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最光阴

38万浏览    6254参与
白衣沽酒赠光阴

(最绮)好眠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最光阴一直有失眠的坏毛病。

在他刚开始失去九千胜的时候,他总是习惯一个人呆着。

他的情绪随时在崩溃的临界点上。

所以他不想让别人陪着他,他不想让自己把那些无处安放的怨气怒意都散发在无辜的人身上 。

即使是烈日当头,他身处喧哗的闹市里,穿行在热闹的人群,也好像被锁在黑暗里。

后来,他的生命出现了终点,他开始了一场漫长又短暂的等待。

漫长的好像几千年几万年。

却又短暂的永远只有十年。

那个过程,被时间称之为回溯。

一开始在他回溯的那些日子里,天霜獒会陪着他。

黑漆漆的深夜里,他抱着天霜獒的身体,大狗在他怀里甜睡着,偶尔发出可爱的呼噜声。

最光阴的...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最光阴一直有失眠的坏毛病。

在他刚开始失去九千胜的时候,他总是习惯一个人呆着。

他的情绪随时在崩溃的临界点上。

所以他不想让别人陪着他,他不想让自己把那些无处安放的怨气怒意都散发在无辜的人身上 。

即使是烈日当头,他身处喧哗的闹市里,穿行在热闹的人群,也好像被锁在黑暗里。

后来,他的生命出现了终点,他开始了一场漫长又短暂的等待。

漫长的好像几千年几万年。

却又短暂的永远只有十年。

那个过程,被时间称之为回溯。

一开始在他回溯的那些日子里,天霜獒会陪着他。

黑漆漆的深夜里,他抱着天霜獒的身体,大狗在他怀里甜睡着,偶尔发出可爱的呼噜声。

最光阴的情绪无处安放,他抚摸着天霜温暖的身体,听着它的呼吸与黑夜融为一体。

等到他终于陷入疲惫和安宁,难得的闭上眼,但眯了一小会儿后,便会睁开眼。

再也睡不着了。

后来,天霜獒离开了。

他一个人在漆黑的深夜里孤独地佝偻着,思维整夜整夜的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有时候他生起了火堆,不是因为冷,是因为实在无事可做。

与黑夜相对,只能沉默无言。

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他说的那个人却还未见到。

时间太慢,还没跳到他思念之人的归期。

他看着那跳跃的火焰映照在山洞的墙壁上。

他想,或许他就像那柴火,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会被一点一点的燃烧,最后完全被火舌吞噬。

只剩下一地灰烬,随风飘散。

但是,就算只剩下灰烬,他也会随着风四处奔波,不停寻找。

后来的后来,他遇到了一只新的狗。

他新的,一生一世永不背弃他的好朋友。

原来的那个是谁呢?是天霜獒吗?

或者……是九千胜?

他给它取名为小蜜桃。

一开始时,他抱着小蜜桃,觉得有些安慰,夜里也总有那么一会儿可以安睡。

虽然,在睡眠的尽头,一幕幕的血腥画面,爱人离去的窒息痛苦,总是将他淹没在浓稠的绝望里。

然后,便是醒来。

拼命的去回忆那些故事,一遍一遍的想,说给自己,说给时间。

白天时,他想和小蜜桃说些他回忆起来的,过去的事情。

但是那些过去的故事,他却讲的磕磕绊绊,七零八落。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记忆。

可是,他不记得了。

时光里的人越来越遥远,时光里的故事越来越模糊。

他真是个糟糕的讲故事人。

那是最后的后来,他快要将一切都忘却。

他抱着小蜜桃温暖的身体,却再也闭不上眼。

终于,时间将他遗弃,记忆与他背离。

他跃下了悬崖,沉沉的闭上了眼。

他很久没有那样沉眠过了。

那一次的最后,他还是醒来了。

但是这一次的醒来,面对的不再是黑夜,而是无限的光明。

归期到了。

最光阴再一次在深夜睁开眼。

幸而这次,一切的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他一低头,就看到了怀里绮罗生安宁美丽的睡脸。

他于是勾起笑,凑上去亲了亲绮罗生的脸庞。

然后再一次闭上了眼。

以后都只会是安眠和好梦了。

……

阳光明媚。

清晨,绮罗生亲了亲最光阴的脸庞,温柔的叫他起床。

最光阴睡眼惺忪的搂住他,把已经起身的情人拉回床铺间,“再陪我睡一会儿。”

只要你在,多可怕的噩梦都不恐怖。

只要你归来,多长的等待都很短暂。

吾挚爱的绮罗生。

早安,午安,晚安。

Timi
整理出几年前CD的狗绮

整理出几年前CD的狗绮

整理出几年前CD的狗绮

百方弋
二十七,宰公鸡~最:“说是这么...

二十七,宰公鸡~
最:“说是这么说,抓不到怎么宰啊啊啊啊!”
绮:“……决定是你了小蜜桃!”
桃:“嗷?”

二十七,宰公鸡~
最:“说是这么说,抓不到怎么宰啊啊啊啊!”
绮:“……决定是你了小蜜桃!”
桃:“嗷?”

月下弦凉

【霹雳同人】入团日常

  

云暝山涧,赦天琴箕坐在四病船琴前波动琴弦,清婉动听的琴声在指尖流泄而出,幽幽地在这天地间荡漾开来。


  清冷姝丽的面容渐浮现出一丝烦躁,间接影响手中动作,琴声陡然一变,凌厉而急促的琴声杀机尽现,每拨动琴弦,便有琴声化作一道实体化极具攻击性风利刃向四周分散,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暴雨心奴今天又登门拜访,还没到门口就已听到这狂躁的琴声,不觉一笑,摩挲了一下嘴唇,眼里闪着兴味、跃跃欲试的光芒。“哎呀,看来心奴来的不是时候啊,真想知道是谁把清冷淡漠的赦天琴箕惹成这样。”说罢已经拿着战镰走了进去,还没来得及愉快地打招呼,就被迎面而来密集的利刃招呼。


  暴雨心奴拿着战镰,嘴里...

  

云暝山涧,赦天琴箕坐在四病船琴前波动琴弦,清婉动听的琴声在指尖流泄而出,幽幽地在这天地间荡漾开来。


  清冷姝丽的面容渐浮现出一丝烦躁,间接影响手中动作,琴声陡然一变,凌厉而急促的琴声杀机尽现,每拨动琴弦,便有琴声化作一道实体化极具攻击性风利刃向四周分散,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暴雨心奴今天又登门拜访,还没到门口就已听到这狂躁的琴声,不觉一笑,摩挲了一下嘴唇,眼里闪着兴味、跃跃欲试的光芒。“哎呀,看来心奴来的不是时候啊,真想知道是谁把清冷淡漠的赦天琴箕惹成这样。”说罢已经拿着战镰走了进去,还没来得及愉快地打招呼,就被迎面而来密集的利刃招呼。


  暴雨心奴拿着战镰,嘴里虽嬉笑着,可手中动作却不慢,挡住了利刃,“呀,这就是好姐姐你招待人的方式,未免凶残了些~”


  赦天琴箕面沉如水,琴声愈发狠厉,看向暴雨心奴的目光冷的可以杀人,“今日踏入我云暝山涧者,死!”语毕,已有入魔之态。


  “心奴会怕吗?”暴雨心奴说着也迎了上去,已经忘了之前的来意,赦天琴箕已经勾起了他的战意,这也不是第一次,每次来都说不上几句就开打,有时候是他故意的,毕竟太无聊了。


  又因为暴雨心奴的特殊功体,打又打不死,顶多重伤见红,每次打到最后都是赦天琴箕不耐烦地收手,这次也一样,不过架势倒比以往要凶猛了些。


  赦天琴箕收手,自始至终都没有让暴雨心奴近身,发髻已散,长发披在背后,无风自动,她也没讨到什么好处,气血上涌,勉强压制住那股涌上喉口的腥甜,冷冷地看着嘴角溢出鲜血的暴雨心奴,找回了点面子。


  赦天琴箕一挥袖,收起船琴,“今日,你不该来。”


  暴雨心奴抹去嘴角血迹,口气随意轻松,“今日难道是什么特殊日子不成?”今日也格外凶残了一些。


  “与你无关。”赦天琴箕已经恢复冷静,对暴雨心奴态度说不上恶劣但也说不上好。


  要不是前些时日暴雨心奴纠缠她的时候已经暴露了他的取向和惨状,她估计会追杀暴雨心奴到天荒地老,连退隐都不安生,还没这么狼狈过。


  暴雨心奴突然想起了什么,了然一笑,“哦~想起来了,今日好像是那个日子,怪不得一路走来都已经碰到好几对狗男女,看锝真心烦呐~”于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砍了好几对。


  赦天琴箕蹙眉,脸上浮现厌恶之色:“哼,那种场面,不该存在这个世界。”


  暴雨心奴勾唇一笑,“心奴也是这样认为。”突然想起在时间城定居的两个人,笑容逐渐消失,换上一片阴骛。


  气氛突然沉默,也没沉默多久,赦天琴箕缓了脸色,又一挥袖,云暝山涧如春风过境,所有遭破坏的景物全部恢复如初。


  “入团,我允了。”


  暴雨心奴纠缠她那么久不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之前碍于暴雨心奴男子身份迟迟不应,至于现在,只是因为暴雨心奴的某句话刚好戳中她的点。


  “哦?心奴都还没说呢,不过也只能却之不恭了,那么我亲爱的团长大人,接下来需要心奴为你做些什么呢?”暴雨心奴向赦天琴箕优雅地行了一礼。


  “注意你的用词。”


  “心奴的习惯,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还请团长见谅~”况且他一点都没有改的打算。


  赦天琴箕没心情再计较这种小事,“接下来,就该进行你执行首座的义务了。”


  暴雨心奴脸上浮现一丝兴味,“执行首座?有意思,什么义务?”


  赦天琴箕姝丽清丽的脸上绽开笑容,如昙花一现,“只有一个目的,尤其是在今日,举起你手中的战镰,收割那些不该存于世的情爱!”


  暴雨心奴看着战镰,神情愉悦:“收割吗?心奴最擅长的事团长且看好了。”


  情爱吗?是不该存在这个世界,心奴得不到,别人也妄想得到!


  远在时间城的最光阴与绮罗生,正在时间树下拿着斧头比划着什么。


  绮罗生拿着斧头对着时间树比划,然后还转头问最光阴:“我这个姿势对吗?”


  一旁双手环胸的最光阴不住的点头,一脸宠溺:“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饮岁在一边急得跳脚,威胁道:“喂喂喂!不带这样的!臭小子你居然重色轻友到这种地步!这可是时间树,要是让城主知道了,非罚你去推日晷。”


  最光阴还没说什么,绮罗生已经歪头看了一眼急得跳脚的饮岁,故作疑惑的说:“耶?这不是光使你当初暗示我这样做的?城主怎么会罚我们?起码在罚我们之前,光使你也脱不了干系啦!”


  饮岁硬着头皮道:“我、我当时那是当时,是我没睡醒说的胡话!可不是让你这样消遣我的!”


  最光阴与绮罗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为时也不算晚,不如这样,你即是光使也知道分寸,我与最光阴都信得过你,所以这里交给你了。”


  还没等饮岁反应过来斧头就已经塞到他的手里。


  饮岁嗅到阴谋的味道:“喂喂喂!我可没答应!”


  最光阴看了饮岁一眼,“拿好,我们走。”


  “嗯。”


  二人相携离去。


  人叫也叫不住,时间树下很快就只剩下他一个人,饮岁只觉得手中斧头沉甸甸的重,只能说自己大意又被他们二人合伙戏耍了。


  饮岁看着手中斧头,掂量了几下,哼哼两句,“就算给本光使斧头,本光使怎么可能会去砍时间树,笑话!现在就扔了它!”说完斧头就随意往身后一丢,就听见一声闷响,没有落地,饮岁一愣,反应过来后脸色当即一变,转过身就看见刚刚被他扔出去的斧头现在就已经有三分之一没入时间树干。


  饮岁极力否认:“这!我!不是我干的!”他头顶上空幽幽的传来时间城主即使懒散,也不乏威严的声音,饮岁差点吓尿。


  “不是你干的那是谁干的?饮岁?我全看见了。”


  饮岁对着半空中飘着的光圈哭丧着脸,“城主你怎么来的这么及时?不会一早就来了吧?”


  “不然要等你砍完树?我会拿时间树开玩笑?”


  “这是误会!本光使身为时间光使怎么可能会玩忽职守!城主你还不了解我吗?”


  “我了解,但现在也是亲眼所见,无论你是有心无心,都免不了责罚,我就罚你去推日晷吧,相信很你熟悉。”


  “啊?可日晷不是已经修复了吗?怎么还需要我?”


  “都说了责罚,还不快去!”


  “我……好吧。”是自己有错在先,饮岁不得不低下了头,拔下了斧头向日晷方向走去。


  咬牙切齿的说:“可恶的最光阴绮罗生,给本光使记着!”


  


  


  


  


  


  


  


  

齐天蓝

我的cp四个名字都在秀

最光阴绮罗生24永在一起

北狗九千胜1314一生一世


我很迟才发现这个糖

一个太太文里提到绮罗生和最光阴的名字都是24画,传言两个人名字笔画一样就会永远在一起。

于是我顺便写了一下九千胜和北狗的名字:一个14画,一个13画。

1314……

满共4个名字,两个笔画一样在一起,另外两个就算不一样也要一生一世,我的妈诶!

最光阴绮罗生24永在一起

北狗九千胜1314一生一世


我很迟才发现这个糖

一个太太文里提到绮罗生和最光阴的名字都是24画,传言两个人名字笔画一样就会永远在一起。

于是我顺便写了一下九千胜和北狗的名字:一个14画,一个13画。

1314……

满共4个名字,两个笔画一样在一起,另外两个就算不一样也要一生一世,我的妈诶!

砚池工作室
  1. 通贩地址

年节将至,鞭炮齐响,锣鼓喧天~来给大家送上火红的新春礼包啦~p2是通贩地址

礼包内含:

三先天烫金红包*一份

素还真/谈无欲对联*一副

天迹/君奉天门神海报*一份

绮罗生/意琦行/最光阴年画海报*一份

红包铜板覆膜烫金工艺

海报特种超感纸印刷

希望大家会喜欢~

年节将至,鞭炮齐响,锣鼓喧天~来给大家送上火红的新春礼包啦~p2是通贩地址

礼包内含:

三先天烫金红包*一份

素还真/谈无欲对联*一副

天迹/君奉天门神海报*一份

绮罗生/意琦行/最光阴年画海报*一份

红包铜板覆膜烫金工艺

海报特种超感纸印刷

希望大家会喜欢~

榆木头
狗狗提前拜个年,等新年了拖家带...

狗狗提前拜个年,等新年了拖家带口出来讨红包~

狗狗提前拜个年,等新年了拖家带口出来讨红包~

花散里

百合香气犹未歇

时间城没有糟糕的天气,每一天都会有最好的阳光落在翡冷翠花园里。将开放的百合花被吹开了一整片绵软又纯洁的白色,被如纱般的云层劝阻下,光线也变得朦胧又暧昧,从花园里的花骨朵上流淌而过,晕开浪漫又慵懒的气氛。

最光阴现在非常严肃。在这样的天气下,他的表情并没有变得更好一些,反而是将脸板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参加什么盛大的典礼。

“发生了什么事?”奶哥哥上线原本打算找人,就看到最光阴用一种蜜汁委屈的眼神盯着他,琥珀色的眼中荡着点点水渍。

这发生了什么?不过也不必想太多,在时间城能让光之少年露出这般神色的人也只有一个。饮岁表示:生活不易,悄悄叹气。他原本毕业了找了这个工作还以为多么高大上结果发现最大...

时间城没有糟糕的天气,每一天都会有最好的阳光落在翡冷翠花园里。将开放的百合花被吹开了一整片绵软又纯洁的白色,被如纱般的云层劝阻下,光线也变得朦胧又暧昧,从花园里的花骨朵上流淌而过,晕开浪漫又慵懒的气氛。

最光阴现在非常严肃。在这样的天气下,他的表情并没有变得更好一些,反而是将脸板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参加什么盛大的典礼。

“发生了什么事?”奶哥哥上线原本打算找人,就看到最光阴用一种蜜汁委屈的眼神盯着他,琥珀色的眼中荡着点点水渍。

这发生了什么?不过也不必想太多,在时间城能让光之少年露出这般神色的人也只有一个。饮岁表示:生活不易,悄悄叹气。他原本毕业了找了这个工作还以为多么高大上结果发现最大的作用可能就是带带孩子。不过由于光之少年过分可爱,饮岁也马上被萌得七荤八素开启了奶哥哥的属性,所以看到最光阴这个样子,也妥实想要知道城主又搞了什么骚操作。

小少年比了一个手势:“非常苦!特别苦!苦得特别!”最光阴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之前从来就不知道原来你们这么辛苦……”

“啊?”饮岁不知所云,但是他知道这个辛苦肯定不是那种纸面上的意思。

事情是这样的:

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的最光阴日常打卡:“城主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历练呢?”

城主:“可以,不过长大的孩子要喝茶。”

小少年看着乘在瓷杯中的茶水,端起来像是过去喝牛奶一样喝了一口,他直接被呛到了,他第一次感知到这么强烈的苦涩。于是他试探地看了一眼城主……手中的茶杯,好像和他的一样,但是城主的表情就很自然。于是他下定决心:这可能就是成长要付出的代价只要忍着就一定……

哇呜!

最光阴学着城主的样子小口小口地抿,味蕾更直接地面对着苦涩的茶水,让他一下子憋出了眼泪。

太苦了,太苦了!

“长大了就要喝茶了,不可以逃避。”城主将被苦到不知所措的小少年抱了个满怀,还没有褪去稚嫩的身体依旧带着点奶香。他还那么小,离他真正成长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过好的天光落在小少年的银发上,染上近似时间树叶般晶亮的光泽,城主努力地让自己硬下心来,不在小少年这幅杀伤力极高的神色下露出破绽。“大人就要喝茶,不可以这样躲着。”

“……哼。”小少年把自己埋在城主的怀中,不把目光放在那杯给他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的茶上。他下意识地思考自己是不是还太年幼,思考着他得过多久才能够习惯这杯茶的苦涩,才能够和城主一眼把茶当做饮品面不改色甚至看起来十分享受地喝下去。他的确还小,又下意识、无条件地相信城主,一点也没有察觉城主看着他时候带着的宠溺又包容的笑。

“所以呀,我的小少年现在不可以躲在我这边了,”城主捏了捏他的脸,“快点乖乖地喝掉~”

“——我才不要!”小少年吓得直接从城主的怀中跳了下来,慌不择路地往外跑,阳光从他的身后落下染得地上一片荡漾鎏金,似乎有意识般顺着他,一直蔓延到他逃跑的尽头。

直到碰到奶哥哥为止。

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饮岁哭笑不得。饮岁到最后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介于“小最你别信城主胡扯”和“城主你这样骗他良心不会痛吗”之间,他安慰了被苦茶伤害了的小少年,把他带回花园里,带到城主面前,但是却默契地和城主达成了共识:“是的,我们都要喝这样的茶。”为了让最光阴看起来好受一些:“而且更苦,年纪越大越苦。”

最光阴:????

小少年这个时候看着饮岁和城主的目光就变得非常的奇怪,混合着羡慕和惊讶:“好,好厉害……”

饮岁:????居然这么就信了一点也不怀疑啊。

城主继续喝茶,那茶中加了天真蜜,可是他却觉得今日的茶太甜了一些,让他的心情变得格外的愉悦。

“你不是说你已经长大了吗?那就乖乖喝茶吧。”城主将最光阴拉到自己的身边,又给他倒了一杯茶,里面究竟掺了多少苦元,城主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最光阴在看到这杯茶的时候微微发抖。

“城、城主……”最光阴用无辜又可怜的眼神看着城主,湿漉漉得像是可爱的小兽,似乎下一秒就会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可是城主不为所动:“不可以,必须喝掉~”

小孩子真的是又可爱又好玩,怎么逗弄他都只会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来人,除了嘴里会嘟囔着几句傲娇的话,眼睛和他的身体却是很老实。城主笑着想,这样的孩子还是放在城里历练就好了,出去的话估计真的会被骗吧。

“我不要喝茶!”最光阴努力地冷着脸,让他自己看起来稍微威严一点。这幅表情让饮岁有点想笑,但是城主瞥了他一眼,平平淡淡得好像只是无意地转了一下目光,饮岁马上又恢复了原先那副样子。

“你不是已经长大了吗,大人就要喝茶的。不可以这么耍赖。”

饮岁突然有点想辞职,他觉得从来没有哪一次时间城主在他心中的“光明伟大”的形象破灭得那么彻底。骗一个小孩子这个到底算是什么事儿啊!尤其是还被这个孩子无条件地信任着依赖着,还舍得这么风轻云淡地骗他,这得多没下限多闲啊!

不过……

饮岁看着最光阴那张冷淡中带着点委屈的小脸蛋,突然明白了城主的用意。

太可爱了,稍微欺负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变成了欺骗小孩子的大人·饮岁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和城主达成了共识。毕竟逗弄光之少年可比下限啊节操啊这些重要多了。

“呜……”最光阴发出了无意义地一声嘟囔,他的确是觉得自己长大了,谁乐意当一个小孩子天天被城主和饮岁拉扯着玩呢?他说他长大了,肯定就是长大了嘛,这是不可以否认的事实,可是长大就要喝茶,城主的茶苦涩得让最光阴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味觉: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刺激这么苦涩的味道?成长的滋味也太可怕了,可是他已经说出口,那岂不是之后日日都要面对着这样的茶了?真不清楚城主和饮岁是怎么忍下来并且还能够喝得那么自然。

被最光阴用带着点钦佩的目光看着的城主和饮岁自然是能够明白他在想什么,那杯特制的茶给最光阴带来的阴影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但是他们都没有戳破这个谎言,维持着最光阴心中“非常厉害的大人”的形象。

“必须要喝掉,因为你是大人了。”饮岁说。

“不可以再偷跑掉~”城主愉快地补刀,顺带看着最光阴一下子愣住的可爱神色。

“——我不要!”说完最光阴转身就跑,“一口都不要!”

“唉、唉别跑啊?你不是刚刚练完刀吗,休息一下啊,最光阴!”饮岁看到最光阴噌得一下就溜没影也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最光阴这么怕苦,他只是开开玩笑就把练刀练得疲累的人吓到精力满满。他转头看着一脸悠悠然的某始作俑者:“城主都怪你!这么吓他干什么,这才刚刚练完刀,怎么都不休息一下就跑,唉!”

自觉地代入奶哥哥人设的饮岁面无表情地吐槽:他真的不想喝我们也不会强迫,干什么跑那么快,他反悔一下不那么想要长大出去不就好了。

城主:要不你去看看他?

饮岁点了点头就往最光阴离开的方向找去。

翡冷翠花园里除了云海就是花,绵软的云海和新开的百合花晕散着温柔的氛围,最光阴的确是累了,他自知跑不过饮岁,于是他蹲在云海和百合花里,借着自己的银发让自己贴近开放了的百合。为了看起来更相似,他把之前自己嫌弃太文质所以改别在小披风上的蝴蝶扣顶在发上,伪装自己也是一朵百合花。

小孩子扭扭捏捏地蹲在花里,双手捂着眼睛,好像这样就可以看不到来人了。

饮岁心中憋着笑,城主只是让他来看看最光阴,可没有下命令把最光阴带回去,既然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已经足够交差了。

饮岁回花园之前又看了眼最光阴,小少年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嘴,看起来脸色红扑扑的好不辛苦,再忍下去估计也快站不住了吧。现在阳光那么好,他就不去惊动那朵小百合花了。

 

百合的香气逸散而出,热烈又鲜活,背景是永远温暖、看不出季节的晴天。

怕苦茶的小少年终于长大,带着他的刀和对苦境的期待出发了,被风吹起的长发宛若盛开的花朵。

那株银色的百合在苦境里,不知道要继续蹉跎多少个轮回。城主也不太清楚最光阴多久没有回到时间城,或者回到时间城就直接交付任务匆匆离去,翡冷翠花园里再也看不到那个少年的身影,就连百合花都开得寂寞,百合的芬芳在一如多年前的晴天下显得疲软。那一年的曦辉从花园里掠过,落在小少年伪装的蝴蝶扣上,潋滟出干净纯粹的流光,被风捎来的时间树叶和百合花瓣落在小少年的发上、衣襟上。那个时候小少年才刚刚领教过苦元茶的厉害,看到苦元茶直接和大人们玩起了捉迷藏,索性他还未长高,直接躲进新移植过来的百合花丛里。

这样蹩脚的伪装怎么会瞒过城主呢,就连饮岁也早就发现,他们心照不宣:饮岁随意地转了转就回来交差说没有看到人,城主呷了口茶也没有追究,只有小少年顶着之前被自己一直嫌弃的银质蝴蝶扣对于自己“逃过一劫”而感到轻松。

何必拆穿呢。只要最光阴在时间城,他就不会遇到任何的灾厄,苦元也是不必要的。那张伪装着冷淡的脸上露出因为这些小事情而感到庆幸的表情,就足以让城主愿意陪他继续玩下去。

想来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城主在某日饮岁问花园中是否要更新花种的时候,又想起小少年踏着花开的时间离开,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银色的百合。”

“城主!”饮岁炸毛,作为辛辛苦苦不摸鱼好好工作的光使,他自然比起城主要辛苦一些,“这个世界上哪有银色的百合花?不要随随便便给别人增加工作量啊!”

这个世界上当然没有银色的百合花。

唯一的那朵已经不在时间城了。

他遇到过很多人,多到城主已经鲜少回去记住来人的模样。很多人希望可以和时间交易,最后也不过是被时间吞没,成为了茫茫时间里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很多人不由自主或者没有任何意识地陷进时间的洪流里,不管多么惊才绝艳的人也不过是时间树落叶上一小条的叶脉。

微不足道,甚至不如时间树颤动时候的轻微的声响。

“最光阴。”时间城主呼唤他的少年,而少年用坚定的目光回应他,好像绝对不和时间妥协,一定要从看不到尽头的时间里再去补全未见到的一面。

少年虚弱得像是即将虚化的时间树的落叶,在他的怀中也有几分将要消散的脆弱。

“值得吗?”城主不知道是问少年还是问自己,为了苦境的一段缘分,值得吗?值得挖心,值得被时间束缚,值得一轮又一轮看不到尽头的等待吗?

温暖的手抱着少年,那在怀中即将消散的人被时间生生定住了形体,再渐渐地缩小。那眉眼尚且稚嫩如同未开的花蕾,却再也没有曾经的温度,只有不近人情的冷意。

空气中的花香颓败而糜软,好像一夜之间褪去了所有的生机,花园中的花朵凋零得突兀又理所应当。

城主愣了片刻,这种介于惆怅的情感稍纵即逝,很快他又是一副揶揄的口吻:“是啊,世界上哪有银色的百合花呢。换上新的百合就行。”

至于那株银色的百合,迷失于轮回的少年,终有一日要回归。

届时,这个花园里的花朵都应该开好了,就如同他离开的那一日,热烈又盛大。


最光阴

背来背去,抱来抱去,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背来背去,抱来抱去,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周卿周
幻想着你的影子 包裹着我的相思...

幻想着你的影子

包裹着我的相思


狗狗别哭了,他回来了

幻想着你的影子

包裹着我的相思


狗狗别哭了,他回来了

heartone

微博有抽奖,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_(:з」∠)_

微博有抽奖,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_(:з」∠)_

皮皮虾的尾巴QAQ
此刻,一只超凶的小王子走过来:...

此刻,一只超凶的小王子走过来:我超凶的。快说,你有看见我的小蜜桃吗?

此刻,一只超凶的小王子走过来:我超凶的。快说,你有看见我的小蜜桃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