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曹雪芹

7152浏览    472参与
柒月

  大约是1988年吧。第一次读到“梦里三年”,十分惊艳。这篇美丽的散文诗是用陈晓旭的名字、第一人称的口吻写的。但是这时的我已经知道真相,不相信文章会是陈晓旭写的了。在此之前,一位电影才子在办公楼的走道里碰到我,问我读了 “我演凤姐” 没有?看到 “红蜘蛛” 一段没有?“读了读了,写得真好!邓婕真棒啊,戏演得好,文章也写得漂亮!” 这下,才子不高兴了,“怎么是邓婕写的呢,文章是我写的呀!” 在我吃惊的表情下,才子讲,这些演员,邓婕,王桂娥等,会演不会写,文化也低,“只好我帮她们写咯”。他讲,红蜘蛛是他创造的 “美学意象”,不......

  大约是1988年吧。第一次读到“梦里三年”,十分惊艳。这篇美丽的散文诗是用陈晓旭的名字、第一人称的口吻写的。但是这时的我已经知道真相,不相信文章会是陈晓旭写的了。在此之前,一位电影才子在办公楼的走道里碰到我,问我读了 “我演凤姐” 没有?看到 “红蜘蛛” 一段没有?“读了读了,写得真好!邓婕真棒啊,戏演得好,文章也写得漂亮!” 这下,才子不高兴了,“怎么是邓婕写的呢,文章是我写的呀!” 在我吃惊的表情下,才子讲,这些演员,邓婕,王桂娥等,会演不会写,文化也低,“只好我帮她们写咯”。他讲,红蜘蛛是他创造的 “美学意象”,不错吧? 


第二次碰到才子时,我已经听说《宝黛话红楼》整本书都是他写的了,所以见面就拿他开心,“啊,红帆!”(“梦里三年”)《红帆》是一部苏联电影的名字,才子40多岁,应该是看苏联电影和文学长大的一代。我问才子,准备为 “宝玉日记” 设计什么美学意象呢?才子问我“梦里三年”口吻像不像陈晓旭?我说太象个女孩子写的了,你差点让我崇拜错了人!才子听了很是开心。我问才子,是不是采访了邓婕、王贵娥、陈晓旭本人后写成的文章,才子说他没有采访,这些人文化水平低,啥都问不出来,自己也讲不出来任何东西。文章里的故事是根据装在一个大牛皮纸信封里的87版剧组资料写成的,算比较原始的材料。我亲眼见过这个大牛皮纸信封,当年87剧组为30位文学艺术界泰斗们每人准备了一份剧组演员资料,只要看一眼资料就算顾问团成员,算表态支持87版。    才子写“宝玉日记”时已江郎才尽,编不出故事来了,从屋里出来透气时与我在大门外的羊肉串摊子旁闲聊天。后来看到我们聊天的内容和羊肉串都被写进了“宝玉日记”,笑了半天。研究室的老师们讲,才子快把自己的故事编进去了,生生把欧阳奋强变成了电影美学家,用现在的话说,够拼的。    

  当时,我们大家对《宝黛话红楼》的评价是:“梦里三年” 和 “选‘美’纪实” 写得比较好,“我演凤姐” 次之,“宝玉日记” 最差。我一直觉得才子写的 “我是一朵柳絮” 这首诗最好,骗过了很多读者,由此推断他当年一定是朦胧诗的爱好者。 


后来发生一场书稿大战:才子将《宝黛话红楼》的书稿给了电影出版社后仅仅几天,又将书稿给了广州的花城(山)出版社,一下子挣了两份稿费。电影出版社为此非常非常生气,才子的作为亦受到诟病。    再后来,在电视上听到欧阳奋强当着亿万电视观众的面讲,“我与陈晓旭合写了一本书,。。。” 哈哈哈哈哈

柒月
两元店里都找不到像疤欺这种劣质...

两元店里都找不到像疤欺这种劣质塑料货

两元店里都找不到像疤欺这种劣质塑料货

柒月

白盾《红楼梦研究史论》评87版《红楼梦》全局性失败

白盾《红楼梦研究史论》评87版《红楼梦》全局性失败

柒月
87粉总说尊重红楼梦不是照着原...

87粉总说尊重红楼梦不是照着原著台词念,我就纳闷了,难道你拍的不是红楼梦吗?不照着原著念照着什么念,难道原著台词不是人说的吗?怎么就听不懂了?台词本身就是为人物性格量身定做,原汁原味是最好的,87版为什么把台词改的乱七八糟,让王夫人对着金钏儿说“小婊砸”,让晴雯说出“元春当皇帝”,将李纨说成贾珠嫂子,自己不尊重原著是事实还嘲讽人家照书念,笑死,人家能将原著背下来,看看我们87,戏子唱戏都开不了口全程呲着牙,对口型都做不到,哈哈

87粉总说尊重红楼梦不是照着原著台词念,我就纳闷了,难道你拍的不是红楼梦吗?不照着原著念照着什么念,难道原著台词不是人说的吗?怎么就听不懂了?台词本身就是为人物性格量身定做,原汁原味是最好的,87版为什么把台词改的乱七八糟,让王夫人对着金钏儿说“小婊砸”,让晴雯说出“元春当皇帝”,将李纨说成贾珠嫂子,自己不尊重原著是事实还嘲讽人家照书念,笑死,人家能将原著背下来,看看我们87,戏子唱戏都开不了口全程呲着牙,对口型都做不到,哈哈

紫箫🌸(开学暂退)

迎春真的是我除了黛玉以外最喜欢的角色。

外表美不谈,我在看到她一个人拿针穿花瓣的时候,觉得她应该是很安静的性格;嫡母生病尽心照顾;没什么人喜欢的贾环会去找她玩,她也没嫌弃;与世无争,不愿和人结仇;不计较名利,敢于直视不足(结诗社时直接说不会作诗,而非藏着掖着不说)。

我真的很喜欢她。

迎春真的是我除了黛玉以外最喜欢的角色。

外表美不谈,我在看到她一个人拿针穿花瓣的时候,觉得她应该是很安静的性格;嫡母生病尽心照顾;没什么人喜欢的贾环会去找她玩,她也没嫌弃;与世无争,不愿和人结仇;不计较名利,敢于直视不足(结诗社时直接说不会作诗,而非藏着掖着不说)。

我真的很喜欢她。

柒月

《红楼梦》中虚实相交、真假难辨、梦境与现实相辅相成的美学价值是这本书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之一,王扶林自己没看懂其中的深意就认为没用,红楼梦无一处闲笔,没用的戏份曹雪芹为何要花这么多笔墨描写?梦境、家宴、诗社这些可都是《红楼梦》的精华,王扶林认为是具有糟粕性的描写,弃精华取糟粕,凭借“遗簪”“更衣”就能脑补一出公公压儿媳的大尺度戏,凭借一句“寒塘渡鹤影”就能脑补湘云做船妓,思想就是这么低俗

《红楼梦》中虚实相交、真假难辨、梦境与现实相辅相成的美学价值是这本书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之一,王扶林自己没看懂其中的深意就认为没用,红楼梦无一处闲笔,没用的戏份曹雪芹为何要花这么多笔墨描写?梦境、家宴、诗社这些可都是《红楼梦》的精华,王扶林认为是具有糟粕性的描写,弃精华取糟粕,凭借“遗簪”“更衣”就能脑补一出公公压儿媳的大尺度戏,凭借一句“寒塘渡鹤影”就能脑补湘云做船妓,思想就是这么低俗

柒月

一直以为贾母王夫人等人霞披上绣的是鹤,后来仔细一看,不像,网上搜了一下,才知道绣的是翟鸟纹,尤氏霞披上绣的应该是孔雀,元春霞披上绣的才是凤凰

一直以为贾母王夫人等人霞披上绣的是鹤,后来仔细一看,不像,网上搜了一下,才知道绣的是翟鸟纹,尤氏霞披上绣的应该是孔雀,元春霞披上绣的才是凤凰

稗事可乐

【私设墨魂】墨憨斋墨魂稀见档案资料

私设墨憨斋设定。

事情要从中秋节前夕,兰台无意间开启了一间石壁下的暗门说起……


————分隔线————


(一)绪论

盛世再临,文墨幸甚。

对于向来不为认可的小说家与戏曲家们,也是如此。

随着现世墨憨斋的添丁进口,新任兰台也逐渐展开了对墨魂档案的整理工作。然而,墨憨斋本身几经浩劫,历任墨憨斋兰台命途多舛,墨憨斋琅嬛福地中幸存的墨魂档案寥寥无几,其余大多都散落于兰台为生计奔波的岁月,或是在魂力动荡的年代中毁于一旦,再难以寻回。

新任兰台决定重担整理墨魂档案的重任。“如果看不到诸位前辈对墨魂往事的默叹,那么就由我来重新书写他们的故事——毕竟,这是咱们小说家的本职工作嘛。”...

私设墨憨斋设定。

事情要从中秋节前夕,兰台无意间开启了一间石壁下的暗门说起……



————分隔线————


(一)绪论

盛世再临,文墨幸甚。

对于向来不为认可的小说家与戏曲家们,也是如此。

随着现世墨憨斋的添丁进口,新任兰台也逐渐展开了对墨魂档案的整理工作。然而,墨憨斋本身几经浩劫,历任墨憨斋兰台命途多舛,墨憨斋琅嬛福地中幸存的墨魂档案寥寥无几,其余大多都散落于兰台为生计奔波的岁月,或是在魂力动荡的年代中毁于一旦,再难以寻回。

新任兰台决定重担整理墨魂档案的重任。“如果看不到诸位前辈对墨魂往事的默叹,那么就由我来重新书写他们的故事——毕竟,这是咱们小说家的本职工作嘛。”

正如琅嬛福地中写在一张日记残页背面的那句——为了被忘却的纪念。



(二)

1.墨魂张岱——喜恶其二

诗家张岱自称“好精舍”,墨魂张岱也继承了诗家这一喜好。

他着迷于园林布置,墨憨斋大部分广厦的设计图都出自其手,因此获得“墨憨斋基建大队长”的美称。

若要问张岱最得意的作品,他会笑着指指琅嬛福地。这座在他笔下诞生的无所不有的藏书室,也是墨憨斋中最有神话色彩的所在之一。其入口设在一面石壁下,与传说相同。石室中的布置宛如迷宫,生人若无守门的“痴龙”(张岱养的黑狗)指引,极易迷失。其中收藏的书籍网罗古今中外,书架重峦叠嶂,构筑成庞大的记忆宫殿。在这里,据说只要有耐心和缘分,就一定能找到想要的书,和想邂逅的未来的。

“宗子,这琅嬛福地能走得到头吗?”

“我也不知道呢。”面对兰台的疑问,张岱笑着回答。

“正如故事永远说不完,琅嬛福地也永不会有边界。”



2.墨魂曹雪芹——交游其二

墨憨斋墨魂,尤其明清两代,籍贯大多在江浙一带。因此江浙方言基本为墨憨斋内通行语言,各魂之间也常常沾亲带故,甚至世代相交,厮见时“在下有幸认识尊祖”“小子承蒙令孙指教”的情况也屡见不鲜。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年长的一方对后辈多了一重关爱,年轻的一方也对前辈多了一重敬仰,双方礼尚往来,相互知重。

若说墨魂徐渭与墨魂张岱为其中的代表,那么墨魂洪昇与墨魂曹雪芹就是反面的典型。

虽说诗家稗畦老人确实曾与曹寅相交,并共同见证了康熙四十三年那一场盛唐的幻梦,但洪昇和曹雪芹,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都极少提到此事。二魂的交往也一直不咸不淡,私交寥寥。

在墨魂洪昇看来,曹雪芹完全不能算是“后辈”。“雪芹啊……论人品,我全不及他;论才干,更不在话下。就是稗畦那老头曾与他的祖父认识,也没说禁止墨魂洪昇与雪芹平辈论道呀。”

而墨魂曹雪芹,面对抓着笔双眼放光的兰台,只是微微一笑:“我不过觉得,昉思更愿意忘却自己的前世,以‘墨魂洪昇’的身份与人相往来,而不是‘稗畦老人’。”

雪芹歪歪头,又笑着补充了一句:“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3.墨魂徐渭——交游其一

墨憨斋中不少墨魂善画,为了响应一波高过一波的呼声,斋内成立了画社。经过公众推选,社长为管道昇、唐寅和徐渭(无正副之分,排名不分先后)。社长负责组织每月望日的雅集活动,并即席筛选出优秀作品编入《墨憨斋画谱》。

对于墨魂徐渭来说,他的差事要比别的社长多一样——防火防盗防墨魂郑燮。包括但不仅限于偷偷将对方每日送来的葡萄丢进垃圾篓,仔细地收拾好自己每日换下的亵衣,保证自己丢弃的废稿都已在炉中化为灰烬。

诗家板桥是否愿为青藤门下走狗,徐渭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个姓郑的后生小墨魂确实愿意做他的狗。

当年墨魂郑燮刚刚回斋的时候,徐渭确实对自己的这个小粉丝怀有一份感激和护短之情,不仅爽快接过了对方怯生生递过来要签名画的笔,还耐心细致地指点后辈的画技。但日久见魂心,尤其在墨魂袁枚归斋之后,墨魂徐渭察觉这位小粉丝看他的目光越来越不对劲。但他以为这只不过是年轻墨魂独特的交流方式,并未过多在意。

直到某天晚上,他无意间撞见了■■■■■■■■■的奇妙场景。

从此墨魂徐渭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再也不敢独自与墨魂郑燮交谈,同时小心翼翼地躲闪着对方的好意。

新任兰台饶有兴致地研究了前任兰台的记录后,给徐渭的奇异表现给出了现代化的解释:连夜爬上崆峒山。



4.墨魂冯梦龙——秘闻其三

这是一支前任兰台遗落在琅嬛福地、记录了溯缘故事的笔。

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它只能忆起其中一方的对话……


“小兰台,你近前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啧啧啧,实在是个好苗子,也是个为书中人下泪的情痴。这一世,注定是以泪作酒,苦中寻梦。”


“哈?老冯为甚么不愿意见我?”


“他觉得对不住我呗。兴许他觉得我未能同耐庵先生他们一样名垂青史,是他的罪过;兴许他觉得这溯缘的故事本应由身为著者的我来说,而不是让你以这么草率的方式同我见面;兴许他觉得凭我的文才,不应无法维持形体、只能在溯缘中借着他一息魂力苟延残喘,而这一切又全是他的过错……左不过这些毬事,也值得恁么惦记。”


“他实在是个傻瓜。”






感兴趣的可以猜猜老冯档案中这两位是谁……

柒月

王扶林:原著一直有句话在我脑子回旋,叫“世外仙猪寂寞林”;家宴诗社这些都是具有糟粕性的描写,拍了无意义,曹雪芹删去的“淫丧天香楼”才是重点戏,要大拍细拍,公公压儿媳,观众爱看,拍了铁定没问题。


王扶林:原著一直有句话在我脑子回旋,叫“世外仙猪寂寞林”;家宴诗社这些都是具有糟粕性的描写,拍了无意义,曹雪芹删去的“淫丧天香楼”才是重点戏,要大拍细拍,公公压儿媳,观众爱看,拍了铁定没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