。                                                                  挥挥手让白烨靠远点,然后做了个起跳的姿势。
自信一跃——直接一屁股砸在了窗框上。
贼几把刺激。
                                                                                           
“不是,你睡觉怎么往床下钻啊?”
鲨鱼拉住了我的胳膊。
“睡床上多不安全啊???”
“有我在你还怕吗?”
看着鲨鱼这个帅气的微笑,我有些动摇。
听到楼上邻居的大门被踢得哐当作响,我和鲨鱼对视一眼。

然后极有默契地一起钻进了床底。

梅知雪

无人之境

暴动—2
各位晚上好。
这里是安时。
刚才看到了某些不得了的事情,吓得我背起书包就是个三百米冲刺。
现在,我躲在自家楼栋附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有一队人在这边巡逻。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家伙。
目测全是男性,手上还都拿着武器,肯定打不过啊。
既然不能正面肛,那还是等他们走了我再进门吧。
然后,他们就一屁股坐在我家门口一边唠嗑一边抽起了烟。
???
不是吧大兄弟,你周围明明有这么多门怎么就偏偏坐我家门口啊?
然后我就在一旁蹲了整整二十分钟,脚都有点麻了,他们依旧还在那唠嗑。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要不试着和他们沟通一下好了?
才刚刚跨出一步我就停住了。
有个小学生过去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什么,只看见他比了个中指,然后就被打出了屎...

暴动—2
各位晚上好。
这里是安时。
刚才看到了某些不得了的事情,吓得我背起书包就是个三百米冲刺。
现在,我躲在自家楼栋附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有一队人在这边巡逻。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家伙。
目测全是男性,手上还都拿着武器,肯定打不过啊。
既然不能正面肛,那还是等他们走了我再进门吧。
然后,他们就一屁股坐在我家门口一边唠嗑一边抽起了烟。
???
不是吧大兄弟,你周围明明有这么多门怎么就偏偏坐我家门口啊?
然后我就在一旁蹲了整整二十分钟,脚都有点麻了,他们依旧还在那唠嗑。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要不试着和他们沟通一下好了?
才刚刚跨出一步我就停住了。
有个小学生过去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什么,只看见他比了个中指,然后就被打出了屎。
真的,屎都被打出来了,别问我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什么也没看见。
好小子,我敬你是个英雄。
啧啧啧没想到这群人居然连小学生都下得去手。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蹑手蹑脚地躲到了其他楼栋的楼梯死角处,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把亮度和音量尽可能地调到最低。
然后压低声音打通电话。
电话嘟嘟地响了几声然后接通了。
“喂,白烨?”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妈呀,安时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我往黑漆漆的街道看了几眼,确保无人后才低声道,“嘛,怎么说呢,发生了很多事呢。总之,你先把房子里所有的灯关掉,可以的话再去厨房拿把小刀防下身吧,我一会就去你那。”
“关灯?为什么?”
“听我的就对了。”
除了草丛里的虫鸣声,四周就只剩下我们的交谈声。
“好啦好啦,灯我关了,刀也拿了,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啊等下,有人在敲门,我先去开个门。”
透过电话,我甚至清晰地听到了那个陌生的男音,说要忘带钥匙和手机能不能借你手机给物业打个电话什么的。
“别去!”
电话那头好似陷入了沉默,我一下就慌张了起来。
“求求你了白,别去开门,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相信我真的,你自己找个地方赶紧躲起来吧,不要理会他们。”
回答我的依旧是一片沉默,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扑通扑通地响着,一下一下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如杂草一样开始在心底蔓延开来,我感到手脚冰冷。
过了良久,电话那边才传来一句:
“……好吧”
听到这句的我如释重负,伸手拍了拍胸口给自己顺顺气,“你真是吓死我了。”
只是那敲门的频率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然后逐渐变成了踢门,门咣当哐当地响着。
我的手心上满是冷汗,“你、你赶紧躲起来。”
然后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知道她已经躲起来了。
我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专注地听着那头的动静。
大概是,那些人一边踢门捶门一边骂着什么,然后……门开了……
不,听起来更像是对面的门开了,好像有个妇人的声音。
……他们似乎起了争执。
紧接着就是那妇人凄厉的尖叫声,吓得我浑身一颤。
那边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白烨?”
“嗯?”
“他们走了吗?”
“……我不知道,不过听起来好像是这样的。”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掉以轻心呢。
“你等着,我现在到你那边去。”我从昏暗的楼梯底下爬出来,站起身,背起了双肩包,拍了拍身上的灰。
“安时?”
“恩?”
“今晚谢谢你啊,真是吓死我了呢。”
“没事啦,再说我今天晚上还要到你家去借宿呢。”

把手机揣进兜里,我蹑手捏脚地走了出来,清冷的月光照在前方的地面上。
“咔哒——”
就近在我耳边的声音。
我头皮发麻地往一边看去。
一个黑发的男孩子,就坐在我刚才藏身的楼梯上,低着头把玩着手上的伞,垂下的黑发遮住了他的脸,再加上他坐在阴暗处的原因,我看不清他的脸。
他在这里坐了多久?我刚才的谈话他全都听见了吗?
我下意识地就往外跑。
跑了几步,发现不对啊,该杀我的话不就早该杀了吗,再说他手上的雨伞怎么看也杀不了人了吧。
我停下脚步,回头又看向他,略微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我说。”
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没看见坐在那里的那群男人吗?你……最好还是赶紧走吧。”
踌躇了下,我还是转头跑走了。

梅知雪

无人之境

暴动--1
夜风不断地灌进宽大的领子里,我搓着手哈气,不断地原地跺脚。
路灯的昏黄光线之下聚集着一群扑闪着翅膀的蛾子,在地上投出一个个移动的黑点,四周寂静无身,只能听见草坪里虫子的吱吱声,还真是静的让人没有安全感。
这种环境,这种时间,怎么看都是会发生某种事情的桥段啊?比如抢劫杀人抛尸什么的。
开玩笑的,才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
警车都已经开过去三辆了,怎么还不见我等的那班公交车来?
都已经这么晚了警察还在执勤吗?真是辛苦呢。

公交车来了。
停在了我的面前。
总不用自己吓自己了。
我背着书包上车付了钱,再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一车的人几乎都在低着头玩手机。
公交车的小电视里还放着最近几日的新闻,...

暴动--1
夜风不断地灌进宽大的领子里,我搓着手哈气,不断地原地跺脚。
路灯的昏黄光线之下聚集着一群扑闪着翅膀的蛾子,在地上投出一个个移动的黑点,四周寂静无身,只能听见草坪里虫子的吱吱声,还真是静的让人没有安全感。
这种环境,这种时间,怎么看都是会发生某种事情的桥段啊?比如抢劫杀人抛尸什么的。
开玩笑的,才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
警车都已经开过去三辆了,怎么还不见我等的那班公交车来?
都已经这么晚了警察还在执勤吗?真是辛苦呢。

公交车来了。
停在了我的面前。
总不用自己吓自己了。
我背着书包上车付了钱,再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一车的人几乎都在低着头玩手机。
公交车的小电视里还放着最近几日的新闻,大概就是关于市民中毒什么的事情。
我打了声哈欠,眼皮困得直打架。
车子猛地一刹车,我直接一头撞上了前面的椅背。
我揉了揉撞疼的额头,怎么回事,又有人横穿马路了?
车里的人开始嚷嚷起来,指着车的前方大喊大叫的,还有人拿出手机拍起视频来。
有什么好拍的。
我颇有不屑地轻笑一声,转而看向车外。
人们尖叫着仓皇逃离,公交车被拥在人海中寸步难行,甚至还有个妇女拍着我身边的玻璃窗哭喊着什么。可是四周太吵了,她的声音淹没在人群的尖叫中。待到人群快散去的时候,她看看人群又看看我,然后抱着自己的孩子也跟着跑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探头看向车的前方。
有几辆警车,警察在和什么人对峙着。
只听见几声砰砰地枪响,两个蓝衣服的警察蓦然倒下,旁边围着他们的人也倒下去几个。
怎么回事?还开枪?
我突然打了个冷颤。
发生什么了?
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呢。
不少人催着看懵了的司机把车门打开,我抓起背包就跟着跳下了车子,然后头也不回地躲到旁边居民楼的阴影里。
靠在墙壁上发抖,又探头向马路间的公交车看去。
公交车的前面,有一辆黑色的轿车。
那些人过去了,把轿车围了起来。
手上拿着球棒什么的东西砸了车,,玻璃碎了,门开了。
那些人近乎粗暴的把拽着脖子后的衣领把车主拉出来,手起刀落,染着血的刀尖泛着光。
我捂着嘴没有让自己尖叫出声。
旁边还有正在录像的一对男女,想跑,来不及了,被追上去了。
女的被抓住了头发,尖叫着,然后被割了喉,血洒了一地。
男的被抓住了衣服,求饶着,然后腹部中刀躺在地上抽搐着。
我猛地朝相反的地方跑了起来,却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翻出手机拨打了110,却被提示线路繁忙。
也是,这么大的事,哪有人会不报警啊。            赶紧回家吧,醒来就什么都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