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曦薛

11013浏览    50参与
寻茶人间客

未见人消释

今天的寻茶勤不勤劳,一天三更唉!确定不看看嘛,讲真的,我都想弃坑了,压根买二人看啊?!为啥不评论啊?!我好不容易把写神话的文笔板过来了,居然没人看啊🙀🙀🙀🙀🙀我好卑微

  

  因为今天三更,所以这篇可能少点。(我甜蜜的都三更了,也没人看,nnd)

  到了午时过半,含光君如约来到薛洋的卧房。薛洋略有不解,蓝忘机会有什么事找与自己,若是家族大事与泽芜君说便可,或者说含光君知道什么。

  薛洋缓过神来,才发现蓝忘机一直在牵着自己的手极步到什么地方。薛洋有些喘不过气了,他不知为何自小就脆弱的不行,跑两步便气喘吁吁,不像两个师兄健步如飞。走了有一会儿,二人终于到达目的地。那是蓝家的...

今天的寻茶勤不勤劳,一天三更唉!确定不看看嘛,讲真的,我都想弃坑了,压根买二人看啊?!为啥不评论啊?!我好不容易把写神话的文笔板过来了,居然没人看啊🙀🙀🙀🙀🙀我好卑微

  

  因为今天三更,所以这篇可能少点。(我甜蜜的都三更了,也没人看,nnd)

  到了午时过半,含光君如约来到薛洋的卧房。薛洋略有不解,蓝忘机会有什么事找与自己,若是家族大事与泽芜君说便可,或者说含光君知道什么。

  薛洋缓过神来,才发现蓝忘机一直在牵着自己的手极步到什么地方。薛洋有些喘不过气了,他不知为何自小就脆弱的不行,跑两步便气喘吁吁,不像两个师兄健步如飞。走了有一会儿,二人终于到达目的地。那是蓝家的后山,有个山洞由内向外散发着一股有雪青色的光芒,那股光芒有种莫名的安心感。蓝忘机带着薛洋钻进了山洞,映入眼帘的,不光是山洞内部的庞大,更有一颗参天的蓝桉树。这棵树开满了蓝桉花,每一朵花还散播者青紫色的光芒,周围全是蓝桉花的花香。

  “这是埋葬母亲的地方,她与父亲之间的情情爱爱本来就不被认可。”

  提到父母,薛洋有一股说不上的滋味“可怜天下苦情人啊,明明那么相爱却不被认可。你应该很想念母亲吧。”

  “嗯,很想她。”言罢,蓝忘机抬头看向了巨树“母亲让父亲在自己过世后用蓝桉树埋葬,父亲照做了,但是,不知为何南边开始有骚动,这棵树便开始发光。兄长也曾向南边去过,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找到。”蓝忘机自顾自的说道。

  “你们不可能到那个所谓的南边。”说完这句话,薛洋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也许吧,我在书上看到过,‘南山南山南,舍灵献灵言。’也许是舍灵族吧,但是不知为何,除了告诉地点在哪儿,压根什么都没讲。干过什么,长什么样子,是善是恶没有任何记录。在你到来之前,古籍压根打不开。”

  薛洋听到这里,又想起来之前江夫人告诉他的,好像有些串联。

  月光透过山顶的空洞照了进来,依旧明亮,依旧清澈。蓝忘机轻轻折了朵蓝桉花簪在薛洋头上,他恍惚了一下,仿佛看见月亮化作人形出现在他面前。

  “我有一个想法。我在江家时就听江夫人跟我讲过,她也有本古籍,同你的一样。”薛洋说“把两本的内容串起来,正好可以补上缺失的内容,现在,我记得有外貌,地点,也许在不同的地方也会有相同的古籍,没准把所有古籍找来就能得到全部的答案!”

  说到这里,薛洋的眼睛亮了,他坚定的看向蓝忘机,眼中坚毅的信念衬托着月光。他真的好像月亮的人形,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柔和。

  “那你要怎么找呢?”

  “emmm,第一本书江家,第二本是蓝家,没准第三本第四本就在金家聂家或者温家呢?没准呢?!”薛洋有些兴奋,他想知道答案,也想查清自己的身世。

  “好,我会支持你。”

  二人交谈甚欢,殊不知蓝曦臣就在外面看着这一切。他本以为忘记只是想念母亲,没想到会是和薛洋,而且道出了这么多秘密。他转身默默离开了,他需要时间思考这些问题。

  ———————————

  好的近日三更,没准还会四更哦ԅ(¯ㅂ¯ԅ)(反正没人看)

    

  

  

寻茶人间客

未见人消释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已经过了半个月,薛洋头上的角也长出了雏形。蓝家并不在意这些,难得有个这么喜爱学识的人,又有观点有意志,自然不会赶出学门。蓝老先生难得的出去办事让学生们休息了半天。薛洋不太愿意同魏无羡他们去偷着打山鸡,自己便慢慢悠悠的闲逛。他一直在钻研学识,还没仔细看看蓝家有什么景色。

    正鱼戏泉中逗花落,巧是遇到了蓝氏家主—蓝曦臣。薛洋立刻起身行礼,礼罢,蓝曦臣向薛洋问了个问题:“薛洋,上次我听你们上课时,听到魏无羡说了一句‘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不知你可否赞同。”...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已经过了半个月,薛洋头上的角也长出了雏形。蓝家并不在意这些,难得有个这么喜爱学识的人,又有观点有意志,自然不会赶出学门。蓝老先生难得的出去办事让学生们休息了半天。薛洋不太愿意同魏无羡他们去偷着打山鸡,自己便慢慢悠悠的闲逛。他一直在钻研学识,还没仔细看看蓝家有什么景色。

    正鱼戏泉中逗花落,巧是遇到了蓝氏家主—蓝曦臣。薛洋立刻起身行礼,礼罢,蓝曦臣向薛洋问了个问题:“薛洋,上次我听你们上课时,听到魏无羡说了一句‘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不知你可否赞同。”

    “晚辈并不赞同。”

    “为何呢?”

    “晚辈认为,怨气为冤死之人怨念过重所产生,自身便携带杀伤力难以驯化。若是驯化不当不单单害人不浅,也可能引火烧身。”

    “你为何会这么认为呢?”

   薛洋征了一下,他是脱口而出的,压根没有细想

    “晚辈只是觉得应该这么说,晚辈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只是脱口而出了而已…”

    蓝曦臣可以感受到,薛洋的观念可能是不希望有人因冒失而丧命,有些莫名的使命感。

    “二哥方才可是在探讨什么,不妨说与我听听。”

    薛洋闻声望去,用他的话就是一团陌生的金糊糊的东西顶着一张有点熟悉的脸。而且笑起来好可怕哦!

    “哦,是三弟,这是叔父很喜爱的一个学生,叫薛洋。”

    金糊糊的人走进了点,薛洋有点被吓到了,行着拱手礼不敢抬头。但是薛洋好奇,偷偷瞄了一眼,他承认,他不应该看这一眼的。只见一张脸突然出现在面前,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薛洋被吓的蹦了起来,直说到:“晚辈还要去藏书阁查询书籍,先先退下了!!”

     言罢薛洋飞速走开了。蓝曦臣笑着说了一句:“藏书阁在左边。”薛洋是真的被吓到了,他假装淡定的走开二人身边,直到看不见二人后,薛洋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他腿都软了。两个大自己几辈的人,尤其是那个金糊糊的人,一点都不慈爱,还有点狡诈。

     “你被吓到了?”

     “嗯,那个金糊糊的人好可怕啊。”

     “我有那么可怕吗?”

     “嗯…嗯!?”薛洋感觉气氛不对,抬头一看,傻了。那个被他说金糊糊的人正看着他,而且依旧在笑,好像说他金糊糊是夸他。

     “既然我把你吓到了,那我应该赔偿你什么,把手给我,我扶你起来。”薛洋颤颤巍巍的把手扶了上去,虽然金糊糊没有恶意,但是刚才真的吓的不轻。

   “我叫金光瑶,你就叫我瑶哥吧。”

   “是,瑶哥。”薛洋的声音有些颤抖,金光瑶倒是也有体会,他握着薛洋的手,感受到薛洋抖得跟筛子一样。他终于看见了薛洋的样子,薛洋生的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月光一样澄澈。

   “瑶哥,您能把我的手放开吗?”金光瑶缓过神来,发现自己一直握着薛洋的手。

  “哦,抱歉,我这就松手。”趁着松手之余,金光瑶给了薛洋一块玉佩,他注意到了薛洋头上的角,青绿色,很可爱。薛洋见金光瑶送了手,同兔子一样跑走了。金光瑶笑道:“你跑反了,藏书阁在那边。”

  薛洋快哭了,他已经跑错两次了。

  金光瑶就这么笑焉焉的看着,真的很可爱啊。

  薛洋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藏书阁,正巧,蓝忘机正在藏书阁阅览书籍。那是一本古籍,蓝忘机在角落注意到的,那本古籍有种神秘的力量,似乎就是在等蓝忘机翻开它,而它正好也料到薛洋会来找他。

  的确,薛洋确实来找他了,而且很好奇蓝忘机看的那本古籍。蓝忘机也注意到薛洋的到来,把身子向一旁错了错,让薛洋在身边坐下。薛洋仔细的阅读着古籍,突然,他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这个不对,绝对不是这么写的!”

  蓝忘机有些错愕,问道:“为何不对?”

  “那混沌才不是族里的人故意召来的,它是贪婪族人角中的赤丹(就是上一篇的图,自己去看)那丹药可医治百病,还能增强法力,堪比梵驼山的灵草。他们是无辜的。”说着,薛洋不知为何落了泪,蓝忘机拿出帕子为薛洋擦去眼泪。薛洋伸手一模:“我哭了?”

  “嗯,我给你擦擦。”

  “到底是什么啊?!我到底忘了什么啊?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本书原的内容?”

  翻到后面,突然一声“呦,洋洋你和含光君幽会呢?”

  薛洋闻声望去,啊,江澄来了。蓝忘机悄悄说了一句:“午时过半来我来找你。”说罢,薛洋便去找江澄了。

  “你好像很不爽唉,吃醋了?”

  “对,很吃醋的唉!”身后的魏无羡蹦了出来。

  “我们家可爱的洋洋被人挖走了唉,能不吃醋吗?”

  “对了,你刚才哭了,是他欺负你了吗?” 江澄说。

  “没有,只是感觉忘记了什么,想不起来了,有点难过。”薛洋回道。

  “没事,只是忘记而已,总会想起来的。”


——————————————————

  蓝曦臣:“作者为什么我戏份拉磨少?”

  寻茶:“这个嘛,哈哈~( ̄▽ ̄~)~以后就有了哈,泽芜君别生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次一定。”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三集:遇害…表白!

洋:“小矮子…怎么了?”

瑶::“无事……”

洋:“小矮子……我错了…”

瑶:“没事……”

洋:“小矮子……我……”

曦:“阿洋……”

洋:“……”

洋:“什么…曦臣哥……”

湛:“兄长……我……”

曦:“无事……😞”

湛:“嗯…多谢……”/冷

                    放学

洋:“拜拜…小矮子”

坏人:“哈哈哈……”

洋:“救命啊…”

洋:“啊啊…”...

洋:“小矮子…怎么了?”

瑶::“无事……”

洋:“小矮子……我错了…”

瑶:“没事……”

洋:“小矮子……我……”

曦:“阿洋……”

洋:“……”

洋:“什么…曦臣哥……”

湛:“兄长……我……”

曦:“无事……😞”

湛:“嗯…多谢……”/冷

                    放学

洋:“拜拜…小矮子”

坏人:“哈哈哈……”

洋:“救命啊…”

洋:“啊啊…”/被划伤

坏人跑了

曦:“阿洋!!!你怎么样啊?😩”

洋:“我……”/晕

曦公主抱起来洋送医院去了

曦:“阿洋,我喜欢你啊……对不起……阿洋”

洋:“曦臣,你说的是真的吗?”/激动

曦:“嗯……”/担心

洋:“我答应你……”/激动

曦:“谢谢…”/激动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一集:小矮子,你在哪?

金光瑶:“成美啊,醒来了!”

薛洋:“哎…小矮砸??”

金光瑶 :“……”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金光瑶心想:好可爱啊…成美~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上学了…”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呜呜……😭小矮砸~”

金光瑶:“……”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

薛洋:“呜呜…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啊…小成美…!”

薛洋:“抱抱…小矮砸~”

金光瑶:“好…起来上学了…成美…”

薛洋:“呜呜…不……不要😭小矮砸~”

金光瑶:“……”

薛洋:“呜呜呜,小矮砸,你在...

金光瑶:“成美啊,醒来了!”

薛洋:“哎…小矮砸??”

金光瑶 :“……”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金光瑶心想:好可爱啊…成美~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上学了…”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呜呜……😭小矮砸~”

金光瑶:“……”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

薛洋:“呜呜…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啊…小成美…!”

薛洋:“抱抱…小矮砸~”

金光瑶:“好…起来上学了…成美…”

薛洋:“呜呜…不……不要😭小矮砸~”

金光瑶:“……”

薛洋:“呜呜呜,小矮砸,你在哪?”

金光瑶:“我啊……在9年1班…你在8年2班!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二集:你好!同学!

故事开始:

曦:“对不起…薛公子!”

洋:“对不起…蓝涣…”

瑶:“阿洋,走了!”

洋:“对不…对不起啊蓝涣…”薛洋和金光瑶走了

                                薛洋的教室:

洋:“你们好!我叫薛洋!”

真:你好!我叫欧阳子真!”...

故事开始:

曦:“对不起…薛公子!”

洋:“对不起…蓝涣…”

瑶:“阿洋,走了!”

洋:“对不…对不起啊蓝涣…”薛洋和金光瑶走了

                                薛洋的教室:

洋:“你们好!我叫薛洋!”

真:你好!我叫欧阳子真!”

瑶:“金光瑶……”

岚:“……”“宋岚…子琛!”

洋:“宋岚???宋山风!哈哈哈哈”

岚:“……”

岚:“滚……”

星:“好了好了子琛!😊!”

洋:“你好!道长!”

星:“嗯?道长?我叫晓星尘…”

瑶:“阿洋……”

洋:“哦!小矮子!”

瑶:“……滚……”金光瑶转身走了

洋:“哎…小矮子…”

聂:“哎…光瑶啊,别跑了…”

瑶:“……”

洋:“你们好!同学们好呀!同学们好!😊”

未完待续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一集:蓝曦臣,你好!

人物介绍:

曦薛、宋晓、羡湛、聂瑶、追陵、桑仪

故事开始:

瑶:“成美,起来了…上学了…”

洋:“……”

瑶:“起来了…😠”

洋:“好好好…”

                        学校

洋:“啊…呼…小矮子…”

瑶:“我不矮………”

洋:“哦?你几?”

瑶:“150!”

洋:“180!”

瑶:“……”

曦:“这位薛公...

人物介绍:

曦薛、宋晓、羡湛、聂瑶、追陵、桑仪

故事开始:

瑶:“成美,起来了…上学了…”

洋:“……”

瑶:“起来了…😠”

洋:“好好好…”

                        学校

洋:“啊…呼…小矮子…”

瑶:“我不矮………”

洋:“哦?你几?”

瑶:“150!”

洋:“180!”

瑶:“……”

曦:“这位薛公子,你已经迟到了…”

洋:“你是谁啊?”

曦:“我叫蓝涣!     蓝曦臣!

洋:“你好啊…蓝曦臣!!”

未完待续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二集

1.「宋薛」:

宋岚在想:阿洋…为何不回来?

薛洋就在宋岚的旁边可是,宋子琛看不见薛洋

薛洋:“宋山风!!!我在你旁边!!!”薛洋很是生气因为宋岚来看不见他!!!!薛洋走了!这时宋岚抓住了薛洋!说:“你回来了…阿洋…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嘻嘻”宋岚笑嘻嘻的说着就把薛洋搂在怀里!笑了一会儿薛洋:“宋道长…?你看见我了??!!”:“嗯我看见了!”薛洋以为宋岚一后都看不见他了呢!

2.「双鬼道:魏薛」:

魏无羡:“小流氓,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其实,薛洋就在他旁边啊!可是,魏无羡就是看不见薛洋!:“魏前辈…对不起…你看不见我了啊…😭对不起魏前辈!”魏无羡:“阿洋…小流氓…😭你...

1.「宋薛」:

宋岚在想:阿洋…为何不回来?

薛洋就在宋岚的旁边可是,宋子琛看不见薛洋

薛洋:“宋山风!!!我在你旁边!!!”薛洋很是生气因为宋岚来看不见他!!!!薛洋走了!这时宋岚抓住了薛洋!说:“你回来了…阿洋…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嘻嘻”宋岚笑嘻嘻的说着就把薛洋搂在怀里!笑了一会儿薛洋:“宋道长…?你看见我了??!!”:“嗯我看见了!”薛洋以为宋岚一后都看不见他了呢!

2.「双鬼道:魏薛」:

魏无羡:“小流氓,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其实,薛洋就在他旁边啊!可是,魏无羡就是看不见薛洋!:“魏前辈…对不起…你看不见我了啊…😭对不起魏前辈!”魏无羡:“阿洋…小流氓…😭你在哪?”魏无羡难过的抱住双腿…哭了…:“啊…小流氓…我错了…😭你回来吧!小流氓!”薛洋要走时…魏无羡看见他了…抱住了薛洋!:“小流氓…我喜欢你啊你不能再不见了…”:“我知道了魏前辈!!”

3.「晓薛」:

晓星尘:阿洋,你回来吧!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对不起阿洋…”

:“晓星尘你不配…你骗我说你不会喜欢我的…😖”薛洋委屈了…也不知道怎么的晓星尘不说话了沉默了:“阿洋,你回来啊…我想你阿洋…”薛洋走了…晓星尘看见他了…抱住他了…说:“阿洋,你回来了😭!”

4.「曦薛」:

蓝曦臣:阿洋…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对不起…阿洋”薛洋就在他旁边…他也看见薛洋了也只能哭了:“蓝曦臣你不配…你骗我说你不会喜欢我的…😖”薛洋努力的大喊着…😭哭了…蓝曦臣也哭了😭…薛洋走了蓝曦臣也看见他了抱住他说:“我错了…对不起…”

未完待续

羡殇(高考暂退)

all薛洋 第五世(3)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金光瑶今天有事提前出去了,只留薛洋一个人在家,他在家待着无非是吃了睡,睡了吃,现在条件艰苦,什么玩的都没有,要不是知道那几个人正在到处寻他,金光瑶这样是为了掩人耳目,不得已而为之的,薛洋肯定把他的所有增高垫都扔了,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他薛爷爷的厉害。

正当他躺在床上,两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心里正在盘算着今后该怎么办,突然觉得心头一梗,一口鲜血喷出,薛洋死死的用手捂住,血却顺着指缝流出,源源不断的,仿佛要把他浑身的血液抽干一...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金光瑶今天有事提前出去了,只留薛洋一个人在家,他在家待着无非是吃了睡,睡了吃,现在条件艰苦,什么玩的都没有,要不是知道那几个人正在到处寻他,金光瑶这样是为了掩人耳目,不得已而为之的,薛洋肯定把他的所有增高垫都扔了,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他薛爷爷的厉害。

正当他躺在床上,两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心里正在盘算着今后该怎么办,突然觉得心头一梗,一口鲜血喷出,薛洋死死的用手捂住,血却顺着指缝流出,源源不断的,仿佛要把他浑身的血液抽干一般。

薛洋忍痛,强扯出一个笑容,“小矮子,你快点回来……不然,你薛爷爷要失血过多了死了……”又是连着几次咳嗽,猛烈的几乎要把薛洋的肺给咳出来。

“妈的,这阵法真他妈的折磨人,就不在一块5个小时,就他妈折磨老子。”

虚空之中,女子坐在座上,咯咯的笑着“阿洋,你可得快点让阿瑶回来啊,不然……嘿嘿……”

薛洋似乎是听见了,狠狠地向女子所在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呸”的一声,吐出一口带血的痰,嘴里嘟嘟囔囔的骂着,可是他却只能挣扎至此了,他没有办法让金光瑶快点回来,也没办法快速的赶到金光瑶身边,只能期望这小矮子能早点发现他的异常……

就在薛洋昏死前,他隐隐约约,迷迷糊糊的看到一抹紫色的身影,那人从嘴里狠狠地挤出了两个字。

“薛,洋……”

江澄望着怀里抱着的人儿,阴翳的笑了两声,一点不像当初莲花坞的飘飘少年郎,周身黑气缭绕整个人透着邪气。

他身边站着魏无羡,魏无羡挑了挑眉,“师弟,你不会是想独吞吧……呵呵……”嘴里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魏无羡弯下腰,咬上薛洋的唇,用上了狠劲,娇嫩的唇那受过这种虐待,红肿的露出了血色,魏无羡离开时,唇还依依不舍的拉出了银丝,诱人极了。

江澄看着魏无羡,青筋微微爆起,整个人都处在狂暴的边缘,“师弟,薛洋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可惜啊,啧啧,你还没尝过。”

在江澄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魏无羡很识趣的走了,他挥挥手,然后仰天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笑声,带着残忍与快意。

女子一身白衣,坐在座上,在众人看不见的虚空之处,惋惜的叹了口气,她无聊的撑着腮,“哎,是时候给这场游戏加点料了,晓道长,你可要承受的住啊……嘿嘿”

老鸽子

【all薛】别砸了,赔不起了啊

[羡薛]

孟婆看着几百年不变,依旧坚守在彼岸花旁的魏无羡,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先是端了碗孟婆汤,然后就慢悠悠地向魏无羡走去。


“孩子,别等了,十恶不赦的人早就已经入了十八层地狱了,是不入轮回的,你还是赶紧喝了孟婆汤去投胎转世吧。”


魏无羡摇了一下头,认真而又天真的说:“我答应过他会一直等着他的,要是我走了,他下辈子不跟我好了怎么办?”


[晓薛]

“晓丞相,您怎么突然间来边域了。”副将看到晓星尘的时候脸上出现了有些微愣的表情,但很快就调整好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晓星尘后,才出声喊道。


“张副将...




[羡薛]

孟婆看着几百年不变,依旧坚守在彼岸花旁的魏无羡,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先是端了碗孟婆汤,然后就慢悠悠地向魏无羡走去。

 

“孩子,别等了,十恶不赦的人早就已经入了十八层地狱了,是不入轮回的,你还是赶紧喝了孟婆汤去投胎转世吧。”

 

魏无羡摇了一下头,认真而又天真的说:“我答应过他会一直等着他的,要是我走了,他下辈子不跟我好了怎么办?”

 


 

[晓薛]

“晓丞相,您怎么突然间来边域了。”副将看到晓星尘的时候脸上出现了有些微愣的表情,但很快就调整好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晓星尘后,才出声喊道。

 

“张副将。”晓星尘看到他时,有些惊喜,他在军营里没有几个认识的人,还在想着该怎么办才好呢,“张副将,你们的薛元帅呢?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

 

听到晓星尘的话,副将有些犹豫,目光不断躲闪着,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像是不管不顾了一样,眼一闭,说道:“元帅他战死了!”

 

晓星尘的表情空了一瞬,随后强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我们可就要成亲了啊…”

 

 


[湛薛]

又是一年的清明。天下着小雨,蓝忘机撑着一把伞,一步步的走向了那个他闭着眼都能来到的地方。

 

他把伞撑到了石碑的上方,然后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用手指描绘着碑上的名字——薛洋。

 

旁边的同为扫墓的小姑娘看到后,转头问自己旁边年老的人:“奶奶,这个哥哥在干什么啊?他要是来扫墓的吗?”

 

老人温和的看着小姑娘,“是的,哥哥也是来扫墓的,那里躺着他的爱人。”

 

“三年前,他的爱人拿着一把降(xiang)灾剑和一条抹额上战场了,后来,回来的只有一把降(jiang)灾剑。”

 

 


[曦薛]

深山中的一个小山谷里,一位身穿喜服的俊美男人坐在竹椅上,手上摸着另一件喜服,神情中满是怀念。

 

“洋洋,我好想你,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都不来梦里见我了,不过你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打消掉去找你的想法的。”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因为你说过不要让我早点去找你,所以我晚了五年,但我是真的不想再晚了,我心悦你,也想见你,做不到再活着守着你的遗物度日了。”

 

“所以。”蓝曦臣笑着,拿起石桌上的一个有水的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杯子从他的手中落下,他紧紧的抱着薛洋穿过的喜服,“洋洋,你会在奈何桥等我的吧,你一定会…等我…的…”对吧…

 


 

[澄薛]

江澄走在街上,眼神里满是茫然,要说曾经还有个盼头的话,那现在,他是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他的心上人没了,再找不到了。他好不容易遇上个喜欢的人,命运却如此的玩弄于他。

 

恍惚间江澄好像看见薛洋从自己身边走过,他本能的伸手去拉,拉住的却是个陌生男子。

 

“抱,抱歉,我认错人了。”

 

“没事。”

 

江澄转过身来看着天,嘴里喃喃说道:“年年如往昔,岁岁君不归。”他也归不了了…

 


 

[宋薛]

宋岚做了个梦,他自己非常清楚这就是个梦,不然他不会有机会能再见到那个人。

 

“山风,你在哪干什么呢?我这么久没回来,你都不来拥抱我的吗?”站在宋岚不远处的虎牙少年郎挑着眉,高傲的说。

 

宋岚没说话,跑上前将少年紧紧拥入怀里,也只有这时,宋岚才莫名有了一丝的真实感。

 

“你来,你来接我了吗?”

 

“嗯哼,我来接你了,所以要不要跟我走?”

 

“求之不得。”

 

 


[凌薛]

“师傅,这个香真的可以让金公子见到他失踪的爱人在哪里吗?”一个小道士眼巴巴的看着躺在床上睡着的金凌,好奇的问。

 

旁边一个看起来颇有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回答:“那是当然,本道一出手就没有不成功的。”

 

“哇哦,师傅好厉害!”

 

二人说话间,金凌从床上醒来,低头不语。

 

“金公子,你怎么样了?”

 

金凌抬头看着老道士,神情恍惚,“我见到他了,他现在…在阴曹地府,他已经…去世了…”

 

 


[瑶薛]

“唰”长剑破风的声音不断传来。

 

坐在窗边读书的金光瑶抬起头向窗外看去,一男子拿着把长剑在梨花中舞着。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极美。

 

男子察觉到金光瑶的视线后,便停了下来,微微一笑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金光瑶心里一动,抬起手来就想要抓住他,下一瞬,他的眼前就只剩下了梨花,什么也没有了。

 

金光瑶微微愣住了,随后把手收回捂着胸口,苦笑道:“薛洋啊…”

 

 

 

 

 

 





 

 

 

拍完最后一幕羡薛篇后,魏无羡就忍不住了,伸出罪恶的小手,“啪”的一声,他面前的彼岸花盆就摔碎了。

 

“魏无羡!你干什么呢?!”聂怀桑崩溃的喊道,“这可是我租的!是要还的啊!”

 

“租的?”金光瑶冒出了头,“怀桑,你什么时候这么穷了?”

 

“请你们的费用已经花了我的老底了,这些东西不得能省就省么。”

 

“哦~原来如此啊。”魏无羡诡异的一笑,然后再接再厉,又推摔碎了几盆花。

 

其他几人也都过来帮忙了,边摔着,边在那喊:“让你闲的没事拍虐的,小甜饼它不香吗?”

 

羡殇(高考暂退)

all薛洋第五世(2)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小薛洋在金光瑶的身边待的这段时间,是薛洋为数不多欢乐的时间,没有悲痛,没有折磨,只有他的瑶瑶哥哥一直陪着他。


日子平稳而静谧,而这安生日子,也有被打破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蓝曦臣一次失误,让蓝忘机进了寒室,看到了那把出鞘的剑。


“兄长。”蓝忘机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可蓝曦臣还是没有错过他眼中的那一抹不满。他的弟弟,对他这个哥哥起了疑心...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小薛洋在金光瑶的身边待的这段时间,是薛洋为数不多欢乐的时间,没有悲痛,没有折磨,只有他的瑶瑶哥哥一直陪着他。



日子平稳而静谧,而这安生日子,也有被打破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蓝曦臣一次失误,让蓝忘机进了寒室,看到了那把出鞘的剑。



“兄长。”蓝忘机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可蓝曦臣还是没有错过他眼中的那一抹不满。他的弟弟,对他这个哥哥起了疑心。而一股无名的惶恐在蓝曦臣心中升起,那个曾经困扰过他们无数次的问题,为什么他们会长生不老呢?这个答案在蓝曦臣的心里,逐渐有了雏形,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了。



“瑶瑶哥哥,你为什么不陪我玩了!”薛洋眯了眯眼,用那种甜腻腻的声线叫着,然后他成功的收获了一个壕无人性的金大宗主的一个鄙视“有空整这些有的没的,你倒不如想想怎么逃命更重要。”是的,薛洋这一世恢复记忆了,在他18岁那年。



薛洋18岁那天,度过了他这一世最疯狂,最缠绵的一夜,他们疯狂的做(做作业)爱,亲吻,相拥,让自己彻底沉沦在这一场荒唐的情欲当中,金光瑶给薛洋灌了不少酒,在酒迷人醉的时候,薛洋吐露了不少秘密,比如,那个可笑之至的失误,还有那个心瞎眼盲的人。




“成美,我爱你……放弃他,好吗?”金光瑶掏出来他藏在心里的那句我爱你,可惜薛洋在一片混乱中昏昏睡去,并没有听到。




“小矮子!你一天不拿他们膈应我,会死啊!”薛洋冲金光瑶翻了个白眼,语气里满满的,这帮傻x我才不要听到呢!




金光瑶无奈,“成美,你且住嘴。”他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少年,心里微微一疼,本是桀骜少年郎,何苦为一人而困于牢笼中。




薛洋,你可悔……




——————




“蓝宗主,你这是为何?”魏无羡吊儿郎当的倚在椅子一边的扶手上,双腿搭在另一边的扶手上,笑盈盈的转着笛子。江澄冲他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




“不为何。”蓝曦臣温和的笑了笑,只求问心无愧,只求不要再负了他的三弟。




“兄长……”蓝忘机淡淡的看着蓝曦臣,从他手里接过了降灾,终是无言。




“这一世,我总该能,好好和薛洋见个面吧。”江澄哪管他们之间的相对无言,目光扫过周围的几个人,满是不耐烦之意。


——




严重黑化警告,不喜勿喷




关于洋洋和瑶瑶快乐的在一起的这个问题啊,我慎重的考虑过了,应该,是可以的。

羡殇(高考暂退)

all薛洋第五世(1)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瑶瑶哥哥……看,糖葫芦!”小薛洋背着手,甜甜的笑着,小虎牙若隐若现,红通通的脸庞,带着些许稚嫩,幼稚的面孔,恰似初见他时。


“你,想报仇吗?”


“想!”


……


“以后,你就叫成美了!”


“好,知道啦,瑶,瑶,哥,哥,嘻嘻。”


……


“成美,下次惹事莫要再穿金星雪浪袍。”


“小矮子,老子...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瑶瑶哥哥……看,糖葫芦!”小薛洋背着手,甜甜的笑着,小虎牙若隐若现,红通通的脸庞,带着些许稚嫩,幼稚的面孔,恰似初见他时。


“你,想报仇吗?”


“想!”


……


“以后,你就叫成美了!”


“好,知道啦,瑶,瑶,哥,哥,嘻嘻。”


……


“成美,下次惹事莫要再穿金星雪浪袍。”


“小矮子,老子名叫薛日天,别叫我成美。娘里娘气的”


那时,他们还是少年,薛洋的脸上,还没有那么多苦涩,还是那样的桀骜不驯,那般张扬……


“唔,瑶,瑶瑶哥哥,不喜欢糖葫芦吗?”小薛洋扯了扯他的衣角,水汪汪的眼里含上水雾,嘟起小嘴“不要不理洋洋嘛……”


这世,金光瑶找到薛洋的时间很早,他把他养在身边,似乎回到了当初一般,降灾也很配合的没有出现,以至于薛洋还可以如此快乐的活着。


金光瑶微微的皱了皱眉,成美,你到底做了什么,到底,拿什么去赌了……晓星尘,那么重要吗?重要到,你可以为了他放弃你的一切?还有……我。


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啊,早就察觉了呢,从薛洋第一次死亡开始,从他第一次,哭喊开始。


薛洋,薛成美,十恶不赦,降灾人世……


呵,他的成美,不过就是一个得不到糖的孩子,一个拥有了不该拥有期待的孩子。


“瑶瑶哥哥,你理理我嘛……真的不理我吗……”小薛洋扯着他的衣角,那样子看上去好不可怜,软萌软萌的触到金光瑶心底的柔软


“洋洋,乖,瑶瑶哥哥会一直都在你身边的。”金光瑶抱起薛洋,眉眼,是淡淡的愁。


“嗯嗯,洋洋也会一直陪着瑶瑶哥哥哒,嘻嘻。”只属于少年的那种甜腻腻的声线,让金光瑶微微一愣,他,早就不是当初的薛洋了,他的成美,早就不是原来的成美了……


薛洋似乎没发现什么,甜甜的揽住他的脖子,薛洋晃了晃头,“瑶瑶哥哥,糖,糖葫芦……”小薛洋咽了咽口水,眼巴巴的盯着身后的糖葫芦摊,好可惜……


金光瑶自是懂薛洋的,不管他如何变,就如同,他们初见他一眼便看出他的野心,他的不甘。即使这个人为了晓星尘已经变了太多,太多……


“成美乖,这里车太多了,我一会带你去糖水铺,好不好?”金光瑶随即笑了笑,这个小家伙不是在自己怀里嘛,有什么担心的,也不能让小家伙知道。


————姑苏


蓝曦臣脸上,含着淡淡的愁,“泽芜君,无需多言……”


阿瑶……三弟……蓝曦臣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居然把伤害阿瑶的事做的这么理所当然,真的是,真的是……呵……


微微的失神,“兄长……”蓝忘机缓步踏静室,一如既往的冷。


“啊?是忘机啊。”淡淡的颔首,为蓝忘机沏上一杯茶微笑。


“薛洋,有消息了吗?”蓝忘机一向不善言辞,没有过多的表达,只是看了看旁边挂着的降灾皱了皱眉。


一百年了,还没有转世吗?


“不知,只是这降灾剑,确实无所反应。”蓝曦臣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也望着降灾。


罢了,如果阿瑶想护着薛洋,帮他一次,倒也不是不可。


阿瑶,算二哥还你的,你带着那薛成美走的越远越好,最好,这辈子,下辈子,我们都找不到……


阿瑶,二哥对不起你……害……


——


严重黑化警告,不喜勿喷







羡殇(高考暂退)

all薛洋第肆世(完)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金光瑶到的时候,屋子里只剩降灾一人,好看的眸子里溢满了悲伤,随后跟来的是江澄和蓝曦臣,江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眸子犀利的望着他,淡淡开口“敛芳尊,这是怎么回事呢?嗯?”


金光瑶回头,淡淡的望着他“不知……”


在另一边,宅子的那头,魏无羡和蓝忘机站在薛洋面前,避尘的剑光,晃了他的眸,薛洋凄惨一笑,呐,小矮子我这次,不给你闯...

雷魔道勿进




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小学生文笔




晓薛,恶友,双鬼道,宋薛,澄薛,湛薛,涣薛,宁薛,降薛,all薛洋




本人文笔渣,不会写肉,




各位读者太太见谅




——


金光瑶到的时候,屋子里只剩降灾一人,好看的眸子里溢满了悲伤,随后跟来的是江澄和蓝曦臣,江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眸子犀利的望着他,淡淡开口“敛芳尊,这是怎么回事呢?嗯?”


金光瑶回头,淡淡的望着他“不知……”


在另一边,宅子的那头,魏无羡和蓝忘机站在薛洋面前,避尘的剑光,晃了他的眸,薛洋凄惨一笑,呐,小矮子我这次,不给你闯祸了……


他们二人心知肚明,就算薛洋逃出去,金光瑶的下场,只会比从前更加艰难,不止是不得超生,怕是连魂魄都不剩,心有灵犀一般,他们都选择了沉默不语……


金光瑶抬头,微微的歪了歪头,一副懊恼的样子,无辜的很,轻轻的笑了笑“江宗主,人呢?”一个挑眉,带着与薛洋三分相识的邪魅,那笑,晃了江澄的眼,手中的三毒微微一顿


“不应该问金宗主你吗?薛洋呢?!”江澄的声音提高,带着冷冽,在他身旁的蓝曦臣温和的眸中带着不忍和痛惜“阿瑶你……”随即摇了摇头,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多可笑啊,重来一次,蓝曦臣还是不相信自己呢,一抹讥讽,一抹了然这便是全部的态度……


“二哥,你又要捅我一剑吗?又要,不信我一次吗?”


金光瑶眼里满是疲惫,带着绝望,成美啊,成美,真是的栽在你手里了,这次,居然要再次骗自己的二哥,真是的,讽刺啊,明明说是,再不能骗他的啊……


————


“啧,怎么,杀了我吗?杀了我,你们又要等我一百年!”薛洋戏谑的笑着,他掐好了时间,确实,这么多世每一次的出现,不多不少,刚好让他们等了一百年,薛洋似是恶趣味一般,轻轻的靠近避尘,刺破了他的衣料。露出洁白的肌肤“薛洋,你该死。”


蓝忘机还是一如既往的少言,此时却满是戾气,透着不同于正道的冷冽,蓝忘机身上的气息居然和当初薛洋身上的戾气有几分相似,薛洋舔了舔好自己的小虎牙,砸了砸嘴,似乎是回味嘴里许久不见得血腥味,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呐,有意思吗?你们?”轻轻的侧了侧身,似是未卜先知一般躲开了宋岚的突袭,却结结实实的落入另一个怀抱,那人身上那股淡淡的檀木香气,让他微微的有些楞,道长啊……“薛洋,我抓住你了……”晓星尘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只是,薛洋再不是那个少年,“呐,真是无趣呢……你们……”微微低垂的眉眼,带着淡淡的悲伤,晓星尘,你还是不懂啊……


他们不懂,我不怪,但是,你不可以不懂啊……


“晓道长,先行一步,嘿嘿。”薛洋笑的灿烂,抽出霜华,刺入自己的心口,一口鲜血喷出,笑,僵在脸上,呐,晓道长,累你一世,我拿了这么多世来还了……


下一世,对我好一点吧,毕竟,我能陪你的时间不多啦,至于魏无羡他们,他们可能是被不小心拖进来的吧……可能,是你不喜欢和我单独在一起吧……


晓星尘道长,你要是再不对我好,我就不要你啦……


薛洋的棱角,被他的温柔磨平,被他的狠厉带走,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是我年幼时的欢喜,哈,也只是曾经啦……


薛洋就那么倒下,没有一个人去扶,那四个人只是淡淡的,淡淡的……


晓星尘不着痕迹的退后两步,似是怕他的鲜血溅到他的道袍上。


宋岚拿起霜华,淡淡的拿手帕擦了擦血迹,随即手帕便被丢到一边,“星尘,你的剑”“多谢子琛了……”


蓝忘机淡淡的收回了避尘,转身离开,没有在多看一眼,甚至没有一丝施舍。


魏无羡还是吊儿郎当的笑着,转着陈情,“还是送去乱葬岗?”见没人答复,便使唤下人“扔去乱葬岗,再给我置办一出新房,这里晦气……”


江澄那边,降灾人形的消失,让金光瑶一愣,“看吧,人没跑,我在这,不怪我吧……”看似无事的笑笑,里面包含了无限的心酸,成美……你是不是傻啊……


江澄愤愤离去,而蓝曦臣“三弟我……”有些担忧的望了他一眼“泽芜君,无需多言……”淡淡的拿起降灾,转身离开……


二哥,无需多言……


薛洋死了,连尸体都没留下,只留一个金光瑶,夜夜擦拭这降灾……


“薛……洋……”


——


严重黑化警告,不喜勿喷





琉沐晴

恋还是念

经过了蓝家一阵子若有若无的吃醋味的小闹剧后,迎来了新的一场“游戏大战”。


蓝家作为最有雅正的家族自是不会参加,但,洋洋是在太可爱啦,这这这……叔父,你晚上看一看月亮,像不像您吃的急效救心丸……


蓝家子弟早上嗅到老浓的醋味,本想在吃饭时看看是不是饭菜……好吧,没有。


蓝家那犹如草根的饭菜,略带苦味,其美名曰“养生”,除了蓝家人以外,还真没多少人能忍受那饭菜,更别提薛洋了,这不,看洋洋看着饭菜的眼神……他正表示着“我拒绝!”


“洋洋为何不吃?”蓝大哥作为大哥一样“贴心”的问候,实质上“我就是想和洋洋多聊聊,嘿嘿嘿”的心理的问候。


“我我……我……”洋洋我了半天也没说出...

经过了蓝家一阵子若有若无的吃醋味的小闹剧后,迎来了新的一场“游戏大战”。


蓝家作为最有雅正的家族自是不会参加,但,洋洋是在太可爱啦,这这这……叔父,你晚上看一看月亮,像不像您吃的急效救心丸……


蓝家子弟早上嗅到老浓的醋味,本想在吃饭时看看是不是饭菜……好吧,没有。


蓝家那犹如草根的饭菜,略带苦味,其美名曰“养生”,除了蓝家人以外,还真没多少人能忍受那饭菜,更别提薛洋了,这不,看洋洋看着饭菜的眼神……他正表示着“我拒绝!”


“洋洋为何不吃?”蓝大哥作为大哥一样“贴心”的问候,实质上“我就是想和洋洋多聊聊,嘿嘿嘿”的心理的问候。


“我我……我……”洋洋我了半天也没说出理由,金光瑶也离开了,自己唯一的救星走了。


呜呜呜呜,瑶咪,洋洋想肥家,呜呜呜……


正在处理公务的金光瑶打了个喷嚏,谁…在骂我?


洋洋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筷子,脸上写着大大的委屈,蓝曦臣看着忍俊不禁。洋洋也只是瞪了一眼,闷头吃饭。


“江澄,你看小绵羊吃了,他会不会毒死啊?”魏无羡看着可爱的洋洋,看着他面色铁青地吃着饭,实在……额…可怜……


洋洋快速吃完饭,左看看,右望望,没人注意,开吃!


聂怀桑不知道这小家伙又要干啥,但当他拿出一包用油纸包着的桂花糕,笑了,怎么久了,还是会耍些小心机啊……


“小家伙”把头低到与桌子一般高,把点心迅速的塞进了嘴里,又把头抬了起来,自以为没人发现,但是,魏无羡等人还是看见了。


以下是各位的心理:


“卧槽!这TM太可爱了吧!”激动的魏无羡


“咳……才才不可爱……”傲娇的江澄


“怪不得不吃,原来是太苦了……”才觉悟的蓝曦臣。


“阿洋爱吃甜的……”默默关注的汪叽。


“咳,聂怀桑不要再看了!”强行逼自己转移视线的怀桑


“啊啊啊啊!我要出生!”小辈们的呐喊


“唔……太可耐啦!”温宁等人的感叹。


而本人却在


“好次好次”可爱的像个仓鼠的洋洋。

墨云寒

更文

        抱歉,我现在正在幼儿园上班,当实习老师,有点忙,过年尽量更文,阿巴阿巴

        抱歉,我现在正在幼儿园上班,当实习老师,有点忙,过年尽量更文,阿巴阿巴

白雩

离家出走?

hi!老子是你的薛爷爷,也就是十恶不赦的夔州小霸王  

今天,本人离家出走了 。

哈?为啥?

还不是因为家里那几个小受太烦人了。。

嗯, 莫名有点慌 …好吧!

说真的,他们几个真的很闲人 

特别是魏无羡那个老流氓 ,整天想着那种事,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你知道吗?我们就一起下水摘个莲蓬他都可以顺便占我便宜。 

而且他还抢老子的糖,他又不是小孩子!!

还吃糖,连怼天怼地的蓝景仪都不和我抢。 

哼,谈起蓝景仪…

你tm知道那仨小屁孩有多讨厌吗?

精力一个比一个旺盛,一个比一个腹黑! ...


hi!老子是你的薛爷爷,也就是十恶不赦的夔州小霸王  

今天,本人离家出走了 。

哈?为啥?

还不是因为家里那几个小受太烦人了。。

嗯, 莫名有点慌 …好吧!

说真的,他们几个真的很闲人 

特别是魏无羡那个老流氓 ,整天想着那种事,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你知道吗?我们就一起下水摘个莲蓬他都可以顺便占我便宜。 

而且他还抢老子的糖,他又不是小孩子!!

还吃糖,连怼天怼地的蓝景仪都不和我抢。 

哼,谈起蓝景仪…

你tm知道那仨小屁孩有多讨厌吗?

精力一个比一个旺盛,一个比一个腹黑! 那金凌还是个傲娇!

他知不知道自己把自己的两个舅舅和小叔叔给绿了! 

等等,老子被一家两代人给上了!

这么神奇吗!

 咳,跑题了 

再来谈谈那个蓝氏双壁,一个死面瘫比宋山风还讨厌,跟他说个啥他都只问答几个字,TM多说几个字会死吗!!

 还有他哥哥,整一白切黑,世人还夸他温柔如玉世家第一公子,tm世人就是瞎就因该把他们剜眼割舌然后练成凶尸!他在床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特别是那个金光瑶,就一个长得娘唧唧的矮子,还叫老子成美,成你大爷的美!! 

他还往老子糖里放春他还往老子糖里放春药!!!

迟早有一天,老子要偷光他所有增高鞋垫!!!!! 

哼,气死老子了 还是我道长最好,每天都给我糖,

不像宋山风,整天板着脸让我少知糖,会有蛀牙…

小爷我这么大人啦还要他管,还凌霜傲雪,真不知道道长怎么会和那种人做朋友… 说了这么久,好想道长啊……


 魏无羡:小流氓,你就只想小师叔吗?嘤嘤嘤,羡羡好伤心啊!

 薛洋:你们怎么… 

蓝景仪:从你走的时侯,我们就一真跟着你啊! 金光瑶:没想到我们在成美心中是这样的! 

宋岚: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我是哪种人?

江澄:再乱跑退给你打断!

薛洋:我错了。。

众攻:天天

墨云寒

[ALL薛]梦归(二)

   与此同时,金光瑶告诉蓝曦臣薛洋在云深不知处内,蓝曦臣便回去了。


        蓝曦臣回到云深不知处,便来到静室,薛洋看见了蓝曦臣道:“你怎么在这里”。蓝忘机回来了看到了蓝曦臣道:“兄长,你怎么来了”。蓝曦臣看着蓝忘机道:“是阿瑶叫我照顾好洋洋,怕洋洋闯祸”。...


   与此同时,金光瑶告诉蓝曦臣薛洋在云深不知处内,蓝曦臣便回去了。


       


        蓝曦臣回到云深不知处,便来到静室,薛洋看见了蓝曦臣道:“你怎么在这里”。蓝忘机回来了看到了蓝曦臣道:“兄长,你怎么来了”。蓝曦臣看着蓝忘机道:“是阿瑶叫我照顾好洋洋,怕洋洋闯祸”。


      


        薛洋看着蓝忘机道:“曦臣,那个人是谁呀”。蓝曦臣看着薛洋道:“是我的弟弟 ,你叫他忘机吧,我还记得你救了他”。薛洋想起来了看见蓝曦臣苦笑道:“是他呀,曦臣,我没这么傻呀,我怎么会叫杀我的人这么亲密”。


         


           蓝曦臣上前伸手,手直接从薛洋身上穿过去,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沉声道:“忘机,出去一下”。蓝曦臣看着蓝忘机道:“你是为了救魏婴吧”。蓝忘机点头,蓝曦臣看着蓝忘机道:“我将薛洋带回寒室”。蓝忘机看着蓝曦臣道:“不行”。蓝曦臣只好让他,两人回去后发现薛洋不见了。


          


           薛洋看到了蓝思追,蓝思追看到薛洋心想薛洋,怎么在这里,不是在含光君的静室吗。薛洋听到有人喊扭头看到蓝景仪身后的凶尸。


         


           薛洋看着凶尸从自己身上穿过去,薛洋心想他们行不,有个凶尸向蓝思追飞去,薛洋心想不管了,薛洋亲上蓝思追,过了一会将蓝思追丢开,抽出降灾向凶尸冲去,不一会,凶尸全死了。


       


           蓝忘机和蓝曦臣看到刚才那一幕脸黑了,心里特别不舒服,心想洋洋亲别人了。

白雩

巫师

    薛洋,一个巫师。

    一个即将被烧死的巫师。

    当然,一个会魔法的巫师怎么会​被普通人抓住呢?

    当然是因为他是个巫师而不是魔法师啦!​


  “晓星尘,你们要我怎样才可以放过我!”​一个被铁链锁住的少年说到,声音沙哑的厉害。

  “放过?洋洋,你可是巫师啊!,怎么可以放一个巫师出去呢?”​一个头发用红色丝带扎住的少年轻笑了一声,...



    薛洋,一个巫师。

    一个即将被烧死的巫师。

    当然,一个会魔法的巫师怎么会​被普通人抓住呢?

    当然是因为他是个巫师而不是魔法师啦!​








  “晓星尘,你们要我怎样才可以放过我!”​一个被铁链锁住的少年说到,声音沙哑的厉害。

  “放过?洋洋,你可是巫师啊!,怎么可以放一个巫师出去呢?”​一个头发用红色丝带扎住的少年轻笑了一声,用手捏住了那个少年的下巴。

  “是啊,成美,巫师是要被活活烧死的呢~”​

  “金光瑶,你也是啊!”​

  “可是成美,我是魔法师啊。巫师和魔法师的区别你比我更加清楚,我没有自己的信仰体系。我是可以杀人的!”​金光瑶微微的笑着,黑暗中显得特别阴森。

  “你,你们……”​薛洋看着面前的人几人,眼中充满了恐惧……“放过我吧,我没有害过人……”

  “呵,那又如何,你现在可是我们手上。”​说着,一鞭子抽在薛洋身上。

  “江澄!”​薛洋咬紧牙冠,不让自己叫出来“唔……”​

  “阿洋,是不是很疼啊~”​蓝曦臣抚摸着薛洋身上的鞭痕“你说你一开始就从了我们不就好了吗?”

  “你们……啊!”​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抽了一鞭子“疼……”

  “如果你现在同意也还来得及。”​一个神情冷漠的男子走了过来。

  “你们混蛋!”​当然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鞭子抽来的声音。

  “好了,别打。”​蓝湛替薛洋挨了一鞭子。

  “呵,蓝湛,你现在来装模作样是不是晚了点?”薛洋笑了一声“老子就是被烧死,也不会和你们做那种事!”让他像一个女人一样雌/伏在他们身下怎么可能!

  “好,很好,薛洋,你逼我们的!”魏无羡说着,拿出钥匙解开了薛洋身上的铁链,将他抱起来。

  “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样?哈哈,薛洋,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薛洋是被他们带大的。

有一天,

他们看见薛洋和一个女巫在一起了。

好想是叫什么箐来着。

他们看到后很生气,于是将那个女巫扔到一群乞丐身边,让那群乞丐对她做那种事情,后来烧死了她。

他们让强迫着薛洋看着这一切发生,却不让他去救她。

薛洋也因此恨上了他们。

于是,在一天晚上,薛洋偷偷的离开了他们,逃走了。

他们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他,

为了让薛洋不离开他们

他们拿走了薛洋那根象征权力和生殖器的魔杖,然后将他锁了起来。

威胁着他说会烧死他



……













     “阿洋……”魏无羡轻轻地唤着薛洋的名字,将薛洋放到床上“阿洋的第一次应该是谁的呢?阿洋自己决“”定好不好?”

     “你们滚开,不要碰我!”薛洋挣扎着想离开。

    “阿洋不乖哦!”晓星尘看着他,然后坐在床上,“想不出来的话,第一个我来好不好?”说着,将手伸向薛洋的私密处“第一次可能会有点疼,阿洋要忍着点哦!”

     魏无羡揉捏着薛洋胸前的红色“洋洋要乖一点哦!”

     “你……你们…”薛洋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情,毕竟从小到大他们都没有教过自己有关性之内的东西……

     江澄看着薛洋这样,自己也忍不住了,于是用手将薛洋扯了过来,将自己的东西伸到薛洋面前“好好舔,牙齿不能碰到。”

     薛洋看着面前的东西,再看看江澄脸上的表情,有些害怕,只能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

     “真乖。”看着薛洋这么听话的样子,江澄揉了揉他的头。

      其他人看着薛洋乖巧的样子,手中的动作也放轻了不少。

     “阿洋,你要是早就这么听我们的话不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吗?”魏无羡停止对薛洋胸前两点的粗暴的蹂躏说到。

     “羡哥哥,好疼……轻点…”薛洋甜腻的嗓音仿佛在勾引着魏无羡。

     “好好好,轻点。”说着凑上去轻轻的用舌头舔着薛洋的乳+晕。

     “星尘哥哥,你慢~啊……慢点嘛~好不好!”晓星尘正用一根手指揉着薛洋最隐秘的地方。

      “好,我轻点 。”晓星尘也放慢了手中的动作。

      “额嗯~啊~”薛洋被看着眼前的东西,感觉有很多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唔…你们欺负我一个~”薛洋装做生气的样子,低下头去。

       “好了,就这一次。”江澄用手将薛洋的头抬起来。

      “那好吧…”薛洋看着面前的东西,将它含在口中。


……



    “嘶——”江澄忽然后退两步“你居然咬我!”

薛洋趁着其他人看向江澄的时候,飞快的从桌子上拿起一个东西指着他们,然后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你们不许过来!”

    “呵,小洋洋,你以为除了你和金光瑶我们就没有人会了吗?”说着,从旁边拿起一根用紫杉、欧洲花楸、山楂树、榛树做成的魔杖“金光瑶的魔杖不在这里,但是我的在啊!”魏无羡笑眯眯走向他,从他颤抖的手上去取过那根只有中指到肘关节的长度的魔杖然后扔到一旁“我有点想把这个差进去呢!”

    “魔鬼,你们全是魔鬼!”薛洋望着他们,眼里的惊恐都快溢出来了。

   “哈,薛洋,我们就是魔鬼,被你亲手推进深渊的魔鬼!”


……



“求你们……放过我吧……额啊~”




“阿洋以前都是叫我们哥哥的…”


“小洋洋好骚…”


“水真多…”


“……”



“放了我吧……”




回来,薛洋还是逃出去了,自燃了。

只给他们留了一封信。








我从没有喜欢过那个女巫,我只是跟她学习巫术而已。当然,我也不会跟你们在一起,我的信仰不允许我这么做。不过我也很喜欢你们,不但不是那种喜欢,因为即使我没有信仰我也不会这样做。我相信这些你们其实都知道,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以前在书上看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很感兴趣,就记下来了



1978年,这13条准则正式成为巫师手册,并编入了美国陆军部手册165号13条,被称为“随军牧师指南”。



1.月亮盈缺和季节变化是生命原始力量的表现,也是自然的节奏,我们拥有的生命力量应该是与此保持一致的。而我们所举行的仪式,正是为了与此保持一致。


2.我们之所以拥有智慧,是因为我们对所处的环境有一种责任。这种责任是:维护生态平衡、对物种进化保持觉悟。我们应该跟自然和谐共处,实现生命的最高价值。


3.每个普通人都拥有巨大的潜能,也就是超自然的力量。这种力量不特属于谁,而属于每一个人。


4.我们认为,宇宙中有两种力量,男性的力量和女性的力量。每个人都有一样的创造力,需要通过男性力量和女性力量的交流来表现。性代表满足,更是生命的象征和载体,是巫术和宗教信仰的源头。


5.我们把外部环境和内心世界都称为精神世界,两者的互动是超自然现象和巫术的基础。它们对我们而言同样重要,都是满足我们需求的必然存在。


6.我们不认可等级制度,但认可和尊重那些乐于跟人们分享智慧、知识的人,以及在领导岗位上充满奉献精神的人。


7.我们所说的巫术是一种世界观和哲学,只是从另一个角度诠释了我们所处的生活而已。


8.真正的巫师不会滥用自己的力量,反而会控制自己的力量,以做到不会在生活中伤害他人,并努力跟自然和睦相处。


9.我们承认在进化过程中生命的意义,并逐渐发现宇宙和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的价值和作用。


10.我们之所以对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报以不满,是因为它们一再强调自己的“唯一性”,否认了其他的信仰和自由,并对异教进行残忍的迫害。


11.作为美国的巫师,我们从不介意传统上遗留下来的关于巫术的各种争论。我们尊重并相信它们存在必然是有意义的。我们只会着眼我们的现在和未来。


12.我们不接受基督教给我们贴的“绝对邪恶”的标签,我们也不像基督教所说的那样崇拜撒旦或其他恶魔。我们不会用巫术来让人痛苦,也不会接受和容忍用排斥异己来达到个人利益的行为。


13.我们所认为的对我们有益的事物,通常只存在于自然中,而且我们也只在自然范围内寻找,不会越界。








老鸽子

【all薛】论攻们如何捕捉醉酒洋

[澄薛]

“薛洋?”

“唔,干嘛~”薛洋迷糊糊的抬起头。

江澄搂住薛洋的腰,“你喝醉了。”

“没有,我的酒量很好的…”

“那我是谁?”

“你,你是…”薛洋摸着江澄的脸仔细看着,“是澄澄。”

“澄澄是你的谁?”

“澄澄是…”薛洋歪着头想了一下,“是我老攻。”


[羡薛]

薛洋在夷陵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好似很舒服的样子。

“洋洋。”

“嗯?叫我干什么?”薛洋抬眼望向坐在对面的魏无羡。

“洋洋,叫老攻。”魏无羡撑着脸,嘴角勾起笑,直勾勾的看着薛洋。

“嗯…不要。”

“为什么?”魏无羡挑了下眉。

“你是谁呀?我为什么要叫你老攻。”薛洋揉了揉眼,天真的问道。...

[澄薛]

“薛洋?”

“唔,干嘛~”薛洋迷糊糊的抬起头。

江澄搂住薛洋的腰,“你喝醉了。”

“没有,我的酒量很好的…”

“那我是谁?”

“你,你是…”薛洋摸着江澄的脸仔细看着,“是澄澄。”

“澄澄是你的谁?”

“澄澄是…”薛洋歪着头想了一下,“是我老攻。”



[羡薛]

薛洋在夷陵喝醉了,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好似很舒服的样子。

“洋洋。”

“嗯?叫我干什么?”薛洋抬眼望向坐在对面的魏无羡。

“洋洋,叫老攻。”魏无羡撑着脸,嘴角勾起笑,直勾勾的看着薛洋。

“嗯…不要。”

“为什么?”魏无羡挑了下眉。

“你是谁呀?我为什么要叫你老攻。”薛洋揉了揉眼,天真的问道。

“哈~我是魏无羡。”

“你是老流氓,那,老攻?”



[湛薛]

静室里的薛洋和蓝忘机在大眼瞪小眼,蓝忘机不说话,薛洋也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对方。

“你,你为什么不说话?要一直看着我呢?”薛洋眨了眨眼睛,好似不解的问。

“可爱。”

“我才不可爱。”

“可爱,萌萌的。”

“不可爱,不萌萌的。”

蓝忘机揺了下头,“我媳妇儿。”言意之下我媳妇,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



[曦薛]

“洋洋,不能在这睡,趴在外面睡觉会着凉的。”蓝曦臣看着死死抱着柱子的薛洋,无奈的说道。

薛洋像是听见了,微微揺了摇头,“…舒服,这里舒服…”

蓝曦臣看着薛洋现在的样子,轻轻的笑了,“洋洋乖,曦臣哥哥身上更舒服,你来曦臣哥哥身上睡好不好?”

薛洋愣住了,像似在思考,“…好吧~曦臣哥哥抱抱。”



[瑶薛]

“成美,你喝醉了的样子真可爱。”金光瑶边说着,边用手捏了捏薛洋的脸。

“放,放开,不舒服。”薛洋拿手反抗着,可惜丝毫没有效果,反而让金光瑶把他整个的抱在了怀里。

“成美乖些,不然一会你可要负责了。”金光瑶搂住在他身上不停乱动的薛洋,轻飘飘的说道。

薛洋安静下来,眨巴眨巴眼睛,“负责什么?怎么负责?”

金光瑶没忍住笑了,“走吧,我让你去体会一下。”



[凌薛]

晚上,金凌看着在床上动来动去的薛洋,皱着眉说:“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

薛洋停下来,静静的看着金凌,嘟了嘟嘴,“你凶我,我不要理你了。”

“我没凶你。”

“你有。”

“没有。”

“有。”

金凌渐渐明白了,喝醉了的薛洋就像一个小朋友,不能凶,只能哄。



[宋薛]

“啦啦啦~”薛洋趴在宋岚的背上唱着小曲儿。

宋岚突然向上托了托薛洋,如愿的换来了薛洋的一声惊呼,“岚岚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

“那你为什么突然吓我。”

“我吓你了吗?好了乖乖趴好,一会就到家了。”宋岚眼含笑意,他没想到醉酒之后的薛洋会这么乖,让抱就抱,让背就背,比没醉酒的薛洋可爱多了。

不过对薛洋去春楼喝酒的事,宋岚一直有着惩罚他的意思。



[晓薛]

“道长~要抱抱。”

喝醉的薛洋微红着脸,眨着眼睛,举着手要晓星尘抱。

晓星尘笑着将薛洋抱在怀里,“阿洋,你身上好软,好香。”

“嗯,道长身上也好舒服。”

“哦,比如呢?”

薛洋直起身子,认真的说:“道长的怀里很暖和,肩膀趴着也很舒服,唯一的不足就是…”在这薛洋卖了个关子。

“是什么?”晓星尘好像已经真的是什么了,但还是问道。

“下面一直有东西碰我。”

墨云寒

[ALL薛]梦归

               晓星尘看着地上的人哭道:“薛洋,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为什么呀”。蓝忘机看着地上薛洋想起了一些事情,蓝忘机心想薛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我。魏无羡激动道:“蓝湛,你为什么要杀他,留他一条性命不可以吗”。蓝忘机摇头道:“我不是故意的”。魏无羡苦笑。


      宋岚看着薛洋心想...

               晓星尘看着地上的人哭道:“薛洋,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为什么呀”。蓝忘机看着地上薛洋想起了一些事情,蓝忘机心想薛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救我。魏无羡激动道:“蓝湛,你为什么要杀他,留他一条性命不可以吗”。蓝忘机摇头道:“我不是故意的”。魏无羡苦笑。


     


      宋岚看着薛洋心想薛洋你这样值得吗,晓星尘看着薛洋心想洋洋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晓星尘拔剑放在脖子上。


     


      有一个人影闪出道:“道长,怎么我刚才救活你,你现在又要去死呀”。晓星尘放下霜华,众人看着是灵魂体的薛洋,晓星尘看着薛洋看着:“阿洋”。薛洋看着晓星尘道:“道长,怎么办呀,以后不能吃糖了”。晓星尘看着薛洋道:“无事,阿洋,我们去别的地方,在那里生活,好不好”。


        


       薛洋刚想点头,魏无羡将薛洋装进锁灵囊,晓星尘看着魏无羡道:“这位公子,你想干什么”。魏无羡看着晓星尘道:“晓道长,我将薛洋带回去,看有没有办法让他恢复原来的样子”。晓星尘点头道:“那就麻烦魏公子你了”。魏无羡摇头道:“不麻烦”。蓝忘机和魏无羡回云深不知处了。


        


       蓝忘机和魏无羡来到静室后,魏无羡放出薛洋,薛洋看着魏无羡嘲笑道:“魏无羡,你闲得发慌呀,我和你又不认识”。魏无羡看着薛洋道:“你之前不认识我”。薛洋摇了摇头,魏无羡苦笑道:“不记得了呀”。薛洋看着魏无羡道:“记得什么”。魏无羡看着薛洋摇头道:“没什么”。


          


        蓝忘机看着薛洋向他走去,薛洋退后几步道:“蓝湛,我这次什么都没干,你是不是又想杀我呀”。蓝忘机摇头道:“不是”。蓝忘机看着薛洋道:“你忘了吗”。薛洋看着蓝忘机冷笑道:“怎么会忘呢,是你杀了我”。蓝忘机生气的走了。魏无羡跟上。


         


        

白雩

清明

   “小流氓,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羡羡好伤心,”魏无羡拿起一个酒坛喝了一口“我再也不在你的糖上抹辣椒了好不好?”魏无羡低下头,身子顺着墓碑滑了下来。

     “呵…”魏无羡低笑一声“终究是连看都不想看到我吗?”说着,站起身来“罢了,我也不弄脏你的地方了”手抚摸着那块冰冷的墓碑“答应我,下次来我的梦里看看我,”一滴泪水落到墓碑上,没了踪影。


       “阿洋…”江澄端起一盘...

  

   “小流氓,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羡羡好伤心,”魏无羡拿起一个酒坛喝了一口“我再也不在你的糖上抹辣椒了好不好?”魏无羡低下头,身子顺着墓碑滑了下来。

     “呵…”魏无羡低笑一声“终究是连看都不想看到我吗?”说着,站起身来“罢了,我也不弄脏你的地方了”手抚摸着那块冰冷的墓碑“答应我,下次来我的梦里看看我,”一滴泪水落到墓碑上,没了踪影。










       “阿洋…”江澄端起一盘刚做好的荷花酥“阿洋,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说着,拿起一只咬了一口,很甜,他肯定会很喜欢的……

      “阿洋?”

      “澄澄,你在那里愣着做什么?来玩啊!”

      “你……”江澄看着莲花池中摘莲蓬的薛洋,忍不住向他走去。

       “呯——”手中的瓷盘摔在地上,碎了。糕点也滚了一地。

       “呵,”江澄捂住脸,低笑一声“他早就死了

啊!”











      “阿洋”晓星尘抚摸着怀里那把通体漆黑的剑“八年了,你当年等我也这么久一定很辛苦吧!”

      “阿洋,道长错了,道长不说你恶心了好不好。”说着,一滴血泪落在素白的道袍上,

        “阿洋你看,我的眼睛还没好呢,还在流血呢”

        “你回来好不好…”

        “我给你买了好多的糖,都给你好不好。”

        “道长不救世了”

        “道长只想要你一人啊!”









         “薛洋”宋岚看着那只断了小指的左手,从一个锦囊里拿出了一颗糖…

         “好甜…”宋岚望着天上“如果当年我没去义城,你现在应该过的很开心吧…”

       “薛洋,你再把我做成凶尸也好啊!”

        “这糖好苦……”

        “不然,你肯定会回来…”











     “薛洋!”聂怀桑看着薛洋的尸体。

     “为什么…”聂怀桑抚摸着薛洋的脸“为什么我要把你当成一枚棋子…”

     “阿洋,你回来吧。”

      “你不回来,信不信我设计杀了晓星尘!”

       “他们都不知道你的尸体在我这儿…”

       “你…回…来!”说着,竟将自己的扇子捏坏了。

       “阿…洋”












     “忘机,你又在问灵?”

     “嗯。”

      “可是他已经死透了,连献舍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会回来!”

       “嗯,我也希望薛公子可以回来,毕竟…”

             他可是我的心上人啊


一人望向远处,一人低头弹琴

却怀着一样的心思

可是,他真的不可能回来了

   ……













“成美,你回来了吗?”棺材里一为独臂男子说道

“你应该还能入轮回吧!”

“可惜我看不到了…”

男子不知道的是,那个少年已经将魂补给了他的星星,将欠下的罪孽都还清了。

已经,魂飞魄散回不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