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最后的朋友

2286浏览    57参与
月亮与晚安君

我想,有的时候,能压抑自己的感情,能为对方着想,这就是爱。

——《最后的朋友》

我想,有的时候,能压抑自己的感情,能为对方着想,这就是爱。

——《最后的朋友》

LexieW0118

“prisoner of love”

自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天

即使孤独与痛苦 从此我也能忍受

我只成了你爱情的囚徒


出镜:某羽

妆造:花亡

协力:nanako

摄后:凛凛子


“prisoner of love”

自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天

即使孤独与痛苦 从此我也能忍受

我只成了你爱情的囚徒


出镜:某羽

妆造:花亡

协力:nanako

摄后:凛凛子


MoiEro

《最后的朋友》上野树里自截自调

《最后的朋友》上野树里自截自调

ID836300062

《最后的朋友》主演:长泽雅美 上野树里 瑛太

[图片]
https://www.365toma.com/b/e18098.html

《最后的朋友》主演:长泽雅美 上野树里 瑛太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https://www.365toma.com/b/e18098.html

《最后的朋友》主演:长泽雅美 上野树里 瑛太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译人

作为一名锦户亮的粉丝,在知道66在演完《最后的朋友》被众多网友恶喷之后,我想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不是我们锦户亮的粉丝有斯德哥尔摩症,而是要客观看待这部剧,

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个角色是个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演员和角色要分开看待,既然一些朋友对男主深恶痛觉,这恰恰说明了66将这个角色演的入木三分。

不是因为我们是66的粉丝就对男主角色设定带有人情,而是男主这个角色确确实实是有可悲可怜之处。

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恶,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后天的社会环境造成的(男主小时候的悲惨遭遇)。这个抛开他的所作恶行,是应该给予人性与生俱来的悲悯的。

而他所犯的恶行,也确实值得憎恨,并给后来人以警戒

男...

作为一名锦户亮的粉丝,在知道66在演完《最后的朋友》被众多网友恶喷之后,我想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不是我们锦户亮的粉丝有斯德哥尔摩症,而是要客观看待这部剧,

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个角色是个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演员和角色要分开看待,既然一些朋友对男主深恶痛觉,这恰恰说明了66将这个角色演的入木三分。

不是因为我们是66的粉丝就对男主角色设定带有人情,而是男主这个角色确确实实是有可悲可怜之处。

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恶,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后天的社会环境造成的(男主小时候的悲惨遭遇)。这个抛开他的所作恶行,是应该给予人性与生俱来的悲悯的。

而他所犯的恶行,也确实值得憎恨,并给后来人以警戒

男主对不认识小孩的善意,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每个人都是多面体,没有绝对的善与恶之分。我们分析问题要对事别对人。

译人

简评《最后的朋友》

做为一名锦户亮的粉丝,在知道66在演完《最后的朋友》被众多网友恶喷之后,我想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不是我们锦户亮的粉丝有斯德哥尔摩症,而是要客观看待这部剧,

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个角色是个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演员和角色要分开看待,既然一些朋友对男主深恶痛觉,这恰恰说明了66将这个角色演的入木三分。

不是因为我们是66的粉丝就对男主角色设定带有人情,而是男主这个角色确确实实是有可悲可怜之处。

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恶,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后天的社会环境造成的(男主小时候的悲惨遭遇)。这个抛开他的所作恶行,是应该给予人性与生俱来的悲悯的。

而他所犯的恶行,也确实值得憎恨,并给后来人以警戒

男主对不认识小孩的...

做为一名锦户亮的粉丝,在知道66在演完《最后的朋友》被众多网友恶喷之后,我想要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不是我们锦户亮的粉丝有斯德哥尔摩症,而是要客观看待这部剧,

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个角色是个人言论自由的权利,但是演员和角色要分开看待,既然一些朋友对男主深恶痛觉,这恰恰说明了66将这个角色演的入木三分。

不是因为我们是66的粉丝就对男主角色设定带有人情,而是男主这个角色确确实实是有可悲可怜之处。

人之初,性本善。人的恶,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后天的社会环境造成的(男主小时候的悲惨遭遇)。这个抛开他的所作恶行,是应该给予人性与生俱来的悲悯的。

而他所犯的恶行,也确实值得憎恨,并给后来人以警戒

男主对不认识小孩的善意,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每个人都是多面体,没有绝对的善与恶之分。我们分析问题要对事别对人。


花景因梦
倦鸦

线笼

*影视角色同人,加入原创角色
*ooc
*DV男×病娇女
*食用愉快~

【正文】
及川宗佑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源理花。
穿着白色护士服,戴着口罩,只露着一双圆圆的下垂眼的源理花。
她正注视他。那种认真的眼神,及川宗佑上一次见到是在美知留给生病的自己喂粥的时候,在她可爱的脸庞上出现。
他差点晃了神。
但他马上又想起再一次从美知留脸上看到这样的眼神,是在她眼睛里泪光氤氲,一字一句哀求自己“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时。
仿佛突然从天堂落入地狱。手腕上的痛楚合时宜剧烈发作,或者说他的感知终于回归了身体,他蹙眉,目光垂下,看到自己被纱布层层包扎的手腕。
目光触及之处,一片寂寞的白。
于是及川突然明白,这里是地狱一样寂...

*影视角色同人,加入原创角色
*ooc
*DV男×病娇女
*食用愉快~

【正文】
及川宗佑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源理花。
穿着白色护士服,戴着口罩,只露着一双圆圆的下垂眼的源理花。
她正注视他。那种认真的眼神,及川宗佑上一次见到是在美知留给生病的自己喂粥的时候,在她可爱的脸庞上出现。
他差点晃了神。
但他马上又想起再一次从美知留脸上看到这样的眼神,是在她眼睛里泪光氤氲,一字一句哀求自己“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时。
仿佛突然从天堂落入地狱。手腕上的痛楚合时宜剧烈发作,或者说他的感知终于回归了身体,他蹙眉,目光垂下,看到自己被纱布层层包扎的手腕。
目光触及之处,一片寂寞的白。
于是及川突然明白,这里是地狱一样寂寞的人间。
“你醒啦,太好了,”女孩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娃娃一样稚嫩无害的脸,她在笑,那笑容连同刻意放柔的声线一样,温暖得让及川觉得有些刺眼。“初次见面,我叫源理花,是你的护士,请多关照。”
1.
那人陪伴自己很久了。
“及川先生,不要浸湿手腕,免得感染。”
“及川先生,要好好吃饭哦。”
“及川先生,你有想看的书之类的可以找我,我帮你带。”
及川几乎不理会她。
“及川先生……”
“你很烦。”他以稀松平常的温柔语气,说。他声音很好听,好听到吐露出的字眼需要听者反应两秒才能听出其中的敌意。
比如源理花。
这次可以离我远点了吧。及川想。
但他随后就听到源理花开口了,声音淡定如常:“及川先生,你头发长了,呶。”他抬起头,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一面镜子。然后镜子被拿开,源理花认真的脸出现在面前,“我在朋友店里学过理发……可以帮你剪一下刘海。”
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这种温热的人情触觉给他带来了不适。他有些厌烦,但又像第一次吃到甜腻糖果的孩子那样手足无措。
他只好默默对着镜子,看上去是在打量自己。刘海遮眼了,嗯,的确该修剪了。
他默默地想,为什么要这么善待我,疯子一样无法自控,会让爱的人流眼泪的我。
于是他很乖地任由源理花把毛巾围在自己颈肩,然后在在源理花拿起剪刀的时候,握住她的手,刺向自己的太阳穴。
源理花没有尖叫。
有血滴下来,将毛巾染上点状的红。
大惊失色的是及川,他大声喊:“你是疯子吗?”入院以来他第一次这么大声地讲话。
源理花松开手,于是剪刀“哐啷”落地。她低下头看自己的左手,掌心被刀刃划出一道深深的痕。她刚刚用手握住了刀尖,现在血正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她才发觉痛楚,皱了皱眉。
及川咬住嘴唇,然后他突然起身,握住源理花的肩膀,把她甩到床上。随后,他跨坐在她身上,按住她的肩膀,注视她。
她的举动让他感觉不到胜利的滋味,却给了他控制对象不受控制的惶恐。于是他要侵略,要制服,要宣告主权。
有一瞬间惊吓从源理花脸上闪过,但抬眼看到及川因为惊讶和莫名的恼怒而扭曲的脸时,她竟然噗嗤笑了出来。
“你才是疯子。”语气里有点嗔怒,有点好笑,她没有叫他“及川先生”。
而及川更在乎的是,她面对危险的脸庞比他还要冷漠。
究竟谁是怪物呢。
似乎是静止的几分钟。
及川颓败地从她身上起来,摇摇晃晃地倒在床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有没有一个叫美知留的女人来看过我。”
说是问句,其实句末的陈述语气已经宣告了他内心无望的独白。
回答意料之中,“没有。”
没有。
2.
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烧退掉时,及川宗佑和源理花交往了。
其实,这也是很自然不过的一件事。偶尔及川会想起做出那个决定的午后,阳光和煦照在脸上,稍嫌刺目,他慵懒地眯起眼睛。
一片阴影投下。
是源理花,她的微笑取代了阳光。
“及川,该喝药了。”
然后在他喝药时,她抓起他受伤的左手腕。纱布被轻柔揭开,源理花低头查看伤口,及川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细微的开心:“伤口恢复得很好。”
“源理花,”及川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她,“我们交往吧。”
她像没有听到,兀自伸手抚摸他的额头,“烧也退了,这么下去不久就可以出……”
及川突然抓住她的手腕,这一抓力气不小,几乎是耗尽了一个病人的全部力气。“疼。”源理花皱眉,及川看着她的脸,非常认真的——有一瞬间他甚至看到美知留的脸在她的脸庞之上重叠置换。那一刻他想,自己做出的决定没有错,他身边的位置空了出来,必须找个爱人取代——或者此刻说是猎物给为恰当。他本不是这样的人,但寂寞和恐惧几乎摧毁了他。
源理花会原谅他的,一定会,因为,他不会让她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背后的理由。
他注视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交往吧。”
源理花愣了一会儿。
“好。”

聊天,出院,约会,接吻,第一周,第二周。
“差不多可以搬过来了吧?”他说。
源理花慢慢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搅拌棒,低头思索了一会儿。
“嗯?”他握住她的手,温柔的。
源理花抬头,眼睛里亮晶晶。
“宗佑陪我去买情侣用具吧。”

什么都是成套的,摆放在一起的时候,比及川和理花更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样黏糊。
“宗佑,这盏台灯很漂亮,我们添一件怎么样?可以摆在沙发那儿的桌子上,晚上打开的时候……”
源理花微笑着,兴致勃勃地说。
及川却愣住了。他像失聪了一样,只有眼前还剩下源理花新鲜的唇在张合。目光转移,继续转移,最后停留在一个女人身上,一头卷发唤起了他所有的回忆。
他突然就撇下了女友,向着女人的背影追了过去。
源理花被他的反应吓到了,“宗佑!”她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于是下一声呼喊被梗进了喉咙,“宗……”
只差一步。
他扳过女人的肩膀,喊出那个名字,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有眼泪掉下来。
“美知留!”
陌生女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惧,扔下一句“神经病啊”就匆匆忙忙地走开。
只剩他愣在原地。
然后突然被一股力量扑倒在地。
“宗佑,你听着,”她说,“在医院里看你的只有我,没有别的什么人。”
宗佑麻木地看着上方源理花的面孔,看着她说着说着眼泪就直直落下,落进他空洞的、同样在流泪的眼睛。
“你身边的也只会有我,没有别的什么人。”她按住他的肩膀,极力控制的声音被压低成沙哑的声嘶力竭,但又带着哭腔。
“没有。你听懂了吗。”
3.
那是源理花第一次夜不归宿。
及川宗佑做好了双人份的咖喱饭时,时钟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分钟。
他一开始对自己说,如果她不听话,大不了分手就好。
然后他想,一定是错觉,他没有慌乱,也没有愤怒,
最后他想,如果他生气,也不是因为他对她有什么感情。
他终于作出决定,去找源理花。然后在他穿上外套出门之际,他做出了自己也不能理解的举动。
他一脚踢翻了茶几,之后定定看着咖喱饭的尸体四处横流。

最后是在离家最近的一家酒吧找到她。
及川冲上去,拽住她的手腕就往家的方向走,她身边那个男人试图阻止,而他甚至都没有解释一句,就一拳把对方掀翻在地。
源理花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脸上不见悲喜。然后,任由他拽着她不顾她脚下踉跄地走回家,锁门。
他打了她一耳光,把她扔在床上。
她费力地调整了一个不那么难受的姿势,目光不经意地掠过被他抓了一路的左手腕。啊,她想,都红肿了。
“你太用力了。”源理花微笑,“为什么呢,宗佑。”
及川宗佑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然后,他上床,压住她,她下意识地伸手推开他,反被他钳制住手,按在床上。
沉默了很久。他低头,居高临下的逼视,让她的目光无处躲藏。
她看着他黑洞一样深不见底的眼睛。笑意在她脸上逐渐隐去。
“宗佑……为什么?”
他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抚弄她额前凌乱的刘海。然后垂下头,细密却充满了占有欲的吻洒落在她的颈肩,他的啃噬让她感觉疼痛,她恍惚地想。这些吻像他的眼睛,充满暴戾的安静。
于是在她意识被逐渐滚烫的触觉取代之际,她发出的呻吟之外的最后一串音节,是“为什么呢……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宗佑”。

不会爱上我了吧。

恍惚里,听见他答,是啊。
于是源理花想,是自己的错觉吗。
4.
记忆伴随着时间的逆流回到出院前一天那个午后。
源理花在整理宗佑的衣物,日光穿过窗外树叶在她脸上投下隐秘的温柔。
宗佑盯着看了一会儿,突然开口了。
“为什么喜欢我?”
“嗯?”
“刚开始,为什么那么认真地照顾我?”
“这是我的工作啊。”
“你骗我,”宗佑说,“你喜欢我,对吧。”
她没有回答,片刻,轻轻一笑,“是啊。”
“为什么?”
“因为……”源理花边整理边说,“我和宗佑是一样的人啊。”
及川宗佑有些困惑。
源理花抬起头,她的脸隐在逆光里,看不清楚神情,但她的声音里,有莫名的笑意。
“也许宗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她的声音好温柔,像醒来第一天说第一句话时那样温柔,“你的眼睛,你的伤口,都告诉我我们是一样的人。有一天宗佑就会感觉到的,一定会的。”

——是哪里一样呢。
——既温柔,又疯狂,某种程度上的失控者。

——那么,你疯狂在哪里。
——我会黏住宗佑不放,这还不够疯狂吗。

那时候,及川宗佑并未把她的话当真,直到在商场里采购那天,她扑在他身上,一字一句地说“你身边只会有我,只会有我……只可以有我”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她说过的话究竟有何含义。
他空洞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她的倒影。怀着对她和对自己的同情,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不,也许,还怀着突如其来,却又气势汹汹的爱——
与这一刻之前还存在的对美知留的爱不一样的,与那本应圣洁而自我控制的爱不一样的,极尽肮脏丑陋的、野兽般的爱。
他那独有的可以得到她拥抱的爱。

“我们来做个约定吧,宗佑。”
“什么约定?”
“谁先离开谁,谁就杀了谁。”

“好。”

【完】

小布爱电影
《最后的朋友》:08年的老剧了...

《最后的朋友》:
08年的老剧了,
五个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像手中的红线一样。
无论如何也无法忘怀的剧,
五个卡司也是超强阵容。

《最后的朋友》:
08年的老剧了,
五个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就像手中的红线一样。
无论如何也无法忘怀的剧,
五个卡司也是超强阵容。

良昼

我想让你从此在没有我的阴影下幸福下去。

看完《最后的朋友》第十集,突然不想看最终回。
其实全剧更偏向于描写美知留和瑠可的感情,宗佑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她们之间感情的推力。但是看到第十集最后,宗佑看着美知留和朋友们的合照泣不成声,我居然也跟着哭到不能自已。
宗佑对美知留家暴,一次又一次伤害她,为了让她回到自己身边不惜欺骗她,伤害美知留的朋友们,这些行为无论怎么洗都是黑的。其他我不敢苟同,我只看懂了宗佑看照片的心情。
你和其他人在一起时,也许会有伤心的时候,但和我在一起,永远没有笑容。大概就是看到美知留和朋友们在一起时露出的与他在一起时从没有过的笑容,才让宗佑下定决心自杀,给美知留一个自由吧。
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偏执到如此地步,搞得人心惶惶鸡...

看完《最后的朋友》第十集,突然不想看最终回。
其实全剧更偏向于描写美知留和瑠可的感情,宗佑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她们之间感情的推力。但是看到第十集最后,宗佑看着美知留和朋友们的合照泣不成声,我居然也跟着哭到不能自已。
宗佑对美知留家暴,一次又一次伤害她,为了让她回到自己身边不惜欺骗她,伤害美知留的朋友们,这些行为无论怎么洗都是黑的。其他我不敢苟同,我只看懂了宗佑看照片的心情。
你和其他人在一起时,也许会有伤心的时候,但和我在一起,永远没有笑容。大概就是看到美知留和朋友们在一起时露出的与他在一起时从没有过的笑容,才让宗佑下定决心自杀,给美知留一个自由吧。
我一直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偏执到如此地步,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可怕的怪物,只为得到一个她。我不懂占有的心情,却隐约明白放手的痛苦。
也许宗佑也是如此,他想给美知留自由,想让她从今往后幸福的活下去。可是这样的幸福意味着他将永远失去她,这对宗佑来说太痛苦,况且只要宗佑活着,他就不可能对美知留放手,所以才选择最好的也是最糟的一条路,自杀。
有时候,放手远比占有来的艰难。
如果以后我也遇到这样的男生,千万不要心软,一定要坚定的离开他。暴力本就是错的,占有也是错的,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谁都不是谁的,这个世界上只有依靠,没有依附。

長和
重温last friend仿佛...

重温last friend仿佛成了一种习惯。
今天打开B站才意识到已经下架了。
它是我的日剧启蒙,也是我至今最喜欢的日剧。压抑又美好。
为什么特别喜欢,大概是因为share house吧。这是我心中一直向往的。
我这个人没有恋人无所谓,如果没有朋友应该活不下去吧。
因为这部剧喜欢上上野树里,几乎看完了她所有的作品。
彩虹女神是我心中小清新电影的top one。

重温last friend仿佛成了一种习惯。
今天打开B站才意识到已经下架了。
它是我的日剧启蒙,也是我至今最喜欢的日剧。压抑又美好。
为什么特别喜欢,大概是因为share house吧。这是我心中一直向往的。
我这个人没有恋人无所谓,如果没有朋友应该活不下去吧。
因为这部剧喜欢上上野树里,几乎看完了她所有的作品。
彩虹女神是我心中小清新电影的top one。

歪110咩堂本夫夫又啾啾啦

还是没忍住把他看完了,虐死我了˚‧º·(˚ ˃̣̣̥᷄⌓˂̣̣̥᷅ )‧º·˚啊啊啊啊啊

还是没忍住把他看完了,虐死我了˚‧º·(˚ ˃̣̣̥᷄⌓˂̣̣̥᷅ )‧º·˚啊啊啊啊啊

歪110咩堂本夫夫又啾啾啦

马丹!编剧出来谈谈人生啊啊啊啊!怎么这么虐啊!我已经对66饰演的反派恨之入骨了啊!

马丹!编剧出来谈谈人生啊啊啊啊!怎么这么虐啊!我已经对66饰演的反派恨之入骨了啊!

歪110咩堂本夫夫又啾啾啦

66太帅了!即使角色是反派,还有表白大物女优233表示被这剧感动到了(╥╯﹏╰╥)ง

66太帅了!即使角色是反派,还有表白大物女优233表示被这剧感动到了(╥╯﹏╰╥)ง

更远还生

及川宗佑——遇见了我你不觉得幸运吗

  不想无病呻吟也不想无端指责,这个人给我太多震撼,不亚于程蝶衣,没办法,痛苦挣扎又有一副好皮相的人,总是更吸引我。

  官方给出的他的关键词是“contradiction”,但五个主角各自的关键词他反倒都沾些边。


LOVE——走到最后,也只有他在牢笼里越陷越深,他的爱太深了,太浓烈了,无法解脱,只能给对方解脱。我是不信他能那样善良放手的。那样的爱,决不能轻易放手。他一次次质疑美知留的行为,控制她的生活,不允许她接触男顾客,也不许她接近瑠可,甚至不惜家暴——真是可怕,那样俊美忧郁的脸,内里竟是这样一头凶兽。...


  不想无病呻吟也不想无端指责,这个人给我太多震撼,不亚于程蝶衣,没办法,痛苦挣扎又有一副好皮相的人,总是更吸引我。

  官方给出的他的关键词是“contradiction”,但五个主角各自的关键词他反倒都沾些边。


LOVE——走到最后,也只有他在牢笼里越陷越深,他的爱太深了,太浓烈了,无法解脱,只能给对方解脱。我是不信他能那样善良放手的。那样的爱,决不能轻易放手。他一次次质疑美知留的行为,控制她的生活,不允许她接触男顾客,也不许她接近瑠可,甚至不惜家暴——真是可怕,那样俊美忧郁的脸,内里竟是这样一头凶兽。

    瑠可那句“你不是真正爱她”彻底激怒了他,或许瑠可的爱是成全、保护,但宗佑的爱却是占有、束缚。“爱”是他的屏障,他的一切恶行都以爱为名,他怎能允许这份爱被践踏?这样的爱固然惨烈,谁又能说他不是爱呢?最后抱着婚纱死去的时候,鲜血浸湿了半身婚纱,他带着对美知留的爱与愧疚死去,在死亡的梦境中,她终于做了他的新娘。

    这是一种放手吧,给她自由,松开自己的双手:这更是一种禁锢吧,既然她的爱已消散,不如就用死亡永远留在她的生命中,更何况还有一个孩子?就如瑠可所说,他的死亡自私而卑鄙,泪水可以洗净罪恶,但却无法抚平伤害……就连他的爱,也自私而卑鄙。

    可他还是选择死,也选择爱。



LONE——在主角中,宗佑可以说是最孤独的一个,他的心里全是美知留,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快乐和温暖。其他主角都有互相的安慰和依靠,唯独他。只活在自己和美知留的世界里。孤独的人总是很敏感,他一眼看穿瑠可的隐秘,一句话就抓住绘理的弱点。疯狂地隔绝一切抢走美知留的人和事,可惜呀,越想留住的人往往越留不住。

    与美知留合为一体——这是他最大的心愿,也许合为一体就不必担心再被抛弃,不用恐惧失去爱人,就可以拥有家庭、孩子和爱。



AGONY——他痛苦吗?一定是痛苦的,打美知留的时候痛苦,内心充满猜疑的时候痛苦瑠可否认他的爱时痛苦。但最痛苦莫过于察觉美知留对他心如死灰,却在别人面前面前开心欢快的时候吧,他不顾一切拼命留住的人却毫不犹豫地离开他。生命流逝的那一刻,他却不那么痛苦了,他的新娘就在身后的房间内,他的身体还带着她的温度,脑中还有他们相爱的记忆。



   LIBERATION——这个词离宗佑很远,他漠视自由,自由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他渴望束缚、纠缠。只愿活在两人的世界。只有爱能填满他的沟壑,自由这种缥缈虚空的东西他根本不屑一顾——哎,真是可怜虫,只识爱情的沉醉,不哂自由的清甜。



   无数的同情或指责都已尘埃落定了,他的爱和痛苦也都封进了坟墓,他爱的女人带着孩子和朋友恋人幸福的生活。他死的好啊,永远也不要再回来

——————————————————————————————


美知留

遇见了我你不觉得幸运吗?

遇见了我你不觉得幸运吗。

叶狷狂

最后的朋友,稳固的三角恋…

最后的朋友,稳固的三角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