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暴雨心奴

23.7万浏览    1881参与
九十九棉-
  雨心奴:同担拒否∩_∩

  雨心奴:同担拒否∩_∩

  雨心奴:同担拒否∩_∩

咸阳城下妖

【最暴ABO】一厢情愿(一)

cp:最光阴x 暴雨心奴

现代ABO ,设定以我为准(狗头)。霏霏不是小变态,是个努力向上生活脾气不太好死倔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可爱。

想看狗狗委屈狗狗气到哭的产物。

简介:最光阴以为烈霏和自己是两情相悦。

烈霏以为最光阴心系的是自己暗恋多年的男神九千胜,他趁这两人还未结合,准备鼓起勇气做最后一搏去跟九千胜告白,发情期却意外提前,阴差阳错最光阴标记了他,还跟他说会对他负责。他本来想让最光阴滚,随即转念一想,觉得最光阴出于愧疚和责任心跟他在一起,总比让他眼睁睁看着九千胜和最光阴在一起好接受得多……

  

一、

烈霏吻上来的时候最光阴整个人都是懵的,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cp:最光阴x 暴雨心奴

现代ABO ,设定以我为准(狗头)。霏霏不是小变态,是个努力向上生活脾气不太好死倔刀子嘴豆腐心的小可爱。

想看狗狗委屈狗狗气到哭的产物。

简介:最光阴以为烈霏和自己是两情相悦。

烈霏以为最光阴心系的是自己暗恋多年的男神九千胜,他趁这两人还未结合,准备鼓起勇气做最后一搏去跟九千胜告白,发情期却意外提前,阴差阳错最光阴标记了他,还跟他说会对他负责。他本来想让最光阴滚,随即转念一想,觉得最光阴出于愧疚和责任心跟他在一起,总比让他眼睁睁看着九千胜和最光阴在一起好接受得多……

  

一、

烈霏吻上来的时候最光阴整个人都是懵的,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响,四肢更是僵硬着不知道该放哪儿,该怎么办,犹豫半响,只伸手小心翼翼地搭在了烈霏腰上,脑子晕乎乎地开始想烈霏怎么会吻上来。


  

今天《轰动武林》剧组正式杀青,他作为主演之一自然得在场,不少早已杀青的演员也特意回到剧组拍照庆祝,其中就包括烈霏。

烈霏的戏份在上个月初就已经杀青了,那天拍摄结束后已经很晚了,车都打不到,是他开车送烈霏回去的。导演还很惊讶国际著名钟表集团公司的小少爷会亲自送一个十八线小演员,虽然面上没说什么,但很明显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身份地位相差如此大的两人,深更半夜的,还是一个Alpha跟一个Omega,会去做什么不是显而易见吗?

导演那副了然的眼神最光阴看懂了,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自己,但不想让烈霏被误会,被认为是个想靠自己上位的那种人。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道直接坦白说他从高中开始就喜欢这个人,但一直都没敢问对方是怎么想的。这次拍摄结束人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他去送只是想跟这人多呆一会儿。

顿了顿,他最终只解释了一句:“他是我高中同桌。”

这是他和烈霏最亲近的一层关系了。

他第二性征分化得很晚,上了大学才分化成Alpha,高中没分化那会儿所有人都觉得他会是个Beta,就把他安排在了烈霏这个落单的Omega旁边成了同桌。

他俩算不上朋友,但对对方绝对算得上了解,他经常被人说成面部神经失调,脸上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看不出情绪波动,但烈霏就能知道他在把玩那串银链白色狗尾绒毛时表明心情还不错,烈霏知道他喜欢狗,家里有只雪獒叫小蜜桃,还知道他乳糖不耐受,喝不了牛奶。

而他知道烈霏其实很怕打雷,这个情绪外露的人把什么都会写在脸上,高兴还是不高兴一眼就能看出来,唯有害怕这种情绪会被烈霏竭力隐藏起来,不过还是被他发现烈霏在不安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抠手指来掩饰焦虑。

高中三年在校期间,他俩作为同桌一天十几个小时都是待在一块的,两人的抽屉就隔着一张挡板,一分为二用着同一张桌子。不管愿意或者不愿意,无心还是刻意,或多或少相处久了都会彼此熟悉。

即便他们假期从来没有约出来吃过一顿饭,见过一次面,两人微信的对话框也是一片空白,至今都没给对方发过任何消息。在校期间有什么事当面就说了,放假后没什么可说的,他们又不是朋友。

但就算不是朋友,送高中同桌回家也挺合理的吧,最光阴想。

结果当他掏车钥匙时,一摸口袋摸了个空。

烈霏就站在一旁看他在身上摸了半天都没找到车钥匙,直到他望向烈霏,正打算跟人说自己车钥匙不知道放在哪了,烈霏才慢悠悠开口:“我建议你去车上找,看看你的钥匙是不是没有拔出来。”

他一愣,去拉车门一拉就开了,瞧见钥匙插在启动孔没有被取下来。

他偏头看着烈霏一脸预料之中的神情,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忘了取钥匙?”

烈霏没回答他,给了他一个白眼,嘀咕着:“一天天丢三落四的。”自个坐进了后座。

他把烈霏送到公寓门口,烈霏下车前给了他钱,并且是连他开回去的钱也一并给了,跟他说:“不欠你情。”

随即便利落地下车离开,没走几步,烈霏忽然想起什么又折了回来,从包里取出一个小蛋糕拉开车门放在副驾驶座上:“虽说你吃不了奶油,但我记得小蜜桃挺喜欢吃的,这个你带回去给小蜜桃吃吧。”

最光阴手里还拽着那几张烈霏给的钞票,心情本来跌到了低谷觉得自己肯定没戏了,烈霏一定是不喜欢他的,但此刻座椅上那个包装精致的小蛋糕,又给了他希望。

他摇下车窗,想喊住烈霏跟人说,还情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非得给钱,可以请他吃饭,可直到烈霏的身影消失在转口,他也没说出口。

就像高中三年每次假期他不知道多少次会点开烈霏的微信框,想要发点什么过去,但又不知道该发什么,就只是看着对话框发呆。直到毕业那天,他意识到再不说点什么可能就没机会了,开始尝试组织语言打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可最终他还是连一句话都没有发出去。

本来他都做好了这次分别也同高中毕业那年一样,得隔好些年才能再见面,没想到烈霏会回到剧组参加杀青宴,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又见到了人。

烈霏一没背景二没身份,《轰动武林》这部剧里饰演的又是个配角,自然没人围着转,也就拍集体照的时候被叫去合了个影,大多数时间里烈霏都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埋头玩手机,倒是很方便最光阴悄悄用余光看人。

然而当最光阴又一次被拉去拍照后,回来再去瞧,小板凳上却没了人,他用视线找了一圈都没瞧见烈霏人影,倒是看见好友九千胜一脸凝重的从洗手间出来。

“怎么了?”他走上前问九千胜。

“烈霏情况有些不太好,我正准备去找人帮……最光阴!你等等……”

他没听完九千胜说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烈霏可能在洗手间摔倒受伤了,急急忙忙冲进去却没看见任何有人受伤的迹象,反倒听见唯一有人的那个隔间传来喘息声,里面的人想把门关上,但似乎因为没什么力气门栓拉了好几次也没能合上。

他是Alpha没错,但情况有点特殊,他天生就闻不到信息素,不会像其他Alpha那样被Omega散发出的信息素引诱动情,可这同时也意味着他无法依靠气味去判断一个Omega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此刻几乎填满空气的那股属于Omega甜得发腻的味道他是一点都闻不到,直杠杠地阻止了烈霏关门的动作,一把将门拉开:“烈霏,你是不舒服吗?我带你去看医生。”

他没想到在里面的人站都站不稳,整个人跌进了他怀里,他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一双手就勾上他的脖颈,柔软的嘴唇紧接着贴了上来。

  



  


三尺梧桐
不知道取什么标题。就这样吧

不知道取什么标题。就这样吧

不知道取什么标题。就这样吧

千山渺

【九千胜X暴雨心奴】腐烂月光

剧情梗概:现代AU,暴雨心奴鲨了九千胜去疯人院发疯,极其个人色彩

  

烈霏在疯人院待了五年。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被监禁,他咒骂,到无计可施。他阴暗的靠咀嚼和九千胜的过往,赖以生存。多久以前呢,烈霏觉得好久了,久到几乎感觉是上辈子的事了,从单恋九千胜开始再到争吵杀了九千胜,烈霏每天回忆的感情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磨中逐渐单薄。

烈霏只记得自己哭的很难看,刀锋一遍又一遍落在血肉之中,烈霏哭的反胃,干呕,颤抖着肩膀几乎要昏过去,温热的血液沾了满手,慢慢的冷下去,烈霏卑微的乞求九千胜不要离开自己,可是九千胜再也没有答话。

好吧,致死去的白月光初恋。

烈霏被送进疯人院一向是不服管教的,殴打工作人...

剧情梗概:现代AU,暴雨心奴鲨了九千胜去疯人院发疯,极其个人色彩

  

烈霏在疯人院待了五年。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被监禁,他咒骂,到无计可施。他阴暗的靠咀嚼和九千胜的过往,赖以生存。多久以前呢,烈霏觉得好久了,久到几乎感觉是上辈子的事了,从单恋九千胜开始再到争吵杀了九千胜,烈霏每天回忆的感情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磨中逐渐单薄。

烈霏只记得自己哭的很难看,刀锋一遍又一遍落在血肉之中,烈霏哭的反胃,干呕,颤抖着肩膀几乎要昏过去,温热的血液沾了满手,慢慢的冷下去,烈霏卑微的乞求九千胜不要离开自己,可是九千胜再也没有答话。

好吧,致死去的白月光初恋。

烈霏被送进疯人院一向是不服管教的,殴打工作人员,私自吞下过量安眠药被送去洗胃,或是自残自杀,幸运又不幸的是死神一次也没有成功带走他,这让烈霏大为失望。他想,大概是九千胜现在还不愿见他。

好像自从在杀害九千胜后,烈霏就没有再掉过眼泪了,那一次的痛哭几乎耗光了他的全部气力,闹自杀无果,百般无赖,四面雪白的墙,简洁没有多余东西的屋子,紧闭的铁门,构成了烈霏孤独寂寞的生活。

烈霏唯一的快乐,大概是在每周保持正常精神状态的情况下可以给家人打个电话,那是烈霏唯一可以接触外界的时间,他活着的亲人好像也只有杜舞雩了,但烈霏从不给杜舞雩打电话,他执拗的一次又一次把电话拨给已经注销的九千胜,听着忙音一次一次的诉说爱意以及一些无关紧要的近况。

烈霏当然不是每周都有这个机会的,往往情到浓时他又开始燥郁发狂,一边对着并没有接通的电话骂贱人,一遍胡乱的砸着手边能拿到的所有东西。再到有人来管辖,强制镇定以及夺走通讯工具才能让烈霏冷静下来,他需要花时间去消化九千胜已经死了这件事,再到下一次能镇定自若的给空号打电话,周而复始。

烈霏已经很久没有社交活动了,他这种危险份子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烈霏有点喜欢在夜晚隔着玻璃看川流不息的街道,看皎皎明月,烈霏觉得月真好看,和他的九千胜一样,路上的行人车辆好像都有个终点,或是回家,或是去往别处,他实在孤魂野鬼,对人间的温情嗤之以鼻,可他又不免,有点想念九千胜了。

有什么比想念一词来的更让人动情呢,烈霏记得年少的时候只惊鸿一瞥就想念了九千胜一整个夏天,大概想念这种东西会落骨生根,他不年少了,他想,现在的烈霏如果再见一次九千胜,哪怕只一眼也会怔怔的落下泪来吧。

烈霏不太理解的遗憾的情绪涌上心头,算了,无所谓,他也不想殉情了,烈霏是九千胜的遗物,烈霏需要在这个没有九千胜的人间永远的怀念他。

可是九千胜在死前也没有说一句爱,怎么甘心呢,烈霏想在出去后把九千胜挖出来,他好想听他说一句爱,哪怕就一句,他也能满足的放九千胜去死了,怎么偏偏一句也没有呢。

烈霏搜刮着九千胜对他为数不多的话语,确定没有爱意相关后有些失落,好像捡不起的落雪,只想一想,就散了。

烈霏无力回天,唯一的好处大概是不会和九千胜分手,因为根本没有在一起过,烈霏想到这点就觉得好笑,上气不接下气的笑了很久,他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满意的哼着小曲意外的得到了一些心灵的慰藉。

咫尺天涯,陌路故人,烈霏觉得今天的月也没那么漂亮了,烈霏没有勇气把脑子里九千胜的身影驱逐,他开始讨厌名为思念的东西了,九千胜会思念他吗,如果驱逐心间的九千胜,那他还会入梦来吗。

烈霏无比希望真有恶鬼索命这一说,他太久没有见过九千胜了,连梦也很少了,大概真有过奈何桥一说吧,烈霏想着如果真的有转世,再让心奴杀一次吧。

再让心奴爱一次吧。

思念倾轧,烈霏有点喘不过气,轻声呢喃,消散风中。

“还是会想你。很想、很想。”

连同我面前你那可怕的爱

暴雨心奴追杀九千胜和最光阴be like

原图p2

暴雨心奴追杀九千胜和最光阴be like

原图p2

Pluviophile

[黄霏]谋情害命

黄羽客x暴雨心奴 不是太阳光的故事

  公寓的门沉闷的咚咚敲响两声,屋里的人却没应,但门外能听见屋里有很大噪音,好像有锯子滋滋作响,应该是在装修屋子。黄羽客想了想,暴雨心奴也许在装修听不见敲门,于是转身回了隔壁自己家。

  黄羽客打小跟暴雨心奴青梅竹马,他比暴雨心奴高一个年部,因为他们熟,暴雨心奴他爸烈霖没少让他多关照自己体弱多病还有点孤僻的儿子,平常烈霖买糖的时候偷偷让黄羽客抓一大把,过年串门也悄咪咪塞孩子红包,黄羽客再怎么说叔叔使不得,也含泪接受贿赂。每天陪暴雨心奴上房揭瓦,放课了陪他一起走回家,暴雨心奴去图书馆看青春文学,黄羽客就在旁边写作业,写完了找个靠窗的位置吹吹风,不......

黄羽客x暴雨心奴 不是太阳光的故事

  公寓的门沉闷的咚咚敲响两声,屋里的人却没应,但门外能听见屋里有很大噪音,好像有锯子滋滋作响,应该是在装修屋子。黄羽客想了想,暴雨心奴也许在装修听不见敲门,于是转身回了隔壁自己家。

  黄羽客打小跟暴雨心奴青梅竹马,他比暴雨心奴高一个年部,因为他们熟,暴雨心奴他爸烈霖没少让他多关照自己体弱多病还有点孤僻的儿子,平常烈霖买糖的时候偷偷让黄羽客抓一大把,过年串门也悄咪咪塞孩子红包,黄羽客再怎么说叔叔使不得,也含泪接受贿赂。每天陪暴雨心奴上房揭瓦,放课了陪他一起走回家,暴雨心奴去图书馆看青春文学,黄羽客就在旁边写作业,写完了找个靠窗的位置吹吹风,不亦乐乎。感谢发达的现代医疗,暴雨心奴从一个体弱多病的小孩长成了一个亚健康的小伙,其中黄羽客也功不可没。亚健康的暴雨心奴步入大学后,就再也不像小时候一样跟黄羽客几乎粘成连体婴,他在学校里有了新的崇拜对象九千胜老师。暴雨心奴不在学校住宿,不过后来黄羽客考研了,恰巧搬到了暴雨心奴隔壁。

  黄羽客回屋后,想这也学不进去,只好找出降噪耳机,找了个雨声的白噪音,心想好歹把今天的单词先背完。单词背得差不多了,黄羽客耳朵也被耳机塞得有些痛,摘掉后发现暴雨心奴那边确实没什么声音了,黄羽客看外面天色渐暗,于是给暴雨心奴发消息:“心奴,吃晚饭了没?”

  过了一会儿暴雨心奴回:“师兄,我刚刚在装修呢,还没来得及吃(ó﹏ò。)”黄羽客想下楼买饭,索性问他:“我去楼下买饭,心奴有想吃的吗?”暴雨心奴:“只要是师兄买的,心奴怎么会不想吃呢。”

  黄羽客拎着两盒盒饭去敲暴雨心奴的门,暴雨心奴开门,看起来气色不错,满面红光,接过黄羽客带的饭,“呀,师兄居然还给心奴买了这么贵的,心奴真是受宠若惊。”黄羽客站在门口闻到屋子里一股香味,随口问他:“屋子怎么这么香,是在煮什么?”暴雨心奴呵呵笑了一声:“心奴在煮骨头汤,但是还没有做好,等明天煮好了,心奴请师兄来喝。”黄羽客活了二十年不知道暴雨心奴还会洗手作羹汤,要是烈霖知道暴雨心奴这么贤惠(?),老父亲估计感动的要哭了。于是他答应了说好。

  第二天中午暴雨心奴还真去敲了黄羽客的门,进屋了看见客厅地上垫着塑料,上面还压着大白桶,看来是装修了客厅。不过客厅的大白看起来刮得不是十分细腻,打零工的师傅也比这刮得强。暴雨心奴端上来一碗肉汤,肉已经炖得软烂,汤里还下了新鲜的胡萝卜玉米,撒上一大把葱花,乳白色的汤汁里都是肉里的精华。黄羽客从来没喝过这种味道的骨头汤,也许是因为这是暴雨心奴做的,他居然尝出一股新奇的滋味来。暴雨心奴问他怎么样,黄羽客说,很好喝啊。但是暴雨心奴却没有动筷子,黄羽客问他怎么了,暴雨心奴只是说:尝味道的时候喝了很多,现在已经有点吃不下去了,我看师兄吃就满足啦。

  后来暴雨心奴总是找黄羽客吃饭,有时候暴雨心奴炒一盘葱姜烧肉,有时候他做红烧肉,有时候他们还吃过打卤面,总之是顿顿有肉,暴雨心奴的厨艺可谓是日渐增长。吃完饭暴雨心奴也不要求他什么,偶尔请教功课,但更多的时候他只是说:我找师兄吃饭,难道还不行了吗?

  久而久之黄羽客习惯了暴雨心奴这个饭搭子,没事就去隔壁串门,但暴雨心奴却不一定每次都在,他想也对,暴雨心奴也有自己的课程,也有自己的生活,而自己还要考研,两个人早就不是小时候混在一起的样子了。

  后来黄羽客考完研,去参加工作,为了离单位近一点,他把房子租在了单位旁边,偶尔周末也去暴雨心奴家蹭饭,但频率逐渐减少了。

  后来有一阵黄羽客彻底联系不上暴雨心奴,微信发了消息不回,打电话也不通。他想可能是暴雨心奴换手机号了,忘记存他的号码,他也去暴雨心奴曾经的公寓敲门,开门的人却已经是陌生人。他于是想,也许暴雨心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便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直到有一天,大学同学群里有人发了一张图片,说图片中的人是最近很有名的邪/教份子兼连环杀/人/魔,据说该人在大学时候就开始活动了。黄羽客点开照片,简直是猝不及防,那浅蓝色的马尾青年,不就是之前一直找自己吃饭的学弟暴雨心奴吗!

鰲
  在醒图随便拉了拉曲线感觉他...

  在醒图随便拉了拉曲线感觉他比我会画画

  在醒图随便拉了拉曲线感觉他比我会画画

Joeycoco
朋友@薯饼 点图的黑箱!用全心...

朋友@薯饼 点图的黑箱!用全心全意给她画了。好累,但是好帅哦

朋友@薯饼 点图的黑箱!用全心全意给她画了。好累,但是好帅哦

慕梓玹

前几个月看了入坑了,画了这画面,有参考某表情包|・ω・`)

(写暴雨心奴文字泡时差点写成“妈!最光阴抢我限定款周边”° x °)

前几个月看了入坑了,画了这画面,有参考某表情包|・ω・`)

(写暴雨心奴文字泡时差点写成“妈!最光阴抢我限定款周边”° x °)

Just.B

  补剧整了点小九点和暴雨的表情包,要自取

  最后一P:春节饭桌状况

  补剧整了点小九点和暴雨的表情包,要自取

  最后一P:春节饭桌状况

阿蒙阿蒙233

  

  这里有一只乱入的庭主,还好被习烟儿给抓住了。

  

  非常君:好友为何突然来访,还和习烟儿拉拉扯扯?

  庭主:我是来...来看望好友的

  非常君:既然来了,就留下了吃饭吧

  习烟儿:唉,好吧(赶都赶不走,还是被觉君给撞见了)

  庭主:耶✌✌

  

  

  这里有一只乱入的庭主,还好被习烟儿给抓住了。

  

  非常君:好友为何突然来访,还和习烟儿拉拉扯扯?

  庭主:我是来...来看望好友的

  非常君:既然来了,就留下了吃饭吧

  习烟儿:唉,好吧(赶都赶不走,还是被觉君给撞见了)

  庭主:耶✌✌

  

咸阳城下妖

【九暴/绮暴】心药 (番外一)

还是写了(捂脸),是十六章拉灯的后续,破车一辆,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番外一

。。。 

还是写了(捂脸),是十六章拉灯的后续,破车一辆,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番外一

。。。 

Aurovy_FUYOU

  给亲爱的师父父的稿子。

  且成功的被角色设定戳到xp

  给亲爱的师父父的稿子。

  且成功的被角色设定戳到xp

青衫

暴雨心奴x祆撒大神

    烈霏年少时与祆撒大神初遇,是在一个山洞内。

    山雷轰鸣,暴雨降临。

  “快追!人就在前面!别让他跑了!”一行人在雨中急奔。

  烈霏在比武大会上杀害数十壮士,偷得剑谱,负伤逃难。奈何雨越下越大,脚踏在泥泞的路上,泥坑里混着土和血水,身后的追兵沿着足印赶来。

  忽然脚下一滑,他连人带滚摔下山坡,幸好眼疾手快抓住一条藤蔓,双腿发力一跃,翻倒在了山腰空出来的一小块平地。

  “好险。”

  “可恶,人怎么消失了?众人搜查周围,务必捉住此贼!”追兵的声音从上方不远处传来。

  “你们才是贼!我父亲留下的剑谱,他...

    烈霏年少时与祆撒大神初遇,是在一个山洞内。

    山雷轰鸣,暴雨降临。

  “快追!人就在前面!别让他跑了!”一行人在雨中急奔。

  烈霏在比武大会上杀害数十壮士,偷得剑谱,负伤逃难。奈何雨越下越大,脚踏在泥泞的路上,泥坑里混着土和血水,身后的追兵沿着足印赶来。

  忽然脚下一滑,他连人带滚摔下山坡,幸好眼疾手快抓住一条藤蔓,双腿发力一跃,翻倒在了山腰空出来的一小块平地。

  “好险。”

  “可恶,人怎么消失了?众人搜查周围,务必捉住此贼!”追兵的声音从上方不远处传来。

  “你们才是贼!我父亲留下的剑谱,他人休想得到。”

  烈霏心里暗骂,后退几步,发现靠山体一侧有山洞。里面漆黑一片,不知山洞的深浅。眼下没有去路,他只好硬着头皮进入山洞。

  不知走了多远,他两腿发酸,气力将尽,只见山洞深处发出一星火光,微微闪闪。

  “难道山洞里有人?”

  他心生好奇,一路跌跌撞撞,摸索向前。

  原本崎岖不平的石壁开始出现岩画,石壁表面发出微弱的白光,勉强照亮上面的图案。身后没有追兵的动静,应该未赶来。

  烈霏放慢了脚步。越走向深处,岩画上的纹路越怪异,图形扭曲,似古老图腾,不知所云。

  身上伤口还在淌血,他没有心思细看这些画,撕下衣布包扎好伤口,等这阵暴雨过后再做打算。

  刚歇脚,只见壁岩的某处发出火一般的红光,照亮烈霏的脸。带火的纹路或蜷缩或展开,围绕在四周的火浪层层叠叠,翻腾如烈焰火海。

  火纹在他的注视下滚动,图画重新排列,竟浮现出一只赤色眼睛。周围残缺不全的岩画此时蔓延开来,无边的火,无边的暗纹连为一片,似乎下一刻便要将人吞噬。

  图腾里似乎藏着某种秘法。

  他看得入迷,不自觉地默念起纹路暗示的咒语。不出一会儿,身上的伤居然好了大半,血液涌流,体内功力竟增七成。

  “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石壁上红光一闪,雾气从中散出,他惊愕间连退几步。

  还没弄清发什么了,图腾前竟出现一个高大的人影,邪气环绕其身,挡住烈霏视线。虽然两人只距离七尺,但他看不清这人的脸。

  “是你唤醒了吾吗?”

  烈霏诧异,“你是谁?怎会出现在此?”

  “吾是神,被封印在此山洞内。只有在暴雨之日,水汽渗入岩缝,石壁上的图纹才能显露。你方才解开祆撒印纹,以秘术为自己疗伤,也将吾放了出来。从此以后,你便是吾之舞司。”

  “舞…舞司,我可不会跳舞。少装声弄鬼,你究竟是谁,报上名来。”

  烈菲又退两步,剑谱不小心从怀里掉了出来。刚想伸手去捡,眼前人的动作却比自己快了一拍。

  “谁想看你跳舞。舞司,乃与神明沟通之祭司。你不适合练剑,吾看你方才能参悟祆撒图腾,修炼次秘术,可使你功力大进。”

= ̄ω ̄=

  这个思路好像没问题但是好像也有很大问题

  这个思路好像没问题但是好像也有很大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