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暮禁

26万浏览    366参与
毛领子
虽然但是,很合理(确信 我流雨...

虽然但是,很合理(确信


我流雨暮禁大三角(不是光子谢谢


Sameth:孩子们还小,对他们要温柔一点

Teth:好的好的(转身温柔的抢走了心火


黑暗生物:创(缠)死你们的孩子信不信

众长老:来来来nen死你们一群非人哉

Teth:接大锤

Daleth & Alef:接拍子

Lamel:接矛

Sameth:“啊?什么?”徒手撕冥龙

一旁的两位长老

Taudi:emmm好茶

Aplin:是吧是吧,那群孩子带来的,说什么叫龙井


虽然但是,很合理(确信


我流雨暮禁大三角(不是光子谢谢


Sameth:孩子们还小,对他们要温柔一点

Teth:好的好的(转身温柔的抢走了心火



黑暗生物:创(缠)死你们的孩子信不信

众长老:来来来nen死你们一群非人哉

Teth:接大锤

Daleth & Alef:接拍子

Lamel:接矛

Sameth:“啊?什么?”徒手撕冥龙

一旁的两位长老

Taudi:emmm好茶

Aplin:是吧是吧,那群孩子带来的,说什么叫龙井



青邪玉今年死磕海城

暮禁光崽贴贴!!!

也可以理解为先祖的幼年期?

暮禁光崽贴贴!!!

也可以理解为先祖的幼年期?

二氧化锰锰锰
To be photograp...

To be photographedYou will disappear when the pictures are finished

待留影终止你便会消逝

To be photographedYou will disappear when the pictures are finished

待留影终止你便会消逝

拭阳.

Because I may never go home.


Because I may never go home.


Because I may never go home.


.

.

.


他们是我的ocSameth(禁阁)和Lamel(暮土),我的所有光遇oc具体设定走这里 


我磕这对cp一年多,严格来讲这是我第一次交党费……画的是Lamel征战前夜,我画得不好,表达不了我想表达的感觉……

我在画p3......

Because I may never go home.


Because I may never go home.


Because I may never go home.


.

.

.


他们是我的ocSameth(禁阁)和Lamel(暮土),我的所有光遇oc具体设定走这里 



我磕这对cp一年多,严格来讲这是我第一次交党费……画的是Lamel征战前夜,我画得不好,表达不了我想表达的感觉……

我在画p3的时候是有犹豫的,但最终还是选择让Lamel用手盖住Sameth的手,因为在我的理解里,Sameth对于Lamel来说更像一个随时可以造访的避难所,Sameth不会去强行挽留他。比如说p3,Sameth给了Lamel一个可以无声离开的机会,他自己可以装作熟睡不知情,这样的告别两个人都不会太难过。


有时候我在想造成他们悲剧结局的主要原因大概就是因为Sameth的爱太宽容,他们身上的东西太多了。




上面英文的文案来自于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我记得没错的话圈里好像也有太太拿这首歌的词画了画,我很喜欢拿一幅可惜现在找不到了……顺便在这里找一下,希望知道的朋友踹我一下(wink

南
前年画的(我超),旧情复燃一下...

前年画的(我超),旧情复燃一下(

前年画的(我超),旧情复燃一下(

Buckelwal是阿鲸~

一个人拍双人结婚照真的累死(ಥ_ಥ)

暮禁暮禁暮禁!!!!!!

一个人拍双人结婚照真的累死(ಥ_ಥ)

暮禁暮禁暮禁!!!!!!

plwonhcetH

【光遇】我们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私设很多

*结局走向大概是he

*想写中长篇,会整个合集

*谢谢大家,冷圈人只能自己割腿肉

*主打暮禁,副菇卡,鸟狮,正斜

*嗯,不会写,瞎看就行

*以某位的视角来写,大概就是一个从过去的回忆到未来的遐想的故事


————————————————————————————————————————————————


        你是新生的光之子吧,你好。

        能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这里,很厉害。前面就是...

*私设很多

*结局走向大概是he

*想写中长篇,会整个合集

*谢谢大家,冷圈人只能自己割腿肉

*主打暮禁,副菇卡,鸟狮,正斜

*嗯,不会写,瞎看就行

*以某位的视角来写,大概就是一个从过去的回忆到未来的遐想的故事


————————————————————————————————————————————————


        你是新生的光之子吧,你好。

        能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这里,很厉害。前面就是伊甸了,在进行你最后的路程之前,可以请你停一停你的脚步,听听我这个已经成为老古董的家伙的故事吗?

        哈哈,谢谢你愿意倾听。

        其实,说是我的故事,其实也是所有人的故事啊。

        那是一段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了...... 我来自云野的圣岛,你应该去过吧,那是一个美丽的震慑人心的地方啊。无暇的白云,振翅的霞鸟,还有被你们称之为‘黑车’的鲲。别见怪啊,老古董就不能稍微了解了解时事吗。哈哈。

        作为一个在云野出生的光之子,我却从来没有关于云野的记忆。我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禁阁。与那些经文,石罐和稀疏的烛火作伴。嗯,还有我的弟弟,一个和我的发型极为相似,却又总是乱糟糟的孩子——也许不该由我称呼他为‘孩子’。与我的弟弟相比,我的行事作风更像是一个心智未开的小孩子吧。

        谢谢你的安慰。

        对了,你经过雨林的吧,你应该看见过我弟弟吧。他啊,一直是披着蓝色的披风站在雨中呆呆地眺望远方的。没见过他吗?

        哎呀,对了,你不可能看到他的。我怎么给忘了,他早就死了啊......

        别为这些难过,你,我,所有人都有终将死去的那一天。只是到来的时候无法预料而已。哈哈。

        那些已尘封的往事,如果不是今天遇到你,不知道最终会不会被道出。

        这里是禁阁的顶层,我还是给你讲一讲我们的‘过去’吧。


        禁阁的Samter长老,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和弟弟自小就生活在禁阁。懵懂的年龄,淘气的年龄,叛逆的年龄,那么多年,Samter长老从未对我们说过一句重话,也从来没有打过我们。许多时候,连最沉稳的Ramel长老都险些掀了桌子,Samter长老还是那么温温柔柔的,带着笑对我们说:“不要闹啦,想不想听云野的故事啊。”

        家乡的故事,是很吸引我和弟弟的。Samter长老从来不生我们的气,他只是那么微微的笑着,将我们抱在膝上,给我们讲云野的故事。

        他讲过繁碎的阳光,不枯的鲜花与青草,优雅翻着身的鲲,还有蝴蝶。

        蝴蝶。

        对我们而言,这是一个新鲜的不能再新鲜的生物了。据Samter长老的描述,那是一种小小的,散发着淡黄色的光的可爱生灵。“还有一些粉色的。”在旁偷听的Ramel长老插了句嘴。

        “对对,还有粉色的。我都好久没有去看过云野啦,记不清啦。”Samter长老微微仰头向天,眼底依旧温柔,却多了那么一丝如水的忧郁。


        时间像沙漏里的沙子一样,你不去注意它,它很快就流逝溢尽了。

        风风火火的成人礼到来了。我抱着Samter长老赠给我的古籍,端坐在禁阁一楼那满墙的罐子之中,想象着云野的样子。

        据Ramel长老说,每个光之子成人礼这天都有一个许下自己愿望的机会。不管这个愿望有多荒诞,都会帮这个许愿的光之子实现。我呼吸着禁阁里微微带着尘土味的空气,暗自许愿:我的梦想,是能去云野看看。

        成人礼的时间到了,禁阁的大门打开了。随着飘飞的尘土一起涌进来的,是腐朽的气息。但是踏进禁阁的那一群人们,像是已经呼吸惯了这种味道一样,微笑洋溢的走进禁阁大门。

         那个刺刺头,拉着一个蘑菇头率先冲了进来。刺刺头很坦然地嚷着:“嘿Samter!我们来为你家的小崽子过成人礼来啦!”蘑菇头狠狠的给了刺刺头一个暴栗,然后规规矩矩的向Samter长老鞠躬——还不忘勒着刺刺头的脖子:“Samter长老好。Alef这家伙就喜欢人来疯。”“喂Dealth你不能这样贬低我!”被唤作Alef的青年挣扎着试图从Dealth手中逃出。

        在一旁嗑瓜子的Ramel长老偷偷的对我们说:“别看那两个年轻人打打闹闹的,他们可是霞谷的长老,把霞谷治理的安全又舒适。”噢,弟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他轻轻地凑过来悄声对我说:“原来憨憨也能当长老。”

        我很赞同。尽管弟弟的关注点并不在他们如此年轻就能治理好一片区域的强大上。真的,Dealth与Alef看上去真的很年轻,好像没比我们大几岁。

        不过啊,他们眼底流露出来的那种底气,是带着王者的不羁的。

        雨林的Teth长老也来了,但是他似乎并不单是为我们的成人礼而来。他与Samter长老聊着天,很亲热的搂着Samter长老的腰。系着柔顺长发的小石环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的荡着。

        只是让我有些颇为诧异的是,Ramel长老一副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Alef长老估计是闲不下来的性子,才被他哥教训完就又凑过来,摸着下巴盯着我和弟弟。

        “你们就是Samter养的崽子?”他颇为认真的揉揉我们的脑袋,弟弟斜斜的刘海被揉的愈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另一只眼睛。“对不起,Alef长老。请不要揉我弟弟的头发了。”没有遭到迫害的我替弟弟理好头发,不过他又把刘海扒拉成斜斜的。

        “哦哦,已经记住我的名字了?”Alef长老笑眯眯地看向我,“别叫我长老长老的,好像我有多老一样。叫我Alef就可以了吧,嗯?”

        Alef长...Alef脾气很好。他并不在意我们与他之间相互的恶作剧与玩笑。

        关于我们的成人礼,他给我们带来了一小条鲲。白白的,小小的,带着金色花纹的鲲。真的,我们对他是充满了感激的。他给了我们一个鲜活的小生命,陪伴我们长存于这古朴的禁阁之中。

        然后,是期待已久的成人礼正式仪式的到来。 

        Samter长老将象征着成人的别针别在我们的胸前,然后,是所有先祖的共同祈愿——为了我们的成人。那是磅礴而震慑人心的,所有先祖的齐唱。如同天赐的圣光笼罩在我们身上,眼底稚嫩的黄色褪去,取代而之的是沉静的湖绿色。我和我的弟弟,都是这种美丽的颜色。

        每个光之子,成人礼之前眼睛都是很浅很浅,几近于白色的眼瞳。成人礼过后,所有光之子无一例外地会使眼睛里的颜色改变。我和弟弟是湖绿色,Dealth和Alef是湛蓝的颜色,Ramel长老的是深褐色,Teth长老则是紫罗兰色。

        唯独,Samter长老是一种不可言诉的颜色,那是一种深蓝,却又带着点点星光。


        成人礼的最后,是我们许愿的时刻。

        身旁的先祖都微笑着看向我们,鼓励我们大声说出自己的愿望。我让弟弟先说了,他似是不适应这样的场面,微微低着头,然后——“我的梦想,是可以一直和哥哥在一起,无论去到哪里。”我心下了然,从懂事起,弟弟就一直是我的小跟班。禁阁的先祖们往往想找我的时,只要找到弟弟就可以了。我们俩啊,一直在一起。许下这样的愿望,我早就料到了。

        然后是我。

        “我的梦想,是能去云野看看。”我大声的宣告着,怀着满心期待的。


        没有人回应。旷大的禁阁之中,是死一般的沉寂。

叶云归.

放一个废了的手书分镜草稿


有cp向,大概是狮鸟、暮禁/雨禁、刺菇、神明x旅人向,bgm是无问


最后一p是个旅人和孩子的印象画,想表达那种“他的血并不四下飞溅也不沾染黄昏,却透过时光流到我身上”的感觉


这些都是oc,所有oc介绍走这里 

放一个废了的手书分镜草稿


有cp向,大概是狮鸟、暮禁/雨禁、刺菇、神明x旅人向,bgm是无问


最后一p是个旅人和孩子的印象画,想表达那种“他的血并不四下飞溅也不沾染黄昏,却透过时光流到我身上”的感觉


这些都是oc,所有oc介绍走这里 

Mr Delta

来点小涂鸦吧

一些我比较吃的长老西皮

还有一些我自己的小脑补(?)

来点小涂鸦吧

一些我比较吃的长老西皮

还有一些我自己的小脑补(?)

叶云归.

占tag致歉/自信人的自信oc

#cp向,且洁癖,且私设如山,时间轴我下次写,这次先构架整个世界观

#狮鸟/暮禁/轻度雨禁/航风(侦察先祖x风行向导)/刺菇/且含有风之旅人要素/甚至还有新季节的向导x猫猫头先祖(我不知道有没有tag 卑微求一个)/破碎季的冥龙头+结晶要素x另外一个很漂亮的公主切+花花面具

#我画图了,但懒得发,就文设了

#所以,因为是oc,不太能接受“卡卡西”“指甲盖”“两边秃”这种诡异的称呼,虽然我打tag还是照打,但……很介意这样称呼,他们有名字

#持续更新

#可以的话,👇?


狮鸟

霞谷重点那个滑冰的先祖 Santiago 圣地亚哥


男...

#cp向,且洁癖,且私设如山,时间轴我下次写,这次先构架整个世界观

#狮鸟/暮禁/轻度雨禁/航风(侦察先祖x风行向导)/刺菇/且含有风之旅人要素/甚至还有新季节的向导x猫猫头先祖(我不知道有没有tag 卑微求一个)/破碎季的冥龙头+结晶要素x另外一个很漂亮的公主切+花花面具

#我画图了,但懒得发,就文设了

#所以,因为是oc,不太能接受“卡卡西”“指甲盖”“两边秃”这种诡异的称呼,虽然我打tag还是照打,但……很介意这样称呼,他们有名字

#持续更新

#可以的话,👇?





狮鸟

霞谷重点那个滑冰的先祖 Santiago 圣地亚哥


男性,私设是狮族人,因为不像其他族人那么莽而被称为懦夫、胆小鬼,成为俘虏后被当作“野性的仆人”被带去取悦北国的傀儡皇帝,私奔后在暮土干生鲜养自己的殿下



音韵向导 Goliath 歌利亚


男性,私设是北国战争中被杀害的上一任国王的遗孤,小时候流浪到天空王国被禁阁长老收养为养子,长大后被北国贵族强行带回北国变成傀儡皇帝,遇到Santiago之后和他在一个雪夜私奔了,后来定居霞谷圆梦村,一直和他的仆人在一起。因为Santiago舍不得他干粗活,目前是插画师

他有一双就像霞谷那些依崖而建的房屋与桥梁那样色彩密集的蓝眼睛——Santiago

北国贵族:焯




暮禁

暮土长老 Lamel 拉梅尔


男性,守卫暮土的战士,在天空王国的最终战役中牺牲


禁阁长老 Sameth 萨梅斯


男性,守护王国回忆的可怜人,Lamel去世后自己的一部分也随着他死去了,在王国重建得差不多、确认有人具备接替自己职务的资格后选择了从禁阁塔顶一跃而下



雨林长老 Teth 泰斯


女性,勤勤恳恳手艺人,从前爱过Sameth,因此和Lamel一直不大对付,但在最终战役里用尽全力去保Lamel活下来(然而失败了)最后在雨林死于腐蚀

(真是坚强的女人啊



航风

侦察先祖  Soma 索玛


男性,一个拥有着梦幻般的爽朗性格的直男(物理),感情方面非常别扭,易脸红体质


风行向导  Sollaya 索拉雅


男性,很温柔的男孩子,善解人意,不定期突发恶疾()沙雕发作,很爱笑,而且笑起来很美(Soma亲评


刺菇

霞谷刺头长老  Alef  阿勒夫

双子中的弟弟,本来和哥哥关系不好互掐多年,但在哥哥牺牲后选择了以在黑夜中永生、在黑夜中与暴力血腥作伴为代价,换取遗忘方舟商人的药水,那种药水可以让他在每一个黄昏短暂地见到哥哥,虽然那只是个影子,没有温度,也碰不到手指尖。

每一次与哥哥见面,他都悲痛欲绝——每一次都悲痛欲绝

其实只要他放弃嗑药,自然死亡,就能在和哥哥团聚的。哥哥一直在星轨等着他,直到变成蝴蝶,再也无法转世。由于长期嗑药,他自己也再也无法转世,死后也许会变为蝴蝶吧


霞谷平菇长老  Daleth  戴勒斯

双子中的哥哥,从小就背负着沉重的责任。从不知什么时候起注意到自己对弟弟产生了奇怪的感情,故一直尽力避着弟弟。

直到在最终战役里牺牲,那句爱也没有说出口来啊。



旅人

来自异乡的旅人,一身红袍,脸色苍白,身体似乎很差


孩子

麻花辫小姑娘,眼睛里有一种野兽的气息


神明

白袍神明,平时戴着面具用来遮掩脸上的黑色火焰状伤疤



表演季向导  Goethe  歌德  (你怎么还没出就急着搞了)

之前是剧团里的一把手(主演),来到霞谷后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带着整个团队定居了,平时靠唱唱戏吃饭,口碑一直很好。不知道怎么认识了Goliath,两人莫名其妙成了朋友。

后来因为一次奇怪的意外,Goethe再一次演出过程中负伤需要输血,Goliath出于替朋友着急就试了一下,没想到血型对上了。在经历了一番奇奇怪怪的对话后两人终于闹明白了Goethe是Goliath舅舅的孩子,当初就是他发动了政变。但是坏人没好报,他自己也被其他虎视眈眈的贵族吞了,自己的儿子四处流浪被一个戏班子捡到,成了戏子

顺便一说,在我这里禁止把他和Goliath连同音韵向导这个发型混为一谈,特别是叫他低配。别人那里我管不着,只要出现在我这里这种人我直接拉黑



猫猫头先祖  Hugo  雨果

剧团里的二把手,擅长扮猪吃老虎,平时一股无辜相,但是实际上是个黑泥少年。目前正着力把自己剧团的一把手变成老婆,但后者情商太低(太高?)一直避着他各种明里暗里的旁敲侧击



冥龙头x公主切

冥龙头 Morrick 墨瑞克


坏男人,天空王国里的恶魔,所有暗之生物的“父亲”,从前是负责伊甸工程的长老,但后来被侵蚀了……没有人救他,从那以后他对所有正常生物都产生了非同一般的恨意。目前纯粹一个老不死的坏蛋,是个极致s,和安尼雅有仇(深仇大恨),并对他怀有扭曲的爱和欲望



公主切 Aniya 安尼雅


好男人,是所有光之生物的“父亲”,从天空王国诞生就存在了,被称为“梅迦之子”(好家伙你搁这搞初设呢)对墨瑞克当初被侵蚀的事其实是不知情的……安尼雅根本不知道伊甸,伊甸工程是先祖背着他干的勾当……他是后来墨瑞克开始杀戮光之生物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的,但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恨自己,只当他是个魔物天天和他打


if里安尼雅被墨瑞克囚禁在暮土水下凌虐致死,他死后不久墨瑞克也自杀身亡(又是经典的没有一个活下来结局……我笑死







——

没有对风旅部分仔细介绍是因为恩我不喜欢过于刻画他们

就这样吧

我能蹭图吗

画得烂也要发出来(?好耶

画得烂也要发出来(?好耶

07的小御侍

《仿生人暮土会梦见电子禁阁吗》

禁阁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怒火让自己冷静,他问阿勒夫“暮土在哪”


“哎呀,你是说我的小狗狗吗”阿勒夫用手捧着脸,他的眼里满是挑逗和不屑,“那孩子可真是难搞呢……我把费了了好大劲才把他从你家里带出来”


“不过他啊,可真是个极品”阿勒夫舔了舔嘴巴,眼里充满了对暮土的欲望


禁阁听到这话,冲上去把戴勒斯抵到了墙上,电击棒对准了他的脖子,他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阿勒夫是个疯子,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他甚至连上自己的亲哥哥这种事都干的出来,还有什么他干不出来的


阿勒夫看到了禁阁的这种态度,更加确定了他内心的决定:暮土就是禁阁的软肋,只要暮土在自己的手上,那么让禁阁说出这个...

禁阁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怒火让自己冷静,他问阿勒夫“暮土在哪”


“哎呀,你是说我的小狗狗吗”阿勒夫用手捧着脸,他的眼里满是挑逗和不屑,“那孩子可真是难搞呢……我把费了了好大劲才把他从你家里带出来”


“不过他啊,可真是个极品”阿勒夫舔了舔嘴巴,眼里充满了对暮土的欲望


禁阁听到这话,冲上去把戴勒斯抵到了墙上,电击棒对准了他的脖子,他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阿勒夫是个疯子,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他甚至连上自己的亲哥哥这种事都干的出来,还有什么他干不出来的


阿勒夫看到了禁阁的这种态度,更加确定了他内心的决定:暮土就是禁阁的软肋,只要暮土在自己的手上,那么让禁阁说出这个世界的秘密,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他摆出一副灿烂的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在禁阁看来却是无比的虚伪


“哎呀,我没对他做什么,你先把我放下来吧亲爱的父亲”阿勒夫这么对禁阁说道,禁阁才放心的把他放了下来


“啧啧啧,你对你亲手创造出来的仿生人就这种待遇吗”阿勒夫扭动了一下脖子,对禁阁说“你对我和亲爱的小鹿完全不是一个待遇呢……真让人伤心”


禁阁没有理他,因为阿勒夫这种人就连伤心都是装出来的,根本就没什么可信任的


禁阁正在修理自己的电击棒,阿勒夫却突然跑到了他面前,下的他立刻将电击棒对准了他


“哎呀呀,不要这么做嘛”阿勒夫放下了指着自己的电击棒,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亲爱的父亲~”他说“你想见到你的小狗狗吗”


禁阁听到这句话,立刻就警惕了起来,他再次用电击棒指着阿勒夫,问“他在哪”


“不要着急”阿勒夫笑了笑,随即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又一架电梯缓缓升起,然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电梯的自动门开了,阿勒夫做了个优雅的绅士礼邀请禁阁进去


禁阁怀疑的走进电梯,阿勒夫也紧随其后


待在房间里的人戴勒斯透过单面玻璃看到了这些景象


他好想出去,他好想叫禁阁逃,前面是一个无比恐怖的深渊,他敲打着玻璃,却没有任何作用,戴在脚踝上的铁链提醒了他现在的处境


是啊……他已经……永远都逃不出去了……


他无力的靠在玻璃上,只能看着自己的弟弟阿勒夫将禁阁带走,他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祈祷禁阁和暮土一定要平安


祈祷他们一定要给这个世界重新带来光明

禁阁坐上了电梯,来到了大楼的最顶层

在这里,他看到了暮土,还有自己创造出来的另一个仿生人——特思


特思看到禁阁,眼里有些许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站在暮土身边,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阿勒夫把手搭上了他的肩,在他耳边说:“看那,你最爱的人就在你的眼前”


“你只需要完成一个条件就能解救他了”

禁阁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条件”


阿勒夫知道自己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于是他继续引诱到“只要你能把那个‘秘密’说出来,你就能解救他了”


“秘密……”禁阁喃喃自语“秘密就是……”


阿勒夫的计划马上就要得呈了,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终于,他终于能重启这个世界了,他终于能把这个世界变为仿生人的乐园了


“秘密就是……”正当禁阁马上要说出口时,他转身,从楼顶跳了下去


这无疑让阿勒夫和特思楞在了原地,而暮土看到禁阁跳了下去,心中被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在一瞬间被点燃,他挣脱锁链的束缚,拿起一旁的铁棍,插进了阿勒夫的身体


阿勒夫的身体被插穿,却并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横飞,反倒是出现了一堆机器人的部件,原来这么多年来,阿勒夫把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改造成了机器人,为的就是在知晓了“秘密”以后能全身而退


“这个疯子”特思看着眼前的场景,咬牙切齿的想


暮土向前跑去,阿勒夫的机械臂想抓住他,但是已经晚了,暮土早已跳下了楼顶,他努力的想靠近禁阁,但脑嗨里却出现了一些不知名的记忆



“拉梅尔!”


“嗯?怎么了?”


“你看我新研发出来的机器,是不是很厉害!”


“哇,真的”


“看来再过不久我们就能造出仿生人了”


“太好了”


“拉梅尔!!我们终于创造出仿生人了!”


“真是太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去庆祝吧!”


“好!!”



“拉梅尔”


“我在”


“我爱你”


“我也是,萨梅斯”


等暮土回过神来时,禁阁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下坠时的禁阁是闭着眼的,似乎这样就能减少坠落时的害怕


暮土抱住了禁阁,在他耳边轻轻的说“萨梅斯……”


禁阁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用惊讶的语气说“你全部……都想起来了……?”


拉梅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从背后伸出了一对机械翅膀,他抱着萨梅斯,开始飞向天空,萨梅斯依偎在他怀里,也许这就是他最好的答案
















“萨梅斯?萨梅斯?”


萨梅斯听到有人在喊他


“醒醒,醒醒”


他睁开眼,发现是自己的爱人——拉梅尔


“你还要不要继续仿生人实验的了”拉梅尔对他说


“啊……”萨梅斯愣了一下,他还没从刚才的梦里缓过来,不过……


“不做了”他坚定的说


拉梅尔看着萨梅斯,他和萨梅斯在一起后,他知道只要是萨梅斯做出的决定就他就绝对不会反悔,他再一次向萨梅斯确认,萨梅斯却坚定的的对他说“不做仿生人了”


转而又对面拉梅尔说“拉梅尔”


“我们逃吧”


拉梅尔不知道萨梅斯想干什么,不过他依然选择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恋人


拉梅尔点了点头“我们逃吧”


“就现在”


拉梅尔骑着摩托,带着萨梅斯消失在了夜晚的月光下


那夜的月光很平静,就像他们的初遇一样

07的小御侍

《仿生人暮土会梦见电子禁阁吗》

今天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禁阁从一张小床上醒来,打开灯,房间里顿时充满了霓虹色的灯光,他拉开窗帘,窗外依旧是无边无际的黑夜,伴随着黑夜的,是酒馆的彩灯,妓女的笑声,还有隐藏在黑夜里的阴谋


禁阁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他昨天晚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失眠,但眼睛上并没有黑眼圈。他穿好斗篷,走到了暮土的房间,准备叫他起床吃饭

他走到暮土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暮土”他说,没人应他,他又敲了敲门,还是没人应他,他觉着不对劲,用力推开了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他转头,看到了暮土书桌上摆放的机械蝴蝶和破碎的窗户,窗户的玻璃碎片还残留在书桌上


禁阁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他快速的启动了摩托,飞速赶...

今天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禁阁从一张小床上醒来,打开灯,房间里顿时充满了霓虹色的灯光,他拉开窗帘,窗外依旧是无边无际的黑夜,伴随着黑夜的,是酒馆的彩灯,妓女的笑声,还有隐藏在黑夜里的阴谋


禁阁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他昨天晚上大部分时间都在失眠,但眼睛上并没有黑眼圈。他穿好斗篷,走到了暮土的房间,准备叫他起床吃饭

他走到暮土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暮土”他说,没人应他,他又敲了敲门,还是没人应他,他觉着不对劲,用力推开了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他转头,看到了暮土书桌上摆放的机械蝴蝶和破碎的窗户,窗户的玻璃碎片还残留在书桌上


禁阁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他快速的启动了摩托,飞速赶往了那个他再也不想踏进一步的地方


他这次的速度很快,从来不闯红灯的他这次一路上都在闯红灯,然而这里的交警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坐在自己的休息位上,悠闲的喝着饮料,吃着甜甜圈


终于,禁阁来到了这个令他恐惧的地方,他用电击器轻松的干掉了,楼顶上,阿勒夫站在最高层的房间里,他房间的视角刚好能看到一楼的大厅,他轻蔑的看着闯进来的禁阁,提起了自己旁边戴勒斯的头发,戴勒斯的脸上满是白色的,粘稠的物体,他努力的喘着气,但是看到禁阁的那一瞬间,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也被提留了上来


“不要……不要……”他喃喃着


阿勒夫看到他这个样子,放开了他的头发,他直直的倒了下去,眼泪流了出来


阿勒夫拍了拍他的头,对他说“我的小鹿,你不要哭呀,哭了就不好看了”他蹲下,用手轻轻的为戴勒斯拭去眼泪,然后起身离开,来到了暮土的房间


戴勒斯在他离开后,戴勒斯跪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说着“畜生……畜生……”边说还边砸房间里的东西,最后他跪坐在地上,无助的大哭起来


他已经成为一只困在笼里的金丝雀,再也无法逃脱了


暮土醒来时,就看到了面前这个拥有着尖刺发型的男人,他正在看书,紫色的眼睛一分钟都不离开书本,暮土想问他这里是哪里,但是他的嘴被胶带贴住了,只能动动绑着手的铁链,让那个人注意到自己


那人听到了声音,他放下书本,看向暮土,带着一抹调戏的微笑,对他说“我的小狗狗,你醒啦”

暮土对小狗狗这个称呼感到很不自在,他只想知道这是哪,禁阁在哪里


那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站起身,走到玻璃窗前


一楼大厅的禁阁已经成功的坐上了前往最高层的电梯,他的眼睛里满是慌张,担心,还有害怕

那个男人笑了笑,走到暮土面前对他说“小狗狗,你的主人来了哦”


“我该去迎接他了呢”


暮土感觉这个人不怀好意,他去见禁阁的话禁阁会有危险,他努力的想挣脱铁链,但是这个铁链实在是太结实了,他根本无法挣脱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房间,而他却做不了任何事


随着电梯“叮”的一声,禁阁到了顶楼,电梯的自动门开了,一开门,他就看见了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他看着那人,轻轻的说了一句


“阿勒夫”


阿勒夫看到禁阁时心情本就十分激动,在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时更加激动了,他努力的的掩饰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对于这位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他表示十分的欢迎,用几近疯狂的语气对他说“好久不见了!”


“我的父亲!”

07的小御侍

《仿生人暮土会梦见电子禁阁吗》

自从那次水母事件过后,暮土感觉他和禁阁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了


禁阁会在给他做饭时偷偷多加一些饭到他的碗里,也会在给他修复系统时偷偷吻一下他的额头


暮土不知道禁阁的这些动作是在表达什么,他也并不排斥,反倒觉得这些动作让他感到十分开心


也许他早就对禁阁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是在什么时候的呢?是禁阁带他出去见到这个肮脏的城市的时候吗?是禁阁偷偷为他准备生日惊喜的时候吗?是禁阁晚上偷偷亲吻他的时候吗?


也许都不是


也许暮土,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禁阁


也许他在成为仿生人之前,他们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恋人


但成为了仿生人的他,还有能力去爱着他吗?


想...

自从那次水母事件过后,暮土感觉他和禁阁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了


禁阁会在给他做饭时偷偷多加一些饭到他的碗里,也会在给他修复系统时偷偷吻一下他的额头


暮土不知道禁阁的这些动作是在表达什么,他也并不排斥,反倒觉得这些动作让他感到十分开心


也许他早就对禁阁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是在什么时候的呢?是禁阁带他出去见到这个肮脏的城市的时候吗?是禁阁偷偷为他准备生日惊喜的时候吗?是禁阁晚上偷偷亲吻他的时候吗?


也许都不是


也许暮土,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喜欢上了禁阁


也许他在成为仿生人之前,他们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恋人


但成为了仿生人的他,还有能力去爱着他吗?


想到这,暮土握紧了拳头,成为仿生人这么久以来,他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是一个仿生人,自己反倒更像一个失败品


在家里,他根本帮不到禁阁什么,不管是做家务,拖地,洗澡,这些都由其他的机器人或者是禁阁来做了,而自己只能坐在沙发上,看着机器人在家里忙碌的劳动,自己的系统还 老是故障,经常给禁阁添麻烦


他有时候会思考,为什么禁阁会把他造出来

难道仅仅是为了好玩吗?


想到这,他的心情失落了几分


如果禁阁把他造出来只是为了娱乐,那他大可不必花这么大力气去造一个仿生人,只要去最普通的市场上买一个二手的,回来改造一下就可以了


他想不通


坐在他旁边的禁阁似乎看出来他的疑惑,问他“暮土,你是不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被创造出来?”


暮土一时怔住了,然后回答“是”


禁阁轻轻笑了笑,坐到沙发上,顺势躺倒了暮土的大腿上


暮土的大腿很温暖,并不像普通仿生人那样的冰冷,禁阁躺在大腿上,似乎今天一天的疲惫都因暮土而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而暮土显然对禁阁的这个行为有些慌乱,或者说是惊喜,这是他陪伴禁阁这么久以来,禁阁第一次在他醒的时候对他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他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脸也变得通红,但是当他看到禁阁在自己的大腿上没有其他动作,他也就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暮土突然把手伸到了禁阁的额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又顺势抚摸到了他的长发


禁阁的长发是白色的,很白很白,白的就像那故事里天上的云彩,白的就像他那去月光一般的斗篷,暮土很喜欢禁阁的长发,他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他出门要穿上斗篷,把这头美丽的白发遮住


“暮土”禁阁突然说话了“你知道是我最得意的作品”


我知道,暮土在心里这样说


“你不用去在意你的作用,因为发挥你作用的时候还没到”


暮土没有说话,他继续抚摸着禁阁的头发

禁阁伸出手,捧起了暮土的脸颊“暮土”

“你爱我吗”


暮土对禁阁突如其来的发问愣了一下,他只是一个仿生人,他不知道爱是什么,如果再说的极端一点,他甚至都没有所谓的“情感”


但是当禁阁说出这句话的几秒钟后,他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身体里的机能开始飞速运转,精致的脸上染上了一篇红晕


禁阁看着暮土红透的脸,笑了笑,说“我爱你哦”


“那你爱我吗”


暮土的脸更红了,他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过了许久,他才说出自己的答案


“爱”


“我爱你,禁阁”


禁阁听到这个回答,只是轻笑了一下,仿佛这都是意料之中的


他把暮土的脸捧到自己的面前,他甚至可以听到暮土的呼吸声和强烈的心跳声


他在他耳边对他说


“我永远爱你”


“我的恋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