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曺圭贤

10.7万浏览    2452参与
whale of a time,

200119 SS8 澳門 Day 2 Part3
❄️❄️ 

200119 SS8 澳門 Day 2 Part3
❄️❄️ 

王宴楼

【源声/圭云/赫海】《行乐须及春》(十五)

(十五)


金钟云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曺圭贤。


“云哥,你回来了。”李东海看着金钟云进来,抽了把凳子递过去。

“嗯。”金钟云笑了笑,从包里掏出礼物:“给你买的纪念品。”

“谢谢哥哥。”

“东海,那个…圭贤在吗?”

“在楼上呢写东西呢,我叫他下来?”

“别,别打扰他…还是我上去吧。”


小心的踏上木质楼梯,来到书房门口。午后的太阳透过小窗打在男人身上,黑发都闪着温暖的金色。

他趴在书桌上,专注的写着什么。金钟云轻轻敲了敲门。


“你怎么来了?”

见到进来的人,曺圭贤有些惊讶。

“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金钟云轻声开口。


“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没人陪你了吗?”

男人的语气里待着浓浓的醋意...

(十五)


金钟云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曺圭贤。


“云哥,你回来了。”李东海看着金钟云进来,抽了把凳子递过去。

“嗯。”金钟云笑了笑,从包里掏出礼物:“给你买的纪念品。”

“谢谢哥哥。”

“东海,那个…圭贤在吗?”

“在楼上呢写东西呢,我叫他下来?”

“别,别打扰他…还是我上去吧。”


小心的踏上木质楼梯,来到书房门口。午后的太阳透过小窗打在男人身上,黑发都闪着温暖的金色。

他趴在书桌上,专注的写着什么。金钟云轻轻敲了敲门。


“你怎么来了?”

见到进来的人,曺圭贤有些惊讶。

“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金钟云轻声开口。


“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没人陪你了吗?”

男人的语气里待着浓浓的醋意,金钟云走到他身边向他解释。


“圭贤,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走的太急了,我来不及和你说。”


“没关系,你本来就没必要和我讲你的行程。”


“圭贤…你别生气了…”


金钟云去拉他的手,男人犹豫了一下躲开。


“金钟云,你不能这样对我。”


几秒的沉默,曺圭贤决定和他如实的讲述自己的想法。于是他抓住他的肩膀,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


“……圭贤…”

金钟云忽然有些心虚。


“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我爱你,就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没错,我无法对你生气,只要你勾勾手指我就会像个傻子一样回到你身边。我什么都不在乎,哪怕你当我是个玩物。可是,你真的要这么对我吗?”


“……我…”


“如果你浪荡,四处留情,我是真的不在意。我有信心让你不再寂寞,不再需要其他安慰。但是,如果你有一个真正动心的人,那个人不是我,你却依旧给我希望……那么,我会很难过。我爱你,而且爱的卑微。我希望你怜悯我,当然,如果你不的话,我也没办法,我只能乖乖的被你玩弄。所以,我再次恳求你,怜悯这个站在你面前的男人。想清楚自己的心,再来找我。好吗?”


“对不起。”


金钟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行为,会给对方带来这么多困扰。他咬了咬嘴唇,转身快步下了楼。




“哥,这就走啊?赫宰快下班了,不一起吃饭吗?”

“不了,再见东海。”

不等李东海多说,金钟云已经上了车。


“哎?急什么…”


——————————————


回到家,金钟云脱掉外套坐在画架前。


他有些失落,曺圭贤的话还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是啊……仗着他的爱,就玩弄他的感情…虽然这不是自己的本意,但是,却实实在在的伤害了爱自己的人……自己怎么能这么坏呢……


大概是有心事的缘故,身体也不听使唤了。踩着椅子去拿放在高处的松节油,一抬手竟然失去平衡摔了下去。


“嘶——”


好在抓住柜角缓冲了一下,不至于摔到骨节。金钟云吃痛的爬起来,衣服上溅了一大片血,左手也痛得拿不起来。他努力抓着胳膊查看,原来是柜上锋利的雕花顺着掌心直到手腕扯了几道血口子。


“要命了…”

他站起来,找了块干净的布按住伤口,去给李赫宰打视频电话。


“这…哥你怎么了?!”


接起电话李赫宰就被金钟云一胳膊的血吓到了。


“送我去一下医院,我开不了车…”


“好…好,你别乱动哦,我马上就到。”


“嗯,你注意安全…”


“EVAK”

爱人8

我又回来了!!!

有私设,内含cp:ABline,拖孩,圭云

今天是圭云上线,准备连更到结局了

最后,希望大家喜欢


    我继续拖着疲惫的身体走着,这时一个人拦住了我,我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那人好像看出了我的不安随后解释道“金钟云先生,我是圭贤前辈的助理,来接你回去的。”


    “真的?”我感觉有点不太真实,此刻有点像电视剧里的情节啊。


    “是的,您现在也可以联系他本人确定的。”那人继续解释着。...


我又回来了!!!

有私设,内含cp:ABline,拖孩,圭云

今天是圭云上线,准备连更到结局了

最后,希望大家喜欢











    我继续拖着疲惫的身体走着,这时一个人拦住了我,我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那人好像看出了我的不安随后解释道“金钟云先生,我是圭贤前辈的助理,来接你回去的。”


    “真的?”我感觉有点不太真实,此刻有点像电视剧里的情节啊。


    “是的,您现在也可以联系他本人确定的。”那人继续解释着。


    “他为什么要你来接我?”


     “啊,是这样的,圭贤前辈录节目还没结束,他担心你今天练习太累所以先让我来接你。”


     我打开手机却发现圭贤已经发过消息给我了,看着他也不像坏人的样子,我就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辛苦了。


     上车后,可能怕我太无聊,他就一直随意和我聊着天,说了很多圭贤的事,不得不说这个助理真的很细心,圭贤最近变得温柔和他应该也有关系吧。


    思考了一会儿,我还是没忍住把我的疑问说了出来。


     “圭贤最近都不出去喝酒,他戒酒了吗?”


     “那倒也没有,好像是前天他来和我说让我把这个月的酒局都推掉,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说有人在家等他吃饭。”


      经纪人的话让我一怔,圭贤是为了我推掉了酒局,他不是还在做节目吗?他没想过后果吗?节目还是要人脉才能维持啊。


     “他这样没事吗?节目怎么办?”我有点着急的问。


     “其实也没什么了啦,圭贤前辈现在的人脉已经很固定了,所以不用担心节目。”经纪人笑着说。


     可是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原来酒局还是可以推掉的啊,希澈好像从来没对我说过,他总是和我说要出去应付一些前辈所以要喝酒,我也一直这样相信着他。


     “钟云先生,到了。”


      我笑着道谢后,下了车,走向了公寓大门,心中不免开始自嘲:金钟云啊,连你的弟弟都可以为了你这样做,希澈却一直瞒着你不回家,你的这段婚姻还真是失败呢。


     回来后,我想起了和圭贤的约定,又认命的打开冰箱开始忙碌起来,虽然和从前一样做着饭,但是我的心不再像从前一样死沉,现在有人可以一起吃晚饭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在最后一道菜出锅后,曺圭贤准时的回来了,一进来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


     “哇,好久没有一会家就有吃的了,好香啊。”


     “那还不快洗手吃饭。”看见他这个反应,我忍不住想笑,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圭贤一边吃还不忘记拍彩虹屁,一顿饭下来一直没消停过,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氛围,暖暖的灯光,两个人一起吃饭抱怨着今天的烦心事,然后互相鼓励,可能是终于体会到自己想象中的画面,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谢谢你啊,圭贤。”


      “嗯?谢我什么?”曺圭贤一脸疑惑。


      “没事,就是谢谢你。”我就这样对着他笑着,曺圭贤愣了一下,随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之后就没怎么说话一直低着头。


     我收拾完桌子后就去洗漱了,洗完后发现曺圭贤正在看着综艺,我洗好水果后过去坐在他旁边一起看,在看到搞笑的地方我感叹了一句“综艺感真好啊。”


     忽然,我想起我复出后肯定也要参加综艺啊,然而我对于综艺早就已经生疏了啊,这该怎么办,在我开始慌乱的时候,我看了看曺圭贤,这小子不是一直在做节目嘛,问他不就好了。


     “圭贤啊,哥要复出了,向你请教一下,现在的节目都是怎么做的啊?”


     “那你算是问对人了,据我所知,现在的观众喜欢大尺度的真人节目。”曺圭贤一脸自信的说着。


     “是吗?有多大尺度啊?”我将信将疑的问。


     “那就要看主办方了,现在好多艺人在做节目之前都要喝一点让自己能放的开一点,要不钟云你试试?”


     “那我试试吧………”现在都玩这么大嘛?是我跟不上时代了?


     说完,曺圭贤就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给我倒上了,我担心红酒慢慢喝可能效果发挥太慢,心一横一下子就喝了一整杯,却突然被酒的后劲呛到了。


     曺圭贤拍着我的的背给我顺着气“喝那么急干嘛,这酒劲很大的。”


    “咳咳……我怎么知道……咳。”感觉脖子都要烧起来了,咳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可是我现在才喝一杯头好像有点晕乎乎的感觉,这酒劲这么大的嘛。


    “那我们现在来模拟一下节目现场啊,金钟云先生可以做一个可爱的表情吗?3,2,1。”曺圭贤开始了他的主持人功能。


    我迅速反应后做出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然而曺圭贤却挑了挑眉后继续说着。


    “可以来一个生气的表情吗?”


     “可以来一个悲伤的表情吗?”


     “可以来一个性感的表情吗?”


     我的大脑开始有点凌乱,在听到性感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后仰起头,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嘴唇,手也轻轻抚摸着修长的脖颈。


     曺圭贤危坐不动,眼神暗了暗继续说着“可以诱惑一下我吗?”


     我好像失去了分辨功能,听完曺圭贤的话后直接骑在了他的腿上,双手搭在了厚实的肩上,脸也慢慢贴近,直到圭贤粗重的呼吸打在我脸上的时候我才清醒了一点。


     “啊,对不起,我,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上了,曺圭贤闭着眼,手却紧紧箍着我的脖子,他轻轻辗转着,可能是酒的后劲上来了,我的大脑有点当机,嘴唇酥酥麻麻的感觉好像让我沉进了温暖的大海。


     最后,在我失去最后一丝理智的时候,曺圭贤的舌头不知何时卷了进来,放肆的侵略着,这个吻很温柔,我忽然感觉眼皮很重,然后缓缓闭上眼。


      这个梦有点荒唐得让人迷恋呢。

飞天小毛球

▪如画「01」

 *


(大菇,土猪)


———


“好看吧?”


“什么啊,你说这张涂了呕吐物的画布吗?”


宋旻浩对他毒辣刁钻的专业评价悄悄报以一个白眼。殷志源嘴下不饶人,手上诚实地小心翼翼把画放下,和其他作品整整齐齐码在一起,颇有成就感地想,这些要是都挂起来已经初具小型画展的规模。辛勤劳作一下午的青少年嗷嗷要吃饭,烦得殷志源叫他想吃什么自己叫外卖,顺带抱怨别人家弟弟这个年纪可是已经能给哥哥做饭了。


“要不是表志勋今天和别的哥去玩了,我们还能享受免费厨子……哥!这样打我会变傻的!还会掉头发!”


殷•恨铁不...

 *


(大菇,土猪)

 

———


“好看吧?”

 

“什么啊,你说这张涂了呕吐物的画布吗?”

 

宋旻浩对他毒辣刁钻的专业评价悄悄报以一个白眼。殷志源嘴下不饶人,手上诚实地小心翼翼把画放下,和其他作品整整齐齐码在一起,颇有成就感地想,这些要是都挂起来已经初具小型画展的规模。辛勤劳作一下午的青少年嗷嗷要吃饭,烦得殷志源叫他想吃什么自己叫外卖,顺带抱怨别人家弟弟这个年纪可是已经能给哥哥做饭了。

 

“要不是表志勋今天和别的哥去玩了,我们还能享受免费厨子……哥!这样打我会变傻的!还会掉头发!”

 

殷•恨铁不成钢•志源锤完又薅一把弟弟稀稀拉拉的头毛,寻思是不是真的应该给他找个生发偏方。宋旻浩珍惜地把发丝收进帽子里扣上,点了外卖就去烦他耳朵上夹着笔赚钱养家的哥。一年前刚搬来投奔他的皮孩子曾经以为这个不修边幅整日游手好闲还总板着脸的暴躁阿加西会是个无业游民,直到问了名字才知道他就是那些总出现在文学期刊中优美诗文的作者——根本无法对上号。

 

“诶……我画的那个哥哥,好看吧?”

 

心里头揣着事,当哥的没心思搭理青春期小孩燃烧的八卦灵魂,只取了笔咬着后面胶帽应付。

 

“嗯嗯,好看。”

 

敷衍。宋旻浩对这样的反应不满极了,拿筷子敲碗沿学乞丐唱歌,惹得家主大人青筋都绷起来,挨了个脑瓜瓢才消停,嗷嗷叫着跑去应门铃取外卖。

 

“他啊,是我们写生课模特里最好看的,大家都乐意画他,叫他缪斯。”

 

殷志源摆出不想理他的表情收拾食物,塑料袋打了个死结怎么都解不开,干脆徒手在侧面掏了个窟窿。餐盒里汤汤水水被猛一晃撒出来点,他支着耳朵舔舔手指,心里念叨好好一大男人叫什么缪斯。

 

宋旻浩对他哥了解得很,一看这不说话的样儿就是暗地里有了兴趣,赶紧接着话茬说。

 

“不是名字,是说他漂亮得像缪斯——主要是啊,其他模特都是些大叔老奶奶,身上赘肉褶子多的哦……画着都没激情。圭贤哥是隔壁音乐学院的学长,一把好嗓子,一点看不出和表志那小子会是一个专业出来的。”

 

殷志源淅淅沥沥把菜汁撒了一桌子,懊恼地把碗往闭不上嘴的臭弟弟面前一推,没好气地刺儿他。

 

“话这么多,怎么不和你亲故一起学rap去。”

 

“哥这么会骂人不也没……哦!表志发消息说明天要来玩!”

 

殷志源一乐。

 

“行啊,明天记得把我的饭也做了。”

 

直到瞧着宋旻浩扎起小揪揪认命地拿抹布把木制小桌马马虎虎擦了,用过膳的太上皇大人才心满意足把自己关回小屋构思没写完的诗。傍晚少年漂亮的脸又出现在脑海里,还有那句话,那句黏甜的,屏蔽了晚风和流水,让夕阳的光芒都好像蜜糖色泽的话,他说想要一首自己的诗并不是开玩笑。

 

这恰是让他苦恼的地方。如果他够聪明,那时就应该告诉那位“缪斯”,这是他的荣幸,为他赠诗一首不过是举手之劳,或是讨要一曲当做回报,再怎么不解风情也不该是塞了一把乱七八糟的零钱和一张名片,正像他做的那样。宋旻浩已经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不知做什么了,隔着两层门板只有细细模糊的讲话声。他打开窗户把半截身子探出去晒月光,脑子里好不容易组织出的语言都被稀里糊涂的橘红色颜料大杂烩淹没,最终成为宋旻浩笔下傍晚桥边少年的模样。

 

手机铃声响得仓促,单调的叮铃铃一点没有作为大诗人手机闹铃的自觉。殷志源只当是编辑打电话来催稿,带着被抓包偷懒的错觉呼啦啦坐回桌前拿好笔,挥去扰了清净的倦躁按下接听贴耳朵上。

 

“喂?是殷志源先生吗?”

 

原来声音好的人的确可以透过电磁干扰,让通话从简单的信息传递方式变成情人耳语般的享受。这嗓子的确会让人过耳不忘,辨认出声音主人,年愈三十的大诗人脸上燥得像是个不过十几岁,面对初恋旖旎心思被戳穿的毛头小子,一时吐不出恰当的完整句子。

 

“您下午给了我名片,所以冒昧打来电话。我是曺圭贤,一直很仰慕您的文采。”

 

曺圭贤。

 

殷志源挂了电话还是有些恍惚,似乎记得宋旻浩提过这个名字,那时只当轶闻过脑而忘,现在反倒密布在思绪里,一笔一划都分开来纠缠着,摆明了不打算让他思考任何别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刚刚应答得应该不错,至少没有出卖年长者不成熟那面,但又有些为无法控制脑袋里那团毛线球恼火,干脆把自己拋进床里,手机和笔丢在一旁,灯也没关就那样睡了过去。

 

———

 

叫醒你的不该是闹钟,而应该是梦想。这句话对殷志源来说一向算个屁,坚持认为人要遵从自然规律所以睡觉要睡到自然醒的现世树獭难得起了个大早——得益于昨晚没拉的窗帘。

 

过分明媚的阳光让人负担,梦还没醒的懒虫摸过手机,看到时刻甚至还是个位数立马换了个方向把自己珍贵的脸避光存放进行保鲜。夏末的暖阳干燥柔和,把他后脑勺的短发茬烘得热乎乎,就连灯光亮着都不那么容易发觉。殷志源感觉他像在烤箱里,上面是灯管侧面有电磁波,从宋旻浩房间里传出的嬉闹声也让人难以忍受,干脆顶着鸡窝头从被子卷里拱出来,边搓脸边出了卧室。比起窗户向阳的主卧,走廊显得稍微昏暗一些,正能看清弟弟门下的缝隙透出梯形的光。

 

“呀宋旻浩,大白天开什么灯,电费不要钱吗?”

 

房间里动静像开了挖掘机,把少年咯咯笑的声音盖了个七七八八。殷志源铛铛铛敲着并不怎么结实的门,仿佛昨晚开着灯睡觉的人不是自己一样指责两个大小伙子不尊重他的劳动成果。

 

“哥……!我怕表志勋踩我调色盘里!”

 

下意识想反驳说哪有人会那么傻,下一秒又觉得如果这个人是宋旻浩或者表志勋还真不是不可能,也就哽了一下,由着他们吵嚷。这两个人自然不可能给他做早饭,饿肚子的阿加西扫视一圈厨房发现根本没有他会操作的部件,最终只给自己泡了杯咖啡。耳朵尖的年轻人能远远听见咖啡机运作的声音,表志勋拍掉宋旻浩的爪子,撸起袖子冲向厨房要给殷志源煎蛋。

 

“哥去洗漱吧,我来做吃的。”

 

宋旻浩跟出来抢走他哥手里的咖啡杯,把人推进卫生间才折回来,抠着指甲缝里的油彩懊恼。

 

“刚刚好像把颜料蹭志源哥身上了……”

 

嘶啦啦的煎蛋声里表志勋回头看他,显然没意识到他自己脸上两道不显眼的深蓝色,用胳膊肘驱赶碍事的亲故,低嗓埋怨他。

 

“别把脏东西掉锅里了,去边儿去。”

 

殷志源的怒吼从卫生间传来。

 

“宋!旻!浩!”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表志你做好吃一点让他消消气啊……”

 

表志勋:……

 

王宴楼

【源声/圭云/赫海】《行乐须及春》(十四)

(十四)


这几日李赫宰下班就直奔医院。


李东海要忙店里的事,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李赫宰在照看他的父亲。

虽然二人没有结婚,但李赫宰早已经把东海当成了自己的伴侣,把照顾他父亲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他还记得李东海第一次带自己去见他父亲时,老爷子抄起扫帚连打带骂的将他赶出了门。东海追了出来,两个人站在门口大笑。

“你爹精神可太好了,得亏我跑得快哈哈哈哈…”


看着躺在病床上,连呼吸都困难的老人,李赫宰觉得时间真是残忍。


李东海是七点左右来的。


父亲安静地睡着,护工和医生也都有在看护。李赫宰叫他别担心,二人出门去了附近的餐厅。


“你怎么有那么多的眼泪?”

李赫宰伸手擦拭...

(十四)


这几日李赫宰下班就直奔医院。


李东海要忙店里的事,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是李赫宰在照看他的父亲。

虽然二人没有结婚,但李赫宰早已经把东海当成了自己的伴侣,把照顾他父亲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他还记得李东海第一次带自己去见他父亲时,老爷子抄起扫帚连打带骂的将他赶出了门。东海追了出来,两个人站在门口大笑。

“你爹精神可太好了,得亏我跑得快哈哈哈哈…”


看着躺在病床上,连呼吸都困难的老人,李赫宰觉得时间真是残忍。




李东海是七点左右来的。


父亲安静地睡着,护工和医生也都有在看护。李赫宰叫他别担心,二人出门去了附近的餐厅。



“你怎么有那么多的眼泪?”

李赫宰伸手擦拭他脸上的泪痕,小声的逗他:“怪不得叫东海啊,眼泪真是比东海的水都多。”


“我也不知道,就是一看见爸爸躺在那里,就止不住想哭…”


“会没事的宝贝儿。”李赫宰摸着他的头发安慰,虽然嘴里这样说,但这几日东海父亲的状况,自己也是看在眼里。崔始源安排的医生昨天才到,和医生聊过后,感觉情况不容乐观。

保守估计也就是这一年半头的日子了,那位德国专家来,怕也是无力回天。


“东海啊…”


“嗯。”


“圭贤…是时候告诉他了吧。”


“……”李东海沉默了。他不是不想告诉他,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父亲为何与母亲分开?母亲为何失足落水?自己从八岁开始就一直被父亲养育,他为何直到圭贤母亲病逝才把自己接回家里?几十年里,父亲为何不告诉圭贤自己的存在……很多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该怎么向圭贤解释?


“东海…有些事情,各自都有难处。圭贤了解自己父亲的性格,他不会怪你的。”李东海的心事,李赫宰看得出来。他知道李东海心疼曺圭贤,不想让弟弟像自己那样,被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压得心碎。


听了李赫宰的话,李东海点点头:“嗯,我会找个合适的时候。说起圭贤啊,他最近很低沉的样子。”


“怎么了?”


“可能和他对象闹别扭了吧,从云哥走那天就开始了。”


“……宝宝,你有和他说什么吗?”


“没有啊,他问我,我就说了句你哥和男朋友也去日本玩了,蛮巧的。别的就没说什么了。怎么了吗赫宰?”


“没,没什么…”



————————————————


收拾好行李,崔始源坐在沙发上翻看金钟云的相机。


不得不说搞艺术的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不一样,自己眼里平常的景色,金钟云拍出来就别有一番风味。


翻着翻着,他忽然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照片的日期是自己出差的那段日子。


金钟云那几天拍了很多他的照片,餐厅,画展,商场。还有阳台,浴室,床上。


他很英俊,看起来很年轻。


崔始源有些不快,还是故作平静的询问。

“艺声,这是谁?”


“啊?”金钟云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把毛巾递给崔始源顺便看了一眼相机:“哦,圭贤。”


“李东海弟弟?”


“嗯。”金钟云去镜子前一边抹护肤品,一边悄悄的观察崔始源的表情。


“你们做过了?”


“不然呢?打个素炮?”


“我不在,你很孤单吗?”崔始源放下相机:“那天说约了别人,也是他吗?”


“嗯。”


“……”崔始源还想说什么,可是喉咙却像被噎住了似的,不知道该讲什么合适。索性什么都不说了,站起来要往浴室走。


“站住,你去哪?”


“洗澡啊。”


“你没什么要问的吗?”金钟云垂下眼帘,胡乱收拾桌面,不让他看出自己的表情。


“我问什么?问你们玩的开不开心?问他活好不好?问我们俩谁比较大?”崔始源笑了笑:“别担心,我不生气。”


“……”金钟云愣了几秒,抬起头:“哦,知道了。”


“那我洗澡去了。”

崔始源没多说,进了浴室关上门,把手里的毛巾狠狠摔在墙上。



金钟云看着镜子里眼眶泛红的自己,厌恶的用手挡住镜子。


妈的,傻逼。


王宴楼

【源声/圭云/赫海】《行乐须及春》(十三)

(十三)


蜡笔小新里有一集,金钟云特别喜欢。内容很简单,一个温暖美好的日子里,小新和妈妈去隔壁的镇上买东西。


于是他决定在回国的前一天,牵着崔始源的手,去走一走小新和美伢走过的路。


“宝贝,你想好了?”

崔始源一边等着金钟云化妆,一边查看地图。离他们住处最近的镇,也要步行走一个多小时。自己经常健身,自然不是问题。可是金钟云平时能躺着就不站着,做完爱除非崔始源抱进浴室去,不然绝对不洗澡。

走一个多小时…哎呦…


“想好了呀,所以要你和我一起去~”

金钟云确实是想好了,反正有崔始源嘛,走累了就让他背我呗~


“好吧。”崔始源看出了他的小心思,无奈的笑笑,害,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十三)


蜡笔小新里有一集,金钟云特别喜欢。内容很简单,一个温暖美好的日子里,小新和妈妈去隔壁的镇上买东西。


于是他决定在回国的前一天,牵着崔始源的手,去走一走小新和美伢走过的路。



“宝贝,你想好了?”

崔始源一边等着金钟云化妆,一边查看地图。离他们住处最近的镇,也要步行走一个多小时。自己经常健身,自然不是问题。可是金钟云平时能躺着就不站着,做完爱除非崔始源抱进浴室去,不然绝对不洗澡。

走一个多小时…哎呦…


“想好了呀,所以要你和我一起去~”

金钟云确实是想好了,反正有崔始源嘛,走累了就让他背我呗~


“好吧。”崔始源看出了他的小心思,无奈的笑笑,害,除了宠着还能怎么办。


和动画里一样,今天是个温暖美好的日子。


金钟云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一路拍了无数的照片。买豆腐的小车,蓝色裙子的女生,舔着冰棍的小孩,天空中摇曳的风筝…当然,还有自己人高马大笑容开朗的男朋友。


他太喜欢这里了,和从前的旅行都不一样,从前他和崔始源也来过几次日本,旅行的主要内容无非是从巴宝莉出来,走进阿玛尼,再从梵克雅宝出来,走进爱马仕。他以为崔始源这种有钱的傻子,给自己买名牌是他表达爱的唯一方式了。没想到这次的旅行会这么高兴,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好像大都市里那些冷冰冰的符号一瞬间都抛掉了,剩下的都是最真实,最纯粹的爱意和感情。


他忽然不想回去了,回去以后,崔始源又要穿着他的高定西装,操着一口严谨虚伪的腔调去谈他的狗屁生意了。自己也是,出书,参展,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做。在这里最平常的一日三餐,回去之后都会变成奢侈的事情。


金钟云想到李东海。其实开个小店做点生意,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也蛮好的,李赫宰傍晚出版社下班,就会去店里找他。每晚都可以见面,金钟云真的有点羡慕。


“怎么了艺声?”走着走着,崔始源发现金钟云的脚步变慢了,他转过头去看对方,金钟云显得不开心。


“没什么。”他不想告诉崔始源自己冒傻气的想法。


“没事的宝贝,你喜欢这里我们过段时间再来嘛。”崔始源大概猜到了他不想离开,拉着他的手晃了晃。


“……”

金钟云没有回答。


“哇!艺声!我懂了我懂了!你很过分哎!非得我在这里给你买套房你才会开心吗?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不是图我的钱!”


“噗呲…”


崔始源夸张搞笑的语气终于逗笑了金钟云,朝肩膀捶了他一拳:“你妈的…哈哈哈哈哈你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老子不图你的钱图你什么?胡子多吗?”


“哈哈哈哈好,好,宝贝…”崔始源把他拉进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别说买房,买火箭都成。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好不好?”


“我要你把春天买给我。”


“那容易啊,现在这个春天就归是你了。从今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是春天。”


愚昧的莽夫。
练习(2) 后知后觉地被小王子...

练习(2)

后知后觉地被小王子的操作感动到了,不愧是nh操作团,太会了😭😭😭

练习(2)

后知后觉地被小王子的操作感动到了,不愧是nh操作团,太会了😭😭😭

勤劳的搬运工

2020/02/19

曺圭贤 IG更新:

만족이 보장된 쇼!!! 웃는남자!!!!! 우와 정말 무대를 찢어 놓으셨다!!! 웃는남자 두 번 보세요! 세 번 보세요!!! #웃는남자 #최고의뮤지컬 #최고의배우들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20/02/19

曺圭贤 IG更新:

만족이 보장된 쇼!!! 웃는남자!!!!! 우와 정말 무대를 찢어 놓으셨다!!! 웃는남자 두 번 보세요! 세 번 보세요!!! #웃는남자 #최고의뮤지컬 #최고의배우들


需ins安装包、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matcha93

听歌就像写文章,隔一段时间再捡起来又是新感觉。

初次听曺genie唱这首歌的感觉跟坐panel的那位姐姐(我知道她我真的知道她但是我想不起来她名字了对不起)最后说的一样,歌者像是有什么苦衷,只能违背真心骗恋人说我不爱你,心痛地和那个人分开。但是今天再听又是不一样的感觉——是温柔的疏离,耐心地跟对方说,我不再爱你了,你走吧。即使是高潮部分,温柔的感觉也丝毫不减。

同原版live比较(我听了party people和柳熙烈两版),原版是无奈和冷静地告诉对方不爱了。

(任瑟雍的版本我也听了,他是娓娓道来甚至有点哀求着对方离开他)

(不是说原唱女声的坏话,但是她的声音/唱法?让我很出...

听歌就像写文章,隔一段时间再捡起来又是新感觉。

初次听曺genie唱这首歌的感觉跟坐panel的那位姐姐(我知道她我真的知道她但是我想不起来她名字了对不起)最后说的一样,歌者像是有什么苦衷,只能违背真心骗恋人说我不爱你,心痛地和那个人分开。但是今天再听又是不一样的感觉——是温柔的疏离,耐心地跟对方说,我不再爱你了,你走吧。即使是高潮部分,温柔的感觉也丝毫不减。

同原版live比较(我听了party people和柳熙烈两版),原版是无奈和冷静地告诉对方不爱了。

(任瑟雍的版本我也听了,他是娓娓道来甚至有点哀求着对方离开他)

(不是说原唱女声的坏话,但是她的声音/唱法?让我很出戏,柳熙烈那版还好点,party people就完全emm...比作一个入戏程度的进度条的话,另外两个男声在慢慢让进度条前进,女声一开口一秒回到解放前(。

粥粥粥

贤旭的🍬🍬🍬   🔒🔒🔒 🐧🔒🦒

二刷小区专辑

发现结婚照这part🍬


挽手虽然是摄影师说的

但🐧很主动自觉就抬手了

害羞 直男式不好意思抗拒

而且一脸深情

👀一直盯着🦒的手

直到两人挽上手 

👀才看镜头


🐧🦒对视的时候

🐧一直眼神深情

🦒反而别过头笑了

🐧在🦒笑的时候也保持凝视

🦒很快又收了笑

两人深情对视


            ...

贤旭的🍬🍬🍬   🔒🔒🔒 🐧🔒🦒

二刷小区专辑

发现结婚照这part🍬


挽手虽然是摄影师说的

但🐧很主动自觉就抬手了

害羞 直男式不好意思抗拒

而且一脸深情

👀一直盯着🦒的手

直到两人挽上手 

👀才看镜头


🐧🦒对视的时候

🐧一直眼神深情

🦒反而别过头笑了

🐧在🦒笑的时候也保持凝视

🦒很快又收了笑

两人深情对视


                                                                     

图片是截图 上传又被压缩 真的高糊 哭




季琉

[贤赫]圭贤生日直播的糖点记录

#不是文!!不是文!!!不是文!!!

#尽量避免有私心的ky,有的话就自己再看一遍圭贤的直播

#文字来源全都是他们自己说的,感谢字幕组)

#愉快吃糖!!

#如果能帮助太太们产粮的话,请不要客气的艾特我,评论红心蓝手我超会的(大声)


贤赫糖点(个人向)

对话全是真实对话,可能掺杂脑洞。


海外饭六七年饭龄

韩饭:几个月新饭

2.手写信

连写字跟潦草,要求饭写的工工整整,明体字

3.别送食物跟喉糖,玩偶(企鹅)(太多了,委委屈屈)


做饭

小盒:我饿了~什么时候开始做饭

小盒煮拉面:量杯才是重要的材料


童:你相信他吗

圭:他不会这么傻的


炒...

#不是文!!不是文!!!不是文!!!

#尽量避免有私心的ky,有的话就自己再看一遍圭贤的直播

#文字来源全都是他们自己说的,感谢字幕组)

#愉快吃糖!!

#如果能帮助太太们产粮的话,请不要客气的艾特我,评论红心蓝手我超会的(大声)



贤赫糖点(个人向)

对话全是真实对话,可能掺杂脑洞。



海外饭六七年饭龄

韩饭:几个月新饭

2.手写信

连写字跟潦草,要求饭写的工工整整,明体字

3.别送食物跟喉糖,玩偶(企鹅)(太多了,委委屈屈)


做饭

小盒:我饿了~什么时候开始做饭

小盒煮拉面:量杯才是重要的材料


童:你相信他吗

圭:他不会这么傻的


炒鸡排

圭贤去炒饭,赫宰吃完自己的,然后去吃圭圭剩下碗里的肉,吐槽土豆没熟,给厉旭吃,厉旭喜欢吃


厉旭:炒饭是赫宰喜欢的味道



圭赫的日常对话

黑色小桌子(摆蛋糕那张)简易的小桌子


赫:这个不是你看电影吃爆米花用的吗



赫宰的东西在圭贤的房间里,虽然倒下了,还是没人扶起来(目测应该是之前放在赫宰家厨房的画)


教赫宰喝酒

在巴黎

人:神童,圭贤

赫宰:烧酒+一点点水


赫宰家厨房的画在圭贤的房间,挡住圭贤成箱的初乐啤酒


厉旭把圭贤的生日蛋糕的蓝色丝带绑在赫宰的脖子上,还绑了蝴蝶结

真。礼盒


圭贤站起身的时候,赫宰伸手拦了一下圭贤的衣服,避免白色体恤的衣服下摆蹭到蛋糕(两个都是草莓奶油蛋糕,ELF的没有栗子饼干围圈)


圭贤轻轻的给赫宰的椅子移角度,依旧温温柔柔拍拍赫宰的大腿,【你还是可以继续这样坐】


圭贤牌摇啤酒装帅失败

圭贤【可以摇出一个龙卷风】

失败后

赫宰【你是业余的吗】语气虽然在吐槽但是特别可爱的语气


小朋友式转瓶子【明明挂着19禁却做着小朋友的事情


赫宰没听圭的教授就会转龙卷风,手腕也好好看呢


圭圭的初乐烧酒教程

倒掉瓶子的瓶颈位置的烧酒【刚好是烧酒杯的一半量】

倒进去烧酒瓶同样的水,第二天就不会有宿醉的感觉


赫宰【像你喝这么多的话还是会宿醉的】


圭圭教的赫宰喝酒习惯

一口烧酒一口水

喝的同一瓶水

全程下意识的递水,你喝完我喝



希澈版友情酒【注:赫宰已戒】

90巴仙的烧酒+10巴仙的啤酒或者可乐(容易上头,请勿模仿)


厉旭解掉赫宰脖子的蝴蝶结又绑在圭的头上,圭可能勒着不舒服,自己拿掉了



赫宰可爱的小脑洞--假如我是ELF

会包个地方集体看圭的直播,一边吃饭一边喝酒。

圭圭也在一旁附和,一起脑洞


ELF的俗语【不要吃泡菜汤--不要自作多情

圭:我们家没有泡菜吗

赫:有呀,我妈做了很多呢

圭圭想了一下去厨房确认最后拿了小零食回来,好像是小泡芙


关于粉丝礼物去了趟旅游【借给别的成员


澳门场

仙鹤一起在酒店吃早餐

圭没洗头,到赫宰的房间发现有适合的帽子,就借来戴着,后来又还回去



要遵守的

不要让哥哥转交礼物,如果有礼物的话请务必亲手给哥哥

最好是写信

如果手写信也是要哥哥转交的话,请在信封写上给哪位哥哥,避免互相拆了以后尴尬



厉旭问圭贤要什么礼物

圭:你就是礼物啊

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

厉旭:艺声哥,艺声哥联系你了吗【突然

圭:可能来短信了【找手机


赫宰喝醉后,依旧是气氛组

拉一大群人继续续摊,继续喝下去


圭圭抱怨赫宰不洗碗,说昨天的碗还有早餐的碗都是他洗的。


赫宰:干得好(笑的超可爱)

圭继续说那个碗的问题  

赫宰反应过来开始算自己吃的碗。"我就吃了两个碗,一个吃了牛肉的,另一个是水萝卜泡菜" 


厉旭:可能是永善哥吃的

圭:是吗,是我误会你了(摸后背安抚)


赫宰(委屈脸),摊手手


具体动作:圭贤左手安抚后辈,右手握住赫宰的手,最后还两手叠在一起拍一拍


周末阿姨不在,赫宰说起以前在宿舍脱上衣洗碗,圭:不是从那次之后就没有洗了吗,赫宰:我会洗的,圭:点外卖的时候直接放在地上,你至少做一下垃圾分类呀,赫宰:你教我就做嘛~

圭:原来你不会呀(原谅你了)


赫宰说干杯(嘴瓢)说成刚杯,圭贤特色眼神盯


赫宰说一个人住刚开始很自由,后来第二天醒来空气都是清冷又孤独的,会害怕一个人,偶尔睡不着听到排气扇的声音,害怕。

圭圭在讲一个人半夜起来听到声音然后一个个房间门打开的故事。赫宰:你别吓唬我,我害怕。圭:是我的房间跟走廊啦(声音超温柔)


漏了一个

圭圭问赫宰什么时候去看音乐剧

赫宰:已经定好时间啦

圭圭自己弄好了自己的音乐剧时间表。统一发给成员啦


赫宰18号跟姐姐们一起去看了圭的音乐剧!!!!

请问:怎么就你拖家带口了呢(bushi


兹淋氏

我的谎话连篇(贤海/短打/日常向/圭贤视角)

说起来他并不是很会说谎的人。


曺圭贤作为很不像忙内的忙内,在成员里头看起来可靠的样子,以及舞台的表现,让很多时候的大家都忘记他是忙内这件事,相比之下,明明是哥哥的李东海却天生有着这种感觉。人的保护欲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面对喜欢的东西的时候被激发出来的,曺圭贤也有保护欲,通常是在对着李东海的时候暴露。所以他喜欢李东海往自己身边靠过来的时候,那时候总是能一下子安心的人反而是曺圭贤。


他对李东海的偏爱足够明显,在节目中坦然吐露自己真心的一些话,以及对待时态度的一些差异,都在赤裸裸地对着镜头和观众强调着自己很喜欢李东海,曺圭贤很想告诉李东海自己到底出于何种心情,但...


说起来他并不是很会说谎的人。

 

曺圭贤作为很不像忙内的忙内,在成员里头看起来可靠的样子,以及舞台的表现,让很多时候的大家都忘记他是忙内这件事,相比之下,明明是哥哥的李东海却天生有着这种感觉。人的保护欲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面对喜欢的东西的时候被激发出来的,曺圭贤也有保护欲,通常是在对着李东海的时候暴露。所以他喜欢李东海往自己身边靠过来的时候,那时候总是能一下子安心的人反而是曺圭贤。

 

他对李东海的偏爱足够明显,在节目中坦然吐露自己真心的一些话,以及对待时态度的一些差异,都在赤裸裸地对着镜头和观众强调着自己很喜欢李东海,曺圭贤很想告诉李东海自己到底出于何种心情,但这种直白的表现却很容易被善意地捏造成普通的崇拜和喜爱,谁会不喜欢李东海呢。曺圭贤对此感到委屈和无奈,他不告诉任何人,偷偷藏起来的情绪被伪装起来。只要是他们能一起相处的日子,他就觉得满足。这是曺圭贤对自己说的谎。

 

李东海很温柔,他是从来不会让人感觉到身上有伤人的棱角的,似乎从出身开始他就没有长过。曺圭贤把手给对方捏着玩的时候,总是能感觉到掌心是暖烘烘的,他的手指会在没有轻重的力度下抗议,但是曺圭贤舍不得松开,他忍着疼痛去握了握对方的手,就当是自己把他抓在了手心,对方也不愿意松开。就像是在舞台上那时候李东海突然抱住自己的时候,他抱着对方说完了感谢,摸了摸人的头。他在那次尝到了甜头,并且留恋至极,也希望之后也能让李东海和自己的拥抱,或者只是牵手能够再久一点。他主动把手伸过去渴望着机会,然后贪婪地牢牢抓住着每一次。

 

曺圭贤第一次对撒谎是在医院里。

 

在车祸发生时他没来得及想什么,他只觉得眩晕之后很疼,浑身都很疼,呼吸进去的空气变成了尖锐的碎石划着他的身体内部。眼睛里能看到的是是黑暗和火光。曺圭贤最后在李赫宰握着自己的手,终于能意识到除了疼痛的其他感觉时哭了出来。好疼啊,他在医院里头住院的时候也在这么想着,身上的伤口并不是很容易好的擦伤,现在的情况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是那些源自身体内部的疼痛确实是很要命,曺圭贤在被医生劝说不要多吃止痛药的时候学着去在夜晚忍受那种疼痛,白天也能收到其他成员的问候。这次重伤的不只是他一个,曺圭贤想到这件事就会更痛苦。

 

其他人都很忙,只能抽空来医院看望,来的次数最多的人是李东海。李东海开口问他疼不疼的时候,曺圭贤已经在习惯手术后的疼痛了,原本火烧般的感觉变成了一阵阵的隐痛,不同于刀刃和针的钝。李东海的问候像是一剂麻醉剂,把他喧嚣的疼痛安抚下来了。

 

"没事,东海。不疼。"

他感觉到放在自己被子上的手的温暖,暂时把痛苦抛之脑后。那天曺圭贤记得很清楚,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照在了病房的地板上,李东海握住自己的手看着他,就像是他们拥有了一次短暂的约会一样。

 

从曺圭贤出院,又到退伍之后,他们似乎见面的时间就变少了很多,他甚至觉得自己要思念成疾,并且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单恋真的很不公平。他的东海哥什么都不知道吧。自己不叫李东海哥,而是喜欢叫他的名字,无论是在舞台上逗他还是采访时的小动作,都被对方当做是弟弟的顽皮消化得好好的,甚至没有被怀疑过,而自己却是出于了嫉妒心和爱意。他对李东海来说并不是最特别的,因为想到这个而想变本加厉,因为想到这个而自己痛苦。

 

"东海——"

 

他喜欢这样叫对方,然后抱上去。如果就这样也不会被拒绝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关系。曺圭贤后悔在自己表达时的露骨,他能得到属于李东海的害羞和贴近,甚至是经常会依靠到自己旁边。但是得不到比起对弟弟的喜欢之外的东西。曺圭贤把自己的偏爱弄得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却亲手把身份固定在了那个注定会有距离的位置。他告诉人们自己只喜欢东海的脸,是假的。跟着其他人一起闹腾李东海和李赫宰的开心样子,是假的。

 

对于李东海,曺圭贤撒了很多谎。

 

他说过如果是女生会和李东海交往,但没说出如果是现在,也会和他交往,也许只要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回应,曺圭贤就会不顾一切地这么做了。他也是羡慕着D&E组合的一员,李东海的一句也想唱抒情歌,就能给他带来随之而来的情绪。对于自己后悔的东西,曺圭贤需要很多,更多的谎言去埋葬。而他希望的是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不断对自己爱的人说谎的人。

 

他确实不是。只不过曺圭贤,或者是李东海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END

王宴楼

【源声/圭云/赫海】《行乐须及春》(十二)

(十二)


“你怕死吗?”

“我更怕寂寞。”

——《玫瑰人生》


不知道睡了多久,金钟云才被手机的一个震动吵醒。伸手摸了摸旁边,是空的。

“始源?”

坐起身,四下看了看,卧室里只有自己。他有些慌,提高声音又喊了一声。

“崔始源。”


“怎么了?”

回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金钟云安了心,又躺回被子里。

刚刚的震动是李赫宰的消息。内容很长,关于李东海和曺圭贤的父亲。

看了一会,他回复信息。


to赫宰:

怎么会没效果呢?真让人担心。你们先不要急,我这就让始源联系专家,尽快把他们请来。你让东海好好的,别伤心。圭贤他还不知道是吧。唉,东海压力太大了,是时候告诉圭贤了,总是自己一个人扛着也不是个事儿。...

(十二)


“你怕死吗?”

“我更怕寂寞。”

——《玫瑰人生》



不知道睡了多久,金钟云才被手机的一个震动吵醒。伸手摸了摸旁边,是空的。

“始源?”

坐起身,四下看了看,卧室里只有自己。他有些慌,提高声音又喊了一声。

“崔始源。”


“怎么了?”

回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金钟云安了心,又躺回被子里。

刚刚的震动是李赫宰的消息。内容很长,关于李东海和曺圭贤的父亲。

看了一会,他回复信息。


to赫宰:

怎么会没效果呢?真让人担心。你们先不要急,我这就让始源联系专家,尽快把他们请来。你让东海好好的,别伤心。圭贤他还不知道是吧。唉,东海压力太大了,是时候告诉圭贤了,总是自己一个人扛着也不是个事儿。


“艺声,你叫我?”崔始源端着茶杯上楼,看到床上皱着眉头的金钟云:“怎么了宝贝?”


“始源,东海爸爸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


“啊?唉…还是不行吗?”


“嗯。那个德国专家,你有没有再问问人家啊?怎样他才肯来呢?”金钟云拉住他的手:“始源,你想想办法好不好?”


崔始源脸色有些犯难:“宝宝,我不是不想办法,上次请人家,好说歹说就是不肯啊。他有心结,我不好再去揭人家的伤疤。你放心,还会有办法的,我这就安排另一批更好的医生,别担心。”


“嗯。”




————————————


李东海一夜没有回来。


曺圭贤照例八点营业,平时他从来不坐在柜台前,最多帮李东海送送货。今天忽然让他接待顾客,竟有些手忙脚乱。


他不知道油画布有那么多种,他不知道画笔的毛有那么多类,他甚至连一个钴蓝的颜料都找不到放在哪里。


他忽然觉得,这家老店原本就该属于李东海。那个老头,给自己找了个适合的接班人。


父亲,

父亲。


记忆里的父亲高大,英俊,不苟言笑。父亲不爱说话,他们之间,总隔着一道墙。


自己不像他,除了他的大个子,其他的地方,曺圭贤都更像妈妈。反而李东海,眉眼长的和父亲一模一样。


上次见面,还是两年前吧。


李东海总说“爸爸想你,爸爸想见你”,可曺圭贤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他的思念。两年前在墓园的短暂见面,他只说了一句“给你妈磕个头”。他从来就是个坚硬的男人,他需要的从来就不是自己。


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李东海还是没有回来。

看来他们父子有说不完的话啊…

挺好的。


世人都是美满,唯独自己,一无所有。

亲情,爱情…付出总没有回报…


金钟云,

他既然有爱人,何苦骗自己?


不对,不能怪他。

他明明白白的说过了,是自己执迷不悟,心甘情愿,怨不得旁人。轻易被他拿了心去,又能怪谁呢。或许自己只是他众多床伴的一个吧,他的情话,他的缠绵,也只不过是熟能生巧吧。


自己这样的人,对他而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还痴心想着人家作甚…

罢了,罢了。


_甘小胖友、

司机的沙雕日常(三十七)

大家好我又来了

我是不是超勤快!!!!夸我!!!!

SJ版狼人杀了解一下?

灵感来自本人亲身经历

小黄星投了吗没投不准看!!!!

目测应该没什么糖

也没什么逻辑

算了他们玩游戏从来不需要逻辑(不是)

链接在评论哦~

食用愉快嗷~

评论多的话我就搓手手再写一个

最近狼人杀玩得多所以梗就特别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爱你们么么么么么么么哒💙

大家好我又来了

我是不是超勤快!!!!夸我!!!!

SJ版狼人杀了解一下?

灵感来自本人亲身经历

小黄星投了吗没投不准看!!!!

目测应该没什么糖

也没什么逻辑

算了他们玩游戏从来不需要逻辑(不是)

链接在评论哦~

食用愉快嗷~

评论多的话我就搓手手再写一个

最近狼人杀玩得多所以梗就特别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爱你们么么么么么么么哒💙

粥粥粥
各位太太们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各位太太们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也要讲了❗


或许有没有贤旭的漫画同人❗❓


我知道是我奢求太多了


对不起>人<


有的话 麻烦评论指路鸭


爱宁❤💙❤💙

各位太太们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也要讲了❗


或许有没有贤旭的漫画同人❗❓


我知道是我奢求太多了


对不起>人<


有的话 麻烦评论指路鸭


爱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