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曹魏

18459浏览    912参与
易二桓.

【游记】day1&2 8月 洛阳我来啦!

丽景门 洛河 洛博 王城公园

!!!我终于在开学前如愿以偿来了洛阳!

————————————————————————

写下这些字的时候人正蹲在白玉杯旁边 

这个杯子!可也真是太好看了!!

[图片]

看之前太太们的照片和描述 还以为它会非常小(只能装得下一口酒的那种)

结果竟然还是比我想的要大很多

我看到它了!那就四舍五入我也看到一千八百年前的你们了!

具有那种温润的美感 真的好美!(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在这里赞美它一整天!)

分界线————————————

[回归正题]

昨天下午到了洛阳

在高速公路口的地方看...

丽景门 洛河 洛博 王城公园

!!!我终于在开学前如愿以偿来了洛阳!

————————————————————————

写下这些字的时候人正蹲在白玉杯旁边 

这个杯子!可也真是太好看了!!

看之前太太们的照片和描述 还以为它会非常小(只能装得下一口酒的那种)

结果竟然还是比我想的要大很多

我看到它了!那就四舍五入我也看到一千八百年前的你们了!

具有那种温润的美感 真的好美!(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在这里赞美它一整天!)

分界线————————————

[回归正题]

昨天下午到了洛阳

在高速公路口的地方看到了这么一块牌子

(对洛阳之旅的期待大概已经有一年多了)

最心心念念的地方大概就是汉魏洛阳故城和首阳陵 走之前查到故城依然是处于没修好的状态 很失落

结果一下高速就看到这块牌子?!再加上前几天一位太太的贴心帮助和提示 感觉心中又重燃了希望?

等我明天就去!

到的时候已经快晚上所以就去丽景门吃饭

(作为一个魏粉既然去了丽景门那必然就要去)

司马水席楼!

顺着丽景门往里走就到了 经典永流传

确实是很好吃且物美价廉 分量很大 然后在等菜的时候环顾四周 从卫生公示栏上看到这家店老板真的姓司马

吃完饭就已经天黑了 昨天真的特别热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 要去洛河边上看看(还是因为我无法割舍的爱bushi)

走了大概20分钟到洛神公园(虽然但是我本以为它叫洛河公园 这个名字让我忍不住想吐槽)

当时天已经全黑了 摸到河边坐了一会

夜晚的洛水

一千八百年前他们就生活在这条河的北岸!

洛水流了一千八百年 这种时光如流水的感觉 令人想落泪

因为太热了并且蚊子太猖獗 于是大概坐了十分钟就打车回去了

[第二天]

因为天气原因 计划被改了很多遍

早上先摸去王城公园摸了一会鱼 其实就是坐在公园里停了一会儿二胡 吹了一会风

然后直奔洛阳博物馆了!

带了扎着曹魏历史研究员的子桓的帆布包!

燃烧魏粉之魂(bushi)

(配色绝美)


一进来就直奔白玉杯了(没错我直到写到这里 人还站在白玉杯旁边)

真的很感谢 今天还能看到一千八百年前的这样一件物品

可恶它真的太好看了 试图想象里面倒上葡萄酒的样子

站的时候听到了路人一些雷人的评论和解释 冷静冷静

洛博大多都是唐代的文物(向唐粉投去极度羡慕的目光)

在洛博文创店买的小茶杯 (其实就是因为这句话)

下午应该还会再去看一看白天的洛水 

明天应该是白马寺和故城

有问题还请多指教


乐枫

姜钟姜,但是网络小学生

@蜡笔卖小新 一起代餐的产物,笑了两天笑得想死,写出来创死更多人,非常没品

快来挨创!


诸葛瞻:你要的兵书给你买到了

诸葛瞻:快递到了

诸葛瞻:记得去取

姜维(钟会):呵呵,我是他男朋友

姜维(钟会):我看你们两个聊天很久了,你难道不知道他有男朋友吗?

姜维(钟会):你谁啊还让他拿快递?自己没有手吗?要点脸行吗?

姜维(钟会):删了。以后记得离他远点。动我=你s,懂?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你油饼吗〔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我是他同事〔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他啥时候有的男朋友我咋不知道〔红色感叹号〕

——————分割线——————

(诸葛瞻...

@蜡笔卖小新 一起代餐的产物,笑了两天笑得想死,写出来创死更多人,非常没品

快来挨创!


诸葛瞻:你要的兵书给你买到了

诸葛瞻:快递到了

诸葛瞻:记得去取

姜维(钟会):呵呵,我是他男朋友

姜维(钟会):我看你们两个聊天很久了,你难道不知道他有男朋友吗?

姜维(钟会):你谁啊还让他拿快递?自己没有手吗?要点脸行吗?

姜维(钟会):删了。以后记得离他远点。动我=你s,懂?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你油饼吗〔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我是他同事〔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他啥时候有的男朋友我咋不知道〔红色感叹号〕

——————分割线——————

(诸葛瞻QQ的好友申请  )

姜维:思远我错了,我让他给你道歉。

——————分割线——————

诸葛瞻:?

钟会:你是他同事?

诸葛瞻:昂

钟会:呵,不管你是谁

钟会:麟留着你的好友是我的底线了

钟会:离他远点,懂?

诸葛瞻:我特么是他同事,他亲同事

诸葛瞻:麟又是什么玩意?

钟会:呵呵.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你还说你是他同事?

诸葛瞻:……你叫啥名啊?

钟会:我叫钟士忌,我哥哥是钟兰地。懂?

钟会:别惹我。麟不会让你好过的

诸葛瞻:……

——————分割线——————

诸葛瞻:你完了😄🌹

诸葛瞻:我告诉父亲去😄🌹

诸葛瞻:麟麟子😄🌹

姜维:别告诉丞相

姜维:忌不是给你道歉了吗

诸葛瞻:他说你不会让我好过😄🌹

姜维:思远,他都跟我说了

姜维:我认为他没错

姜维:他也只是一个男孩子,他需要安全感

姜维:对不起思远,我把你删了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分割线——————

钟会:呵

钟会:我赢了

诸葛瞻:……

诸葛瞻:你赢啥了?

钟会:我和你之间,麟选择了我

诸葛瞻:……

诸葛瞻:我是他同事

诸葛瞻:他亲同事

诸葛瞻:他是蜀汉的我也是蜀汉的

诸葛瞻:我爸诸葛亮,他管我爸叫丞相

钟会:他不是姓水吗?

诸葛瞻:?

钟会:你认错人了吧?他叫水天麟

诸葛瞻:?

——————分割线——————

诸葛瞻:哟😄🌹加我啥事啊😄🌹

姜维:我们断。

诸葛瞻:?

姜维:断关系。

诸葛瞻:?

姜维:爱一个人不容易,我不想失去忌。你懂吗?💔

诸葛瞻:我懂你奶奶她四舅姥爷孙子会螺旋踢

诸葛瞻:你给我滚家里来

诸葛瞻:爸已经买票了,后天就到

诸葛瞻:蹬鼻子上脸,八丈打不着的倒霉玩意儿〔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分割线——————

姜维:我今天晚上在陛下家睡觉

诸葛瞻:已断,勿扰😄🌹

姜维:对不起思远,忌的事你给先帝说了吗

诸葛瞻:没有

姜维:谢谢你思远❤️

诸葛瞻:跟我爸说了😄🌹

姜维:?

姜维:我这几天在陛下家玩,你给先帝说一下

诸葛瞻:傻孩子

诸葛瞻:先帝明天带你陛下回老家😄🌹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分割线——————

诸葛瞻:我爸到家了

姜维:不是明天才到吗?

诸葛瞻:提前了

——————分割线——————

钟会:呵。算了。💔

钟会: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从我身边抢走麟

钟会:我承认。你赢了。呵。💔

诸葛瞻:我抢你他大爷四舅奶奶三轮车

诸葛瞻:我特么是他亲同事

诸葛瞻:(照片)

诸葛瞻:他都为你哭成这样了💔💔💔

钟会:他是。水天麟?

钟会:我凭什么相信你?。

诸葛瞻:你动态里那个是你爸爸吗 我加了

钟会:呵呵。💔

钟会:告诉麟,我们断。💔

诸葛瞻:他为了你和世俗抗争,你怎么能这么冷血💔💔〔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红色感叹号〕

诸葛瞻:你爸爸通过我了😄🌹〔红色感叹号〕

——————分割线——————

诸葛瞻:叔叔好😄🌹

钟繇:你好,是会会的同学吗?

诸葛瞻:会会是?

钟繇:钟会呀,我这边显示的有一个共同好友

诸葛瞻:是的,我是他朋友

(一些截图和转发)

钟繇:[语音]这些都是钟会发的?

诸葛瞻:是的

钟繇:[语音]这个熊孩子,一天天的,就想些有的没的。

钟繇:[语音]气死我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

钟繇:[语音]留一下你爸的联系方式吧。

——————分割线——————

诸葛瞻:👌叔叔 方便问一下会会的年龄吗

钟繇:他今年十岁了

诸葛瞻:……年下强制宠爱?

钟繇:?


【完】



若月

 用《假如历史是一群喵》的三国篇主题曲《纷扰》打开三国朝代人

 多少风云变幻,皆付诸这一江浊浪。

 千秋功过,任由后人评说。

 用《假如历史是一群喵》的三国篇主题曲《纷扰》打开三国朝代人

 多少风云变幻,皆付诸这一江浊浪。

 千秋功过,任由后人评说。

箬澜枫

『双荀』月影暗香

建安十七年,冬。

风瑟瑟吹起庭院零星的落叶,望山河远阔,想是人间烟火。


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

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


荀攸不合时宜地想起荀彧对主公劝谏的言语,思绪片片,飞往了不知名的苍穹天幕。

他不明所以地苦笑,长叹一声。


“公达?”

荀攸惊醒了游弋的神思,似乎听见了一声遥远的呼唤,清澈,干净似一枚无暇的玉。

“小叔?”

荀攸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歉意地一笑。


匡复汉室,这愿景就像水中的月亮。

荀彧忽然怔怔道,也朝他柔和一弯眼角,可笑容却突兀,很哀婉。


他伸出枯瘦苍白的指尖,轻抚上酒面的波痕,樽中月影碎成片片惨白的...

建安十七年,冬。

风瑟瑟吹起庭院零星的落叶,望山河远阔,想是人间烟火。


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

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


荀攸不合时宜地想起荀彧对主公劝谏的言语,思绪片片,飞往了不知名的苍穹天幕。

他不明所以地苦笑,长叹一声。


“公达?”

荀攸惊醒了游弋的神思,似乎听见了一声遥远的呼唤,清澈,干净似一枚无暇的玉。

“小叔?”

荀攸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歉意地一笑。


匡复汉室,这愿景就像水中的月亮。

荀彧忽然怔怔道,也朝他柔和一弯眼角,可笑容却突兀,很哀婉。


他伸出枯瘦苍白的指尖,轻抚上酒面的波痕,樽中月影碎成片片惨白的莲花,撕碎了不知谁的期望。


“小叔……”

荀攸一怔,手不禁微微一颤,又见荀彧优雅举止间也难掩惨白消瘦的倦怠病容,阴翳顺着眉宇间游弋,荀攸不禁心中泛起痛楚。想要阻止,可荀彧向他摆手,还牵扯出一个苦涩的笑。


他本以为那场小叔与主公的绝裂是荀彧一时冲动,执迷不悟,却如今才发觉,荀彧其实心里如明镜似的,早已料到了如今的结局。


“其实我早知,它看似触手可及,实则一碰就碎了。”

荀彧轻轻地叹息着,饮尽樽中清酒残液。他望着纷繁的光点,冥冥之中,似曾相识的归宿感裹挟着他,像步入一场遥远的梦境。


“或许是彧的幻觉吧。”


荀攸俯身给彼此续满酒,听见此言,握住酒樽的手不禁微微颤抖着,暴露出了掩埋不住的心绪。


“可是,如今站在水边,就算知晓手心里只会剩有一捧水,小叔,还愿意去捞吗?哪怕它只是水池里的月影,如一个古老的梦境般遥不可及?”

荀攸眼里是破碎的绝望。


“公达,”荀彧双眼发红,目光黯淡,却仍是撑着,不愿露出半分脆弱,

彧愿意。”


话音刚落,一声声的咳嗽便撅住他的咽喉,连同心底的痛楚一起泛涌。

他见荀攸投来担忧的目光,本想说没事,可更深的无奈扼住了他的言语。

窒息与悲凉向他沉沉的压过来,一口血终是忍不住,残红点点,散落在手绢里,开出朵朵惨红的梅花。


荀攸连忙扶住他,只觉他的皮肤触骨的寒冷,苍白恍惚握住了一块冰。

他扶着荀彧在桌旁的石凳坐好,

“小叔在此等候片刻,攸去寻医官。”

“公达,不必了,旧疾而已……”

声音乏力,裹挟着浓浓的疲惫。


其实,他们都明白,所谓旧疾,不过是那更荒谬的,本以为那些破碎的月影还有意义,可是不过半分钟,就连那些水也顺着月光的影子,从指缝里溜走了。

“小叔可曾记得,奉孝常言,夫智者审于量主,故百举百全而功名可立也。”


荀彧听后只是自嘲般的上扬眉目,不受控制地倦怠地阖上眼睑,他的尾音渐渐暗下去,月光穿过他的指缝,印在手心的纷繁光点,似唇角粲然的笑意。

倏而,荀彧用几乎耳语的声音望向荀攸的眼底,眼里是如水一般的哀婉,

颍川秋雪邂逅,江山兴亡如旧。


“令君,往后珍重。”

荀攸最后只是祝愿了一句,别有深意地,而后长揖到底。


荀彧怎会不明白其中含义,点头却不答。

“来年秋日,小叔可愿与攸同游颖川故土,赏雪一二?”

“甚好。”

荀攸也笑了,苍然的笑容凄绝,又仓惶。

恍惚月光下有水波一闪而过,像是谁昨夜的泪。



————————————————————


 后记


建安十七年,董昭劝曹操称魏公,荀彧反对,被曹操深感不满,遂将其招入军中。因病留于寿春,以忧薨。另一本书上说,曹操送其一空盒,彧看后服毒自杀。


荀攸看见亭下竹林清晰的痕迹,仿佛曾有微风拂过连天衰草,曾有颍川秋日飘雪似羽似絮,曾有天边的红霞把我的视线拉得很远很远,曾有那个人抬起指尖捻上一缕昨夜未化的雪,对他淡笑,夹杂着忧伤,纯净,腼腆,甚至是漫不经心的目光,眼底印出几点斑驳的光。


那终究逃避不了梦里的宿命吧。

那些美好的笑容,温暖的记忆,会随着他的逝去一并离去吗。


但是无论哪种结局,

终是颍川秋雪邂逅,终是江山兴亡如旧,

终是冷月侵襟哀如晨雾,终是再无王佐议良谋。

而那来年同游故土的允诺,

终是没实现罢了。

诸葛丞相的羽扇(已经抑郁)

我在想一个问题

我在想诸葛亮作为季汉和刘备一起的创业一代为什么他的年纪和曹魏二代丕年纪差不多呢?😂这很离谱😂还有刘备的二代阿斗和曹魏三代曹睿年纪差不多就更离谱😂明明一代曹操刘备年龄差也没有很夸张啊😂五岁而已啊😂

我在想诸葛亮作为季汉和刘备一起的创业一代为什么他的年纪和曹魏二代丕年纪差不多呢?😂这很离谱😂还有刘备的二代阿斗和曹魏三代曹睿年纪差不多就更离谱😂明明一代曹操刘备年龄差也没有很夸张啊😂五岁而已啊😂

沛霖自己做饭
听评书有感哈哈哈哈哈哈 孟德:...

听评书有感哈哈哈哈哈哈

孟德:怎么办仲德好像说得对…

听评书有感哈哈哈哈哈哈

孟德:怎么办仲德好像说得对…

若月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夫子云:“不知东方之既白”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分别是贾诩,程昱,嘉嘉,公达,令君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分别是贾诩,程昱,嘉嘉,公达,令君

若月

  放几张视频里的图片,辛苦画了八天的视频没人看555

  放几张视频里的图片,辛苦画了八天的视频没人看555

若月

乱世你我,萍水相逢,共筑起这风云际会波澜画卷

心中所怀天下不同,多少纷扰,不过人间一甲子的回还… 

乱世你我,萍水相逢,共筑起这风云际会波澜画卷

心中所怀天下不同,多少纷扰,不过人间一甲子的回还… 

箬澜枫

『双荀』楔子

我在盛夏时病了。昏昏沉沉,思绪似沉似浮,许是将入秋多病的缘故,又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我素不太信神,亦不完全相信梦的昭示。

但梦里片段破碎而清晰,那一切竟然是一场空的结局。我不知去挽救什么,只是他嘴角那一抹鲜艳的残红连同他清浅的笑,笑容很轻,很柔,暖似秋阳下他腰间的那枚青玉佩,泛起柔和的光。


却刺痛了我梦里梦外的双目。


 文若。


看见亭下竹林清晰的痕迹,仿佛曾有微风拂过连天衰草,曾有颍川秋日飘雪似羽似絮,曾有天边的红霞把我的视线拉得很远很远,曾有那个人抬起指尖捻上一缕昨夜未化的雪,对我淡笑,夹杂着忧伤,纯净,腼腆,甚至是漫不经心的目光,眼底印出几点斑驳的光...

我在盛夏时病了。昏昏沉沉,思绪似沉似浮,许是将入秋多病的缘故,又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我素不太信神,亦不完全相信梦的昭示。

但梦里片段破碎而清晰,那一切竟然是一场空的结局。我不知去挽救什么,只是他嘴角那一抹鲜艳的残红连同他清浅的笑,笑容很轻,很柔,暖似秋阳下他腰间的那枚青玉佩,泛起柔和的光。


却刺痛了我梦里梦外的双目。


 文若。


看见亭下竹林清晰的痕迹,仿佛曾有微风拂过连天衰草,曾有颍川秋日飘雪似羽似絮,曾有天边的红霞把我的视线拉得很远很远,曾有那个人抬起指尖捻上一缕昨夜未化的雪,对我淡笑,夹杂着忧伤,纯净,腼腆,甚至是漫不经心的目光,眼底印出几点斑驳的光。

但那终究逃避不了梦里的宿命吧。


那些美好的笑容,温暖的记忆,会随着他的逝去一并离去吗。


我不敢往下想,亦不愿再回忆那个梦境。可思绪并没有随之而停止,反是越发明晰。

“公达?”


我似乎听见了一声遥远的呼唤,清澈,干净似一枚无暇的玉。

小叔?我寻声望去,又嗤笑着自己多情,明明自己亲眼所见昔人的尸身早已冰凉封入檀木的棺椁,众人的素衣,惨白的连同他没有血色面容。


“公达?”

又一声呼唤,我不在理会自己的幻想,倒是又想起这个声音的主人。


文若。


我忆起,他在打量人时,眼神仍总是流露不出一丝角色应有的冷峻和凶狠。


但如果不是知道他曾拔剑统帅守军,曾以死保全汉节,谁能想,这个如干净一块白玉的人,会如此的果决坚毅,连同他饮毒时泛青的唇微微露出释然的笑。


我察觉有人走过来轻拍了我的肩,至处浮生一股檀木清香。

“攸侄?”来人换了称谓。


回头看去,却对上那一双眼,连同故人如初的面容。

可他不是……

他不是……

不是……

不是已经……


“今是何年何月?”

我不禁自自言自语。

“建安十七年初秋。”


他仿佛是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关切的语气与平日比别无二致,尾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公达想是病了数月,不识季而惊异吧。”

“如今未曾想已入秋,攸以为刚过盛夏。”


许是自己病了两月有余,分不清梦里梦外,他亲切的笑模糊了我心底的疑虑。

那日秋风凉微,风拂叶落,停留于昨夜的血腥里,随即略过。


“冷月侵襟哀如晨雾,再无王佐议良谋。”恍惚忆其梦里的字句来。


我不解,那惨白又荒唐的结局或许是梦吧,但又真实而虚幻。


但已是建安十七年初秋,推送梦里的日月,也就一月有余罢了。



————————————————————

p.s.

七夕快乐)是谁在七夕节脑子抽风临时码了半个小时的脑洞随笔?是我啊那没事了

预计会有一个长篇,有兴趣的姐妹们可以蹲一蹲

但鉴于这个圈本来就很冷,可以当做自娱自乐😂

但放鸽子不负责任♡(´∀`)

小挖掘机
  实在抱歉,完成这片文章的时...

  实在抱歉,完成这片文章的时间实在太短,很多情节很不合理,轻点骂谢谢谢谢

  园日落下,夕阳洒落。郭嘉和曹操在田野小溪间散步嬉戏着,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样。

他们俩呀,可谓是情同意合,相见恨晚。

可惜呀,郭嘉的那场大病将这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夺走了。这场大病使得郭嘉再也无法参政为国效力,也让曹操无法安心治理国家,整日对郭嘉嘘寒问暖。使得魏国的国力变得一蹶不振。

突然有一天,郭嘉艰难地支撑着身子走向曹操面前,说到:“孟。。。(叹气)。。。陛,陛下,奉孝已知自己命数已尽,还望陛下可以了结奉孝生前之遗愿!”

曹操看见郭嘉的到来,欣喜若狂,但在他的3分微笑中带着一丝丝难以言表地苦涩之情。故作镇定地...

  实在抱歉,完成这片文章的时间实在太短,很多情节很不合理,轻点骂谢谢谢谢

  园日落下,夕阳洒落。郭嘉和曹操在田野小溪间散步嬉戏着,仿佛回到了从前那样。

他们俩呀,可谓是情同意合,相见恨晚。

可惜呀,郭嘉的那场大病将这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夺走了。这场大病使得郭嘉再也无法参政为国效力,也让曹操无法安心治理国家,整日对郭嘉嘘寒问暖。使得魏国的国力变得一蹶不振。

突然有一天,郭嘉艰难地支撑着身子走向曹操面前,说到:“孟。。。(叹气)。。。陛,陛下,奉孝已知自己命数已尽,还望陛下可以了结奉孝生前之遗愿!”

曹操看见郭嘉的到来,欣喜若狂,但在他的3分微笑中带着一丝丝难以言表地苦涩之情。故作镇定地回到:“哦。。。。。奉孝可否说来听听?”

“陛下请随我来!”,郭嘉卖力地说到。

郭嘉将曹操带到了一片小溪前,这片小溪是他们曾经相遇的地方。

郭嘉轻声说到:“孟德呀,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曹操犹豫片刻后,回答到:“记得,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郭嘉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笑着说到:“看呀,这根树枝现在还在呢,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经常在地上画画,记得我们俩经常玩瓜分领地的小游戏,以前我总觉得有些幼稚,但现在多希望可以和你玩上一局呀!”

“如果可以的话,为何现在不来一局呢?”曹操回答到

于是乎,他们两个老顽童开始了漫长的游戏时间,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玩了半个多时辰了。但是每次游戏的获胜者都是郭嘉,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郭嘉笑着说到:“看来孟德这么多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呢,以前被我吃透的老套路现在还在用呢。”

曹操不甘心地说到:“我。。。我那是让着你!”话音刚落,两个人不谋而合地笑了出来。

这里的曹操和朝堂上的曹操完全就是两个人物,曹操从未感受到如此轻松愉快,将平时那个坚决狠毒的曹操完全抛在了脑后,这里的曹操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老顽童。于是乎,两人在不久后回到了他们的居处。郭嘉明白,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郭嘉的任务达成之后,自己也就放心了。语重心长说到:“看到现在的你,我也就彻底放心了虽然想和你在有限的时间内去更多的地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遇见你呀可是我的荣幸,我特别思念和你在一起的每天每夜,也特别思念辅佐你以及和你嬉戏的那段日子。还愿来世再与你相遇!愿你永远开心快。。。乐。。。”

望着眼前的一幕,曹操抱着装着郭嘉骨灰的盒子大哭。。。久久不能停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曹操这样做了。自打郭嘉去世那天起,曹操就彻底。。。疯了

墨灵

不如醉

在世人以及后人的印象中,我大抵是个嗜酒如命的才子。


酒,是豪爽洒脱的代命词,为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所喜。很小很小时我就曾想象过:有朝一日,自己带着一壶酒,一杆笔,驾着一叶扁舟,泛于长河之上。待酒尽壶干,便挥毫泼墨,写下几篇赞扬山水的诗词文赋,最后累了,便在舟中睡至天明。无拘无束,自在畅快。


不过可惜的是,我生在一个狼烟四起,烽火不断的乱世。那种岁月静好的生活,怕是只存于梦境幻想中罢了。


我的父亲曹操,这个天下大名鼎鼎的人物,也很喜欢酒。他一生征战四方,想要在这个乱世中成就点儿什么,于是就将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寄托在酒上,并通过诗来表达出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

在世人以及后人的印象中,我大抵是个嗜酒如命的才子。


酒,是豪爽洒脱的代命词,为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所喜。很小很小时我就曾想象过:有朝一日,自己带着一壶酒,一杆笔,驾着一叶扁舟,泛于长河之上。待酒尽壶干,便挥毫泼墨,写下几篇赞扬山水的诗词文赋,最后累了,便在舟中睡至天明。无拘无束,自在畅快。


不过可惜的是,我生在一个狼烟四起,烽火不断的乱世。那种岁月静好的生活,怕是只存于梦境幻想中罢了。


我的父亲曹操,这个天下大名鼎鼎的人物,也很喜欢酒。他一生征战四方,想要在这个乱世中成就点儿什么,于是就将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寄托在酒上,并通过诗来表达出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事实证明,父亲成功了。他统一了北方,为魏国的立建奠定了根基,而他创作出的那些不朽的诗篇,也被当下的世人竞相传涌,并且流传后世。


我继承了父亲的诗文才华,落笔成诗,出口成章,同时也因为这一点,父亲很喜欢我。


他总是让我在众官员面前吟诗作赋,总是将一些重要的军政事务交与我处理。


而我,貌似也没有令他失望过。铜雀台建成后,在父亲举办的宴席上,我当着他与文武百官的面,提笔写下了《铜雀台赋》,使得满座为之惊艳;他交与我的那些事务,我也全部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父亲对我的所作所为很满意,也就越来越看重和喜欢我。而随着父亲对我的看重和喜欢的加剧,朝堂之上的官员们纷纷与我交好,似乎在他们的眼中,我早已成了下任魏王世子的不二人选。


但我的兄弟们对我的态度却与那些官员截然不同。他们看向我的目光中再也没了往日的热情、温柔,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猜忌、冷淡以及厌恶。


这其中变化最大的,便是我的二哥——曹丕。


我与二哥为同母所出,是真正意义上的亲兄弟。而二哥待我也是极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让着我;每每我们两个犯错时,他都会将过错揽到他一人身上。我曾经天真的认为,二哥会一直待我这么好下去,可实际上,我想错了。


那一日,我文思泉涌,提笔写下了几首诗,兴冲冲地带着它们去寻二哥,想要和他一同品鉴。不料刚走进二哥的院门,便听到了他的声音。


“父王他既然那么喜欢子建,干脆直接立他为世子好了!那些大臣们一个两个的都去讨好子建,干脆直接拥护他为魏王好了!”


那声音,冷漠到了极致,就好像我从来都不是他的亲弟弟,从来都只是一个和他争夺世子之位的敌人。


我不知道那日我是怎么回到府邸的,我只知道从那日起,我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究竟是什么,让昔日待我最好的二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是父亲的爱,还是世子之位?如果真是这两样东西使二哥改变的活,那么我完全可以将它们拱手相让,只要二哥能变回昔日的那个二哥,那个待我极好,会将我护在身后的二哥。


于是我开始饮酒,并且不顾他人劝阻,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对于父亲所交与的事务也不像往日那般用心,草草处理完后,便不再去管。


久而久之,我的风评在外界开始变得不好,人们都说我嗜酒如命,难成大器。而父亲,也因为我连续几次的酒后误事从而对我失望,并且逐渐地疏远我。


疏远我的同时,父亲开始亲近二哥,他将昔日交给我的那些事务全部交由二哥处理,对待二哥也向昔日他待我的那般好。而曾经与我交好的那些官员,也都纷纷与我撇清关系,前去讨好二哥。


我想,二哥既然已经得偿所愿,那么他会不会转变对我的态度呢?会不会再像往日那般对我好呢?


可是,当看到二哥望向我的目光越来越冷漠的时候,我便知道,二哥再也变不回往日的那个二哥了。


自那之后,究竟是什么让二哥变成现在这样的问题时常从我的脑海中涌出,我一直在思考,却一直找不到答案,这令我食不下咽,夜不能寐。


我更加变本加厉地饮酒,他人的劝解依旧不听。因为只有醉了,才能忘掉这个问题,才能抛开对这个问题的苦苦思索,才能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地做回那个真正的自己。


世间千万事,不如醉一场。


而也就在我这一天一天的酩酊大醉中,二哥一步一步地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建安二十五年,父亲去世,二哥进魏王,十月,二哥称帝,改元黄初。


再次见到二哥的时候,他已经是皇帝了,而我,则是一个被安了罪名,即将处死的犯人。


“昔日听父王说,子建的才华无人可出其右,朕只闻其名,却从未见识过。今日若子建可于七步之内作诗一首,其所获罪即刻免除,不知子建意下如何?”


我抬头,望向二哥,待看到他眼中的那种对权力的患得患失后,那个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即刻有了答案。


原来,是权力使二哥变成如今这样啊!原来,权力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啊!

“臣弟遵旨。”我向二哥笑了笑。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七步之后,我顿住,回头看向二哥。


二哥静默地站在那里,我看到他那原本冷峻无比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动容。良久,他才开口,声音很轻:“你走吧!”


我就这么走了,回到了封地安乡,那个距离都城很遥远的地方。


在封地上,我真的过上了小时候所想象的生活,那种我一度以为只存于幻想中的生活。


平日里,我经常会去湖面上泛舟,并且在舟中一呆就是一天,其间观景作诗,好不自在。


一山一水一叶舟,一人一笔一壶酒。


时不时,我也会邀请好友们一同饮酒,大家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尽兴而归。


后来,也不知是多少年后了,有个诗人曾在他的诗作中这么描写过我。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我不知道他写下这首诗,这句话是为了什么。


是否也像我一样为了忘却烦恼与忧愁,或者只是想抒发一下喝酒时畅快豪放的心情呢?


我只知道他和我一样,都想永永远远地沉醉在酒中,不愿在醒来。


毕竟世间千万事,不如醉一场。

小齐说历史
刘备病逝白帝城后,诸葛亮为何不“跳槽”,转投曹魏或者是孙吴?
刘备病逝白帝城后,诸葛亮为何不“跳槽”,转投曹魏或者是孙吴?
文那说历史
刘备麾下一员大将,自己投降曹魏,儿子却为蜀汉壮烈牺牲!
刘备麾下一员大将,自己投降曹魏,儿子却为蜀汉壮烈牺牲!
新和历史
张辽的武力值究竟有多强,他能在曹魏众多将中排名第几呢?
张辽的武力值究竟有多强,他能在曹魏众多将中排名第几呢?
米卡历史说
三国之十大名将超级排位榜:曹魏多人入榜 蜀汉五虎仅一人上榜
三国之十大名将超级排位榜:曹魏多人入榜 蜀汉五虎仅一人上榜
西米说历史
曹魏名将张辽是怎么样一战斩杀太史慈的?张辽结局又是怎样?
曹魏名将张辽是怎么样一战斩杀太史慈的?张辽结局又是怎样?
明明说历史
刘备麾下一员大将,自己投降曹魏,儿子却为蜀汉壮烈牺牲!
刘备麾下一员大将,自己投降曹魏,儿子却为蜀汉壮烈牺牲!
思维的交响
一张曹植。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一张曹植。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啥时出个曹冲,就可以称象了~

一张曹植。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啥时出个曹冲,就可以称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