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暗堕婶

20浏览    1参与
善善

暗堕婶的暗堕本丸(噩梦记)

有一天做了一个噩梦,关于暗堕婶的梦,这里稍稍整理记下来,也许有一天会成为写文的灵感也说不定。(写的不是很好,但是做梦的时候觉得超有剧情感,导致好几天都没忘……)


天刚蒙蒙亮,灰白色的晨雾尚未从本丸散去。

压切长谷部站在主屋门口,例行公事般地轻敲了几下房门,门内毫无回应,

而近侍官丝毫也不意外的顺势推门而入。

主屋内悬挂着层层叠叠的帷幔,暗紫色与暗红、鲜红色的轻纱相互交织缠绕,将屋子中心,跪坐着的长发少女,这座本丸的审神者紧密环绕着。

“主人,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我抱您出去散散心呢?”

长谷部轻车熟路地来到少女身前,单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撩开少女身前最后一面浅红色的薄纱,露出了审神...

有一天做了一个噩梦,关于暗堕婶的梦,这里稍稍整理记下来,也许有一天会成为写文的灵感也说不定。(写的不是很好,但是做梦的时候觉得超有剧情感,导致好几天都没忘……)


天刚蒙蒙亮,灰白色的晨雾尚未从本丸散去。

压切长谷部站在主屋门口,例行公事般地轻敲了几下房门,门内毫无回应,

而近侍官丝毫也不意外的顺势推门而入。

主屋内悬挂着层层叠叠的帷幔,暗紫色与暗红、鲜红色的轻纱相互交织缠绕,将屋子中心,跪坐着的长发少女,这座本丸的审神者紧密环绕着。

“主人,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我抱您出去散散心呢?”

长谷部轻车熟路地来到少女身前,单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撩开少女身前最后一面浅红色的薄纱,露出了审神者苍白孱弱又精巧清丽的容颜。

少女微微抬起头,看着他,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话,眼神满是哀怨凄清之色。

“您想做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无论什么我都会为您做到。”压切长谷部声音虽然低沉而迟缓,目光如山岳般坚定不移地凝视着自己的主人,自己的唯一。

少女抿了抿血色惨淡的唇,眼中闪过一丝丝痛苦挣扎之色,但她很快就垂下头,缓缓地点了两下,继而整个人都像是失去了所有气力般朝压切长谷部靠去。

帷幔无风而动,自觉地为怀抱少女的男子打开了一条出路。


本丸里一片寂静。

庭院里依旧弥漫着浓重的雾气,实在算不上好天气,但对于刀剑男子而言,区区雾气似乎并不能阻碍他的视线。

审神者窝在长谷部的怀里,表情似乎灵动了些也舒缓了些,她仰头看着自己的近侍官,嘴角微微翘起,神情似笑非笑。

“长谷部……”

“您有什么吩咐?”

“你……害怕吗?”

“怎么会……”

压切长谷部站定,低下头注视着怀里的少女,表情如山石般严肃而郑重,目光却好似春水般柔软而深情。

“只要您在这里,我就无所畏惧。”

你是我的全部,只要有你,无论什么我都会压切而下,没有什么会让我害怕,只要你……还在。

少女伸出手,轻轻点了下男子的鼻尖,“不准骗我哦,不然鼻子会长长呢!”

不待刀剑回应,审神者竟眯着眼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看,长谷部,是樱花哎!”

四周依旧是一片浓白的雾,少女朝雾中伸出手,脸上是异样期待的表情。

“唔,……很好。”

“当然……樱花,真的很好。”

审神者缩回手,泛着清白的指尖上沾着一片粉白色的樱瓣,也许是沾染了浓雾的关系,樱瓣湿软,几近于透明。

盯着这小小地樱瓣,少女的眼神都亮了起来,她颤巍巍地将樱花凑近微张的唇,舌尖轻点指尖。

“唔~真好吃呢~长谷部,你要尝尝吗?”

压切长谷部看着怼到眼前的那根苍白细弱的手指,指尖上没有了樱瓣,却多了一抹浅浅淡淡的水红,一丝腥甜香腻之气窜入他的鼻腔。

“嗯,好……”

眉峰微挑,长谷部淡然地张开嘴,一边低头吸吮着审神者的整根手指,一边凝望着自己的怀中人。

那浓烈的爱意在眼眸中蒸腾翻滚,却又只限于眼波流转之间,清冷克制如周遭的浓雾一般。

少女的笑声渐渐低弱下来,略长的刘海,挡住了她逐渐异样的目光,气息变得粗重起来。

“长谷部,我饿了……”

“是,我的主人,我这就……送您回去。”

想必,餐点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暗红色的血腥浓雾笼罩了整个暗堕本丸,残破的走廊上到处都是诡异的残肢碎骨、黏腻的血液白浆。巨大筋肉纠结纽成的触手裹挟拖拽着两个人形物体快速地朝主屋的方向移动、

压切长谷部站在天守阁下,鲜红的眼眸注视着快速移动的筋肉触手,以及那个被时政府派来清缴暗堕本丸的审神者,不屑地一笑,而看到与她同缚的人,暗堕刀剑的手忍不住紧了紧手中的刀。

真巧,那也是一振……压切呢!


“长谷部,长谷部,你醒醒!你怎么样!”

狼狈地被拖拽进暗堕本丸的核心,审神者几乎要被周围实体化的黑暗绝望淹没窒息,好在她的刀还留有一振在身旁,让她在绝境之下依旧有些微慰藉。

“主人……我在。”

刀主而人被束缚在一起,审神者的头就紧紧靠着刀剑男士血肉模糊的破烂胸堂,同样都是血腥气,但比起周遭腐烂得令人作呕的气息,审神者觉得果然还是自家婚刀的血更好闻些。

“对不起,长谷部……”

审神者眼看着那座被狰狞血肉包裹的天守阁越来越近,她知道自己结局已定,这座因审神者暗堕而堕落的本丸,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清缴人员,她自接到任务起就做好了为此牺牲的准备,只是……

“主人……别,别多想……”

致命伤在身的他虽然气息微弱,却一直撑着不肯放弃,即使失去了本体的锋锐,我还可以用自己的血肉来做支撑你的剑,护持你的盾。

“只要一息尚存……”


黑色、酱紫色、深红色、深褐色、猩红色、鲜红色……血肉筋膜构成了整个天守阁的内部,偶尔突出肉墙的黑色骨刺,好像无一不是在告诉清缴者她已经被吞进了某个怪物的腹中。

但是,如果已经被吃掉了的话,我为什么还有意识呢?这里究竟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血腥恐怖?我会见到那名暗堕审神者吗?

我的血怕是快要流干了吧?所以才会这样胡思乱想吗?

审神者艰难地咧咧嘴,露出一个超级难看的笑容。身后的刀剑男士早已沉默许久,但她依旧能感觉爱人的血还是温热的。

主人,只要一息尚存……


终于,拖拽着他们的触手松开了,审神者第一时间回身抱住自己的刀剑,让他近乎破碎的身体倚靠在自己的胸前,之后才扭头望过去,她想看看这位残杀了数十位强大清缴者的暗堕审神者究竟是什么样的。

然而令她震惊的是,面前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血肉球。没有丝毫人形可言,就是一只庞大的血肉妖怪。

“主人,让您久等了。”

熟悉的声音自身旁想起,审神者一个激灵,先看向怀里的爱人,很好,他依旧安静如沉睡一般,那这个声音的来源是……

审神者僵硬地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一旁,就见那黏腻斑斓的血肉筋膜不断扭曲中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一个自己万分熟悉的轮廓——压切长谷部。

暗堕的……压切长谷部。

那么,他口中的主人是……肉球?

仿佛在回应刀剑的话语一般,整座血肉构成的房子都在簌簌颤抖着,腐烂的肉糜雨点般落下,瞬间,审神者就被糊了厚厚的一层。

“主……你不是饿了吗?你最喜欢吃的‘樱花’……可以开动了哦!”

邪异的红眸一如既往地温柔凝视着那团肉瘤,同很久以前凝望心爱之人的目光一样,分豪不差。

目送着触手将那对刀主一同送入肉团中张开的血口,飞溅的血肉好似纷飞的樱花一般。

压切长谷部再一次单膝跪下,向他永恒的主献上最最忠贞的敬礼。


主人,只要一息尚存……

就能与您在地狱相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