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曲绘同人

1585浏览    156参与
現実逃避P

好无聊哦画个996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嗯…♡ 

好无聊哦画个996 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嗯…♡ 

VE
望影方舟多拉贡 但是不会画背景...

望影方舟多拉贡 但是不会画背景...

望影方舟多拉贡 但是不会画背景...

かみくま

摸個

這首真的好聽

尤其中間唸「ド屑」的那個低音炮////

摸個

這首真的好聽

尤其中間唸「ド屑」的那個低音炮////

300叁0mo仟ons月

浅补一下

乌龙茶不加冰寄了啊啊啊

占tag致歉,新图在画,在画

浅补一下

乌龙茶不加冰寄了啊啊啊

占tag致歉,新图在画,在画

300叁0mo仟ons月
因为怕被余切老师鲨了于是此号主...

因为怕被余切老师鲨了于是此号主人已连夜抱着手台跑路

因为怕被余切老师鲨了于是此号主人已连夜抱着手台跑路

被子怒盖被子
「ありがとう」も「おはよう」も...

「ありがとう」も「おはよう」も「ごめんなさい」も全部

懐かしい言葉になる日が来るの?

「ありがとう」も「おはよう」も「ごめんなさい」も全部

懐かしい言葉になる日が来るの?

彧境
真的没人烧饭是吧 夏天 花和猫

真的没人烧饭是吧

夏天 花和猫

真的没人烧饭是吧

夏天 花和猫

垃圾场管理员梨酱
笑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00叁0mo仟ons月
画崩了但是 哈哈哈哈 救命红烧...

画崩了但是

哈哈哈哈

救命红烧牛肉面之神

吃牛肉面就吃996牌!

画崩了但是

哈哈哈哈

救命红烧牛肉面之神

吃牛肉面就吃996牌!

Kikolia

男朋友和女朋友!!!(嚎叫)(扭曲)(抽搐)(痉挛)(尝试站起)(跌倒)(不甘的爬行)(呐喊)(留下溟痕)

老婆p…你实在是太会写曲了……磕,磕死我了

虽然但是不会画画💦💦

衣服简化有,两小口胸部以上都太复杂了(跪)

男朋友和女朋友!!!(嚎叫)(扭曲)(抽搐)(痉挛)(尝试站起)(跌倒)(不甘的爬行)(呐喊)(留下溟痕)

老婆p…你实在是太会写曲了……磕,磕死我了

虽然但是不会画画💦💦

衣服简化有,两小口胸部以上都太复杂了(跪)

300叁0mo仟ons月

【补档删减版】9 9 6

萌新写文,小学生文笔,写的很烂,大佬请多包涵(⁄ ⁄•⁄ω⁄•⁄ ⁄)

很我流的小短篇,并没有固定的视角,这是删减版补档,删减部分被屏掉了过不了审核,没看过想看的去我微博@挖掘掘挖挖机三位一体

————————————劳资素分割线————————————————

  996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他的外号,至于原来叫什么,没人记得,也没有人想去记。他不看电视,不看书,不玩游戏,也不会去逛街,只是坐在他自己的工位上,用手指敲打着键盘,将字母组合成一篇完整的文稿。偶尔也有人去试图跟他寒暄几句,但没人成功过,996只是用那蜡像般呆滞的目光扫了一下被阳光笼罩的......

萌新写文,小学生文笔,写的很烂,大佬请多包涵(⁄ ⁄•⁄ω⁄•⁄ ⁄)

很我流的小短篇,并没有固定的视角,这是删减版补档,删减部分被屏掉了过不了审核,没看过想看的去我微博@挖掘掘挖挖机三位一体

————————————劳资素分割线————————————————

  996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他的外号,至于原来叫什么,没人记得,也没有人想去记。他不看电视,不看书,不玩游戏,也不会去逛街,只是坐在他自己的工位上,用手指敲打着键盘,将字母组合成一篇完整的文稿。偶尔也有人去试图跟他寒暄几句,但没人成功过,996只是用那蜡像般呆滞的目光扫了一下被阳光笼罩的城市,便低下头来继续写稿了。

  他比谁都要努力,9点上班,9点下班,一周六天,他从来没有叫过苦,也没有离开过工位,只是痴痴地盯着发白光的屏幕。也许他就是996制度忠实的傀儡,于是便有人给他起了这个外号。每每到了下班时间,总会有人特意走到还在工作的996面前,用奇怪的语调说着:“喂!996,别卷了,小心阎王爷过来把你收了!”

  说实在,我确实为他的身体状况所担心。他很少吃早餐,几乎是一起床就去挤地铁。凌晨的街道上,昏黄的灯光拉长他单薄的身影,天还是黑的,只是远方稍微有了些光亮。996在地铁站前的椅子上坐下,寒风肆意地压迫着小小的地铁站,996打了个冷颤,影子钻到了椅子下,和椅子的影子混合在一起。等到地铁到了站,996便拖着僵硬的肢体,手里攥着被揉皱的车票。地铁在城市的天空上穿梭着,996安心地垂下沉重的眼皮,享受着这短暂的宁静。新的一天开始了。


  对于午餐,996也是随便敷衍了事。半张馍,一瓢水,就算是吃好了。我问过他为什么不去员工食堂吃饭,他先是一愣,眼角忽然泛起一抹红,纤细的手指颤抖着,嘴角被强行撑起,拉出一个难看的笑:“太贵啦,省点钱买车票。”

  晚餐的话,他压根不去吃。996总是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也许哪天阎王爷真就带人过来把他收了。本就严重营养不良的996还不幸患上了胃病,一到休息时间就要跑到厕所里呕吐,吐完就拿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我知道他并不是没钱吃饭,只是那钱都换成了酒和烟,那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慰籍。

  我意外跟996混的比较熟,大概是因为我是新上任的组长吧。我也曾好奇过这个人的真名,奇怪的是,简历上并没有他的任何信息,我开始怀疑他到底是怎么进的公司。去问本人,得到的回复却是“忘了”,原来他早已遗忘了自己的过去和姓名,新的生活是被空白的稿纸与墨水,还有烟和酒所填充的。996瘦的不像个人,更像个提线木偶,一个不知疲倦的空壳,失去了灵魂,只能等待谢幕的那一刻,才能获得真正的解脱。他的身体是那么的冰冷,也许他已经死了。

  突然间,他的态度恭敬起来了,两只眼睛像是机敏的小齿轮,被皮肤束缚着的手指摩挲着粗糙的牛皮文件袋,嘴角勾起的微笑抹着谎言的色彩:

  “组长!啊……您……您来啦。”

  他俯下身子,卑微的像一只臭虫。我试图去拉他的手,他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触电般地把手缩了回去。随后又是一些客套的话,什么“您太客气了”“我手脏”“您委屈了”。我感到一阵寒心,眼前的这个孩子是那么熟悉又陌生,可怜!到底是什么在我们中间建立了一堵可悲的高墙?我知道,他也知道,但最终没人说出来,那是在血液里所流淌的几千年下来的奴性。


  他是我们这最努力的,也是工资拿的最低的。不为什么,因为一开始进公司的时候太过傲气不懂规矩,不懂得阿谀奉承,便成了老板口中最不讨喜的小人物。996也并不是不会叫苦,那天他喝多了酒,哭着找到我,诉说着那些埋葬在心底好久的语言。我发现他也是人,是个活人,他也会说工作好苦好累,也会骂这职场的不公,真正努力的人得不到好的下场,小人只要几句虚伪的话或是一段可笑的假感情就能拿到金钱……然而现在呢?996,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他还是死了,我的心中泛起一阵同情和悲凉。

  后来我几个星期没见到996,问身边的同事才知道人病倒了。那天是星期六,窗外飘着阴冷的小雨,滴滴答答的时钟漫无目的地走着,时而落到屋檐上的雨构成一段忽然激起的鼓点,随后又消失在夜幕中。时间定格在了九点,他试图挣扎,却被周围的寒潮所扼住,最终孤独地倒在了他的工位上。所幸的是,那天夜里有个走的比较晚的保洁阿姨,把996送到了医院,命算是保住了,一番检查过后,竟是得了肺癌。

  在医院里住了几个星期后,996便强撑着离开了,原因是付不起高额的医药费。回到工位后,又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伴随着阵阵咳嗽。

  ……

  “别抽了!你命不要了?”

  “组……组长?!”

  他慌忙掐灭烟头,细密的汗珠遍布了整张薄皮,让人误以为他刚刚淋了一场暴雨。996变得更瘦了,像恐怖电影中被一层皮包裹着骨骼的干尸,而那层仅有的皮仿佛随时都要脱落下来。我拉着他的手逃到了被阳光穿透的落地窗前,他的手在发抖,指关节有些咯人。终是见到了光,996低下头,眼角变得更红了,一滴泪顺着脸颊滑下,像是秋夜里转瞬即逝的流星。

  忽然那被灰蒙尘的红宝石向后一瞥,夹杂着一丝寒光,准确来说是嫉妒,我这才发觉老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办公室,身旁粘着一个员工,这突如其来的暧昧气氛让我有些摸不着北。

  老板……谈恋爱了?!

  直到老板从黑色的公文包中抽出一张现金后,我才明白这老东西那会去真把感情当回事,那只不过是他养的新宠物罢了!只是图一时新鲜,什么时候玩腻了就直接一把推开。

  996盯着那个微微发胖的中年男人,眼神变得迷离,好像是作出了什么决定。他甩开了我的手,独自走向黑暗的电梯口。

  996,不要去……

  只要能活着……

  996洁白的衬衣上沾满了泥浆,混乱的发丝让人分不清那根是白那根是灰,领带松散地挂在脖子上,手腕上的伤口渗着血,忽得一声重响,他倒下了,膝盖与地面相摩擦,他站了起来,举起两只鲜血淋漓的手,深邃的眼眶中满是血丝,他发癫地笑着,衣服的口袋里掉出一张面额极小的钞票,身体无力地软了下去,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

  996死了。

  那是公司的年会上,他喝多了酒,摇摇晃晃的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一位醉酒的卡车司机,误以为那发红的灯光是可以开过去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他没有身份证,没有名字,没有家人,也不知道过去是怎么样。就这样匆匆地火化了,骨灰至今还摆在那个架子上,无人认领。

  我站在他的墓碑前,为他放上一瓶上好的酒和一包上好的香烟,那是他生前一直渴望的东西。但我觉得那不是,比起烟或酒,他更需要的是爱与公平。

  996的确已经死了。

  我叹息着,为曾经那个天真活泼的青年默哀。回到公司,时针滴滴答答地走着,它还是在走着那熟悉不过的路径,从9点走到9点,走过一年中的每一个六天。死气沉沉的办公室中,所有人都低着头,书写着自己的文稿,身上都捆着看不见的丝线。我感到震惊,我迈开脚步,被迫接受这个可怖的现实。

  996大约还活着。

end……

————————————————后记————————————————————

关于这篇文,与其说我在写996这样一个曲绘人物,不如说更像是在书写我对这个制度的真实感受与对当今社会的思考。

一次的反抗并不能结束压迫,压迫不会结束,反抗不会终止,文中的996一开始是敢去反抗的,但周遭的现实与高强度的工作最终将他压垮了,最终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提线木偶,遗忘了自己过去的青春与名字,而且没有人记得他做过什么,也就是简历上什么都没有的原因,因为过去的他已经牺牲了。

996看上去是自己走进了狼群,实际上更多是别人将他推入了狼群。这就是为什么最后我没有让他病死在床上而是被卡车撞死的原因,这样能更好表达我想要表达的。

可惜以我笨拙的笔力还是不能很好去表现,但结尾就是我想说的,虽然996工作制已经被废除,但你很难想象也许它换了个皮正盯着现在或是未来的你。

文中的组长,也就是我,算是压抑的文字中我所想的一个理想形象,正义且明事理,但也很现实地会去逃避。

走了

好苦

300叁0mo仟ons月

无字版本,需要自取

这得过审了吧

无字版本,需要自取

这得过审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