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暗魔

45.1万浏览    3827参与
鸰矜沁

暗开

我要车,我要车,我快疯了,有谁可以推荐车吗,真的要疯了😭😭😭😭😭😭😭

我要车,我要车,我快疯了,有谁可以推荐车吗,真的要疯了😭😭😭😭😭😭😭

七月落思(高中生,别催)
我曾有过自由,所以我无法忍受束...

我曾有过自由,所以我无法忍受束缚。

明明与光那么近,为什么碰不到。

差一点,明明就差一点点。

我曾有过自由,所以我无法忍受束缚。

明明与光那么近,为什么碰不到。

差一点,明明就差一点点。

璃子今天不想更文

星夜

*人设崩坏

*文笔稀烂警告⚠

*胡乱短打

*呃呃呃不好看可以离开的不需要观众老爷动手骂我我自己滚

*一点短打大家当笑话看就好


战局已定,胜负已分,支离破碎的身体与逐渐模糊的意识高声欢迎着死神的到来,也许用星之力重塑身躯是个错误,战败后连带着塔布特星都一并消失在宇宙中,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无垠的星空,星星点点的白光散落在深邃的背景下逐渐模糊了暗魔的眼睛,随后,陷入无尽的沉睡中。


是不是人迎接死亡来临时都会看到自己的人生走马灯,倒映在眼中的白色星光最终化成了一只萤火虫,轻飘飘地落在一朵兰花上。


视线上移,星之镇的全貌出现在眼前。


安静,祥和,和记......

*人设崩坏

*文笔稀烂警告⚠

*胡乱短打

*呃呃呃不好看可以离开的不需要观众老爷动手骂我我自己滚

*一点短打大家当笑话看就好





战局已定,胜负已分,支离破碎的身体与逐渐模糊的意识高声欢迎着死神的到来,也许用星之力重塑身躯是个错误,战败后连带着塔布特星都一并消失在宇宙中,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无垠的星空,星星点点的白光散落在深邃的背景下逐渐模糊了暗魔的眼睛,随后,陷入无尽的沉睡中。


是不是人迎接死亡来临时都会看到自己的人生走马灯,倒映在眼中的白色星光最终化成了一只萤火虫,轻飘飘地落在一朵兰花上。


视线上移,星之镇的全貌出现在眼前。


安静,祥和,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顺着小道走下去,看到的是再熟悉不过的房屋,是见过无数次的森林,是见过千百遍的景色,就连空气的味道都和千百年前相差无几。


无法相信,他真的再一次看到了星之镇。


人们在宁静的夜色下进入美妙的梦乡,萤火虫一闪一闪地绕着几株草飞,满天繁星中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像抹奶油一样在夜幕下随意地抹上几点灰色的云彩。


恬静,祥和。


令人不可置信。


他还以为他再也看不到这幅场景了。


这次,他回来了,看到了,与任何人无关,这就是他记忆中的星之镇。


他不是核心超人,他是暗魔,是令无数人恐惧的反派,同时他也对这个承载着自己矛盾记忆的地方有着说不清的执念。


一时间思绪万千,忘了该如何评价这里,即便这里有他最痛苦的回忆,但同时也有他最美好的记忆。


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或许对于这里,看看就好了,他找不回也不可能会找回曾经的自己。


走走停停,走走停停,他差不多将整个星之镇逛过一遍了,一切都那么熟悉又陌生,这里不再欢迎他,他也不再属于这里,他只是这里的过客,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因为他是暗魔,属于这里的是那个软弱无能并且保护不了他人的核心超人,不是现在这个强势又强大的暗魔。


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力量是不会骗人的。


如果...如果他重来一次,恐怕他还是会选择和现在一样的决定,暗之力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对于弱小的核心超人来说,这是他变强的最快的途径,不止为了所谓同伴,更是为了自己。


不会有人理解反派的想法的,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恍然间,他还是顺手摘下了一株野花,是白色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随后他一瓣一瓣地将花瓣揪下来,任由它们随风飘散。



夜羽
突然想画画看核心超人,于是摸了...

突然想画画看核心超人,于是摸了


核心:你礼貌吗?

突然想画画看核心超人,于是摸了




核心:你礼貌吗?

呐~请你吃糖!

【暗开】止痛剂(下)

浅写一个暗开

渣文笔雷快跑

————————————————

  “暗先生…”情急之下开心超人蓦然凑近暗魔的脸,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暗魔的嘴角,是试探,是询问。

  

  不悦在暗魔的眉间皱了下,他一时不知道要以什么心情来面对自己的少年这突如其来的亲吻,“你干什么?”

  

  开心超人这才反应过来,耳朵一下子红了,立马放开暗魔,退了半步,语无伦次地说:“对…对不起暗先生,我曾经在电视上看到有人这么做减轻了喜欢的人的痛苦,就想试一试。”

  

  开心超人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把“喜欢暗先生”这件事也无意中抖搂了出来,甚至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还傻傻地问:“暗先生您有好点吗?...

浅写一个暗开

渣文笔雷快跑

————————————————

  “暗先生…”情急之下开心超人蓦然凑近暗魔的脸,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暗魔的嘴角,是试探,是询问。

  

  不悦在暗魔的眉间皱了下,他一时不知道要以什么心情来面对自己的少年这突如其来的亲吻,“你干什么?”

  

  开心超人这才反应过来,耳朵一下子红了,立马放开暗魔,退了半步,语无伦次地说:“对…对不起暗先生,我曾经在电视上看到有人这么做减轻了喜欢的人的痛苦,就想试一试。”

  

  开心超人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把“喜欢暗先生”这件事也无意中抖搂了出来,甚至自己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还傻傻地问:“暗先生您有好点吗?”

  

  暗魔自然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喜欢的人”这几个字,伤口似乎真的没有那么痛了。他别过脸,故作冷淡地点了点头。

  

  “欸?真的吗?那…那暗先生我可以继续做您的止痛剂吗?”开心超人将刚才退的半步还了回去,还没等到暗魔的答案,开心超人就将柔软的唇贴在了暗魔的薄唇上,暗魔的唇是微凉的,只因眼前的少年而温暖。

  

  少年的吻青涩稚嫩,毫无章法却饱含真诚,时而似流水细腻,时而似暴雨激烈,像抚慰,像爱欲。

  

  暗魔看着眼前认真的开心超人,什么时候开始他看到他紧绷的神经就可以放松下来呢?什么时候喜欢清静的他习惯了他的喧闹呢?又是什么时候他发觉自己的痛似乎可以被他冲淡呢?

  

  答案似乎已经在时间中湮没了,不过重要吗?他会将心底仅存的温柔和耐心给开心超人,仅仅是因为他这么想,于是就这么做了。

  

  暗魔慢慢闭上眼睛,任由开心超人的贝齿硌得他嘴唇生疼,此刻他只想闻开心超人身上阳光的味道,只想…只想让止痛剂冲淡他的痛。

  

  开心超人停下了,喘着气看暗魔的反应,只见暗魔依旧闭着眼,他疑惑地歪着头轻轻地问了一句:“暗先生?有效果吗?”

  

  暗魔没有回答,只是用右手按住开心超人的后脑勺,拉进了彼此的距离。

  

  开心超人明白了,了解了,于是又覆上暗魔的唇,让止痛剂发挥作用。

  

  

呐~请你吃糖!

【暗开】止痛剂(上)

突发恶疾

浅写一个暗开

渣文笔雷快跑

————————————————

  终究是傲慢阻碍了暗魔,此刻的他正负隅顽抗。他强,却轻敌了,只身一人中了埋伏落入了寡不敌众的境地,联盟的超人们各显神通,暗魔身上自然是挂了不少彩。

  

  雅量超人的霰弹枪击穿了暗魔的左肩。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暗魔恰逢旧疾复发,头痛不已,只得打开传送门暂时撤退。

  

  血液滴落,像是打点计时器一样均匀,洇湿了矜贵的黑紫色地毯。暗魔有些窝火,只是出去买包子就遇到了这种事,他将被血污染的包子丢进垃圾桶。

  

  门外的罗素轻轻叩叩门,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暗魔大人,您……”还没等罗素的半只脚踏进来,...

突发恶疾

浅写一个暗开

渣文笔雷快跑

————————————————

  终究是傲慢阻碍了暗魔,此刻的他正负隅顽抗。他强,却轻敌了,只身一人中了埋伏落入了寡不敌众的境地,联盟的超人们各显神通,暗魔身上自然是挂了不少彩。

  

  雅量超人的霰弹枪击穿了暗魔的左肩。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暗魔恰逢旧疾复发,头痛不已,只得打开传送门暂时撤退。

  

  血液滴落,像是打点计时器一样均匀,洇湿了矜贵的黑紫色地毯。暗魔有些窝火,只是出去买包子就遇到了这种事,他将被血污染的包子丢进垃圾桶。

  

  门外的罗素轻轻叩叩门,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暗魔大人,您……”还没等罗素的半只脚踏进来,屋里的低气压就让罗素无法动弹。

  

  “出去。”愠怒的声音不大,却很有压迫感。罗素只得退了出去,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卡佩和斯图,叹了口气,示意“走吧。”

  

  门再次打开一条缝,甚至没有敲门,暗魔本想呵斥,但瞥到探头探脑的开心超人,便话锋一转,“你来干什么?”

  

  开心超人这才踏进屋里,“暗先生,我听说您受伤了,就来给你送点药,想为您包扎一下。”

  

  “不需要。”

  

  “可是,您还在流血。”开心超人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两步,见暗魔没说什么,就径直走到暗魔身旁坐下了,暗魔只是闭着眼不看他。

  

  开心超人知悉暗魔的乖戾,不喜欢别人碰他,于是将药放到暗魔触手可及的地方。“暗先生,如果您不想我帮您,您可以自己包扎,我就坐在这里,您不包扎完我是不会走的。”

  

  暗魔瞟了一眼捧着脸看他的开心超人,知道是拗不过这个倔强的少年的。“知道了。”

  

  暗魔脱掉上衣,露出受重伤的左肩,对着镜子取出几颗残留在肉体里的霰弹枪子弹。疼痛虽不溢于言表,却在暗魔脖子上暴起的青筋和额角的冷汗上体现,看得开心超人也跟着疼起来。

  

  一旁的开心超人很想帮助暗魔,却不知道从何做起,想触碰的手又踌躇地收回,慌乱之下说的话也有些逻辑不清。

  

  “暗先生,您好像很疼,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你这么疼…”暗魔没有回答,只是在心里感叹道:

  

  “不想我这么疼吗?”

  

  

midnight我还没睡

  是群里的一次旧图重绘,看看这一年我进步了多少吧!麻烦看过的各位点点赞,拜托了,谢谢哦

  是群里的一次旧图重绘,看看这一年我进步了多少吧!麻烦看过的各位点点赞,拜托了,谢谢哦

鸰矜沁

特别的糊,我还不会画眼睛

特别的糊,我还不会画眼睛

我是舞羽
“暗先生平常工作繁忙,如果有消...

“暗先生平常工作繁忙,如果有消息没及时回复的话我会转达暗先生的哟”

————开心超人留

  

  

  

·请理解为这是暗魔和开心超人的语c提问信箱,设定是平行世界公司总裁的暗魔和目前正在打工的开心。

可以留下你生活的烦恼,也欢迎来打招呼

“暗先生平常工作繁忙,如果有消息没及时回复的话我会转达暗先生的哟”

————开心超人留

  

  

  

·请理解为这是暗魔和开心超人的语c提问信箱,设定是平行世界公司总裁的暗魔和目前正在打工的开心。

可以留下你生活的烦恼,也欢迎来打招呼

交割蹦中号🌶

对不起画这么丑也敢放出来我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污染到大家的眼睛真是抱歉

p2能动吗

对不起画这么丑也敢放出来我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污染到大家的眼睛真是抱歉

p2能动吗

脆皮空壳

【罗暗】Darkfall(2)

*暗战胜前提

*伪黑帮

*罗暗!罗素x暗魔。

*ooc,剧情放飞到可以说与原作没啥关系

*if ok go→


凌岳组织,其统治核心是宗族继承。其占据并统治岳星超过百年。久而久之,组织的权利核心俨然类似该星的皇室。在超人联盟尚被完全击溃之后,和绝大多数不见光的组织一样,其行为越发猖狂。岳星本身早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野心,向宇宙扩大势力触角刻不容缓。


超人联盟彻底失败之后,“宇宙要变天”的预报便像石子激起的涟漪一样传开。向暗影组织示好,维持表面关系,是凌岳组织两年前做的一个正确选择。但是论盟友,他们绝对说不上。毕竟利益集团之间没有真诚,只有各自心怀鬼胎,组织利益......

*暗战胜前提

*伪黑帮

*罗暗!罗素x暗魔。

*ooc,剧情放飞到可以说与原作没啥关系

*if ok go→


凌岳组织,其统治核心是宗族继承。其占据并统治岳星超过百年。久而久之,组织的权利核心俨然类似该星的皇室。在超人联盟尚被完全击溃之后,和绝大多数不见光的组织一样,其行为越发猖狂。岳星本身早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野心,向宇宙扩大势力触角刻不容缓。


超人联盟彻底失败之后,“宇宙要变天”的预报便像石子激起的涟漪一样传开。向暗影组织示好,维持表面关系,是凌岳组织两年前做的一个正确选择。但是论盟友,他们绝对说不上。毕竟利益集团之间没有真诚,只有各自心怀鬼胎,组织利益当头时候也少不了摩擦。凌岳的核心统治集团就常常因为是否继续作为妥协方产生争执。虽然并不影响总体上的团结,但现实就像摆在面前的又一步不知如何走的棋。


“要我说,只要找机会取了暗魔,或者罗素其中一人的狗命,这什么暗影组织还不就得完蛋?”罗素一走,凌岳组织的三把手就彻底没样子地扯开嗓子,“他们有的没的干扰我们,还放任他们拿更多好处只会让我们越来越劣势!”


“萨菲,我明白你想说的意思。但是光是暗魔就能全歼超人联盟那群有超能力,又有顶尖科技的家伙,如果动武,我们恐怕没有任何优势。”冷静一些的二把手冷冷地回复道。弟弟的脾气向来如此,而他则更像他们险中求稳的父亲。


“超能力!当初天天躲着超人联盟那群混蛋你也是这么说的。我们岳星的科技,就算放到全宇宙,不说最好也能说是顶尖水平了吧…!”


“那你可以说说你所谓的计划。先除暗魔,可是我们能几分把握能赢?先杀罗素,不怕暗魔报复?”


“够了!”刚才一直愁眉不展的凌岳首领一声呵斥,二人识相地都闭了嘴。类似的争吵已经重复过无数次,但在他看来都无疑是纸上谈兵。


“……我们,其实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何不先等待一个便宜的契机?”凌岳组织的首领不紧不慢地开口道,虽然单手不安分地搓着那只琉璃茶杯的动作暴露了他内心的波澜。





现在,暗影组织的首领,也就是暗魔,穿着公整显眼的西装,没带一个保镖地像两个普通上班族刚下班一样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刚和要会面的异星代表谈完他就匆匆赶来约定的地点,也没来得及换私服。


星星球,真是一个久违的地方。当初连肉身都还没恢复的时候他曾来过几次。眺望远方,闹市区已经灯火通明,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将那一小片天都照亮如白昼。高低不等的公路穿梭在高耸挺拔的高楼大厦间,那是星星球特有的高科技悬浮公路。繁华一直是他在塔布特时期不曾见过的景象。


如此繁华现代的星球,在超人联盟被击溃、球长和宅家失踪以后当然也已经被暗影组织的势力彻底控制,成为暗影组织的囊中之物。


在罗素对他说,由他来决定约会的地点的时候。他困惑了许久,因为复活以后他去过的地方不多,远没有罗素履历丰富。最终暗魔还是选择了星星球,论娱乐,应该不会过于无趣。





“你迟到了。”语气虽然冷漠,但男人的目光还是肉眼可见地变得柔和,看着从空间虫洞里出来的罗素。


“久等了,凌岳那边这次也谈成了,就是唠得久了点,他们……”罗素急匆匆地坐到暗魔旁边,但中间还是留了一段距离。


“停。同意了就成,没有其他火烧屁股的事就不要约会时候谈工作了,敬业的罗素先生?”暗魔立马打住他汇报工作一样的发言,觉得如果不阻止,他肯定能说起码十分钟。


“好,好好。”罗素也突然意识到今天场合的特殊,如此宝贵的时间谈论工作确实不合适。


称霸以后的日子是远超想象的忙碌,休憩只是忙碌的顿号,或者说喘息。今晚,他们在星星球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





星星球现在处于晚秋,天黑得极早,不同于繁华的市区,郊区公园的路灯却没有设置提早开启,可见的光源只有一些希微的月光。


罗素拿着手机在查阅附近的饭店,看看晚饭定在哪里。这次那有点报复心理的暗魔把棘手的选择问题丢给了他,以“除了胡萝卜我都不挑的”为由驳回了他“你来挑你喜欢的”的提案。


一些尖锐又沙哑的鸟鸣声伴随着风和羽翼扇动气流的声音越来越嘈杂。暗魔感觉他背后突然近在咫尺地窜过了什么东西,掉了什么到他脖颈的皮肤。


“乌鸦出来了。”取下的是一根黑色的羽毛。


“这个怎么样?离得近,应该也不会排队很久……”罗素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给他看选中的店铺。


“我觉得可以……这种菜系,从来没吃过。”


“那我们就去这家店吧,氛围也不错……”


“噗!”


“哑!!!”尖锐的悲鸣声和轻微物体坠地的声音突然贯穿两人的耳膜,借着手机微弱的荧光,可以勉强瞥见长椅旁有只两脚朝天的乌鸦,地上是不详的深色液体。那只可怜的乌鸦很快就再也不动了,躺在离罗素脚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大人小心————!!!”


几乎是下一秒罗素就按着暗魔的肩膀重重向长椅扑倒而去,虽然有罗素的一条手臂垫着,他还是瞬间体会到了接近落枕的感觉。又一声子弹命中的钝响传来,在暗魔感觉到有温热液体溅射到他的脸上的时候,震惊与恼怒同时在大脑中炸开了花。


“罗素……罗素!你……为什么……”


子弹打进了罗素的右肩胛骨,血污瞬间把浅灰色的西装侵染上可怖扎眼的血色。罗素因为隐忍而扭曲的脸庞近在咫尺,倒影在他因为暴怒越发没有高光的双瞳里。


今晚难得的约会,看来注定是不能按计划进行了。


tbc.

時小花

  淦死我了(555,开心画的好丑)

  淦死我了(555,开心画的好丑)

赤沐

  合集里短文1的后续(如果成功了,请各位保存在相册里,然后在相册里把图片镜像+反转成正常文案模样就行,比较麻烦)

  合集里短文1的后续(如果成功了,请各位保存在相册里,然后在相册里把图片镜像+反转成正常文案模样就行,比较麻烦)

粽子是尸体

  万众期待的创人玩意来了

  火力只有个图片,tag我不打了

  万众期待的创人玩意来了

  火力只有个图片,tag我不打了

.无理.

  统统都加手书里面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统统都加手书里面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月落思(高中生,别催)

战败34

写着写着我都不敢写了,虐死我了,想打洛竹。

多心超人死亡。


偌大的房间中无数美丽的星辰,无数大大小小的星球按着固定的轨迹运行,不管宇宙发生什么也无法改变其运行轨迹。

黑发男人行走于各个星球中,那美丽的紫眸在其中寻找着。

“没有,到底在哪里?”

暗魔伸手,手上出现金色的符文神秘美丽不可玷污。

手微微挥动,星球脱离固定轨迹全部围在暗魔身边,可再怎么寻找也找不到开心的身影。

心口突然绞痛,暗魔捂住心囗那些星球失去了控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刚才的聚集似乎从未发生过。

汗滴顺着脸颊流下,有细小的裂缝在手上出现。

暗魔明白他用禁术寻找了开心半个月还多,即使他有星之力与暗之力可也无法承受......

写着写着我都不敢写了,虐死我了,想打洛竹。

多心超人死亡。


偌大的房间中无数美丽的星辰,无数大大小小的星球按着固定的轨迹运行,不管宇宙发生什么也无法改变其运行轨迹。

黑发男人行走于各个星球中,那美丽的紫眸在其中寻找着。

“没有,到底在哪里?”

暗魔伸手,手上出现金色的符文神秘美丽不可玷污。

手微微挥动,星球脱离固定轨迹全部围在暗魔身边,可再怎么寻找也找不到开心的身影。

心口突然绞痛,暗魔捂住心囗那些星球失去了控重新回到原本的位置,刚才的聚集似乎从未发生过。

汗滴顺着脸颊流下,有细小的裂缝在手上出现。

暗魔明白他用禁术寻找了开心半个月还多,即使他有星之力与暗之力可也无法承受住这样巨大的消耗。

“可恶。”

手握成拳,紫色的瞳孔越发暗沉无数带着死气的力量聚集在手中。

星之力是生命诞生时产生的力量,而暗之力则是生命死亡时产生的。

他必须找到开心,天机阁也必须消失。

他想得很清楚,不可以为他所用的力量消失就好。

手上的裂缝消失,暗魔再次使用禁术无数星球向他靠来。

“这是哪?”

多心超人醒过来,仔细观察了下这个房间。

多心超人下了床,走去开门可还没有碰到门把好一股反弹之力将他震开,跌坐在地上眼中生出愤怒。

他记得清楚是伤心他们将他打晕,他没有想到原本已经商量好的事,他们却会突然反悔还趁他不注意打晕过去。

心中火气越想越大,手上生出火焰,他要把这破门打碎,去找伤心他们,把人绑回来!

“你醒……诶!”

门突然打开,一个眼睛上蒙着白布的男人出现在面前。

多心超人想要停下,但刚才用了全部力量想要将大门一击击碎,现在压根停不下来。

“快躲开……”

瞎子一只手接住多心超人的拳头,虽然力道对自己来说还不算太大,可那炽热的火焰还是将他烫伤了。

“真疼啊。”

瞎子松开多心超人的手,张开掌心那里已经烧黑了,从掌心向外开始延伸一圈比一圈颜色更浅。

“抱歉,但你是谁?你知道伤心他们在哪吗?你是天机阁的人?是你让恶心他们这么做的?”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砸向瞎子,瞎子头疼的揉着额头,并且还有几根头发掉落。

他有点后悔来看管多心超人了,这个人是真的人如其名,他最讨厌对付这种人。

“你到底是谁?伤心他们在哪?”

多心超人手上生起火焰,他已经肯定眼前人就是天机阁的人,并且对方肯定知道伤心他们在哪。

“第一我确实在天机阁的人,第二我也知伤心超人他们在哪,但我不能告诉你,也不可能放你走。”

多心超人脸色沉下来,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就算自己拼尽全力也无法打败对方,可不能不战。

“想打架吗?我可不陪你。”

感受到多心超人的战斗意志,瞎子迅速退后立即关上门,而多心超人也被直接弹回床上。

“放我出去!”

多心超人大喊道,而瞎子从桌子上拿了个菜市场卖菜用的嗽叭,用更大的声音回道。

“不可能!”

多心超人只觉耳膜都要被震破了,真的想骂对方不讲武德。

见对方安静了,瞎子刚要离开就收到了魏林的语文短信。

“计划改变了,杀了多心超人。”

听了这条命令瞎子微微皱眉,他明白计划是阁主改的,可阁主又想要干什么,消除记忆和杀死宅家难道还不够吗?

“是。”

无数长剑从瞎子身后出现,同时射入门内只听门内是一声短暂的尖叫声。

瞎子将手机收好,打开门他可以感受到刚才还和他喊的多心超人就这样被长剑钉在墙上,或许刚才对方是想要将门毁掉,可根本没想到会这样。

他走向对方,将对方那未闭上的双眼合上,他庆幸自己看不到不然对方那眼中的愤怒或遗憾等情绪可以将他淹没。

“对不起。”

本答应他的同伴要保护好对方,可却又亲手将对方杀死,失了信用可无用他不可能违背阁主。

他的灵魂已经被对方控制,要么行尸走肉的杀人,要么还剩自我意识的躲避,记住那些被自己杀了的人曾活在这世界上。

“我会将你葬在古灵星,如果你的伙伴还有尸体我会将他们与你葬在一处,我会替你们守住古灵星,直至死亡。”

手沾鲜血,可还有些许良知,所以请让他活在亡魂的咒骂中,他不愿成为杀人的机器,所以请让他做一点点还可以做的事吧。

“你不用杀死甜心超人,将她的力量抽干变回能源核就可以,你可以把她带走当成收藏品,但记住没有阁主的命令不可以销毁,也不可以将其复活。”

魏林对江樱说道,这是阁主的命令他虽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但还是传达了其命令。

“嗯,不是要杀死吗?”

江樱有些奇怪计划为什么突然改变,毕竟阁主决定的计划几乎就不会变。

她都已经在惋惜不能让甜心超人成为自己的收藏品了,那么符合她囗味的脸和性格不能收藏可惜死了。

结果今天却又说不用杀死,而且还能将其收藏,虽然要听从阁主的。

“对,并且那阵法也要给假的,不能让宅家人死了,只要抽干力量就好,当然星冕还是要杀的,他是献祭品。”

“改了这么多,阁主他……”

魏林打断江樱的话。

“不止,阁主还说这次任务要带上书灵前辈,还有不用废掉花心超人的异能,但要杀光星际联盟剩下的人,还有桃子也不用杀但要让她亲自宣布宅家人全部死亡。”

江樱拿着奶茶的手微抖,这不是被这血腥的计划吓到,而是因为兴奋她已经许久没这么干做了,而且星际联盟的雅量可也是她盯了许久的收藏品。

一次任务获得两个收藏品还能有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吗?

“保证完成任务。”

空间漩涡中洛竹与林远正对立而坐的下着一盘棋。

林远的身上穿着件斗蓬,这斗篷是特殊材料所制可以让灵体接触到实物,是从洛竹蔷薇项链的空间中取来的。

“明明已经有重筑身体的材料为什么不愿意。”

洛竹落下白子,平静询问可若是他想就可吞掉对方的黑子。

“没必要,灵体更自在而且书灵没法重筑身体,而且我若有实体怕是会威胁你的位置,没有实体你更放心。”

林远也不隐瞒,直接说出但又反问道:“为什么不杀了开心超人他们,阁主。”

喊出这声阁主便代表臣服与自己。

“我看到未来即使消除花心记忆他依旧会想起,那还不如让对方记得,恨意也好爱意也罢,他都不可能逃离。”

洛竹他看到了,他没能封印暗魔但他也将自己的命与开心超人连在一起,自己死对方也死让暗魔不得不妥协。

他带走花心用手术消除对方的记忆,可还是想起来了,只是这场历史改编的戏而已。

最后花心杀了他,他、开心超人、花心都因为他的死亡而一同赴向死亡。

最终暗魔也因为开心超人的死亡,而对一切失去兴趣,自我封印了。

再之后一切恢复秩序,因此世界和平。

“我输了这盘棋。”

林远看着棋盘轻声道。

老师的红色秋ku
不是,什么叫踏马的喜欢反派就三...

不是,什么叫踏马的喜欢反派就三观不正,哪来的被灌过三鹿的正义小鬼啊,你妈

不是,什么叫踏马的喜欢反派就三观不正,哪来的被灌过三鹿的正义小鬼啊,你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