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暴走萝莉

11448浏览    273参与
夏荇florence

《jinx×powder》

一些摸鱼产物~

双城之战好好好好看!!!

还是摸鱼最快乐~

(就是说一些菜鸡实在没时间板绘,基础很差,又很想自产的产物)

(速成摸鱼勿喷)

有时间还是想板绘(比较圆珠笔随心画老是画错)

《jinx×powder》

一些摸鱼产物~

双城之战好好好好看!!!

还是摸鱼最快乐~

(就是说一些菜鸡实在没时间板绘,基础很差,又很想自产的产物)

(速成摸鱼勿喷)

有时间还是想板绘(比较圆珠笔随心画老是画错)

向死而生

jinx

好不容易从文件管理里面恢复了数据继续搞了,因为我是懒狗最后把小爆爆删掉了(›´ω`‹ )

因为一开始只是草率地进行一个摸鱼,所以我的线条非常的拉,没想到上色的时候有点上头了orz

jinx

好不容易从文件管理里面恢复了数据继续搞了,因为我是懒狗最后把小爆爆删掉了(›´ω`‹ )

因为一开始只是草率地进行一个摸鱼,所以我的线条非常的拉,没想到上色的时候有点上头了orz

越小尤

当金克斯配上自己的主题曲,真的太A了

当金克斯配上自己的主题曲,真的太A了

辉酋君jingle

我有最美好的初衷…

Rules are made to be broken

我有最美好的初衷…

Rules are made to be broken

凌夜
看完了立马爬起来画图了 被金克...

看完了立马爬起来画图了

被金克丝迷的神魂颠倒

看完了立马爬起来画图了

被金克丝迷的神魂颠倒

碳烤阿鬼🐟

【艾克x金克斯】野火 - Firelight - (G)

分级:G(大众)


CP向:艾克x金克斯


预警:LoR与Arcane背景杂糅,部分LoR角色,时间线在艾克得到时控装置之前。(凯、秀米均为LoR角色)


深夜的祖安,街巷的夜灯与酒馆牌匾上的霓虹撕开阴森孤寂的暗调,将日光昏暗的灰色都市塑造成一座繁华的不夜城。艾克将空酒杯递给秀米,饮完喝剩的最后一杯泛着绿光的莫吉托,向凯称赞今天的炼金朋克演奏比往日更有特色,并在对方嘟嘴着戏谑他表演者只是忘记开混响后捧腹大笑。

酒吧现在放的是轻音乐,几位身披大衣的化学男爵正叼着烟斗打着扑克。艾克抹了抹头顶打卷的白发,沉浸在微醺...


分级:G(大众)

 

CP向:艾克x金克斯

 

预警:LoR与Arcane背景杂糅,部分LoR角色,时间线在艾克得到时控装置之前。(凯、秀米均为LoR角色)

 

 

 

深夜的祖安,街巷的夜灯与酒馆牌匾上的霓虹撕开阴森孤寂的暗调,将日光昏暗的灰色都市塑造成一座繁华的不夜城。艾克将空酒杯递给秀米,饮完喝剩的最后一杯泛着绿光的莫吉托,向凯称赞今天的炼金朋克演奏比往日更有特色,并在对方嘟嘴着戏谑他表演者只是忘记开混响后捧腹大笑。

酒吧现在放的是轻音乐,几位身披大衣的化学男爵正叼着烟斗打着扑克。艾克抹了抹头顶打卷的白发,沉浸在微醺的气氛里。几位熟悉的女性玩伴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瞥了瞥眼,尴尬地打了个酒嗝,哈出酒气,将吸收了聚光灯虹色的玻璃酒杯放在吧台,任它摇晃了几下,在快要从桌面边缘坠下来之前稳定住。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从圆形转椅边拿起秀米的滑板,丢进凯的怀里,然后从最近的餐桌底下摸出自己的飞行器,别在背后。他把玩面具两边的搭扣,转头向她们眨了眨眼。

“哦!嗯!要走了是吗?”

凯抬头,蓬松的双马尾随着她瞪大的眼睛晃了晃。

“今天有点喝过头了。在没惹出事之前我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艾克扎紧围脖的红布巾,攥着昨天刚被涂上新漆的飞板,无奈地歪了歪头。

“送你出去?”

秀米推了推头顶的护目镜,擦去嘴角的松饼屑,将手搭在紫发女伴的肩膀上,她正翘着绑有轮滑鞋的双腿,顶着帽兜吹着泡泡。

“难不成还要你们担心我?”他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绘涂白粉的鼻梁,“放开了继续嗨吧,女士们。”

“嚯…我们打算偷点蔬菜到后巷去喂喂小厄努克,”凯嘟嚷完便低下头,靠在吧台边上,擦拭起滑板边缘的灰,耐心地检查着边边角角的胶层有没有脱落。作为完美主义者的她是容不得自己的滑板有一点瑕疵的,“嘿!秀米!你又把轮轴划坏了!”

“嗯哼?我可没强求你帮我修。”

“哈!我只是看在你愿意听我唱歌的份上。”

“噢噢…继续吵吧,我先走了。”

艾克笑了笑,在离开之前用粘湿酒水的指头弹了下凯的额头,不出所料被她狠狠地瞪了一眼。

“保重啊?”

“哎哟哎哟,快回去当你的老大哥吧。”

凯甩开被秀米拽着的胳膊对他推门出去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艾克想了想他其实是可以和她们玩个通宵的,但他总觉得今晚不合适。没有什么理由,兴许是某个平行时间线里的自己向此处的自己传递出了微弱的脑电波,叫他偶尔做些反常的事。

嗐,反正还年轻着呢,时间大把大把的可以挥霍。也不在乎今天一夜不是吗?

艾克甩着野火帮领袖的面具,站在飞行器上,两足颤了颤,保持平衡好像没那么容易了。他可能真的喝多了吧,在几杯特调的鸡尾酒之前他为了压制被走调的重金属乐拨动得烦躁的心情多喝了些高度烈酒,好像连他的同伴都没在意到。

大道上的灯光实在是太亮了,晃眼。艾克从飞板上跳下来,扛它在肩头,在被飞蛾围绕着的路灯边徘徊了几圈后,他决定绕一条小路。

艾克拨开几片挂在水管上的塑料袋,灯红酒绿瞬间就藏到了背后的影子里。他抬头,迎接染绿眼眸的淡色荧光。他知道,顺着那条真正被黑暗吞没的窄道,照亮视野的只有飞舞满眼的野火蝶。

他会和他的基里安同伙在这里捡拾落在污水坑里的蝶茧,将它们带回专属于野火帮的小世界里,由它们在安逸与平和的环境里钻出丝床,在枝叶繁茂的绿树荫庇之下振翅,投落莹光而追逐日光。

野火蝶象征着他梦中的理想乡。

艾克深吸一口气。他踩过从泄露的管道中嘀嗒汇集在凹坑内的积水,感受着蝶翼拍动的频率,最原始的音乐节奏。他小心翼翼地走,怕打扰到与中心街全然相反的宁静。他挪足,缓缓试探,轻轻地踢开一块废弃的金属板,哐啷响得清脆。

太安静了。他都能听得见回声。

艾克知道他现在不算太清醒,酒精在喉咙口发酵,碳酸还在肚子里冒着泡泡。他咽下唾沫都感觉自己离醉倒又近了一步。

太安静了。不是因为空寂感来了,而是他发觉越是安静越是让他恐惧。他的脑水是沸腾的,心血还是烫的,激烈翻滚到脸颊里,褐黑色的皮肤也微微发红。如果这个时候他看到任何怪异的东西,他连自己都无法确认那是真是假。他已经开始分不清他到底是睡着还是醒着。

蝴蝶牵着他晃晃悠悠的躯壳,他往前,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前。他昂首,环顾四周,绿光明灭着,可见的范围不断变化着,像开合的双睑。艾克扶住冰凉的铁栏杆,捂住前额干呕了几声,用微凉的手掌心拍了拍脸,以自欺欺人的方式让自己清醒起来。

他咳嗽几声,转过身,伸拇指拭去落在唇面的鳞粉。他将涣散的目光聚焦于一片结伴而行的光团,看它们靠近墙角的某处,在薄雾里朦胧起来。

他皱起了眉。

好像…有个女孩。

他拉着敞开的风衣衣摆,悄悄地试探。

好像…有个靠在墙根,睡在废铜烂铁堆边上的女孩。

绿光突然暗下来。他却没停下来。

好像…有个呼出浅浅鼻息,呢喃着梦话的女孩。

“啊…”

光团刹那散开,艾克往后退了两步。他挥开眼前的光粉,凝眸,颤抖。

他握紧了拳头。

那是他最不愿见到的疯女孩。

“金克斯…”

他说得小声,好像是知道这样吵不醒她一样。

“嗯…来场枪战吗?小不点…?”

他放开拳头。愣住。他苦笑了一声,他的过去居然还在她荒唐的呓语里活着。

艾克完全可以趁机了结她,皮尔特沃夫与祖安的祸害,赏金过亿,名声远扬只需一步。但他只是歪着嘴,呼吸着。他相信,如果这是现实的话,他一定会在刚见到她这张脸的时候咆哮出来。既然连他自己都表现得这么冷静,那他的身体无疑是醉倒在了身后的某处,以难看又滑稽的姿势打着呼噜做着梦吧。

此时的他也许只是一缕怀旧的灵魂。

在她梦里的灵魂。

“嘻嘻嘻…你怎么往我的枪口上撞啊?”

他听她笑,看她扬起嘴角笑,笑得纯真。他借着荧光注视她纤长的睫,阖紧的眼。他透过她的睡颜窥见一双澄澈的蓝眸子,他在儿时偷偷望过几百遍几千遍的蓝眸子,懵懂的,善良的,无知的,也是最容易消逝的,他爱过的一双眼眸,无需悲泣也显得楚楚动人。

“爆爆…”

他眼酸,眼角湿黏。他没敢伸手触摸,没胆承认自己的多愁善感。他是自尊的,是正义的,他亲手埋葬了无法被称为爱情的青涩冲动。他冷漠残忍的前提是她永恒的逝去。

野火蝶在飞,野火蝶不合时宜地乱飞。飞到她的唇边,吻她的嘴唇,用细足将她嘴角的湿润送到他的鼻尖。

他可曾想过他会以这种方式嗅到她唇间残留的香甜。他知道的,他知道她喜欢糖果,喜欢糕点。他们儿时吃不起这些奢侈的东西,他就省着靠高价倒卖赚来的少之又少的分红给她买。哪怕被蔚回绝,被麦罗讥讽,他也会在克莱格偷着笑他的时候把水晶糖塞进她软软的掌心里,告诉她这是他捡来的好东西。他骗她吃了就会变强。

所以他再也没能在打闹中赢过她。

“嘿嘿,你又输了…小不点…”

他输了。输得彻底,心甘情愿地投降。

艾克抿唇,流到嘴边的咸水都是酒精味的。他越来越醉,愈发晕眩。

金克斯…金克斯…

金克斯应该去死的,是她掐断了她的理智,颠覆了她的善意,玷污了她的烂漫。她用真枪实弹轰碎了她自己,她的曾经,她可爱的眼睛,她生父生母唤她的那个名字。

可金克斯为什么要做有他的梦?他不属于金克斯,他属于同他的爱意消逝的,将水彩弹丸射在他心口的小女孩。

金克斯难道忘了爆爆已经死了吗?她该是有多么过分,多么自私,她竟让逝者不得安息,拉着她的残影在人迹罕至的黑暗里游荡,陪她闹,陪她玩。她抢夺她的童真,在手心搓揉,抛向天空,给悼念她想念她爱恋她的人看。她们同行,她们宛似同在,分不开。连她自己都想忘干净的幻象,被爱,被呵护,被偏袒,被告疯癫,被迫犯下罪孽。

艾克蹲下来,蹲在金克斯蜷缩的双腿前。他看她的胸丘起伏,看她的腹沟裸露,他看她变得成熟,变得不像以前,变得让他心乱。

他垂下眼睛,鼓起勇气伸臂,又无力地收了回去。他错过了证实她是否真正存在的机会。但他也因此证实了他的心还会为她而柔软。他不想失望,他不想再失去她,哪怕是做梦的她,梦里的她。

他爱过她。他爱过她是原罪。他难以根除的情愫像是散不尽的雾,像是不灭的霓虹,喝不干净的酒。他恨她没有死透,他恨她死不透,他恨他劝自己扔弃往事时重复的借口。他恨那个被称作小不点的自己依然苟延残喘地活着。

艾克坐下来。头靠着墙皮,望着昏黑的天空,模拟星座的野火。他低声地喘息着,随她的频率,盯着她的胸脯,一起一伏。

他闭眼,睁眼,眨眼。他渐渐瞌睡。他哼哼暗嘲她的衣裳还是那么脏,不是颜料就是灰尘,打了补丁的地方还沾着油渍。他这才发现他刚刚偏离了正常的关注点太久,他为他的非分之想感到自责。

但在困倦的压迫下一切都无所谓了。

野火蝶还在飞,不知疲倦地飞。它们闪光,它们盘旋,它们默默无闻地装饰浪漫。艾克接过落在他指尖的一只,抚摸它的翅膀,放飞它,放它落在女孩额角垂下的刘海上。

十几年前,他盯着她熟睡的脸熬了整整一夜。

但他现在不会了。他不傻了,也不痴了。他不像故往矮小,幼嫩的心脏只能装得很少,她所占据的位置那么重要。他也长大了,他也失去了,他挂念着的越来越多,他爱得也越来越浅。他心知肚明是她亲手造就了两城的悲剧,是她暴露出他在同伴被射杀后歇斯底里的脆弱,是她操控着他的软弱。她被过去的阴影笼罩,也挟持了所有与她经历过同样惨剧的幸存者的回忆。

抹不去的祸害。她就算死了也会一直存在。

艾克轻转驱动飞板的加速风扇,他小时候还想过为她弹奏吉他,就像他们手牵手看到的街头艺人一样轰轰烈烈地办一场演出。

后来他才明白,不求赏钱的艺人们只在演奏自己的伤痕。

金克斯是他的伤痕。金克斯本身就是一道伤痕,被每一位熟稔的孩子划写出来,被每一位爱她的人溺爱宠坏。她成了每一个人的伤,她是被无意加害成的刻意,她反过来揭开他们所有人的痂,用淬毒的利齿嚼烂疮口,刺痛着每一位。

她本该是一只温顺的兔,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何时生出了獠牙。

他无法否认她的可怜。他无法否认他也有罪。善恶因果,相辅相成。

艾克将飞行器放在盘起的膝侧,叹息,哽咽,吞回低语。野火蝶的薄翼遮掩了他释怀般的笑意。

他闭上眼睛。他这次不打算再睁开了。在天亮之前。

 

 

爆爆…好久不见…

 

 

 

 

 

 

 

 

 

 

 

“哦…我的老天,瞧瞧你这狼狈样子。”

直到一声尖嗓子把他惊醒,艾克才发现不远处的屋顶栖息了不少雀鸟,格外吵闹。

“凯?呃…现在是几点?”

“我们正想找你去夹层区的新店吃顿午饭呢,谁知道野火帮的那几个说你根本就没回来。”

秀米把滑板夹紧胳膊肘,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我很抱歉…啊…他们一定很担心吧?我得赶紧…”

艾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屁股后面潮潮的,他转身才发现自己恰巧坐进了水坑里。

“噗…你昨晚真是醉糊涂了。”

“要不你先回去换套衣服?我们可以帮你打包带过去。”

“啊哈…那真是谢谢了。”

艾克系紧鞋带,拿起靠在墙边的飞行器。

“…”

“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们走吧。”

艾克吹了吹风扇里的积尘,在两位女伴的拉扯下走了几步。

“你也是够幸运的,没被什么扒手撞见。”

“你说你不睡在大街上,跑到这种地方来,害我们找得累死了。”

艾克理了理头发,左右看了她们两眼,摇了摇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因为安静?因为野火?因为他想到这里来,有人想让他到这里来。大概吧。

醉鬼和疯子一样,所作所为都是没有理由的。

也只有醉鬼才会原谅一个疯子吧,在酒精还没散尽的时候。

艾克故意走得很慢,脱下外套检查着有没有不属于他的涂鸦。他知道他不应该期待。

“…我想…我只是醉糊涂了。”

他知道压在他飞行器下面的只有一只死去的野火蝶。



 

 

 

 

 

 

 

小达

她是我老婆,有民政局开的证明。

………我太屑了 私密马……

她是我老婆,有民政局开的证明。

………我太屑了 私密马……

Nero_闪灵

【双城之战/艾克x金克斯】“我的过去常常在追赶着我”

    “我曾未设想过  儿时的游戏 如今却演变为生死的对决”

  拳头游戏公司  

 拳头音乐公司  √

【双城之战/艾克x金克斯】“我的过去常常在追赶着我”

    “我曾未设想过  儿时的游戏 如今却演变为生死的对决”

  拳头游戏公司  

 拳头音乐公司  √

五疏
金克丝的含义就是金克丝

金克丝的含义就是金克丝

金克丝的含义就是金克丝

马虎十一
金克丝x希尔科 无粮自产自嗑...

金克丝x希尔科 无粮自产自嗑


金克丝的意思是完美。

金克丝x希尔科 无粮自产自嗑



金克丝的意思是完美。

Ayers是个蛆
时隔多年再摸() 金克丝我的宝...

时隔多年再摸()

金克丝我的宝儿!!!!!

时隔多年再摸()

金克丝我的宝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