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曹永廉

2985浏览    58参与
江水洛

包青天再起风云之包策漫漫“教仔”路

-帮帮手啦

-不是不想帮你啊官人

-说了在人前要叫包大人啦

-好彩个仔终于生性啦

第四次投稿的我不想说话[允悲]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620966?from=search&seid=11575066167752939811

包青天再起风云之包策漫漫“教仔”路

-帮帮手啦

-不是不想帮你啊官人

-说了在人前要叫包大人啦

-好彩个仔终于生性啦

第四次投稿的我不想说话[允悲]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620966?from=search&seid=11575066167752939811

Although_

【雙Raymond/蕭廉】三角RPS|共同進退的他

*黃浩然/曹永廉&蕭正楠/曹永廉 

*RPS(真人關係)預警!!_(´ཀ`」 ∠)__

*而且特別OOC接受無能的記得自行退散_(¦3_ヽ)ュ 

*《沒頭沒尾的吻》這篇的後續了( ๑´•ω•)۶

*修羅場警告!_(•̀ω•́ 」∠)_我就是喜歡把阿廉捧在手心裡【阿廉真的就是那種 看起來是群欺的對象實際上卻是全員的團寵 自己還是個交際花的小可愛(๑•̀‧̫•́๑)】 

*以及開學了我死了 各位隨意

——————————————————— ...

*黃浩然/曹永廉&蕭正楠/曹永廉 

*RPS(真人關係)預警!!_(´ཀ`」 ∠)__

*而且特別OOC接受無能的記得自行退散_(¦3_ヽ)ュ 

*《沒頭沒尾的吻》這篇的後續了( ๑´•ω•)۶

*修羅場警告!_(•̀ω•́ 」∠)_我就是喜歡把阿廉捧在手心裡【阿廉真的就是那種 看起來是群欺的對象實際上卻是全員的團寵 自己還是個交際花的小可愛(๑•̀‧̫•́๑)】 

*以及開學了我死了 各位隨意

——————————————————— 

       黃浩然跟著曹永廉去外景了。 

       “我見今日都幾得閒,都想順便出去睇下啫。反正去蘭桂坊仲可以飲翻幾杯啊。” 

       這是黃浩然的理由。而恰巧劇組裡就有一個實習的燈光師請了病假,多了一個空車位,三個人又擠到了一起。 

       整個車程都彌漫著一股微妙的氣氛。平時有曹永廉的在的車一般都是最活躍、話最多的那一輛,可是今天,蕭正楠和黃浩然加上曹永廉這三個活寶都在這,卻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 

       曹永廉是真的很想努力調動氛圍的,可蕭正楠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腦袋貼著車窗,整個人隨著顛簸的車子一搖一晃。 

       曹永廉擔心他。 

       “你點啊?點解唔出聲嘅?真喺有暗病啊?”曹永廉貼近蕭正楠,伸出手將手背貼在蕭正楠的側臉。 

       為什麼不貼在額頭?是因為蕭正楠這個角色的劉海又長又厚,還有特殊標誌而不能隨便亂動,曹永廉不想把它弄亂。以免麻煩到劇組又拖延了進度。 

       突然被撫上側臉的蕭正楠懶懶地看了曹永廉一眼,心裡“噗通、噗通”地躍動著,臉上仍是波瀾不起。 

       曹永廉和黃浩然那莫名其妙吻又突然闖進他的腦海。 

       “無事啊,唔使擔心。”蕭正楠扒開曹永廉的手,握住它放回曹永廉膝蓋上。短暫的溫熱觸感足以讓蕭正楠亂了陣腳。 

       “好啦。”曹永廉也不想勉強蕭正楠,雖然還是擔心他,不過他人都四十有二了,總會把握好自己的身體情況。 

       黃浩然側過臉望著兩個沒有交集的人,心裡突然有點慌。不會是因為自己和曹永廉關係太好所以蕭正楠不高興了吧?可是這沒什麼問題,憑什麼就他一個人能和曹永廉關係極佳——其他人不可以?曹永廉又不是他一個人的專屬物。 

       黃浩然有點煩悶地扶了扶眼鏡。 

       對,他今天戴了眼鏡。銀白色金絲框的眼鏡,上一年和蕭正楠參加綜藝宣傳的那一副。 

       他們三個都坐在後排,是工作人員有意安排的。為了讓他們三個聊天。 

       曹永廉坐在中間,蕭正楠在他的右手邊,黃浩然則在他的左手邊。 

       蕭正楠沒動,黃浩然只好先動手了。他把手肘壓在曹永廉的肩膀上,反手捏捏他的臉,然後整個手臂圈住他的脖子往自己這邊拉。 

       “喂!”曹永廉始料不及地驚呼出聲,被拉斜的重心讓他整個人倒在黃浩然壞里。 

       “嗯?”黃浩然輕輕地用鼻音噴出一個音節,低下頭看著被拉進壞里的男人。 

       曹永廉掙扎過後,無果。只好安定下來,仰頭看著黃浩然,光影的轉變讓他的鏡片時明時暗,一雙眼睛被隱匿後又再出現。可是眼神卻一直沒有變,那雙眼睛一直在注視著曹永廉,柔情的、有安全感的、甚至有些獨特的佔有欲。 

       眼前的人真的是那個天天篡自己的黃浩然嗎? 

       老年人產生了疑惑。 

       蕭正楠還是躲不過自己的潛意識。他悄悄偏頭,瞟著旁邊的兩個人,瞬間憋了一肚子氣。 

       黃浩然怎麼能親完曹永廉還若無其事地抱他!曹永廉怎麼能隨便被別的男人抱那麼久還不起身! 

       蕭正楠越想越不對勁。一動身就拉開黃浩然的手,把曹永廉拽回自己身邊,一手攬住他的腰,另一隻手強行按住他的頭壓在自己的肩膀上。 

       “嗯?!!” 

       曹永廉完全沒反應過來。 

       黃浩然愣了一下,嘴角倒是有些向上翹的弧度,看向面無表情蕭正楠和懵圈的曹永廉。他眨眨眼,還是停止了動作。 

       曹永廉真正的男人祇有他一個。蕭正楠這麼想著,轉頭看向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深植在心的一個念想。 

       曹永廉微微抬頭看著那個初印象很冷酷的少年。柔和的臉部線條逆光映入曹永廉的眼中,不甘的神情已經寫在臉上,呼吸並不算特別平穩,眼睛不停地眨啊眨,像是想隱藏些什麼。 

       最後曹永廉還在蕭正楠的肩膀睡了半個多小時。 

       就是太累了。 

       下午主要是蕭正楠和曹永廉的戲份,還有陳瀅和蕭正楠的。黃浩然全程就坐在曹永廉的休息座上,鏡片後的目光始終如一。 

       蕭正楠對那個那道目光很是介懷。 

       等曹永廉的戲份拍完了,蕭正楠還沒能收工。 

       曹永廉走向休息棚,黃浩然仍然紋絲不動,沒有要走的意思。曹永廉偏離軌道就要往蕭正楠的休息座上坐。 

       “過嚟坐啊。”黃浩然一把拉住曹永廉的手,進而圈住他的腰往後使力。 

       老年人再次始料不及被拉到黃浩然懷裡,還坐他腿上了。 

       “大佬啊,你想玩死我咩?”曹永廉不安分地挪了挪位置想要起身,又被人死死按住。 

       “你先喺大佬啊嘛,我要尊敬老人啊。”黃浩然掐了曹永廉的腰,讓他停止動作乖乖做好。“其實我覺得你應該要減肥。” 

       “關你鬼事咩!”曹永廉扶著椅子的把手要站起來,黃浩然只好收緊雙臂把他拉回來。 

       “喺咯,唔關我事。”黃浩然的臉蹭過曹永廉的耳朵,濕熱的呼吸透過襯衫的立領全部灑在他的側頸。 

       他突然激得抖了抖。 

       黃浩然眯著眼睛笑了。 

       蕭正楠受不了了。他強迫自己快速完成剩下的戲份,過去就把曹永廉拉起來。 

       “有事搵你。” 

       曹永廉看看蕭正楠,又看看黃浩然。黃浩然歪歪頭,示意他快去吧。 

       蕭正楠看得眼火爆。 

       蕭正楠煩躁地把頭髮揉的一團亂,緊緊拉住曹永廉的手進了服裝棚。 

       “你唔好整亂个頭啦,等陣又要麻煩化妝師……” 

       “你咪理。” 

       曹永廉被抓著雙肩,下一秒就被吻住。 

       蕭正楠弓著腰去吻他,柔軟、乾燥,熟悉的觸感。蕭正楠咬噬他的唇瓣,用舌尖描繪他的唇形,無法割捨。 

       竟然?越界了吧。曹永廉迷茫地閉上眼睛,他還沒和男人kiss到伸舌頭的哎。 

       這個吻結束的時候,曹永廉祇有被一個小了自己十幾歲的人吻得昏頭昏腦的羞恥感。他迷迷糊糊感覺到襯衫衣領被拉開,心中突然警鈴大作,晃晃腦袋正要把人推走。 

       鎖骨以上那一小片細嫩的皮膚突然吃疼。 

       這個臭小子竟然敢咬他?! 

       曹永廉反應回來的時候,蕭正楠已經把他的衣領扣子扣回去了。有一節小小的牙印露了出來,而本人毫不知情。 

       黃浩然看著他們兩個一起回來,第一眼就發現曹永廉耳朵不尋常地發紅,第二眼看見了變得整整齊齊的衣領,第三眼就是那節小小的牙印。 

       最後看見的,是一臉饜足的蕭正楠,沒有表現出來的愉悅和心滿意足。 

       終於開始緊張了麼? 

FIN. 

       

       

       

       

    

Although_

【雙Raymond/蕭廉】三角RPS|沒頭沒尾的吻

*黃浩然/曹永廉&微量蕭正楠/曹永廉 

*還是RPS(真人關係)注意!注意了啊!! 

*蕭正楠&黃浩然單箭頭曹永廉 這次還是想讓曹永廉蠢蠢的吧 不知道喜不喜歡這兩個人的那種把愛情當兄弟情的感覺(雖然現實的阿廉是個明眼手快老司機不可能分不清啦) 

*我三角搞上癮了…(快停停!蕭廉才szd!!

*應該能當《無法歸類的愛》的後續看>:-< 

*既然阿蕭都親了阿廉了 讓浩然也親一下吧(bushi _(´ཀ`」 ∠)__ 【我竟然寫浩然kiss阿廉了嗎…阿蕭和阿廉我還沒寫過…...

*黃浩然/曹永廉&微量蕭正楠/曹永廉 

*還是RPS(真人關係)注意!注意了啊!! 

*蕭正楠&黃浩然單箭頭曹永廉 這次還是想讓曹永廉蠢蠢的吧 不知道喜不喜歡這兩個人的那種把愛情當兄弟情的感覺(雖然現實的阿廉是個明眼手快老司機不可能分不清啦) 

*我三角搞上癮了…(快停停!蕭廉才szd!!

*應該能當《無法歸類的愛》的後續看>:-< 

*既然阿蕭都親了阿廉了 讓浩然也親一下吧(bushi _(´ཀ`」 ∠)__ 【我竟然寫浩然kiss阿廉了嗎…阿蕭和阿廉我還沒寫過…… 

*不過圈冷沒幾個人看 短打爽了就完事(๑•̀‧̫•́๑) 

 ——————————————————— 

       黃浩然有收到消息,也有看到劇照,蕭正楠和曹永廉親到嘴的那張。第一眼看見那張劇照的時候,黃浩然的眼眉不自覺地就翹起來,眼角抽搐着,嘴角也是抽起來的。 

       那張硬朗的臉顯得有些怪異,大家都覺得他可能只是太驚訝了。 

       後來的某天裏,黃浩然在公司飯堂碰到了曹永廉,或者說是黃浩然拍完外景之後問到了曹永廉的行程,故意在那裏蹲點等他的。 

       “唉……做咗咁多年彎嘅,你哋兩個終於錫啦。”黃浩然一邊拿勺子攪拌着早已被檸檬片染得酸到苦澀的凍檸茶一邊調侃曹永廉,冰塊碰撞的聲音“咔啦咔啦”響。 

       “咪講啦,錫咗佢有心理陰影啊。”曹永廉咬了一口三文治,又喝了一口奶茶,搖搖頭表示心疼自己。 

       一絲意義不明卻帶着些許驚喜的曖昧情緒在黃浩然的眼瞳裏暈開,倒影出來的是曹永廉的樣子。 

       “以後仲有無諗住錫其他男人啊?”黃浩然做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眼睛卻是彎彎的,眼裏滿滿當當都是曹永廉。 

       “咁如果喺拍戲需要嘅話,都要接受啦。不過其實我私底下都錫過其他男人咯……”曹永廉擡起頭看着黃浩然,抿着嘴笑,淺淺的梨渦印在側臉,眼睛閃亮亮的。 

       “咁open?唔好咁求其啊你,小心生嘢啊。”黃浩然又忍不住窒曹永廉了。 

       曹永廉快速地翻了個白眼之後笑出聲,“如果我生咗嘢,我肯定要錫埋你一份,一場兄弟,有今生無來世,要生嘢就一起生啊嘛。” 

       “我驚你唔夠膽錫我啫。”黃浩然咧開嘴笑,擁有明顯雙眼皮的眼睛微眯起來,心裏有種被灌了蜜糖的感覺,連凍檸茶都變得甜起來了。 

       黃浩然笑的時候臉上會有褶子,一雙沉着的眼睛呈月牙形,像貓一樣。看着特別舒服和安心,他的苦力身形帶來的壓迫感就在這一瞬全部消失,眼裏只能容下這個笑。 

       “咁你想唔想試下啊?你肯我就夠膽喎。”曹永廉一本正經地把用手勾住黃浩然的脖子,用力把人拉向自己,瞬間縮短了二人的距離。 

       “雖然我都似阿蕭咁擔心你口腔唔清潔,”曹永廉聽到這句話還是笑了出來,鼻尖碰到了黃浩然的鼻尖,欲要後退,卻被扣住後腦勺。“不過成年人應該要爲自己嘅語言負責任。” 

       黃浩然寬厚的手按在曹永廉的後腦勺,不等對方反應就吻上去,微闔雙眼。只是脣貼着脣,可是甜甜的奶茶香仍然跑進了黃浩然的鼻腔。 

       柔軟的觸感和檸檬紅茶的味道讓人無法反應,曹永廉迷茫地發出一聲疑惑的“嗯?” 

       黃浩然鬆開了曹永廉。 

       還摸了摸他的後腦勺才收手。 

       “要生嘢就你自己生啦,不過原來男人都幾好錫喎。” 

       曹永廉看着黃浩然,再次翻了個白眼。他突然慶幸這次選的位置還挺偏僻,還有裝飾板擋住了大部分同事,沒人能看到剛剛發生了什麼。 

       “又唔喺個個男人都好錫,喺我先咁特別啫。” 

       持續性互懟和不要臉。 

       臉沒紅,挺正常。只是耳朵紅了而已嘛。黃浩然瞄着曹永廉紅透了的耳根,又抿了一口檸檬茶。 

       曹永廉繼續咬三文治補充能量,下午還要和蕭正楠出外景。 

       不過黃浩然和曹永廉兩人都不知道,剛剛的出格行爲蕭正楠在裝飾板轉角處看得很清楚。 

       他是特地早來公司找曹永廉的,省得他又說自己慢。結果看到了不太好的東西。

       蕭正楠握着拳,又鬆開了。 

 

FIN.

Although_

【雙Raymond/蕭廉】三角RPS|無法歸類的愛

*黃浩然/曹永廉【應該是浩然單箭頭預警】

*有大量蕭正楠/曹永廉and極度微量黎耀祥/陳國邦提及

*RPS(真人關係)注意!注意了!!(震聲)

*預警要給夠!接受才好!!( ˘•ω•˘ )

*想寫的靈感來自《公公出埠》/《兄弟大茶飯》/《美女廚房》/《公爵特訓班》採訪等 因爲浩然總是喜歡欺負阿廉 不留情面那種 很容易就打破阿蕭和阿廉相處的微妙平衡真正把阿廉搞生氣 給我一種痞帥的壞男孩欺負自己喜歡的人的感覺( •́ὤ•̀)所以這篇大概是個浩然的不知道什麼鬼意識流單箭頭?

*浩然的英文名是Raymond 而恰巧阿廉的英文名也是Raymond 所以全新冷坑【雙Raymond】上線了...

*黃浩然/曹永廉【應該是浩然單箭頭預警】

*有大量蕭正楠/曹永廉and極度微量黎耀祥/陳國邦提及

*RPS(真人關係)注意!注意了!!(震聲)

*預警要給夠!接受才好!!( ˘•ω•˘ )

*想寫的靈感來自《公公出埠》/《兄弟大茶飯》/《美女廚房》/《公爵特訓班》採訪等 因爲浩然總是喜歡欺負阿廉 不留情面那種 很容易就打破阿蕭和阿廉相處的微妙平衡真正把阿廉搞生氣 給我一種痞帥的壞男孩欺負自己喜歡的人的感覺( •́ὤ•̀)所以這篇大概是個浩然的不知道什麼鬼意識流單箭頭?

*浩然的英文名是Raymond 而恰巧阿廉的英文名也是Raymond 所以全新冷坑【雙Raymond】上線了 不擔保有售後 什麼時候他們再戳到我了就會再寫_(¦3_ヽ)ュ

畢竟我永遠都站蕭正楠/曹永廉ƪ(˘⌣˘)ʃ

———————————————————

       黃浩然並不會把曹永廉當作一個前輩。他把他當作兄弟,朋友。他有的時候腦子突然歪到一邊去,甚至會覺得曹永廉是個可愛的賢惠同事。可是這種感覺卻在每一次見面的時候日漸轉變,有什麼新的東西在他的心裏悄悄發酵。

       他經常看見曹永廉和蕭正楠一起出現在他的視線裏。他們兩個確實也是太監五虎裏面,關係維持得最好的兩個,在公司裏擡頭不見低頭見,曹永廉會專門去探班蕭正楠,並且在他2017年生日的時候特地買了蛋糕去和他慶祝,真的像極了探班的女朋友。而蕭正楠還會經常上曹永廉家蹭湯喝,曹永廉家多養了一隻狗,蕭正楠沒兩天就上去抱着狗拍照曬IG了,公司甚至爲他們兩個量身定製了一檔綜藝。明眼人都能看出蕭正楠和曹永廉的關係比一般兄弟要好太多,已經達到令人遐想的程度,包括黃浩然他自己。

       拿最近的《公爵特訓班》來說,蕭正楠和曹永廉要拍新劇導致晚上才能過海到澳門,黃浩然聽聞這部戲裏他們還有first kiss……娛樂新聞臺來採訪,蕭正楠和曹永廉又在那裏打鬧,他隔着黎耀祥看着他們兩個,蕭正楠在背後圈住曹永廉,嘗試性地想把人抱起。兩個人都笑得燦爛。黃浩然強行扯出一個微笑,看着他們,使用語言起鬨,無法看穿的僞裝掛在臉上。這又成爲了幾分鐘後的採訪黃浩然瘋狂嘴炮攻擊曹永廉的導火索。

       黃浩然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那麼喜歡語言攻擊曹永廉。就是,想欺負他。他覺得曹永廉的性格太好,是公司裏許多藝人的知心大哥哥,是每一個劇組裏的開心果,也像一坨軟綿綿的棉花,能夠接受許多其他人無法接納的東西。可是嘴賤也是他們太監五虎共有的特徵——也許只有陳國邦這位前輩沒那麼嚴重,也許也是因爲陳國邦人比較沉着,太監五虎裏陳國邦只和黎耀祥有親密的接觸,頂多也就是上次2016年黎耀祥生日的時候吻了他的側頸。不過論資排輩,曹永廉才是年紀最大的那一個,只是他長得太年輕了,蕭正楠對粉絲們都開玩笑,宣稱曹永廉是他的“細佬”。黃浩然也許是有些羨慕他們之間的關係,即使性格差異上陳國邦才是五虎裏最不合群的那個,可他好像覺得自己才五個人裏面最不合群的那一個。

       在拍《公公出埠》的時候,去市集那一晚估計成了他們三兄弟不可磨滅的記憶。不太好的回憶。蕭正楠和曹永廉一如既往地互踩,黃浩然不喜歡這種被二人平衡結界隔絕在外的感覺,所以加入了這場嘴炮互懟的戰爭,他和蕭正楠一起懟曹永廉。其實黃浩然能察覺到,三個人氣氛逐漸變得焦灼,原因是曹永廉是真的開始生氣了。蕭正楠趕緊提醒黃浩然不要再說了,阿廉真的生氣了。黃浩然知道,他不應該再說下去,可是爲什麼,要蕭正楠來提出來呢?他也可以反過來叫他不要再說下去才是。黃浩然賭氣一般地停不下口,懟曹永廉懟得毫不留情,即使曹永廉的臉已經陰沉得不像話。

       下車之後,曹永廉一個人快步走在前面,甩下了黃浩然和蕭正楠。蕭正楠在後面有些後悔地傍着浩然,“我哋喺未過咗份?阿廉好似好嬲喎。”

       黃浩然看了一眼前方稍顯落寞的身影,心裏在悔恨自己剛剛爲什麼這麼過火,嘴卻硬得很。“咁未要靠你呢個好兄弟去氹翻佢咯。”

      他把蕭正楠推到曹永廉身後,眼神示意他快上。他親眼看着蕭正楠把曹永廉哄好,把人攬在懷裏,看着曹永廉重展笑顏。心裏真的是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他收到曹永廉送的禮物,一張普通的紋身貼。他沒捨得用,收藏起來了。“嗰陣你病咗,拍唔成《張保仔》,所以就送呢個畀你,當補翻嗰遺憾啦。”

      曹永廉笑起來很好看。

      那時候黃浩然的心底是暖的。

      而沒過一會,蕭正楠讓曹永廉戴耳環給他看。還把自己從小戴到現在的金項鍊送給了曹永廉,“我見你成晚望住浩然好似好羨慕佢戴咁多項鍊……所以咧,就送翻條畀你啦。”

      黃浩然和黎耀祥親眼目睹蕭正楠幫曹永廉親手戴上那條項鍊。

      “哇……好sweet啊。”

      黃浩然熟練地將眼底的落寞隱去,吹捧着他們的感情,牽強的笑容掛在臉上,只是稍有一些羨慕之情被鏡頭捕捉。

      最後一期四個人一起看房間的時候,曹永廉又想了個壞壞的點子想要弄濕蕭正楠的衣服。可惜的是一早就被蕭正楠看穿,反被人淋濕了後背。曹永廉跳着想跑的時候,黃浩然又突然出來擋住了他。曹永廉迫於無奈只能轉身,黃浩然還伸手推他的肩膀,把他推到蕭正楠面前,被蕭正楠攙扶住。黃浩然默默走在他們身後。

       某次整蠱計劃裏,蕭正楠把整桶冰水倒在曹永廉的頭上,黃浩然立刻在旁邊用水潑他——這是蕭正楠和黃浩然不可多得默契之一。

       還有一晚曹永廉帶着黃浩然和蕭正楠橫掃泰國市集的時候,曹永廉給黃浩然搭配的那套裝束他就覺得很好看,反而給蕭正楠搭得就很醜,褲子簡直是大媽標配。審美觀念不太好的樣子,浩然那晚是很高興的。但事後他再看見蕭正楠穿着那條醜到爆的褲子上綜藝的時候,又是另一回事了。

       黃浩然也知道曹永廉有哮喘。但他不會出面地提醒曹永廉注意身體,只會悄悄地在他行爲過激的時候碰碰他的肩膀提醒他注意身體,雖然蕭正楠會更先一步給他最適當的關心。也許是因爲他本來就是個沉悶、不會表達自己的人吧。他不會故意關心某個人,卻會繞一大個圈透過身邊的朋友去關心某個人。對蕭正楠如此,對曹永廉更是。

       在《兄弟大茶飯》蕭正楠和曹永廉一起來探班他們劇組的時候,黃浩然又忍不住篡曹永廉了,曹永廉倒很大度地接受了所有攻擊,可是卻出現了一絲不想再理會黃浩然的感覺,忙着把食物翻熱。黃浩然多說兩句覺得沒意思就跑去和蕭正楠聊天了,但是黃浩然才不會承認吃着曹永廉下廚做的東西吃得很開心。

       直到《美女廚房》的第二期,蕭正楠是這檔節目的主持人,沒法長時間呆在曹永廉的身邊。這期綜藝的錄製黃浩然和曹永廉的相處時間才多了起來,黃浩然這次懂得了收放自如,在每次踩到曹永廉的尾巴之前都提前卡住。

       其實他們那晚像穿了情侶裝。

       曹永廉穿黑色顯纖瘦。

       黃浩然穿白色顯年輕。

       黃浩然在曹永廉吃東西的時候還是沒忍住下手摁了他的頭。因爲蕭正楠在曹永廉旁邊調笑着,他看得不太愉快。

       曹永廉咬着食物的時候被按了一下,明顯地嗆了嗆,但是沒有轉頭反懟黃浩然。乖乖地繼續吃東西。

       真能忍。黃浩然感概。

       曹永廉吃完之後私底下悄悄打了黃浩然的手臂,用的甚至是有點撒嬌般的責怪語氣。

       然後黃浩然捏了曹永廉的臉,笑得特別開心。

       這一點鏡頭並沒有記錄下來。

       雖然到最後蕭正楠就算隔着自己也要和曹永廉聊天,但是黃浩然現在倒沒那麼在意了。畢竟他剛剛捏了曹永廉的臉,心情好着呢。

       第九期也是後話了。黃浩然對曹永廉的中間還隔着一個黎耀祥。蕭正楠搶曹永廉盤子裏的蟹膏吃的時候黃浩然照常起哄,只是他不經意地貼近了曹永廉的臉罷了。

       配合他們兩個人已經成爲了習慣。

       黃浩然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對曹永廉懷着的心思到底是什麼。

       這在他心裏被判定爲無法歸類的感情。

FIN.

Although_

【蕭廉衍生】失智律師與無賴學生02

*蕭正楠/曹永廉衍生的一對耍賴攻沉穩受( ´▽` )

*《十二傳說》傅子博/《熟男有惑》盛鳴(斜線一如既往有意義)

*盛鳴暫時保留車禍前特性_(:з」∠)_

*時間線取自傅通明失蹤前/黃玉未成傅子博徒弟/Dr.Poon隨着時間線延長而上線與易Sir有CP線/盛鳴未婚/正在向盛藍事務所建設努力/兩邊兄弟團仍存₍₍ ᕕ⍢ᕗ⁾⁾

*也許我會讓藍爵士和盛鳴先曖昧曖昧…?( •́ὤ•̀)

———————————————————

       “你好,我想搵盛鳴。”傅子博拖拖拉拉地走進盛藍律師樓,找到了前臺的兩...

*蕭正楠/曹永廉衍生的一對耍賴攻沉穩受( ´▽` )

*《十二傳說》傅子博/《熟男有惑》盛鳴(斜線一如既往有意義)

*盛鳴暫時保留車禍前特性_(:з」∠)_

*時間線取自傅通明失蹤前/黃玉未成傅子博徒弟/Dr.Poon隨着時間線延長而上線與易Sir有CP線/盛鳴未婚/正在向盛藍事務所建設努力/兩邊兄弟團仍存₍₍ ᕕ⍢ᕗ⁾⁾

*也許我會讓藍爵士和盛鳴先曖昧曖昧…?( •́ὤ•̀)

———————————————————

       “你好,我想搵盛鳴。”傅子博拖拖拉拉地走進盛藍律師樓,找到了前臺的兩位中年祕書,心底裏吐槽着盛鳴的眼光。

       “先生,盛律師今日仲未翻嚟。”

       “佢有無講低去邊?”

       “佢今朝打過電話翻嚟話佢會晚點到律師樓。呢位先生如果你唔急,你可以去嗰邊嘅沙發坐住等佢翻嚟,或者我安排其他律師畀你。”

       “唔使啦。我等佢翻嚟。”傅子博打斷了祕書的話,懶散地癱坐在沙發上,昨夜因爲跑新聞和今日得知壞消息所帶來的貧乏感一起涌上大腦,昏昏沉沉的,傅子博坐下沒多久就抱着帆布袋睡着了。

       兩位祕書對於律師樓裏經常出現奇怪的人這一點已經見怪不怪了,所以今天也不例外。畢竟他們的老闆也是奇形怪狀的——除了盛鳴比較正常。不然一個就是最大合夥人之一,出過銷量滯銷的專輯,明明能好好當律師卻總發明星夢的藍爵士Jazz;一個因爲白淨入贅給有錢人家,但是體質弱不禁風,天天爆肺的餘多春Fish;還有一個更離譜,給車子取名字,家裏只有一張沙發,爲人處世也是“island”作風的盧蘇Solo。

       “傅子博……傅子博……”

       記者在恍惚中聽見有一把溫和磁性的聲音在喚他的姓名。他緩緩睜開眼睛,逆着光看見一張清秀的臉,眉頭微皺,想讓人把它揉開。

       他下意識地伸出手,想要觸碰。

       盛鳴下意識拒絕這樣的接觸——

       “傅先生!”

       記者突然被驚醒,本來靠在沙發上的身子往上彈。兩張臉差一點就零距離接觸了,律師被嚇一跳,生生被逼得往後退一步,皮鞋踏落在地的聲音大得驚人。

       “你醒啦?”盛鳴平復心情,踩實了地板,尷尬地咳了咳,看向傅子博。

       傅子博又癱回去沙發,還有點懵,剛纔那張放大的臉,還挺好看。他定了定神,看見面前的人,是盛鳴。

       “盛鳴你終於翻嚟啦!我等你等到訓着。仲有啊,唔係講咗唔好叫我傅先生咩?”傅子博一臉不耐煩,在外人看來真的,很沒有禮貌。

       “咁傅子博,你搵我咩事?去我房再傾。”盛鳴拍拍傅子博的肩膀,示意他起來。然後大步流星地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傅子博站起來,揉揉鼻子,伸個懶腰,才慢悠悠地跟着盛鳴。

       衆人開始對傅子博能夠直諱“盛鳴”的名字而有點意外。盛律師什麼時候有第四個這麼親近的兄弟了?

       盛鳴毫不猶豫地按下門口的把手,跨步進房,傅子博不緊不慢地打了個盹,纔跟着進去,反手用指尖發力把門關上。

       “搵我咩事?”盛鳴脫下外套掛在支架,坐在辦公椅上,理了理馬甲和領帶,低頭開始看排列整齊的黑色文件夾。

       傅子博看見這一大堆的文件就替盛鳴感到頭疼。如果是他,早就丟掉這些繁雜的東西了。

       “你喺未接咗一單case?個顧客係報社嘅太子爺?”

       “你又知?”盛鳴的注意力被傅子博從的案件中拽出來,微微擡頭驚訝地看着他。

       “點可能唔知啊?我喺呢間報社嘅突發記者啊,報社唔掂,我都唔掂啊!”傅子博激動得用指關節敲了敲盛鳴的辦公桌,臉上寫滿了焦慮。“你老老實實同我講,呢單case,勝算幾多?”

       盛鳴蓋上了手中的文件夾,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傅子博的視線上,兩雙棕眸對視着。律師十指相併,認真地迴應記者。“我接得落嚟嘅case,肯定有辦法贏。”

       傅子博一向不相信那些信誓旦旦的話,他身爲記者,這樣的話在各種採訪中聽得多了,也沒多少個當事人說到做到。所以他覺得那都是屁話,虛假的。可面對盛鳴的自信,他卻沒法反駁。這個律師渾身都散發着非同尋常的氣質,讓傅子博覺得自己無法接近的氣質。

       “我信你。”

       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三個字。

       “多謝。”盛鳴笑了笑,一雙眼睛彎彎的,像小小的月牙,能把溫暖帶到傅子博心裏——

       “Ming!”

       突如其來的渾厚嗓音伴着劇烈的敲門聲,撞擊着傅子博的耳膜,激得他大腦生疼。

       盛鳴的笑意轉瞬即逝,看了一眼傅子博後便皺起眉看向門口,是有些不耐煩的樣子。

       “入嚟。”

       一個帶着老土的黑框眼鏡,穿着有點誇張的男人進來了。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傅子博,頓時間氣焰熄滅。“乜你有客咩?娜姐又唔早講,唔阻住你傾嘢,走先。”

       “朋友啫,有咩可以照直講。”盛鳴攤了攤手,示意那個男人繼續。

       傅子博有些受寵若驚。盛鳴竟然已經把他當朋友了麼?

       “哇,你竟然有朋友啦?你唔喺定係識做嘢咩?”男人咧開嘴笑,看向盛鳴,調笑之意甚是明顯。

       “做嘢喺緊要,但都唔可以除咗做嘢之外咩都唔做掛?”盛鳴把手交疊在一起,有些慵懶地看向男人。

       “咁你就可以掉低個例行會議唔見咗成個朝早啦?搞到我要幫你補位去開會。”男人裝作生氣地狠狠敲了敲桌子。

       “Jazz,你好似都喺老細喎?開會呢個任務交畀你都好正常啊,而且我都早就同娜姐講咗我今朝唔得閒咯。日日嗰行程表都排咁滿,我驚律師樓未上正軌,我就攰死先了。”盛鳴不甘示弱地把桌子敲回去,有些氣憤地盯着倚坐在辦公桌上的男人。“宜家真係世道變咯,做老細都要睇員工面色,Solo同Fish又唔肯幫手,唯有等你呢個第二大股東拍硬檔。”

       原來這個人便是盛鳴的最高合夥人,藍爵士。還挺貼地氣的啊……

       傅子博打量着面前的兩個男人,突然覺得盛鳴也並不是那麼的,不可接觸。他也像一般的人,每天都在過着拼搏的生活,爲未來做打算,也會累,會想辦法偷懶,和同事朋友們鬥嘴。但不知道爲什麼,他聽出盛鳴的剛剛說的話裏頗有些撒嬌的意味。

       他被自己的想法嚇了大一跳。

TBC

Although_

【蕭廉衍生】失智律師與無賴學生01

*由蕭正楠/曹永廉衍生的一對耍賴攻沉穩受( ´▽` )

*《十二傳說》傅子博/《熟男有惑》盛鳴(斜線一如既往有意義)

*盛鳴暫時保留車禍前特性_(:з」∠)_ 後面應該會有隨着正劇而改動_(´ཀ`」 ∠)__

*時間線暫時取自傅通明失蹤前/黃玉未成傅子博徒弟/Dr.Poon隨着時間線延長而上線/盛鳴未婚/正在向盛藍事務所建設努力/兩邊兄弟團仍存₍₍ ᕕ⍢ᕗ⁾⁾

———————————————————

       傅子博不太記得他是怎麼認識盛鳴的了。只記得第一次見面,那人西裝革履,向上捋的短...

*由蕭正楠/曹永廉衍生的一對耍賴攻沉穩受( ´▽` )

*《十二傳說》傅子博/《熟男有惑》盛鳴(斜線一如既往有意義)

*盛鳴暫時保留車禍前特性_(:з」∠)_ 後面應該會有隨着正劇而改動_(´ཀ`」 ∠)__

*時間線暫時取自傅通明失蹤前/黃玉未成傅子博徒弟/Dr.Poon隨着時間線延長而上線/盛鳴未婚/正在向盛藍事務所建設努力/兩邊兄弟團仍存₍₍ ᕕ⍢ᕗ⁾⁾

———————————————————

       傅子博不太記得他是怎麼認識盛鳴的了。只記得第一次見面,那人西裝革履,向上捋的短髮精神利落,襯衫、馬甲、外套,一件不差,領帶呈完美的倒三角型,一絲不苟。說話也是沉穩有力,直話直說,從不拖泥帶水。可能做律師的嘴說話都特別刁鑽吧。

       大概是以前傅通明諮詢律師事務的時候,盛鳴有親自上他們家找傅通明。傅子博還沒有搬出去居住,而他是個盡職盡責的律師。所以他們有了第二次見面。

       傅子博並沒有特別留意律師這一行的東西,但他聽同行記者說過,盛鳴是律師行業裏有名的“速讀王”,能在理解且透析的基礎下高速閱讀。他一開始對這回事並無太留意。直到那晚,盛鳴上傅通明家處理法律文件,半小時就將工作處理好了,讓傅子博足夠意外。而傅通明很明顯地表露出自己對盛鳴的好感與賞識。

       “盛律師,唔知你對民俗學有乜特別嘅見解?”

       “傅教授你叫我阿Ming就得了。”

       “好,阿Ming。”

       “老豆,你唔好見人地醒目就諗住人地都鐘意你嘅民俗學先得啦。”傅子博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蓋上了手提電腦。

       傅通明看了一眼自家不省心的兒子,向盛鳴投去一個帶有歉意的眼神。

       盛鳴微微勾起嘴角,“唔緊要,其實我都想睇下傅教授你嘅研究。”

       這一笑,可以說是深深地烙進了傅子博心裏。他從未見過有哪個男人是那麼的好看,笑起來像冬日裏的暖陽,給傅子博長年孤僻的心留下了一絲漣漪。也可能是因爲傅子博身邊都是同行的毒男,個個笑起來都猥猥瑣瑣的,所以造成了現在錯覺?

       盛鳴要看不打緊,可這一看愣是看了幾個小時。待到傅通明家裏古老的鐘的指針指向十一點的時候,盛鳴還沉浸在民俗學的知識之中。而傅子博今晚也不知爲何,遲遲不肯睡覺。

       等到盛鳴看完最後一篇論文,已是十一點四十五分後了。他對傅通明表達了深深的謝意,他今晚確實是大開眼界了。

       傅通明擺擺手,欣慰的很。

       畢竟現在沒什麼年輕人發自內心地喜歡民俗學。他的入室弟子是個例外。

       傅子博的電話突然打破了寧靜。

       他急匆匆地拿起電話,只說一個“好”就抓起帆布包,作勢要往外衝。

       盛鳴不解地看着他,棕瞳裏閃着點點零星的光。

       “阿博,去邊呀?”

       “跑新聞。”

       “咁就送埋阿Ming去地鐵站啦。”

       傅子博一下子停住了腳步,皺着眉看着自己的父親。“緊急事件啊!拿唔到第一手材料堂哥會劏咗我嘅!”

       “唔使麻煩令公子,我自己翻去得啦。”盛鳴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並且決定明天去車行看車。一個年紀比他小的記者都有車了,自己還選擇地鐵,確實丟人。

       “哎……麻鬼煩。我車埋你啦。”傅子博撓了撓頭,沒好意思去看盛鳴。

       “唔該。”盛鳴點點頭。

       “車咗人地去地鐵站再去拿你嘅材料啊。”傅通明再次叮囑。

       “知啦。”傅子博應得口響,心裏卻不這樣想。他根本不會聽傅通明的話。

       傅子博快步走在前面,把盛鳴甩在身後。

       沒想到到了傅子博的車旁邊,盛鳴開始猶豫了。

       “你點啊?”傅子博作出一副不耐煩地樣子。

       “唔好意思,請問我應該坐後面還喺副駕座?”盛鳴一直不溫不火的,明明身爲年長者,在二人的相處中卻似乎處在弱勢地位。

       傅子博聞言,直接掠過盛鳴,“咔啦”一下拉開了副駕座的車門。

       “唔該。”

       “阿盛律師啊,點解你咁鐘意講唔該呢?”傅子博坐進了駕駛座,扣好安全帶,不忘調侃身邊的職業律師。

       “禮貌。”盛鳴笑着看向傅子博。

       傅子博一向對這種東西嗤之以鼻。

       他不屑地嘖了一聲。“阿盛律師我同你講,我而家要去跑咗新聞先,至多我一陣送到你翻屋企。”

       “無所謂,做嘢緊要,不過傅先生你可唔可以唔好叫我‘阿盛律師’?”

       “咁你都唔好叫我傅先生,叫我傅子博。”

       “叫我盛鳴。”

       那晚是盛鳴第一次坐傅子博的車。

       也是盛鳴第一次陪傅子博跑新聞。

       是傅子博第一次送人回家到門口。

       “估唔到跑新聞都幾有趣啊。”凌晨一點十三分,臨下車前,盛鳴對傅子博表示感謝。“唔該嗮你送我翻嚟,今晚過得好有意義。”

       “好彩今晚唔係死人塌樓啫。”傅子博不知道是嘲笑還是關心。

       盛鳴並未放在心上,擺擺手就上樓了。

       傅子博看着那個直挺挺的背影走進大廈門口,轉入電梯。他嘆了一口氣,像是做出什麼決定,拉下車檔踩油門,很快就離開了。

       第二日,他們的雜誌社炸出了一單大事件。大老闆的兒子被對家派來的人陷害,籤下了一張詐騙合同。現在對家要告他們,如果控告成功,“讚報”分分鐘要收工。

       傅子博開始擔心自己飯碗不保了,而且他在這家雜誌社工作了六七年了,有感情的啊。他跑去問現在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的堂哥,大老闆找了哪個律師幫他的兒子打官司,堂哥很快就說出了讓傅子博震驚的名字。

        盛鳴。

        昨晚還在他的車上面的那個男人。

        “盛鳴啊,聽講佢好犀利喎。後生細仔嗰陣就同幾個兄弟夾份開咗間事務律師所,雖然最大合夥人係佢同藍爵士,但佢還係最大嗰個老細。”

       原來他那麼厲害的嗎……傅子博有點心虛地摸了摸鼻子。

      “點啊?你想唔想八下呢單case?”

     “都好啊……堂哥你有無盛律師嘅聯繫方式啊,我去搵佢拿點料。”

       堂哥從筆筒找出了一張名片。

       盛藍律師所——

       盛鳴。

       盛鳴啊。

       傅子博捏着那張名片一角,把它收進了衣袋。沒想到這麼快又要再見了。

TBC

沐鸩浅미소
想搞他俩的售后😆,黑吃黑什么...

想搞他俩的售后😆,黑吃黑什么的不是更带感吗😆一个谋财,一个害命😆绝配!!!

想搞他俩的售后😆,黑吃黑什么的不是更带感吗😆一个谋财,一个害命😆绝配!!!

麦东西的麦

云千羽x公孙策


师徒cp也七夕快乐鸭

云千羽x公孙策



师徒cp也七夕快乐鸭
Although_

【蕭廉】RPS|單人房

*蕭正楠/曹永廉(斜線有意義)

*RPS(真人關係)警告 大型預警現場!!!

*糧太少了 寫手屬我剪刀手也屬我ヾ(༎ຶД༎ຶ)ノ"

*感覺年紀小的阿蕭會給阿廉唸書哄他睡是怎麼回事(´;ω;`)

———————————————————

      趕上七夕節出外景,不知道是好是壞。

      因爲拍攝時間較長劇組都要在這邊留個兩三天。

      “不好意思,因爲七夕節有許多人出門旅行,許多酒店都...

*蕭正楠/曹永廉(斜線有意義)

*RPS(真人關係)警告 大型預警現場!!!

*糧太少了 寫手屬我剪刀手也屬我ヾ(༎ຶД༎ຶ)ノ"

*感覺年紀小的阿蕭會給阿廉唸書哄他睡是怎麼回事(´;ω;`)

———————————————————

      趕上七夕節出外景,不知道是好是壞。

      因爲拍攝時間較長劇組都要在這邊留個兩三天。

      “不好意思,因爲七夕節有許多人出門旅行,許多酒店都滿爆了。現在我們的房間也剩餘不多了,只有五間雙人房和一間單人房。”服務前臺的小姐微笑着面對助導。

       助導連忙跑回去嚮導演報告。其實沒房住的原因是另一個粗心的助導訂錯酒店時間了……

       導演很認真地把三間房雙人房分給了工作人員,剩下兩間雙人房讓主演們也一起擠個一晚半晚,但還是多了兩個人,以及一間單人房。

       曹永廉先提出意見“我和阿蕭住單人房吧,反正我們兩兄弟沒什麼禁忌。”

       蕭正楠點點頭表示同意,手臂順其自然地搭到了曹永廉的肩膀上,勾住他的脖子,另一隻手按着他們的行李箱。

       “那也好。”導演表示可行,就喊工作人員們上房間休息了。

       曹永廉今天戲份特別多,現在也比較晚了,他感到睏乏,倦意不斷涌上大腦,上下眼皮像是要打起來了。他疲憊地推着行李箱進了電梯,蕭正楠在他身後跟着,他知道曹永廉現在肯定超級累的。“廉,等下到房間你先洗澡,你要早點休息。”

       曹永廉向蕭正楠投了個有點曖昧的目光,然後打了個哈欠。

       進了房間之後,蕭正楠把所有的行李都承包了,催着曹永廉去洗澡。“快點洗了早點睡,我也好睏。”

       “你等下幫我拿衣服啊?”曹永廉問道。

       “行了你快去吧。”蕭正楠把曹永廉推進了浴室,開始了收拾。

       蕭正楠收拾行李的過程中,水流聲逐漸清晰,在偌大的空曠房間中刺激着他的耳膜。

       等到浴室的水流聲停了後,曹永廉果然要喊蕭正楠,畢竟他還沒拿衣服。

       “阿蕭!”

       “開門。”不到兩秒,聲音隔着門傳來,太過空蕩,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曹永廉開了一條門縫,伸出手招了招。蕭正楠把衣服塞到他手上,“快點。”

       “行了,你今晚怎麼那麼嘮叨。”

       蕭正楠沒回答。

       等曹永廉出來後,頭發還是溼漉漉的,髮梢還在滴水。

       蕭正楠拿着睡衣進了浴室,“你快點吹乾頭髮就睡吧。”

       “嗯。”

       等到蕭正楠從浴室裏出來的時候,曹永廉還沒睡,他靠在牀頭邊看劇本。但起碼頭發還是吹幹了的,劉海順服地貼在額前。蕭正楠稍微放鬆了一些。

       “怎麼還不睡?”蕭正楠一邊擦着頭髮一邊問。

       曹永廉擡眼望了他一下,賤兮兮地笑着說:“我怕你等下動靜太大又吵醒我。畢竟今晚大家睡同一張牀。”

       蕭正楠白了他一眼。

       “快去吹頭啊,不會還要廉伯我幫你吧?”

       “好啊。”

       蕭正楠對上曹永廉略有震驚的眼眸,不經意的笑掛在臉上。

       “行吧,照顧後輩是我應該做的。”曹永廉把劇本順手放在牀頭櫃,拉着蕭正楠到了放風筒的地方,給他找了張椅子。

       蕭正楠乖乖地坐好,曹永廉打開風筒,溫暖乾燥的風吹到柔軟的髮絲上。蕭正楠享受地眯着眼,任由曹永廉的手隨意撥弄他的髮絲。

      在蕭正楠已經昏昏欲睡的時候,曹永廉關上了風筒,寬厚的手揉了揉蓬鬆的發。“幹了。”

       “哦。”一下子恢復了精神的蕭正楠甩甩頭,回過身看着年長者。“你快點去睡覺啊,不然明天沒精神和我對戲。”

       “那你也要睡啊?只有一張牀,除非你睡地板。”

       “你捨得讓我睡地板嗎?”

       “也不是不行。”曹永廉故作思考狀,手背撐着下巴,皺起眉。

        蕭正楠笑着拍了拍他的後腰,他知道曹永廉不會,也真的不捨得。他們是鬥嘴鬥得多,可是還是很關心對方的。

       “我關燈了。不許看劇本了,又不是沒記好臺詞。”蕭正楠二話不說就把房間的日光燈關了,剩下一盞柔和的夜間燈。

      暖黃色的光線打在曹永廉身上,蕭正楠有點看入神了。清秀的面容依舊挺立,棕色的眼睛透着亮光看着自己,只像一個三十來歲的人,眼底裏藏着的滄桑卻讓人摸不透。

      蕭正楠藉着光把曹永廉推到牀上,雙手按在他的肩上。然後自己滾到了他旁邊,一張被子蓋緊了兩個人,姿勢是曖昧了點,不過對他們來說已經習以爲常。

     “快睡,晚安。”

     “今天睡前不唱歌了嗎?《惡果》噢?”

     睡前唱歌,不知道什麼時候養成了這個小習慣。蕭正楠和曹永廉同房的時候,睡覺之前一定會唱歌,一般曲目遊離在他們二人的專輯裏。

     “你今天累了,不唱了。快睡吧,我可沒多少說睡前故事的習慣。”蕭正楠和曹永廉面對面,呼吸都打在對方臉上 。

       曹永廉的眼睛在黑夜裏閃閃發光,溼漉漉的眼睛盯着自己。蕭正楠覺得渾身不自在。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先說好了我不會講的啊,你姑且聽着,不許笑我。”蕭正楠吸了一口氣。

       曹永廉點點頭。突然又覺得好笑,自己居然要一個比自己小了十三歲的男人給自己講睡前故事了麼?

       “有一個男孩,大家都覺得他很Cool,不喜歡跟他玩,也不愛和他說話。直到有一天,他遇見了一個大哥哥。”蕭正楠停頓了一下,看着面前人依然發亮的眼睛,心裏突然涌上一股暖意。

       “那個哥哥很友善,對誰都特別好。他主動去找男孩,和男孩聊天,給男孩說了許多他不知道的事情,教會男孩做人的道理,還讓男孩融入了新的小集體了,改變了男孩的性格。”

       曹永廉的呼吸趨向平穩,蕭正楠默默地將聲音放得更小。
       “男孩最後成長了,學會承擔,他和那個哥哥一起,成了最好的朋友……雖然也有吵鬧,有不愉快。但他們在一起,肩並肩,經歷了很多風浪。”

       蕭正楠忍不住撥開了曹永廉的劉海,手心貼在他的額角。
       “最後,他們變得不可分割。”

       蕭正楠的聲音很輕,輕到像虛無縹緲的畫外音。他的嗓音也很溫柔,不是很有磁性的那種,但特別好聽。

       等他講完故事的時候,曹永廉已經入睡了,淺淺的呼吸灑在蕭正楠的鼻尖上。

       蕭正楠扯了扯被子,目光停滯在曹永廉的臉龐,眼神是溫暖的,且夾雜了几絲不知其名的情感。

       “晚安,阿廉。”

FIN.

Although_

【蕭廉衍生】偶然性

*《地底泥》的後續( ˘•ω•˘ ) 

*由蕭正楠/曹永廉衍生的一對暖攻賤(?)受 

*《幕後玩家》馮汐然/《律政強人》任偉樑(斜線有意義) 

*Duncan太慘了必須要阿汐抱抱緩緩 也緩解一下我得知結局Duncan跟了KC走的心情……ヾ(༎ຶД༎ຶ)ノ" 

 

——————————————————— 

 

       Duncan恍恍惚惚地走在街上,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誰還能在這時認出過氣大律師呢? ...

*《地底泥》的後續( ˘•ω•˘ ) 

*由蕭正楠/曹永廉衍生的一對暖攻賤(?)受 

*《幕後玩家》馮汐然/《律政強人》任偉樑(斜線有意義) 

*Duncan太慘了必須要阿汐抱抱緩緩 也緩解一下我得知結局Duncan跟了KC走的心情……ヾ(༎ຶД༎ຶ)ノ" 

 

——————————————————— 

 

       Duncan恍恍惚惚地走在街上,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誰還能在這時認出過氣大律師呢? 

       直到他撞到了別人。 

       一個男人。 

       結實的肩膀把撞得Duncan倒退了兩步,呲着牙吸氣,發出“嘶”的一聲。 

       可他懶得追究了,邁開步子就要走。 

       “你沒事吧?”男人拉住了他。 

       Duncan不耐煩地站住了腳,逼迫自己深呼吸,回頭看向男人,一字一句地告訴他:“我,沒,事。” 

       擡眼一望,便覺驚人。 

       男人穿着黑色高領衫和西裝外套,長得白皙乾淨,眉宇裏夾帶清風,眼睛好似揉入繁星。鼻樑高挺,薄脣生得特別好看,且嘴角微翹,正義感滿溢。 

      晨風拂過,Duncan額前散落下來的髮絲微飄,單薄的白襯衫衣角被吹起,略有蒼白的面容讓人心疼。男人有一瞬間竟然出了神。 

      “可以放開我了麼?” 

      “呃,哦,不好意思。我叫馮汐然,你可以叫我阿汐。先生怎麼稱呼?”男人放開Duncan的手,也不覺尷尬。 

      “Duncan,任偉樑。” 

      Duncan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告訴他,可能是他長得太好看了,當成獵物很不錯。 

      馮汐然突然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Duncan身上。男人成熟的薄荷香撲鼻而來,Duncan皺起眉頭望着他。“我不需要。” 

      “那,我需要把這件外套處理掉。你就當是幫我。”馮汐然撓撓頭,樣子有點傻。 

      “謝謝。”Duncan扯了扯外套的駁領,整個人縮進裏面。原來自己已經冷到沒知覺了啊。“給我你的卡片,我會還的。”  

      馮汐然直接把手機塞給了Duncan,“把你電話號碼給我,我會找你的。” 

      誰是誰的獵物,還不一定呢。 

      直到二人分別了,馮汐然也沒搞清楚自己怎麼突然對一個陌生人有了想要關心他的感覺。可能是因爲那雙眼睛,明亮潔淨。也可能是那張娃娃臉,惹人疼愛。也可能是因爲那個人的氣質,不知道從哪裏分辨出來,和顧成雙很像…… 

      馮汐然掐斷了任何有關顧成雙的念頭。任偉樑可好多了,也許。 

      到後來,馮汐然和Duncan真的在一起了。最後也沒弄清楚究竟誰是誰的獵物。 

      馮汐然把Duncan從KC手裏救回來,拉到了自己和Tim少的公司請他做顧問律師。用“救”真是一點都不誇張,他在KC手下太苦了。 

      當他把Duncan帶到兄弟面前的時候,大家都調侃他心都傷到性取向都變了。Duncan那時候,眼神黯淡,臉色都變了。馮汐然立刻就讓他們住嘴。 

      他不在乎性取向,他只喜歡任偉樑。 

      如果你問現在的他喜歡男人還是女人,興許他會打個電話問Duncan:“你是男人還是女人?” 

      Duncan也不喜歡男人,他只喜歡馮汐然。 

      他受過太多苦了,雖然有些都是自找的。可馮汐然偏偏能把救他脫離於苦海。 

      這是要多少偶然性才能讓他們在一起? 

      我:不用太多,只要是蕭正楠和曹永廉就可以了。⁄(⁄ ⁄•⁄ω⁄•⁄ ⁄)⁄ 

      

FIN.

Although_

【曹永廉】角色個人向|地底泥

*結尾有一點點蕭廉CP提及⁄(⁄ ⁄•⁄ω⁄•⁄ ⁄)⁄

*角色取自《律政強人》任偉樑Duncan/《律政強人》劉謹昌KC/《幕後玩家》馮汐然

*有KC/Duncan暗示(渣攻賤受注意!!)

*我還是沒忍心寫太狠 所以結尾安排了阿蕭跟廉記見面啦(´ー`)y━~~

———————————————————

       任偉樑知道,他賤。賤死了,就像風吹兩邊擺的牆頭草,被人踩在地的地底泥。他有案底,被吊過牌,因爲KC對他有恩,所以只會在KC的身邊俯首稱臣,叫他師父,聽從命令。

   ...

*結尾有一點點蕭廉CP提及⁄(⁄ ⁄•⁄ω⁄•⁄ ⁄)⁄

*角色取自《律政強人》任偉樑Duncan/《律政強人》劉謹昌KC/《幕後玩家》馮汐然

*有KC/Duncan暗示(渣攻賤受注意!!)

*我還是沒忍心寫太狠 所以結尾安排了阿蕭跟廉記見面啦(´ー`)y━~~

———————————————————

       任偉樑知道,他賤。賤死了,就像風吹兩邊擺的牆頭草,被人踩在地的地底泥。他有案底,被吊過牌,因爲KC對他有恩,所以只會在KC的身邊俯首稱臣,叫他師父,聽從命令。

       他白長了一雙澄澈明亮的眼睛,他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林間的小鹿,睫毛長得像小扇子,怎麼看都純潔無瑕。可他的底牌,污穢不堪,他的內心,黑暗無邊。

       可能他那張俊俏的臉沒白長,因爲至少他現在還能靠那張漂亮白皙的臉去夜店,找到幾個合適自己心意的獵物,同樣那麼賤的人。

       他在夜店的舞池狂歡,不過他極少這樣放縱自己。只因爲高度恐懼之下的壓迫,也只會爆炸。

       西裝革履的Duncan早已消失不見,西裝外套被拋在一邊,馬甲也不知所蹤。領帶被取下來綁在手腕,像一樣裝飾品,白襯衫的釦子開了三顆露出白淨的胸膛。Duncan在舞池中盡情搖晃,他覺得自己可能是真的瘋了,被逼瘋的。

       他何曾如此放低身段到這種地方?

       身前是胸大腰細的美女,身後卻是一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男人,不知輕重地捏着他挺翹的臀。

       他抗拒同性戀嗎?抗拒。最討厭了。KC強迫過他做那種事。

       但他的心早就碎成一塊塊了,成了渣得不能再渣的小碎末。所以是男是女又有什麼所謂,高興就好了,爽就完事了。

       Duncan把頭靠在男人肩膀上,微紅的臉誘人犯罪。“走嗎?”

       溫熱的氣息撒在男人耳側。

       Duncan被抱着走了。

       下牀不認人,是好事。

       假若死了,就更好了。

       但也只是想想。

       因爲那樣,就不用再受氣,不用再被KC指點或是強迫做些什麼,最後生活與所想越行越遠。

       他僅僅穿着一件皺得不像話的白襯衫就離開了酒店。

       直到他遇見了馮汐然。
FIN.

沐鸩浅미소

史上最没默契包策cp惹

史上最没默契包策cp惹

沐鸩浅미소
廉伯太好看了,我升天了😇

廉伯太好看了,我升天了😇

廉伯太好看了,我升天了😇

沐鸩浅미소
我个人倾向站水仙,比如遇见18...

我个人倾向站水仙,比如遇见18年后的自己啊哈哈哈。

我个人倾向站水仙,比如遇见18年后的自己啊哈哈哈。

沐鸩浅미소
他俩的cp感真的绝了...以及...

他俩的cp感真的绝了...以及黄浩然是他俩cp粉吧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这一脸搞到真的了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啊哈哈我还能再笑五百年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他俩的cp感真的绝了...以及黄浩然是他俩cp粉吧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这一脸搞到真的了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啊哈哈我还能再笑五百年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沐鸩浅미소
只要活得足够久,就能看到自己站...

只要活得足够久,就能看到自己站的rps拍吻戏。

只要活得足够久,就能看到自己站的rps拍吻戏。

沐鸩浅미소

真·夕阳红冷CP没错了。

不算是特别OOC吧,毕竟KC和Duncan的人设原本就很……

这个故事里KC是真的不爱Duncan的,Duncan只是他养的一条狗啊,玩玩罢了,死了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Duncan却在这种绑架式的师徒关系中爱上了KC——如果不爱的话,他也不会走上绝路。

真·夕阳红冷CP没错了。

不算是特别OOC吧,毕竟KC和Duncan的人设原本就很……

这个故事里KC是真的不爱Duncan的,Duncan只是他养的一条狗啊,玩玩罢了,死了一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Duncan却在这种绑架式的师徒关系中爱上了KC——如果不爱的话,他也不会走上绝路。

沐鸩浅미소
这对真的...蒸煮按着头让你磕...

这对真的...蒸煮按着头让你磕rps😆,我却只希望这对"狗男男"适可而止ㅋㅋㅋㅋㅋ

这对真的...蒸煮按着头让你磕rps😆,我却只希望这对"狗男男"适可而止ㅋㅋㅋㅋ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