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暗云

19.1万浏览    1749参与
北冥有鱼
来个暗姐康康我(?) 混子奶妈...

来个暗姐康康我(?)

混子奶妈在线卑微。

来个暗姐康康我(?)

混子奶妈在线卑微。

艾玖

关于回忆

先写一下暗云cp交代一下小奕月以前迫于无奈干的事儿甜甜的恋爱当然要先解决奕月的心理障碍啦~

—————————————————


即使是寒冬腊月,夜市也热闹依旧。人们穿着新添的衣裳喜气洋洋的逛着,吵杂的吆喝声,拥挤的人流量并没有消减大家的热情反而将夜市的热闹劲又抬高一节。


“哎?我的钱袋呢!”吵杂声中传出一声惊怒。


“是不是撞掉了?回去找找吧。”和气的女声劝道,即使他们已然知道找不回来也怀有一丝希望。


而灯火通明的夜市不会因为几个人就被影响,早就离开夜市的小孩掂量着手里鼓鼓囊囊的钱袋倒出一半藏在衣服口袋中顺带拍拍刚买的几个热包子,笑嘻嘻的朝乌衣巷的小亭子走去, ...

先写一下暗云cp交代一下小奕月以前迫于无奈干的事儿甜甜的恋爱当然要先解决奕月的心理障碍啦~

—————————————————


即使是寒冬腊月,夜市也热闹依旧。人们穿着新添的衣裳喜气洋洋的逛着,吵杂的吆喝声,拥挤的人流量并没有消减大家的热情反而将夜市的热闹劲又抬高一节。


“哎?我的钱袋呢!”吵杂声中传出一声惊怒。


“是不是撞掉了?回去找找吧。”和气的女声劝道,即使他们已然知道找不回来也怀有一丝希望。


而灯火通明的夜市不会因为几个人就被影响,早就离开夜市的小孩掂量着手里鼓鼓囊囊的钱袋倒出一半藏在衣服口袋中顺带拍拍刚买的几个热包子,笑嘻嘻的朝乌衣巷的小亭子走去, 他已经很怀念和那个小孩子一起过年的滋味了。


走过小桥还在好奇那对热恋中的男女不在就听到一阵拳打脚踢声,小心翼翼朝声源靠去,发现是三四个少年围着踢打一名躺在地上的孩童,蹑手蹑脚爬上围墙后,就瞅着少年们下手越来越狠,小孩的呜咽声越来越小急得朝金吾卫大喊“救命啊!出人命了!”看到金吾卫朝这边赶来。


看那几个少年慌张却还没走,又扒拉着围墙扭头叫唤,终于看到那几个少年匆匆跑过桥溜走。跳下围墙后,轻松拍拍手看向躺在地上的小孩沉思,犹豫间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抱起昏沉的孩童叹息。


“哥哥~”


远远地就听见一声稚嫩的呼唤,少年笑着喊道“回家啦,小月牙。”


所谓的家也不过是一个破破烂烂不遮风也挡不了多少雨的小房子,但那是谢挽星记忆里最温暖的家。

“嗯?挽星?”瞧见面前的人走神轻唤道。


“嗯。”


“……等下去塞北看看吗?”叶凉为她包扎好提议道。


“好。”


“……”看着面前尽力展现她温顺一面的人无奈一笑,是啊,暗香是行走在光与暗之间的人,不知怎么的突然说出埋在心里很久的话“我们以后定居在江南吧。”那里水柔,有我有你还有我们的家。


正在穿衣的手停顿一下,接着利索穿衣瞥到云梦不安又后悔的小表情笑着情眯起眼睛说道“好。”


“我们……诶???????”正开口想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时,惊得云梦瞪大眼睛开心的喊道“我我我我我我没听错吧!挽星答应了?答应了!”兴奋过去后担忧道“可是……”


“别担心,有我在。”谢挽星刮了叶凉的鼻子承诺道。


“嗯!”挽住暗香的手臂走到后院牵出马,感受她将自己带上马的力量,趁她不注意在她被面纱遮住的脸落下一吻。

无咎

震惊!一华山竟当众sao舞……

许久不上线,没想到网易这么了,居然让我堂堂一个华山弟子教人跳舞(什么叫“没有你不会跳的”?!)

另:p1,p2官配实锤๑乛◡乛๑ 

震惊!一华山竟当众sao舞……

许久不上线,没想到网易这么了,居然让我堂堂一个华山弟子教人跳舞(什么叫“没有你不会跳的”?!)

另:p1,p2官配实锤๑乛◡乛๑ 

夜穹只给一帆喘

【暗云】长歌一梦·一

*cp是暗姐x云姐gl

*私设如山

*撩妹高手暗姐www

*会有少量少暗和华武摄入⚠️(此章还未涉及)

—————————————————————

暗香下雪了。久违的白絮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屋檐上。

年纪小一点的男弟子们都开心的不成样子,伸出双手接着雪,嬉笑打闹着。顾长歌在房里正睡得香,却被这些小兔崽子吵着了,于是匆匆披了件披肩出去。

“喂,你们几个小声点,莫要惊到兰花先生。”顾长歌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男弟子,发现了几个平时爱偷懒的主,“今日的课业做了吗就在这玩,没做课业的赶紧给我去做,半个时辰后要是有人没做还在玩,下周的门派会武就别想去看了。”

几个没做课业的男弟子哀嚎了几声,乖乖的...

*cp是暗姐x云姐gl

*私设如山

*撩妹高手暗姐www

*会有少量少暗和华武摄入⚠️(此章还未涉及)

—————————————————————

暗香下雪了。久违的白絮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屋檐上。

年纪小一点的男弟子们都开心的不成样子,伸出双手接着雪,嬉笑打闹着。顾长歌在房里正睡得香,却被这些小兔崽子吵着了,于是匆匆披了件披肩出去。

“喂,你们几个小声点,莫要惊到兰花先生。”顾长歌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男弟子,发现了几个平时爱偷懒的主,“今日的课业做了吗就在这玩,没做课业的赶紧给我去做,半个时辰后要是有人没做还在玩,下周的门派会武就别想去看了。”

几个没做课业的男弟子哀嚎了几声,乖乖的去宁宁那里做课业了。

————————

顾长歌搓了搓有些冻红的手,小跑着回到房内换了一身更保暖一点的袍子。没什么要紧事,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执起笔唰唰地写着。

—————

云梦掌门敬启:

晚辈有一事相求,近日,我暗香门派的弟子格外的浮躁,听闻贵门派汤池有一种香料名曰“定神香”,有着定人心神的神奇功效,晚辈想着给我门派弟子们采买一些,不知道掌门可否同意。

若同意,我将于明日正午到达贵门派,烦请掌门通知汤池多准备一些定神香。

暗香刀堂首席弟子

顾长歌

————————————————————————

【次日】

天刚蒙蒙亮,家雀儿们不知疲倦地叽叽叫着,顾长歌穿戴整齐,要了约莫十包暗香特有的兰花种子带在身上,便找了车夫往云梦走。

“少侠这是要去云梦的哪儿啊?”车夫撸起了袖子。

“啊,把我送到汤池,多谢您了。”

顾长歌用手支着脑袋,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各种风景,有些困意,便阖着眼开始假寐起来,尽管知道车夫不是坏人,但是作为江湖人的直觉告诉她这时候是万万不能睡过去的。

—————

云梦的明亮让习惯了黑暗的顾长歌有些不适应,清澈见底的溪水潺潺流动,闪着光的小蝴蝶好像迷路了似的,落在她肩头。

谢晚晴注意到了身着暗香服饰的顾长歌,走过去说:“想必少侠就是掌门所提的顾长歌了。我是谢晚晴,云梦汤池的首席弟子。现在时间还早,拿库房钥匙的小师妹还在贪睡呢,不如我先带你逛逛吧?”

反正也是干等着,顾长歌就随了她。

顾长歌把那几包兰花种子掏出来,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这是我暗香特有的兰花种子,想着也不能白拿你们的定神香,就挑了些给你们。”

“可是没记错的话,你是要付了银子的呀,怎么算是白拿?”谢晚晴接过种子,转念一想,“也罢,定神香我给你降点价就是了。”

顾长歌听了也没再说什么,默默跟在谢晚晴后面走。

温婉的姑娘冲她笑笑,琉璃般透亮的眼睛盛着的是快溢出来的温柔。顾长歌的心跳的有点快。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紧接着,谢晚晴兴致勃勃地给她介绍着云梦的人文景观,似是被旁边开的正好的桃花吸引住了,于是她随手折下一枝,把它别在顾长歌的耳边。

谢晚晴拍拍手:“大功告成!长歌生的真是好看,连耳旁的桃花都要逊色几分呢!”

被夸奖的人儿有些害羞,眼睛飘忽不定地乱瞟。

“长歌莫不是害羞了?耳根子都蹿红了呢。”谢晚晴被这好玩的反应激出了几分想要捉弄她的心思,“脸皮这样薄,那岂不是我碰一下你,就要害羞的跑掉啦?”

“晚晴姑娘可以试试。”顾长歌抓起那双想要做乱的小手就要往自己胸口放,吓得云梦姑娘赶紧抽回手尴尬的笑了笑。

“抱歉啊,我只是开个玩笑,如果让你不舒服了的话我下次注意。”

“没关系。漂亮姑娘偶尔开玩笑我都能忍。”

这下倒是轮到谢晚晴脸红了。

—————————————

呜呜呜她们太好了

可惜最后是刀

搬砖的酸酸
【江湖故事馆】 暗香x云梦 “...

【江湖故事馆】

暗香x云梦

“云梦有个宝贝册子。”

“这是她的日记。除她以外,世间只有一人能看到。”

“暗香深呼吸,打开了册子。”

不甜不要钱,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鸭,可爱的云梦可爱的暗香,少侠们值得拥有!

“暗香用尽毕生力气给了她一个最紧的拥抱。”

Cr:网易大神@ 江湖震惊部(已授权)

【江湖故事馆】

暗香x云梦

“云梦有个宝贝册子。”

“这是她的日记。除她以外,世间只有一人能看到。”

“暗香深呼吸,打开了册子。”

不甜不要钱,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鸭,可爱的云梦可爱的暗香,少侠们值得拥有!

“暗香用尽毕生力气给了她一个最紧的拥抱。”

Cr:网易大神@ 江湖震惊部(已授权)

东方幻幻幻幻幻

殊途 (云暗云)

这是我和情缘缘@南帘 一起写出来的同人

是刀子哦!

我们昨晚一起讨论出来的大刀子!


七笙:好的我开始了√半夜施工最为致命 

ooc有 死循环 统一用云梦暗香(?) 


“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云梦揉揉头,妆容再浓也掩不过眼底的青黑。 


这一切都要从三个月前的暗杀说起。 


当时她和暗香还是混迹江湖中的一对侠侣,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那暗香是暗影,她日日着紫衣,是黑暗底下一抹来去自由的风。而云梦是一名商人,靠买药赚了不少银钱。本来这种风平浪静的生活应该一直延续下去...

这是我和情缘缘@南帘 一起写出来的同人

是刀子哦!

我们昨晚一起讨论出来的大刀子!


七笙:好的我开始了√半夜施工最为致命 

ooc有 死循环 统一用云梦暗香(?) 

 

“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云梦揉揉头,妆容再浓也掩不过眼底的青黑。 

 

这一切都要从三个月前的暗杀说起。 

 

当时她和暗香还是混迹江湖中的一对侠侣,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那暗香是暗影,她日日着紫衣,是黑暗底下一抹来去自由的风。而云梦是一名商人,靠买药赚了不少银钱。本来这种风平浪静的生活应该一直延续下去的—— 

 

但是变故来得太快,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云梦没等到暗香回来,却等到了一份飞鸽传书 

 

“此次任务过于凶险,我中了毒,危在旦夕,我怕他们会找上你,你快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信纸被血染得斑驳,云梦废了好大力气才辨认出来。当即召出一只影蝶嗅了血迹,动身前往芳菲林。 

 

芳菲林寂若无人,漫天的桃花伴着渗入泥土的血色,她只觉得过分扎眼。暗香那身紫衣分明是最容易辨认的,真要到了此时又偏偏不相信起来。 

 

怎么前一天还玩笑着谈天说地的人儿,今天就命丧黄泉了呢? 

 

但现实就是这样造化弄人,横在她眼前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于是云梦从芳菲林,一步一步的把暗香的尸体抱回了云梦,尸身存放于冰棺之中。 

 

那晚云梦眼睛哭得红肿,趴在冰棺上喊的声音都沙哑了 

 

“我会救你的……,你不要走得太快,把我丢下了……”云梦喃喃道。 

 

而后云梦闭关修炼,日日习引梦之术,试图回到暗香还没走的那天,但梦做了几回,却无果,她便瞒着众人修习了禁术。 

 

说是禁术,但只是因为代价太大,云梦门派上下除了掌门无人曾修习过,自然而然的传为了禁术。 

 

但她不在乎,她只想要暗香回来。 

 

她闭关结束那日,左眼眼尾生了一个殷红的朱砂痣,眼神不再像以往一样柔和,多了一抹杀戮果断。 

 

于是门派上下都传她是妖女,她也不在意,径直走向微澜居拜见了掌门叶澜。 

 

“是你?找我何事?” 

“掌门,弟子不孝,修习了禁术,此次拜见,是为了……” 

“你这丫头也真是大胆,罢了,随你去吧,只不过破立丹会废去你一身武功,当真想好了?” 

“弟子自然清楚。” 

“好,你下去吧,吃下破立丹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我云梦的人了。收拾东西离开门派吧。我也要继续做梦了……”叶澜挥手,看着她逐渐走远的背影轻轻一笑。 

 

这孩子,还真是个痴情种啊。 

 

(七笙:看脆皮鸭去了咕咕咕咕咕) 

 

(纤云:半夜施工?你几点睡的?信不信我打你?! 

这个剧情是我和上面那个半夜施工的鸽子精彻夜长谈后的产物w) 

 

云梦并不急着收拾东西,反而来到暗香长眠的冰棺前,指尖眷恋的描摹着暗香的眉眼,语调温柔却决绝: 

 

“我会在暗香等你的……快点来见我” 

 

云梦收拾好随身物品回到了曾居住过的江南小院,似乎一切都如曾经那般。 

 

云梦这次使了引梦禁术,这次睁眼,面前不再是暗香的笑颜。 

 

此时,她正处于暗香门派的入口处,在她向巡逻弟子确认了时间后,毫不犹豫的服下破立丹,废去一身武功,转投入暗香门派。 

 

几年过去了,云梦已然成了门派中小有名气的师姐,她就这么等待着,直到关先生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人儿捡了回来。 

 

云梦主动接过了带暗香历练这个担子,在这之后,二者的感情也理所当愈发浓郁。 

 

云梦便这么看着暗香成长,暗香也不负所望的越来越成熟,但在云梦面前,暗香仍是一副小孩子心性。 

 

“师姐,我总感觉我们上辈子认识……要我说啊,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说话间暗香眉眼微挑,正是少年意气之时。 

 

云梦闻言只是笑了笑,吻上了暗香右眼偏下一点的那一点朱砂。 

 

我们上辈子当然认识啊…… 

 

这一次,我一定会救下你的…… 

 

云梦将自己的心意化成一个吻,尽数推入暗香口中…… 

 

(纤云:写不下去了,我也做只鸽子精好了) 

 

(七笙:妙啊,我改了一点,亲亲上面的那个鸽子精么么哒 继续搞颜色(?)) 

 

“师…师姐……” 

暗香突然惊慌,推开那人,唇齿间仍然残存着云梦那淡淡的桂花香气 

 

“师姐……我我我…那个…”暗香耳根子红透了,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喉咙仿佛梗着些什么话却说不出口。 

 

“怎么了?”云梦轻笑。 

“我暗示得这么明显都不明白?那我明说了。” 

 

于是又俯身吻上了暗香的薄唇,唇舌痴缠,分开时牵出一段银丝。 

 

“我心悦你。”云梦轻笑道。 

 

(七笙:猪猪你接还是我接(咕咕咕咕咕咕)) 

 

(纤云:我来了,你这只高颜色的鸽子给我停下!) 

 

“师姐!芳菲林是不是很美啊!” 

 

暗香折下一枝桃花,递到云梦面前,眉眼弯弯,笑着许下了一个珍重的诺言: 

 

“师姐,这次任务完成以后,我们就成婚吧!” 

 

“好……” 

 

成婚。 

 

云梦做梦都在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和暗香执手相依,而后平安喜乐地度过一生。 

 

可这是梦啊。 

 

云梦知道自己撒下了无法弥补的瞒天大谎,却仍然笑着答应。 

 

暗香…… 

 

对不起……不能与你相伴一生了…… 

 

原谅我…给了你一个虚假的答案…… 

 

但是就让我放纵一回吧…… 

 

就这一次…… 

 

 

云梦又来到了那一天,她面对了无数次的,无论她如何拼尽全力也无法改变的那一天。 

 

云梦知道的,是天注定了暗香要死在这里,她无法改变。 

 

所以这一次,云梦将自己变成了“暗香”…… 

 

那个注定要死在这里的“暗香”。 

 

当她看见敌人那带着剧毒的利刃向自己袭来,没入身体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成功了……偷梁换柱,瞒天过海…… 

 

“师姐!!!” 

“师姐! ! !你醒醒!不要睡过去!!!” 

 

耳边是暗香撕心裂肺的吼叫,云梦却感觉意外的轻松。 

 

她成功的改变了爱人悲惨的结局……不是吗? 

 

我喜欢的人,就该金枝玉叶,长命百岁…… 

 

“师姐!你等等……再等等……我们去找掌门……他一定能救你的……” 

 

暗香哽咽,复而紧紧抱着云梦,眼里掩饰不住的惊慌…… 

 

云梦突然大力扯上暗香的衣襟,狠狠吻上暗香的唇,颇有回光返照之意: 

 

“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随后,气绝。 

 

一声惊雷落下,似有雨水划过暗香的脸颊…… 

 

暗香就这么呆呆的抱着云梦逐渐冰冷的尸体,站在那片天地中,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衫,竟是连那漫天桃花都比不上的红…… 

 

“师姐……” 

 

一声呢喃随着蒙蒙细雨没入土地,没有一丝回应。 

 

 

“师姐,我来了。”暗香凑近冰棺,里头的人面容安详,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模样。 

 

“师姐…昨日我整理你的衣物时,发现了一本册子……” 

 

暗香轻柔的抚上冰棺中云梦的脸颊,另一只手上紧攥着一本没有落款的手札。 

 

“我不知道师姐为什么会习得这云梦禁术,也不知道师姐为什么救下我……” 

 

暗香突然温柔的笑了,红眸中闪着似有似无的癫狂: 

 

“我只知道,我绝不会让我的心爱之人死在我眼前……” 

 

“等我,我会救你,你这么好的人,活该长命百岁。” 

 

 

后来的后来,暗香拜别了掌门,服下按手札中记载制出的破立丹,转身投入云梦,习了那引梦之术…… 

 

“我会救下你的……” 

 

 

三个月后—— 

 

 

 

“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 

 

 

——完—— 

 

(纤云:敲,终于写完了,笙笙要不要改改?) 

(七笙:改完了!耶!啾咪一大口!)

南帘

云暗云 《殊途》

应该大概会有欧欧吸

@东方幻幻幻幻幻 

双人合作款新鲜出炉

试一下链接

 # 点我看云暗云花式殊途同归 #

应该大概会有欧欧吸

@东方幻幻幻幻幻 

双人合作款新鲜出炉

试一下链接

 # 点我看云暗云花式殊途同归 #

鬼云开
我我我我我!夫人人!!!回来了...

我我我我我!夫人人!!!回来了!!!!

(忙里偷闲摸个鱼然鹅并没有赶得上情人节)

我我我我我!夫人人!!!回来了!!!!

(忙里偷闲摸个鱼然鹅并没有赶得上情人节)

穆鹤.

长相思

暴力云梦(淮逾)X  乖巧暗香(江衡)


1.淮逾是杏林居的首席师姐。


2.江衡是刀堂出色的弟子之一。


3.淮逾生在云梦,饮食起居本应清淡却无辣不欢。


4.江衡长在暗香,腥风血雨下却极爱嗜糖。


5.淮逾很喜欢金陵,总爱闲逛并且发掘各种美食。


6.江衡偏爱塞北,狂风萧瑟,大雪茫茫。


7.第一次相遇在江南的山脚下,淮逾正在采药,江衡刚逃出追杀。


8.淮逾没提灯之前,江衡一直认为她是个弱女子。


9.江衡没想到一个小姑娘能把四五个大汉打到叫爸爸。


10.她才不说自己是看他生的好看才救他。


11.淮逾对待这个病人很不一样...

暴力云梦(淮逾)X  乖巧暗香(江衡)


1.淮逾是杏林居的首席师姐。


2.江衡是刀堂出色的弟子之一。


3.淮逾生在云梦,饮食起居本应清淡却无辣不欢。


4.江衡长在暗香,腥风血雨下却极爱嗜糖。


5.淮逾很喜欢金陵,总爱闲逛并且发掘各种美食。


6.江衡偏爱塞北,狂风萧瑟,大雪茫茫。


7.第一次相遇在江南的山脚下,淮逾正在采药,江衡刚逃出追杀。


8.淮逾没提灯之前,江衡一直认为她是个弱女子。


9.江衡没想到一个小姑娘能把四五个大汉打到叫爸爸。


10.她才不说自己是看他生的好看才救他。


11.淮逾对待这个病人很不一样。对别人是“你吃不吃药?”“想不想活?”“别废话,看病就过来。”对他是“伤口还疼吗?”“药不苦的,我这有糖。”


12.淮逾说:如果一个病人不听你话甚至要医闹。你就打他到半死再救回来,他会更加感激你并夸奖你医德高尚。


13.淮逾又说:小兰花有点特别,你待哄。


14.淮逾补充了一句:其实你也不用哄,我的,你没有机会。


15.他在她那里养了一周,师姐来找过两次,两次都带了一大堆桃酥笑嘻嘻离开,仿佛眼中没有自己。


16.江衡一瞬间感觉自己被抛弃。


17.师姐走那天,江衡一个人很不开心,委屈的坐在小竹椅上,淮逾来问,江衡昂起头,泪眼汪汪的说:你为什么不给我吃桃酥?


18.江衡养伤期间看见过两场医闹,有一位病人要扬臂打人,他拿起匕首闪到淮逾身边。发现淮逾拿出灯淡淡微笑,病人迅速把扬起的手搭在心口,说淮医生真是医者仁心。


19.江衡好像有点爱上这个姑娘了。


20.爱上在自己夜半旧伤发作,无法入睡时会悄悄落在枕边的梦蝶。爱上自己疼痛难忍,几欲狂躁时门外安抚的歌谣。


21.一周到了,淮逾去给他换最后一次药,江衡用各种理由搪塞,凭一己之力多赖了四天。


22.临走前,淮逾做了个盒桃酥给江衡带走。江衡会门派复命,师姐师弟凑上来,三下五除二分完了桃酥。江衡看着他们惊喜的眼神,骄傲的将剩下的三块藏进口袋。


23.“离开她的第四天,想她。”江衡在本子里写到。他跟师姐说了这件事,也跟关先生聊了,收到了一个统一的答案:“喜欢就去追,难道还要被别人抢了去?”


24. 告白那天,江衡用杀戮成性的手认真地采了一大束兰花,露水藏匿于叶面。云梦的天很蓝,晴朗明亮的很。阳光打下来,光辉在淮逾的发丝间跳动,她甜甜的对治病的大娘笑,江衡承认自己看醉了,一时间忘了手中的花。


25.告白很成功,淮逾勾着江衡的下巴一字一句:姐姐盯上你很久了。


26.江衡平生第一次脸红赋予了这个姑娘。


27.两人在一起了,江衡暗自琢磨送叶掌门什么东西才能提升自己在娘家的形象。淮逾十分大方,一晚上给暗香挂了上百个萤囊。


28.淮逾喜欢小兔子,江衡也是。


29.江衡没法碰蔓薇师姐的兔子,淮逾在云梦养了好多只。


30.淮逾每次看到江衡收起一身杀气,坐在兔子堆里,目光温柔,少女心都会泛滥。


31.江衡的香囊上系了一个铃铛,淮逾的铃铛打开是一个小小的香囊。


32.江衡总要出门做任务,但不会夜不归宿。


33.江衡身上有一股神秘的兰花香。可他自己不知道。


34.淮逾在杏林居惯了,对他身上的兰花香很是喜爱。


35.江衡喜欢隐身,然后在背后环住他的姑娘。他不知道姑娘每次都能闻到花香,却还是配合他下了一跳。


36.江衡出任务前会全方面调查悬赏者和被悬赏者的身份,不杀无辜之人,不收无义之财。


37.淮逾治病很有原则,我诚心诚意救人,你若贫困艰难,我一份银两不收。你若执意和我商谈理论,我便收你天价。


38.淮逾家里特别富裕,没入云梦前算是豪门千金。首饰珠玉琳琅满匣,头上却永远别着一支兰花簪。


39.淮逾的双标性格有点突出。


40.江衡胆子不小,却很害怕小姑娘突然消失。所以淮逾的恶作剧名单里独独没有江先生。


41.淮逾战斗力有点强,一次在茶馆,有人挑衅自家小兰花,一套招数打出了个“大杀四方”。淮逾笑笑,搂上小兰花。一灯打出“举世无双”。边打边问:“在这里插旗切磋,你脱离单身了么?”


42.江衡最后一次的任务凶险万分,淮逾嚷嚷着自己要陪他,被他厉声制止。他固然知道她的修为很高,却还是不愿让那回春妙手沾染污渍。他在她茶中放了安眠的药物,看她皱眉睡去,悄悄在她额上留下一吻。


43.被悬赏者是个贪官污吏,肥头大耳好色歹毒。有人走漏风声,贪官便施了陷阱,江衡不慎被暗算。被绳子绑着押到厅堂,贪官看着俊逸佳郎,心起波澜。叫仆人下去,勾着江衡喊小美人,江衡飞起一脚踢到贪官肚子上,却被绳索限制住行动,跌倒在地。贪官爬起将他压在桌上,肩上紫衣滑落。江衡被撞的眼前一黑,心中想着自己的小姑娘,眼角湿润。


44.门被一脚踹开,月色下一个高挑的身影步入厅堂。“咣——”江衡觉得身上重量一下消失,抬眼看见淮逾一脸冷冽,贪官被踹飞到一边。淮逾挑开他身上绳索,一件外衣将江衡裹得严实。

“江衡,你下次要再敢一个人面对危险,老娘头给你打掉!”

然后伦起灯,向贪官方向挪移:“你觊觎我郎君?你问过我么?”


45.淮逾把人打得半死,前脚离开,后脚官府登门。第二天贪官被判的消息在金陵城传的沸沸扬扬。“面对恶势力就要靠官府。知道吗?”姑娘一本正经的教育到,江衡说你就是比黑恶势力还可怕的存在。


46.淮逾给江衡上药,看着看着伤口就哭出了声,江衡赶忙把他的姑娘拥入怀中。她红着眼眶恶狠狠的骂到:“我下次再救你我是狗,还敢给我吃安眠药,你敢把我抛下你试试。”


47.那天晚上月色朦胧,淮逾哭的梨花带雨,江衡一脸心疼。


48.后来江衡弃了暗影,不再接任何单子。淮逾出师云梦,在金陵开了家医馆。

每次出诊遇到难缠的病人,江衡就把匕首拿出来擦拭。


49.淮逾17岁那年遇到18岁的江衡,今年淮逾23岁,江衡24岁。


50.小师妹说:淮师姐是金陵最出名的医师,江老板是活在故事里劫富济贫的风云侠客。





biu,恭喜你解锁彩蛋:

两人初遇的那天,淮逾在采菱草,无意发现一片草丛草尖染血,她绕过山脚,发现了江衡,紫黑色的衣服上血色斑斑,额角磕出伤口。江衡目光冷冷扫过去,想要起身,却连手指都无法抬起。淮逾凑过去:“你受伤了,需要帮助吗?”

“我……”话还没说完,草丛一阵响,江衡一惊,恐是仇家。他拉住淮逾示意她不要出声。不经意间打翻她的花篮。

“什么人?”粗糙的嗓音传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几个大汉出现在两人的眼前:“你小子在这啊,可让老子逮到你了。哟,还跟个小娘们儿,要做亡命鸳鸯吗?哈哈哈哈。”

“要杀要剐随你们,别碰她,她是路过的。”江衡强撑着,把淮逾护在身后。

“哟,还玩上情深了是吧?好,你们都待完。”

“完你大爷。”淮逾暗下眸子。

“你,你说什么?”大汉一脸不可置信。

“老娘说,完你大爷。”

兵器碰撞的声音在空中作响夹杂着风声入耳。江衡瞪大眼睛,看着淮逾撂倒了一个个人。怀素衫上一尘不染。

“我才十七岁,管我叫娘们儿。我这么老吗?你怎么不把们去了叫我娘啊?”淮逾遍锤边骂,直到有一位已经快不省人事。她收起发光的清池梦杳。偏头一笑,看向江衡。

“跟我走吧。”







情人节快乐,祝大家拥有甜甜的情缘!

东方幻幻幻幻幻

我跟你说我情缘缘特别好(暗云向)

祝情缘缘@南帘 情人节快乐!!! 


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要一起走! 


我和七笙的初遇是在金陵呢,七笙的目的也和我一样,都是去三生树求姻缘的。 


我在挂祈愿签时,远远看到一个云梦弟子轻工而来,那双淡蓝半透明翅膀在阳光下好像会发光,我突然想起了暗香弟子那简单的轻工特效,心里一阵吐槽…… 


返回客栈歇息一阵,我便准备回师门复命,就在那楼梯道上,我望见了一双清澈的眸。 


眸子没有因为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染上杂色,很好看,很单纯。 ...


祝情缘缘@南帘 情人节快乐!!! 

 

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要一起走! 

 

我和七笙的初遇是在金陵呢,七笙的目的也和我一样,都是去三生树求姻缘的。 

 

我在挂祈愿签时,远远看到一个云梦弟子轻工而来,那双淡蓝半透明翅膀在阳光下好像会发光,我突然想起了暗香弟子那简单的轻工特效,心里一阵吐槽…… 

 

返回客栈歇息一阵,我便准备回师门复命,就在那楼梯道上,我望见了一双清澈的眸。 

 

眸子没有因为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染上杂色,很好看,很单纯。 

 

第二次见面可能不太美好,我那时正被人追杀,就当我以为自己要走黄泉路,内心祈祷着下辈子一定要做一个浑身发光功力深厚的大佬的时候,蝴蝶仙子从天而降,提着灯把那些人给打伤了,那抡灯的手法可能连我们暗香杀手榜第一都自愧不如…… 

 

然后我就顺理成章的跟着这个云梦小姐姐走啦,小姐姐是个医者,叫闫七笙,她那日把我救下以后一直在为我治伤,我也赖着她不走了。 

 

毕竟俗话说得好,救命之恩必当以身相许,那我是不是可以娶到怎么美丽心善还战斗力爆表的蝴蝶仙子呢? 

 

然后七笙把我扔掉了……对,扔掉了…… 

 

她说她要回师门复命了…… 

 

经她怎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也该会师门了,于是告别之后我快马加鞭赶回师门,生怕师姐们已经帮我准备好了碑……哈?你问师兄?我们门派有那种东西吗? 

 

回师门以后,我照样每天做任务,不过心里总是想着七笙。 

 

这么美丽可爱的蝴蝶仙子有喜欢的人吗?应该没有吧,我和她同居的时候也没见她有什么比较在意的事呀…… 

 

啧,我们分开这么久了她会不会忘了我啊…… 

 

要是她在我不在的时候喜欢上别的狗了怎么办啊…… 

 

啊啊啊啊,好烦啊好烦啊…… 

 

不行!我要去找她!!! 

 

于是我迅速的写了封信,约她芳菲林一见。 

 

为什么在芳菲林?根据我们师姐亲测,在芳菲林告白最浪漫了啊…… 

 

火速掏出我少的可怜的存款,买了一些大烟花和小花花,赶紧跑去芳菲林: 

 

蝴蝶仙子,你我吃定了! 

 

我到芳菲林的时候七笙已经来了,我突然有点方: 

 

她来的好早啊……我还来不及准备啊!!! 

 

然后?然后我看七笙红着脸问我: 

 

“你说,我如果送给我喜欢的人大大的烟花然后告白,她会不会答应啊……” 

 

艹,我的爱情夭折了…… 

 

我心里默默流泪,却还是鼓励她: 

 

“我觉得应该会吧,你那么可爱谁不喜欢呀。” 

 

听完我的话,她的脸更红了…… 

 

然后她给我炸了好几个个的烟花,那一刻,天空中全是粉粉的爱心。 

 

艹,我的爱情又活过来了!!! 

 

炸完烟花她微笑的看着我: 

 

“那……你的回答呢?” 

 

激动的我当场也给她炸了好几个烟花…… 

 

然后我们一路打打闹闹的,我受伤她为我包扎,我做任务,她在一旁奶我,顺便拿灯帮我抡抡一些杂鱼…… 

 

你问现在?不说了,我要去接新娘了…… 

 

一身红装的她真的很美…… 

不许你多看!!! 

她是我的!!! 

 

—完— 

 

我情缘缘炒鸡甜!我爱她!!!

江春入旧年

随缘产粮 

被网课折磨的没有耐心

暗云真好磕

素材来源p2 侵删

随缘产粮 

被网课折磨的没有耐心

暗云真好磕

素材来源p2 侵删

是辞颜呀

我真的要吹一波我家宝贝香香!!!
虽然香香是话少,但是架不住她能干啊,而且还很温柔(对我很温柔,对别人感觉超——高冷)而且还我建议啥她都有在听1551香香太好了呜呜呜我超喜欢宝贝香香!!!
以及这个动作我也超——喜欢!抱抱抱抱!前两天刷到的动作,我真的好爱!

我真的要吹一波我家宝贝香香!!!
虽然香香是话少,但是架不住她能干啊,而且还很温柔(对我很温柔,对别人感觉超——高冷)而且还我建议啥她都有在听1551香香太好了呜呜呜我超喜欢宝贝香香!!!
以及这个动作我也超——喜欢!抱抱抱抱!前两天刷到的动作,我真的好爱!

岳生辞.

今日的份

风景博主3/100


以及 收获了暗仔


想和你在四季里漫游❤️

今日的份

风景博主3/100

 




以及 收获了暗仔

 




想和你在四季里漫游❤️

东方幻幻幻幻幻

奈何桥(暗云向)

今天仍旧是爱着情缘缘的一天@南帘 

孟婆汤梗(应该?)


传闻人身死之后踏过黄泉路,正要上奈何桥,便会有一道水蓝色的身影将那人拦下,递上一碗热汤,那汤分明如水般清澈,却出奇的香,那香味胜过万花齐放,却是清淡的,让人忍不住想喝上一口,不过这一口下去,便是前尘如梦。 


奈何桥上有一紫衣执伞而立,望着远方怔怔发呆,鬼魂们虽不认识她,却十分默契地绕开,不去惊扰她。 


“你喝了孟婆汤,为何不去投胎转世?” 

那抹水蓝色立在紫衣身前,似是有些不解。 

紫衣转过头,眼中似有星芒闪过: 

“我在等一个人...

今天仍旧是爱着情缘缘的一天@南帘 

孟婆汤梗(应该?)


传闻人身死之后踏过黄泉路,正要上奈何桥,便会有一道水蓝色的身影将那人拦下,递上一碗热汤,那汤分明如水般清澈,却出奇的香,那香味胜过万花齐放,却是清淡的,让人忍不住想喝上一口,不过这一口下去,便是前尘如梦。 

 

奈何桥上有一紫衣执伞而立,望着远方怔怔发呆,鬼魂们虽不认识她,却十分默契地绕开,不去惊扰她。 

 

“你喝了孟婆汤,为何不去投胎转世?” 

那抹水蓝色立在紫衣身前,似是有些不解。 

紫衣转过头,眼中似有星芒闪过: 

“我在等一个人。” 

“等谁?” 

“不知。” 

“为何而等?” 

“不知。” 

“那你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我站在这一定能等到她,只要她站在我面前,我一定能认出她。” 

 

蓝衣叹息一声,递出一碗奇香的汤,道:“喝了汤,便去投胎吧。 

紫衣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汤,一饮而尽:“好。” 

蓝衣女子转过身去,手紧攥着自己的胸口,不知是何情绪。 

身后突然传来落水之声,再度回头,桥上已然没了那紫衣女子,只留下一把伞。伞柄上有两行字,虽都出自女子之笔,却是一行豪迈也好小巧: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蓝衣女子回到熬汤的那口锅前,泣不成声,在那袅袅向上升的雾气之中,似有一抹紫色缓缓靠近,温柔的为她擦拭泪水。 

 

“要是我们死了,便在奈何桥边等着对方,如何?” 

“好。” 

“要上奈何桥必须要喝孟婆汤,你喝了汤若是认不出我了,怎么办?” 

“不会的。” 

“你要是等不到我怎么办啊?” 

“我会一直等的。” 

“那……那如果我要待在黄泉,让你自己去投胎呢?” 

“若是这样,我便跳下那奈何桥,忘川水流变黄群,到时无论你走到哪,我都陪着你。” 

 

那年蓝衣只是一只年轻鬼魂,被阎王看中提为孟婆。 

那年蓝衣远远看见了熟悉的紫衣,托人递去一碗孟婆汤。 

那年蓝衣望着在桥上苦苦等待紫衣,又送上一碗孟婆汤。 

不曾想,即便喝下两碗孟婆汤,紫衣仍是记得当年的誓言,仍是认出了她,也履行了誓言,跳下了奈何桥。 

 

从此,所有鬼魂在喝孟婆汤之时,都会看见一紫衣女子温柔的牵着孟婆的手,与孟婆私语。

南帘

无题(暗云向

ooc有 是云梦x暗姐

是和情缘缘@东方幻幻幻幻幻 的对照篇(大概)

云梦第一视角


江南飞絮绵绵,模模糊糊间倒像极了雪。


自云梦谷中出来数月,校服早已收拾齐整放入随身包裹,换上了一袭青衫,配上腰间盛满桂花酒的酒葫芦,乍一看还挺有隐于江湖的模样。


此时正是日暮,映着芳菲林的桃花,头一回觉得这漫天桃花开得娇艳。


“可能是醉了吧。”我晃晃头,散去一丝醉意,独自漫步在芳菲林中,恍然间瞥见了一抹暗紫。


“那是……”喝醉酒后整个人...

ooc有 是云梦x暗姐

是和情缘缘@东方幻幻幻幻幻 的对照篇(大概)

云梦第一视角

 

 

江南飞絮绵绵,模模糊糊间倒像极了雪。

 

 

自云梦谷中出来数月,校服早已收拾齐整放入随身包裹,换上了一袭青衫,配上腰间盛满桂花酒的酒葫芦,乍一看还挺有隐于江湖的模样。

 

 

此时正是日暮,映着芳菲林的桃花,头一回觉得这漫天桃花开得娇艳。

 

“可能是醉了吧。”我晃晃头,散去一丝醉意,独自漫步在芳菲林中,恍然间瞥见了一抹暗紫。

 

 

“那是……”喝醉酒后整个人反应都慢了半拍,我提着灯摇摇晃晃的走近,却忽然嗅到血铁锈般的味道,猛然清醒。

 

有人受伤了,这是云梦身为医者的本能。

 

低头瞧着躺在地上的紫衣女子,头发早已散乱,衣服沾着大片血迹,手中握着一把匕

 

——看来是个暗香。

 

我翻开包裹为她上药,仔细包扎好,正准备为那人把脉时,她突然看着我,轻声的说了句话。

 

 

“我中的是剧毒,此毒无解。”

 

 

一听这句话,我只得作罢,毕竟我医术并不精湛,比不上一众云梦师姐师妹。但那暗香面容姣好,弯眉红眸,笑起来倒是让人移不开眼。

 

 

是个美人啊,可惜活不长。我不禁叹息。

 

“这位少侠,叫什么名字?”我盘腿坐在她身边,取下腰间挂着的酒葫芦。

 

“我名唤东方纤云,你呢?”

 

“纤云?是个好名字。叫我七笙吧。”我喝了一口酒,从喉咙火辣辣的沁入肠胃,转身把酒葫芦递给了她

 

“这是桂花酒,还挺香的,试试吗?”我偏头一笑,看那人将信将疑的喝下去。

 

“酒是好酒,”她眸中含笑,“你也是个美人。”

 

我突然觉得耳根子烧了起来,漫上了脸颊。

 

看来桃花醉人,酒醉人,眼前这人也挺醉人的。

 

后来我把纤云带回了处在江南的宅邸,日日外出采集药草帮她调理身子,偶然路过茶馆,又去打了几壶桂花酒,傍晚带回去与纤云共饮。

 

 

“你喜欢桂花酒?”我问

 

“曾经有人请我喝过,很好喝,比别的酒都好。”她眉眼含笑。

“我得出门一趟,毕竟我也没有多少时日了,有一封信,放在梳妆台的柜子里,你迟点再看。过几天我们在芳菲林再见一面吧,记得给我带一壶桂花酒。”

 

我点头,不再多言。

 

 

 

后来,我的确再没见过纤云一面,但脑海里尽是她的影子,信已经拆开看过了,芳菲林也去了好几回,只不过在芳菲林的一棵桃树下,有一个没立碑的墓,孤零零的,像是被遗弃一般。

 

 

 

后来的后来,我在云梦倒也混了个不大不小的地位,整天痴迷于观梦,每次徒弟来找我的时候都很无奈的问我——

 

“师父师父,你整日观梦,到底在观什么啊??”

 

 

而我也每次笑着回答

 

 

 

“我啊,在想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