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智障

7298浏览    6584参与
陨栎来了
噗哈哈哈哈哈喷子本质

噗哈哈哈哈哈喷子本质

噗哈哈哈哈哈喷子本质

西住艾麗卡

II.求胜心切

首先发现军旗者,是于上游方向巡逻的斥候。借助雨势掩护,这些勇士绕过前卫,冒险接近到大队一箭之内尝试点清敌军数目,因而与敌发生接触,在回撤途中又被前卫拦截以致损伤颇重。幸存者回报说,敌人先头队列是人数约四百的骑兵,均着锁甲,并且在队伍后方发现了卡列努斯的将旗。此外,还看到另外十面旗帜。

我意识到斥候遭遇的精骑实为卡列努斯的家兵。这符合他一贯亲自在军前开路的作风。

显然,正是这个狡诈之徒趁我军忙于修建工事之机悄然潜行出城,利用水势断了我军归路。如今,他必认定自己已尽占天时地利,预备就此一举将我击溃。

而我军处境确实危如累卵。低处的营地由于漫水已不可守,尚来不及迁至高地的多数辎重也顷刻尽毁。负...

首先发现军旗者,是于上游方向巡逻的斥候。借助雨势掩护,这些勇士绕过前卫,冒险接近到大队一箭之内尝试点清敌军数目,因而与敌发生接触,在回撤途中又被前卫拦截以致损伤颇重。幸存者回报说,敌人先头队列是人数约四百的骑兵,均着锁甲,并且在队伍后方发现了卡列努斯的将旗。此外,还看到另外十面旗帜。

我意识到斥候遭遇的精骑实为卡列努斯的家兵。这符合他一贯亲自在军前开路的作风。

显然,正是这个狡诈之徒趁我军忙于修建工事之机悄然潜行出城,利用水势断了我军归路。如今,他必认定自己已尽占天时地利,预备就此一举将我击溃。

而我军处境确实危如累卵。低处的营地由于漫水已不可守,尚来不及迁至高地的多数辎重也顷刻尽毁。负责保护物资的几支队伍一时间都大乱,他们眼见洪水涌来,便不顾我先前的命令,开始纷纷抢救各自财物。

已与我一道登上的高地的,除了康斯坦提娅、我的侍从、和少数几位议事会长老及其族人,便只有嘉文的马弓手们。因为这些人本就轻装而来,且随身物品均以备用马匹驮载,没有装卸大车的麻烦,于是行动最快。

幸而,此时敌人尚在两里开外,我仍有余裕整军迎击。我决定在高地上作战,此提议得到诸长老和盟军一致认同。

我即遣人下山去,催促各部放弃辎重立刻赶来。随后,又动身同各位将领考察地形。早先,为了设营,我已在此地勘察过。不过那时考虑的是如何公正地给各部划定宿营场所,而此番则是决定我军阵位。

高地西侧,有一条平行于河流的南北向道路从低处穿过,卡列努斯将沿此路从上游而来。依照探得的军旗数目,如果他们未使用诸如一营携带两面军旗之类的诡计,则人数应当在三千以上,而营寨内的数百守军也可能向我们侧翼出击。为了确保后方安全,我让两支战力稍逊部族留守木墙,一方面保护物资老弱、一方面也威慑营寨守军。其余青壮都悉数登山。

因此战吉凶难测,我便打算让人护送康斯坦提娅下山与行李队伍汇合,在那儿静待分晓。若我方战败,我的忠仆会带她逃亡。她拒绝了,并说,『这是我的战争。』

我再三规劝,警告她我无法在乱军中护她安全。我们当众起了争执。最终她还是让步了,在四名侍从的护卫下离去。或许这么做有损于她将军继承人的形象,但我想这是别无选择。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已经不愿她再涉险了。这也是利己的决定。假使她有万一,执事官的援助也就不会那么坚定。

当然,这只是战前一个小小的插曲。我们不过是停下来相互反驳了对方几次而已,并未对整个布阵过程有任何影响。

我军战线将以高地顶点为中心朝南布置。卡列努斯一定会尝试击溃我军右翼,以此将我们赶进河水溺死。作为应对,我将阵型作如下布置:我自己位于最高处,议事会长老们统帅各自的部族,依次排列在我右侧,而嘉文的盟军则在左侧。巴伦德的人被放在右翼后方,留作支援。如有必要,他也可驰援中央乃至左翼。

同时,为了保护侧翼,我下令全军将能带来的马匹都依次拴好,排列在阵线侧后,形成一道围栏。盟军的马也不例外。所有人徒步战斗。

通常而言,只排布一条阵线是失策的。可眼下我无暇再去组织伏击部队,即便勉强组成了,也绝没有可能让他们及时赶到战场侧翼潜伏。如果这么做,他们必然会在半路就撞见敌军,而山上的人却无法援救。结果只能是让勇士白送了性命。

事实上,仅将受惊的部队重整起来,时间便已捉襟见肘。而那些已经集合起来的人马也是杂乱不堪,我必须在战线上四处奔驰呼喝,引导他们找到各自部族的军旗。每当有一部就位,我便用言语激励他们。我向他们历数卡列努斯对我等族人犯下的罪行,又痛斥他前些日子的背信弃义。我要他们别忘记祖先骁勇善战的名声、和他们对帝国的诸多胜利,使他们又回忆起先王及他兄长在世时的峥嵘岁月。关于财产,我又说,既然营地已经被淹,则唯有拼死一搏,夺取诺维奥马古斯城中的财富来冲抵损失。最后,对这些饱受等待之苦的人,我说,『咱们好运来了。这下不用再掘土伐木,今天就把他们一锅端。』对我的幽默他们心领神会,报以热烈笑声。

对于嘉文带来的异族士兵,我引用了在帝国人中间广泛流传的谣言。帝国人往往以为东方的马上民族两腿都生而畸形,离开马背甚至无法行走,更不可能徒步战斗。马弓手们纷纷嘲笑帝国人愚昧无知,决定要给他们一个难忘且血腥的教训。

至此,所有准备均已就绪。我再无任何可做之事。雨幕中,帝国军的身影清晰可见。他们骑兵趋前,各营以松开的队形前进。卡列努斯的旗帜赫然立于阵中。

不消一个钟点,两军就要绞杀在一起。而胜负生死,都将在日落前揭晓。我再次向神灵祈求保佑,不仅保佑我和战士,也保佑康斯坦提娅。因为在当下,唯有她无力为自己的命运而抗争。

L流言(开学封箱)

意外

智障


无上升


复健➕梗文


走肾不走心

–––––––––––––––––––––––––––––––––


大张伟刚录完节目,瘫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刷手机,突然一个特别关心的对话框弹出来,他毫不犹豫地点进去:


“诶,真的是,张伟哥今天唱的也太欲了吧!”


嗯???大张伟猛地坐正,一脸懵逼地盯着屏幕。


“一天天的就知道撩人,你看看他在舞台上那眼神,还抛媚眼呢!”


薛之谦又发什么疯了?


“晚上就给我搞他,搞到没力气唱歌!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这男朋友能不能要了!”


“不行,得让他边唱边干,老在床上怼我这算什么!就应该用...


智障


无上升


复健➕梗文


走肾不走心

–––––––––––––––––––––––––––––––––


大张伟刚录完节目,瘫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刷手机,突然一个特别关心的对话框弹出来,他毫不犹豫地点进去:



“诶,真的是,张伟哥今天唱的也太欲了吧!”



嗯???大张伟猛地坐正,一脸懵逼地盯着屏幕。



“一天天的就知道撩人,你看看他在舞台上那眼神,还抛媚眼呢!”



薛之谦又发什么疯了?



“晚上就给我搞他,搞到没力气唱歌!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这男朋友能不能要了!”



“不行,得让他边唱边干,老在床上怼我这算什么!就应该用他那奶音好好叫叫!”



…………



“维维?你今天怎么这么矜持啊。”



“平常不是早就回我什么硬了的吗,是在赶通告?”



大张伟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长舒一口气,又窝回了转椅里。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



“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你别误会了。”



“怎么,你还有第二个叫张伟的男朋友?带过来我瞧瞧。”



“没有!不是,张伟哥,我错了,你别不让我上床!”



“床?什么床?是我在上面唱歌的那张床吗?”



“……所以可以吗?”


“靠!你现在是在问我可不可以被你搞吗?合着这事还是需要我同意的呀,听你的口气好像要和某人密谋登堂入室,做采花大盗呢。”



“那行吧……”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正当情侣身份,且都满十八岁不知道多少年了,可以不走内个触犯法律的途径!”



“!!这可是你说的,张伟哥!”



摁灭手机屏,大张伟举起手盖住脸,一丝丝潮红掩饰不住地渗透出来。



我都在干什么?

小繁繁

哎呦我擦

太特么的。 智障了……

哎呦我擦

太特么的。 智障了……

227存档馆 (举报一次你割少一年寿命)
重发: 一天内推荐的文章,就已...

重发:

一天内推荐的文章,就已经没了一小半。

老坟头啊老坟头,今天让我骂你什么好?

重发:

一天内推荐的文章,就已经没了一小半。

老坟头啊老坟头,今天让我骂你什么好?

227存档馆 (举报一次你割少一年寿命)
❄️or冰雹现在是敏感词了?...

❄️or冰雹现在是敏感词了?

老坟头你是不是真的在反227?

❄️or冰雹现在是敏感词了?

老坟头你是不是真的在反227?

白肆今天又不想起床

看到的麻烦举报一下谢谢,另外不要因此去反感任何一个角色,是他们的问题,不是角色的问题

https://jieyueguanshan09.lofter.com 

投诉链接(粘贴主页链接即可投诉,仅限LOFTER用户)

看到的麻烦举报一下谢谢,另外不要因此去反感任何一个角色,是他们的问题,不是角色的问题

https://jieyueguanshan09.lofter.com 

投诉链接(粘贴主页链接即可投诉,仅限LOFTER用户)

生姜芝士球

人间惨剧

上午吃饭的时候用手剥了根辣椒

我都洗了好多好多遍的手

开隐形盒子的时候就想   眼镜不会被辣到吧

然后带上去的时候真的感觉热热疼疼的

我还想 我的心理暗示好严重啊  刚刚那么想现在就真的觉得疼

因为平时也总是带上去疼疼的时候  要拿下来在洗一下再带就好了

有的时候是眼球上蛋白的问题  有的时候是手上沾到了毛毛什么的

然后我就弄一下又带  还是不行

我又开了另一只眼睛的隐形

这次注意没怎么用碰了辣椒的手碰隐形

但是还是带不上去  热热疼疼...

上午吃饭的时候用手剥了根辣椒

我都洗了好多好多遍的手

开隐形盒子的时候就想   眼镜不会被辣到吧

然后带上去的时候真的感觉热热疼疼的

我还想 我的心理暗示好严重啊  刚刚那么想现在就真的觉得疼

因为平时也总是带上去疼疼的时候  要拿下来在洗一下再带就好了

有的时候是眼球上蛋白的问题  有的时候是手上沾到了毛毛什么的

然后我就弄一下又带  还是不行

我又开了另一只眼睛的隐形

这次注意没怎么用碰了辣椒的手碰隐形

但是还是带不上去  热热疼疼的

然后用护理液洗了洗   再试还是疼

于是放弃了   带着眼镜出门了

觉得自己好惨啊

沾了辣椒的手再去戴隐形  这种特殊体验为什么会被我碰到啊

然后我又洗了好多遍手

还用卸妆油擦了擦

因为记得好像油解辣吧   卸妆油也是油啊

之后不信邪的想   我的手不疼啊 是不是没辣椒啊

然后想用手揉揉眼睛

结果眼睛似乎是双聪明的眼睛    死活不睁开

然后我就蹭了蹭眼皮

后来涂面霜的时候眼皮也开始热热刺刺的了🙂🙂🙂

宛如智障的一天


西住艾麗卡

9.暴雨

听从执事官调遣向西进军的队伍,以埃米利乌斯伯爵的八个野战军团为主力,辅以应招而来的野蛮人盟军,总数约一万四千人。这是短期内执事官斯考鲁斯可以集结的最大兵力。他敢于以如此少的力量向身兼步军和海军统帅、掌握全国大半军力的禁卫军长官克劳迪乌斯发难,是因为眼下的时机千载难逢。

当前帝国境内正在延烧的动乱,不仅有西部割据王国的权位争夺,南方大政区野心勃勃的军官也恰在同时掀起反叛。克劳迪乌斯需要钱粮来供养他的军队,而南方大政区正是他的钱源粮仓。他情愿支付高价收买卡西乌斯的野心,但绝不容许有人在他后院兴风作浪。下令逮捕康斯坦提娅的当晚,他即要前去集结军队和舰船准备远征南方,哪怕得知人质脱逃,他也只是将此事...

听从执事官调遣向西进军的队伍,以埃米利乌斯伯爵的八个野战军团为主力,辅以应招而来的野蛮人盟军,总数约一万四千人。这是短期内执事官斯考鲁斯可以集结的最大兵力。他敢于以如此少的力量向身兼步军和海军统帅、掌握全国大半军力的禁卫军长官克劳迪乌斯发难,是因为眼下的时机千载难逢。

当前帝国境内正在延烧的动乱,不仅有西部割据王国的权位争夺,南方大政区野心勃勃的军官也恰在同时掀起反叛。克劳迪乌斯需要钱粮来供养他的军队,而南方大政区正是他的钱源粮仓。他情愿支付高价收买卡西乌斯的野心,但绝不容许有人在他后院兴风作浪。下令逮捕康斯坦提娅的当晚,他即要前去集结军队和舰船准备远征南方,哪怕得知人质脱逃,他也只是将此事托付给副手便动身离开。

他必须离开,因为数万大军决不可交予他人。冬季的中央海风急浪高,不宜航行,可他只能冒险。军饷决定了士兵的忠诚,也即决定了他自己的地位与生死。他或许在中途便葬身大海,又或许兵不血刃得胜归来。但如论如何,在这个冬天,他无暇插手执事官和卡西乌斯的战争。

在西北部,这一年的冬雨来得较往年更早。

随着第一场雨降下,格里塞尔达的军队开始围攻诺维奥马古斯外的营寨。营寨受一条河流保护,帝国军在撤退时将河上的木桥拆毁了一半。经由帝国俘虏指导,部落军四处砍伐树木将桥补上,又将更多原木运过河去。他们首先在河这一侧修建营地和可推动的掩体,然后将一道木墙慢慢延伸向营寨后方,以切断它同诺维奥马古斯的联系。

营寨中的敌军观望了一阵,而后,在一个晴朗夜晚猝然出击,烧毁了一部分围攻器械。好在之后连日雨水,他们不再有施展火攻的机会。

部落军本不擅修建工事,在雨季作业更增加了疲劳,这项工作令许多战士乃至头领抱怨连连。依靠近日来的胜利气势、以及平素积累的威望,格里塞尔达暂时压下了这些反对声音。

雨势渐强,全无缓和之迹象。祭司们对反常天象含混其词,部族的忧虑日增。格里塞尔达知道她没法永远掌控局面。武士们厌恶等待,厌恶如孱弱的帝国人一般行事。骄傲与勇武有时也是双刃剑,尤其是他们当还心怀仇恨。

相较之下,执事官派来的盟军更难管束。他们只听命于自己的国王,一年前才刚刚继承先父之位、与康斯坦提娅同龄的嘉文。年轻统治者急欲赢得威望,毫不犹豫地响应了执事官的招募。这些人的祖辈自更远的东方迁徙而来,以马和大车为家,多食酪和肉而不谙栽培。该民族中的一支曾加入阿达尔沃尔夫和他兄长的侵略大军,最后被帝国迁往海对岸的南方大政区定居。康斯坦提娅许诺攻破诺维奥马古斯时会给嘉文丰厚回报,以此挟制了他。

同样地,格里塞尔达也向部下许以钱财。关于战利品分配,她与嘉文预先定下协议,免得日后有所纠纷。双方都请部族中的长者祭司作证,使约定受到精灵保护。

围城工事继续修建,军中躁动不见平息。但格里塞尔达确信,他们尚且可以忍耐,直到第一次与敌人兵刃相接。积攒的怒火与仇怨一旦宣泄,之后的事便无人再能干涉,或胜或败只得听天由命。因而格里塞尔达慎之又慎。她不想让部族受蛮勇驱使而在壕垒前空洒热血。

她想要胜利。

康斯坦提娅向执事官去信报告了战事进展,兼催促援军。而执事官解释称因为暴雨引发了山洪,令部队前进受阻,现正另寻道路。他在信中说,此番气象数十年不遇,警告康斯坦提娅行军扎营务须慎查地势。

围城营地背后的河水此时已涨得很高,几乎要漫上木桥桥面。好在,经帝国俘虏指导而建的桥十分坚固,在急流中巍然不动。格里塞尔达担心水位继续上涨或将危及营地,于是经议事会商定一致,预备拔营迁往更高处。

次日,当她冒雨登上高地指挥搬迁时,忽见许多原木自河的上游飞泻而下。一眨眼,它们便撞上木桥,伴随着巨响将桥面冲得七零八落。残存的桥桩又将原木拦下,淤塞了河道,顷刻间河水漫出两岸,肆意灌向营地。营中大乱。

那些原木切口整齐,显然是被人伐下后有意抛入河中的。

众人惊魂未定,上游处却已竖起帝国军旗。在他们不知不觉间,卡列努斯已然抢占先机。

亲爱的赫尔特

豁!一开口就知道我是老傻逼了


@Valentine瓦伦汀 美女我来了 请确保你的嘴里没有玉米粒

豁!一开口就知道我是老傻逼了


@Valentine瓦伦汀 美女我来了 请确保你的嘴里没有玉米粒

看看时笙吧时笙特别好看

第一张文章内容,第二张评论区的幼儿评论

简直,0202年了,晋惠帝出土了

你给我试试饿到极致徒手抓鹰,看把你n /b 的

就很无语

而且你试试吃枯黄的杂草,真的=_=无语


第一张文章内容,第二张评论区的幼儿评论

简直,0202年了,晋惠帝出土了

你给我试试饿到极致徒手抓鹰,看把你n /b 的

就很无语

而且你试试吃枯黄的杂草,真的=_=无语


在下蚊子,有何贵干

记一场奇葩的梦

(一)

  我知道我在做梦,因为我知道我睡着了。眼前是一片黑,什么都没有。

  做梦梦到一片黑,那可真是人生中的大不幸,梦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做什么都没人管。

  所以我想,我应该能遇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于是我来到了一个走廊。墙啊地面啊都是灰色的,有点像游戏里出现追逐战的走廊。

(二)

  走廊里没有人,只有我自己。

  有点吓人,我想,有人来陪我就好了。

  背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看过去,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出现,那人带着一副又大又扁的黑色...

(一)

  我知道我在做梦,因为我知道我睡着了。眼前是一片黑,什么都没有。

  做梦梦到一片黑,那可真是人生中的大不幸,梦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做什么都没人管。

  所以我想,我应该能遇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于是我来到了一个走廊。墙啊地面啊都是灰色的,有点像游戏里出现追逐战的走廊。

(二)

  走廊里没有人,只有我自己。

  有点吓人,我想,有人来陪我就好了。

  背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看过去,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出现,那人带着一副又大又扁的黑色眼镜,我和他从来都没见过,但是我心里下意识的就像想叫他老师。

  于是我叫他老师,他点点头,然后他用平淡的语调说:“卷子写完了吗?题难吗?”

  卷子?什么卷子?他瞥了我一眼,然后语气里稍稍带了点不可思议:“没写?”

  “啊…..嗯,对不起老师,马上写。”

  他皱了皱眉,然后摆摆手说:“行吧,快点写。”他叹了口气,放慢了脚步,不一会他便落在了我后面,他鞋跟砸在地面上的声音不算响,但莫名的,我一直觉得这脚步声响的惊人,声音在走廊反复回荡。

(三)

  脚步声没了,当我意识到的时候,那个一直回荡在走廊里的声音已经消失,我转过身,刚说了“老…..”就迎面撞上一个人,痞里痞气的我哥和他女朋友在电话里有说有笑,突然被回头的我撞到,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跟上啊,再不跟上就把你卖了。”

  “我都不是小孩了你还拿这个唬我,再说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啊岂可修……”我无力吐槽。

  “哦,那你不过来我把你号卖了。”

  “好嘞哥,我现在就来。卖号什么的多不好,多伤感情,啊对吧…..”

  他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向前走,她女朋友在电话里抱怨着上课时遇到的煞笔事件,我哥不时在一旁安慰几句,他走的很快(因为他腿长),没多久就消失在前方的阴影中。

(四)

  我加紧了脚步,前面似乎没人,安静的很。不安的感觉又一次席卷而来,我干脆闭上眼睛大步向前走,没几步就撞上了一个人,睁开眼睛,比我矮了半个头的我弟睁着眼睛一脸不解的看我,我盯着他的脸,然后揉揉他的头,示意他往前走,他又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点点头,什么都不说的往前走。这一次我们走的很慢,慢到我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游戏机在玩,我看着游戏机屏幕,定下心,转头看向前方的黑暗,也就在这时,游戏机按键的声音戛然而止。

(五)

  这里是教室,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

  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我前桌是我哥,旁边是不知道是谁的人,我弟拿着游戏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玩,黑眼镜框老师拿着杯,一副老干部样的喝着茶水,他诧异的看着我,接着走过来,一只手掐着我把我提到了另一个座位。他吐出一片茶叶,然后幽幽的看了我一眼。

  真是乱了套了,这TM是什么梦。


我是想搞事的,可惜时间不允许

由于列表太太鸽太久而已经忘记之前写了什么的我是屑(确信)

由于列表太太鸽太久而已经忘记之前写了什么的我是屑(确信)

楚辞九月【看置顶】
别以为我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就是...

别以为我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就是柔弱,那TM是我脾气好,除了脑残我对谁都那样

我不欠谁,我自己写文图一乐呵,没必要看你的脸色,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既然说你喜欢我,那就请你好好看看置顶,眼瞎的人我恕不奉陪

你对我怎样,我也会对你怎样

你不是我同学不是我亲人更他娘的不是我对象,我凭什么对你特立独行🙃🙃

(不是挂人贴,就不发截图了,不想脏了大家的眼,我发群里了,实在好奇可以去看看)

别以为我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就是柔弱,那TM是我脾气好,除了脑残我对谁都那样

我不欠谁,我自己写文图一乐呵,没必要看你的脸色,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既然说你喜欢我,那就请你好好看看置顶,眼瞎的人我恕不奉陪

你对我怎样,我也会对你怎样

你不是我同学不是我亲人更他娘的不是我对象,我凭什么对你特立独行🙃🙃

(不是挂人贴,就不发截图了,不想脏了大家的眼,我发群里了,实在好奇可以去看看)

顾纵

那么久没发

就放送个彩蛋吧。

等我考完试就努力更!

(鸽王咕咕咕)

那么久没发

就放送个彩蛋吧。

等我考完试就努力更!

(鸽王咕咕咕)

现世安稳

“马儿,你慢一点好吗?我害怕……”

我眯着眼,渐渐放慢了速度。上一个用如此温柔的语气对我说话的女孩子,死在了我的背上。之后我找到了祖先的野性,再也没有被驯服过。

……

我没有骑过马,作为将军的女儿,我没有骑过一次马。我的兄弟姐妹都是个中好手,只有我,因为幼时老道的一句预言,这辈子于马无缘。

但是当我看到这匹马时,它的眼神吸引了我。它的眼里有灵性,有野性,有慵懒,有渴望。我想起了顾郎的那双眼。它是我的马,生来就该是我的。

……

“只见那顾小将,手持弯月刀,从神驹身上纵身一跃,一落地便取了九个首级,救将军于危难之中,一战封神!”

“将军为报顾小将救命之恩,将自家生得最是花容月貌、知书...

“马儿,你慢一点好吗?我害怕……”

我眯着眼,渐渐放慢了速度。上一个用如此温柔的语气对我说话的女孩子,死在了我的背上。之后我找到了祖先的野性,再也没有被驯服过。

……

我没有骑过马,作为将军的女儿,我没有骑过一次马。我的兄弟姐妹都是个中好手,只有我,因为幼时老道的一句预言,这辈子于马无缘。

但是当我看到这匹马时,它的眼神吸引了我。它的眼里有灵性,有野性,有慵懒,有渴望。我想起了顾郎的那双眼。它是我的马,生来就该是我的。

……

“只见那顾小将,手持弯月刀,从神驹身上纵身一跃,一落地便取了九个首级,救将军于危难之中,一战封神!”

“将军为报顾小将救命之恩,将自家生得最是花容月貌、知书达礼的三小姐许配给了顾小将,当真是才子佳人,天生良缘。”


落沫正在绣嫁妆,大红的颜色点亮了闺房,和少女怀春时脸上的那抹红霞。嫁妆里还有一幅八骏图,中间的那匹骏马的眼睛她绣了好久好久。她抱着那匹绢去问娘亲,娘亲却不让她继续绣下去。她从小就很听话的,乖乖地抱着绢回去了。只是晚上一闭眼,就想起了那匹马儿的眼神,它停下来的时候,眼里像是闪着泪。

西住艾麗卡

8.风暴将至

每个武士都发誓要至死保卫各自的酋帅。护卫康斯坦提娅的两人曾向她如此宣誓,他们依据这誓言战死在那座土丘上。事后,格里塞尔达再派人去侦察时,发现帝国军剥光了他们的盔甲兵器,任由尸体被野狗啃噬。于是侦察兵将他们所剩的骸骨就地掩埋了。

二人中,有一个是议事会长老阿布塞尔的末子巴兰。自格里塞尔达回归以来,他就作为侍从随她左右,也在战斗中不止一次为她受伤。格里塞尔达欣赏他的忠诚与武艺,于是派他去保护康斯坦提娅。他也确实不辱使命,替康斯坦提娅挡下了致命一击。

他的死令其父亲阿布塞尔和兄长巴伦德愤怒。因巴兰是被卡列努斯的背信弃义害死的,他们发誓要手刃这个败类来告慰他的亡灵,格里塞尔达便将格杀敌酋的荣誉许诺...

每个武士都发誓要至死保卫各自的酋帅。护卫康斯坦提娅的两人曾向她如此宣誓,他们依据这誓言战死在那座土丘上。事后,格里塞尔达再派人去侦察时,发现帝国军剥光了他们的盔甲兵器,任由尸体被野狗啃噬。于是侦察兵将他们所剩的骸骨就地掩埋了。

二人中,有一个是议事会长老阿布塞尔的末子巴兰。自格里塞尔达回归以来,他就作为侍从随她左右,也在战斗中不止一次为她受伤。格里塞尔达欣赏他的忠诚与武艺,于是派他去保护康斯坦提娅。他也确实不辱使命,替康斯坦提娅挡下了致命一击。

他的死令其父亲阿布塞尔和兄长巴伦德愤怒。因巴兰是被卡列努斯的背信弃义害死的,他们发誓要手刃这个败类来告慰他的亡灵,格里塞尔达便将格杀敌酋的荣誉许诺给了他们。

当天午后,卡列努斯的部队忽又来犯。前去探查敌营的侦察兵正好撞上这股敌人,只得立即撤回。他们向格里塞尔达描述这是一支规模中等的骑兵,还有数量相当轻步兵支援。格里塞尔达询问他们是否看到卡列努斯本人,她先前亲眼见他落马,但不知其生死。侦察兵说,因为他们当时已被发现所以撤退仓促,没能仔细观察。

格里塞尔达深知卡列努斯是个凡事亲力亲为的军官,带兵风格是以身作则。因此,除非他身受无法行动的重伤或者死了,不然一定会现身阵前。于是她决定应战来一探虚实。

领军出击者正是巴伦德。在阿达尔沃尔夫去世前,他就已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多年来,他始终是格里塞尔达麾下勇力最为过人的将领。其所率之亲族也均因巴兰之死而急切求战。

两军在一处森林与河流的狭缝中遭遇。帝国骑兵似乎战意不高,甫一接触即退向轻步兵寻求掩护。因地形狭窄,加之敌方火力密集,巴伦德不敢贸然冲锋,于是退后等待。帝国军趁机退出险境。巴伦德遂引军追击,敌人骑兵前来阻拦一阵又退去,仍以投射武器将其逼退。如此往复,交战一直断断续续进行到日落,巴伦德方才收兵返回。

此次战斗斩获甚少,损伤也不多。帝国军中未见卡列努斯的身影。但他们行动如此谨慎,双方兵力相当却不主动进攻,显然是受了直接指示。

巴伦德将这些情况一一汇报给格里塞尔达,后者认可了他在战场上的表现,赞许他即便心怀仇恨却仍能保持理智。鉴于获利微小,格里塞尔达只象征性地从战利品中抽取了一支箭,将其余都交由巴伦德自行分配。

午夜过后,第二批派出的探子也回来了。他们报告说,听到帝国军有大批人马在将近午夜时分离开营垒向西去了。他们在原地又等了一会儿,营地里再没有任何动静。由于营外遍布陷阱以至于他们无法贴近,但猜测营里已经没人了。

格里塞尔达意识到帝国军白天的出击或许是疑兵之计,假意进攻实则掩护撤退,而卡列努斯——无论他是否受伤——其实是忙着指挥撤离。于是,她决定次日倾巢而出、兵分三路直取营垒。康斯坦提娅提议与她一同前去,但被她拒绝了。她叫她留在原地等待执事官的援军。

三支人马于黎明出发。近处的两个据点被分别交给了两位头领,其中之一是巴伦德。格里塞尔达仍在担忧伏兵,因而给他们下的命令是:如遇强烈抵抗则不要一味强攻,应当先去扫清周围再做打算。

她自己则带兵直接前往稍远的第三座营垒,对那儿当下的情况大家是一无所知的。

此去那里有约一天的路程,它位于一处岔路口旁的高地上,再往西走几小时即可抵一座有石质围墙的城镇诺维奥马古斯。这个据点没那么有进攻性,但它是连接诺维奥马古斯和前两座扼守咽喉位置的营垒的桥梁,也是掩护诺维奥马古斯的屏障。古早时候,诺维奥马古斯是当地部落间的集市,帝国将这些部落征服,到了康斯坦提乌斯将军的时代又被赐给阿达尔沃尔夫。这里曾是格里塞尔达的居城,如果她想夺回它,便势必要先攻取路口。

她快马加鞭,率骑兵赶在日落前抵达,发现这座营垒并未被放弃,反而守卫坚固,帝国军正在赶工扩建围墙和壕沟。她留下哨兵监视,带其余人回去与步兵汇合,在距敌寨不远的水边落营。两位头领的信使恰在此时赶来,他们说另两处营垒已遭遗弃,帝国军走得颇为仓促,营地里有不少因不能搬走被破坏的辎重。大部队将在明日前来汇合。

情形很明了,卡列努斯主动放弃了外围,准备死守诺维奥马古斯。他一定想尽可能拖延和吸引对手,给卡西乌斯创造破敌的机会。当天夜里双方斥候发生遭遇,互有损失,一个俘虏被带到格里塞尔达面前,他吐露了营垒内部的情况,证明她判断正确。此人随后被要求与一名部落武士单挑,遂被杀。这意味着神灵对接下来的战事显露吉兆。

第二天,援军陆续归拢。来的不仅有格里塞尔达的部族,还有执事官派来的一千二百同盟骑兵,这些人从东方应召而来,由他们的国王率领,一道前来的还有康斯坦提娅。格里塞尔达确信,现在主动权来到她手里了。


Amiableの兔某人
咳咳…100粉纪念嗷 (鸡冻...

咳咳…100粉纪念嗷

(鸡冻

(借衣服的那个🚕它我写好了~

(——感觉等我打好,还要一个世纪……


还有我发现——为什么我和阿罔的组合名叫tui(退)罔(网)啊???@菰泽茗镜 

咳咳…100粉纪念嗷

(鸡冻

(借衣服的那个🚕它我写好了~

(——感觉等我打好,还要一个世纪……


还有我发现——为什么我和阿罔的组合名叫tui(退)罔(网)啊???@菰泽茗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