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曳羽

171浏览    88参与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惨剧

分享一个惨剧,由于我过于执着地想把我的百乐78g墨囊灌满,最后导致一手墨水还污了一页书。

这件事情教会小糯米糍:

1.放弃灌满它吧,过段时间咱买支能装满墨的……

2.太执着要不得……

3.墨水这种东西,过两天就洗干净了(微笑)……

[图片]


分享一个惨剧,由于我过于执着地想把我的百乐78g墨囊灌满,最后导致一手墨水还污了一页书。

这件事情教会小糯米糍:

1.放弃灌满它吧,过段时间咱买支能装满墨的……

2.太执着要不得……

3.墨水这种东西,过两天就洗干净了(微笑)……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7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京华到底将元有信父子俱都安置在昆仑修养,又为尚在昏迷中的苍梧细细诊察许久,方扭头对站在一侧面露担忧的元有信道:“他身上伤势太重,即便有那一缕鸿蒙紫气并我此界的天雷滋养,恢复起来也有些麻烦。”

  

  却没说不能恢复。

  

  元有信大松一口气,真诚谢道:“多谢道友宽宏。”

  

  他虽说是阴差阳错才贸贸然闯入别界,但苍梧却是真闯入此间。

  

  此间天卝道没灭了他父子二人不说,苍梧还吞了人家的天雷,平白化用了人家无尽灵气生机,此界指令者非但不怪卝罪问责,倒还像是要帮苍梧的模样,令元有信不禁一喜。

  

  京华抬眼,见元有信面上喜...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京华到底将元有信父子俱都安置在昆仑修养,又为尚在昏迷中的苍梧细细诊察许久,方扭头对站在一侧面露担忧的元有信道:“他身上伤势太重,即便有那一缕鸿蒙紫气并我此界的天雷滋养,恢复起来也有些麻烦。”

  

  却没说不能恢复。

  

  元有信大松一口气,真诚谢道:“多谢道友宽宏。”

  

  他虽说是阴差阳错才贸贸然闯入别界,但苍梧却是真闯入此间。

  

  此间天卝道没灭了他父子二人不说,苍梧还吞了人家的天雷,平白化用了人家无尽灵气生机,此界指令者非但不怪卝罪问责,倒还像是要帮苍梧的模样,令元有信不禁一喜。

  

  京华抬眼,见元有信面上喜悦非是作伪,他因想起自乾坤镜中看见的苍梧被此人数次责难的模样,心中不由一梗。

  

  但他因想起江月从前受逐浪虐打,遂自己斩杀了逐浪的模样,轻叹一口气,到底替元有信庆幸:还好你是苍梧亲爹……

  

  却也因苍梧仍旧昏沉睡着的模样,京华到底自榻边起身,对着元有信手掐子午诀,正色道:“吾乃东皇,为此界暂掌道缘之神。”

  

  又垂下眼揉卝揉江月的头,示意江月与元有信见礼:“这是小儿江月,亦为此间魔神。”

  

  江月眉心狠狠一皱,一时没有动作。

  

  那元有信在原世界时虽也曾为天帝,掌乾坤万载,到底后来出了变故,又附身于凡人之上。而况这东皇又暂护他一命在先,允了一次道缘给苍梧在后,他如何能受此界东皇与魔神之礼?连忙侧身避开,复将此中原曲道明。

  

  江月只静静看着床卝上昏迷的苍梧,心中因想着,哥卝哥,你也是一方帝君,道法通明,头上除了天卝道没有压得住你的,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样?

  

  苍梧迷迷糊糊将三人对答听了个囫囵,心中既知自己因祸得福受了别界一场莫大福缘,正睁开眼欲要道谢,却发觉自己浑身上下一时都还动弹不得,连开口说话都艰难得狠,想是身卝体尚在复原之故。

  

  江月既见苍梧睁眼,一时喜不自禁,也不顾元有信还在一旁,就将毛卝茸卝茸的脑袋拱去苍梧怀里轻轻蹭了蹭,腻声道:“哥卝哥,睡觉,不许说话!”

  

  苍梧轻咳一声,到底因京华一句“久别重逢,不必多想”闭目休息。

  

  京华上前两步,将自家不省事的儿子提溜在手,同元有信匆匆作别,临出门前,又到底对元有信道一句:“元道友,苍梧……他伤重已久,便是训责也不急在一时,就让他多歇一阵吧。”

  

  元有信心道我如何舍得训责他?面上自是应了,待回身瞅着自家儿子苍白面色,又想起木辛那些话,不由有些牙疼,他遂对着又偷偷睁眼瞅他的苍梧道:“我也闭嘴,你也闭嘴,睡觉。”

  

  苍梧不由因自家父君这副模样觉得有些好笑,嘴角本有些上扬,又颇费了几分力气摁回去。

  

  却说江月被京华夹在腋下提溜回房后,也不待京华开口,就先大嚎起来:“哥卝哥救命!我爹要打我!救月儿!”

  

  京华把个只到他腰间的江月丢上卝床去,冷眼看他在床卝上撒泼打滚嚎了有一炷香时辰。待江月不嚎了,方冷冷开口:“接着哭。”

  

  江月这才知道,他爹真生气了。

  

  他心道,不就是没有给元有信行礼吗?爹爹至于生气吗?元有信虐打我苍梧哥卝哥,我没宰了他都是看苍梧哥卝哥的面子,还要我好言好语把他当叔伯待?我不干,你打我我也不干。

  

  因心中思量,江月面上便不由露卝出两分愤卝恨来。

  

  京华如何不知道江月生平最恨逐浪那厮,连带着也看不得虐打之事,但苍梧这事……是他父子二人不会相处,他也没打算管。

  

  因江月眼看着又要生出心魔,京华轻笑一声,便对躺在床卝上干瞪眼的江月道:“每月一次天雷劫,才换得不回上界?魔神好算计啊。”

  

  江月一凛,起身至京华身前跪下,正色抬眼,先蓄一泡泪郑重道:“爹爹,你听月儿狡辩!”

  

  “啊,爹爹你怎么打这么狠,轻点轻点!”

  

  “爹我压着你没?呜呜呜轻点!打两下了!”

  

  “呜呜呜爹爹换个地儿吧!该红了……”

  

  “诶对对对这个力度挺好……啊……”

  

  “呜呜呜十下了呜呜呜我跟天卝道商量得急,早知道说一年一次天雷劫多好……啊啊啊啊……疼疼疼……”

  

  “我又不怕天雷,不就是疼两天吗?……啊……天雷都没您打的疼……”

  

  “啊……爹打累了没?……啊……啊……歇歇吧……”

  

  “月儿疼呜呜呜……不是……您别停啊,消气了没?没消气接着打嘛,我就是刚刚嚎习惯了……”

  

  京华皱眉道:“怎么不喊了?”

  

  江月抹了把本也没有的眼泪,只恭声道:“您消消气,气顺了我再闹。”

  

  “呜呜呜爹……停停停!疼啊……”

  

  ……

  

  ——————————————

  

  黄黄唠嗑:

  

  @阿秋的叶梗子 @零上℃ @海木檀香(大米饭) @王子与大小姐 @badwolf @『雨嫣』 @可爱的小白菜@jiny_  @落焰 @乖孩子爱好者 @栀柯 @父子梗专业户 @零刻度 (看文随缘艾特不动了……)有史以来最好玩的一次拍……给我笑的诶……

  

  1.大概是……脑都脑好了,不码出来睡不着吧,快收尾了,整挺好。

  

  2.别告诉白白我偷偷码字,她会生气的……

  

  3.接下来走一下欢脱沙雕收尾剧情。

  

  4.想看拍拍细节?没有细节,糯糯不会写拍……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42

时隔两月,终于起了照顾我的小琴琴的心。

仔仔细细把琴擦干净,用细布把凡士林抹开,夹上调音器把弦调好,把谱架安好,打开书,翻到谱子,沉下心来,突然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我被剥夺乐感很久了,或许是因病,下意识地不去听音乐,也因为身体在恢复的关系,很久没有自娱了。

昨晚下意识地拿起我的洞箫,才发现手指已经可以按孔,虽然吹不了两个音,左手就僵住漏风,但恢复一阵子,我就可以重新练箫了。

那琴呢?由于这个月奔波的关系,我已经一个月没有碰它了,明明我是可以按弦的。

十分期待吃完早餐回房练琴了啊。

重新碰上它,竟然有几分久别重逢的挂念,那我用我可爱的洞箫完整地吹出一首歌来,我应该会高兴哭的吧。

练...

时隔两月,终于起了照顾我的小琴琴的心。

仔仔细细把琴擦干净,用细布把凡士林抹开,夹上调音器把弦调好,把谱架安好,打开书,翻到谱子,沉下心来,突然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我被剥夺乐感很久了,或许是因病,下意识地不去听音乐,也因为身体在恢复的关系,很久没有自娱了。

昨晚下意识地拿起我的洞箫,才发现手指已经可以按孔,虽然吹不了两个音,左手就僵住漏风,但恢复一阵子,我就可以重新练箫了。

那琴呢?由于这个月奔波的关系,我已经一个月没有碰它了,明明我是可以按弦的。

十分期待吃完早餐回房练琴了啊。

重新碰上它,竟然有几分久别重逢的挂念,那我用我可爱的洞箫完整地吹出一首歌来,我应该会高兴哭的吧。

练完琴就练字,然后接着看书,要记得多散步多运动,要多喝热水多走。

加油啊小糯米糍,恭喜你,又可以按孔按弦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41

戒断手机的小糯米糍靠坐在床头看书,本来看着看着就困了,突然听见孩子的哭嚎……

哭得好惨……然后又听见孩子妈一句“不许哭”……

这说明啥?这说明寒假到了,家庭矛盾升级服务已提上日程。

啊……好困……

明天要记得先练字再看书……困……


戒断手机的小糯米糍靠坐在床头看书,本来看着看着就困了,突然听见孩子的哭嚎……

哭得好惨……然后又听见孩子妈一句“不许哭”……

这说明啥?这说明寒假到了,家庭矛盾升级服务已提上日程。

啊……好困……

明天要记得先练字再看书……困……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5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元有信因他这话心头痛极,一时一股郁气梗在喉中,心火郁结之下,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心中只道,苍梧怎么会这样想?

  

  但他分明见苍梧身上血流如注,一张青白俊脸上已是冷汗涔卝涔,又见苍梧眸子静静垂下去,只看着地上的乾坤镜,分明是有一股执念的。

  

  元有信既急既气既惊既痛之下,终于颤颤伸手,却也只敢轻轻碰一碰苍梧脖颈处一道寸长血痕。

  

  是连结痂都没结完的黑紫,皮肉自然也因剑疮外翻。

  

  元有信终于颤声道:“爹爹……爹爹对不住你,爹爹怕你疼,你……你……你赶紧给自己治治伤……”

  

  苍梧一怔,心头蓦...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元有信因他这话心头痛极,一时一股郁气梗在喉中,心火郁结之下,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心中只道,苍梧怎么会这样想?

  

  但他分明见苍梧身上血流如注,一张青白俊脸上已是冷汗涔卝涔,又见苍梧眸子静静垂下去,只看着地上的乾坤镜,分明是有一股执念的。

  

  元有信既急既气既惊既痛之下,终于颤颤伸手,却也只敢轻轻碰一碰苍梧脖颈处一道寸长血痕。

  

  是连结痂都没结完的黑紫,皮肉自然也因剑疮外翻。

  

  元有信终于颤声道:“爹爹……爹爹对不住你,爹爹怕你疼,你……你……你赶紧给自己治治伤……”

  

  苍梧一怔,心头蓦地松了口气。

  

  他不由抬手轻卝抚莫名跳得有些快的心口,轻轻眨眼,伸手一点。

  

  元有信便见苍梧身上伤痕、血迹顿消。

  

  他不由松了一大口气,正待同苍梧谈及此无妄之灾因果缘何,然他面上才露卝出三分笑意,江月却因见此一幕,不知怎的,跌在京华怀里,心痛难当,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京华自惶然色变抱着江月回昆仑疗养不提,元有信面上淡笑乍然一僵,这才见苍梧面色比白时更白,额上冷汗比先时更密。

  

  而此间血卝腥味,分明更浓烈了。

  

  这是……治好了还是没治好?

  

  元有信心中一时心乱如麻,又因苍梧面沉如水,怕自己再说什么又惹得苍梧劳心,也不敢轻易触卝碰苍梧,犹疑半晌,到底没有动作。

  

  苍梧自颤着手勉力去碰那面乾坤镜,他既知父君此劫同他关系极大,心中自然存了一股执念。

  

  待到镜显,苍梧因见那木辛提着一把朴刀骂骂咧咧道:“死元有信!没用的东西!虐打儿子!要不是白白那个偏心的黑心糯米糍护着你,看我们不把你卸成八段!”

  

  苍梧正不解之时,又听那人道:“你不舍得虐元有信,你就没救,滚,孽障退下,我自己去打死元有信!”

  

  待到此时,苍梧方知,那木辛竟是为自己寻仇而来,他却不知木辛缘何说父君虐打自己。

  

  既见元有信面色乍然白得过分,苍梧一顿,到底发着颤勉力拜倒,竭力稳住声音,闭目道:“原来……是……苍梧……咳带累……咳咳咳……带累……父君……咳咳咳……苍梧万死。”

  

  不过几句话,苍梧竟就喘成这样。

  

  元有信虽听得没头没尾,不知道什么“白白”什么“糯米糍”的,却到底听明白了个“虐打”。

  

  他因想起苍梧身上的鞭伤与洞卝开在背的血洞,心中狠狠一痛,到底潸潸落下泪来:“梧儿,从前是爹爹不好,是爹爹下手没轻重,爹爹真的不知道鞭卝子打人这么痛,你……你……你不要瞎想,你身上伤好些了吗?”

  

  到底没有提此异界如何回家之事。只颤着手欲要扶起苍梧,却见苍梧死死闭目,分明已是损耗过卝度,身卝体虚极,再撑不住,竟就瘫在地上了。




——————————————

黄黄唠嗑:


  嘛,作为感谢木末芙蓉大宝贝(木辛)和@醇和乙醚 的小甜饼儿?哦,还勉强加个欠我评的@阿秋的叶梗子 

  

  即将开启阿信带苍梧养伤,月儿腻在苍梧边儿上撒娇副本……@王子与大小姐@『雨嫣』 @可爱的小白菜  @落焰 @海木檀香(大米饭)@乖孩子爱好者 @badwolf @零上℃ @零刻度 ……(看文随缘艾特不动了) 我今天宠苍梧了!快夸我!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40·糯米糍,药不能停

大概是……人家都戒烟戒酒戒毒。

糯糯就很好玩了,在医生指导下服药成瘾并不用害怕戒断反应。

医生会帮我考虑的,我不用考虑,我只需要吃,并谨记,糯米糍,药不能停。

我这……挺好……挺好……挺好……

大概是……人家都戒烟戒酒戒毒。

糯糯就很好玩了,在医生指导下服药成瘾并不用害怕戒断反应。

医生会帮我考虑的,我不用考虑,我只需要吃,并谨记,糯米糍,药不能停。

我这……挺好……挺好……挺好……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4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04.

  

  苍梧因元有信这话手不由一顿,他此时已然修复好元有信脾脏并肋骨诸处,只待再将双卝腿续接,便能将元有信这副躯壳医好。

  

  只是元有信声泪俱下的话令他一怔,他垂眸思索片刻,因想着是不是自己治伤手法太过残卝暴,这才吓到了父亲,又抬眼看见自己肉卝身上身破了个大洞,身上汩卝汩淌着鲜红血液,估摸卝着父君自来不曾见过这般情状,因一挥手,便将地上一摊血迹消去。

  

  元有信心疼得一颗心如在油锅里翻滚了一回,既见苍梧停手,他终于能喘上一口气,方颤声道:“梧儿,别伤你自己!”

  

  苍梧抬手,覆在腿上感知这断骨,因思量片刻,到底疲惫...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04.

  

  苍梧因元有信这话手不由一顿,他此时已然修复好元有信脾脏并肋骨诸处,只待再将双卝腿续接,便能将元有信这副躯壳医好。

  

  只是元有信声泪俱下的话令他一怔,他垂眸思索片刻,因想着是不是自己治伤手法太过残卝暴,这才吓到了父亲,又抬眼看见自己肉卝身上身破了个大洞,身上汩卝汩淌着鲜红血液,估摸卝着父君自来不曾见过这般情状,因一挥手,便将地上一摊血迹消去。

  

  元有信心疼得一颗心如在油锅里翻滚了一回,既见苍梧停手,他终于能喘上一口气,方颤声道:“梧儿,别伤你自己!”

  

  苍梧抬手,覆在腿上感知这断骨,因思量片刻,到底疲惫开口道:“父君,信苍梧一次,就这一次……”

  

  他语中疲累与执着令元有信心碎,元有信心中只道爹爹不是不信你,爹爹是不想看见你受伤。

  

  还不待他将话说出口,却见苍梧闭目,不消片刻,元有信便回到他自己肉卝身之中。

  

  自回归自己肉卝身之后,元有信站起身来走了两圈,只觉神清气爽,周卝身并无丝毫不适,甚至灵台之处清明更胜从前。

  

  这大抵是治好了。

  

  但苍梧究竟是怎么治好的?

  

  元有信惶然地瘫坐在地搂住昏迷不醒的苍梧,一时竟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

  

  江月面色凝重地走来,只将手中乾坤镜递过去,对元有信恨声道:“你就不想看看他是怎么救你的吗?就那么信不过他?”

  

  一席话将元有信说得更为无措,他只颤着手接过这面乾坤镜,口卝中到底辩解道:“我没有不信他……”

  

  直说得江月一时忍不住,右脚就先冲着元有信心口踹过去,他尚还气得高声道:“那你不告诉他这话!”

  

  这一脚踹得太猛,元有信躲避不及,只往后一撤,江月这一脚落下去时落得又气又急,京华一时都拉扯不住,元有信即便是躲,也被江月生踹在左肩。

  

  他一时只觉左肩被踹得大痛,却死死捏着这面乾坤镜,幸而这面镜子并不曾掉落。

  

  京华自对苍梧施法止血在先,又对江月训斥在后,但苍梧身上伤势并不能有丝毫好转。

  

  只是江月因受了他一番斥责,到底收了娇卝态,垂下头一脸哀戚地跪在他身后,面上时不时就滚下几行泪来。

  

  京华心中隐隐知道江月是因苍梧才气成这样,但无故伤人又岂能不罚?而况苍梧极强,更极看重这元有信,江月一脚伤了其父,说不得苍梧醒后会有何等责难。

  

  京华虽说不怕同苍梧打斗,但苍梧重伤他自己,江月又这样喜欢苍梧,自己心中也敬佩苍梧,如此这般,他便只得默许江月在身后暂且跪了,心中却又难免想着月儿数月都没跪过,也不知撑得住几时。

  

  他因心中怜爱娇儿,到底悄悄施法将地上碎石悉数清了,又对元有信道:“元兄,小儿无状,令元兄受惊了,我罚他跪省,算是给元兄赔罪了。”

  

  元有信只静静看着乾坤镜中变化,闻言叹息一声,只道:“不干这孩子的事,是我对不住梧儿,你罚他作甚?看我薄面,且饶他这遭吧。”

  

  京华心头一松,抬手令江月起身,却见江月冲他恭谨拜倒,面上却紧绷着,轻轻摇了摇头,并不预起身。

  

  这孩子娇憨已久,京华都险些忘了,他其实是最有主意的人。

  

  既见江月执意跪着,京华便也就着一旁挨着江月坐了,轻轻卝揉卝揉他头,却叹息道:“现在知道怕你苍梧哥卝哥生气,要自罚求恕,才刚怎么就不收着点火气?”

  

  把个江月说得又羞又愧,却也因他爹爹这样懂他的心思十分欣喜,便歪着头轻轻蹭着京华肩头,倒是腻在他爹身上卸力,跪得轻卝松许多。

  

  却说元有信在这乾坤镜中,才看见苍梧是自己剥离了一片元神替他将双卝腿治好。

  

  这元神被剥离炼化之后再不能复原,而元神一旦受创,对自身修为自然有损,元有信自将乾坤镜翻按下,看着自己膝上的苍梧,终于颤着手将苍梧身上衣袍剥下。

  

  苍梧背上,尚且留有几道细长鞭伤与疤痕,这鞭伤周边遭晕着乌紫,乌紫内又结着厚厚黑痂。错综黑痂横在苍梧瘦弱背上,看着着实好不可怜。

  

  元有信因颤着手轻轻碰上一道黑痂,指尖触着突兀隆卝起,想起自己从前对苍梧动鞭时那样随性,不知这孩子痛得怕是快撑不住了,也没躲过一次,一时不由将手缩回去,想起自己历过的痛楚,竟不敢再碰。

  

  鞭伤结痂倒也罢了,不过是肩胛以下伤了皮肉,但苍梧自己将他腰上之处捅破,硬生生抽卝离两根肋骨出来,留下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却令元有信心中五味杂陈。

  

  他想起自己断骨时的痛楚,再看苍梧背上皮肉外翻,止不住的血浸染着他皮肉,一时红肉白骨俱都暴卝露卝出来,那鲜红血肉又被破开得急,几缕肉丝都直接被断骨磨断随血水淌出来,因血流如注实在止不住,竟就将苍梧腰卝腹下泥土沁得隐隐泛紫。

  

  此间浓烈的血卝腥味令元有信终于落下泪来,他只颤着手抚向苍梧布满冷汗的面颊,却并不敢用卝力,只哽咽道:“梧儿,你是不是很疼?爹爹从前是不是打得你疼了……”

  

  可怜苍梧本就瘦得瘦骨嶙峋,他背上触上去都先卝摸得着薄薄一层皮肉覆下的骨头,再没有什么肉了,这厢他对自己这般狠绝,其实血也淌得快尽了。

  

  只是元有信同京华俱都施法,也不能助苍梧伤势消解分毫。

  

  元有信只轻轻搂着不知为何瘦得真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儿子,心中焦急难当,更对自己从前忽视苍梧已久悔愧无比。

  

  却说苍梧悠悠转醒之后,一抬眼,便见元有信面色苍白地看着自己,眼中流露卝出的焦灼与惊恐俱现。

  

  苍梧因不忍见元有信面上惊恐,侧过头去,却正好瞥见那面乾坤镜。

  

  不知怎的,那面乾坤镜忽而飘出一句话来:“梧儿受了你多少鞭卝子都不敢晕,你怎么敢就这么晕了?”

  

  这话正是木辛打过元有信后愤愤之言。

  

  元有信因这句话面色骤然一紧,因思及当时百般剧痛,不由双手都有些发起颤来。

  

  既见元有信一副惊惧模样,苍梧连忙将这面乾坤镜丢开。

  

  苍梧自卝由聪明卝慧黠,万法通灵,此时听得这话,如何还不知道元有信这场无妄之灾多半是因自己而起?

  

  他却也因这话于心中思虑稍许,因自觉自己身上伤重难愈,说不得要将养月余,却又痛父君因自己才横遭此祸。

  

  因元有信面上冷汗与惊恐,苍梧思及适才自己又违背了一次君父之命,再思及父君此劫全系自己之故才带累父君。

  

  他因强撑着跪起来,却又因身上万种伤痛俱都令他浑身止不住颤将起来,灵台处更因元神撕卝裂之痛如被烈火灼烧。

  

  苍梧到底自知自己再熬不住一场训诫,既见元有信颤颤伸手似是要抚向他脖颈,苍梧因惨然一笑,压下心中万千揣测,只静静道:“父君……要赐死苍梧吗?”

  

  ————————————

  

  黄黄唠嗑:

  

  1.呜呜呜我不敢再虐儿子了,后续甜宠,阿信照顾苍梧,你们先自己脑着,我这礼拜写不了东西了呜呜呜。

  

  2.这应该也不虐吧?评论区来,赶紧的,夸糯糯甜宠亲妈!

  

  3.@王子与大小姐 @可爱的小白菜 @落焰 @海木檀香(大米饭)@父子梗专业户  嘿嘿嘿糯糯最亲妈了。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可爱的小白菜  给我家白白写了点好东西。

糯糯也想看!

小白菜太太说糯糯后妈?

天地良心!你们评评理!糯糯什么时候后妈过?

糯糯就月儿这么一个儿子,糯糯多宝贝我的好月儿!

我都舍不得月儿掉根头发丝!

哼!还有比糯糯更会宠儿子的亲妈吗?评论区快夸糯糯亲妈!

@可爱的小白菜  给我家白白写了点好东西。

糯糯也想看!

小白菜太太说糯糯后妈?

天地良心!你们评评理!糯糯什么时候后妈过?

糯糯就月儿这么一个儿子,糯糯多宝贝我的好月儿!

我都舍不得月儿掉根头发丝!

哼!还有比糯糯更会宠儿子的亲妈吗?评论区快夸糯糯亲妈!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39

头疼了六个小时有点小崩溃,我就不挣扎了,允许自己今天emo一下,至少可以舒服点,明天再继续努力。

小糯米糍,想干嘛干嘛~

头疼了六个小时有点小崩溃,我就不挣扎了,允许自己今天emo一下,至少可以舒服点,明天再继续努力。

小糯米糍,想干嘛干嘛~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彩凤因寻晨露亡,阮籍哭穷本狷狂。

何如塌上安睡去,莫教弄玉理新妆。

三绕枯木遇初芽,孤坐庐中对镜花。

昨日心安昨日事,今霄惶惑今霄罢。

兜转反复总难圆,先破此璧免登仙。

挫锐求安元无事,波折频出非我愿。

自苦自乐自消沉,既来既去早随缘。

纷扰诸事全不顾,畏首畏尾莫争先。

苦寒盼春先保暖,躁郁焦焦后展颜。

只合营营复闷闷,不应斗争惹祸愆。

莫到无路回头处,才知最贵家里闲。

————————

糯米糍啊……你怎么回事……你是最不能写诗的人,你不知道吗……

不要再写了……会出事的……

彩凤因寻晨露亡,阮籍哭穷本狷狂。

何如塌上安睡去,莫教弄玉理新妆。

三绕枯木遇初芽,孤坐庐中对镜花。

昨日心安昨日事,今霄惶惑今霄罢。

兜转反复总难圆,先破此璧免登仙。

挫锐求安元无事,波折频出非我愿。

自苦自乐自消沉,既来既去早随缘。

纷扰诸事全不顾,畏首畏尾莫争先。

苦寒盼春先保暖,躁郁焦焦后展颜。

只合营营复闷闷,不应斗争惹祸愆。

莫到无路回头处,才知最贵家里闲。

————————

糯米糍啊……你怎么回事……你是最不能写诗的人,你不知道吗……

不要再写了……会出事的……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3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苍梧自京华处粗晓此间情状后,虽一时并未明晰此无妄之灾如何降在元有信身上,但此时元有信半身染血,既是京华此间诸法用尽都不能疗伤,苍梧到底只能另觅他法。

  

  江月自见到苍梧后,因苍梧脸色苍白面色差极,不由十分担忧,此时站在京华身后紧紧攥着京华袖口,不知怎的心中隐隐泛出几分难耐的不安。

  

  这不安令江月心中无由地升腾出几丝惊恐甚至于惊惧,他遂颤颤开口道:“爹爹,我难受……”

  

  语中惊惧令京华心中一紧,登时抱起江月,轻轻亲他惶惑面颊,又轻笑道:“阿月是不是饿得慌?爹爹烤鱼给你吃,好不好?还想吃什么都成,哪儿难受呢?”

  

  江...

禁红禁蓝禁推禁关迎评

  

  苍梧自京华处粗晓此间情状后,虽一时并未明晰此无妄之灾如何降在元有信身上,但此时元有信半身染血,既是京华此间诸法用尽都不能疗伤,苍梧到底只能另觅他法。

  

  江月自见到苍梧后,因苍梧脸色苍白面色差极,不由十分担忧,此时站在京华身后紧紧攥着京华袖口,不知怎的心中隐隐泛出几分难耐的不安。

  

  这不安令江月心中无由地升腾出几丝惊恐甚至于惊惧,他遂颤颤开口道:“爹爹,我难受……”

  

  语中惊惧令京华心中一紧,登时抱起江月,轻轻亲他惶惑面颊,又轻笑道:“阿月是不是饿得慌?爹爹烤鱼给你吃,好不好?还想吃什么都成,哪儿难受呢?”

  

  江月因他父亲这番轻柔抚卝慰,心中稍定,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缘何一见苍梧就这般难受,却不愿离开此间。思虑许久,到底只蜷在京华怀里腻声撒娇,又让京华喂饴糖并梅花糕各样吃食给他吃。

  

  这父子二人自和乐不提。

  

  却说苍梧郑重谢过京华襄助后,又得京华应允,暂且留下为他父子二人护卝法之诺,方才镇定下来。

  

  此时元有信痛觉为京华所封,只躺在原处,倒无不适。他因见苍梧面上担忧与额间薄汗,不由开口道:“梧儿,你要不要先歇歇?”

  

  他却不知,封闭痛觉之法并不能医治伤势,而他这一身伤倘或再不医治,说不得就会毙命当场。

  

  如此这般,苍梧一颗心焦灼之至,哪里还能想得到他自己?

  

  此时闻得元有信此语,因见元有信面上关心之色,心中大痛,他遂点头,强逼着自己闭目调息一刻,方才睁眼。

  

  甫一睁眼,苍梧便起身,又蹲跪在元有信身侧,一双凤眸满含坚定之色肃声对元有信道:“父君,信苍梧一次。”

  

  元有信猛一听这话,并不知苍梧何意,他心中只道老夫怎么不信你?

  

  还不待元有信开口发问,苍梧伸手对着元有信一点,便将元有信魂魄抽卝离,暂且安置于鸿蒙紫气之中。

  

  元有信借由鸿蒙紫气之身漂浮在半空,只觉神清气爽,正要问苍梧待要如何,却见自己的肉卝身忽然睁开眼,直接坐将起来。

  

  诸位看官,你道如何?却原来,是苍梧适才盘腿而坐,将元神直接自他原身抽卝离,附在元有信身上了。

  

  苍梧甫一睁眼,因不觉如何疼痛,便消了京华施的阻隔疼痛之法。

  

  这法术乍一消解,苍梧便觉双卝腿剧痛,复又觉出胸腹断骨险些刺伤心肺。

  

  按说元有信早被这磨人疼痛磨得几欲速死,但苍梧却强撑着坐起身来,自己将周卝身断骨细按许久,这才知道,元有信伤得也并不十分严重。

  

  这一遭,灼痛刺痛锐痛隐痛俱糅作剧痛向苍梧袭来,其实不过是他当日受的一鞭之威罢了。

  

  只是苍梧肉卝身成圣,龙息化鞭在他身上留下的,也不过只是一道破开皮肉的血痕,并不至于伤及性命。

  

  又因苍梧当年被魔君重伤之后,浑身血肉尽失经脉寸断,一身骨架早都断过不知凡几,这番元有信身上伤痛,实不如他当年所受万分之一。

  

  因而,苍梧竟有些庆幸于元有信此刻周卝身之伤倒还没有他原身痛楚重,只是他原身痛楚轮番碾压之下,苍梧习惯多时罢了。

  

  此时,苍梧伸手探至自己原身右手之上,还不待他欲要做些什么,却见江月猛地挣脱京华搂卝抱,急急冲至苍梧面前,死死握住苍梧右手,面上泪落如雨,只摇头哭求道:“哥卝哥,不要,求求你,不要!”

  

  苍梧手一顿,见京华一脸凝重地重又把江月抱在怀里,到底稍松一口气,却因江月死死盯着他右手,到底迟疑稍许。

  

  元有信尚不知江月忽然跑过来所为何事,他见苍梧待在自己身卝体里面色如常,还当苍梧并不觉痛,待要同苍梧说自己哪里痛时,却听江月哑着嗓子对京华哽咽道:“爹爹,哥卝哥他按骨头摸伤,得多疼啊呜呜呜!”

  

  这边厢京华自搂着江月避过一旁软声哄慰不提。元有信乍一听这话,因细细打量苍梧面色,这才知苍梧哪里是不疼,分明是强忍着罢了。

  

  而苍梧面色沉静之余,另元有信心中酸楚悔痛,他因想着,这孩子现下这样能忍痛,不知道从前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心中一时疼得厉害,只喃喃自语着自己从前错了。

  

  却见苍梧到底放下自己原身右手,猛地以手为刃,往自己原身背上一掏,竟就直接掏出一截染血的白骨。

  

  却原来,是元有信身上肋骨泰半粉碎,只得借着旁人的骨头来续接罢了。

  

  而眼见苍梧自自己原身上抽卝离了两根肋骨,复又直接折断作四五段安上元有信肉卝身,再又施法将元有信被木辛打折的肋骨复位,元有信这才知道苍梧在做些什么。

  

  江月眼见苍梧对自己的心辣狠绝,因想起自己从前在魔域熬过的百般刑责并数种伤痛,早已哭晕过去。

  

  元有信既见苍梧此番施为,他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苍梧原身因受此重创猛地扑倒,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肉卝身一点点复归伤愈,却是泪如雨下哭得泣涕涟涟,只反反复复哭道:“梧儿!住手!梧儿!别伤你自己!梧儿!梧儿!”

  

  ——————————————

  

  黄黄唠嗑:

  

  1.白白说我语感不好,不配写苍梧,让我多看点霸道总裁……

  

  2.呜呜呜呜呜呜不许关注不许推荐不许给红蓝,要不然你们连黄黄都没了呜呜呜。

  

  3.想我的,想说啥的,都来评论区玩吧,我想阿零宝贝儿了~阿零宝贝不要糯糯了吗?@零上℃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迹远02

禁红禁蓝禁推迎评

        待打头那人近前,木辛心中不由暗道不好。

  

  此人一身玄色衣衫,不是京华是谁?

  

  木辛心知京华与苍梧有旧,说不得会襄助这元有信,他心中虽因元有信折辱苍梧愤愤多时,到底不愿同此间诸人真有干戈。

  

  既见京华踏云而至,木辛一咬牙,索性一不做二卝不休,将手中长鞭倏忽化归作一杆银枪,扭转枪身往元有信身下狠卝命一扫,竟就直接将元有信双卝腿折断。

  

  且说这木辛本是界外之客,这一遭,他非要令元有信于剧痛之中悠悠转醒,生受这一枪化棍之威,复又活生生疼晕过...

禁红禁蓝禁推迎评

        待打头那人近前,木辛心中不由暗道不好。

  

  此人一身玄色衣衫,不是京华是谁?

  

  木辛心知京华与苍梧有旧,说不得会襄助这元有信,他心中虽因元有信折辱苍梧愤愤多时,到底不愿同此间诸人真有干戈。

  

  既见京华踏云而至,木辛一咬牙,索性一不做二卝不休,将手中长鞭倏忽化归作一杆银枪,扭转枪身往元有信身下狠卝命一扫,竟就直接将元有信双卝腿折断。

  

  且说这木辛本是界外之客,这一遭,他非要令元有信于剧痛之中悠悠转醒,生受这一枪化棍之威,复又活生生疼晕过去,方才勉强作罢。

  

  可怜这元有信双卝腿腿骨被着长枪打得齐齐断裂,却又不知这木辛用了何种妙法,并不令他血肉稍作破损,因而元有信自疼得昏沉沉揪心望天不知发生何事,却见那行卝凶之人蓦地消失,心中自有万千惊恐不提。

  

  却说这京华踏得云来,先见元有信半身血肉模糊,疼得面色青白双手不住扒土,双眼几乎无神地惶惑望天,心中一动,一道术法打将过去,先助他晕过去。

  

  京华粗观此人,只觉面熟,却也不知此人同自家有什么干系,掐指一算,更算不出此人气运灾厄,只觉此人命不该绝,且身负万种福缘。他虽不知此人因何伤得这般惨重,却也只合该救他一命。

  

  正是京华欲要施法救他之时,落后京华半步的江月方至。

  

  江月一见元有信,就扑进卝京华怀里,恨声道:“爹爹!这是个坏人!他欺负我大哥!打我大哥!”

  

  京华一怔,接过江月递来的乾坤镜方知这人底细。

  

  他想起从前见过的苍梧,那样平和的人,原来竟在元有信手中遭了近两月磋磨,心中难免泛起几丝不忍。

  

  但这元有信身负鸿蒙紫气,自来为苍梧左右护持已久,实在命不该绝于此,京华无奈,只能搂着江月,亲卝亲拍着江月背脊,柔声哄劝道:“好月儿,你苍梧哥卝哥等会儿怕是要过来,这时候你不让我救他,能苍梧哥卝哥生你的气怎么办?”

  

  江月因乾坤镜中苍梧背上错杂鞭伤到死未消之事,早已气得双眼通红,闻此一言,却也知他父亲所言甚是。

  

  故而,江月便只得默认了京华助元有信封闭痛觉之事,京华却惊觉万千术法并九秋风露都不能助元有信伤势消解一丝一毫。

  

  恐怕元有信身上伤势,十分难好。

  

  既如此,京华便只得搂着江月静静卝坐在元有信身侧,暂且看顾他这一遭。

  

  而苍梧自感应到元有信失踪,早已寻父多时,此刻,他终于成功破开此间,须臾之间,终于飞抵元有信身侧。

  

  而元有信自被卝封住痛觉之后,想起适才万千苦痛,这才知刑鞭难捱苦痛难抵。

  

  此时既见苍梧风尘仆仆飞至,担忧万状地蹲跪在自己身侧颤声唤了一句“父君”不由也红着眼颤声应他一句:“梧儿,从前,是爹爹错了……”

  

  ————————————

   呜呜呜椰子我没有欺卝骗你感情呜呜呜

      ————————————

  黄黄唠嗑:

  

  这一次别点红蓝别点推荐,想说啥评论区见,我最后试一次看看没有红蓝的波动会不会好很多。

  

  就……再有红蓝我就只能单机了姐姐们~心疼心疼糯米糍吧~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嘛,好消息

好消息!你们给的小红心太多了,我一不小心太开心啦,然后情绪波动太大,对我不太好。

那我浪一阵子再写东西呗。

后面打算让苍梧出来玩,总体是阿信心疼苍梧然后抱着苍梧让他好好休息的走向,父慈子孝小甜饼嘛。

那我先浪着哦~

好消息!你们给的小红心太多了,我一不小心太开心啦,然后情绪波动太大,对我不太好。

那我浪一阵子再写东西呗。

后面打算让苍梧出来玩,总体是阿信心疼苍梧然后抱着苍梧让他好好休息的走向,父慈子孝小甜饼嘛。

那我先浪着哦~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开开心心转圈圈

心结始解,风雨初歇。

以此劫证道,所证者何?求生求实。

以此途证心,所证者何?缘起缘灭。

此后经年,我,是我。

心结始解,风雨初歇。

以此劫证道,所证者何?求生求实。

以此途证心,所证者何?缘起缘灭。

此后经年,我,是我。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38

我从前,是不敢奢望自己有以后的。

可是现在,我可以小心翼翼地编织我的以后了。

我可以开始去想,以后的我想做什么,以后的我,想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我也可以开始想,我要怎么样活到以后了。

糯米糍,恭喜你啊。

我从前,是不敢奢望自己有以后的。

可是现在,我可以小心翼翼地编织我的以后了。

我可以开始去想,以后的我想做什么,以后的我,想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我也可以开始想,我要怎么样活到以后了。

糯米糍,恭喜你啊。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37

我将更爱自己,更爱生活。

在我成功地让自己恢复过来之后。

而在此之前,我将保护自己,不论遇见什么。

我将更爱自己,更爱生活。

在我成功地让自己恢复过来之后。

而在此之前,我将保护自己,不论遇见什么。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做检查前由于滴了药水的关系也闭目养神半小时。

这半小时我在椅子扶手上写了会儿苍梧。

只写了个开头,且是接正文很久以后的剧情。

我想我大概知道自己怕什么了。

原来我怕我再也写不了苍梧啊……

做检查前由于滴了药水的关系也闭目养神半小时。

这半小时我在椅子扶手上写了会儿苍梧。

只写了个开头,且是接正文很久以后的剧情。

我想我大概知道自己怕什么了。

原来我怕我再也写不了苍梧啊……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36

医生陪我做量表,我们边做边笑,笑我这么严重啊哈哈哈。(PS:真是笑,医生也笑我也笑。)

然后非常融洽地谈了一下我的情绪最低落的情况,总之就非常和乐。

继续努力呀小糯米糍,你最棒啦~

医生陪我做量表,我们边做边笑,笑我这么严重啊哈哈哈。(PS:真是笑,医生也笑我也笑。)

然后非常融洽地谈了一下我的情绪最低落的情况,总之就非常和乐。

继续努力呀小糯米糍,你最棒啦~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我妈一大早上担心她姐妹的问题。

其实降低欲望专注事件就可以了。

事情都是中性的,把情绪暂时放一放。

觉得老公看不起自己就出去找工作,觉得老公靠不住就离婚,找到问题的关键,做做减法嘛。

我妈一大早上担心她姐妹的问题。

其实降低欲望专注事件就可以了。

事情都是中性的,把情绪暂时放一放。

觉得老公看不起自己就出去找工作,觉得老公靠不住就离婚,找到问题的关键,做做减法嘛。

喜欢吃糖的糯米糍

糯米糍35

放松下来之后静思己过,想想以前对自己要求太严苛了,把自己逼得太狠了。

我需要给自己一段时间恢复,还需要多夸夸自己。

把自己绷得太紧确实容易出问题,对自己鸡蛋里挑骨头,挑完还否认别人对自己的肯定,甚至对自己做出的成绩、得到的提升、掌握的技能视而不见,一度用高要求自我PUA,何必呢?

想想还是贪念太重,坐着深呼吸就行了,不要想着浪费时间,好好地让自己放松下来,从前打的基础挺好的,别慌了小糯米糍。

放松下来之后静思己过,想想以前对自己要求太严苛了,把自己逼得太狠了。

我需要给自己一段时间恢复,还需要多夸夸自己。

把自己绷得太紧确实容易出问题,对自己鸡蛋里挑骨头,挑完还否认别人对自己的肯定,甚至对自己做出的成绩、得到的提升、掌握的技能视而不见,一度用高要求自我PUA,何必呢?

想想还是贪念太重,坐着深呼吸就行了,不要想着浪费时间,好好地让自己放松下来,从前打的基础挺好的,别慌了小糯米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