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曹少璘

4334浏览    63参与
缨华
【(危城)曹少璘x(叶问4)万...

【(危城)曹少璘x(叶问4)万宗华】

《单亲爸爸的由来/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爱过一个人渣呢?》


大概是《杀破狼·贪狼》的衍生CP。

三刷《叶问4》,禁欲系的会长大人我太可可可可可可……他和叶师傅在一起完全是中年oo互助协会(虎狼之词),所以万爸爸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子。

以上省略一万字。

【(危城)曹少璘x(叶问4)万宗华】

《单亲爸爸的由来/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爱过一个人渣呢?》



大概是《杀破狼·贪狼》的衍生CP。

三刷《叶问4》,禁欲系的会长大人我太可可可可可可……他和叶师傅在一起完全是中年oo互助协会(虎狼之词),所以万爸爸一定是个有故事的男子。

以上省略一万字。

谢南风

【脑洞】大家一起搞颜色

    刚补了电影《危城》。感觉《危城》里古仔扮演的曹少璘就是一个大型的熊孩子,欠收拾,于是忍不住就想搞他。

   CP:地藏X张子伟,曹少璘X张子伟

   大脑有洞系列。

   背景还是在民国,军阀混战,熊孩子曹少璘有一个军阀老爹,暂定地藏。(其实洪生更适合,但是考虑到洪生的身体原因,还是让他在现代社会安度晚年吧。)这样我们的军阀地藏哥还可以趁机搞搞老本行什么的。(不得不感叹地藏真是【古辉】拉郎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啊。)

   军阀地...

    刚补了电影《危城》。感觉《危城》里古仔扮演的曹少璘就是一个大型的熊孩子,欠收拾,于是忍不住就想搞他。

   CP:地藏X张子伟,曹少璘X张子伟

   大脑有洞系列。

   背景还是在民国,军阀混战,熊孩子曹少璘有一个军阀老爹,暂定地藏。(其实洪生更适合,但是考虑到洪生的身体原因,还是让他在现代社会安度晚年吧。)这样我们的军阀地藏哥还可以趁机搞搞老本行什么的。(不得不感叹地藏真是【古辉】拉郎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啊。)

   军阀地藏哥狂霸酷炫,但是人比较随心所欲,于是放养出来一个熊孩子曹少璘。(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姓冯,问就是不知道。)曹少璘小时候亲眼看见母亲被杀,于是整个人就有点癫狂,常常会忍不住内心的暴虐,喜欢杀人取乐。(没有洗白的意思,就是为了给他的变态找一个理由。)曹少璘仗着演技好心眼坏在外面作天作地横行霸道,想管他的管不住,能管他的不想管,一直混的都比较顺,没事喜欢搞点事出来考验人性。

    但是突然有一天,他老子疯狂迷恋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从鬼门关回来,六亲不认,心狠手辣(没错就是我们的小天使张子伟。)地藏稀罕张子伟稀罕到甚至可以把整个军队送给他,更何况是一个讨人嫌的儿子。于是曹少璘就落到了张子伟的手里,感受了一把”母爱“的伟大。

     张子伟看不惯曹少璘那副欠收拾的变态样,仗着武力值高后台硬,把曹少璘把死里收拾。不是喜欢玩游戏吗?好呀,我陪你玩,输了一顿暴揍,赢了还是一顿暴揍,出去搞事一顿暴揍,没事在家呆着看不顺眼还是一顿暴揍,地藏做多了腰疼都要暴揍一顿曹少璘出气,边揍还要边给变态小少爷科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曹少璘一开始当然是各种不服各种硬刚,无奈咱们的张子伟小天使切开黑,人狠话不多,硬生生把变态小少爷曹少璘给揍服了,在他面前乖巧的不像样。

    曹少璘没法出去搞事,见天就在家看着张子伟衣衫不整的在眼前晃悠,那细腰长腿,还有偶尔的mei态,勾的人起火。要是赶上地藏在家,两个人还会旁若无人的在各种时间、各种地方搞颜色,完全不顾忌他一个青春期少男能不能扛得住。扛不住的青春期少男曹少璘就惦记上了自己的后妈,每次都趁他爸不在家疯狂撩骚。

    张子伟看曹少璘就跟看在主人面前发情的宠物似的,完全就是图一个乐,开心了就逗弄逗弄,烦了就直接开骂(怎么把我们阿伟小天使写得有点渣,一定是错觉。)心理变态的曹少璘就喜欢张子伟这种爱搭不理居高临下的女王范,迷恋着被他践踏带来的痛快以让自己感觉还活着。张子伟的神秘、冷酷与漠不关心,深深刺激了曹少璘内心深处隐秘的变态渴望,以致其他所有人再也调动不了他丝毫的兴趣,一整个青春期全耗在和张子伟斗智斗勇上。

     地藏也知道儿子存心不良,但是自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小崽子翻不起大浪。很快,军阀混战开始,地藏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回来,曹少璘终于从少帅翻身做了大帅,第一件事就是冲到自己后妈房里把人给办了。

    曹少璘封锁了大帅府,把人绑在自己床上,把以前只能在心里想的带颜色的事情都压着张子伟做了一遍,食髓知味,稀罕张子伟比他爸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子伟其实无所谓,和谁不是搞颜色,就是地藏的死让他心里非常不爽,穿上裤子扛着枪亲自带兵去给地藏报了仇。曹少璘比地藏更年轻,更没有节制,也更变态,张子伟一把老腰应付起来实在有点吃力,于是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跑路了。

    曹少璘疯了一样的找人,但是人海茫茫,再加上当时兵荒马乱的, 想找一个人实在太难了。后来,曹少璘收到风声说有人在普城见过张子伟,于是来到了普城,忍不住内心的暴虐杀了人,被保卫团的人抓住,并最终死在了普城。(因果好循环,造了孽早晚要还的。)

    同志们,颜色搞起来啊!    









kking

测试软件:
手书古仔反派角色们的I am the man

测试软件:
手书古仔反派角色们的I am the man

🚷

【危城】亦璘·有机可♂乘(abo)

是车

很长,很菜

Alpha张亦× Omega曹少璘
(内含一点mob璘元素)

链接在评论区↓

是车

很长,很菜

Alpha张亦× Omega曹少璘
(内含一点mob璘元素)

链接在评论区↓

地藏

少帅这身长军装真帅 可惜🎬电影里只有2秒钟镜头还是上半身而已 可惜啦……


ps. @已墟 墟老斯 我搞完了hhhhhhh

ps.ps. ☠️有参考

少帅这身长军装真帅 可惜🎬电影里只有2秒钟镜头还是上半身而已 可惜啦……


ps. @已墟 墟老斯 我搞完了hhhhhhh

ps.ps. ☠️有参考

哈妹的一号马甲

【华古|扫毒2天地衍生|侯杰x曹少璘】为你一世折堕



新少林寺/危城 Xover,少帅x少帅。


刘少帅和古少帅的故事,曹蛮(谢)单箭头曹少璘设定存在。 


对不起小谢,我是爱你的。 


视频有配文:http://7loves11.lofter.com/post/1d552957_1c631c8a5

【华古|扫毒2天地衍生|侯杰x曹少璘】为你一世折堕




新少林寺/危城 Xover,少帅x少帅。


刘少帅和古少帅的故事,曹蛮(谢)单箭头曹少璘设定存在。 


对不起小谢,我是爱你的。 


视频有配文:http://7loves11.lofter.com/post/1d552957_1c631c8a5

哈妹的一号马甲

【扫毒2 | 天地衍生 | 刘古 | 军阀拉郎 | 新少林寺x危城 | 侯杰x曹少璘】


一个视频的提前预告(?)

喝茶梗来自于之前那篇文的脑洞……一起喝雨花茶吃梅花糕w

【扫毒2 | 天地衍生 | 刘古 | 军阀拉郎 | 新少林寺x危城 | 侯杰x曹少璘】


一个视频的提前预告(?)

喝茶梗来自于之前那篇文的脑洞……一起喝雨花茶吃梅花糕w

茶白

*当你看完危城后想做的1000000件事之一*
p2原图
日常不要脸蹭tag被打(。)

*当你看完危城后想做的1000000件事之一*
p2原图
日常不要脸蹭tag被打(。)

茗素莲

殊途同归01

曹少璘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八岁,在同龄人想着逃学掏鸟蛋、打弹弓的时候,他握着从老头子口袋里拿来的枪杀了教书先生。

如果要问理由,大概就是之乎者也听的心烦,老头子不过是让他认认字,酸秀才的“圣旨”有什么可听的?末了,老头子倒是夸了他无师自通的枪法不错,当即把他扔给副官学枪去了,当然还学了一些基本的防身术。

啊,话扯远了。

曹少璘此刻正坐在婚房的床上,伸手一倾,掌心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便落了地,在粘稠的血泊里滚了一圈又到了他的脚边——哦,地上躺着的正是他刚刚杀了的媒婆,叽叽歪歪说了一堆他不能进新房的话,听得心烦就随手开了几枪,啧,又要去上新子弹了。

想到这里,曹少璘站起身,既然是老头子纳妾的大...

曹少璘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八岁,在同龄人想着逃学掏鸟蛋、打弹弓的时候,他握着从老头子口袋里拿来的枪杀了教书先生。

如果要问理由,大概就是之乎者也听的心烦,老头子不过是让他认认字,酸秀才的“圣旨”有什么可听的?末了,老头子倒是夸了他无师自通的枪法不错,当即把他扔给副官学枪去了,当然还学了一些基本的防身术。

啊,话扯远了。

曹少璘此刻正坐在婚房的床上,伸手一倾,掌心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便落了地,在粘稠的血泊里滚了一圈又到了他的脚边——哦,地上躺着的正是他刚刚杀了的媒婆,叽叽歪歪说了一堆他不能进新房的话,听得心烦就随手开了几枪,啧,又要去上新子弹了。

想到这里,曹少璘站起身,既然是老头子纳妾的大日子,那这个麻烦就留给老头子好了。拿稳了金晃晃的手枪,曹少璘这就出了门,迎面是丫鬟正扶着新娘子要回房,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瞥了新娘子一眼。啊,突然想赌一赌这个女人会被吓得如何了,依稀记得二房进门的时候被一只死猫给吓哭了,这个游戏虽然无聊,可打发打发时间确是不错的。

眼瞧着四房和丫鬟进了屋,算算时间也该看见尸体了,只听见屋里传来一声惊叫,不一会儿,那个丫鬟出了房门,朝着外头跑得飞快。曹少璘皱了皱眉,显然觉得有些无趣,该不会和三房一样被吓得昏死过去了吧?

快走两步,曹少璘又笑了起来,如果真的被吓死了……那还真是有意思了!光是这么想想,曹少璘就差点笑出了声,只是走进婚房,他的笑意便戛然而止。

这个女人在干什么?

曹少璘眼前的女人叫做翠娇,自打生下来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等到七八岁时家乡闹了饥荒便被爹娘卖给大户人家做了丫鬟,熬了五六年终于拿回了卖身契,其间酸楚自是不言而喻。

翠娇背对着媒婆的尸体正坐在桌边,手里握着一把匕首不知在捣鼓什么,只听见金属相互击打的“锵锵”声,划拉了没两下便轻嗤一声,反手把什么东西往后一抛,曹少璘这才看清楚,原来她刚才是在捣鼓子弹。正想上前一问,门口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曹少璘挑着眉转过身——居然是张亦。

张亦见到他自然也是吃了一惊,只是暗暗把情绪收拢到了心里,“属下见过少帅,见过四姨太,不知四姨太有什么吩咐?”因为曹少璘在这,张亦并没有上前。

翠娇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倒是开心,心想着不愧是大帅府上的大红人,这随传随到的效率值得夸一句,只是听到“少帅”两个字的时候心中有了些许不悦,今儿怎么说也是自己大婚的日子,这位少帅也不知默不出声地在那里站了多久了。只是不悦归不悦,这曹大帅的宝贝儿子总不好现在就得罪了的。翠娇微笑着站起身,轻轻巧巧地瞧了曹少璘一眼,紧接着对张亦道,“你把里面那具尸体处理一下。”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微微笑着,惹得曹少璘大笑出声,连手里的枪都差点握不住了。张亦原打算依着吩咐处理尸体,可看到曹少璘的模样只得站在了原地,心里只想着眼前这位四姨太怕是要倒大霉了,毕竟在大帅府突然出现的尸体,十之八九是出自少帅之手。

翠娇渐渐敛起了笑容,早就听说这个曹少璘是疯子,看来名不虚传啊。施施然地回到桌边坐定,自顾自地倒了杯茶轻啜起来。这几个动作看得张亦是一头冷汗,悄悄瞟了曹少璘一眼,又死死盯住了那把金晃晃的枪,若少帅真的开枪,那自己是救还是不救呢?

曹少璘总算停了笑声,只是笑意还未褪去,慢悠悠踱到了桌边,伸手拿过翠娇手里的茶杯一饮而尽。“四娘好像不喜欢我的贺礼。”曹少璘面上挂笑,眼睛死死盯着翠娇的。

翠娇自然不会傻到问他贺礼为何,哪怕再蠢钝也该知晓地上的便是这位少帅的杰作。“也不是说不喜欢,”翠娇顿了顿,弯身捡起了方才被自己随手抛下的子弹,颇有几分小心翼翼地捏于拇食二指间,然后放进了曹少璘手中的杯子,“下次换个金的,我会更喜欢的。”

子弹落在杯中“叮叮咚咚”,翠娇的笑容轻轻巧巧,曹少璘的笑意越发浓烈,只有张亦,冷汗涔涔。

“张上校,还不快点把地上的东西处理干净?”

突然被点名的张亦被吓了一跳,但还是本能地回了话,“属下遵命!”处理尸体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利落地找来麻袋装好尸体,又吩咐了方才的丫鬟阿香将地上的血渍抹尽,不过这期间,他还在小心地观察着少帅和那位今日新入门的姨太太,只是那二人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都是自顾自地喝茶,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对方递一个,直到他离开后院,那二人还是对坐在房中。

“四娘的话我记住了,那便明日再见了。”

“慢走不送。”翠娇也没起身,只是懒懒地瞧了他一眼。

曹少璘不怒反笑,末了还不忘把装着子弹的茶盏也一并带了走。算算时间老头子也该进房了,还是别正面碰上他的好,毕竟这么好玩的“四娘”,打着灯笼也难找来啊。曹少璘又笑出了声,这笑声里掺杂了比以往更胜的兴奋。

总算把那个疯子打发走了。翠娇抬手整了整发髻,低头一瞥才发现桌上那金晃晃的东西——曹少璘的枪。

tbc

笨笨小熊MF

吴师傅救下火拼的年轻洪先生,洪先生让他到自己手下做事,日久生情!吴师傅作为一个卧底很纠结矛盾!社团要洪先生查卧底的事,洪先生不得已杀了知情的阿力,安排吴师傅跑路。狱花趁着这个机会当然赶紧除掉情敌。洪晋有了芥蒂,狱花远赴泰国,回忆前世自己也算是殉情了。洪先生因为心脏原因做器官生意,他劝狱花退出,但狱花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吴师傅的弟弟又是卧底,狱花又可以虐同一张脸了,但洪先生心软还是放了弟弟。弟弟来报仇,洪晋一起挂了!嗯……大家吐槽的话,温柔一点!我的心脏也不太好!古京这对TAG要怎么打……

吴师傅救下火拼的年轻洪先生,洪先生让他到自己手下做事,日久生情!吴师傅作为一个卧底很纠结矛盾!社团要洪先生查卧底的事,洪先生不得已杀了知情的阿力,安排吴师傅跑路。狱花趁着这个机会当然赶紧除掉情敌。洪晋有了芥蒂,狱花远赴泰国,回忆前世自己也算是殉情了。洪先生因为心脏原因做器官生意,他劝狱花退出,但狱花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吴师傅的弟弟又是卧底,狱花又可以虐同一张脸了,但洪先生心软还是放了弟弟。弟弟来报仇,洪晋一起挂了!嗯……大家吐槽的话,温柔一点!我的心脏也不太好!古京这对TAG要怎么打……

笨笨小熊MF
蜜桃乌龙茶

亂七八糟一把短刀

曹少璘死後,未能與他葬在一起。
秋後的蕭瑟攜著西北戰事的喜訊湧進營中,卻未撼動一片肅穆。他死在了民憤下。是一位士卒發現了他的尸體,觸碰著冰涼的大地,長衫上裹滿骯髒的灰塵。一切顯得如此安靜,沒了滲人的囂張笑聲,神色都黯淡下來,眸子裡透著驚恐與疑惑。仍是被屠了城。死訊遙遙傳來,曹瑛便即刻下令,滿城染上了猩紅的血與殺戮後的死寂。曹瑛向來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征戰過多,被這兒子的荒淫無道蓋過了風頭。他的臉上總是得意與傲氣,而此刻在馬背上顛簸,目中流過城中人殺害親人的野蠻,有人見著他硬朗的身子骨裡漫出了難以遮掩的蒼老感與怨恨。
“我是曹瑛的兒子。”
“這是他死前的最後一句話,不知他現在有否安樂。世間的罪名,便由...

曹少璘死後,未能與他葬在一起。
秋後的蕭瑟攜著西北戰事的喜訊湧進營中,卻未撼動一片肅穆。他死在了民憤下。是一位士卒發現了他的尸體,觸碰著冰涼的大地,長衫上裹滿骯髒的灰塵。一切顯得如此安靜,沒了滲人的囂張笑聲,神色都黯淡下來,眸子裡透著驚恐與疑惑。仍是被屠了城。死訊遙遙傳來,曹瑛便即刻下令,滿城染上了猩紅的血與殺戮後的死寂。曹瑛向來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征戰過多,被這兒子的荒淫無道蓋過了風頭。他的臉上總是得意與傲氣,而此刻在馬背上顛簸,目中流過城中人殺害親人的野蠻,有人見著他硬朗的身子骨裡漫出了難以遮掩的蒼老感與怨恨。
“我是曹瑛的兒子。”
“這是他死前的最後一句話,不知他現在有否安樂。世間的罪名,便由我來背負。”
暗流湧動,熄滅了城中燃燒三日的火,日子趨於平靜。這才有人提起那誰。那誰,大帥身邊一同征戰沙場的,最忠心的某某。在塵土下,沉重的磚瓦下,稀薄的空氣總算耗盡,歎了最後一口氣。曹少璘與他見面了嗎,在半空中,他們才各自含著情緒聚頭,或許又飄散他鄉,難得安寧。大帥的兒子,風光厚葬,大帥的愛將,尸首難尋。沒人再提起,他們都變作了一片雲或是來往的風。曹軍仍然英姿颯爽,踏過的土地都有曾經的味道。
曹少璘沒了思想,張亦死前最後一秒,在想誰。

行甜粽

看见什么吃什么

*文笔差,没剧情,流水账,一发完,ooc


一弯银月勾住夜幕边缘高悬于天际,边缘隐约泛着血色。那血光沿着弯钩生根发芽,蛰伏蜿蜒,将阴云密布的天空切割成碎片。浓稠如墨的云层几乎低得伸手可触,在无声的伴奏中摇曳,将月光一点一点,尽数覆盖。

庭院中昏暗模糊,隐约只能沿着笑声辨出人影。那笑声的穿透性极强,一点一点,渗入心肺。尖锐诡谲,令人毛骨悚然。

天空突然劈下一道闪电,骤然而来的惨白光芒砸在男人脸颊上。对方轮廓笔挺,凉薄的唇线正牵起夸张的笑容,一排白牙整齐而紧密。那人被缚在竹椅上,因笑声牵动全身发抖,竹椅吱呀一声,沿着侧面连同人一起倒下。

那人的笑声还未停止,目光就盯在近在眼前的那双鞋上。...

*文笔差,没剧情,流水账,一发完,ooc

 

一弯银月勾住夜幕边缘高悬于天际,边缘隐约泛着血色。那血光沿着弯钩生根发芽,蛰伏蜿蜒,将阴云密布的天空切割成碎片。浓稠如墨的云层几乎低得伸手可触,在无声的伴奏中摇曳,将月光一点一点,尽数覆盖。

庭院中昏暗模糊,隐约只能沿着笑声辨出人影。那笑声的穿透性极强,一点一点,渗入心肺。尖锐诡谲,令人毛骨悚然。

天空突然劈下一道闪电,骤然而来的惨白光芒砸在男人脸颊上。对方轮廓笔挺,凉薄的唇线正牵起夸张的笑容,一排白牙整齐而紧密。那人被缚在竹椅上,因笑声牵动全身发抖,竹椅吱呀一声,沿着侧面连同人一起倒下。

那人的笑声还未停止,目光就盯在近在眼前的那双鞋上。

张亦鞋尖抬起,用力踹上人腹部,迫使竹椅发出沉重声响。一道白光骤然劈在眼前,映出不容弯折的轮廓。缎面黑褂穿了许久,袖口已磨得轻薄,手中一柄弯刀锋芒闪烁,仿佛天际一瞬消失的月亮坠入凡尘。

张亦握着弯刀的手还有些许伤痕,这些伤痕沿着手臂遍布全身,沟壑纵横,是军人独有的军功章。他的面庞很是模糊,在月影下也不甚清楚。

——就用这柄弯刀扒开白色西装,从下颌线划开,沿着人的肌理一路剥皮剔骨,最好就着血淋淋的滋味,拆吃入腹。

 

血腥味骤然弥漫开来,天际有闪电落下,像是在举行一场盛大的献祭。白色西装已经早已被撇在一旁,沾满荤腥。地上的人抽搐着,腹部流出血淋淋的肠胃。他看不清张亦的脸,也没有必要看清张亦的脸。

中间的众生,都不用太熟直接生吞。

暴雨骤然倾盆,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升腾起浅薄的雾气。如同游魂般蹲在一旁,眼见着弯刀上的血迹从鲜红被冲刷为浅粉。面无表情地盯着倒地的人,雨水冲刷不净那满身的血迹,鲜红的水渍形成河流向四周蜿蜒。

笑声并未止息,甚至尖锐变调,刀尖上挑一张新鲜的人皮。

那寒光闪烁的弯刀,突然一声脆响,映出张亦的脸。

“张上校。”

熟悉的声线骤然响在耳边,张亦的双眸瞬间睁开,惊出一身冷汗。来人白色西装,一排白牙整齐紧密。

张亦略微恍神,迅速起身,单膝一软跪在人面前。军装衣摆轻轻一扬,他的语调一贯短促有力,后背一贯笔挺。

“少帅,属下知错。” 

 

“什么错?”曹少璘饶有兴味地弯下腰,像逗弄一条大型犬一般揉了揉张亦的额发。只是他没有让面前的人起身,就保持着下跪的姿势,以一种极其温柔的语气问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

 

曹少璘蹲下身,与那双眼平视。张亦下意识想要躲闪对方充满压迫性的注视,却无处可躲。其实张亦平时不甚做梦,但是做梦一定是噩梦,一觉起来,满目苍凉。他梦过师弟离开,梦过狗官拆台,但他最大的噩梦就是曹少璘。

 

他不知道如何跟曹少璘相处,按道理来讲他们相处时间也算很长,但是丝毫没有度过磨合期。曹瑛只需要顺着便可,但是曹少璘,张亦摸不清他的喜好,亦是摸不清他的兴奋与逆鳞。所以和曹少璘相处,变成了张亦最头疼的事。张亦同曹少璘的私下相处最多,偶尔会有一种了解的感觉。但是曹少璘总是能令他措手不及,以至于推翻那层了解的错觉。

 

“梦到我?”

 

曹少璘循循善诱道。看到张亦略微恍神,突然伸手掐上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曹少璘的力气很大,语气里带着雀跃。“你不会梦到把我给劏了吧?”

 

张亦垂下眼,回答得字正腔圆。“没有。”

 

曹少璘的目光又转冷,他真是厌恶面前这个人的性格。不卑不亢,不容弯折,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令他心神不宁。张亦好像一块木头,却是一块有情感的木头。曹少璘无法掌控他的情感,所以令人愈加厌恶他的性格。

 

所以曹少璘手上多了一把金枪,枪械的压迫感一贯是冷硬的,正如曹少璘这人。张亦向来偏爱冷兵器,尤其是长枪。冷兵器多带着些人情味,心中尚有一念便可饶你不死。但枪械不同,它们没有实打实的血与肉,也不需要太多感情。扣动扳机,飞出子弹,一击毙命。这亦是很适合曹少璘。

 

此时枪口只是摩挲着张亦的下颌,子弹却从曹少璘口中发射出来。

 

“你撒谎。”

 

张亦盯着曹少璘的眼,突然皱起眉很是不解。转而喉结抖了抖,却没有叹出声来。

 

“梦到少帅,属下知错。”

 

桌上地图被风扬起一角,压在地图上的棋子滚落一旁。曹少璘松了张亦,起身向外走去。他的声音被风吹得飘荡,仅仅卷在狭小的屋内。

 

“这一仗打完,给你升官。”

蜜桃乌龙茶

斯德哥尔摩情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054374245599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46054374245599

笨笨小熊MF

嗯。。。他俩本来情投意合的,张少帅为不丢兵权,被迫迎娶大军阀之女,曹少帅黯然离开,从此开启更加黑化的旅程。没事就杀杀杀,张少帅得知后只能默默唱“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曹少帅觉得组团杀不够刺激,于是独闯普城搞事,当然是被抓了!张少帅带兵来救,但曹少帅突然想起,张少帅自诩正义,不对平民开枪,于是不肯走要搞大事(曹少帅OS: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最重要的!)。张少帅一来怕硬抢对方会“撕票”,二来也想息事宁人让对方自动放人,于是放话明早来接人。对方人是放了,但曹少帅又开始大开杀戒,激起民愤,被百姓打杀。张少帅得知噩耗,崩溃疯魔,带兵屠城!

嗯。。。他俩本来情投意合的,张少帅为不丢兵权,被迫迎娶大军阀之女,曹少帅黯然离开,从此开启更加黑化的旅程。没事就杀杀杀,张少帅得知后只能默默唱“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曹少帅觉得组团杀不够刺激,于是独闯普城搞事,当然是被抓了!张少帅带兵来救,但曹少帅突然想起,张少帅自诩正义,不对平民开枪,于是不肯走要搞大事(曹少帅OS: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最重要的!)。张少帅一来怕硬抢对方会“撕票”,二来也想息事宁人让对方自动放人,于是放话明早来接人。对方人是放了,但曹少帅又开始大开杀戒,激起民愤,被百姓打杀。张少帅得知噩耗,崩溃疯魔,带兵屠城!

笨笨小熊MF
谢谢谢乌鸡

【古仙/双少帅】不老梦 03

“嘿嘿。”张骘生扔下那袍子贴上来,“果然我们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之前刚随爹出了城,我想他如今是不会再让我出去了。正好爹也要请你们出城去玩玩,不如,就带上小弟啊。”


曹少璘心思转了转,见他那张脸庞带笑,又隐隐有些回到了小时候大雪天里那个圆咕隆咚的苹果样子,只道反正老爹要跟纪春泷那丧门星一道去,就算大少爷失踪了,也能推到纪春泷身上,让大帅对他更加厌恶,便觉得跟张骘生出去玩一玩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面上还装作沉思的样子,逗张骘生来哄他。


过了几日果然张大帅请纪曹二位去平城周边山清水秀的地方游玩,张骘生也做样子在张大帅面前闹着要去,却被说不久就要出洋留学,合该将那洋文熟上一些才好。张骘...

“嘿嘿。”张骘生扔下那袍子贴上来,“果然我们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之前刚随爹出了城,我想他如今是不会再让我出去了。正好爹也要请你们出城去玩玩,不如,就带上小弟啊。”


曹少璘心思转了转,见他那张脸庞带笑,又隐隐有些回到了小时候大雪天里那个圆咕隆咚的苹果样子,只道反正老爹要跟纪春泷那丧门星一道去,就算大少爷失踪了,也能推到纪春泷身上,让大帅对他更加厌恶,便觉得跟张骘生出去玩一玩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面上还装作沉思的样子,逗张骘生来哄他。



过了几日果然张大帅请纪曹二位去平城周边山清水秀的地方游玩,张骘生也做样子在张大帅面前闹着要去,却被说不久就要出洋留学,合该将那洋文熟上一些才好。张骘生便气得摔了一方砚台,只说也好,这诗文也都不要作了,便携上洋文教材将院子的门关死了。


有幸看了全场的曹少璘垂着手,只心道这小子学得这样戏多,又不得不在张骘生院子的小偏门等着他出来。却见偏门一开,张骘生一身奶白色西装,油头梳得似模似样,只跟圆脸上的孩气冲突得很,不禁嘴角抖了抖。


“怎么了?”张骘生见他面色怪异,不解道。


“没怎么。”曹少璘抚了抚掌,后面便有一矮壮得吓人的汉子在地上摆开一只大皮箱。


张骘生奇道:“这是作什么?”


曹少璘心道这才子一会儿机灵一会儿呆,也不知他是不是在装傻,也只得解释:“我可没法儿把张大帅的大公子明目张胆地从帅府带走,只能请大公子委屈一会儿。”说着,朝那箱子努了努嘴。


张骘生闻言却笑开了,当即拖了外套抱在怀里,三两下将自己塞进了那箱子。虽他身量还小,在皮箱里却也逼仄,传出来的声音便也闷闷的,“合上吧。”


那汉子听了,见曹少璘点头后才上去合上箱子。


曹少璘心头闪过稀奇古怪的念头,最后只是撇撇嘴,心道要不还是将这少爷卖了省事。



曹少璘待到了地方钻进自己的房间,便让那大汉将箱子搁下出去看着,才将张骘生放出来。张骘生却直接软在了他身上,翻着白眼道:“少璘哥好计策,我险些没有折在里面。”曹少璘心道汽车上又不是没有将你放出来透气,在这又装什么样。却少不得双手将他抱出来,幸好两人身量现下有些差别,不然就要一块软在地上了。


张骘生闹了半晌才重新拿了笑模样出来,两人拿出这一带孩子常穿的衣物备着,只待用了饭就翻窗逃走。果然用了饭又待了片刻,方才那大汉又闪进屋来,掏出两把纤小的撸子搁在桌上。曹少璘惯常是用枪的,只不想在张骘生面前显出来,便踟蹰了下。却见张骘生自口袋里一阵摸索,竟拿出一把金色的蛇牌撸子来。那大汉和曹少璘虽都站着没动,心里却都吓了一跳,这大少爷不是手上有功夫就是心上有胆色,也不怕走了火就跟把枪在箱子里裹了一路。


张骘生不知另外两个人的首尾,却把枪递给了曹少璘,自己只拿了桌上的。


“你这是?”


张骘生笑道:“我是帅府的大公子,纪叔叔和曹叔叔手下的人也都横该认识我。这是我父亲的信物,万一我们失散你撞到了纪叔叔的人,也能拿着叫他们别只把你当做捣乱的孩子。”


曹少璘一怔,也不知该说什么,只道这少爷想得也到周全。只是他们这一路虽上下瞒着双方老爹和纪春泷,曹少璘自己的人该知道的却一个也不少,不只是身旁这汉子一个。不论他们遇上了水怪水鬼还是兵丁武士,中枪倒下的都不可能是他们自己。这两把撸子只是哄着张骘生玩的。曹少璘可没有那种兴致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拿自己的命冒险。半晌,只能慢慢道:“那他们把我当做哄骗了大少爷的贼人怎么办?”


张骘生又笑道:“那你就跟他们说,是救了我来报信的,我在哪哪个水沟里躺着呢。再逼得紧了,将他们杀了又如何。”


曹少璘这时心里又动了动,心道这兵不论是我爹还是纪春泷的,却都是你爹张大帅手下的子弟,一个“杀”字说得也忒爽快。却也不好多说,只挥手让汉子继续守着,两人将衣服换了。



是夜,两人沿河转了几转,各自寻了不起眼的位置猫着。入了夜果然又见一条人影,身上反扣着皮袄,矮着身子摸过来。曹少璘有心弄出点动静教他往自己这边来,便将手上小土块弹到远处一落单的蛤蟆边,蛤蟆有气无力地叫了几声,那“水猴子”见势却果真转了方向,往这边来了,只在曹少璘不远处也猫下了。


张骘生便依之前说好的,水猴子离哪个远些,哪个去装半夜来河边戏水纳凉的孩子,也就悄悄地绕到了村舍的方向。离着远到看不到人影了,张骘生便站起身来,将袖子裤腿都挽起来,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张嘴便唱了出来:“月亮地,明光光,开开大门洗衣裳。洗的白,搓的白,娶个媳妇好搓牌。一搓搓到晌午错,蒸了一锅糠窝窝。”


曹少璘同“水猴子”位置相似,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听见第一句嘴角便抽了一下。因父亲曹瑛老家也距平城不远,曹少璘是说得来这边乡下的土话的,而张骘生嘴里除了几国的鸟语外,便只来得了官话。此时听他唱这乡间小调,却也不荒腔走板,软糯童音唱出来的“媳妇”、“搓牌”另有一番趣味,且正是这一带的发音。曹少璘听到后面便将嘴角放下了,只心道也不知这少爷知不知道什么是糠窝窝。


再一转眼,张骘生已走得近了,黑黢黢的人影看上去确只是一个贪玩的农家小孩。曹少璘眼见那“水猴子”掏出匕首来,便也掏出撸子准备上前,却见“水猴子”并没跳进河里,而是转了个弯又猫在了一块凸起的土堆旁。张骘生一直用余光瞄着那“水猴子”,只道他定是像前回那样摸到水里,却晃眼间看丢了人,一条浅浅的小河里也平静无波,心下顿时着了慌。不由脚下蹭了一下,口里却不敢停。这样一路走一路想着,却也安下心来,总之曹少璘在那“水猴子”身后,定会看着他不教自己受伤。


这样想着,便仍旧依计来到水边。正准备下来时,果然见一道白光,却也吓了一跳,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再一看,那“水猴子”脑袋上已顶着一把金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