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最后之作

10.3万浏览    1959参与
井川奈良
新年快乐!本来是打算8.31发...

新年快乐!本来是打算8.31发的拖到现在()

新年快乐!本来是打算8.31发的拖到现在()

巧克力三三
快放假了摸个最后之作(σ・ω・...

快放假了摸个最后之作(σ・ω・)σYO♪

第一次发布作品,希望有人喜欢(//∇//)

快放假了摸个最后之作(σ・ω・)σYO♪

第一次发布作品,希望有人喜欢(//∇//)

一只Akuma

不要以为这么快就能哄好我!

misakamisaka有些傲娇地说

不要以为这么快就能哄好我!

misakamisaka有些傲娇地说

TatyanaKun

尝试推一下盘全盘1612可拆不包邮!!!

部分要捆!!

接tag一方通行/御坂美琴/食蜂操祈/白井黑子/上条当麻

尝试推一下盘全盘1612可拆不包邮!!!

部分要捆!!

接tag一方通行/御坂美琴/食蜂操祈/白井黑子/上条当麻

TatyanaKun
出lo最后之作last ord...

出lo最后之作last order小盘不拆不包邮

内涵一点点一方通行最后之作/通禁谷,有捆已经在图片里了(捆物有点伤)全部554不包邮

借tag魔法禁书目录/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某科学的一方通行/一方通行/最后之作

出lo最后之作last order小盘不拆不包邮

内涵一点点一方通行最后之作/通禁谷,有捆已经在图片里了(捆物有点伤)全部554不包邮

借tag魔法禁书目录/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某科学的一方通行/一方通行/最后之作

独耳兔666

又做怪饭

果然还是觉得大霸星祭条被抓去打架了好惨好可惜

lo:什么叫上一最佳助攻啊?

又做怪饭

果然还是觉得大霸星祭条被抓去打架了好惨好可惜

lo:什么叫上一最佳助攻啊?

独耳兔666

画的很烂也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画了一些我喜欢的一家四口)

画的很烂也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画了一些我喜欢的一家四口)

雄峙天东jr

第11话-灾厄的镇魂曲

英国清教的最高主教迪翁·福春正在房间里摆弄着塔罗牌。

深深担忧的白衣修女茵蒂克丝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茵蒂克丝修女啊,你也患了失眠症,睡不着吗?”

尽管这段时间被杜罗森所制造的全球混乱而烦恼,福春还是心平气和的试图劝慰本教的信徒。

“最高主教,是不是学园都市陷入空前的危险了?”

福春沉默了几秒之后,点了点头。

“没错,杜罗森的疯狂和暴虐,令所有国家和势力都彻底震惊了。他是下定了决心,要将科学力量的轴心,从地图上彻底抹去。学园都市,已经被重重包围,连逃都已经无处可逃。”

茵蒂克丝紧张的追问:

“那么,没有别人能够阻止他了吗?学园都市里的人们会怎样呢?”

“现在情况...

英国清教的最高主教迪翁·福春正在房间里摆弄着塔罗牌。

深深担忧的白衣修女茵蒂克丝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茵蒂克丝修女啊,你也患了失眠症,睡不着吗?”

尽管这段时间被杜罗森所制造的全球混乱而烦恼,福春还是心平气和的试图劝慰本教的信徒。

“最高主教,是不是学园都市陷入空前的危险了?”

福春沉默了几秒之后,点了点头。

“没错,杜罗森的疯狂和暴虐,令所有国家和势力都彻底震惊了。他是下定了决心,要将科学力量的轴心,从地图上彻底抹去。学园都市,已经被重重包围,连逃都已经无处可逃。”

茵蒂克丝紧张的追问:

“那么,没有别人能够阻止他了吗?学园都市里的人们会怎样呢?”

“现在情况非常凶险,学园都市在陷入围城之后,已经请求了全世界多个国家的救援。可是,杜罗森的能力者军团,其数量和强大程度,超过了人类历史上所有军队的纪录。连续几次惨痛的全军覆没之后,已经没有援兵肯来了。而以杜罗森对于科学世界的病态仇恨和敌视,这座城市沦陷的话,所有的人一定会被他····”

茵蒂克丝沉默的看着脚下,咬着嘴唇,她现在多么想去救助那些陷入绝望围城的人,可是作为英国清教重要的【禁书目录】,她不能轻易以身犯险。

迪翁·福春盯着面前的修女问:

“对了,茵蒂克丝,你怎么突然想起问学园都市那边的事情了?”

茵蒂克丝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学园都市,是当麻一直居住的城市。现在陷入了这样的危险,当麻一定也会很难过吧。”

“是啊····毕竟也是茵蒂克丝你居住过的地方····”

正在这时,迪翁·福春的通讯塔罗牌一下子亮了起来。

“这是····有讯息传来了吗?”深夜有人来联络,令福春感到莫名惊讶。

“最高主教,那我就先出去了。”

茵蒂克丝礼貌的退出了房间,她知道,一定是有十分重要的讯息,自己还是不要待在房间里听比较好。

在房间里,福春接听了塔罗牌里的声音。

“哈哈哈哈,大主教,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无能的英国清教办不到的伟业,是你这个懦弱胆怯的领导者办不到的伟业。我,原英国清教的枢机主教,瓦伦多拿·杜罗森,现在可是在书写一段永载史册的改变人类未来的光辉一页!”

杜罗森敢于直接这样挑衅,自然是有底气,他知道,对方根本找不到自己,这种通讯灵装,被杜罗森使用了反追踪术式,他可以藏在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和迪翁·福春通话。

怒气涌上心头的迪翁·福春厉声斥问:

“你···你是强行用地脉的魔力,利用了学园都市的那些研究成果析出的能力开发原理,把那些没有开发过能力的普通人,作为了工具和载体,来给你充当牺牲品和炮灰!你这个败类!”

“哈哈哈哈哈,你说的一点没错,不愧是最高主教,和高手说话就是轻松!不过呢,这些异教凡人能够为这场摧毁科学世界的最雄伟的战役所用,那是他们的光荣,你应该为他们感到高兴才是。”

迪翁·福春咬紧了牙关:

“你不可能不清楚,用这种方式强行让他们获得能力,是把生命作为燃料的透支。这些能力者军团,恐怕全部只剩三个月到半年的生命了,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他们能活到战争结束!而你却欺骗了这些人,让他们心甘情愿做你的棋子!”

通讯灵装的另一头,杜罗森嚣张的摆弄着塔罗牌:

“那又如何?只要消灭了学园都市这个异教,让被亚雷斯塔人为分裂成科学和魔法两个阵营的世界再度统一,这些凡人不过就是将来史书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数字而已。你以为这些炮灰都是怎么来的?他们全都是那些被不断扩张和野蛮霸陵的学园都市所伤害过的那些国家的普通人,对于他们来说,早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失去希望,所以才会愿意为我所用。难道你不觉得,我是在给这些废弃品一个实现最大价值的选择吗?”

迪翁·福春的手紧紧攥着通讯塔罗牌,那张卡牌已经被捏的近乎变形:

“如果仅仅用日本地层之下的地脉魔力,根本不够制造和维持20万人以上的能力者军团,你竟然把这个星球的地脉分布都更改了!”

“不错,聪明。现在这个星球的地脉,大部分都被我聚集在了日本四岛的地下,这可得好好感谢你们英国清教,用了那么多人力,绘出了整个星球的地脉详细分布图,让我省了不少的力气。”

“对整个星球的地脉动手脚,这种庞大的术式只要稍微有一点不慎,这个星球就会裂成两半甚至更多碎片,你为了你荒唐的野心,把整个人类文明都视同你的筹码和玩物!”

“你说对了!与其任由亚雷斯塔的后继者们,一点一点用[科学]蚕食这个世界,那就不如干干脆脆毁掉还痛快些。明白了吗?你要恨的话,就恨学园都市之中那些抵抗者吧,就是那些卑微的异教凡人为了苟求自己活命,一直不肯乖乖投降受死,才会让这场战争到现在还在僵持,这些不识时务的抵抗者,才是为了自己的生存私欲阻止世界净化的蛀虫,让世界处于毁灭边缘的败类和垃圾。”

直至现在,迪翁·福春终于明白,一个掌握空前力量的疯子,是多么的可怕。

在大教堂的外面,茵蒂克丝忧郁的望着夜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肩膀上,一个身高15厘米的妖精,已经站在了白色修道服布料上。

“你是在担心那个人类,对吧?”

茵蒂克丝与肩膀上的同伴对视了一下:

“是啊,当麻一直都是这样,总是擅自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总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欧提努斯,你也是在担心当麻?”

“可不仅仅是这样!”欧提努斯赌气的说。“作为本神的理解者,他总是不想让我跟着他一起去战斗的地方!自己去拼命,而让别人独自待在安全之处,这才是最让人火大的!”

茵蒂克丝点了点头: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啦。可是,当麻的身边,有短发女一直跟着呢。我想当麻应该也不会孤独吧。”

欧提努斯在同伴肩膀上不甘心的跺着脚:

“真是的,最后本神还是把理解者输给那个平平无奇的雌性人类了!”


时间再度回到现在。从伦敦来到学园都市的茵蒂克丝和上条水贩。

在走出学园都市机场的时候,上条水贩面对着这座科技之城奇幻的情景,兴奋的大喊:

“主教,这就是科学世界的深处吗?感觉进入了童话一样!”

相比于水贩,过去曾经在这座城市生活过的茵蒂克丝,异样的兴奋感并不比水贩少。因为学园都市的科技发展速度,早就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十年前的学园都市机场,与现在也早已不是一个模样了。

清扫机器人在街道上穿行,让这个茶发男孩惊慌失措的大喊:

“哇,这些白色的精灵在追我!主教,救命啊!”

“不用怕啦,水贩酱,这些只是清扫用的装置而已啦。”

茵蒂克丝主教一边说着,一边愣住了。其实这个男孩的表现,她也能理解得了,毕竟,自己第一次在那个少年的走廊中,被这种清扫机器人追着跑的时候,大喊着那个少年的名字求救的时候,不也是这样不知所措的样子吗?没有见过这些东西的机械白痴,反应大抵都是这样的吧。

终于,在一台自动贩卖机前,气喘吁吁的茶发男孩靠着机器蹲下。

“好渴啊,在飞机上喝的水太少了····”

茵蒂克丝走到了贩卖机前,比这个孩子略微多一点知识的白衣主教,一脸自豪的说:

“这个东西,本主教会用哦。我就来帮你解决难题吧。”

可是掏出小布包后,茵蒂克丝才发觉一个问题:

“这里面的硬币,好像都是英镑诶···来之前,居然把兑换货币的事情忘了呢。”

正在两人一筹莫展之时,一个茶发的姑娘走了过来,面露意味不明的笑容,伸出手,从手心冒出了电流,对着贩卖机开始操纵。

随后,十分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没有投入硬币的贩卖机,咕噜咕噜掉出了两罐饮料。

“来吧,虽然做不到姐姐大人那么夸张的程度,但是对二位来说,也足够喝了吧。御坂御坂得意的向客人们炫耀着科学力量的技能。”

茵蒂克丝看着这个女孩熟悉的面容,一下子认了出来:

“你是····不对哦,好像也不是那个冰山美人····你也是妹妹?”

“没错哟,御坂的代号为【last order】啦,御坂御坂报上自己的身份。”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毕竟姐姐大人的孩子被带过来,御坂当然要来迎接啦。御坂御坂阐述着作为长辈的责任感!”

一边说着,茶发姑娘从口袋里取出两枚硬币,放进了贩卖机里。然后对着正在畅饮柠檬汁的上条水贩说:

“记住哟,水贩酱。购买东西是一定要投币的,现在学园都市的贩卖机,已经有很强的追踪能力了,不劳而获领取饮料的事情,已经不能再做了哟。御坂御坂履行着长辈的教导责任。”

“可···可是为什么阿姨投了硬币还要用刚才的魔法获得饮料呢?”

戴着小十字架的茶发男孩,疑惑的问着这位初次相见的小姨。

尴尬的最后之作摆弄着手指说:

“哈···哈哈···没什么啦。御坂御坂否认着自己在小孩子面前耍帅的想法。”

最后之作看着眼前的水贩,以神秘的微笑故意问了问这个小侄子:

“水贩酱,你知道自己的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我的名字···这个我倒没想过啦,我对日文也不太了解的,上条水贩这个名字,是妈妈给我起的吗?”

“哼哼····想知道的话,明天见到你妈妈可以问一问哦。御坂御坂故意对你卖着关子。”

年仅7岁的上条水贩,无论如何想不到,眼前的自动贩卖机,就是问题的真正答案。在学园都市的自动贩卖机还做不到屏蔽偷窃饮料这一点的时候,他的爸爸和妈妈,当年的那个倒霉刺猬头少年,和哔哩哔哩的放电少女,就在这么一台无故吞钱的机器前,所发生的两千日元引发的故事,让一场感天动地的拯救行动展开的故事。

西勺不颠勺
一些lo的天堂罢了 失踪人口回...

一些lo的天堂罢了


失踪人口回归

每次画风都不一样…

一些lo的天堂罢了


失踪人口回归

每次画风都不一样…

雄峙天东jr

第10话-灾难的开幕式

在上条当麻和御坂美琴离开学园都市的一年之后。

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亚沿岸,一座小屋之中,已经成功从英国清教学成毕业的专业女仆,土御门舞夏,正在非常温柔的呵护着面前已经哭了半天的小婴儿。

“钢桥酱最乖了,来,听阿姨的话,一定要好好睡,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会回到你身边了哟。”

不足1岁的上条钢桥,已经是好几次经历这样的不安和忐忑了,不过这个尚未懂事的孩子,已经习惯了舞夏的照顾。他闭上了眼,在舞夏的抚摸下渐渐平静下来。

舞夏看着怀里的婴儿,不安的望着窗外:

“真是的,上条那家伙,还有美琴,又一次去做这种冒险的事情了,好歹要为自己孩子的成长考虑下吧,要是你们有个什么意外的话··...

在上条当麻和御坂美琴离开学园都市的一年之后。

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亚沿岸,一座小屋之中,已经成功从英国清教学成毕业的专业女仆,土御门舞夏,正在非常温柔的呵护着面前已经哭了半天的小婴儿。

“钢桥酱最乖了,来,听阿姨的话,一定要好好睡,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会回到你身边了哟。”

不足1岁的上条钢桥,已经是好几次经历这样的不安和忐忑了,不过这个尚未懂事的孩子,已经习惯了舞夏的照顾。他闭上了眼,在舞夏的抚摸下渐渐平静下来。

舞夏看着怀里的婴儿,不安的望着窗外:

“真是的,上条那家伙,还有美琴,又一次去做这种冒险的事情了,好歹要为自己孩子的成长考虑下吧,要是你们有个什么意外的话····”

澳大利亚毕竟是英联邦的53国之一,因此尚在英国清教保护范围之内,但是,清除杜罗森在世界其他地区的据点,可是一个相当危险和辛苦的任务。

这种最不讨好的事情,会落到谁的身上,这早已经是不必多言的惯例了。

同一时间,越南西贡的某处隐秘教堂之内。

“美琴!小心!”

上条当麻接连打倒了两个魔法师,转过来奔向被六名魔法师包围的美琴支援。

而在美琴的身体周围,中心开花的散射出强大的雷电利剑,将这些小喽啰们瞬时全部击倒。

“真厉害,不愧是我的美琴宝贝!”

“说···说什么呢笨蛋,人家····会受不了的····”

上条当麻带着美琴沿着教堂的走廊,一直走到了尽头的门前。接着,以直觉判断出眼前状况的上条当麻,伸出右手放在门上。然后,是一阵破碎的声音,隐形的无法可见的魔法阵,在两人的面前显现,并瞬间碎掉。

美琴心有余悸的庆幸:

“好险呐,刚才如果直接推门的话····”

上条当麻将门推开,而在里面的宽阔房间里,一个少年站在那里。

“夏奇····”

御坂美琴看到自己在暗部【血色幽灵】的同伴,本能的不适感再次涌了上来,毕竟,自己近乎疯狂的罪恶,这个少年是协同参与者,也是见证者,从他的身上,直接就能够感觉到丧失了作为人的特性,散发着嗜血和冰冷的恶心。

“哎哟哟,美琴队长,真是有幸又见面了啊。你们夫妇两个居然从巴西追到越南,接连捣毁了我们9个秘密教堂据点,看起来,你们是存心活够了。”

夏奇的双手,开始发生变化,从正常的人类手臂,变成了白色的巨大双翼。他目光之中,已经露出了要直接将面前的眼中钉彻底清除的杀意。

“到此为止了,夏奇!”

美琴以10亿伏特最高的强度,释放了强力的连发雷神之枪。

夏奇完全没有任何的惊慌,他挥动手臂化成的白翼,直接将雷神之枪完全挡开,教堂的半边直接在雷电中崩塌,而白翼后面的夏奇,却根本毫发未伤。

“怎···怎么会···这样····”

美琴震惊错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年,既熟悉,又万分陌生。她能够确认,夏奇没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在100多次的共同暗杀和屠灭行动中,夏奇最多只表现出过level3的能力,非常初级的【物质重构】。而眼前夏奇所表现出的,超出自己认知的物质系能力,在学园都市,应该只有一个人····

“不错,这是第二位才有的能力,独一无二没有下位的【未元物质】。不过呢,对于同一系能力者的我来说,用上一点手段的话,还是能够勉强做到的。美琴队长,你现在还把我当成小喽啰的话,那可是大错特错了。”

夏奇挥动着白色的未元物质羽翼,朝着美琴冲了过来。

“美琴!”

上条当麻奋不顾身冲了过来,伸出了右拳。

在右拳与白翼接触的刹那,未元物质羽翼碎裂开了,夏奇的手臂恢复了原状,而在羽翼碎裂前的一瞬,上条的右手还是被割伤了,鲜血从伤口大量流出。

“当麻!”惊慌的美琴看到爱人受伤,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抱住受伤倒下的当麻。

不过,夏奇也把另一只手臂恢复了原状,表情难受的握着刚才被上条用右手消除了异能的手。看起来,这种获取力量的捷径并非没有代价,和真正的能力者本人相比,必定会有别的缺陷。

美琴怒视着夏奇,可是夏奇却一点没有畏惧或者惊慌。

“哼哼,这可全都要怪你哦,美琴队长。如果不是你那么拼命,为杜罗森大人杀了那么多人,获取了学园都市的所有宝贵的研究样品,我们一伙人可是绝对无法这么便捷的获得现在的力量。我获取的不过是一点皮毛,而杜罗森大人,可是已经强大到超出你们这些凡人的浅薄认知了。你,还有你的恋人,全都要死,这就是我给你的报答!”

夏奇挥动着短剑,将自己的演算力开到最大,准备用物质系顶点的能力,将面前的二人全部变成沙子。

很快,夏奇周围的一切物品,都已经开始变成沙子,然后被风吹散!这种恐怖的无形攻击,开始慢慢向当麻和美琴逼近。

万分危急中,受伤的当麻忍着剧痛站起,挡在美琴的面前,伸出了右手。

坪!一声过后,沙化完全停止了。

“美琴!就趁现在!”

终于回过神来的美琴,释放了强力的电流。

“啊!!!!”

夏奇被电流贯穿了身体,意识渐渐模糊的倒下。

不过,这一下大概是不会出人命的,这是美琴杀了600多人后,已经形成的成熟经验。

而上条当麻,也终于因为负伤和体力不支倒下,美琴跪在当麻的面前,十分煎熬的看着当麻的身体。

“对不起···当麻···我····我只会给你造成麻烦····”

美丽的妻子,将悔恨的泪水洒在了丈夫的身上。

忍着剧痛的上条当麻,拼命挤出一个笑容:

“不···不要这么想···美琴,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将这个用数百个无辜越南居民作为牺牲品的据点端掉,你救了很多的人。”

“可···可是你每一次都伤成了这样啊,我不想再看到你因为我的过错····”

虽然右手已经负伤,但当麻还是伸出左手,抚摸着美琴的头。

“而且···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得不到钢桥酱,是你将上天的馈赠给了我,美琴。”

伤痕累累的上条当麻,幸福的躺在妻子怀中,看着她泛起红晕的脸。


学园都市的警备员总部里,负责监控城市围墙的女队长,铁装缀里,惊慌的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不好了,各位!现在整个学园都市的围墙,都遭受了不明敌军的大规模进攻。”

正在开会的各个警备负责干员,马上把会议室画面切换到了外围围墙的拍摄画面,然后所有的人都彻底惊呆了。

学园都市自建立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规模的入侵者,敢于这么明目张胆的突破围墙进行悍然入侵!

在学园都市的边界,防卫部队已经出动了所有的战斗机,对入侵者开始了扫射。

而警备员部队发现,这些着装并不统一,没有专业武装的人员,看上去像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入侵者们,却每一个都是怪物。

在第11学区的围墙外,一名小混混打扮的青年,看着从学园都市飞出来的三架强力战斗机,微微一笑,伸手操纵空气气流,凭空制造出了猛烈的空气风暴,将三架战斗机在空中碾碎。

“干的好!”

“伙计们跟着冲啊!”

身后数以百计的入侵者不要命的冲向防守重重的围墙。

在第20学区靠近围墙的街道上,风纪委员们正在被数倍的敌人们打得节节败退。

一名戴着风纪委员袖章的初中生少女,使用磁力抬起了损坏的汽车残骸,撞向带头的入侵者,一个其貌不扬的大妈。

而重达两吨的废弃汽车,却一下子被高温融化,迸射出去,烧毁了附近的好几处房屋。

“最后之作!快撤退吧!这种情况,不是我们风纪委员能应付的,撤退到警备员的防线内吧。”

面对同伴的劝说,茶发的女孩镇静的说:

“这个地方的同学们还没有全部撤离,御坂建议你们先带着他们转移。御坂御坂表明了自己垫后的决心。”

“真是的!你这家伙!”

其他风纪委员们只能在极度危险之中,拼命保护着大家撤向警备员布置的第二层防线。

在某处堡垒监狱的特殊房间里,一方通行理事长看着用滞空回线传过来的数以百计的影像,表情一下子严峻起来。

而屏幕上,又打开了一个声频联络窗口:

“理事长先生,这里是第4学区负责人,桥国亮太。现在已经确认了外部通讯联络,学园都市在世界各地的外部派驻机构,大部分已经发来了遇袭的消息。”

一方通行低声怒骂:

“该死,居然在全世界都挑起了战争的事端!”

云川芹亚走进了学园都市某处大楼的指挥室:

“贝积理事,现在从外围围墙入侵的敌军,估算数量不少于20万人!”

贝积继敏看着自己面前的紧急报告书,意识到了问题的可怕。

学园都市的面积,大概720平方公里,由于城市辖区是正圆形,因此,围墙的周长大约90公里左右。从敌人的数量计算,可以说整个围墙的每一个地点,都一定已经遭到攻击了。而学园都市自己的防卫力量,风纪委员加上警备员,只有对方的五分之一。

现在的状况,已经相当明了了。这不是简单的挑衅或者试探,这就是一场,以彻底攻陷和毁灭学园都市为目的的大规模全面入侵。

在第18学区的一片空地上,一群风纪委员们,正在愁眉苦脸的思考着现在的形势。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雾丘女子学院制服的少女,瞬移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白井前辈!”

这些第一次遇到这么大危局的新人们,围在了白井黑子的身边。

“情况怎么样?外围是不是已经被攻破了?”

一名女孩子表情惊惶的说:

“白井前辈,这一次的敌人,强的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另一个少年也慌张地说:

“这一次的对手,看上去全都是普通的平民,而且有不少都是成年人,不像是经过了能力开发。可是,他们却好像集体都是可怕的能力者。”

“是呀。我们所遇到的敌兵,好像任意一个,都是level3以上的强度,远远超过了我们风纪委员的平均战斗力!”

白井黑子看着面前这些比自己还青涩稚嫩的后辈的面孔,握起了拳头。

“那好,这一次,我个人宣布,白井黑子重新归队,再次作为风纪委员的一员,和你们一起作战!”

“真···真的吗?”

“小傻瓜们,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呢?带着你们你们新人入队训练的那么长时间,我白井黑子有对你们失信过一次吗?”

在前辈的鼓舞下,大家再次燃起了斗志:

“我们不会放弃的,有白井前辈在,我们要将风纪委员的职责履行到底!”

而在第3学区,围墙已经被入侵的能力者完全毁坏,大量的入侵者正在进入学园都市。

挡在数千名来源不明的能力者军团面前的,是仅仅几百名的警备员。

“记住,我们是这座城市的守护者,承担着保护孩子们的责任。无论如何,我们的阵地绝不能丢失,哪怕到最后一人!”

“明白!”

在队长的激励下,这些警备员们,将枪支的火力拉满,开始了对于这些可怕的入侵者进行的,明知徒劳但仍然义无反顾的反击。

从这一天开始,炮声、鲜血和残垣断壁,将成为学园都市漫长的围困防卫战的主旋律。

阿星星星
没赶上晚了一天 背景是照片改的

没赶上晚了一天 背景是照片改的

没赶上晚了一天 背景是照片改的

Ting

如往

もも

假如理事长出狱了(×


“御坂要留长发!御坂御坂向你宣布此重大决定!”

“?”一方通行一手撑着头,看了一眼最后之作,淡淡道:“随你。”

“欸——?这和御坂想的不一样,御坂御坂以为你会反对。御坂御坂慎重思考是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啊,你这个小鬼。”一方通行叹了一口气。“已经决定好的东西,我反对了也没用吧?”

“哎,真是令御坂失望。”番外个体不停的换台,使劲玩弄着遥控器——这似乎也体现了此时她不平静的内心。“御坂还以为会有一场亲子大战。”

“然后?”

“然后,御坂就可以带着姐姐逃家啦!”番外个体抛出遥控器再稳稳接住,视线也随之上下移动。

“看来你...

もも

假如理事长出狱了(×




“御坂要留长发!御坂御坂向你宣布此重大决定!”

“?”一方通行一手撑着头,看了一眼最后之作,淡淡道:“随你。”

“欸——?这和御坂想的不一样,御坂御坂以为你会反对。御坂御坂慎重思考是哪里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啊,你这个小鬼。”一方通行叹了一口气。“已经决定好的东西,我反对了也没用吧?”

“哎,真是令御坂失望。”番外个体不停的换台,使劲玩弄着遥控器——这似乎也体现了此时她不平静的内心。“御坂还以为会有一场亲子大战。”

“然后?”

“然后,御坂就可以带着姐姐逃家啦!”番外个体抛出遥控器再稳稳接住,视线也随之上下移动。

“看来你还挺认同这里的。”

“?御坂说错了,御坂要说的是,御坂要带着姐姐逃出生天!”

“嗤。”理事长不置可否的哼笑一声,推开身前桌面上视野范围内的文件,走进了卧室。

“走吧。”再次出来时,他已经套上了一件外套。

“去哪里捣乱?御坂要一起去!”番外个体迅速从刚刚说错话的萎靡不振中抽离出来,重振旗鼓。

“你在说什么胡话啊。”一方通行露出无语的眼神。“快点走吧。”

“真的带御坂?!”

此时,理事长的嘴角似乎细微的抽搐了一下。“是啊。”

“那,是什么事情呢?御坂御坂好奇的询问道。”

“去穿外套了?”

一方通行检查了一下最后之作的衣服。

“好了。”

“所以到底是要去哪里啊?”

“…去买点东西。”

“那你这个理事长当的真是失败。”

“随你怎么说。”




“这里是地下街?御坂御坂发出故地重游的感叹声。”

番外个体看着一方通行阴下来的脸色放声嘲笑。“哈哈哈哈御坂最喜欢看你吃瘪的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学园都市的理事长大人目不斜视的从番外个体的面前走过。

最后之作紧随其后。

番外个体不屑的撇嘴。“什么啊,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也不让我说。御坂唾弃你的回避态度。”说着,认命的跟上。

“不会再有下次了。”算是对这句话的回应,一方通行说道。

然后拐进一家店。

“你对地下街的地形意外的熟悉呢!御坂御坂夸赞道。”最后之作努力的踮起脚张望,想看上层货架的货品。

“这个看起来很有趣。御坂御坂自认为增长了见识。”

“唔,小鸡蛋糕——御坂御坂感到有一点饥饿,于是打算叫上那个人——欸?不见了!”

“是移动钱包吧,”番外个体毫不留情的吐槽道。“在哪里。”她扬手一指。

最后之作从货架的另一边跑了过去,番外个体也露出了像是打算使坏的恶劣表情。

“呼!御坂御坂像一只鸟一样飞向你!”最后之作飞扑上去,把提着一个小篮子的身形单薄的第一位撞的一个踉跄。

最后之作也没有想到真的会撞到这位平日一直保持警觉的理事长,急忙表达歉意的同时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一方通行这么认真,快摔倒了篮子仍然稳稳的提在手里。“非常抱歉真的恶作剧到你了,御坂御坂非常担忧的关心你的状况——没事吧?”

番外个体仗着个子比最后之作高,凑近一方通行看篮子里的东西,然后出声吐槽:“又是这种幼稚的东西,像魔咒一样。御坂嫌弃着自身捏着基因。”她环视一周:“啧,这家店里面的这玩意都让你包圆了吧,御坂对你的差别对待感到恶心。”

一方通行提了提篮子,非常淡定。“那你就放下手里的东西。”

番外个体怔了一下,随即紧紧捏着手里的跳子挂坠。“御坂拿到了就是御坂的!御坂为自己争取权益!”

一方通行转身走向柜台。

“欸?”番外个体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的跳子。

最后之作不忍直视番外个体的表情,“让你拿走了的话,就是说原本就是买给你的啦。御坂御坂感叹着下位个体的无知。”她小跑着向店门口奔去。

番外个体也向门口走去。“一方通行的羊毛,不褥白不褥!”



憋了好久——

沉默的修正带
快加入我们美丽的QQ群一起吃谷...

快加入我们美丽的QQ群一起吃谷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这美丽的通禁还不快冲!人越多越好啊越有可能便宜啊!

快加入我们美丽的QQ群一起吃谷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这美丽的通禁还不快冲!人越多越好啊越有可能便宜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