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晓梦

24188浏览    452参与
曉夢✦Yume

祝自己生日快樂🥳

約的另一套就不放這邊了

祝自己生日快樂🥳

約的另一套就不放這邊了

wwwangh

【秦时明月】夫人(章邯×晓梦)

◆人物形象、剧情走向加入了亿点点我的理解。

◆800年没写古风了,写得真开心。

-

  咸阳,章邯府邸。

  管事正领着两个新来的侍女熟悉环境,“这里是夫人的居所,今后你们就在这里侍候。在将军身边,尤其是在夫人身边,要管好自己的眼睛、耳朵、嘴巴和手,那些不该看不该听不该说不该碰的,不要做。记住了吗?”

  “记住了。”侍女点头应声。

  走出设计成小筑的居所,管家的脸色变得有点无奈。小筑空空,其实根本无人居住,而将军军务繁忙未曾娶妻,自然也是没有夫人的。

  至于这小筑……这么想着,管家又禁不住叹了口气,那还是两年前的事,当时他还在将军的东郡府邸当差,有一天夜里,将军急匆匆抱回了...

◆人物形象、剧情走向加入了亿点点我的理解。

◆800年没写古风了,写得真开心。

-

  咸阳,章邯府邸。

  管事正领着两个新来的侍女熟悉环境,“这里是夫人的居所,今后你们就在这里侍候。在将军身边,尤其是在夫人身边,要管好自己的眼睛、耳朵、嘴巴和手,那些不该看不该听不该说不该碰的,不要做。记住了吗?”

  “记住了。”侍女点头应声。

  走出设计成小筑的居所,管家的脸色变得有点无奈。小筑空空,其实根本无人居住,而将军军务繁忙未曾娶妻,自然也是没有夫人的。

  至于这小筑……这么想着,管家又禁不住叹了口气,那还是两年前的事,当时他还在将军的东郡府邸当差,有一天夜里,将军急匆匆抱回了一位满身是血的银发女子。他自然是马上唤人去请大夫,不过被将军阻止了,将军说,这不是她的血,去将后边的院子收拾干净。

  说罢,将军就抱着人先进了自己的房间。

  那一夜来来去去,竟是有不下五路人在府邸停留。他也算有一些见识,对来者模模糊糊有点概念,是诸子百家。将军亲自抱回来的女子,想来也是诸子百家其中一家的大人物。

  而第二天起,东郡的街头有了流言。

  有人说——

  章邯将军连夜回府是因家中夫人病重,这是赶着来见最后一面。

  夫人自将军出仕起便伴其左右,平日深居简出,但这些年东郡内不少好事都是她做的。

  将军夫人单名一个“梦”字,将军唤她“小梦”,而其他人则称她为“梦夫人”。

  有人说……

  这显然是在将军的默认下,诸子百家施为的结果。“梦夫人”是谁,将军为何会与诸子百家合作,这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管事可以妄自揣测的。在这乱世之下,想要活得更久一点,最重要的还是管好自己。


  -


  章邯站在小筑外,过去也不是,不过去也不是。

  他回咸阳向皇帝陛下述职,自然是要在府邸住上一阵子的,但今日回府,他明显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一问之下得知,是“夫人”回来了。

  夫人?他何时有夫人了?就算有也是……

  章邯觉得好笑,自己怎么就自然而然想到了晓梦大师呢。当时拿“梦夫人”做文章实属迫不得已,罗网步步紧逼,扶苏公子又命在旦夕,他必须把罗网暗中所为如实报告给陛下。又逢儒家遭遇灭顶之灾,诸子百家寻他联手,他本还在考虑,却在对方提完不情之请后点了头。

  不情之请是请求他协助寻找在成武失踪的道家天宗晓梦。

  他不仅把人找到了,还遂了张良的计策以“梦夫人”为引言明这件事上他的态度,进而使得诸子百家联同影密卫对罗网有所压制,也给他自己争取了回咸阳报告的时间。

  晓梦大师在成武受了些许内伤,至于那些血……

  他赶到时,大师正盘坐调息准备应对下一波杀手,到底是战了三天三夜,原本脱尘的少女整个人都仿佛浸在了血水里。她看到他,平静地站起身,刚要开口却是直接栽了下去。

  ——他是第一次这样抱着一个女子,尽管未露声色,内里还是十分紧张的。

  寻回晓梦的第二天,他就踏上了回咸阳的路,而东郡府邸则暂时给了诸子百家,也嘱咐管事要恭敬对待“梦夫人”,她的需求尽数满足。

  晓梦在东郡府邸整整休养了三个月,离开前差人送了封信过来表达感谢。虽然只有短短一行字,拿到信的章邯却觉得见字如人。

  “梦夫人”在东郡已是人尽皆知,而晓梦大师似乎也没有怪罪他的意思。章邯考虑再三,还是顺水推舟将“梦夫人”的存在营造得更加真实,想着等到时机成熟再让其慢慢“消失”。

  这个时机,等了两年也没等到,倒是晓梦偶尔会路过府邸呆上一两日,反而在不经意间成全了这“梦夫人”之名。这事府邸的管事暗暗探过他这个主人的意思,唯有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做过多的权衡,只说“一切照旧”。

  章邯多数时候还是在外忙碌,从未见过晓梦与府中侍人是如何相处的,这会儿看得他有点愣神。小筑旁的空地上有个秋千,晓梦正坐在秋千上与两名侍女说话。

  在章邯的印象里,晓梦说出口的话都是蕴含深意的,是以此刻她问一句侍女答一句的对话形式让他感到很新奇。晓梦问的是一些与他有关的琐事,而侍女们知道的多是坊间传言,问得直白答得古怪,章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过这样那样的事。

  “将军打算一直站着?”

  被这么一问,章邯回过了神。两名侍女这才发现将军就在不远处,连忙俯身行礼,想着方才那些没有根据的话都被将军听了去,此刻慌了神,身体也跟着哆嗦起来。

  晓梦瞥了瞥两人的状态,说道:“将军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责怪的,你们下去吧。”这么说的时候,她的眼睛是盯着已经走到三步之外的章邯的。

  侍女走远后,章邯才发问:“大师怎么来了?”

  “将军不欢迎我吗?”

  “不、当然不是,只是……”只是如今诸子百家与帝国的关系和形势与早先几年已经不同,道家天宗、人宗皆属于反秦联盟,她出现在这里于他倒不算是特别麻烦的事,但这里毕竟是秦都咸阳,会有无数双眼睛盯上她。

  “嬴政不过是不愿看到百家中有一家独大罢了。”

  或者说,他不能容忍的是有威胁统治的隐患存在。

  墨家是如此、农家是如此、儒家亦是如此。

  章邯显得有点无奈,晓梦的想法显然与他的担忧不是一回事,皇帝陛下不针对并不代表其他人对诸子百家没有想法。国内各势力相互牵制彼此制衡而皇权稳固,是陛下所乐见的。他不对百家出手,但也不会阻止其他人动手的。

  章邯叹了口气,晓梦却轻笑出声。

  “大师缘何发笑?”他不理解。

  晓梦从秋千上站了起来,走到章邯近前,“多谢将军关心。”说罢,便如烟尘一般在院子里消失了。

  她走了。

  好半晌,章邯才回神,兀自笑了起来,方才他在晓梦眼中看到了笑意,她是明白他的担忧的。

  既然明白,那她还来干什么呢?

  章邯的目光落到了远处低头候着的两名侍女身上,他又将她们唤到近前,问道:“晓……夫人只问了那些事情?”

  两名侍女对望了一眼,才敢抬起头,并捧出了晓梦给她们的小瓷瓶,“将军,夫人说您之前受的伤还未痊愈,她不想白费力气,叫您……”

  “不、不是,将军,夫人担心您的伤势,说她无法时时在您身边,请您务必按时吃药、仔细调养身体。”

  “夫人还说,将军要是敢多喝酒,就……就……”

  “夫人说即便是公务需要,您也不能喝太多酒。”

  “还、还有,夫人让我们看着点来府里寻您的女子……”

  那耿直一些的侍女或许是重复了晓梦的原话,另一个机灵些的大概是看着他脸色不对,又把原话美化了一遍。两个小姑娘看着只有十三四岁,话说开了以后叽叽喳喳像小麻雀,挺有趣,也难怪晓梦能与她们聊很久。

  章邯忽然好奇,“我要是敢多喝酒,她就怎么样?”

  “就……就让我们把喝酒的时间、来人的姓名记好告诉她!”

  “……”章邯听完一阵无言,想着自己怎没有早一点回府,至少能亲耳听到些,但又想到晓梦见了他便不会继续与侍女们的话题了,现在这样许是恰到好处。他拿走了侍女手中的小瓷瓶,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下去,顿了顿,又说道:“你们……就按夫人说的做吧。”

  “是,将军。”


-


  对席而坐,同牢而食,合卺而酳,结发而束,从此,共相亲,不相离。

  章邯从未想过能与晓梦成为真正的夫妻,天地见证,却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陪了她三天,也只能陪她三天。

  第四天晨起,坐在镜前的晓梦只提了一个要求,“少荣,来给我绾发。”

  “……”章邯从榻上起身走到晓梦身后为她梳发,他的手常年握的都是兵器,是剑是枪,为女子梳头绾发自然是生疏得很。

  晓梦从镜中看着她身后的人,笑他的笨拙。

  女子的发髻多样,章邯尽全力也只能绾个最简单的。

  日东升,晨光透过窗格照亮室内,晓梦的身体颤了一下,时间到了。

  “去吧。”晓梦低低地说了句。

  两路秦军已在邯郸汇合,再而便是巨鹿了。他是帝国的上将军,当是要去平定反秦之乱的。

  经过这些年断断续续的相处,章邯了解晓梦,因而知道这是她在不舍他离去,也是在与他告别。他并非善言之人,末了,只是俯身在她的后颈上落下一吻,“我走了。”

  晓梦在屋外望着章邯策马远去,这一去……她隐隐有所感应,这一去,他便不会再回来了,而她,也再救不了他。


-


  章邯从梦中惊醒,满树繁花映入眼帘,他撑起身体,自己这是靠在树上睡着了?

  不不不,他明明记得他还在废丘的城墙之上,而汉军兵临城下。

  “少荣。”

  熟悉的女声自后方传来,章邯转过头,银发女子不近不远就站在他身后,而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小少年。

  章邯与之对视,不着痕迹轻轻一笑,随后又笑出了声,再而放声大笑。

  帝国纵有万世之基,终究是昙花一现,弹指间已成云烟。

  章邯戎马一生,也不过如这枝头繁花,冬来凋落碾作轻尘。


  Fin.


凫徯

【邯梦】钢琴与狗狗(现代设定,婚后小短篇,半夜困到睁不开眼的胡言乱语产出,慎入)

前排:

嘛,我困疯了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总之,当个,加长段子看吧orz

以及,和新婚夫妇与猫是同一世界观

再以及,居民区还是不建议猫咪放养嗷,毕竟没几个人能同时拥有大别野和讲道理的邻居,跟没有文里这样听话聪明的猫咪

我去洗洗睡了orz

正文:

“橘子,橙子,柚子。”

章邯扔下擦碗布,将最后一张盘子放到沥水架上,又擦了擦手,指着冰箱问身边的妻子。

“选一个?”

晓梦收好洗净的茶杯,略一思索,很快给出了回答:“柚子。”

他点点头,打开冰箱拿出柚子,拿围裙托好底部,先削掉了块皮,再用勺子钻进去贴着果肉转了一圈,不一会儿就相当漂亮地将皮完整剥下,霎时柚子的清香便飘满了厨房。

章邯...

前排:

嘛,我困疯了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总之,当个,加长段子看吧orz

以及,和新婚夫妇与猫是同一世界观

再以及,居民区还是不建议猫咪放养嗷,毕竟没几个人能同时拥有大别野和讲道理的邻居,跟没有文里这样听话聪明的猫咪

我去洗洗睡了orz

正文:

“橘子,橙子,柚子。”

章邯扔下擦碗布,将最后一张盘子放到沥水架上,又擦了擦手,指着冰箱问身边的妻子。

“选一个?”

晓梦收好洗净的茶杯,略一思索,很快给出了回答:“柚子。”

他点点头,打开冰箱拿出柚子,拿围裙托好底部,先削掉了块皮,再用勺子钻进去贴着果肉转了一圈,不一会儿就相当漂亮地将皮完整剥下,霎时柚子的清香便飘满了厨房。

章邯忙着分果肉,好笑地看着她瞧得全神贯注,偶尔还用一种肌肉没白长的眼神表达赞许,一时间甚至觉得自己在她眼里就像只过分聪明的大狗狗,听话,还好用。

他一边掰柚子一边向楼上使了个眼色:“送上去?”

反正楼上的北冥子和赤松子早就沉静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晓梦想都没想,拿起一小块柚子尝了尝:“不用。”

她说不用就不用,反正上门的女婿也不想再见黑脸的老丈人,想到这章邯犹如解放了一般爽快摘了围裙,端着装满了红彤彤柚子肉的盘子,走出厨房。

由于不常下厨,又为了追求采光,赤松子家的客厅就和厨房餐厅打通了,相当的宽敞明亮。其实当初刚交往的时候,在登门拜访前,章邯倒是想象过这位享誉秦川的学者,自家住宅会是什么风格,是像晓梦的公寓一样青白灰三色的简约利落,还是像北冥子所住的老宅一样满眼木色,古朴清新?

不料想,登门一瞧,却非自己所能想象的风格。按理说整体该算是简洁利落的现代风,内里却物品繁多,客厅一角有舒适沙发和整套的媒体设备,另一隅却又摆着立式钢琴和几样乐器,唱片书柜满墙,墙上更不乏各种异域风十足的小饰品,非但不突兀,反倒显得相当豪放文艺。

“大多都是学生朋友送给他的礼物。”

章邯闻声转身看向晓梦,只见她站在那架颇有些年头的立式钢琴前,似乎很感兴趣。

“要弹么?”

她没有回答,拉开钢琴椅坐下,试了几个琴键,而后稍稍调整了坐姿,指尖轻动短短地弹了一小段曲子。

轻快悠扬的曲调环绕耳边,因为工作性质特殊,章邯平时多少也得去各种场合应酬,就算没什么大造诣,但好歹古典名家和目前名声大噪的几位的曲风都能听出来,可刚刚她弹的这段曲子却是他从没听过的风格,清新明快,意外地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和蒙恬在蒙老爷子休养身体的庄园里度过的那个充满汗水与欢笑的暑假。

“赤松子写的曲子,我只记得这一小节。”

晓梦短短弹了一段便不弹了,抬首看向他,扬起微笑,让出了一半椅子示意他坐过来。

“那时我还在读书,每到假日前夜总喜欢熬夜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时候便会直接看书到凌晨日升再睡下。”

单人琴凳虽然有点挤,但佳人在侧赏心悦目,章邯瞧着着她的侧脸戳戳钢琴键,眼前仿佛出现了当年被琴声吵醒的少女梦,板着脸打着呵欠站在钢琴前和赤松子一来一回地打嘴仗,越发觉得有趣。

“赤松子对此微词颇多,几次之后但凡一早没有在餐桌前见到我,必定坐到钢琴前开始弹曲子,直到噪音把我吵醒为止。”

“就不担心扰民?”

“这附近老年人居多,醒得早睡得早,房子隔音又好,他才肆无忌惮。”

她顿了顿,轻描淡写道:“不过后来这个办法也不奏效了。”

“哦?”

“当时隔壁养了两只土松,听到他的钢琴声就要汪汪汪狂吠,直到把全小区的人都叫起来才肯停下。所以后来,他只能无奈放弃。”

这个场景实在好玩,章邯正低头闷声忍笑,只见她忽然扬起嘴角,眼神里满是藏不住的自豪:“猜猜看它们为什么会定时定点叫起来。”

“不会是……”

“可是花了我两周时间呢。”

晓梦回忆起那年夏天,眼睛里闪着骄傲的光:“虽然买各种狗狗零食损失了一点压岁钱,但效果显著,总的来说,很划算。”

章邯实在忍不住,终于爆发:“哈哈哈哈——”

她偏头看着他不顾形象笑得前仰后合,不禁也微微一笑:“现在养的这只是它们的孩子,或许是接受过爸爸妈妈的教育,现在凌晨六点听到琴声,也会跟着吠叫。”

他想起来那只棕色大狗,毛茸茸的像只刚烤出来的吐司,又听话又聪明,晓梦带着自己见过了一次,它知道是隔壁姐姐的丈夫后就再也没胡乱对自己叫过。

令人向往的爱宠。

“咱们也养一只?”

晓梦秒速拒绝:“不行。”

章邯见她都懒得想甚至不愿意找个“会掉毛”的借口,顿时不满:“那为什么能养猫?”

她压根不慌,朝着楼上书房的方向扬扬下巴,理直气壮:“你确定是我们自愿的?”

他无法反驳,看向瘫在沙发上睡得直打呼噜的小黑,脑海里仿佛又出现了半年前赤松子直接拎着猫包敲开自家大门的画面。

自那之后,偶尔照顾很快就变成了日日探访,因为是老年人街区——虽然相隔一条街的二期因为环境清幽也吸引了不少年轻夫妇入住,邻里又都是赤松子在秦大的熟人同事,所以猫猫在社区里相当安全,以至于没早雷打不动地来到自家院子里喵呜喵呜要早饭,晚上再踏着夜幕回到这个家里,呼呼大睡。

他能有什么办法。

“……吃柚子吧。”

“嗯。”

 

 

 

End


吴凌酱

画了晓梦!


梦姐早好,午好,晚好!

画了晓梦!


梦姐早好,午好,晚好!

表型模拟
一个印象问卷,欢迎抱走~ (仍...

一个印象问卷,欢迎抱走~

(仍然是劣质摸鱼

一个印象问卷,欢迎抱走~

(仍然是劣质摸鱼

拌饭好不好吃

p1眼镜p2晓梦p3是华华x眼镜cp向

⚠都是我流私设(不打tag看不出来是谁的程度,,) 虽然知道画得烂但还是发了

以后回来当个黑历史看吧,,

p1眼镜p2晓梦p3是华华x眼镜cp向

⚠都是我流私设(不打tag看不出来是谁的程度,,) 虽然知道画得烂但还是发了

以后回来当个黑历史看吧,,

曉夢✦Yume
遲到的復活節快樂🥚

遲到的復活節快樂🥚

遲到的復活節快樂🥚

小英格兰人

晓梦名场面:脸都不要了(╬▔皿▔)

(主持人:(顺天保卫战)这场耻辱性的大败已经成为了战时我兔最大的话题,我们来看一下██院██张晓梦同志对此的点评。一向直性子的生活委员直言道,班长同志(华华)这么治国,只怕是连面子都不要了)

B:你说《超元》,时间线一遍一遍一遍改了多少遍了,(李华华)改过不啦,换汤不换药啊。

B:人家小明也有理由说的啊,我治的什么国和谁打的交道啊,【人家一群】开了BUG的超人啊。 你这批什么壬啊,你要我捞。

B:新纪元我们现在什么水平? 就这么几个人,你李华华什么的都在被动挨打(全民大会、南极游戏、攻方联盟、交换国土等等),他俩能捞么,捞不了,没这个能力知道吧。再下去要输美国了,日本...

(主持人:(顺天保卫战)这场耻辱性的大败已经成为了战时我兔最大的话题,我们来看一下██院██张晓梦同志对此的点评。一向直性子的生活委员直言道,班长同志(华华)这么治国,只怕是连面子都不要了)

B:你说《超元》,时间线一遍一遍一遍改了多少遍了,(李华华)改过不啦,换汤不换药啊。

B:人家小明也有理由说的啊,我治的什么国和谁打的交道啊,【人家一群】开了BUG的超人啊。 你这批什么壬啊,你要我捞。

B:新纪元我们现在什么水平? 就这么几个人,你李华华什么的都在被动挨打(全民大会、南极游戏、攻方联盟、交换国土等等),他俩能捞么,捞不了,没这个能力知道吧。再下去要输美国了,日本输完输美国,再输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荷兰、西班牙……接下来没国输了。

A: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是备战世界奥运战争最早的队伍……

B:哟,谢天谢地了。我已经说了,你像这样的战争本身就没有打好基础,你能跟我保证在南极或者顺天保卫战这样危险的时刻他能不打输不掉链子啊!

B:务实一点,我劝你们,学学人家小明,把怎么和黑帮流氓,地痞贪官,毒贩,亡命之徒,妖孽小孩打交道(五三日常)的思路先搞懂。星云帝国都指挥的蛮好的,████把他顺位继承权撤了干什么你告诉我?

B:《全屏带》都没丢顺天城,你倒好顺天说没就没,(还拿核弹轰)你倒告诉我怎么解释呢,脸都不要了(╯▔皿▔)╯(无慈悲)


琼笙

旧图重绘,

一年半,会有什么改变?


(其实是20年3月和21年8月的(小声逼逼)赶个潮流)

旧图重绘,

一年半,会有什么改变?



(其实是20年3月和21年8月的(小声逼逼)赶个潮流)

曉夢✦Yume

裡面有跟x-frisk互動注意(非愛情夢向)

林北就正太控

裡面有跟x-frisk互動注意(非愛情夢向)

林北就正太控

渡芦

【遥梦】忘情(一)

预警:

逍遥子×晓梦

ABO设定。文未完成,先挖个坑。

私设逍遥子年纪不太大,模糊了年龄。

其实逍遥老儿年龄大点也不是不行,老当益壮啥的(不是

无逻辑,文笔差,邪恶混乱,时间线混乱,人物ooc产物,我自己写的时候又爽又雷,不适请退出,也欢迎大家的各种评价!(除攻击其中角色的言论)

↓↓↓点击句号

 


预警:

逍遥子×晓梦

ABO设定。文未完成,先挖个坑。

私设逍遥子年纪不太大,模糊了年龄。

其实逍遥老儿年龄大点也不是不行,老当益壮啥的(不是

无逻辑,文笔差,邪恶混乱,时间线混乱,人物ooc产物,我自己写的时候又爽又雷,不适请退出,也欢迎大家的各种评价!(除攻击其中角色的言论)

↓↓↓点击句号

 




桃香染罗扇
是晓梦!!好喜欢这个女孩子❤️

是晓梦!!好喜欢这个女孩子❤️

是晓梦!!好喜欢这个女孩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