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最后生还者2

1824浏览    62参与
奇蹟巍巍,一秒變A

親愛的baby girl

身為一代粉,TLOU2的狗編劇太噁心人了,我第一次因為遊戲而感到強烈想嘔吐的欲望,而且這欲望還沒有因為流程演進減緩,用我喜歡的某位實況主說的:TLOU2就像是你單獨把滷肉飯、雪花冰、臭豆腐、小籠包拿出來看都很好,但是他就偏偏要全部拿來打成汁在逼你喝下去一樣,這TM比屎還可怕!!!!

跟小夥伴咆哮了一天依然胸悶頭疼,決定短打一波段子來舒緩自己的情緒,不想被劇透或是跟狗編劇一樣腦迴路的就不要往下看,謝謝。


[图片]


一聲驚呼,不但驚動了棲息在枯枝上的野鴉,更是引起了血親的注目。


「喬爾?」湯米警戒的將槍上膛,他不確定那聲驚呼是不是因著哪裡...

身為一代粉,TLOU2的狗編劇太噁心人了,我第一次因為遊戲而感到強烈想嘔吐的欲望,而且這欲望還沒有因為流程演進減緩,用我喜歡的某位實況主說的:TLOU2就像是你單獨把滷肉飯、雪花冰、臭豆腐、小籠包拿出來看都很好,但是他就偏偏要全部拿來打成汁在逼你喝下去一樣,這TM比屎還可怕!!!!

跟小夥伴咆哮了一天依然胸悶頭疼,決定短打一波段子來舒緩自己的情緒,不想被劇透或是跟狗編劇一樣腦迴路的就不要往下看,謝謝。













一聲驚呼,不但驚動了棲息在枯枝上的野鴉,更是引起了血親的注目。


「喬爾?」湯米警戒的將槍上膛,他不確定那聲驚呼是不是因著哪裡潛伏的敵意,但仍不影響他一邊戒備一邊關心。「怎麼了?」


喬爾還沒自方才的夢境中回過神,仇恨的眼神、噴濺的血液、沾滿腦漿的高爾夫球桿,湯米的喊叫與依然在腦子裡迴盪的,屬於自己那個baby girl撕心裂肺的哭嚎聲重疊——這不應該,他的寶貝應該發出的是愉快的笑聲,古靈精怪的調侃聲,以及親暱又溫暖的歡語。


一邊想著自己難不成做了惡夢,卻又因為那悲痛欲絕的吶喊忍不住揪緊了韁繩,直到湯米擔心的吼了一聲,喬爾的思緒才勉強從那一灘好似腐臭淤泥的深淵裏拔出幾分,他看向湯米,故作鎮定的敷衍過去,卻又突然想起夢裡的片段,於是話風一轉說似乎聽到不妙的聲音,讓對方提高警戒,湯米見喬爾眼底浮現久違的,屬於過去那匹孤狼般兇狠的神情,不禁收斂幾分,嚴肅起來。


喬爾是個無神論者,自從莎拉死在他懷裡,他就再也不願將一切託付給那虛無飄渺的東西,連艾莉也是他親自握著槍,從一堆血肉中奪回來的,但是太過真實的畫面與疼痛讓喬爾甚至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腦子,直到確定自己的左腦還是原本的形狀才稍稍放心。


他不信神,但隨著與湯米逐漸前進,到後面暴雪混雜可怕的嘶吼聲接近,以及他彷彿重來一次般從某個怪物底下扯起了一個金髮女性。


當他們對上了眼,喬爾腦子裏瞬間被大量的畫面、聲音湧入,那是屬於一段自己沒來得及陪艾莉度過的可怕記憶,從艾莉的悲鳴開始到後頭的掙扎、苦鬥、懊惱與哭泣,甚至壟罩在幸福之上的陰影,喬爾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最親愛、最珍惜,放棄世界也要保護的女孩最後只能殘缺又傷痕累累的苟延殘喘,這一切的起因都只是他在夢境裏一個失誤導致。


喬爾不信神,他信自己。


一切發生在霎那間,喬爾毫不猶豫的將金髮女人扭斷了脖子,扔回怪物之中,趁怪物被屍體阻礙的時刻拉上湯米往記憶中安全的地方跑去。


湯米雖然驚訝但也沒多意外,甚至因為喬爾的決斷意識到來人似乎不是善男善女,他握緊槍緊緊跟隨著兄長的步伐,途中喬爾似乎對這裡十分熟悉,即使在風雪中依然找到了一個避難處,然而又巧妙的躲開了這避難所附近的人們,簡直像早就知道這裡有多少人似的。湯米與喬爾潛伏在某個能遮風的角落,他望向喬爾,用口型詢問對方打算怎麼做,喬爾的目光冷漠又毫無憐憫地注視因為找不到同伴而爭執的那群人,並不做聲只是抬手做了個手勢,便為這些成了困獸仍不自知的獵物定下了結局。


在末日裏存活的守則第一條:永遠不要對敵人手下留情。


就如同當初將他能毫不猶豫的殺了馬琳滅口,為了他的女孩,這一次自然也是一樣,為了他的baby girl,就讓一切醜惡掩沒在這場大雪之中吧。


畢竟家裡還有個人在等他回去。


我最親愛的寶貝。




游戏菌

由开发者上传的《最后生还者:第二部》艺术图和幕后影像。

废弃的都市,末日的荒凉,真是让人百感交集……

via.Artstation

由开发者上传的《最后生还者:第二部》艺术图和幕后影像。

废弃的都市,末日的荒凉,真是让人百感交集……

via.Artstation

浩

不吐不快,我讨厌这游戏的几个地方

有两个点是我特别觉得膈应的,其一是蒂娜带着艾莉飞叶子,其二是艾比和欧文那莫名其妙辣眼睛的床戏。这两点我没有看出任何必要性。

先说艾莉,乔尔是很惨,但我觉得艾莉才是最惨的。打完游戏我会庆幸乔尔死的早,他的人物形象没有被毁得太多。虽然一开始莫名其妙相信陌生人毫无戒备地被杀死也是挺崩的。艾莉和乔尔的矛盾也可以说是莫名其妙,明明一代艾莉就暗暗有所怀疑,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因实验而死,希望和乔尔一起平静地生活,而得知真相后责怪乔尔并说自己的人生意义被毁了这种话的反应很莫名其妙,被喷是白眼狼是很正常的。她原谅艾比这事也毫无逻辑。从剧情来说也是真的惨,现在越想越难受,编剧让她的父亲被杀,被蒂娜带着她飞叶子,好...

有两个点是我特别觉得膈应的,其一是蒂娜带着艾莉飞叶子,其二是艾比和欧文那莫名其妙辣眼睛的床戏。这两点我没有看出任何必要性。

先说艾莉,乔尔是很惨,但我觉得艾莉才是最惨的。打完游戏我会庆幸乔尔死的早,他的人物形象没有被毁得太多。虽然一开始莫名其妙相信陌生人毫无戒备地被杀死也是挺崩的。艾莉和乔尔的矛盾也可以说是莫名其妙,明明一代艾莉就暗暗有所怀疑,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因实验而死,希望和乔尔一起平静地生活,而得知真相后责怪乔尔并说自己的人生意义被毁了这种话的反应很莫名其妙,被喷是白眼狼是很正常的。她原谅艾比这事也毫无逻辑。从剧情来说也是真的惨,现在越想越难受,编剧让她的父亲被杀,被蒂娜带着她飞叶子,好友杰西被杀了,还要去心甘情愿地接盘,到最后不但被强行原谅的仇人,还没了两根手指,结果还被蒂娜抛弃了,只剩下她孤身一人,玩完游戏我心里特别难受。

再说艾比,这个角色是从外到内的不行。首先,外貌体型就不讨喜。我说她丑应该没有人有意见吧。还有她那身夸张的肌肉,现实中女性就很难练出那种肌肉,除非用药物激素。大多是练成艾莉那身肌肉,我很喜欢艾莉的,很美的线条,我理想中的肌肉就是如此。而艾比的肌肉在末日背景下是极度的不合理,激素啥的就别想了,末日里连用大量食物增加蛋白质来增肌都做不到的好吧,你们wlf每顿就一个卷饼而已啊,你哪来那么多物资增肌啊。艾比在被饿了三天后的体型倒是正常了不少。其次,从角色塑造来讲,这个角色跟艾莉一样莫名其妙,放过艾莉就因为勒夫叫了她一声,跟艾莉想起乔尔就放过艾比一样,我没看出来有任何合理的联系。艾比这边一样狗血,把艾莉那边的三角恋完全复制过来了,欧文明明有妻子还莫名其妙得地和欧文上床,这床戏也是很恶心人。
其他的还有游戏里对亚洲人的刻板印象和隐形歧视,传教和刻意的政治正确。讲真,这游戏把lgbt群体塑造得很糟糕,外网的lgbt群体也是很不满的。

ACGx
大贤良师

乔尔那溺爱的眼神,看的都要化了

乔尔那溺爱的眼神,看的都要化了

吉良吉影一动不动
“艾莉,我有一个请求........

“艾莉,我有一个请求......”

“不行啊,她已经有在好好反省,还怀孕了......”

“这都是演技啊”

“演技?”

“对啊,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你身边不都是这样的人么?”

“可我已经是主角了,还是女同,还zzzzzzzzq......”

“艾莉,为了我——

“艾莉,我有一个请求......”

“不行啊,她已经有在好好反省,还怀孕了......”

“这都是演技啊”

“演技?”

“对啊,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你身边不都是这样的人么?”

“可我已经是主角了,还是女同,还zzzzzzzzq......”

“艾莉,为了我——

蝉翅子
这几天画着画把cc解说的最后生...

这几天画着画把cc解说的最后生还者2的实况看完了,百感交集。拿最后艾莉和乔尔在一起的回忆场景练个色块。

这几天画着画把cc解说的最后生还者2的实况看完了,百感交集。拿最后艾莉和乔尔在一起的回忆场景练个色块。

cardinal's glove box

顽皮狗是如何尊重粉丝的

最后生还者2这部游戏给我带来的体验的确是前所未有的。从发售前期待的巅峰,到开始游玩的前、中、后期被一次次打击,情绪一次次跌宕起伏,最后麻木,只想赶紧结束了事,甚至在游戏发售一周后转变成一个粉丝对顽皮狗的极度厌恶。我就按照时间顺序,根据我个人的体验,说说顽皮狗是如何尊重粉丝的。以下内容包含强烈的主观感受和剧透。

1、预告片欺诈

作为一代的粉丝,对于二代的开发一直是高度关注的,每次新发布的预告片当然是尽可能第一时间观看。我看到过乔尔踏着尸体来到艾莉弹吉他的房间,看过雨夜燃烧的汽车和神秘的长发女人,我看到艾莉和新女伴在聚会上接吻,看到艾莉一人艰苦作战,看到乔尔说我不会让你一人踏上旅程。我(及其他...

最后生还者2这部游戏给我带来的体验的确是前所未有的。从发售前期待的巅峰,到开始游玩的前、中、后期被一次次打击,情绪一次次跌宕起伏,最后麻木,只想赶紧结束了事,甚至在游戏发售一周后转变成一个粉丝对顽皮狗的极度厌恶。我就按照时间顺序,根据我个人的体验,说说顽皮狗是如何尊重粉丝的。以下内容包含强烈的主观感受和剧透。

1、预告片欺诈

作为一代的粉丝,对于二代的开发一直是高度关注的,每次新发布的预告片当然是尽可能第一时间观看。我看到过乔尔踏着尸体来到艾莉弹吉他的房间,看过雨夜燃烧的汽车和神秘的长发女人,我看到艾莉和新女伴在聚会上接吻,看到艾莉一人艰苦作战,看到乔尔说我不会让你一人踏上旅程。我(及其他看过预告的玩家)以为我将扮演艾莉,而乔尔会和我并肩作战。游戏发售前,我还在想,乔尔会死吗?而实际上,我该想的是乔尔会怎样死。

在进行杰克森最后一段剧情时,我是迟钝的。即使是艾莉发现乔尔趴在地上时我依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毕竟,预告片里不是这样的啊???在那之后,我看到墓地、遗物,才知道顽皮狗真的做出这种欺骗玩家的事。

关于预告片欺诈,放几个我认为绝对属于虚假宣传误导观众的例子,而预告里的假镜头绝对不止这些。最重要的一个,即是用乔尔建模替换杰西建模,并且,乔尔的扮演者为这一镜头的台词进行了录音。这一镜头传达给玩家的信息是乔尔至少存活到游戏中期,陪伴了艾莉的复仇之旅,当然游戏里完全不是。我就是在这个预告片播出后预购了游戏,实体版和数字版。

此外,就是将游戏里回忆部分的人物建模替换为正常时间线的人物建模,依然是造成乔尔和艾莉在游戏流程里有互动的假象。


目前playstation油管账号最后生还者2的相关视频评论全部关闭。而顽皮狗官方推特最近的宣传视频依然包含假镜头。

2、强迫玩家与新角色共情

乔尔的死猝不及防,但也的确激起了我的复仇之心,我的想法与艾莉“杀掉他们每一个人”的想法完全一致,甚至恍然大悟,除了乔尔,还有谁的死会让艾莉和玩家如此愤怒呢?之后艾莉的游玩过程还算正常,甚至有博物馆回忆这非常好的一段剧情。到水族馆的路上气氛营造非常好,阴森恐怖的天气,我的怒火开始消散,反思这一切是否值得。看到艾莉同意回到杰克森我是非常高兴的,我以为艾莉想通了,朋友和家人比复仇更重要。然后就是重要的转折点,艾比找上门来,一枪杀了杰西,而汤米被踩在脚下。我的心悬着,这大概就是结局了,艾莉能成功复仇吗,蒂娜会成为王牌吗,有几个人能活下去?而游戏却在此时切换到艾比的童年回忆,而且还要收集什么硬币。可想而知我的心情。WTF???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个角色悲惨的童年或她复仇的理由。但是,游戏却强迫你经历艾比成功复仇后直到水族馆的一切。

被迫玩下去,我意识到从故事和游戏性来说,艾比的流程其实还不错,除去那些尴尬、令人生厌的操作和过场动画。我喜欢和狗狗互动,也喜欢去医院寻找物资的剧情和战斗,那是充满人性的剧情,而战斗是类似生化危机的boss战。但这些优点也恰恰成为我反感它们的原因。我希望可以作为艾莉游玩这些内容。我希望艾莉拥有一只狗狗同伴,希望艾莉是那个冒死探索暴发地、帮同伴寻找物资的人,希望作为艾莉挑战这场全新的boss战。但是顽皮狗却说不。

在终于熬过艾比的三天流程后,游戏回归到我一直焦急的关键时刻,我以为这次终于到了最后复仇决战的时候。的确是决战,但顽皮狗决定让你作为艾比攻击艾莉。真的难以接受。我第一反应是我不想做这个。特别是这场boss战的形式,和一代一模一样。就是艾莉在一个餐厅与那个食人族恋童癖的战斗一模一样,只是这次boss换成了艾莉。我不知道顽皮狗是什么意思。除此之外,艾比流程里与狙击手汤米一战也和一代乔尔面临的一场战斗类似,但这一战没有艾莉boss这么令人反感。

实际上,我同情艾比,我只恨顽皮狗。艾比的故事如果单拿出来作为新游戏或dlc本不至于如此不堪。我们可以同情,但不是在乔尔刚刚惨死的情况下。有人说这部游戏过于政治正确,我觉得它是玩过了头。一个本来设计为让玩家共情的角色,却由于难以接受的游戏方式反而成为玩家最为厌恶的角色,只能说是制作者的失败。我甚至为艾比感到可惜,身为女性也不觉得这如何尊重了女性。

3、难以理解的故事发展

在电影院的决战之后,迎来了短暂的平静,我热泪盈眶,想到艾莉从此过上平静的生活也不失为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是,之后发生的变故、甚至要继续进行基本没有任何新鲜玩意的游戏流程令人难以理解,只感觉毫无意义。汤米、艾莉非但没有成长,反而丢失了所有美好的品质,可以说成为了自私、没有责任感的人。在Artbook中,原本计划让玛丽亚来充当引起艾莉重新复仇欲望的导火索,很有可能本来汤米是没有从电影院幸存的。但这个安排也很不合理,玛丽亚之前的塑造不是这种会因为汤米之死而责怪艾莉的人。而汤米受伤这一个人恩怨驱使他想要复仇则是可以得到理解的。是否汤米叔叔被诈尸特意充当这一不讨好的角色,我心存疑虑。

另外,Artbook里也提到,本来给艾莉安排了狗狗同伴,但没有真正实施。艾莉被剥夺了一切美好的东西,我感到痛心。

4、官方的行为和言论

由于我打通游戏用了五、六天时间,因此错过了最初一波差评。我开始关注游戏相关评论时,看到的已经是官方在庆祝销量400万了。如果包含预购,这一销量的确是你们的粉丝所贡献的,但这建立在虚假宣传的基础上。

而顽皮狗回报给粉丝的是什么呢?心理和生理上的反感和恶心。而且对最关注支持他们的粉丝回以最大的恶意。不关注前作的人,很有可能根本没有看过预告,也就是说,预告片欺骗的就是最为忠实的顽皮狗和美末1粉丝。到目前,我意识到我是一个被欺骗花钱贡献销量后还被愚弄嘲讽的冤大头。如今无法退款,也只能上网吐吐槽,排解一下郁闷的心情。顽皮狗的下一作我是绝对不会买的。

以上就是一个曾经的顽皮狗粉丝感受到的爱与尊重。最后,我非常好奇没有接触过前作的玩家在游玩本作后是什么感受,如果有人愿意心平气和地分享,我非常愿意了解。


莲.xOVCer
这就是约稿
玩完一周目后,感觉这海报还真的...

玩完一周目后,感觉这海报还真的毫无违和感!

玩完一周目后,感觉这海报还真的毫无违和感!

出野

最后生还者2通关了。

游戏是好游戏,剧情烂的像狗屎一样

编剧对得起那些程序美工还有其他人吗?

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去每个员工家门口磕头然后给他们双倍的奖金来安慰他们在一个白痴手下工作这么长时间还疯狂加班而被压迫的精神

最后,他应该收拾收拾随便找个山沟沟去隐居,希望他不要再祸害人类社会了

最后生还者2通关了。

游戏是好游戏,剧情烂的像狗屎一样

编剧对得起那些程序美工还有其他人吗?

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去每个员工家门口磕头然后给他们双倍的奖金来安慰他们在一个白痴手下工作这么长时间还疯狂加班而被压迫的精神

最后,他应该收拾收拾随便找个山沟沟去隐居,希望他不要再祸害人类社会了

GameDiary游戏手帐

【#美国末日2# 】 让 游 戏 飞 ! 别说了,今天TGA上谁打得过《美末2》啊!我愿称之为最强ZZZQ! 李姐万岁! (我要用高尔夫球棍锤爆编剧的头!嘻嘻!) #最后生还者2# 

【#美国末日2# 】 让 游 戏 飞 ! 别说了,今天TGA上谁打得过《美末2》啊!我愿称之为最强ZZZQ! 李姐万岁! (我要用高尔夫球棍锤爆编剧的头!嘻嘻!) #最后生还者2# 

西橘斯萌德

灯神“先知”会说“舍拉姆”吗?

本人曾经在前篇文章分析过游戏里的一些宗教相关桥段,然而对于“先知”并没有做过多分析,今天终于在大佬的帮助下对这位邪教头目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

本文依然充满恶意和从恶毒的角度出发对几个编剧的过度解读,但不含剧透,如引起任何不适,烦请不要继续。

(因此本文还是饱含对游戏内犹太文化的鄙夷)

(Shalom:意为平安,犹太人打招呼用语)

[图片]游戏中随处可见的宣传画,你可以看到这个熟悉的姿势,除此之外游戏里还有一个地方提到了这个大名鼎鼎的组织,也就是教堂里她们关于犹太节日的对话。

[图片]Dina说是为了纪念他们战胜敌人并活了下来,还特意提到了迫害大屠杀

很显然编剧如此安排是有意为之...

本人曾经在前篇文章分析过游戏里的一些宗教相关桥段,然而对于“先知”并没有做过多分析,今天终于在大佬的帮助下对这位邪教头目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

本文依然充满恶意和从恶毒的角度出发对几个编剧的过度解读,但不含剧透,如引起任何不适,烦请不要继续。

(因此本文还是饱含对游戏内犹太文化的鄙夷)

(Shalom:意为平安,犹太人打招呼用语)

游戏中随处可见的宣传画,你可以看到这个熟悉的姿势,除此之外游戏里还有一个地方提到了这个大名鼎鼎的组织,也就是教堂里她们关于犹太节日的对话。

Dina说是为了纪念他们战胜敌人并活了下来,还特意提到了迫害大屠杀

很显然编剧如此安排是有意为之,和我前文说的一样,不仅是Dina时刻记得犹太人曾经受过的苦难,编剧也是。

前文曾经提到过邪教组织糅合了基督-犹太文化,这里再来谈谈“犹太人的傲慢”——编剧在写这个“先知”时的小心思。

宣传画上很显然把纳粹塞进了“先知”的诸多“出身”里,而在烈士之门中,通过收集到的小纸条、宣传画的用词“愿神指引你”和邪教成员的聊天中,不难看出这位“先知”还是这个宗教组织里的“神”。

那么既是“先知”又有神格的是谁呢?答案是耶稣。耶稣是基督教的创造者,他是“上帝福音的传播者”,又“和父(即上帝)是一体的”,基督教义里承认了他的神性。

(游戏里这个邪教有一点母系社会的倾向,但由“先知”到“长老”最后到普通信徒,这是比较完善的等级体制)

(又:玩到邪教村庄那一段时,我稍微思维跳跃了一下,想到了基督教曾经宣扬过的三种人,即“战斗的人”、“祈祷的人”和“劳动的人”,这是教会所认为的社会构成,但是和游戏没什么关系)

这是“先知”的另一个形象,不得不说,很拙劣,因为整个基督教里能戴上十二星冠的就只有耶稣的母亲,童贞圣母玛丽亚。

犹太人连耶稣都不承认,就更不可能承认圣母,不过有点搞笑的是,伊斯兰教反而与基督教一样尊崇圣母。

玛丽亚的故事和简介太长,简单点说就是,这个“先知”是所有教徒的老妈。

(耶稣是她的儿子,又是众兄弟之间的长子,这里的兄弟指的是教友)

前面我说了,这个邪教有一点母系社会的含义,然而三个以上帝为信仰的宗教,尤以母系关系突出的却是犹太教——如果你母亲是犹太人,那么你也得是个犹太人。

编剧似乎并不避讳母系关系和“母亲”身份,又或者说,他们不介意把这些身份加在一个在游戏里被一群一群杀掉的狂热信徒的首领头上。


这是游戏里一个画风诡异的涂鸦,和朋友确认了一下,似乎只出现了这一次,而这个雕像似乎也只出现了一次——这是一种小聪明。

不过先卖个关子,我之前的分析所得出来的结论,耶稣也好,纳粹也好,这个女人映射的身份都和犹太文化有直接的利益冲突,然而和Dina说的一样,犹太人到处都是敌人,毕竟他们的教义里写得清清楚楚,“上帝的选民”,“高人一等”。

说回游戏,第一张图比较复杂,里面有四个要素:植物,女人,女人头上的光圈,邪教。

邪教不谈,说说前三个,这是一个比较隐晦而且隐晦到恶心的暗示:希腊神话中的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


以弗所人为祭祀一位安那托利亚(小亚细亚)古老的女神而修建阿尔忒弥斯神庙,而安那托利亚的女神被以弗所人比作心目中的阿尔忒弥斯(希腊神话),因此神殿以阿尔忒弥斯的名字命名。

这个版本的阿尔忒弥斯以许多乳房的女性形象示人,这是一种女性生殖崇拜、月亮崇拜与自然崇拜的糅合。

另一方面,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代表植物棕榈树同样有着深刻的宗教含义。

在摩西五经中,神在摩西死前,将他带到尼波山,指给他看应许之地与耶利哥城(被称为棕榈树之城),因此棕榈枝提醒犹太人进入应许之地的希望,及要来的弥赛亚(即救世主)。

《出埃及记》15:27节:“他们到了以琳,在那里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树,他们就在那里的水边安营。”

而在基督教里,棕榈树则被用以欢迎耶稣及其门徒,预示美好、圣洁与喜悦:

“其窗棂和廊子,并雕刻的棕树,与朝东的门尺寸一样。”(《以西结书》40:22节)《约翰福音》12:12—13节记录耶酥荣入圣城时,“……有许多上来过节的人,听见耶酥将到耶路撒冷,就拿着棕树枝,出去迎接他……”

马太与马可一行人曾遇到过拿着树枝迎接他们的群众,只有路加认出那是棕榈树枝。

棕榈还代表着健康和正确的自然生长的灵命和信仰。

(棕榈枝就是橄榄枝,胜利和和平之类的愿景大家都懂)

图二这个雕像个人认为依然出自圣母,作用类似护身符与圣物(?)。

那么既是神又是树还拥有许多乳房,这样的邪教头(mu)目(qin)你喜欢吗?


说真的,本人没想过TLOU有朝一日也要像神海一样思索稀奇古怪的宗教要素,但编剧显然拥有过分膨胀的文化自信而且对此沾沾自喜——真的有必要塞进这么多无关要素就为了放耶稣和“橄榄油一般”的希腊人的黑屁吗?玩家(除了我)一点都不关心这些和故事无关的边边角角,非常可笑的是他们在这个女人身上下了很多功夫,而主线剧情肉眼可见的拙劣。

弯弯绕绕,最后还是离不开写进教义里的“高人一等”,纳粹也好(这个活该),耶稣也好,希腊女神也好,“先知”的信众在游戏里成群成群地死去,而犹太编剧和他们写出来的“完美角色”Dina却在农场戏后成为了我最讨厌的存在,冒昧地问一句,真的不怕“在地狱里燃烧”吗?

然而Dina也只不过是输出意识形态的工具罢了,遮羞布背后,恐怕是一身臭不可闻、漏洞百出的腐朽身躯。

(这两篇文章的主要出发点是:这群犹太编剧的文化自信,完全无视玩家的需求而选择了一件可有可无但绝对恶心人的事,借着游戏疯狂输出意识形态,令人作呕,他们塞进去的东西对游戏剧情没有任何帮助,反而猛踩油门把它带进了沟里,然而就和游戏里的“医生”和埃比一样,编剧带着“上等人”的优越感把自己的所作所为视作理所当然,这也就是为什么某人还能若无其事地说是大家无中生有——你要怎么告诉一个把“人上人”当作呼吸一样自然的人,没有人想看他放狗屁?)

无才无德之风

(同人)恶搞 最后圣母者2

 Q 为什么写?

 A 连续三个晚上被这游戏恶心得睡不着,被狗编剧恶心得脑仁疼,三个晚上连续失眠,我必须得写些什么发泄一下。


 Q 这回写什么?

 A 之前写过自己逆天改命的剧情,那个同人的标签没打,因为我真的很想剧情就像那样,就那样就够了。这回我想继续发泄情绪,不过这回不写HE了,头晕。


 Q 涉及要素?

 A 恶搞 异能 圣母 白莲花 ooc 乱七八糟 希望之花 乔尔 ...


 Q 为什么写?

 A 连续三个晚上被这游戏恶心得睡不着,被狗编剧恶心得脑仁疼,三个晚上连续失眠,我必须得写些什么发泄一下。

 

 Q 这回写什么?

 A 之前写过自己逆天改命的剧情,那个同人的标签没打,因为我真的很想剧情就像那样,就那样就够了。这回我想继续发泄情绪,不过这回不写HE了,头晕。


 Q 涉及要素?

 A 恶搞 异能 圣母 白莲花 ooc 乱七八糟 希望之花 乔尔 艾莉 艾比 高尔夫球杆 复活 主题升华 复仇


1


  末日的时光依旧如往日,不留片刻,艾莉在乔的教导下学会了吉他,学会了各种武器,不知为何,乔还教了她高尔夫球杆的运用。

  这天,乔好像有话对她说,她好像猜到了一点,乔可能是要坦白他从火萤那把她救回来的事实,噗,老生常谈,真以为她不知道一样。

  老实说,第一次听乔讲这事艾莉是傻的,艾莉是偷听到的,从一开始的不能接受到无语只用了三天,几乎天天,老乔都要在朋友那、偶遇的陌生人那、随便救下的人那讲他的故事,自报家门,毫不避讳。

  乔,好像傻了一样,自从来这稍微安定下来,他就越来越在意别的东西,比如吉他啊,比如怎么弹吉他的时候露出极帅侧脸然后微笑,还有吹嘘以前战绩啊,表明自己身份透老底啥的,或许这就是老了?

  “真的超蠢,尤其是他最近说的那些胡话,说什么盒饭,高尔夫球杆,还提到一个艾比的名字。”

  艾莉和蒂娜抱怨,

 “他真的现在,满嘴疯话,一会圣母一会犹太,嘀嘀咕咕......” 犹豫片刻,艾莉还是没有把乔救她的那段说出来。

 

  “你是说乔说他单刀匹马把你救回来的事?我都听腻了,老实说,你们被火萤骗了吧。真菌感染哪有疫苗啊?把你血抽干也搞不出来的!”


  艾莉无语,她知道啊。望天:“万一呢,万一真的能有疫苗呢,那我就算死,那也...”

“说什么呢!?艾莉,你死了,我怎么办?”

“蒂娜...我。”

“没事,我只是,和乔一样吧,不愿失去你而已已。”


  两张脸渐渐靠近,还没温存多久,敲门声响起

“艾莉!走,我们今天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救一个叫艾比的女人,额,大概是女人,快点收拾一下即刻出发。”

“啥?乔你又咋了?”

“没时间解释了,快点。”

艾莉将信将疑....

—————————

乔被放到了,我好恨刚进门时没开枪!该死,挣脱,不开!!那该死的艾比,哦不,住手,她想用高尔夫球杆!!

不!!!!!


  随着艾莉的爆吼,整个房间的人以她为中心弹飞开来,似有一圈无形的海浪在空气中将所有人排开,乔却没事,除了被高尔夫球杆打的遍体鳞伤的话,至少还有口气。

  除了艾比,所有人都倒地不起,痛苦的吟声此起彼伏。艾比艰难尝试半坐起来:“你,踏马是什么怪物。”

  艾莉自个也懵了,不过她还是反射性得拿起枪,补刀,一直都很重要。

  一圈扫射之后,艾比命比天大,只中了手臂,在那瘫软痛骂却又动弹不得的样子,不知为何艾莉看了有点想笑,又有点觉得可怜。


  哦对,乔!艾莉不管艾比,查看乔的情况,她隐约感觉到自己身上那奇怪的力量,来源于她的血管。冥冥中,她感觉还有别的用法。

她轻触乔的头,一些乳色的,发着柔和白光的小泡泡从她的指尖飞出,像极了那种孢子,但又完全不同,沾满在乔的身上,乔全身都在这些孢子下发起了光。这一幕,看呆了艾莉,也看呆了独臂拖着高尔夫球杆打算偷袭的艾比。

“圣母...”艾比喃喃道,艾莉闻声拿着枪回指,两人僵持。

  艾莉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拿这枪还会与艾比僵持,她感觉内心有股力量让她开不了枪,不过这不妨碍她威胁。

  良久,孢子散去,乔尔坐了起来,他不仅伤好了,甚至感觉看上去年轻了几岁!?


  艾比看到这一幕,没由头的来了句:“这回先放过你们,下次再见到你们,就是你们的死期。”

  艾莉的直觉判断,这肌肉女的脑子坏了,而且绝对和她的肌肉无关,就是脑子坏了。

  那股力量在艾莉的血液里阻止着她开枪,她只能看着艾比潇洒离去,出门时还跨过她同伴的身体,脚底还沾着血。


  邪了门了。


  乔醒后一直闷闷不乐,嘴里嘀咕着该领盒饭什么之类的疯话,但饭也不怎么吃,吉他倒是照弹,艾莉听不懂,也不想听,她得先搞明白自己这奇怪的力量,看看能不能造福什么的。

  还得去找办法修好乔的脑袋,最好简单点,这年头药不好找。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乔突然又发疯了,把艾莉从她和蒂娜的家里拖出来,用命逼着她去复仇。

“什么鬼啊乔?你好好的我好好的复仇复什么仇。”

然后又听乔讲那些故事啊,剧情啊,主题啊之类的鬼话。

“哎好好好,行了,我去就是了。”


  艾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邪门的答应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邪门的把所有人都带上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向来理智的大家能比她更积极,一路跑的比她快,更不知道他们为啥会被艾比那伙人全阴了,还能被阴在同一个地方,全在那捆着。

 

  “行吧...看来只能使出那招。”

  艾莉发现了,除了一开始发现能力的时候,能力越来越强,但她却越来越不能对人下杀手,完全不能理解的奇怪能力,不过好在用的得心应手。

  双手上下翻飞,她就把她的人身上的绳子全部解开,废了对面所有人的武器,把他们还捆了起来,她之前就试过,被这样捆着的人甚至不会有勒出来的痕迹和痛感,但绳子轻易是松不开的。


  那个艾比女疯子还是在那,双手扒拉着高尔夫棍在脑后,站在那任由被绑着,一动不动。


“额,我是来复仇的。。。”

  艾莉自己说出这话也有点底气不足,为什么复仇,她打了乔一顿?可人现在还生龙活虎呐。要不打回去一顿?

  可在她下手前,艾比先开口了:

“我原谅你。”

“啥?”

“我不怪你把我朋友绑起来,还要来复仇我,我放过你。”


异变突起,艾比身上也开始发出艾莉能力的白光,刹那间,所有人的绳子都松开了。


靠,凭什么看起来她能控制得比我顺手?

艾莉心里不忍吐槽到,不对,这不是我免疫的能力吗?怎么会?

“所以我放了你们,你们走吧。”

艾莉有点无语,唯独没有害怕。

艾比笑了:“看到了吗艾莉,我也发现了。我打算给这个能力起名:圣母之光,你觉得如何。”


呃,烂俗的名字。但艾比不打算停下来。

“我们两个,只要谁更纯洁、谁更会原谅,谁的能力就会更强,你知道吗?之前我其实完全有能力抓到你的女友的。但我原谅了你,觉得不该迁怒旁人,然后我就有了和你那一样的白光。”


“哦!原来这作的主题是原谅啊!”

乔在旁边突然疯话起来,走到艾莉和艾比中间。

“你们两个,为了比拼谁更会原谅,一路互掐到最后,所以最后是艾莉赢了,哈哈,艾莉赢了。艾莉最后最后原谅了你。”

乔疯疯癫癫指了艾莉又指艾比。

“但这些。”乔转头对艾莉使了使眼色,自乔疯癫以来,艾莉终于秒懂了乔一次。

“都关我p事!”乔和艾莉同时吼出这句话。


  艾莉抬手,绳子再次瞬间捆住艾比的人,乔拔出霰弹没有犹豫给了艾比腿一发,艾比倒地,那圈在艾比手上的白光像泡泡一样顷刻散去,高尔夫球杆也飞了出去。


艾比不可思议得看艾莉,又看乔

:“不,怎么可能,我的原谅在后面才对,我的能力”

“艾莉,把高尔夫球杆递给我一下。”

“好的,接着。”白光直接把球杆卷了过来,属实方便。


“末世了,小姑娘,男女平等。”


在艾比惊恐的眼神中,球棍破空而来。

碎裂的声音。

“其实我算温柔的了,我只用了一棍,她可是老折磨怪了。”

“听不懂,乔。”

“哎,傻孩子,没必要懂,走回去咯,弹吉他弹吉他。”

“等等乔。”

“咋?”

“永远别忘了补刀。”枪声和艾莉的声音一同响起,艾比随冲击力抽动一下,这下对准的是头。

“嗯~艾莉果然能独当一面咯,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傻乔,疯话连篇。”

在场所有人都跟着笑起来,就连艾比的人也是。


  片刻后,艾莉听完了乔一直以来的“疯话”,乔说他是重生回来的,一路以她看不见的阿飘形态陪她走完前世的那个旅途,那个剧情,跌宕起伏,总而言之无比恶心。艾莉是没想通自己怎么可能去会像乔说的那样,放过艾比?怎么可能!


  然后乔还说他发现他们还是一部游戏里的人,这艾莉就不太信了,只当乔记忆混淆。他说证据就是有些东西无论如何都无法射击。

  “哈?你是说那个?”艾莉指了指那边的六芒星,瞄准射击,命中,完全没问题啊,多打了几枪直到完全破坏。

“乔,你果然还是脑子坏了。”


“不,我想。”乔顿了顿,“我可能是回来了,从那个虚假的世界里解脱了。”

“害,管这些呢,走吧回去了。”


“对了乔,我来的时候蒂娜告诉我,今天是父亲节。”

“嗯?”

“额,父亲节快乐。”艾莉摸了摸口袋,然后朝乔摊开 。

是一根吉他弦,不过是粉红色的。

“艾莉...”

“嗯?啊,不止这个啊,是硬要出来才没带上的,整个吉他都是这个颜色,那个...”

乔接了过来,摊开双臂抱了抱艾莉。

“这是,最棒的礼物了。”


西橘斯萌德

摩西五经会保护吸毒滥交同性恋犹太孕妇吗?

标题是本人真实想法,如你所见,本文包含非常直观的对犹太文化的不屑与对该游戏之于犹太文化的处理方式的鄙夷,以及不是非常严谨的宗教相关知识、对游戏内容的想当然解读和充满恶意的人身攻击,内含与游戏主线无关的轻微剧透,受不了以上任何一点烦请不要继续。

本文出自对本游戏部分宗教元素的拙劣探讨,如有不足,请指正。

(更新放在最后)

[图片]游戏开场这个天怒人怨的桥段里吐口水的西班牙人,说实话看到这句话有一种用沐浴露洗手的感觉——这样好像没什么不对,又好像本身就不对,思来想去,我终于意识到这里面的暗示:当一个人不仅说西班牙语还用地狱骂人,那么他十有八九是基督徒。当然,这只是我的主观臆断,但在整个一代的...

标题是本人真实想法,如你所见,本文包含非常直观的对犹太文化的不屑与对该游戏之于犹太文化的处理方式的鄙夷,以及不是非常严谨的宗教相关知识、对游戏内容的想当然解读和充满恶意的人身攻击,内含与游戏主线无关的轻微剧透,受不了以上任何一点烦请不要继续。

本文出自对本游戏部分宗教元素的拙劣探讨,如有不足,请指正。

(更新放在最后)

游戏开场这个天怒人怨的桥段里吐口水的西班牙人,说实话看到这句话有一种用沐浴露洗手的感觉——这样好像没什么不对,又好像本身就不对,思来想去,我终于意识到这里面的暗示:当一个人不仅说西班牙语还用地狱骂人,那么他十有八九是基督徒。当然,这只是我的主观臆断,但在整个一代的故事中,像这样带着宗教暗示的桥段几乎没有,而在这一代,宗教几乎贯穿了整个故事的核心,无论是原本就有的古板教条还是令人反感的邪教。

(pendejo:蠢货)

显然我是要向犹太文化开炮的,这不仅仅是因为编剧是个犹太人。如果说开头的骂人用语还能算牵强附会,那么西雅图犹太教堂里的一切都是直白而拙劣演技。

先说这位没得到多少好感的“女朋友”,这张侧面图基本给她的血统盖了章:鼻梁高挺,深色头发,五官深邃,眉骨突兀……说真的现在能找到这么典型的犹太人形象已经不多了,因为犹太人以文化划分,外貌特征大多都随着混血而没有这么突出了。(她曾经说过自己不怎么信教,但从血统和家庭传统来说基本可以确定她来自一个犹太家庭)

(拉丁语:synagogé,即犹太教堂,原意集会场所,词根是希腊语)

犹太教堂的配置:七枝灯(上帝创世的六天与安息日)和大卫之星(复兴大卫王朝的期盼)都是犹太文化里重要的一部分。

(顽皮狗的官推曾发过光明节快乐,这是犹太人的传统节日,所以懂的都懂)

(又:虽然我没试过但是这游戏所有的犹太相关物品都是不能攻击的,而且我记得找路的时候曾经用砖头砸过教堂玻璃,才想起来那块砖头直接消失在了玻璃里,还真是事无巨细啊)

进入教堂后Dina自嘲自己没有被烧死,因为她在犹太教堂里,这是在内涵宗教审判所和犹太迫害,当然,尽管从史实的角度出发,三个宗教半斤八两,但是这不妨碍犹太人拿来黑一把耶稣。

Torah,广义上指犹太律法,狭义则专指旧约全书中的前五卷律法,有时也可用来指神谕和经典,这里则专指摩西五经,这是旧约的一部分。

(Torah[这里为《妥拉》经]有个著名的黑屁,也就是传说中的“犹太人才是人和其他人只是猴子”,这个言论真假未知,但最少相当一部分犹太人奉为圭臬,而Torah里也实实在在的写过犹太人天生高人一等,是“上帝的选民”,这是他们教义里的一部分)

房间里的希伯来历属于老传统,因为犹太人不承认耶稣和公元,这里不作评价。

后面关于幸存者的言论我就不做过度解读了,但是Dina显然深受犹太文化熏陶而时刻记得“犹太人曾经遭受过的苦难”,当然这是人家的文化传统,我也懒得多说。

这个教堂里还有一些关于犹太人的遗留物,类似“保护圣殿”之类,姑且认为这和犹太人的圣殿毁灭有一定的关系,当然另外两个宗教教堂清真寺遇到这种事也会有人留下来保护教堂就是了,但为什么就一定是犹太教?因为编剧是犹太人。而且扪心自问一下,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年代,人们真的会优先考虑精神需求吗?


毫无疑问,编剧的nt程度比一般人的接受度要高,整个游戏除了这个令人不适的犹太教堂,还有另外一样东西,那就是邪教。WLF的人称他们为疤脸帮(Scars),简中翻译为塞拉菲特,原文Seraphites,词根是Seraph,即六翼天使,在中东故事中经常可以看见,犹太人认为他们是有人类外表的天使,而基督教则把他们分为天使中的最高级。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

——《以赛亚书》6:1-3

很显然编剧在里面夹杂了复杂的感情,这个邪教似乎就是基督-犹太文化的糅合:某个突然顿悟的先知,声称自己得到了上帝的启示(显然自称上帝的选民的犹太人就是这么看耶稣的),拉拢起一批唯他马首是瞻的乌合之众,打着神也好先知也好的名义屠戮异见者。

邪教徒的处决:将人吊起来然后开膛破肚(“他们与罪恶相连”),并“扼杀他们(敌人)的希望”。

这些人有“格拉斯哥笑脸”疤,即用刀在嘴角两边划出两条横,本人不是很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肯定不是致敬小丑。

游戏中邪教的图标,由于本人游戏已卸载所以这是我自己画的,
显而易见,出自六翼天使。
来个无图的:游戏到埃比出烈士之门后的遭遇战,在出门左边的书店二楼有几率碰到两个邪教徒聊天,由于这个对话还在战斗中,所以本人没有截图,找了几个实况,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镜头。

对话大概如下:

“看看这一地的书,你难道就不想了解一下大灾难之前的知识吗?”

“我们只需要感受她的光就好了,伙计,想想诺亚在灾难之后做了什么吧。”

诺亚方舟显然是个被说烂了的情节,但假如这群人以诺亚自居,某种程度上也的确可以契合:亚当夏娃被放逐后而有了人类,世世代代之后,深感人类之恶的上帝决心净化世界,但诺亚是独受上帝恩典的那个,于是上帝允许他建造避世的方舟。

这是旧约、创世纪里都曾提到过的故事,普遍认为里面的“大洪水”或许确实真实存在,因为洪水都存在于诸多文明的记载中,而游戏里的“大灾难”则是实打实的,邪教徒以诺亚,即承蒙上帝恩典的幸存者自居,这和犹太教声称的“上帝的选民”而“高人一等”本质是一样的。

(但是犹太教可没有能够率领一帮乌合之众成立宗教的“先知”,诸多宣传画里莫名其妙像纳粹一样伸直了手的女人,无法令人不去想是在黑耶稣,而且这群人的口号是“感受她的光芒”,很显然这个大灯泡既是“先知”又拥有“神格”,耶稣是怎么说的?“我和父[即上帝]是一体的”。)

(很遗憾,这里没有图,但游戏里有一半的流程都和疤脸帮有关,几乎每换一个大场景都能找得到)

在游戏里,这个“先知”曾多次被抓,但是奈何她有三寸不烂之舌,不少WLF都被她说得服服帖帖,如果让我来一点恶毒的假设,我会认为制作组的出发点是“高人一等”的“信仰群集”,但是他们又不想让这些在游戏里被一群一群屠杀的教徒太像犹太人,于是披上了基督教的皮,顺便再放一把黑屁。


本人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游戏中贬低基督之类的桥段对我来说和狗咬狗没什么区别,但这个游戏对犹太教的刻意突出简直令人作呕——身在末世,还是被摧残了二十五年的末世,还是这种和宗教没有任何关系的故事,真的有人关心这种立牌坊一样的边边角角?就像我标题说的,这个“女朋友”身上的每一个设定简直就像叠甲一样:同性恋,吸毒(我查过了,怀俄明州目前吸大麻还是犯法的,既然二十五年后还有犹太教,那么就该适用今天的律法),犹太人,孕妇,走马灯一样的头衔并没有对她的人物塑造和描写起到任何作用,走完全程,这种无聊透顶的刻意堆砌反而令人恶心:没有人记得你做了什么,但现在所有人都记得你吸毒。

我不喜欢含蓄,所以我直接说这群编剧就是傻逼,一次性惹恼了“大多数人”和他们自以为能够拉拢到的“少数群体”,让游戏玩家寒心,让非玩家耻笑,我敢说最近几天这游戏的话题量是过去七年的总和,所有的故事都精准卡在玩家最恶心的点上,让人不得不感慨顽皮狗对剧情的把握(呕)。


(更新:“先知”宣传画,这个姿势……想必大家都见过)

(第二次更新:圣母?纳粹?)

(更新的更新:这部分内容已单独写出)


(第三次更新:“格拉斯哥微笑”我大概找到了比较靠谱的解释,也就是Dueling scars,通俗点说就是决斗留下的伤口,被视为一种荣誉勋章,大部分情况下都和剑斗以及击剑有关,而且出现在脸上的口子似乎会比别的部位来的更光荣,这可能就是嘴角破相和“疤脸帮”的由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