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16673浏览    64757参与
雀鸣

Ours

私设有,微曦x艾尔菲,私心喜欢二位互动

我流做梦产物


黑色的鸟妖敲响玻璃,笃笃,不脆不闷,十分有礼。曦于是放下刀,打开厨房的床,横过手指承住了牠。

“罗德大人要小的带话,‘时间到了。’”

牠说完就合上黑色的喙,低下头,好像不太自在。曦感到好笑。这看起来是个需要锻炼的孩子。他于是说:“我明白了。我会在两天之内回去。”

鸟妖看起来果真从容多了,牠答了一声,甚至半收着翅向他行礼,随后才又扇动翅膀从窗户飞走。

“……所以为什么不从门进来呢。”

他像百年前的曙一样叹息,然后把最后一点蔬果收进容器。

他知道樱还在院中打理最后一季作物。并不多,樱和曦需要经常取用,托植草的格外...

私设有,微曦x艾尔菲,私心喜欢二位互动

我流做梦产物





黑色的鸟妖敲响玻璃,笃笃,不脆不闷,十分有礼。曦于是放下刀,打开厨房的床,横过手指承住了牠。

“罗德大人要小的带话,‘时间到了。’”

牠说完就合上黑色的喙,低下头,好像不太自在。曦感到好笑。这看起来是个需要锻炼的孩子。他于是说:“我明白了。我会在两天之内回去。”

鸟妖看起来果真从容多了,牠答了一声,甚至半收着翅向他行礼,随后才又扇动翅膀从窗户飞走。

“……所以为什么不从门进来呢。”

他像百年前的曙一样叹息,然后把最后一点蔬果收进容器。

他知道樱还在院中打理最后一季作物。并不多,樱和曦需要经常取用,托植草的格外关照,一切都很好。最后的时间已经来临,他们都知晓。种植作物不是在追忆从前和平幸福的时光,白花们在曙取得力量之前并没有“和平幸福”一说,也并不以进食为常态。但他来了,将责任和力量一同夺去,只使他们足够自保,然后逼迫他们“享受新的人生”。

飞鸟不像混凝土容易安抚,所以他立起新的巢木。

他们是在赎罪,也是在完成心愿。

从曙把苏醒的、多余的情感分割,并且硬塞给他之后已经过了太久,他也已经能够从容地应对不同的梦境了。感情是奇妙的能力,沉睡时感受到的红花的热度、深水、他流失过记忆和力量的红沙墓地、玻璃球、黑刀、翡翠色双目的少年手中涌动的虹,这一切,过了太久的一切仍然能在思绪中重现,呼唤他。

曦适应任何事物都很快,他不在梦中流泪。

他挂好围裙。行李已经收了三只箱,搁在客厅里,因为时间就要来了。他询问过照看过神女的家灵,要不要跟着他们一起避开世界更迭,到下个世代再回归,但两个孩子拉着手摇头,用稚嫩的嗓音念着,她们想要一直陪着这所老屋,直到灵体也消灭。

她们属于这里,不应该走。

曦尊重家灵的决定。

“樱。”

他推开另一扇窗,叫女孩的名字。她迅速回过头来,朝着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去一趟极地。很快就回来,不要担心。我们要启程了,很快。”

女孩大方地应了声,朗朗地叫一声。

“早点回来!”

他也朝着她微笑,没再关窗。冰枝藤叶环绕的阵法在脚下张开,把他送到冰雪地。

驯鹿可不会把他拐走,因为两只极地白狐狸已经向他招起手。

冰雪的新主比前一位温柔细心得多,雪境里仍有生机。该沉睡的已经沉睡,该回归的已经回归,但他还在这个世界等待终末。

护卫走离,给他们空间叙旧。

褐发棕眼的青年起了身,没有走过来。能以“漂亮”来形容的那张面庞上,一双温柔像琥珀的眼还好像当年一样,干净又纯澈。

他负起同胞们的责任,原因非常多,他们要一个解脱,他们太疲倦了。但也有一部分原因。再也不要让这样的眼睛破碎。

那时他回答对方的疑问,勾起他的发挡住其他视线,他也看到那张哀伤面容,他悲悯着。

但现在不会了,除非他们有意要使这位招人爱的小王子,噢不,招人爱的帝王感伤。冰雪里怎么能生出这么细腻柔软的王族。大概不少人迷惘过。

曦拥抱极光。

只有短短片刻。长辈会以肢体接触抚慰小孩子。两人都从合约崩毁走来。此举出于冲动,冷冷的冰雪气息拥着他,闻起来有点苦,像是深蓝色。他也不知道是谁在安慰谁。名字念作艾尔菲的这位冰雪族裔,相当优秀和坚毅,很多人都领教过。但是他忘不了对方那受伤幼鹿一样的忧哀的眼神。虽然极光拿起执砚斩除不敬者时可能更多。

二人落座。八角茶壶斟了各自半杯,凉气丝丝。

极光眨眨眼,面上是一贯的,生獠牙的黑暗眷属斥责、不屑并以为软弱的,使人不能警戒的那种神情,然后他微笑。

“曦先生想要苹果糖吗?小凛前些日子有送过一些来。”

他于是笑起来。青年翻出白色纤维编织出的袋子,往里分出六七支,木杆的苹果糖。

有听闻那位王女年少有为,实力出众,而且非常爱吃(苹果糖),果然所言非虚。

曦说好,然后用指节轻压了一下袋子,意思是他收下了。

“我也许该走了。”曦说。他毕竟不是极地眷属,应该在罗德那里休养生息。逗留太久可能耽误这一位的公事。

“……不再停留一会吗?”

青年迟疑,流露出类似不舍的情绪。

曦看着他,又笑了。他刚想点头,忽然就从口中问出一句:“殿下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艾尔菲很自然地点头,却又“啊”了一声,他抱歉似地说,兄长要他不对凛讲起。曦不会犯这种错误,所以他也难得过分好奇。

“我喜欢阿书先生。”

曦刚刚由讶异缓和到不意外地失笑,就听见显然是还没说完的青年报出一长串名字,从他家护卫到一些别的人物。极光甚至望着他的眼睛,坦诚地说。

“也喜欢曦先生和樱小姐。大家都很好。”

不,您这样做是不对的。

啊……也许很好。

曦本想纠正他的认知问题,却在他疑惑的神色前转了回去。嗯……他的兄长也知晓,那就不需多言。家务事,外人最好不要插手。

他的心情诡异地妙。于是他由衷地说:“嗯,大家都很好。”

尤其是现在的第一使者,曾经被他用刀贯穿的那个孩子。曾经令人头疼的红花和白色的纸护卫跟着这个让他愧疚的“弟弟”,他们都很好。他被记忆抛舍,与世界相互陪伴,他们相互陪伴,永不分离。他们都很好。

“希望一切都顺利平安。”

平安这个词,他已经忘记是谁教予。但他记得那是想要帮助他的前任使者的名字,寓意很好,很温暖。

历尽劫难,希望所有人都平安。

青年好像看出他心中所想,眉眼弯弯。

“我们都想守护,所以我们拥有力量。”

“我们都拥有力量,不会再失去任何。”

他看起来自信又从容。他轻轻地、却是坚定地握起曦的手。曦看着对方动作,叹了一声。回手轻拍他的手。

世界交给新一代。更迭之后不会令人失望。

他亲自送他离开冰雪,直到他们看不清彼此的面容,两人隔着阵法的边缘,那之前他们一直笑着。

他拆开了袋子,分樱一支苹果糖,樱先于他咬下第一口,然后就不再说话。

他尝试着,大张开嘴咬下一口,糖轻轻粘住他的唇。糖很甜,苹果又酸又甜。调和得很好。

没问题,就这样下去吧。

乐酒
曦·明灯三千穷困...

曦·明灯三千
穷困潦倒,急需约稿
此图估价,价格可议

曦·明灯三千
穷困潦倒,急需约稿
此图估价,价格可议

毛线团MOMO
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

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许这里没有任何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无所谓。有一点是明确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有值得寻求的东西。
   
                        ——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

我或许败北,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唯我一人蒙在鼓里,或许这里没有任何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无所谓。有一点是明确的:至少我有值得等待有值得寻求的东西。
   
                        ——村上春树《奇鸟行状录》

刹那
梦无人至至人无梦

梦无人至
至人无梦

梦无人至
至人无梦

呸呸呸泥巴团儿

摸了一个魔女小姐姐。
下次如果想要画整幅的话就要好好打稿子了  (*꒦ິ⌓꒦ີ)勾线都勾炸了。

摸了一个魔女小姐姐。
下次如果想要画整幅的话就要好好打稿子了  (*꒦ິ⌓꒦ີ)勾线都勾炸了。

呸呸呸泥巴团儿
哇女儿超级可爱了(*ฅ́˘ฅ̀...

哇女儿超级可爱了(*ฅ́˘ฅ̀*)

哇女儿超级可爱了(*ฅ́˘ฅ̀*)

一个烂莓子
渺小的虫子,也配仰望星空?

渺小的虫子,也配仰望星空?

渺小的虫子,也配仰望星空?

樱Larena

【双神】初来,却遇见你(2)

不顾周围众人的反应,女娲直接漂移(?)到雅典娜的身边。
“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女娲开口。
“是啊女娲姐姐,早就听说你要来了。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之晚。”雅典娜笑道。
“看来是等急了,也难怪我还没来就在王者峡谷感受到一股可以与我匹敌的能力。原来。。是你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啊,那时我还依旧记得你是一个小姑娘呢。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说笑了,女娲姐姐。”
“那个。。”再一旁的杨戬突然插到,“导师你们认识?”我到底还要在旁待多久才能跟导师说说话【叙叙旧】啊QwQ(众:那是我们才要吐槽的事吧!)
“难道以前我没告诉过你别人说话时不要插嘴吗?”女娲周围突然出现杀气。
“我我我小的错了!”杨戬一眨眼人就像狗一样...

不顾周围众人的反应,女娲直接漂移(?)到雅典娜的身边。
“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女娲开口。
“是啊女娲姐姐,早就听说你要来了。只是没想到会如此之晚。”雅典娜笑道。
“看来是等急了,也难怪我还没来就在王者峡谷感受到一股可以与我匹敌的能力。原来。。是你啊。真是女大十八变啊,那时我还依旧记得你是一个小姑娘呢。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说笑了,女娲姐姐。”
“那个。。”再一旁的杨戬突然插到,“导师你们认识?”我到底还要在旁待多久才能跟导师说说话【叙叙旧】啊QwQ(众:那是我们才要吐槽的事吧!)
“难道以前我没告诉过你别人说话时不要插嘴吗?”女娲周围突然出现杀气。
“我我我小的错了!”杨戬一眨眼人就像狗一样待在旁边。
哮天犬:我怎么会有这样的主人。。
“pu想不到昔日的二狗竟然会如此服帖。女娲姐姐威力真的极大啊。”雅典娜捂嘴笑道。
“呵。弟子如此不乖做师傅也。。哎。。说来话长。对了,宙斯他老人家怎么样了。也有多年不见了。”
“父神吗。。来了这里后就没怎么回去了,不过时而赫耳墨斯他会过来把信交给他。”雅典娜看着天空。
“是吗。”
“嗯。哎,不过女娲姐姐竟然来了就来匹配一局吧,我想大家都想知道姐姐的实力呢。”
“可以。走吧。”
——————————————
喜欢可以关注一下哦(´-ω-`)

樱Larena

【双神】初来,却遇见你

女娲x雅典娜

今日,王者峡谷里来了个新英雄。好像叫——女娲。
早晨就听见杨二狗的惊天动地的吼声。
“hhhhhhhh,我的导师终于要来了。”杨戬限量版痴汉笑,“我好开心啊hhhhhhh。”
在一旁的哪咤默默擦汗,看着这个没吃药的杨戬心里默默在想:女娲大人如果这样看见他。。会不会崩溃。
“嘿呀,今日大好风光大家都在啊。听说新英雄的事了吗?”李白拿着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而身后的韩信在旁边跟着生怕一个万一。
“当然。。你看那边就行了。”哪咤指的杨戬,而在旁边的扁鹊晃着手里的药瓶。
“看来今日得给这个二狗打打预防针。”
小医生慎重!!!!!!你要毒死我们吗!!!!!!!!大家内心的声音第n次的统一。
“汝之造物主,...

女娲x雅典娜

今日,王者峡谷里来了个新英雄。好像叫——女娲。
早晨就听见杨二狗的惊天动地的吼声。
“hhhhhhhh,我的导师终于要来了。”杨戬限量版痴汉笑,“我好开心啊hhhhhhh。”
在一旁的哪咤默默擦汗,看着这个没吃药的杨戬心里默默在想:女娲大人如果这样看见他。。会不会崩溃。
“嘿呀,今日大好风光大家都在啊。听说新英雄的事了吗?”李白拿着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而身后的韩信在旁边跟着生怕一个万一。
“当然。。你看那边就行了。”哪咤指的杨戬,而在旁边的扁鹊晃着手里的药瓶。
“看来今日得给这个二狗打打预防针。”
小医生慎重!!!!!!你要毒死我们吗!!!!!!!!大家内心的声音第n次的统一。
“汝之造物主,在此。”天上的一道光突然的将下来,大家赶紧到门外迎接那个王者大陆的创造者。
“导师!!!!!!!”杨戬第一个冲到女娲面前,“弟子杨戬前来拜见导师!”
平时神tm不见你这么正经?!!!拿着哮天犬乱咬人的二狗去哪里了????!女娲你的威力有多大啊!!!!!!!!!!
“感谢大家前来迎接,虽是第一次来。但也很熟悉。”女娲环顾四周毕竟是创造的世界这股亲切感是无人知晓的。
女娲闭上眼,却突然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环顾四周看到了那个上古西方神——雅典娜。
————————————————
终于等到女娲大大了!!!!!!好激动啊!突然萌上这对cp了,莫名配啊!!!!!!!萌的小伙伴们在哪里啊!举个爪!!!!!!!!

加贺见遥
“汝之造物主,在此!”

“汝之造物主,在此!”

“汝之造物主,在此!”

沧海隐落鲸·
不管是女娲还是曦,我很喜欢这个...

不管是女娲还是曦,我很喜欢这个英雄!!!

不管是女娲还是曦,我很喜欢这个英雄!!!

毛线团MOMO
明明可以更高级,何必借此堕落…

明明可以更高级,何必借此堕落…

明明可以更高级,何必借此堕落…

毛线团MOMO
站在某处思念某处……

站在某处思念某处……

站在某处思念某处……

毛线团MOMO
担好你的责任过好你的生活

担好你的责任
过好你的生活

担好你的责任
过好你的生活

毛线团MOMO
孤独是三角形的三角形最稳定孤独...

孤独是三角形的
三角形最稳定
孤独是一种人生稳定的形态

孤独是三角形的
三角形最稳定
孤独是一种人生稳定的形态

毛线团MOMO
小心翼翼走着总有事儿绊着 没事...


小心翼翼走着
总有事儿绊着

没事回回头
别丢了自己


小心翼翼走着
总有事儿绊着

没事回回头
别丢了自己

毛线团MOMO
阳光直射的蓝天 绿树 红瓦潮热...

阳光直射的蓝天 绿树  红瓦
潮热的风扑面而来

每年这个时候都想念这里
拖拉板  脱裤
还有肆意的长发

为什么如此怀念
或许
只要离开这里

阳光直射的蓝天 绿树  红瓦
潮热的风扑面而来

每年这个时候都想念这里
拖拉板  脱裤
还有肆意的长发

为什么如此怀念
或许
只要离开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