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曲靖

10901浏览    8369参与
剧好听

羊仔是怎么做到魔性笑声收放自如的

羊仔是怎么做到魔性笑声收放自如的

软软大测评
占领曲靖,直取昆明,击破大理段氏,明朝对云南的收服和治理
占领曲靖,直取昆明,击破大理段氏,明朝对云南的收服和治理
沧浪濯缨

[绫荧] 不神(3)

       写在前面: 颇有城府伪信徒绫人×略有偏执神明荧,私设如愚公搬不完的山,人物ooc预警致歉。

       一共有三篇,是一个关于不信神的人与厌恶自己的神之间的故事

       写得很长,叙述有些琐碎

  如果你愿意花一点时间看完,给我一点点鼓励,我会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发自内心的那种,谢谢你愿意给我这样讲述故事一个机会(鞠躬)...


       写在前面: 颇有城府伪信徒绫人×略有偏执神明荧,私设如愚公搬不完的山,人物ooc预警致歉。

       一共有三篇,是一个关于不信神的人与厌恶自己的神之间的故事

       写得很长,叙述有些琐碎

  如果你愿意花一点时间看完,给我一点点鼓励,我会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发自内心的那种,谢谢你愿意给我这样讲述故事一个机会(鞠躬)



  金色的溪水在草地上欢快流淌,在太阳的照耀下熠熠发光;薰衣草、蒲公英、风信子一起在风中舞蹈,想把最美好的愿望献给天空。

  荧站在被鲜花包围的小路上,怀中还抱着几枝樱花,朵朵簇簇的花朵互相挤着,争先恐后地探头张望外面的世界。

  荧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但是心中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

  “往前走吧。”

  “前面就是理想、是希望。”

  于是荧在樱花香气的拥簇下向前走去。

  熟悉的声音从左边传来,荧转头看到了她的老友。

  “嗨呀老爷子,别老喝茶了,来尝尝酒嘛~”

  “你自己享用便可。”

  温迪正在用言语打岔,偷偷地伸手去向钟离的茶壶里倒酒,而钟离惬意的闭眼享受新茶,一边移开了自己的茶壶;影一脸事不关己,自顾自地拈起碟子里最后一块甜点心。

  温迪突然看到了她,开心地招手:“荧,你来啦! 一起来玩吧! ”钟离和影也转过来看向她,脸上是温和而包容的浅淡笑意。

  荧朝他们走了两步,脚步又顿住。她压下眼底的涩意,笑容灿烂地挥了挥手:“不啦! 我还有其他事要去做! 不要等我啦——”

  然后荧就决绝地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拒绝他们,但她总觉得自己一定会和他们有说再见的一天。

  所以趁早抽身吧,让分别提前到来,也免得因为诀别而更加痛苦。

  荧低着头向前走,忽然听到右边传来一阵笑声。她抬眼望去,一对青年男女正拉着手对望,他们双手相叠,攥着一束艳丽的红玫瑰,脸上覆盖着厚厚的面具,面具的表情温柔而深情,眼睛处却是空洞。男人拉着女人上了白马,自由地向着远处奔去;手里的玫瑰掉落在地,被马蹄践踏得粉碎。

  荧想伸手阻拦,但他们已经远去。地上残红的玫瑰很快变得枯黄、焦萎、然后化为齑粉,重新回归大地的拥抱。

  荧觉得好像有很多把刀刺进了她的身体,疼痛从心口爆发,蔓延向全身,似乎马上就要四分五裂。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跌跌撞撞地逃离了这里。

  沿途的花朵都开始凋零,荧也在小路上摔倒好多次,但她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倔强地爬起来向前方冲去。

  直到——

  “托马,兄长大人还没有来吗?”

  “家主大人刚刚在处理政事,应该马上就会来了。”

  熟悉的花园和凉亭映入眼帘,荧猛地停下脚步,偏过头就看到神里绫华背对着她坐在那里,托马站在她的身旁。

  绫华——托马——

  荧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撕成两半,一半在撕扯着她的灵魂要她离开向前,而另一半挣扎着要向那个花园奔跑。

  她发不出声。

  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出现,青年动作优雅,面上含笑,荧却能看到他的某种疲惫。绫华和托马也看到了他,开心地向他打招呼。

  神里绫人却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荧,眼中暖意融融。

  “你来了啊,荧。”

  神里绫华和托马也转过头看到了荧,绫华温柔地向她说道:“荧,你怎么突然不告而别?之前的故事还没有看完呢,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托马也向她挥了挥手:“是啊荧小姐,之前的家务比拼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你怎么就走了? ”

  “……我、我得走了……我不能停下……”

  “什么?”

  “我……”

  “这几枝樱花开得真美,比我花园里的美很多。”

  荧抬起头,不知何时神里绫人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微微弯下腰,手抵着下巴,思索地看着她怀里的花,又看向她。

  “怎么浑身都是尘土?正巧前不久绫华为你挑了几件新衣,一直在等你回来,现在刚好可以换上。”

  “……”

  “要来尝一尝新的甜点吗,口味很不错,是托马新研制出的口味。”

  “……”

  “我们过去吧?”

  “……好。”

  

  荧从睡梦中惊醒,有什么东西正好落在了她眼睛上。她下意识就闭了眼,再睁开,就看到了密密的樱花开在她头上,温柔地为她投下一片阴影。

  樱花的香味萦绕在她身边,她摘下刚刚落到她脸上的花瓣,坐起身,轻轻地摸了摸棕褐色的树干。

  这里什么时候长了一棵樱花树?

  荧又转过头打量周围,铃兰还是大片的枯萎,但又有许多新长出的铃兰在她周围绽放。

  神国不再被昏暗的光笼罩,仿佛有一道天光冲破了云层,将整个世界濛濛唤醒。

  荧把手伸到眼前细细地打量,又去查看自己的身体。

  “奇怪……我还活着吗?”

  荧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但她从来没有睡得这么好过。梦里的告别与新生还历历在目,仿佛重新沿着人生的轨迹和过往告别,让人悲伤却又释然。

  身体和神国都在慢慢恢复,荧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她直觉应该去见神里绫人一面。

  荧起身折下一枝樱花,把它护在怀里,从小岛边缘跳下,向光芒坠去。

  

  神里绫人将最后一份文书批好,整齐地叠放在左手边,他抬手揉了揉肩,却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发出“嘶”的一声。

  突然他似有所感的向右边看去,金发的少女正伏在窗边看着他,怀中还藏着一束樱花。秋风调皮地勾起她一缕头发,又去晃动旁边的窗帘,想要遮住她金色的双眸。

  他突然觉得那风扰人。

  “好久不见,荧小姐。”

  “很久吗?”荧撩开飘动的窗帘,从窗户翻进书房,走到书桌前把怀里的樱花插到了花瓶里,“我一直在睡觉,不太记得时间了。”

  “距你离开已经过去两个月零六天了。”神里绫人看着花瓶里的樱花和玫瑰拥抱在一起,笑起来:“睡了这么久,看来是做了一个好梦。”

  “算不上好吧。我在梦里告别了一些人,放弃了一些东西,但也得到了更好的礼物。”荧伸手拨弄了一下玫瑰,想让它们在花瓶里显得更好看一点,“总体上看结果还算不错,比我以前的梦要舒服很多。”

  “我开始有点好奇你的梦了。”神里绫人若有所思看着她,旋即又露出一贯清雅的笑容:“书房实在不是待客的地方,你想出去走一走吗?”

  

  在家仆们或惊喜或震惊或暧昧的注视下,神里绫人带着荧下了楼,向花园走去。

  “可惜今天绫华和托马都不在家,不然一定会很高兴。”

  他们又来到了那处凉亭,傍晚的阳光斜着洒在他们身上,脚边的花朵轻轻摇摆,享受这美好的静谧。

  “你没有使用那枚戒指吗?”荧兀然出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嗯?没有。”神里绫人从衬衣口袋里取出一个丝质的小包,把它放进了荧的掌心。

  荧没有打开,用手指轻轻揉捏着小包,丝绸细腻的触感和戒指的形状一起绽放在指尖。

  “为什么不用,你不是受伤了吗?”

  “被你发现了啊。”神里绫人笑了一下,“因为没必要用,所以我就留着了。”

  “这样吗?”荧低下头,将小包攥进手中,说不出是遗憾还是庆幸。

  “说起来,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你。”神里绫人抱着双臂,和善地笑了起来,“荧小姐,你确定我捏碎那块宝石对你没有任何影响吗?”

  “!”荧惊讶地抬起头,看到他“果然如此”的表情,又心虚地偏过脸去,“……你怎么知道?”

  “你走后我总是在回想你那天的话,还有你说话时的神情。每次想起你,我都会看看那枚戒指。”

  “然后我发现,宝石上的裂痕似乎在减少。为了验证这件事,我定时细致地观察那枚宝石——我的确没有看错。”

  “减少?!怎么可能?”荧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马上掏出那枚戒指细细检查,宝石上面的裂痕果然少了很多 。

  这是荧神格的象征,也是她力量本源的体现,曾经它因为神明的绝望而破裂,现在却又开始自我修复。

  难道我在不知不觉中重新接受了爱情与欲望的权柄?荧咬住下唇,心情复杂地看向神里绫人。

  “果然跟你有很大关系。”神里绫人审视地看着她,继续说道:“发现了那块宝石会自己修复,我就在想这到底是什么,我猜想了很多,但都离不开你本身的存在。所以我保留了最差的那个结果——要是我捏碎了它,你会死。”

  荧紧紧攥着那枚戒指,低着头一言不发。 

  “看来我猜对了。”神里绫人难得露出一个冷笑,“这到底是什么?”

  “……”

  “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能够猜到一些。三个月前,我接到线报,长久在暗中针对神里家的一位贵族跟邻国勾结,准备在七月中旬进行军火交易。”

  “同时他们还准备在同一天对我发动一场刺杀,因为那天是贵族之间的惯例聚会,所以我一定会在场,但我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来刺杀我。”

  “如果我能够做到人赃俱获,那神里家的地位会再提高一层,不仅能消除之前神里家受到的影响,而且还能除掉一个长久的隐患。”

  “如果我选择保全自己,那另一边的战士们可能会因为他们警觉而损失大半。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引蛇出洞,我决定当饵,故意受到刺杀。”

  “我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承担风险的准备,没想到你又出现在我面前……”

  “后来你又发现了那枚戒指的事情。”荧低垂着头,声音有些哑。

  “没错……”神里绫人看向远处随风摇摆的旺盛的樱花,“如果必须有人要冒险,那我选择是我自己。”

  “而且我也只是做了一个赌注罢了。你甘愿把攸关生命的东西拱手相送,那我对你来说一定很特别。”神里绫人收回视线,和她四目相对,“所以我就做了一个赌注,赌你最后会来到我面前。”

  “如今看来,我还是赌输了。”

  “你并没有来。”

  

  太阳已经落山,只留一丝余晖和人间依依惜别,远处的深蓝渐渐袭来,和紫色、黄色的云朵揉成一块天幕。

  荧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沉默,她有些悲哀。

  她还能说什么?说对不起,辜负了你的信任?还是说她本来就打算抛弃生命,所以根本没想到你没有捏碎戒指?

  你为什么没有捏碎它?

  你为什么……把它留下来了?

  许久之后,荧才用干涩的声音有些庆幸地说道:“那看来他们的刺杀是失败了,你也顺利地人赃俱获了。”

  “不,他们的计划差点就成功了,那把匕首再偏一点就会划破我的心房。”神里绫人看到她投来震惊和担心的视线,轻松地笑了起来:“虽然我不信仰神明,但我的确是在被神庇佑着的。”

  “尽管早有准备,但我的伤势比我预期的要严重很多。医生尽最大努力为我进行了治疗,但我还是非常有可能会因为伤口感染死去。”

  “我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明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但我却坚持下来了,甚至我的意识都非常清醒。”

  “后来……我的床头就出现了一瓶药剂和一封信。信上说,这是为了感谢我没有用那枚戒指的回报。”

  “但是那瓶药剂有个小小的副作用——伤口恢复如初,疼痛却会完完全全地保留下来,将随着原本伤口正常的恢复速度而逐渐消失。”说到这里,神里绫人苦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个恶趣味的神明啊。”

  荧看到他脸上是一贯的优雅与处变不惊,却不由自主地想象当时的情况到底有多么凶险。她猜到送信的人应该是温迪,也明白他是故意让神里绫人遭受疼痛的洗礼。

  但荧只觉得悲哀与难过,因为她的无能让神里绫人遭受了无妄之灾。

  “看到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又走入极端了,荧。”神里绫人的声音打断了她越来越杂乱灰暗的想法,荧抬起头,对上他温和的注视。

  “我说这些并不是在指责你或让你内疚。仅仅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你有权知道这一切,虽然迟了一些,但你还是来到了我面前。”

  “我做出的一切行为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论是主动遭受刺杀还是放弃使用戒指,都是我一个人的选择。不论你在或不在,来与不来,我都会坚持这样的选择。倒不如说如果没有你当初的拜访,我可能就会因为风险过大而放弃计划,或是甘愿承担风险导致身负重伤。”

  “所以不要再为已经过去的事感到难过了,今天的夕阳那么美,我们都没来得及欣赏。”

  荧看到神里绫人如泉水般清澈的碧蓝眼瞳闪烁着柔光,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将纷扰的思绪压下,努力露出笑容:“我们错过了落日,但还赶得上去拜访月亮。”

  “正好厨师又准备了一些花茶,我们可以在赏月时候享用。”神里绫人看了看天色,又含笑看向荧:“晚餐时间到了,绫华和托马也应该回来了。”

  “我们回去吧。”

  “好。”

  他们又踏上那条熟悉的小路,星空在他们头顶渐渐醒来。

  “我刚刚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神里先生。”

  “什么?”

  “你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你对于被刺杀肯定有其他的安排。”

  “你真的很了解我啊。”

  “你做了什么准备?”

  “是一个交易,某个神明的眷者许诺帮我促成计划并保证我的安全,但相应地我也会付出极大代价,所以我只把这个作为备用计划。”

  “但是这样你会轻松很多,也不会遭遇危险。”

  “我只是觉得能够独立完成的事没必要再去付出代价向他人求助,命运还是尽量掌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况且我对我旁边这位善良的神明很满意,不太愿意接受来自其他神明的施舍。”

  “……”

  “礼尚往来,荧小姐,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你说。”

  “你为什么会把那么重要的的东西送给我?”

  “……因为你取悦了神明,所以神明赐予你奖励。”

  “嗯……虽然我大概猜到了你的想法,但我还是姑且相信你这句话吧。”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明亮的月光倾洒而下,露台仿佛被镀了一层银。荧双手撑在露台扶手上,远眺被夜色笼罩的花园。

  “荧,睡不着吗?”

  荧转头看过去,神里绫华正站在隔壁的露台上浅笑,长发披散,白色的裙摆轻轻摆动,整个人都被月光包围起来。

  “抱歉,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啦,我也睡不着,所以来看看月亮。”神里绫华莞尔一笑,银色的眼瞳比月光还美,夜色也甘愿醉在里面,“你好像在为什么事情感到苦恼,愿意告诉我吗?也许我能够给你一点帮助。”

  荧慢慢俯下身,趴在了扶手上,迷茫地侧过头看她:“我有些疑惑……如果刚相识不久的两个人甘愿将自己的秘密、信任、甚至生命都交付给彼此,是因为什么?”

  “刚刚认识不久的两个人吗?”

  “唔……也算认识了很久吧,只是相互陪伴却一直没有见过面。”

  “居然是这样吗?”神里绫华微微睁大眼睛,但马上又笑起来,“那他们也许在陪伴的日子中就已经交付了信任,在相互熟悉的过程中发现了灵魂的契合,所以才能一见面就认出对方,甚至甘愿交付一切。”

  “那这是爱情吗?还是想占有对方的欲望?”

  “这要看你怎么看待爱情与欲望了。”神里绫华来到露台边缘,抬头望向偏移的月亮。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会为爱情放弃一切,而有的人会为了爱情去夺取和占有。”

  “但我认为爱情是相互的,只有彼此都愿意去接受对方的放弃或占有,才算是爱情,单方面的付出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所以你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去感受这到底是爱情还是欲望,或是其他的东西,比如亲情,也比如友谊。”

  “这样啊……”荧向天空伸出手,没有去试着抓住月亮,只是让月光落在掌心。

  “时间很晚了,该去休息了。”绫华温柔地看着她,轻声说道:“晚安,荧。”

  “晚安,绫华。”

  金发的少女离开了露台,神里绫华的目光追寻着她离去的方向,回想起了两个月前的某一天。

  

  “兄长大人,您好像在对什么事情感到困惑。”

  “我只是在想一个人,绫华。”神里绫人看着手中的戒指,左手摩挲着下巴。“我们知道彼此的秘密,也知道彼此最真实的一面,甚至愿意为对方做出关于生命的赌注。在我的生命里,这样的人更像是敌人,因为敌人才最了解你。”

  “但我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我知道了,兄长大人。”神里绫华用手掩住嘴,看着皱起眉头却不自觉的青年,轻轻地笑起来。

  “恕我直言,兄长大人。您知道她的喜好,熟知她的习惯;您愿意为她讲故事,也愿意抽出时间陪她散步;你们甚至愿意交换秘密,托付生命。”

  “在我看来你们非常契合,像是有灵魂上的共鸣。兄长大人,生命中还有更美好的其他关系,哪怕您有意回避,它也会存在于那里,等您主动正视它。”

  “您已经错过了夏天,千万不要让秋时再溜走了。”

  

  “虽然话说到那个份上了,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啊。”神里绫华看着隔壁的露台,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他是不是最适合你的人,还得你自己去体会和决定。如果因为一时迷茫就贸然接受或放弃,那对于彼此都太可惜了。”

  “爱情像命运女神的面纱,它使人双眼蒙蔽,看不清周围,也忽视了自己。 ”

  “希望你能找到最真实的想法,祝你好梦,荧。”



最后说:这篇文真的太长太长了,写得我一度想放弃,整体呈现感觉也不太满意,感谢我的朋友一直在鼓励我,所以我才有勇气发出这篇文。如果你们觉得哪里不好,欢迎指出,我希望我能从你们的评论里吸取经验教训,以后可以做的更好,谢谢你们(鞠躬)

宇智波佐助是鸣人的

#行动遇见【二】完

#私设

“借住在了vermouth家里,早晨起来准备了早餐,vermouth来吃早点了,还有一杯纯牛奶”

好,Canadian Whisk,对了吃完早点陪我去组织一趟汇报一下情况,刚好也可以让你认识一下,你的新的同伴,如何呢Canadian Whisk还是说你想陪着我呢?吃着早点,饶有兴趣看着你

vermouth,如果我说我很有兴趣去见威士忌组,我也有点想和他们一起行动?你会带我去嘛,还是说我们这种底层不能见到?

喂Canadian Whisk似笑非笑看着你,你居然会对威士忌组感兴趣,那告诉我原因和为什么想跟着他们一起行动?这个你总要告诉我吧,我才好向BOOS...

#私设

“借住在了vermouth家里,早晨起来准备了早餐,vermouth来吃早点了,还有一杯纯牛奶”

好,Canadian Whisk,对了吃完早点陪我去组织一趟汇报一下情况,刚好也可以让你认识一下,你的新的同伴,如何呢Canadian Whisk还是说你想陪着我呢?吃着早点,饶有兴趣看着你

vermouth,如果我说我很有兴趣去见威士忌组,我也有点想和他们一起行动?你会带我去嘛,还是说我们这种底层不能见到?

喂Canadian Whisk似笑非笑看着你,你居然会对威士忌组感兴趣,那告诉我原因和为什么想跟着他们一起行动?这个你总要告诉我吧,我才好向BOOS申请直接把你从我身边调走,不过威士忌组有两个神秘主义着,你去了可能会跟着一起神秘吧?他们任务你确定你能行嘛?带着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会死?你还想去嘛?想清楚了告诉我,但是在我吃完早饭之前Canadian Whisk

“因为我对威士忌组的有两个人很感兴趣,所以想去接触一下,也许不是他们俩吧,这个理由有点不合理那我说我也是威士忌,我想申请调过去和其他威士忌一起行动这个理由可以吧,vermouth,轻笑,你说我会怕嘛都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会在意再去死一次嘛?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好,不在说什么,我会带你去见一下威士忌组的两人,不过还有一位Rye是FBI的探员,已经离开组织了,不过他和bourbon闹的很大,甚至说只有他可以亲手杀了Rye,好了我吃完了,走吧

“好”

组织里报告完情况想带着他去威士忌组的转过头看到了bourbon~好久不见了?刚做完任务?

嗯好久不见了vermouth,的确刚做完任务,看了一眼他旁边的男人,四目相对有点不敢相信,松田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在这里?

“啊,bourbon这个新人刚好交给你了,他和在意威士忌呢,好好带他哦——”

“你好,Canadian Whisk加拿大威士忌,请多指教”

“你好,我bourbon,请多指教”

ITSMIKEGAI.
🌧🗓☔️ 𝙃𝙖𝙥𝙥...

🌧🗓☔️


𝙃𝙖𝙥𝙥𝙮 𝘼𝙥𝙧𝙞𝙡 𝙁𝙤𝙤𝙡 '𝙨 𝘿𝙖𝙮

🌧🗓☔️


𝙃𝙖𝙥𝙥𝙮 𝘼𝙥𝙧𝙞𝙡 𝙁𝙤𝙤𝙡 '𝙨 𝘿𝙖𝙮

宇智波佐助是鸣人的

亲情

记得在自己小时候哥哥总是因为各种任务而没时间陪我,每次想让哥哥宇智波鼬教我手里剑决窍,但是哥哥一直说“我很忙,手里剑让父亲教我”而我却一直嘀嘀咕咕说着,每次每次,都说忙啊忙的,哥哥这是讨厌我了吧,嗯没错哥哥一定是讨厌我了

哥哥总是这么说“好啦,别说这种话 佐助今天真没时间”而我有些赌气说着每次都是今天今天,也不知道明天什么时候才到呢

而我总是埋怨着哥哥因为任务而不陪我,但是看到哥哥招手还是过去了,但是脸颊两边都有些范红害羞,哥哥总是拿两个指头戳我的头对我说“原谅我,佐助,等我回来一定教你”而我也会满足害羞看着哥哥离开,等着哥哥回来。

可是等回来的却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在...

记得在自己小时候哥哥总是因为各种任务而没时间陪我,每次想让哥哥宇智波鼬教我手里剑决窍,但是哥哥一直说“我很忙,手里剑让父亲教我”而我却一直嘀嘀咕咕说着,每次每次,都说忙啊忙的,哥哥这是讨厌我了吧,嗯没错哥哥一定是讨厌我了

哥哥总是这么说“好啦,别说这种话 佐助今天真没时间”而我有些赌气说着每次都是今天今天,也不知道明天什么时候才到呢

而我总是埋怨着哥哥因为任务而不陪我,但是看到哥哥招手还是过去了,但是脸颊两边都有些范红害羞,哥哥总是拿两个指头戳我的头对我说“原谅我,佐助,等我回来一定教你”而我也会满足害羞看着哥哥离开,等着哥哥回来。

可是等回来的却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在放学回来路上,宇智波家族的人都被杀了自己也开始有些害怕,跑回了家中却没进去只是感觉有人却咽了一口水,推门进去却看到了这一幕,爸爸妈妈倒在了血泊之中,有一个脚步声直面朝自己走了过来而我害怕的一直往后退退到了墙上直到看到了那个杀害自己家族族人和爸爸妈妈的人的面容,有些呆住了看着转过头来,眼睛却写轮眼,看到容貌既然是哥哥,有些不知所措的乱了方寸,哥哥的一个手里剑飞过去而我却被划伤捂着手臂,眼神不可置信的崩溃的看着哥哥问着哥哥

“你要干什么  哥哥”

“哥哥却说我愚蠢的弟弟啊,并且开了万花筒写轮眼使用了月读让我看见了所发生的一切,崩溃的捂着头倒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哥哥”

“为了测试自己的实力”

“测试实力……就为了这个!就为了这个,杀了大家嘛”

“闭上眼睛说着,因为这个很重要”

佐助像发了疯是的跑了上去说着开什么玩笑,可还是被哥哥一拳打得动不了了,而倒下去了,看到了……说着好可怕就一直哭着跑了出去,那个时候害怕极了,说着不要杀自己,而且自己还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打得过哥哥只能说着不要杀我哥哥却是这么说的

你这种人没有杀死价值,我愚蠢的弟弟啊,如果想杀死我的话,就仇视我憎恨我吧,然后……就丑陋的活下去吧,尽全力的逃跑吧,尽全力的苟活下去

酒店试睡员-黑刀先生
赶车6个多小时,来到曲靖,听从朋友的建议,入住这家
赶车6个多小时,来到曲靖,听从朋友的建议,入住这家
宇智波佐助是鸣人的

第二章 被监视的三人

*字数太少别介意

*部分私设不存在ooc

*想评论私聊说


“降谷零是波本Bourbon

诸伏景光是苏格兰Scotch

伊达航是轩尼诗

松田阵平是白马威士忌

萩原研二是芝华士chivas


“随着冷冰冰的琴酒离开房间冷冰冰气息渐渐的恢复了温度,彼此也只是先看着对方,打破了平静的是班长”果然还是不放心我们呢,这个房间有四五个监控呢,我还在我身上发现了一个。不愧是他不愧是对老鼠敏感家伙,但是我们怎么会让你发现。


“啧”白马威士忌,你倒是听我说完话在去弄也不迟吧?


芝华士:[哈哈哈]笑了笑,果然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看到,这种东西就喜欢拆呢


严肃的气氛也在松田的拆东...

*字数太少别介意

*部分私设不存在ooc

*想评论私聊说


“降谷零是波本Bourbon

诸伏景光是苏格兰Scotch

伊达航是轩尼诗

松田阵平是白马威士忌

萩原研二是芝华士chivas


“随着冷冰冰的琴酒离开房间冷冰冰气息渐渐的恢复了温度,彼此也只是先看着对方,打破了平静的是班长”果然还是不放心我们呢,这个房间有四五个监控呢,我还在我身上发现了一个。不愧是他不愧是对老鼠敏感家伙,但是我们怎么会让你发现。


“啧”白马威士忌,你倒是听我说完话在去弄也不迟吧?


芝华士:[哈哈哈]笑了笑,果然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看到,这种东西就喜欢拆呢


严肃的气氛也在松田的拆东西情况下,慢慢的变得嘻嘻哈哈。


轩尼诗:不过波本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哪里有没有安全的地方,可以放下所有戒备聊天的地方,有的话就去哪里吧。


苏格兰:有一个地方,是我和zero的秘密基地,一个咖啡店我只是偶尔会去经营一下,哪里的吃隔音也不错。就去哪里吧。


四人同说:行吧,刚好聚聚餐。




宇智波佐助是鸣人的

【名柯】新年快乐 之警校组

*有私设

*关于警校组全员存活,过年吗不想发刀,警校组也是我的意难平。

*首次贺文,不喜勿喷

*ooc应该不严重,闲话告一段落


正文:

回忆着组织被消灭,哥哥也因为在组织卧底受了伤。[无奈摇摇头]真是的受伤还不好好休息,不过还好哥的的上司也给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养伤时间不说还好,也就休息了一个星期就去白罗咖啡厅工作了,不过时间过的还真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新的一年,今晚上就大年三十吗?我要不给哥哥一个惊喜?倒也不是不行!“打发短信,给了四个神秘的朋友,晚上一起过年哦”


[神秘的四人]还是默契十足的回复到了,好的,小萱


“收到,好”


急急忙忙准备着一切,做一些好...

*有私设

*关于警校组全员存活,过年吗不想发刀,警校组也是我的意难平。

*首次贺文,不喜勿喷

*ooc应该不严重,闲话告一段落




正文:

回忆着组织被消灭,哥哥也因为在组织卧底受了伤。[无奈摇摇头]真是的受伤还不好好休息,不过还好哥的的上司也给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养伤时间不说还好,也就休息了一个星期就去白罗咖啡厅工作了,不过时间过的还真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新的一年,今晚上就大年三十吗?我要不给哥哥一个惊喜?倒也不是不行!“打发短信,给了四个神秘的朋友,晚上一起过年哦”


[神秘的四人]还是默契十足的回复到了,好的,小萱


“收到,好”


急急忙忙准备着一切,做一些好吃的很快做好了一些简单的东西,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过的真快?


【听到了敲门声】


你们来了【笑】,哥哥还没下班呢,应该快了 我打个电话催一催,【拿出了手机,就准备给哥哥打电话】电话声音响了一段时间后就接听了。


[接电话]小萱,怎么了?


“哥哥,今天大年三十哎,哥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吃吧?”况且我还有礼物送你呢!〖心里:礼物的名字叫团聚〗【淡定的笑了一下】


【久久没有声音,却早已经开车在回来的路上了】好,我马上到了,小萱


[好,我知道了]


很快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走了进来]看到了眼前的四个人,眼睛有些湿润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了他四人的祝福


“新年快乐,金发混蛋,你居然瞒着我们去完成那么危险任务,不过没事就好!真的想在你脸上在揍你一拳”


“新年快乐,zero”我差点失言了呢,差点就离你而去了呢,这段日子你肯定很累吧!


“新年快乐,零”看来我教你的车技真的很管用吗


“新年快乐哦,降谷”我教你的为人处事 ,看来你用得也不错嘛【拍拍降谷的肩膀】


“新年快乐,哥哥”我一直知道他们四人一直活着,但是我的上司不允许我说,我就没告诉你在组织消灭以后,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们哥。


“同乐,各位。卷毛混蛋!还想被打掉一颗牙?”


“眼睛不停的看着眼前的几人,揉揉妹妹的头,我又怎么会怪你呢,只要大家平平安安的就好了,一起保护这个国家就好了,你们还记得警察的初心吗?”


“记得,警察具有荣誉感使命感,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态度”


“记得,他们尊重人权,以公正友好的态度执行工务”


“记得,严格遵守纪律,团结一致友好协作,”


“记得,磨练自己意志,提高自己能力”


“记得,具有积极向上的态度”


[异口同声到这就是警察]


好了哥有什么要说的就先吃饭吧,你不饿我还饿了呢!吃完饭了,今天还真开心,大年三十过了,又要开始忙忙碌碌的工作了。不过是为了国家!


当然了!我们还要一起为了国家,无私奉献!你不在是一个人了,小降谷!!!


@我是种花家的王子羽曦 

@云孴 

@FBI王牌——赤井秀一 

谢谢你们,班长景光零谢谢你们陪我那么久!新年快乐啊,迟到的祝福!

Coisíní

他们本为一体,我们粉丝才是局外人!

红绳事件,我是团粉,但是这一次我站在小贺这一边,五年!它不是五天或者是五个月!

他们本为一体,我们粉丝才是局外人!

红绳事件,我是团粉,但是这一次我站在小贺这一边,五年!它不是五天或者是五个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