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411.5万浏览    22238参与
LANHHHJ
浅浅摸一个云鹰飞将

浅浅摸一个云鹰飞将


浅浅摸一个云鹰飞将


́ฅ西小兮ฅ

【王者乙女】如果他们从民国来(bg)

曜/韩信


希望你在这里,可以寻到那时未曾见过的光。


——————文笔劝退警告————————


❤️韩信


听见你开门的声音,韩信“噌”地一下支起身子。


“你怎么又趴桌上睡啊。”


你把购物袋拎进门,蹲在玄关换鞋。


“习惯了。”他望见是你,肩膀轻轻垮了下来,靠进椅子里,回道。


几天前,你回家就发现一个红发男人一身军装趴在自家的餐桌上睡得正沉,满地的碎石尘土倒把你家搞得一团糟。花了几天时间才勉强适应了眼前这个叫韩信的男人真的是从民国穿越来的事实。


吃过晚饭,把碗碟扔进洗碗机,你包着湿漉漉的头发窝进沙发,打开电视。电视上正放着几年前的老片子。荧幕里,...

曜/韩信


希望你在这里,可以寻到那时未曾见过的光。


——————文笔劝退警告————————


❤️韩信


听见你开门的声音,韩信“噌”地一下支起身子。


“你怎么又趴桌上睡啊。”


你把购物袋拎进门,蹲在玄关换鞋。


“习惯了。”他望见是你,肩膀轻轻垮了下来,靠进椅子里,回道。


几天前,你回家就发现一个红发男人一身军装趴在自家的餐桌上睡得正沉,满地的碎石尘土倒把你家搞得一团糟。花了几天时间才勉强适应了眼前这个叫韩信的男人真的是从民国穿越来的事实。


吃过晚饭,把碗碟扔进洗碗机,你包着湿漉漉的头发窝进沙发,打开电视。电视上正放着几年前的老片子。荧幕里,银杏林炮火与枪响炸开的瞬间,年轻的苏联军官紧紧将红裙少女护在怀中。你在同时被身旁的韩信迅速圈在怀里,他毫无征兆地靠过来,让你们的鼻息撞了个满怀。


你闹了个大红脸,愣了好久,才伸手拍拍韩信的手臂。


“没事,韩信,那是电视里的。”


他低头望向你,眼底尽是明灭不定的光。



💛曜


当你在家门口看到穿着长衫,抱着书,坐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落汤鸡”——曜 的时候,你是拒绝的。


“那个……”


你用手指点了点曜的手臂,试图唤醒这位奇怪的“失足少年”。


煮好饭菜,你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曜把他脏兮兮的长衫扔进“长相奇怪的机器”里。


“姐姐,我就这一件衣服了。”


曜站起来比你高大半个头,他微微低下头,冲你眨了眨沾着水汽的狗狗眼。他的刘海被打湿了,正软软的趴在额头上。曜抬手去扒,又蹭了一额头泥水。


“我没衣服穿了怎么办?”


“你不脱回感冒的。”


曜看了一眼洗衣机,又转头看看你,抿了抿嘴,一脸狐疑。


“那是洗衣机。”


你指了指机器,耐下性子向曜科普。


“不吃你衣服。”


洗衣机终于开始运作了。


“哦!哇!这也太厉害了吧,姐姐!”


曜小心翼翼地碰着你的平板,却也难掩心中的惊诧与喜悦。当年他们这群莘莘学子,千里迢迢从北平运往西南的,整车整车的书籍,竟然都可以藏在一块小小的板子里。


你侧过头,托着腮望着他。


屋子里暖黄色的灯光倾倒出来,落进曜的眼睛里,琉璃一般闪着通透的光。






————————————————————————👆👍💗

还想听谁的故事呢?

椰子水

现代设,有钱且曜66,高知且澜99

两人一起去逛街。

路过一家卖潮玩的店,装潢赛博且声势浩大,大有一副要把人兜里的钱都刮光的架势。

东方曜抄着手撇了撇嘴:“真是不懂这种小玩具也能赚到钱,这玩意儿有什么可玩的,一个个的塑料又不能吃,买回去空当摆设的东西,要我说还不如拿这钱去装辆GT-R。”

澜在旁边提拎着他只喝了两口又嫌苦的咖啡,默不作声。

“诶,你说要是我把这家店盘下来,够不够格跟你家长说让你跟我一起从学校搬出来住?”东方曜盯着门口动画精致的招聘广告,若有所思,见半天没人理他,拿手肘抵了抵澜的手臂。“问你呢,我去把这店盘了怎么样,把这些小玩意儿都换成我的车,绝对够炫。”

澜还是没理他,只是从包里摸出手机。

“嘶,你这......

两人一起去逛街。

路过一家卖潮玩的店,装潢赛博且声势浩大,大有一副要把人兜里的钱都刮光的架势。

东方曜抄着手撇了撇嘴:“真是不懂这种小玩具也能赚到钱,这玩意儿有什么可玩的,一个个的塑料又不能吃,买回去空当摆设的东西,要我说还不如拿这钱去装辆GT-R。”

澜在旁边提拎着他只喝了两口又嫌苦的咖啡,默不作声。

“诶,你说要是我把这家店盘下来,够不够格跟你家长说让你跟我一起从学校搬出来住?”东方曜盯着门口动画精致的招聘广告,若有所思,见半天没人理他,拿手肘抵了抵澜的手臂。“问你呢,我去把这店盘了怎么样,把这些小玩意儿都换成我的车,绝对够炫。”

澜还是没理他,只是从包里摸出手机。

“嘶,你这人——”东方曜一看他开始玩手机,上去就是要拿手肘卡他脖子。

澜就让他制着自己,就让这人半个身子都依在自己身上,才把点开微信把屏幕给他看。

“我卡里还剩给你买三个盲盒的钱,快进去选。”

“得嘞。”

小兔搬南瓜🎃
摸鱼一时爽 勾线火葬场了家人们

摸鱼一时爽


勾线火葬场了家人们

摸鱼一时爽









勾线火葬场了家人们

時藏

曜施

姿势有参考

曜施

姿势有参考

浥沨

被镜赶去买菜结果只叼了根葱忘了带包子,原因竟然是路上看到偶像的诗集扭头就把包子忘了,此时的他还不记得这件事,回去等待他的大概是镜的一顿毒打吧。

(画东方曜真的很快乐

被镜赶去买菜结果只叼了根葱忘了带包子,原因竟然是路上看到偶像的诗集扭头就把包子忘了,此时的他还不记得这件事,回去等待他的大概是镜的一顿毒打吧。

(画东方曜真的很快乐

想要一个冰淇淋

【曜澜】亲亲要闭眼

并不激情的小短打

ooc是我的,小鲨鱼也是


今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适合小情侣约会。

“小鲨鱼快看!这个特别好吃,我买给你尝尝!”

“这个这个!这个也好吃!等等,我喂你,来,啊……诶,别走啊!”

“澜澜你转过来一下……哎嘿!怎么样这个发箍是不是很适合你?不要那么快拿下来嘛……哎呦喂疼疼疼,你拿吧,你拿吧……”

“澜宝你热不热热不热?那里有家奶茶店,我们去歇歇?”

“好。”

逛了那么久,澜感觉自己都快成小鱼干了,好不容易听到曜说休息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这家店还挺热闹的,时不时传来一阵起哄的声音,澜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对刚想跟曜说回去才发现已经晚了。

这家店最近在搞活......

并不激情的小短打

ooc是我的,小鲨鱼也是



今天天气不错,晴空万里适合小情侣约会。

“小鲨鱼快看!这个特别好吃,我买给你尝尝!”

“这个这个!这个也好吃!等等,我喂你,来,啊……诶,别走啊!”

“澜澜你转过来一下……哎嘿!怎么样这个发箍是不是很适合你?不要那么快拿下来嘛……哎呦喂疼疼疼,你拿吧,你拿吧……”

“澜宝你热不热热不热?那里有家奶茶店,我们去歇歇?”

“好。”

逛了那么久,澜感觉自己都快成小鱼干了,好不容易听到曜说休息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这家店还挺热闹的,时不时传来一阵起哄的声音,澜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对刚想跟曜说回去才发现已经晚了。

这家店最近在搞活动,凡是接吻超过十秒的赠送限定奶茶两份,不限情侣,不限异性,说是为了庆祝冤种老板求婚成功。

“我给你钱。”

澜企图无视店门口立着的接吻活动的牌子,但被曜无情拒绝。

“不嘛不嘛,澜澜你教过我要节约的。”

澜:平时皮肤大把大把买的时候可不见你记得我说过这话

没办法,面对曜的撒娇澜永远没办法。

曜:计划通✔

值得庆幸的是这家店还专门准备了一个小房间专门供社恐情侣使用,不过刚进去澜就发现了里面的摄像头,直接摆在唯一的小桌板上

澜:说好的关爱社恐呢?你好歹掩饰一下啊喂

澜正在思考现在直接逃跑还是先家暴完之后再逃跑。

但曜不打算给他过多的思考时间,他让澜背对着摄像头,轻轻捧着他的脸

“准备好了吗?我要亲喽,3,2……”

澜:谁家亲亲还倒数啊

说句不好听的,澜有种枪毙倒计时的感觉,怪吓人的。

他有点想闭眼,但出于某些关乎【男人的尊严】的话题,澜最终强迫自己睁着眼睛。

不过这也让一吻结束刚睁开眼的曜吓了一跳。

“澜澜你不会一直睁着眼睛吧?”

曜:拜托,说你没有

“嗯。”

完了,曜简直不忍回忆刚刚自己的样子,会被笑的吧,会被笑的!

澜打断了胡思乱想的曜,示意他该去拿奶茶了。

其实澜什么也记不清了,短短十秒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即使曜闭着眼他还是不敢直接看去,只是盯着天花板发呆,也不回应曜。

所以这场亲吻到了结束,澜也只是脸上染了些淡粉,倒是曜脸红了个彻底,拿着奶茶还是一幅心神不宁的样子,引得周围一阵“哦~”

曜:哦什么啊!脸红有罪吗!?

澜还是没忍住笑了,并且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但曜不听,装了一幅生气的样子就直接跑回家去了,澜没办法只能跟在后面。

澜:终于可以回家了


今天天气是有些热了,曜刚回家就钻进了浴室,澜跟来时,浴室里已经传出了水声。

也没多想,澜直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挺久一段时间,至少对曜来说比平时洗澡多花了不少时间。

“澜澜……”

曜的声音突然传出,还带了些委屈的意味

“?”

“为什么不闭眼……”

原来还在执着于这件事

见他这幅样子,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已经擦过了但还没完全干,摸起来依旧是湿湿的。

“下次,你先吹头发。”

“下次?这可是你说的……”

没等澜反应过来,曜突然逼近,两只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将人困在里面。

“你干什么!”

“好过分哦,明明就是小鲨鱼自己说的,现在是想要反悔吗,渣男!!”

“……”

澜:好奇怪,但好像有点道理

“闭眼。”

曜压低了声音,脸上装出一副严肃表情。这把澜唬住了,听话地闭上了眼,他听到自己心跳的声突然放大。

“准备好了吗?”

该说什么呢?说【没有】就会停下了吗?说【有】又显得自己好像很期待的样子,这种事澜怎么可能承认,所以他选择闭嘴。

“不说话的话就当你默认喽?3,2……”

不一样,这和之前在奶茶店那次完全不一样。

当失去视力,其他感官却相应被放大,澜能清楚地感受到东方曜刚洗完澡还散发着热气的面颊,他用的洗发水味道是澜最喜欢的木槿花香,还有……

澜尝试过忽视嘴巴上的触感,但发现并没有用。刚洗完澡曜的嘴唇很软,很适合亲亲,澜突然想到自己的嘴唇会不会太干了,早知道该多喝点水的。

只是唇与唇的触碰当然不够,东方曜发现澜竟然没有反抗甚至无意中有些迎合时,他有点得尺进寸了。

“唔……”

澜不满地哼哼,东方曜开始入侵口腔内部,突然猛烈的攻势让澜有些招架不住,他被逼得后退,这个人陷进沙发里。

少年的吻没有章法,只是汹涌的爱意近似宣泄般的表达,澜明白这一点所以当曜吻上来时,他虽然有些混乱但还是有好好思考怎么去回应他。

不只是这个吻,更是他的感情,澜不想当一直被付出的那个,明明感情是两个的事才对

他尝试着去回应曜,舌尖触碰的一瞬间仿佛有电流传遍全身,澜觉得这种酥麻的感觉并不坏,或者说他其实有点喜欢的

感受到他回应的东方曜瞬间有些震惊,但很快又拿回了主动权。

没了刚开始的急躁,温柔而绵长的吻让澜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扑通扑通——”

澜有些怨自己的心脏跳得太快,万一被曜听到了肯定要打趣他的

——

这次可不是十秒钟的游戏

一吻终于结束,两个人没一个会换气的却又都舍不得先分开,就这样一直熬到两人都双脸通红才不得不停下

“澜澜”

曜顾不上喘口气,上来就把人抱在怀里,还没干的脑袋直接埋在澜的颈窝处,澜还没缓过来又被这么一折腾,脸直接红到了耳根。

“曜……吹头发。”

“好好好,一会儿就去,马上马上我保证!在那之前小鲨鱼我想先问你个问题哈!”

“说。”

“你是不是……”

“?”

“……偷吃冰箱里的草莓蛋糕了!是不是是不是!”

“……”

澜:司马懿说这种时候要装傻

“怎么不说话?小鲨鱼小鲨鱼小鲨鱼!那家店可多人排队了,每个人还限量!怎么样好不好吃好不好吃?”

“嗯。”

“嗯??小鲨鱼我怎么教你的?回答别人不可以只说一个【嗯】,这样会让别人很难过的,尤其是我!”

“嗯嗯。”

“诶?……噗哈哈哈哈哈小鲨鱼你真是太可爱了!”

曜把他抱得更紧了,澜觉得有点热但也没推开,他似乎是习惯了曜这样横冲直撞的爱意,习惯曜每天说着的【爱你】,澜想开口,但【我也爱你】这四个字实在太挑战他的脸皮厚度了,所以话到嘴边总是会拐弯。

“我去给你买蛋糕。”

“不行不行不行!外面那么热怎么能让小鲨鱼吹弹可破的皮肤受到这么大的摧残!!我绝对不允许!!”

澜:吹…吹弹什么?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不然这样吧,你再给我亲一口,我再去给你买好不好?”

澜有点愣住了

“……好”

曜:这波血赚

澜:我也不想啊,可是那个蛋糕真的很好吃

“那你乖乖在家里看电视吃零食,等我回来哦~”

“嗯嗯。”

澜:要多喝点水才行

曜兴致冲冲刚准备出门,又被澜叫住了

“等等,带上遮阳伞还有……”

“怎么了小鲨鱼?要来个临别吻吗!要吗要吗要吗?要吧要吧要吧!!”

“……你吹完头发再出去”

澜:要不还先带上脑子吧

曜:我只是想和小鲨鱼亲亲而已!我有什么错!!





楼衍

不适合预告,说好的见面的,因为卡住了又有新的想法了。

最后的那个孩子,把孙策支走是因为他认识。

超懿让我上头了,亮瑜还是得慢一点?因为我设置的他们有感而不自知,需要一个点?认清自己的想法

好吧再信我一次,下章见面

不适合预告,说好的见面的,因为卡住了又有新的想法了。

最后的那个孩子,把孙策支走是因为他认识。

超懿让我上头了,亮瑜还是得慢一点?因为我设置的他们有感而不自知,需要一个点?认清自己的想法

好吧再信我一次,下章见面

723
逍遥江湖,纵横四海。

逍遥江湖,纵横四海。

逍遥江湖,纵横四海。

心态不要不好
摸点小情侣贴贴 (谢谢模板让不...

摸点小情侣贴贴

(谢谢模板让不知道画啥的我能勉强画两笔(ipad跟手机色差怎么这么大救命

摸点小情侣贴贴

(谢谢模板让不知道画啥的我能勉强画两笔(ipad跟手机色差怎么这么大救命

土到极致就是潮

你还在为oc或者女儿儿子找不到适合的画手而感到沮丧吗?!你还在为喜欢的老师约稿需要排单而感到难过吗?!那不妨看看我啊老板!!!我专业画帅哥酷姐一百年!!俺没有什么爱好唯一爱好就是画帅哥酷姐!!!而且我!!七月十五号放假以后!!还不需要排很长的单啊老板!!


各位妈咪给俺一个画您帅气儿女或女儿的机会可以吗!!!


100r一个头你买不了上当买不了吃亏啊老板!!!除了不接复杂设意外俺啥都画啊!!!!老板老板看看俺行不行呜呜呜,买双人大头还减10r啊老板!!!


单人100r,双人190r,两张单人也是190r啊老板!!!你买个黑白帅气儿子还可以当头像啊老板!!!......


你还在为oc或者女儿儿子找不到适合的画手而感到沮丧吗?!你还在为喜欢的老师约稿需要排单而感到难过吗?!那不妨看看我啊老板!!!我专业画帅哥酷姐一百年!!俺没有什么爱好唯一爱好就是画帅哥酷姐!!!而且我!!七月十五号放假以后!!还不需要排很长的单啊老板!!



各位妈咪给俺一个画您帅气儿女或女儿的机会可以吗!!!



100r一个头你买不了上当买不了吃亏啊老板!!!除了不接复杂设意外俺啥都画啊!!!!老板老板看看俺行不行呜呜呜,买双人大头还减10r啊老板!!!



单人100r,双人190r,两张单人也是190r啊老板!!!你买个黑白帅气儿子还可以当头像啊老板!!!



俺滴联系QQ是:1175060890,俺在线等老板你的一个敲门!!!

某熊
话唠的男人不说话的时候也是帅的...

话唠的男人不说话的时候也是帅的飞起!

加急单我爱!

话唠的男人不说话的时候也是帅的飞起!

加急单我爱!

君凌洁

洗血归去

白绫衣上大片鲜红的玫瑰盛放,她吃力地执起星辰剑,一剑挑开束着发髻的蓝缎,染尘的的蓝缎杂糅着几缕斩断的碎发一齐落下。

缎带一除,青丝如瀑。

苍白的颊上几点殷红,原来这张素来书卷气满盈的温润脸上竟能有这般惊心动魄的美。

破鸿看得心惊肉跳。

这个江南女,无数次给他一种疏影斜月的温存印象,这一次,却是明月烙了血,倦乏中有了伤。

她缓缓地站起来,破鸿手足无措,将扶未扶的手悬在半空,接到了她折叠起递过来的蓝缎。

“烦请司马,替我转交与将军。”

“就说……”她垂下眼睫,极慢极慢地闭上眼,再睁开。

破鸿险些以为她就要撑不住。

“就说,红药开了,诗语……要回家了。”

白绫衣上大片鲜红的玫瑰盛放,她吃力地执起星辰剑,一剑挑开束着发髻的蓝缎,染尘的的蓝缎杂糅着几缕斩断的碎发一齐落下。

缎带一除,青丝如瀑。

苍白的颊上几点殷红,原来这张素来书卷气满盈的温润脸上竟能有这般惊心动魄的美。

破鸿看得心惊肉跳。

这个江南女,无数次给他一种疏影斜月的温存印象,这一次,却是明月烙了血,倦乏中有了伤。

她缓缓地站起来,破鸿手足无措,将扶未扶的手悬在半空,接到了她折叠起递过来的蓝缎。

“烦请司马,替我转交与将军。”

“就说……”她垂下眼睫,极慢极慢地闭上眼,再睁开。

破鸿险些以为她就要撑不住。

“就说,红药开了,诗语……要回家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