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暗之子

7665浏览    70参与
GIFENG

因为被限流了所以再发一遍,私设暗之子

因为被限流了所以再发一遍,私设暗之子

冰幻晶
秩序——守恒——混乱 是光遇o...

秩序——守恒——混乱


是光遇oc啦~阿冰和阿堰w!( ˙ε . )


秩序——守恒——混乱


是光遇oc啦~阿冰和阿堰w!( ˙ε . )


冰幻晶

是光遇oc!!

【本人自设在不同游戏设定均不一样】

她们三个本体其实都是一个人

也可以说一个人分为三个(?)

她们分别为:

      来自暮土的阿努比斯——堰

    来自禁阁的小凤凰——冰

  来自霞谷的…(称呼没想好)——坙


后续会有oc图捧上!!

可能,也许,后续会把六图全集满?有可能不会,设定太多感觉好乱……

眨巴✨[设定堰,冰均为暗之子]

【暂未完善】

是光遇oc!!

【本人自设在不同游戏设定均不一样】

她们三个本体其实都是一个人

也可以说一个人分为三个(?)

她们分别为:

      来自暮土的阿努比斯——堰

    来自禁阁的小凤凰——冰

  来自霞谷的…(称呼没想好)——坙


后续会有oc图捧上!!

可能,也许,后续会把六图全集满?有可能不会,设定太多感觉好乱……

眨巴✨[设定堰,冰均为暗之子]

【暂未完善】

I Remember

画风正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不过我光遇暗之子世界观一周年啦,有兴趣可以翻翻我曾经的文(?

画风正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不过我光遇暗之子世界观一周年啦,有兴趣可以翻翻我曾经的文(?

硃砂極光巴別塔

总归是最近的

姿势有参考

具体的相关在前面的帖子,这边是小号,很少更新 

欢迎和我贴贴

总归是最近的

姿势有参考

具体的相关在前面的帖子,这边是小号,很少更新 

欢迎和我贴贴

冥暘

光与暗,柒至【结局】

青年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营地,打发走了正想为自己劫后余生想要庆祝的队员,一步一步沉重地走向了营长的帐篷。

“嗯?你回来了。”营长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地图,回头看向青年。

“是不是因为我们……”青年看着营长一字一顿的问。

“什么?”营长疑惑道。

“是不是因为建造的那些工厂,墓土的环境才变成了这样?根本不是因为什么冥龙,冥龙原本也并不是什么敌对生物,是不是!”青年揪住营长的领子质问。

“……”营长看着青年的眼睛一言不发。

“是不是!说啊!!!”青年近乎于崩溃地喊出了这句话。

营长长呼了一口气,淡淡的说:“对一切都是因为黑石和工厂,工厂的创造者发现了黑石无蕴含无尽的能量,更想要尽可能的利...

青年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营地,打发走了正想为自己劫后余生想要庆祝的队员,一步一步沉重地走向了营长的帐篷。

“嗯?你回来了。”营长放下手中正在看的地图,回头看向青年。

“是不是因为我们……”青年看着营长一字一顿的问。

“什么?”营长疑惑道。

“是不是因为建造的那些工厂,墓土的环境才变成了这样?根本不是因为什么冥龙,冥龙原本也并不是什么敌对生物,是不是!”青年揪住营长的领子质问。

“……”营长看着青年的眼睛一言不发。

“是不是!说啊!!!”青年近乎于崩溃地喊出了这句话。

营长长呼了一口气,淡淡的说:“对一切都是因为黑石和工厂,工厂的创造者发现了黑石无蕴含无尽的能量,更想要尽可能的利用那些能源,却隐瞒了黑石的危害,滥用黑石能源。”

“那我以前坚持的一切,都算什么?”青年松开了营长的领子,“这些我们想要挽回的环境,竟然都是可悲的,由我们制造而成,甚至还把造成这一切的悲剧推加给了冥龙。”男孩跪在地上,一瞬间所有的信念与信仰全部被击溃,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与父辈。

“你累了,先去休息吧。”营长,把少年从地上拉了起来,拍了拍他斗篷上染上的灰尘,把他送出了帐篷。

请您离开了帐篷之后,再次仔细的看着墓土的一切,真是可悲,他沉默地离开了营地,走向墓土深处……

青年径直走向冥龙的巢穴,一条冥龙锁定了男孩正要撞上去,却被另外一条触角系着红色绸带的冥龙拦下龙,那只冥龙的身份好像没有系红锻带的冥龙高,不解得轻声叫了两声便离开了,截止那只系红绸带的冥龙又向青年吼叫,想让他离开,今年跪在地上,痛苦的说你就是白金吧?我一切都知道了。白金的吼叫停滞了一瞬,便用红光威胁的朝着青年闪了闪,催促他离开他。

刺啦一声,男孩猛地撕碎开了自己的斗篷,无数光翼从中掉落,白金愣在了空中,“我说过的要永远陪你一起……陪伴在你身边……我现在,也只剩你了,白金,我回来了……”

再后来,冥龙的攻势越来越猛,人们不得不让出了墓土,退居禁阁,筹备着下一轮的防守,可让人奇怪的是,冥龙也就仅仅只是守在墓土,并没有再次进攻的想法……没有办法,人们只能把墓土割让给了冥龙……再后来,黑石的事情也被曝光了……有人说冥龙之所以守在墓土,是因为墓土污染前就是他们的故土。也有人说冥龙之后的攻击那么迅猛,是因为有人指引。更是有的人说自己曾经见到有传说中的暗之子在引导着冥龙战斗……最后,战争平息了。

“白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不会被打扰,坏人,已经被打跑了,对不起。”

“呜—————!”

鹿影

发一发自家oc,是暗之子。最后一p是最初的设定,bug有点多,不过爽。1p是和友人贴贴。

发一发自家oc,是暗之子。最后一p是最初的设定,bug有点多,不过爽。1p是和友人贴贴。

mayana

暗域史诗 【sky光遇同人】

前几周忽然想出的脑洞。。不喜勿喷【咳咳】xxs文笔

             暗之史诗   序章     by:小墨      * 禁止无授权转载...


前几周忽然想出的脑洞。。不喜勿喷【咳咳】xxs文笔

             暗之史诗   序章     by:小墨      * 禁止无授权转载

                        无望之辉

 

 “我不确定我是否该把那一切全部记录下来。那是所有人都无法摆脱的恐怖噩梦,以及联系到一个我们从未听说过的世界。虽然这件事早已经过去千年之久,当时的亲历者们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轮回了,但我仍然心有余悸。

 谁也不知道未来是否会像现在这样一直保持美好,亦或者是某个人再次将世界带入真正的万劫不复,所以我才在此特别声明,将当时的情景与我的警告告诫世人。我实在不希望这个世界再次因为某些错误而面临当时的情景。

几近崩溃。你们很快就会了解到了。”

                                      ————《光之大陆史书:暗之篇第一集》序言

漫漫长夜在逼近。

守望者这样想。她依旧维持着持续了无数年的沉默与冷酷。血红色光辉忽然撕裂了天空,爆裂开一抹紫色火焰,随即又陷入沉寂,只有黑暗。她冷哼一声,仍然宛如幽灵一般徘徊在这篇生灵涂炭的废墟。

“是女王。她又在主持祭祀。”声音来自守望者身后若隐若现的血红色眼睛。

 “我听到了。请回。”守望者轻声说道。那人离开,却留下令人舒心的沉默。

空中被乌云笼罩,终日没有星辰的光辉。这里只有鲜血,杀戮与邪恶。我们真的该接受这永无止尽的堕落吗?守望者自言自语,同时望向闪烁着恐怖辉光的山顶。

“洬,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与他人呢?”她叹息着。

 

 

 

 

太阳不会落下,光明也永远不会陨落,所有的光之子们都信奉着这一点。然而此刻伊迪斯却不这么想了。她倚靠在学校走廊上的窗户边,抬头凝望着映衬在蓝天和云层外的闪耀曙光,轻轻叹气。她因为必修的飞行课与生物课不过关而被留堂,但她实在是不想学,因为这一切忽然间都对她来讲毫无意思了。

伊迪斯不相信先祖们所说的“人人平等”这一说,因为从她进入云野小学那一天起,她就目睹了一起欺凌事件,发生在下课后——一位戴着黑金斗篷【贵族的标志】的卡卡西抢夺了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姑娘的蝴蝶罐,并拒绝奉还,还不客气羞辱了她一番。那副趾高气扬看不起任何穿着打扮不如他的小孩子的模样让伊迪斯深深作呕。她脑中还时常浮现起马尾女孩孤苦伶仃的身影,默默哭泣的模样。

此后的事情便是家常便饭。尽管这种孩子只是很小一部分,但也给其他孩子带来了很多困扰。难道不能跟老师说吗?说了也没什么用。曾经就有个学生监护人因为自己的孩子受到了一位上层孩子的霸凌而怒气冲冲地告诉了校长,可是校长也不做主,因为怕碍着人家暮土贵族的面子,这事情后来由校方补偿了二三十蜡烛就草草了事了,至今那几个孩子都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那孩子满身的淤青真的就是二三十蜡烛可以弥补的吗?

伊迪斯越想越生气,还有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她跑出了郁闷的室内,来到了室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空气里含有些许腐烂的味道。糟糕,一会儿又要上课了。

 

“你真的打算要去雨林小学?”玛格神情严肃地望向她。

“嗯。我对这里早就厌倦了。我想换个新地方去呆着。我还听说雨声可以有助于排解郁闷心情。”伊迪斯收拾着背包。

”那你可得小心点,我听说.....雨林的学校曾经出过事故。“玛格停顿了一下,”据说有好几个学生因为一些事情而下落不明。比如雨林学院有几位音乐专业的学生,这几个的同学们最后一次看见她是在学校举办的冬令营活动中,但却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就再没音讯了.....以及当时的雨林领导者的三个孩子中,其中一个因失去心火而死亡,死因听说是吃了一种禁药....嗯.....还有一个孩子是去了暮土被怪物杀死的。雨林的声誉已经很不好了,你真的打算....”玛格担忧地问。

伊迪斯淡淡看了她一眼。“我没有其他选择了。”

 

 

 

 

 

 

 

 


ARU_Rain
补充一下暗子设定 主要是背饰...

补充一下暗子设定

主要是背饰  大音叉

通过敲击激活镶嵌的暗石(?)

暗石释放能量放大震动从而产生威力巨大的音波

连冥龙都会被吓退(

但是使用一次就会耗尽能量 每次使用后必需充能才能再次使用

不然只能当物理武器(?)了

只能发出一个音调 听个响(音痴福音

残破的面具

在暴风眼散步捡的

正好能遮住耳朵减少音波对耳朵的伤害(

补充一下暗子设定

主要是背饰  大音叉

通过敲击激活镶嵌的暗石(?)

暗石释放能量放大震动从而产生威力巨大的音波

连冥龙都会被吓退(

但是使用一次就会耗尽能量 每次使用后必需充能才能再次使用

不然只能当物理武器(?)了

只能发出一个音调 听个响(音痴福音

残破的面具

在暴风眼散步捡的

正好能遮住耳朵减少音波对耳朵的伤害(

那片未知领域递与的未知燃烧物

占tag致歉

关于之前写的短文的,图。


喜欢好菇和完好无损骨的孩子们别看


画面主角:恶之子(暗之子)


短文的链接:https://irina196.lofter.com/post/30cde77b_1cc007aef 

占tag致歉

关于之前写的短文的,图。


喜欢好菇和完好无损骨的孩子们别看


画面主角:恶之子(暗之子)



短文的链接:https://irina196.lofter.com/post/30cde77b_1cc007aef 

幻梦融殇☆Sky

呆萌的小受谁不爱呢?

之前的黑暗菇菇,新坑啊哈哈哈哈(主要是非专业课上手痒画的)

呆萌的小受谁不爱呢?

之前的黑暗菇菇,新坑啊哈哈哈哈(主要是非专业课上手痒画的)

鹿影

突然来灵感之后一个半小时极速摸的鱼。被污染的白鸟,正在往黑暗生物堕化。


是自家崽崽。tag是私心也是未来发展,cp是冥龙设定的龙骨,还没画(。)

突然来灵感之后一个半小时极速摸的鱼。被污染的白鸟,正在往黑暗生物堕化。




是自家崽崽。tag是私心也是未来发展,cp是冥龙设定的龙骨,还没画(。)

空号

本来是想cos一把先祖的……没有红斗篷只能用墨斗代替了……结果……真•光之子×假•暗之子

本来是想cos一把先祖的……没有红斗篷只能用墨斗代替了……结果……真•光之子×假•暗之子

Renard不友

《暗之子》

光翼仔的卤蛋头(~)

下次更新就是我最想画的部分了嚯嚯嚯

《暗之子》

光翼仔的卤蛋头(~)

下次更新就是我最想画的部分了嚯嚯嚯

小咩

暗影(下)

10.

我打算让他们一起去献祭。

你看暗之子可以骑虾哎!那就说明我可以在不用bug不学直飞的情况像村口王大爷一样溜溜达达走进光崽走廊。

走地鸡圆满了,走地鸡表示要立刻把这个伟大的想法付诸实践。


11.

那个地方风很大,他的斗篷被吹得呼啦呼啦响,几次甩在了我脸上,我一度怀疑他是来坑我的。

“喂!”我扯着嗓子对他喊,“你不是会飞吗,你带我飞过去吧!”

“可是我不会在这里飞啊!”为了展示句子的真实性,他挥了挥手臂带起斗篷,然后被风吹的摔了一跤,“你看!”

我们在狂风里磕磕绊绊地走,明明是九曲十八弯的路偏偏一直是逆风,中途还有一道很宽的沟跳了三次才过去,那沟底倒是很干净,他说那是因...

10.

我打算让他们一起去献祭。

你看暗之子可以骑虾哎!那就说明我可以在不用bug不学直飞的情况像村口王大爷一样溜溜达达走进光崽走廊。

走地鸡圆满了,走地鸡表示要立刻把这个伟大的想法付诸实践。


11.

那个地方风很大,他的斗篷被吹得呼啦呼啦响,几次甩在了我脸上,我一度怀疑他是来坑我的。

“喂!”我扯着嗓子对他喊,“你不是会飞吗,你带我飞过去吧!”

“可是我不会在这里飞啊!”为了展示句子的真实性,他挥了挥手臂带起斗篷,然后被风吹的摔了一跤,“你看!”

我们在狂风里磕磕绊绊地走,明明是九曲十八弯的路偏偏一直是逆风,中途还有一道很宽的沟跳了三次才过去,那沟底倒是很干净,他说那是因为大家用斗篷蹭完了里面的灰尘磨光了岩石的棱角。

你们光之子都这么勇的吗?

不过在看到一座破旧石屋里漏出的光亮时我由衷的感到了高兴。石屋是破了点,挡风能力却还不赖,外面狂风大作里面只听得见呜呜的风声,着实能给人一种安全感,屋子里那个亮亮的东西也不那么讨厌,用来照明刚刚好。

“你眼光不错,这地方我挺喜欢的。”

他眨眨眼:“那接下来我就自己走了,可是接下来路上会遇到冥龙啊,我超级怕的……”

好,好呗,就是想用我躲冥龙,我看透你了。

“说好的光之族的勇气呢?”

“呜——”他开始装可怜了,双手捂在眼睛上假装哭泣。

我踢他一脚:“那走吧。”和他呆得久了我感觉自己的心肠变得柔软起来,在别人哭(甚至是假哭)的时候会有一丝于心不忍。这一定是那降智的光照得我神志不清了。

他马上拉住我的手:“好,嘿嘿嘿。”


12.

接下来的路风小一些,但是打着雷,时不时有一连串滚石从高处落下来,地上长着红石,像是有生命一样颤抖着。

“不要碰。”他在我伸手想去摸摸那红石时一把把我拉了回来,又是一阵炸雷,他哆嗦了一下,把我抓得更紧了。

巨石一波一波的落下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我想着这山脚下是不是有一个秘密通道能把滚下去的石头运上来重复利用,分神的时候脚不小心踢了一下红石,碰到的地方麻了一下后传来钻心的疼痛。

“嘶——”

他拉着我从一个遮蔽处跑到下一个遮蔽处,然后松手让斗篷上的星星解冻。

“你看上去很熟练的样子嘛,干嘛拉我来。”

“哪里熟练啦我超级害怕的。”他搓了搓手,深呼吸了一下,“如果没有人陪我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当真是有难同当的典范了。

穿过一个水管后我们看见了冥龙,它们慢悠悠划动着纤长的腿毫无目的的在半空中打转。我跑到它们的视线里用力挥着手,其中一只看见了我,它的光在红蓝之间飞快切换着。“带我们一下!”我喊道,我不知道这种生物是否有听觉系统,我只知道它们能感受到其他生物最强烈的恐惧与渴望。它慢慢降落在我面前,我向不远处扒着水管壁张望的那个光之子招了招手。


13.

我要给游戏设定好评!

光之生物会帮助光之子暗之生物会帮助暗之子也太棒了!这简直比暴风眼直飞还要快乐!

想象一下那只卡遇镜切后台都没用的皮皮虾把你送到光崽走廊门口还好心的帮你挡了一波落石的场景,是不是感觉新世界的大门向你敞开了?


14.

“谢谢。”

从冥龙身上跳下来之后他跑进这条能把人眼睛亮瞎的走廊里鞠躬。“我到啦,再见!”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非常重要的剧情?

“你和我说再见?”

“嗯,”他点头,“接下来我自己走不要你陪了。”

“接下来是什么?”

前面黑漆漆的,是他身上自带的光都无法照亮的黑暗,仿佛再向前一步就会进入渐渐消弭的空间,只能一路向前没有退路。

我从不畏惧黑暗与未知,他前方的路却让我感到不安。

“是光之子的路。”他抱了我一下,他的头发有草地和鲜花的气味,“再见再见!”

多气人啊,明明陪他了那么久最后却因为立场不同被拒之门外了。

“行吧。”我说,他微笑,挥手,消失在门后,我在心里默数了三十秒,跟了上去。


15.

这是个什么地方呢?空气是灼热的,水是冰凉的,时不时响起惊雷,红石从天上落下来,在水里滋滋燃烧着,蛇一般的划动。暗红的天裂开一道灰色的口子,像是火堆另一边的景物那般扭曲抖动着,红石就是从那里来的。

我捂住耳朵,雷声震得我的神经发痛;我躲在一块岩石下向外张望,我找不到他。

“喂——”我喊着,但是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仿佛是在演一出哑剧,表情动作到位就够了不需要声带振动。

我只好向前冲,风吹得我站不稳,粘稠的冰水让我直踉跄,心脏疼起来,肚子疼起来,然后这种痛觉蔓延到每个神经末梢入侵了大脑。手开始颤抖,腿开始发软,感觉全身血管都一跳一跳的,一次比一次剧烈下一秒就能炸成一朵花。

我向一个石像靠去,但是一个趔趄摔进水里,冰水让方才还忍受着炙烤的细胞尖叫起来,我感觉自己融化在水里了,像个掉进水里的泥团那样一下子散开,在水底世界下一场纷纷扬扬的黑雪。

果然暗之子不能进光之子的路啊……


16.

“看我发现了什么!你一定没有见过这东西!”

“它真美……那样光滑,像午夜的天空,你打算给它一个名字吗?”

“就叫……暗石吧。”

“好名字,带回去给孩子们吧,他们一定会喜欢。”

……

“你敢相信吗?暗石会自己旋转啊,多么奇妙的东西。”

“咦……还真是这样……”

……

“研究表明,由云野一居民发现的新物质‘暗石’中含有巨大能量,有极好的发展前景,十年内有望代替火成为全新的供能物质……”

……

“为什么不发展暗石科技?!我们要站在这个世界的制高点,暗石科技是我们最有力的武器!”

“看看这片土地!我们已经不能赤脚踩进去了!它的面积还在扩大!”

……

“昨天隔壁家的大儿子在挖暗石的时候被一个一个黑色的东西攻击了,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真是太可怕了,可是长老们说现有的还不够啊……”

……

我听见由远及近的喊叫声,听见鳐鲲和冥龙的啸叫声,听见硬物相撞的铿锵和隐隐的哭泣之声,人声喧嚷盖住了其他生物尖锐的哀鸣,然后这些声音全都远去了,有光照在我的眼皮上。

我看见霞光城坍圮的塔楼,看见巨石从天空坠落,看见发着光的水母伏在沙地上奄奄一息,边上拿着暗石的先祖和披着斗篷的先祖同时把宝剑刺入对方胸口,滚滚烟尘起,模糊了这一片狼藉。

开始破坏天空王国的是那些变异的生物,最终毁灭它的却是无畏又倔强的先祖。

禁阁的最深层,智慧的顶点,有个红褐色的陶土花盆,相传是某代长老非常重要的遗物,由于常年不见阳光里面只长着几朵发着微光的蘑菇;他带着我登上禁阁顶层时我瞥见一个光之长老的灵魂跪坐着捧着一颗暗石,一晃神的功夫就消失了。

或许最后的最后,有智者想出了更好的解决办法,但战争已让天空王国的子民变成了两个民族。尘埃落定后会不会有人回忆起星空下暗石慢慢旋转的场景?

我很期待呢,就像期待着那个全身发着光的家伙带着一脸纯良的笑跑过来说昨天我带你去千鸟城看了烟花今天你带我去雨林的暗河划船吧。

喂,你在哪啊,我家边上的河里有玫瑰花纹的螃蟹你想不想来看?


17.

    果然暗之子是没有献祭这技能的,他一进伊甸就结束了,红色的灵魂在原地悠悠忽忽飘了半天,在光之子献出最后一个光翼的时候突然冲了过来,绕着那团蓝色的灵魂转圈圈像小鱼一样。

然后我看到了初始动画里用“黑暗蒙蔽本心”概括的历史,不是壁画,而是活生生的故事。结束之后并没有预期中的重生之路,而是直接快进到了最后天上掉下星星那一幕,不同的是地里也慢慢升起一个光点,倒影般的贴近。

拉近镜头后发现那两个小家伙脸对脸侧卧在石坛上,像是一对孪生的婴儿。

我仿佛发现了这个世界的重大机密。


18.

醒来时,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闪闪发光的家伙说这里是遇境,就是他一直想带我来却不知怎的没法带我来的地方。

这事我有印象,我们试过好几次。他说我带你去遇境那是我出生的地方你要拉紧我的手,于是他用他滚烫的手攥着我在一座石像前跪下。

“我也要跪吗?”我问他。

“嗯……跪吧,”他嘟了嘟嘴,“我觉得跪不跪大概没什么区别,你只要拉紧我就好了。”

三秒钟后他消失了,我的手指只能碰到被他捂热的手心。过一会后他又凭空出现,说你怎么突然松手了呢。

我看了看四周,六个石门里是六种颜色的天空。

“呐,这个给你!”他把一件斗篷塞到我怀里,“穿上就可以飞了。”

他很是殷勤的帮我穿上,扣搭扣的时候他大惊小怪地叫道:“咦咦咦你不冰了诶!”

确实,他的手也不是那种让人难受的热度了。或许是我的体温升高了,或许,是我们的体温都向对方靠近了一点点。

这谁知道呢。


小咩

暗影(上)

☞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私设注意避雷


1.

著名游戏设计师韩星辰女士推出了一款全新的游戏《暗影》,据说与某同类手游有不少联动。


2.

我是一个快乐的暗之子,我肩负着一个重大使命:振兴暗石科技。啊,当然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使命,但是这样说会显得我比较重要不是吗。

我伟大的先祖们创造了璀璨的暗石文明,但是另一个部落的先祖们认为暗石文明是邪恶的,于是乎两派先祖打得不亦乐乎,落得两败俱伤。我们暗之子的使命就是找到先祖们的灵魂向他们学习技术同时收集暗石碎片,听上去很高大上是不是?


3.

今日任务:

收集三十个暗石碎片(0/30)

在云野学习先祖的智慧(0/1)

搭乘鳐鲲(0/...

☞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私设注意避雷


1.

著名游戏设计师韩星辰女士推出了一款全新的游戏《暗影》,据说与某同类手游有不少联动。


2.

我是一个快乐的暗之子,我肩负着一个重大使命:振兴暗石科技。啊,当然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使命,但是这样说会显得我比较重要不是吗。

我伟大的先祖们创造了璀璨的暗石文明,但是另一个部落的先祖们认为暗石文明是邪恶的,于是乎两派先祖打得不亦乐乎,落得两败俱伤。我们暗之子的使命就是找到先祖们的灵魂向他们学习技术同时收集暗石碎片,听上去很高大上是不是?


3.

今日任务:

收集三十个暗石碎片(0/30)

在云野学习先祖的智慧(0/1)

搭乘鳐鲲(0/1)

帮助被光之子困住的螃蟹(0/5)


4.

美好的一天从全新的任务开始。

今天的任务尤其艰难。

众所周知,鳐鲲,是一种及其危险的生物,它们有着人畜无害的外表和绑匪的内心。

举例来说,当你某一天快乐地在路边走的时候,一只鳐鲲突然飞过来把你劫到的半空中,然后它会得意洋洋的嗷的大叫一声把你叫得头昏眼花智商下降。

没错,鳐鲲和飞鸟、蝴蝶一样是带有降智能力的可怕生物,区别是鳐鲲是通过大叫飞鸟是借着它们尖利的喙,而蝴蝶这种幽灵般的生物你最好躲远点,它们有很强的追踪能力,被蝴蝶群盯上的话大概率需要回炉重造。

搭乘鳐鲲是一种冒险,幸存者的灵敏度会显著提高,前提是你要有从高高的鳐鲲背上跳下来的勇气。

需要被帮助的螃蟹则是一群活泼单纯的小家伙,他们有较强的行动能力但是很容易被光之子的大叫声掀翻,一些邪恶的光之子会把螃蟹抱到火堆上烤,螃蟹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烤螃蟹!虽然香飘十里是真的。


5.

但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还是光之子,他们有和我们相似的外表和截然不同的灵魂。光之子是当年反对暗石文明的先祖的后裔,经过漫长的进化他们拥有了利用斗篷飞翔的能力,就像我们学会了怎么利用科技填海造山。

理论上来说与光之子接触是不会有危险的,理论上(划重点),因为我没有实地尝试过,除了那些喜欢掀翻螃蟹的恶劣家伙外其他的光之子胆子好像都挺小的,大扑棱蛾子一样就飞过去了,我就算想要和他们进行一下友好交谈也不可能啊不是吗?这些理论上人畜无害的家伙(螃蟹表示很迷惑)浑身发着光,可刺眼了,但是是墓土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他们飞过的地方会留下一道乳白色的烟,远远看去他们像流星一样。


6.

说回今天的任务,因为完成任务会有特殊奖励所以我每天做任务都可积极了。

收集暗石碎片是最简单的,第二简单的是学习先祖的智慧。云野也是有暗之先祖的,就像墓土也有光之先祖那样,今天重温的严格来说不能算是暗石科技,而是第一次发现暗石科技时那种很兴奋的心情,那种心情通过一块暗石碎片传递到我身体里,于是心脏更加用力的跳动起来,让人不自禁想要用力跳起来,想要大声喊叫。很奇怪,明明是只是一段感情,任务总是喜欢让我们在云野一遍遍重温它,说是学习先祖的智慧。

搭乘鳐鲲是有风险的,但是像我这样身手矫健的暗之子从来不会是这种程度风险的受害者。

最后一个任务是帮助螃蟹,讲真这是一个需要人品的任务,因为有那么多的的暗之子被掀翻被放在火堆上烤的只有那么几只,我们总不能先跑去把它们掀翻扔到火堆上然后再去帮助它们吧。幸运的是在出现这种任务时光之子也更喜欢干这种缺德事,就像当我们的任务是用荆棘从鳐鲲身上提取照明魔法的原料时光之子总是会第一时间来把它们放走。像是一场无聊的拉锯战,反复折腾鳐鲲和螃蟹。今天一只好心的光之子掀翻螃蟹之后就呆呆地站在那边不动了,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这边,我头皮一阵发麻,跑去把螃蟹翻了身之后他还是站在原地,于是我想难得有个机会我可以试着和他说几句话。

“你好。”我采取了最直白的开场白,这样说既能表达出想要和他人说活的欲望又不会显得很没礼貌。

他没理我。

“你好。”我又说了一遍,并在他前面蹦跶了几下,毕竟边上的螃蟹刺啦刺啦叫得那么大声他突然停下来像极了突然陷入一段沉思。

他还是没有理我。

于是我把他撞进了水里。任务里有一行小字说让光之子变得灰暗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奖励来着?

那个光之子溅起了一片大小可观的水花,在水里愣了几秒钟之后哇的哭了起来。

哎,不是,你倒是先上岸啊这不应该是你的本能吗?

但是那家伙一边站在齐腰深的冷水里哆嗦着一边哭得一抽一抽,好像我是先把它骂了一顿然后一脚把他踢进水里的一样。

所以我最后还是把他拎回了石头上然后远远退开。

那家伙缩在石头上小声嘤嘤嘤,我捧起一把冰冷的水洗了一下脸,他的光可能带有降智能力,让我很冲动的把他推进水里又把他捞回来,本来像我这样冷静理智的暗之后裔从不干这种事。


7.

我爱双开,双开使我温暖(有过于暖手袋),双开使我快乐。

本来是某游戏双开的,现在那游戏和暗影联动于是我就开了这两个。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两个游戏的角色是可以用邀请码加好友(产生羁绊)的,坏消息是加了好友之后也不能牵手,因为牵手之后光之崽种会掉能量暗之崽种会掉智商,结果是两边的行动能力都会断崖式下降。

不过产生了羁绊还是有点不一样的,至少不会穿模了,我刚才试了一下,成功用我的暗之崽种把光之崽种撞进了水里。另一个好玩的点是光暗牵手是不用对方同意的,可以直接把对方拉走,我试了一下,这个功能可好用了。

我想试试能不能用光之子带飞暗之子。


8.

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那光之子趟水向我走过来,眼眶还是红红的。

他说你好,我没理他,我是故意的,谁让他刚才也没理我来着,我眺望着远方在风中凌乱的一面旗子做沉思状。

然后他拉起我的手带着我飞起来,他起来的第一下给我纤细的胳膊带来了不小的拉力,似乎要脱臼了。

现在的光之子都这么暴躁了吗?还我那个只会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站在水里嘤嘤嘤的家伙啊喂!

他带我飞到城垛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另人摸不着头脑了,他松开了我的手向我鞠躬,鞠了两次,第二次的时候手上还带了一个光圈,然后是鼓掌,鼓掌时候他的头发随着身体一晃一晃的。

“你,你好?”


9.

这就是我和那个光之子的第一次见面,跨越种族的友情始于城垛上两串湿漉漉的脚印和四个不知所踪的你好。

他喜欢牵着我的手飞到高处,尽管我们牵手时他斗篷上代表能量的星星会慢慢变成暗石的颜色我会有一些冲动的想法和举动,不过这没关系,只要我们松开手就可以了。我会拉着他去骑冥龙,他坐在冥龙背上瑟瑟发抖紧紧地抱住我的手臂然后整个人就灰了,他说他曾经试过骑冥龙谁知道它没有实体,从它身体中间穿过去的时候还被感应到了于是被撞断了腿。

我们坐在霞光城最高的小亭子里看夕阳怎样把云层染成粉红色,我们呆在实验室里把暗石晶体一颗一颗镶嵌到金属板上。他指着其中一颗说这是你,我说我不是好好站在你边上吗你咒我变成石头。他总是想带我去云野的大厅,他说那里有很多有趣的人你不想去看看吗?我说我一点都不想,你们说起话来叭叭叭的响震得我脑壳疼忍你一个就够我受的了。

“你只是不喜欢人很多的地方对吧?”他问我。

我回答是的。

“那有一个地方你肯定喜欢,你陪我去吗?”

他这样问就是在宣布要带我去那个“我肯定喜欢”的地方,这家伙可喜欢自作主张了,我要做的就是在他斗篷上的星星灰掉的时候松手,让他去光之生物那边取个暖。

charon

    我觉得光之子存放心火的地方可以称为心室,然后心火燃烧的附着物可以是地图cg中给长老们的燃烧的石头,可以称为心石。不同的光之子有不同的石头,形状、材质都大不相同,燃烧的火焰也形态各异,代表了他们的灵魂,暗示了他们的性格。

    然后如果有初代光之子,他们应该是有多个心室的,甚至可以存放与梅伽连接很弱的先祖的灵魂。但会导致精神分裂,死亡之后没有自己的意识,只能靠晨岛的光之子摆渡人引渡到伊甸,把他们送入重生之路。

    暗之子的心石是暗石,不反光只吸光的一种纯黑色石...

    我觉得光之子存放心火的地方可以称为心室,然后心火燃烧的附着物可以是地图cg中给长老们的燃烧的石头,可以称为心石。不同的光之子有不同的石头,形状、材质都大不相同,燃烧的火焰也形态各异,代表了他们的灵魂,暗示了他们的性格。

    然后如果有初代光之子,他们应该是有多个心室的,甚至可以存放与梅伽连接很弱的先祖的灵魂。但会导致精神分裂,死亡之后没有自己的意识,只能靠晨岛的光之子摆渡人引渡到伊甸,把他们送入重生之路。

    暗之子的心石是暗石,不反光只吸光的一种纯黑色石头,没有心火。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意识,但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变得非常危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