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曾黎

40.6万浏览    5539参与
鸦杀渡

错位时空〖预告〗

时间线:


     刘云天和霍梅相约见面,还没来得及见面。刘云天就从1999年穿越到了2003年。


  在知道娃娃亲的事件后,霍梅准备离开刘云天。霍梅从2008年穿越到了2003年。


  刘云天赴约的前一天晚上,霍梅离开刘云天别墅的那一晚,第二天两人相约在了2003年


  霍梅什么都知道,却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刘云天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再一次爱上了霍梅

时间线:


     刘云天和霍梅相约见面,还没来得及见面。刘云天就从1999年穿越到了2003年。


  在知道娃娃亲的事件后,霍梅准备离开刘云天。霍梅从2008年穿越到了2003年。


  刘云天赴约的前一天晚上,霍梅离开刘云天别墅的那一晚,第二天两人相约在了2003年


  霍梅什么都知道,却也什么都改变不了。刘云天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再一次爱上了霍梅

Polly _佳

第三章 谋划

严重ooc!与剧中不同!


欢迎大家提意见和想法!


希望大家快乐看文哦!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


皇帝与赵荣安各居一席。皇帝的右边还空有一张空席,能与坐居高席且有资格迟于皇帝的,除了皇帝生母与先帝同母胞妹溧阳大长公主外再无第二人。皇帝生母早在十年前过世,该席所属不言而喻。


“大长公主驾到!”


“臣妾参见陛下”


“姑母快快请起”


皇帝亲自下座扶起溧阳大长公主。赵荣安看着台下这位仪态万千的大长公主,有得皇帝如此的偏爱,赵荣安的休弃已然毫无更改的可能...

严重ooc!与剧中不同!


欢迎大家提意见和想法!


希望大家快乐看文哦!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


皇帝与赵荣安各居一席。皇帝的右边还空有一张空席,能与坐居高席且有资格迟于皇帝的,除了皇帝生母与先帝同母胞妹溧阳大长公主外再无第二人。皇帝生母早在十年前过世,该席所属不言而喻。


“大长公主驾到!”


“臣妾参见陛下”


“姑母快快请起”


皇帝亲自下座扶起溧阳大长公主。赵荣安看着台下这位仪态万千的大长公主,有得皇帝如此的偏爱,赵荣安的休弃已然毫无更改的可能。


溧阳大长公主为先帝最疼爱的胞妹,自小集万千荣宠于一身。皇帝身为皇子时雄韬武略并不出众,但却最能讨溧阳长公主欢心的。最后能继承大统,荣登宝座,溧阳大长公主的功不可没。皇帝也最与这个姑母亲近。


溧阳所求,皇帝无不满足。


赵荣安朝着溧阳大长公主微微行礼,甜甜的喊了一声姑母。


论血缘来说,赵荣安还要尊称溧阳为“姨母”,自己的母亲彭城郡主是溧阳的堂姊。自己与皇帝的这段姻缘也是她的杰作,将自己困在这四方天地里,不然,自己与萧元漪的关系绝不是仅有的一个拥抱。


赵荣安恨溧阳,夺了自己的自由,毁了自己的姻缘。每一次被迫承欢,每一次和皇帝人前恩爱,赵荣安的心里就恨上一分。


可赵荣安清楚,现在还不是与她撕破脸皮的时候。内心无论如何翻江倒海的恨意,脸上就越是堆满笑意。


宴席上歌舞升平,婀娜多姿的舞女摇曳着酥软的腰肢,唇红齿白的小郎君也上演了几出喝彩非凡的剑舞。无论是常年征战的武将们,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女娘们,都看的尽兴玩的尽兴。


除了三个人。


赵荣安时刻注意着溧阳大长公主,果不其然,溧阳的一双眼全落在了程始的身上。而军中痴情人的程始…


虽无殷勤,但绝非毫无情谊。


今日两人也算借着宴会有了相会,依照皇帝的行事,不出三日,将军府就要换女主人了。

——————————————————————

宴会前


“爱妃,你看这道圣旨如何?”


赵荣安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单刀直入。圣旨一出,萧元漪就如丧家之狗要被丢出程家了。


“陛下,依臣妾看,不如您再立一道圣旨,封萧元漪个散职。这样一个巴掌一个甜枣,无论是萧元漪还是天下人,就只会道陛下孝行为上,无甚大错。到时候臣妾再敲打萧元漪一番,想她那商贾一族也闹不出名堂来。”


皇帝看着圣旨,缓缓点头,“就依爱妃的意思办”说着揽过赵荣安的腰肢,热气打在圆润的耳垂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陛下”赵荣安娇嗔一声,不着痕迹的脱离了皇帝的怀抱,“等会姑母来了,你我还不见踪影,又免不了一顿说教,”


“您就当怜惜怜惜臣妾吧”轻轻拉着帝王的衣袖往轿撵上走。







阿离🍐

突如其来的脑洞

  突然想到要是萧元漪死在那五年中,程少商出宫后回家得知萧元漪已经去世,悲痛之际在萧元漪墓前自戕后穿越到现代曾黎身边会是什么样子呢

  先记下来,容我想一想

  突然想到要是萧元漪死在那五年中,程少商出宫后回家得知萧元漪已经去世,悲痛之际在萧元漪墓前自戕后穿越到现代曾黎身边会是什么样子呢

  先记下来,容我想一想

小倪岁岁

心动—心安【上】

 曾黎×保剑锋

  

  

  


接了会飞的鱼小可爱的梗了~哈哈哈~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众所周知,中戏有个神话般的校花——曾黎。这个称号,是保剑锋吹出来的,但是是真话,当之无愧的头衔。


遥想当年童话般的爱情故事依旧历历在目。


学校在选角,导演一直听说外界对曾黎的种种赞美,不由得好奇曾黎是一号什么人物,于是这个女主角的位置已经预留给了曾黎。没想到去了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根本没见到曾黎的人影,说是出去办事了。开机时间将近,女一号人物还不出现,大家都有些着急,于是便找了一个看起来应该也不错的女生。


就这样,曾黎......

 曾黎×保剑锋

  

  

  


接了会飞的鱼小可爱的梗了~哈哈哈~



请勿上升真人……




正文——




众所周知,中戏有个神话般的校花——曾黎。这个称号,是保剑锋吹出来的,但是是真话,当之无愧的头衔。


遥想当年童话般的爱情故事依旧历历在目。


学校在选角,导演一直听说外界对曾黎的种种赞美,不由得好奇曾黎是一号什么人物,于是这个女主角的位置已经预留给了曾黎。没想到去了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根本没见到曾黎的人影,说是出去办事了。开机时间将近,女一号人物还不出现,大家都有些着急,于是便找了一个看起来应该也不错的女生。


就这样,曾黎错失了一个机会,这个导演很有名气,电影上映后也收了不少的人气。曾黎是一个很佛系的人,从来不会去争抢,她是做什么都不急不慢的性子。


初识保剑锋是因为保剑锋作为准优秀毕业生过来中戏受邀参演话剧。他也对曾黎略有耳闻,据说那是一个美的不可方物的人。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那样的名号。


那天是二人第一次见面,曾黎的长发散在肩上,明明是娇艳的脸蛋却又显得青涩,她的眼神犀利,仿佛一眼就能看穿他一样。但是曾黎是小孩子性子,没和保剑锋接触几天关系就开始升温,有时候会和保剑锋开开玩笑然后撒撒娇,保剑锋最是受不得这种了,没有几回就把他迷的挪不开眼睛。


倒不单单是他,整个学校都是这样,每次下课都会有一排男生坐在小亭子里,看曾黎路过,然后一群人默契的起哄。曾黎对于这种行为并不表示反对,但是她会觉得很别扭。她和保剑锋提起的时候,保剑锋气得脸红脖子粗的,非要嚷嚷着替曾黎出这口恶气。曾黎好劝歹劝才把保剑锋拦下来,她扬言如果说保剑锋真的做这种事,以后就什么都不告诉他了。


虽然这样说有点儿不识好歹一样,但相处这么多天,她是清楚保剑锋的脾气的,对自己讨厌的人真的太大了。那天他们还在排练话剧,那个灯突然就掉了下来,直直砸在了曾黎的面前,碎掉的玻璃渣划开了她的小腿,红色的液体浸染了她的白鞋。


“曾黎……别慌,我送你去医院。”保剑锋也不顾别人怎么说,叫着小助理,抱起她就往停车场跑。那个玻璃渣在曾黎的腿上留下了一条六厘米的伤口,医生给她缝的时候打了麻药,她也就感觉不到疼的,但是她清清楚楚的觉着,自己真的吓得浑身都软了。


她浑身都在打颤,那双握着保剑锋的小手也冰凉冰凉的,保剑锋貌似是可以感知到她一样,轻轻把她搂进怀里,让她不再去看:“别怕,闭上眼睛,一会儿就好了。”曾黎感受到了保剑锋怀里的温度,才算是安心下来。嗯……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保剑锋的手上——曾黎的眼泪。


她不是疼,是害怕。


“这好了以后会留疤吧?”保剑锋抬头问医生。

“等好的差不多了后,你们去买一个药膏(我就不提名了),每天都抹一抹,按摩式。或者激光祛疤也可以。”

“你想试哪个?”保剑锋回头看向曾黎。

“……第一个”

“好。”


保剑锋好像是可以读懂曾黎的心似的,一个问题就问到了曾黎的心坎里。只因曾黎在保剑锋的怀里蹭了蹭,保剑锋就知道她现在在担心这个问题。


“这两天我们不去排练了,你在学校里好好养着,我明天再过来看你,伤口不要沾水,记得没?”

“记得了。”

曾黎今天格外的听话,没有吵闹。


几个星期后,曾黎的腿好的差不多了,也开始遵从医嘱抹药膏了。但是她这个时候不想自己抹,便找了各种借口……自己抹的时候腿要弯下来会疼,要保剑锋帮她上药。保剑锋宠她啊,她就算找一个再七扭八歪的借口保剑锋也会过来的。


这样的日子会越来越少的,保剑锋要回上海了,曾黎有些不舍,和他在一起好像总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保剑锋……你,你要记得我啊……”曾黎这次哭没有再转过身去,明目张胆的哭,她觉得这样可以留住保剑锋,就像自己平时总是撒娇想要保剑锋陪着她那样。


保剑锋走过来抱了抱她,在她额头上落了一吻,这一吻像是一把锁,锁住了她的心,除了他任凭别人怎么打也打不开。


“阿黎,等我。”


两人不是同年毕业,两年后保剑锋参加了曾黎的毕业典礼。


是以家属的身份。


照片里的曾黎十分娇羞,她挽着保剑锋的手臂,还如那年见面一样青涩。


现在把这张照片再拿出来看,曾黎还是会不禁嘴角上扬的。“好看吗?”胡静看曾黎一脸花痴样,盯着一张照片怎么也不愿意挪开眼睛。“当然好看了,你也不看看是谁……”“花痴……”


“既然这样,那……你没有想过和他交往一下?”

“啊?怎么交往啊,这种事情不应该得是他先开口吗?我怎么好意思说……”

“那当时你毕业的时候他不是你的家属吗?既然都是家属了,再升级当个男朋友不过分吧?”

“……好像是不过分诶。”

  

  

  

  

  

  

 啊啊啊啊啊,wsl!!!太配了!!!




莘君0

纸瓶 梨萍×桑稚 第六章

  “啊,张嘴。”桑稚拿着汤勺喂黎萍喝药。

  

  “姑娘,放那吧。我等会自己喝。”黎萍还是不习惯叫一个看起来那么年轻的姑娘[老婆]。

  

  桑稚喝了口手里的药,吻住黎萍,用舌头撬开黎萍的牙关。

  

  

  

  苦涩的药水在二人的唇舌间弥散,与唾液混合在一起,渡入黎萍的口中。

  

  “唔,咳咳咳。。”被突然袭击的黎萍,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一些黄褐色的药水,因黎萍的不配合,沿着唇角滑入衣襟,黎萍的胸口也晕染出了一团。

  

  “啊黎,下次不叫老婆,不接受老婆喂的药,我们继续这样可好。”

  

  桑稚又拾起勺子,喂药。

  

  ...

  “啊,张嘴。”桑稚拿着汤勺喂黎萍喝药。

  

  “姑娘,放那吧。我等会自己喝。”黎萍还是不习惯叫一个看起来那么年轻的姑娘[老婆]。

  

  桑稚喝了口手里的药,吻住黎萍,用舌头撬开黎萍的牙关。

  

  

  

  苦涩的药水在二人的唇舌间弥散,与唾液混合在一起,渡入黎萍的口中。

  

  “唔,咳咳咳。。”被突然袭击的黎萍,呛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一些黄褐色的药水,因黎萍的不配合,沿着唇角滑入衣襟,黎萍的胸口也晕染出了一团。

  

  “啊黎,下次不叫老婆,不接受老婆喂的药,我们继续这样可好。”

  

  桑稚又拾起勺子,喂药。

  

  “啊,张嘴。”药又递到了黎萍嘴边。

  

  黎萍还是叫姑娘,就是不接受桑稚的喂药。

  

  反反复复,药都只剩半碗了。

  

  “老婆,我喝,我喝。”黎萍求饶了,受不了这小孩的折腾。

  

  桑稚都准备好继续下去了。啧,真可惜。

  

  

  “孩子,就你不觉得很离谱吗?我们两个是那个关系。”黎萍这几日修养的差不多了,还是适应不了新身份。

  

  “我是失忆不是失智,不论是年龄,还是个个方面来说,你我都不是世俗的那种关系的标准吧。”黎萍拉紧刚刚敞开的衣襟,坐直身子,端着一副知心阿姨的模样,谈心。

  

  桑稚闻言笑了,双手撑在床上,脸距离黎萍只有不到半指,半趴在黎萍面前。

  

  “那黎阿姨觉得我们又是什么关系呢。”亲昵的啄了一口黎萍。

  

  眼神好像有钩子,直定定的盯着黎萍,一直在黎萍微肿的唇上打转。

  

  “要不阿姨试试我们的关系,嗯?”桑稚甜甜的说。

  

  说着手就要开始动作了。

  

  黎萍一只手拉着衣襟,一只手制止桑稚的动作。

  

  怎样也抵不过作乱的手。

  

  “我信你,你是我老婆。”黎萍制止不住作乱的小孩,应了。

  

  “嗯,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太羞耻了,总是老婆老婆的叫,脸都丢尽了。

  

  “你亲我下我告诉你。”

  

  黎萍磨磨蹭蹭,在桑稚脸边轻碰了下。

  

  “只只”

  

  只只,只只,这两个字令黎萍倍感亲切,好似叫过千万遍。

  

  害,这孩子怕不是真是自己老婆。造孽哦,和小朋友谈恋爱。

  

  出院后,桑稚带着黎萍到了她住的那个小屋。小屋偏远位于山上。

  

  桑稚和导师进行的研究课题是野外植物研究这方面,暑期大部分人都回家了,山上只有极个别的留着。

  

  桑稚住的地方也比较偏,胜在风景好,独栋小破屋。

  

  “啊黎别嫌弃,我们就暂时在这里住着。就一床被子,我们挤着睡。”

  

  “嗯。”黎萍也不挑。

  

  

彩蛋:喂药

  

  

  

  

  

  

  

  

  

  

  

  

  

  

  

  

  

  

  

  

  

姨圈我最强

嫋嫋强攻记

  嫋嫋强攻记

程始走后,程家终于一朝洗去冤雪,阿母和嫋嫋也已经互通心意,对于萧元漪来说心里还是有点别扭,和嫋嫋的在一起后的相处中,始终羞于表达内心,情事上更是碍于心里每次都放不开,忍耐含蓄着影响了情事上的体验。嫋嫋现在就是每天通过各种办法化解萧元漪心里的矛盾,她想让萧元漪作为她的爱人来享受彼此的陪伴。阿母是单向付出的更多,但爱人是双向的,她想让阿母也向她撒娇,向她表达爱人之间的一切。

今天是乞巧节,正是牛郎织女会鹊桥的日子,借着这个“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节日,她打算带着她的元漪如平常家的夫妻一般逛灯会给夫人挑首饰,最后用她准备好的惊喜来一场满园春涩。

灯会,一路上除了照顾萧元漪,她自......

  嫋嫋强攻记

程始走后,程家终于一朝洗去冤雪,阿母和嫋嫋也已经互通心意,对于萧元漪来说心里还是有点别扭,和嫋嫋的在一起后的相处中,始终羞于表达内心,情事上更是碍于心里每次都放不开,忍耐含蓄着影响了情事上的体验。嫋嫋现在就是每天通过各种办法化解萧元漪心里的矛盾,她想让萧元漪作为她的爱人来享受彼此的陪伴。阿母是单向付出的更多,但爱人是双向的,她想让阿母也向她撒娇,向她表达爱人之间的一切。

今天是乞巧节,正是牛郎织女会鹊桥的日子,借着这个“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节日,她打算带着她的元漪如平常家的夫妻一般逛灯会给夫人挑首饰,最后用她准备好的惊喜来一场满园春涩。

灯会,一路上除了照顾萧元漪,她自己也买了一样东西,但奈何不管萧元漪怎么问她就是不说买的什么,看嫋嫋不肯说萧元漪也就不在强迫她说出来了。其实,嫋嫋买了一个玉势和一个玉势的双龙头,这要是让阿母知道了她脑子里一天天想的都是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不得跳到房梁上打我。现在这集市上,除了男男女女之间的房事用品,还有女生之间的,这就说明现在这个天下是容得下这些冲破世俗的禁忌之恋的。

灯会结束了又去附近放了花灯,嫋嫋侧头看着萧元漪双手合十闭着眼虔诚的许愿。她许的愿是愿萧元漪身体常健,万事随心最后与君天长地久。

灯会结束之后,嫋嫋牵着萧元漪的手,青苁在后面跟着,她身后还有几个壮汉手里提着嫋嫋在集市上买的东西。

回到程府,嫋嫋让她青姨先去休息了,她让阿母先去沐浴休息一下,自己则将买来的东西一一规整在她俩人的闺房当中。

等到萧元漪沐浴完,嫋嫋怕萧元漪冷直接用被子将她包裹着抱到床上。自从知道萧元漪因为早年在战场上受过伤,伤了根基,她就更注重平时换季等等,对萧元漪的照看。甚至,问了她青姨阿母身体刮风下雨的时候有哪里不舒服,毕竟阿母就算身体不舒服也不会对她说都是自己强忍着疼痛。她只得尽量的在下雨刮风换季的时候,观察着萧元漪的一举一动生怕不舒服的时候她不在她身边错过了照顾她的机会。

将萧元漪抱到床上之后,嫋嫋将在灯会上买的东西放在床榻上自己的那一侧藏起来。往萧元漪每晚喝的红糖水里撒上一点情丝绕,就大功告成了。

  ……………中间的打不出来🧐

  但两人的心里却是满满的甜甜的情谊,通过这一次的身体上的交流解开了萧元漪心里的结,也让彼此明白了在对方心里的位置是多么的重要。

在一起之后萧元漪从来没有说过“爱”,因为她对自己没有信心,但通过嫋嫋的行动让她对两人的感情有了走下去的决心。

萧元漪和嫋嫋面对面,摸着嫋嫋脸颊娇羞但坚定的对她说:“嫋嫋,我爱你,作为爱人的爱,我会学着像爱人一样依靠你。但也希望你能体谅我,多年的战场生活让我已经伤痕累累,我希望你可以慢慢融化我那颗包裹着盔甲但脆弱的心,嫋嫋好吗?”嫋嫋听到萧元漪这没来由的一席话,还是表白心意的话,直接愣住了,她没想到萧元漪能想开心里的结,毕竟这个结是她前四十年人生的路程,她是不能抹掉或代替的。所以,她现在的心情就像那暗恋的人突然发现对方也喜欢她,她们是双向的一样。

说完这句话之后萧元漪因为刚刚的情事有点累了,她在嫋嫋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像小猫露出肚皮任人顺毛一样卷缩在她的怀里昏昏欲睡,嫋嫋也将萧元漪圈在怀里轻拍着怀里的人儿,也涌上了困意,搂着怀里的人儿也去会周公了。




山风屿黎
  领证只要二位到场就好了😎...

  领证只要二位到场就好了😎

  其他的都准备好了哈哈哈哈哈

  领证只要二位到场就好了😎

  其他的都准备好了哈哈哈哈哈

LIU🍑&ZENG🍐

关于一些《欢乐颂4》的想象

黎苒(曾黎)&邢允湛(保剑锋)

苏暮染(陈数)&李晔(袁文康)

程知凡(刘涛)&林峋(靳东)

喻锦(殷桃)&邹冉(张译)

宋菽筠(秦岚)&尹翊泽(王阳)


以上是我自己对《欢乐颂4》选角的想象

这些人物名和演员均是本人自己想的

之后会写这些人物的同人文

敬请期待!



黎苒(曾黎)&邢允湛(保剑锋)

苏暮染(陈数)&李晔(袁文康)

程知凡(刘涛)&林峋(靳东)

喻锦(殷桃)&邹冉(张译)

宋菽筠(秦岚)&尹翊泽(王阳)


以上是我自己对《欢乐颂4》选角的想象

这些人物名和演员均是本人自己想的

之后会写这些人物的同人文

敬请期待!


觅清

曲终人亦散

  作者系萧元漪毒唯,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私设,OOC预警!!

  别问我为什么说停更又更了,问就是闪现了😶‍🌫️

 ——————————————————————

  

  「曲终人亦散,灯火意阑珊」

  「曲终人自叹,冷风吹花残」

  

  

  “从今日起,姎姎就如同我亲生女儿般,绝不令她受半点委屈”

  “谁让姎姎懂事,任我将自己所有的本事教给她,我也是乐意的”

  “为何屡教不改?打!”

  “陛下,这门亲事绝佳,只是少商她自己,配不上……”

  

  

  梦语缠人……

  程少商伏案而起,侧眼盯着桌案上两盏烛火,一盏惺忪摇曳,而另一盏,却.........

  作者系萧元漪毒唯,不喜勿入,不喜勿喷!!

  私设,OOC预警!!

  别问我为什么说停更又更了,问就是闪现了😶‍🌫️

 ——————————————————————

  

  「曲终人亦散,灯火意阑珊」

  「曲终人自叹,冷风吹花残」

  

  

  “从今日起,姎姎就如同我亲生女儿般,绝不令她受半点委屈”

  “谁让姎姎懂事,任我将自己所有的本事教给她,我也是乐意的”

  “为何屡教不改?打!”

  “陛下,这门亲事绝佳,只是少商她自己,配不上……”

  

  

  梦语缠人……

  程少商伏案而起,侧眼盯着桌案上两盏烛火,一盏惺忪摇曳,而另一盏,却是摇摇欲熄的……耳边不绝,萦绕着从前的种种话语。

  只是有些讽刺,有那么几瞬,恍神,面前浮现的却全都是她的阿母苛斥、训责她的场景……

  灭了……终是灭了一盏火苗,程少商抬眸,心中的想法也不由得坚定了几分

  

  

  

  “女君,女公子如今真是脱胎换骨,和当初我们归家时看到的,判若两人,她是真的长大了”

  看着自家女公子信步往前走着,就连青苁也忍不住感慨道

  萧元漪也不禁抬眸看看自己的幼女规行矩步,心中泛起一片涟漪……霎时红了眼

  “从前,我总是盼着她能稳重些,再稳重些,可如今,竟是这般得沉稳,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现在回想,当初她咄咄逼人,欢蹦乱跳的样子,倒是让我心安……”

  随之,又是用伤怀的语气小心询问青苁

  “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青苁瞧着自家女君的满面愁容,语气转而成了几分安慰

  “孩子总是要长大的,为人母者,哪个不是看着她们越走越远?毕竟我们不能陪她们一生,以后的路,迟早是要她们自己走的”

       闻言,萧元漪暗暗叹气,眼底苍凉了几分,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程少商愈行愈远的背影,泪水也不禁低落。看着她越走越远?许是对于儿郎没有如此细腻的心思,萧元漪从前,竟从没有这般感觉

  除了伤怀,萧元漪的心中还隐隐有些不安,她总觉得,她的嫋嫋,要离开她了……

  

  

  “站住”

  看着程少商一步一步走下台面,萧元漪当真是有些心慌,连她自己都并未察觉,她强硬的语气中,竟还带着丝丝颤抖

  “嫋嫋,你要去哪里?”

     程少商回身,语气并无波澜地徐徐道

  “我去长秋宫看看皇后”

  不安的感觉愈演愈烈,萧元漪应是猜到了程少商的想法,可却表现的依旧不死心,语气柔和了几分开口问道

  “宣皇后被废之后,自请禁足长秋宫,如今长秋宫的宫人只能进不能出,如同冷宫一般,你去做什么?”

  “越是这般时候,我越应该陪在皇后身边……阿父阿母当年收到军令奔赴孤城,也是这般将我留在家中。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嫋嫋今日明白了……还请阿母放我去长秋宫,成全忠义二字”

  程少商语气坚定决绝,她是眼看着萧元漪本来还存着希望的目光一点点暗淡了下来,犹如星光落幕、寒梅落地……

  索性低头不再瞧,故而,是没有看到萧元漪夺眶而出却被轻风拂去的泪。她早便想好了,劝导萧元漪的说辞,或若是萧元漪不让她走,她也已然做好了不管不顾撒腿上了马车就跑的打算

  

  

  “你说皇后身边要有人陪,可是这些年,大伯母身子一直不好,更是离不得人”

  听着程姎的话,程少商也不忍抬头看看眼前的阿母。身子不好?程少商搜刮着脑海中的记忆,可还是想不起这个威风凛凛的程家女君,战场上的女将军,她的阿母何时身子不好了,也罢,就算身子不好,她程少商也从未贴身侍奉过

  

  

  “去吧……”

  程少商耳边响起萧元漪的声音,是如她一般决绝地语气,程少商有些震惊,抬眼望着萧元漪,却得到的是难看得紧的一个笑容,双目是猩红的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萧元漪低吟着

  “既如此,你就去宫中陪皇后吧,你我便也算是扯平了……?”

  程少商颤抖着低下头,若是再不闭上眼,她的眼泪怕是要掉下来了,耳边还是充斥着萧元漪怅然的声音

  “我不会强留你,也知道留不住你……便就权当……权当成全你一次吧……”

  便也权当放过我自己吧……

  “嫋嫋,保重……”

  程少商还未回过神来,便听这保重一句,看自家阿母面庞上未曾消去的泪痕,可她却未见,萧元漪宽大的衣袖中攥紧的手,指甲嵌进了皮肉中……

  阿母,保重……

  

  

  看着马车远去,萧元漪耳边又浮现出青苁说的话“为人母者,哪个不是看着她们越走越远”

  顿时,便是如同泄了气一般,头脑有些发昏,踉跄地站不稳,习惯性地向侧方倒去,幸而青苁在旁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了自家女君

  “女君…!”

  “大伯母…!”

  

  

  萧元漪大口地喘着粗气,身子软到只能靠紧紧地拽住身后青苁的衣袖,瘫倒在她的怀中才勉强能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可那双饱经战乱的手却在这是止不住地颤抖着

  只是双目还紧紧地凝视着马车离去的方向,不肯放松,强撑着身子的举动,将她的面部和眼眶弄的充血般得猩红,大滴大滴地泪水决堤,胡乱地沾湿了衣襟竟也顾不上了

  “嫋嫋……”

  沙哑的声音似是好不容易从喉口挤出来的一般

  忽地,身子猛烈地一颤,胸口一阵血气上涌,嘴角猛地涌出丝丝殷红,顺着下巴蜿蜒而下,就连面前也似是浮出了一片血雾。终是支持不住了,全身松了气,倒在了青苁怀中……

  等青苁再着眼看自家女君,大片的鲜血把翠虬色的前襟染成了更加深的颜色,却还是没有尽头般地往外乱流着,一瞬间脑子如同炸锅般,一边惊呼着女君,一边喊着着人叫医士……

  

  

  “曲陵侯大人,恕小人无能,程伯夫人……怕是不成了……”

  众人闻言皆摆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耳边如同雷鸣一般炸响

  “不会…怎么会呢……你……我夫人……”

  程始头脑异常地混沌,连说出的话都是语无伦次的了

  “大人,程夫人乃是旧疾,绝不单单只是因为今日的情绪大波动而至此的……”

  “大人,实不相瞒,程夫人曾问小人要过几剂汤药……”

  众人闻言都紧盯着医士

  “这汤药药性极其之猛烈,喝下去可使人看上去血气方刚,面色红润,可却是最伤底子的,药效一旦过后,血气亏空……”

  雪上加霜!程始颤抖着声线问道

  “何时的事……?”

  “回大人,是上次程夫人急火攻心时”

  程始摆手让他退下,自己却险些瘫倒在地上,上次急火攻心?不正是程楼两家议亲之时?

  看着床榻上不省人事,形如枯木的萧元漪,程始如何能相信他的夫人竟是要行将就木?

  

  ……

  

  

  

  程少商发疯般跑着,刚刚戳心窝子的字字句句不绝于耳

  “曲陵侯夫人……病逝了……!”

  不,不,怎么可能……

  寒冬腊月,程少商竟是一身的冷汗

  

  

  程家上下,满目缟素,声声啼哭,不绝于耳

  她还是不信,红着眼眶冲了进去,却是被青苁给赶了出来

  “奉女君之命,程宫令不必来吊唁,女君与你,从月余前一别便就了无瓜葛了”

  了无瓜葛?不必吊唁?

  是啊,当日她说,成全自己,也放过她自己了……

  程少商瘫倒在地上,看着紧闭的曲陵侯府大门,止不住地哭,偏偏天公也不作美,哗啦啦地冲刷着大雨

  一片雾气腾腾,白气茫茫的世界……

  

  

  所以萧元漪,你到底是想开了么?

  

  

  

  

  

  

  写在文后

  结局了,没有番外,也确实是一篇be,但在我看来,若是萧元漪真的想开了,对于她也便算是he了,至于程少商的结局比较开放,大家就自由想象吧(PS:再说一遍作者系萧元漪毒唯,所以也只加了萧元漪的tag,免得某些人来评论找事)

  

  

  

  

  彩蛋是私设的漪商爱情向短篇,时间线我也不知道,我瞎写的你们看看得了😢但是兴许,结局be+oe?我是这样认为的

  不管我萧元漪毒唯系多严重,元漪和程少商的脸摆在那我还是觉得好磕的,所以彩蛋和正文没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别问为什么说停更又更了,问就是我闪现了😅

  

  

  

势必拿下理综

求求

难道没有人觉得高伟光和曾黎很配吗!!!!

真的很磕这个身高差

[图片]

[图片]

 🆘🆘🆘谁懂啊!!!!🥵

难道没有人觉得高伟光和曾黎很配吗!!!!

真的很磕这个身高差

 🆘🆘🆘谁懂啊!!!!🥵

一白纸涂鸦

  《论什么叫一天不毁容一天有饭吃~》(这谁呀这,这也太好看了🤩🤩)

  《论什么叫一天不毁容一天有饭吃~》(这谁呀这,这也太好看了🤩🤩)

江江

1.

本文均为虚拟

禁上真人

文笔烂,不喜勿看


我设为曾黎女鹅七七

后爸设为xxx,同样也是一名演员

自行带入

文笔烂不喜勿看

“七七,快点,我们要去放烟花了”“知道啦”走出卧室,就看到自己母亲与后爸有说有笑的,心里涌上了一些不好的滋味

“七七站在那干嘛,赶紧过来啊”曾黎看到我站在那,招手让我走过去“妈妈,爸爸”她弄了我额角的碎发,后爸拍了怕我的肩膀“走吧”

“好漂亮!”曾黎看着我开心的样子笑了笑,我看着后爸将她拥入怀中的那一刻,愣了愣,别过头去,让自己不去看她们

放完烟花,我一句话都没说的回了卧室

“七七”“怎么了妈妈?”“妈妈看你好像不开心”我笑了笑“没有啦,只是作业多......

本文均为虚拟

禁上真人

文笔烂,不喜勿看


我设为曾黎女鹅七七

后爸设为xxx,同样也是一名演员

自行带入

文笔烂不喜勿看

“七七,快点,我们要去放烟花了”“知道啦”走出卧室,就看到自己母亲与后爸有说有笑的,心里涌上了一些不好的滋味

“七七站在那干嘛,赶紧过来啊”曾黎看到我站在那,招手让我走过去“妈妈,爸爸”她弄了我额角的碎发,后爸拍了怕我的肩膀“走吧”

“好漂亮!”曾黎看着我开心的样子笑了笑,我看着后爸将她拥入怀中的那一刻,愣了愣,别过头去,让自己不去看她们

放完烟花,我一句话都没说的回了卧室

“七七”“怎么了妈妈?”“妈妈看你好像不开心”我笑了笑“没有啦,只是作业多有点烦恼而已”“这样啊……”我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妈妈怎么了?”她看向你“七七,妈妈想问问你,想不想要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你愣了愣,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你没有说话,只是埋头写作业,她看到你的样子叹了口气

“阿黎,xx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我听到奶奶说的话愣了愣,曾黎听到后本能的看向我“妈,现在还不急”“不急什么,如今七七都这么大了,等你们要上二胎说不定七七就结婚生孩子了”我笑了笑,曾黎看到我的样子,不忍说道“七七,不想笑咱不笑,别强迫自己”我摇了摇头“没有”随后低下头吃自己的饭“七七,妈妈答应你不要二胎”你听到这猛的抬起头“真的?”她笑了笑“真的”

本以为她说得是真的,可知道有一天

“七七回来了”“嗯,张妈,我妈呢?”“夫人在卧室”奇怪,今天竟然没有工作,我小声嘟囔着“张妈,帮我把书包拿到卧室去,谢谢”“哎好”你将书包拿给了张妈,自己走进她的卧室,还没进门就听到夫妇俩在说话,敲门的手顿了顿“老公,你说咱们怎么跟七七说啊?”“这倒是个问题,可七七也有资格知道”紧接着我听到了她谈了声“你让妈妈怎么和姐姐说啊”你愣了愣,似乎知道它们在说什么,退后了几步,离开了这个家

你走后不久曾黎xxx走了出来“都这个点了,七七怎么还没放心”“别担心了,肯定是七七又去哪个同学家玩耽误了”

“先生,夫人吃饭了”“哎,小姐呢?”“小姐?七七回来了嘛?”“回来了啊,我还看到小姐往夫人的房间去了,夫人没看到吗?”曾黎听到后,愣了愣“是不是七七听到了什么?”“快去找孩子,这么晚了她会去拿啊?”曾黎着急忙慌的要出去“先穿上褂子,别急孩子一定会找到的”“我不急干什么!如果七七找不到了我该怎么办”



本文均为虚拟

禁上真人


后来找没找到咱也不知道👉👈


多评论,多点赞

脑子又空了

救命,有木有人给孩子提点思路啊👉👈

曾黎好美啊啊啊啊啊

追2

 霍梅坐在叶梅的床上双手柱在身后晃悠着小脚,叶梅,我们去哪啊!三亚还是西双版纳?

 西双版纳吧!那天然的景多,食物都比较健康还可以给你淘点茶,很适合你养胎。

 好啊好啊那就去西双版纳啦,那现在我们吃什么?我饿了😋。

 呦,饿了,我今天没给阿姨打电话,我只会下面你知道的。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我们离商业街挺近的。

 好,走。

 俩人挽着在商业街闲逛考虑去哪家吃,走着走着霍梅突然就停了,停在了一家甜品店。

 叶梅,你闻好甜啊!吧唧吧唧小嘴巴。

霍梅已经有好久没吃过甜品了,拽着叶梅进去后,这,这个,嗯还有那那那个我都想尝尝。

 叶梅看见霍梅选了那么多只是笑了笑耸了耸肩没办法宠着呗!都包...

 霍梅坐在叶梅的床上双手柱在身后晃悠着小脚,叶梅,我们去哪啊!三亚还是西双版纳?

 西双版纳吧!那天然的景多,食物都比较健康还可以给你淘点茶,很适合你养胎。

 好啊好啊那就去西双版纳啦,那现在我们吃什么?我饿了😋。

 呦,饿了,我今天没给阿姨打电话,我只会下面你知道的。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我们离商业街挺近的。

 好,走。

 俩人挽着在商业街闲逛考虑去哪家吃,走着走着霍梅突然就停了,停在了一家甜品店。

 叶梅,你闻好甜啊!吧唧吧唧小嘴巴。

霍梅已经有好久没吃过甜品了,拽着叶梅进去后,这,这个,嗯还有那那那个我都想尝尝。

 叶梅看见霍梅选了那么多只是笑了笑耸了耸肩没办法宠着呗!都包起来。

餐厅:霍梅吃了几口饭就要吃心心念念的甜品了。但有的时候孕妇的口味就会很叼。

  第一盒,吃一下口咦太甜了。下一盒,吧唧吧唧不好吃,下一个巧克力太苦了,下一个这个味道好淡呀!下一个这个樱桃好酸啊!下一个这个芋泥一点也不好吃。得就是那个都不和口,呜呜呜叶梅我现在是不是很讨厌啊!

  没关系的,怎么会讨厌呢,你感觉不好吃就不吃好了,我们可以再去别的地方换着买。你以前喜欢吃的在哪啊

  我喜欢吃南普陀素菜馆的芋泥,但是在厦门呢!我之前去厦门的话都会去吃,那芋泥里面全是素馅的,外面的芋泥细棉,里面虽是素馅的但却特别咸香,说着说着霍梅的眼睛就放光了。

  那我们就先去厦门好啦,反正都有时间,先满足味蕾填饱肚子最重要,不能饿着我干儿子对不对。

  那咱俩快点回去收拾收拾,我明天就要吃

  


小赵:刘总小梅姐订了明天十点去厦门的机票

刘云天:厦门?不是三亚或西双版纳吗?这今天工作安排一下,给我也定那趟机票。

  

飞机上:刘云天就坐霍梅和叶梅的后面

  霍梅回头:刘云天,你这样有意思吗?

  刘云天:老婆,我不会打扰你们的,我就想找机会照顾照顾你,你别生气好不好。

  叶梅也没有会理刘云天,而是自顾自的给霍梅腰后垫上抱枕,给霍梅调整座位,问霍梅这样会不会缓解腰酸,霍梅也对着叶梅撒娇表示自己很舒服。霍梅偷偷瞄了一眼在后面坐着的刘云天,如果吃醋可以传出味道的话那整个头等舱都不用待了。

  叶梅一直把手放在霍梅的肚子上,防止霍梅因安全带勒到肚子而不舒服,霍梅也一直挽着叶梅的胳膊。

  空乘:尊敬的旅客现在有一件事需要和大家商量,经济舱有一位孕妇身体不适希望哪一位乘客可以帮忙调换一下位置,我代表全体机组人员表示衷心的感谢。

  霍梅听见是孕妇就举起了手示意空乘

  叶梅刘云天都比较激动同时说:不行

  霍梅拽了拽叶梅,你别激动,不是我换,你把手抽走了,宝宝都闹了,快拿回来。

  叶梅和刘云天一听不是她自己要换,呼安心了安心了,那你举手干嘛?

  霍梅对着空乘指了指刘云天说:他和那个孕妇换。 

  空乘看了看霍梅表示感谢又看了看刘云天等待回应。

  刘云天:老婆,我从来没做过经济舱,你确定让我和不认识的两个人挤在一起?

  霍梅摸了摸肚子:叫我霍梅可以吗?对不起刘总我忘了你有洁癖了,不用你,我和那个孕妇换行了吧!

  刘云天紧忙不不不你坐好我换我去换

  空乘:谢谢您先生,谢谢您女士。先生请和我走。

  刘云天恋恋的回头,霍梅和叶梅满脸笑意的给他拜拜。得意就写在脸上了。

  叶梅:可真有你的,我看刘云天被你治的死死的。他不得别扭死啊!

  霍梅:治死死的又怎样,伤我心最深的不也是他吗?我给他做秘书的时候因为罗紫薇他伤了我,我逃了,他追了我两年,现在我怀着他的孩子又因为罗紫薇他伤了我,我才不要原谅他。说着说着眼泪不值钱的就掉下来了。

  哦哦乖不哭了,一会咱们就可以吃到芋泥了,不想不开心的了。

  叶梅感受到掌下鼓起一个一包,就对着小包轻轻的揉了揉,乖啊,这个时候不要闹你妈妈。哄着哄着霍梅就被哄睡着了,等飞机要降落的时候叶梅才给霍梅叫醒。

  而刘云天这两个小时表示很难熬,自己坐的板板正正的夹在两个陌生人中间,时不时还有听到鼾声,下机还十分拥挤,自己的鞋都被踩了,全程黑着脸尾随着霍梅和叶梅到了南普陀素菜馆。

  霍梅叶梅坐一边刘云天自己坐一边。

  霍梅第一口芋泥就喂给了叶梅,你尝尝看看你喜不喜欢。

  嗯,还真和我吃过的不一样,挺好吃的。

  刘云天也崴了一勺喂向霍梅,老婆你也吃,爱吃我就去把配方买来,以后做给你吃。

  霍梅:叫霍梅!不劳烦刘总了,我想吃什么爱吃什么我自己会买的,你自己吃就好了,你说过不会打扰我们的。

  刘云天只好收回了勺子自己吃了,这东西咸咸的也不好吃啊!

  霍梅:叶梅我吃饱了,我们回酒店吧!


  

酒店:刘云天敲了霍梅她们的门

  叶梅:刘云天,有什么事吗?

  刘云天:叶梅,小梅呢?

  霍梅边系着浴袍边走到门口:有事?

  刘云天:老婆,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解释一下,不是你看见内样的?

  啪门关上了,刘云天边敲门边喊小梅你开门,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吱,门开了,还有什么事?

  在飞机上没来得及问,你们怎么来厦门了,明天要去哪?有什么安排吗?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你在阳台喊我或者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好不好?

  我们就是想到哪就去哪,没有安排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做成方案交给你看的,你跟着我也没有意义,你回去吧,别找我了,等我什么时候想和你谈了,我会联系你的。啪。

  

  第二天刘云天起来时霍梅和叶梅已经退房离开了,刘云天只能回了上海,小赵又多了一个任务寻找小梅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