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曾为系归舟

1浏览    1参与
切切偲偲

纪予舟x林湛

之前说打算换个地方开店,予舟帮我又选了个店址。地段不错。装修之类这这那那的事情折腾了挺久,不过我也不急。东西正在陆续往新店搬,沐蓁那丫头每周还是会到原来那边帮几天忙。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关门一段时间的,但沐蓁说万一错过大主顾多可惜。我猜她纯粹是在家里待不住,也就由着她了。她也的确给我揽了几笔不错的买卖。



下午刚下过一场雨。雨水润湿的海棠叶绿得发亮,还沾着水珠的海棠燃得灿烂,着实讨我喜欢。欣赏了一阵刚动画几笔的念头,一个电话打来。还好我还没开始动笔。



“师兄,冰山大魔王没在边上吧……”



一上来就问予舟这还是头一回。语气还这么小心翼翼地,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之前说打算换个地方开店,予舟帮我又选了个店址。地段不错。装修之类这这那那的事情折腾了挺久,不过我也不急。东西正在陆续往新店搬,沐蓁那丫头每周还是会到原来那边帮几天忙。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关门一段时间的,但沐蓁说万一错过大主顾多可惜。我猜她纯粹是在家里待不住,也就由着她了。她也的确给我揽了几笔不错的买卖。




下午刚下过一场雨。雨水润湿的海棠叶绿得发亮,还沾着水珠的海棠燃得灿烂,着实讨我喜欢。欣赏了一阵刚动画几笔的念头,一个电话打来。还好我还没开始动笔。




“师兄,冰山大魔王没在边上吧……”




一上来就问予舟这还是头一回。语气还这么小心翼翼地,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予舟今天有个挺重要的商谈,一大早就出门了。




得知予舟不在后沐蓁整个人都欢腾起来。“师兄师兄,店里又来了个找你的客人。很高,很好看,你猜是谁呀~”




一般朋友沐蓁认得会直说,顾客的话她不会这么闹着玩儿。把认识的人筛了几遍我还真没想出来是谁。




沐蓁那边似乎是开了外放,那位客人应该就在边上。他俩说了句什么,具体我没听清,但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一个人。




“廖子墨?”




“师兄你可算猜到了!廖先生刚说他是瑞瑞爸爸呢。师兄你很可以啊,之前消失三个月就给瑞瑞又找了个爹。师兄你放心啊,我绝对不会把把你跟你姘头的事儿告诉冰山大魔王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沐蓁最近怎么疯疯癫癫的,还敢开起我的玩笑来了。可能是一个月五张画不够她打发时间吧,赶明儿我就跟沐老头儿说一声沐蓁还要多加练习才是。廖子墨来了倒是让我有点小惊喜,好歹邻居三个月大老远跑来还是要招待一下的。“廖子墨你等会儿,我马上来。”




予舟说晚上会回来吃饭,打个电话问了下他介不介意多个朋友一起。“什么朋友?我认识吗?”我想他大概是不认识的。现在我的社交圈实在小的可怜,他不认识的朋友就只能是那三个月里新认识的了。予舟应该也是很快反应过来,也没再细问下去。“行,我早点回。”“嗯。”




廖子墨说他是来我们这儿有点事,忙完了时间还早就想着来找我玩儿。我接上他一起去接瑞瑞放学回家。瑞瑞出校门时候看到我和廖子墨很是激动,看来他的确是很喜欢这个好看的不打针的医生。尽管我现在还没搞清楚廖子墨到底是怎么忽悠到我儿子的。不过看到瑞瑞开心我也开心。




廖子墨来还给瑞瑞带了小礼物。他俩聊了一路到家后瑞瑞还拉着廖子墨介绍院子里的他最喜欢花花。我看他俩玩的挺开心就先去准备晚餐了。




予舟回来就看到的是瑞瑞在兴高采烈给廖子墨介绍他的宝贝玩具们的温馨画面。他向廖子墨打了个招呼就到厨房来找我了。晚餐不算特别丰盛,已经做的差不多准备装盘上桌了。我把予舟推出去让他叫瑞瑞洗手吃晚饭了。他上次进厨房打碎我两个很是满意的青花瓷盘的惨案我还记忆犹新,哪敢还让他来厨房“打下手”。




瑞瑞小主人似的向予舟介绍廖子墨。




“这是廖爸爸……”




予舟一愣,“你叫他什么?”




“廖爸爸呀。”得,瑞瑞叫他干爹叫习惯了。




予舟转过来看我,眼神中质问意味很明显。




“之前邻居。一法医。瑞瑞喜欢他。不知道怎么认了干爹。”我并不觉得需要也不打算解释太多。廖子墨可能也是觉得他让瑞瑞认他做干爹现在气氛有点不对,“我之前和林湛邻居,挺喜欢瑞瑞的。我跟你们家林湛就是朋友,对他绝对没有非分之想!!我喜欢的是妹子!!!”廖子墨说着还竖起三根手指发誓。场面一度十分寂静,静得我都听到瑞瑞的小肚子开始抗议了。“吃饭吃饭,瑞瑞都饿了,哪来那么多事。”




餐桌上予舟开启商业外交模式,和廖子墨表面上倒是相谈甚欢。加上瑞瑞一直在说今天在学校好玩的事,气氛还挺融洽。




吃完饭廖子墨说要赶晚上飞机先告辞了,予舟让卫平送他去机场。我们一起在院子里散了会步瑞瑞就自己去写作业了,我到书房里打算再临一幅海棠,予舟在边上看文件,我们各做各的互不打扰,但知道对方在旁边就很心安。




我画画时候一向感知不到时间流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临完的,看了看还算满意。予舟也凑过来,还没看一会儿又开始啃我脖子。




“你那个朋友,认识才几个月?”还记着这事呢。“嗯。也不太熟。回来后这么久才第一次见。这次来出差的。”




“瑞瑞……之前那么几年,一直都只叫我纪先生。”




原来重点是这个吗哈哈哈。谁叫你那么冷冰冰的呢,小孩子感觉最准了。我内心有点小欢乐,但看着予舟这时候整个人平时张扬得不行的气焰几乎消失殆尽了,像只满怀希望等着主人回家却发现什么零食都没给自己带的失落的等着被顺毛的大型犬,还是没嘲笑他几句。现在予舟能直接的跟我表达一些想法,我发现他有时候醋劲儿还挺大,以前倒是没发现,真可爱啊。




我回应了他一个吻,顺手拿起墨还没干的毛笔给他在手背上勾了朵海棠。“好了,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予舟,永远是瑞瑞唯一的纪爸爸。给你个专属logo,独一无二绝无仅有。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永远的永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