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最终幻想14

79.7万浏览    41767参与
雯妈是伊修加德柠檬精
粉丝节fanart个人投稿 题...

粉丝节fanart个人投稿

          题目《你是我的骄傲》

画了从豆芽时期一直想画的画面,内容为教皇厅一战后,奥尔什方负伤存活和家人团聚的画面,没有画自家的光之战士和拂晓的人员,因为画前的你就是这一刻的见证者。就让时间再次转动直至夜晚降临,走出那个永远充满悲伤的黄昏,让他回到家门前和等待他的老父亲来个熊抱,在家人的面前说一声“我回来了”。

粉丝节fanart个人投稿

          题目《你是我的骄傲》

画了从豆芽时期一直想画的画面,内容为教皇厅一战后,奥尔什方负伤存活和家人团聚的画面,没有画自家的光之战士和拂晓的人员,因为画前的你就是这一刻的见证者。就让时间再次转动直至夜晚降临,走出那个永远充满悲伤的黄昏,让他回到家门前和等待他的老父亲来个熊抱,在家人的面前说一声“我回来了”。

Llewoen
于里昂 热伤风 败俗

于里昂 热伤风 败俗

于里昂 热伤风 败俗

雯妈是伊修加德柠檬精

来点草原二傻,cp大头,之前做吧唧来着,滞销了,哈哈我爬

来点草原二傻,cp大头,之前做吧唧来着,滞销了,哈哈我爬

雯妈是伊修加德柠檬精

一些喜欢的npc

第一张画的是5.0的倒计时两天

小龙男是5.0主线的哈尔里克,就是那个慢慢食罪灵化的孩子,脑补了一下他完全恢复健康的模样,金发碧眼是个if,说不定健康的他并不是这么惨白的外表,希望下一次见面他会追着你给你吃甜甜的油桃

嘉恩艾这张是当年疫情刚开始没多久时候画的,算是给光呆们的健康祝福,愿元灵和幻术皇保佑大家。

还有一张简简单单的阿尔菲诺摸鱼,回头也把妹妹画了

一些喜欢的npc

第一张画的是5.0的倒计时两天

小龙男是5.0主线的哈尔里克,就是那个慢慢食罪灵化的孩子,脑补了一下他完全恢复健康的模样,金发碧眼是个if,说不定健康的他并不是这么惨白的外表,希望下一次见面他会追着你给你吃甜甜的油桃

嘉恩艾这张是当年疫情刚开始没多久时候画的,算是给光呆们的健康祝福,愿元灵和幻术皇保佑大家。

还有一张简简单单的阿尔菲诺摸鱼,回头也把妹妹画了

雯妈是伊修加德柠檬精

一点于穆,p2背景为游戏内笃学者庄园实景截图

一点于穆,p2背景为游戏内笃学者庄园实景截图

维斯
战损光,太想看了索性自己画了

战损光,太想看了索性自己画了

战损光,太想看了索性自己画了

翅鸡炸天飞金黄
停一停,现在是阿莉塞的艺术创想...

停一停,现在是阿莉塞的艺术创想时间

停一停,现在是阿莉塞的艺术创想时间

吞咽無能
A toast to you,...

A toast to you, my friend.

A toast to you, my friend.

前野红茶
警惕艾欧泽亚男同(?) 跟狩猎...

警惕艾欧泽亚男同(?)

跟狩猎车的时候陆陆续续摸完的,咕咕咕。

警惕艾欧泽亚男同(?)

跟狩猎车的时候陆陆续续摸完的,咕咕咕。

某Fu
想念我的小肥了呜呜,好可爱啊桑...

想念我的小肥了呜呜,好可爱啊桑肥,给妈妈亲一口

想念我的小肥了呜呜,好可爱啊桑肥,给妈妈亲一口

一块威化饼_wafer

【龙诗】《常见而又无趣的故事》九

#龙骑士x吟游诗人,BL,双男精,全年龄向#

#一个关于诗人听不见自己的歌的脑洞#

#画手试图写文的流水账产物#


#时间在主线3.0进行时#


1.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诗人笑着回应了龙骑。“既然你都能说这样的话来,那心情应该好很多了吧?”


“嗯。”


这早已不是诗人第一次从他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了。贴心、善解人意,还是一个绝佳的倾听者和心灵导师,拥有一种既温柔又强大的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朋友们还曾半开玩笑似的建议他如果哪天不想冒险了,可以考虑去当别人的心理医生。


明明我才是那个需要心理医生的人。诗人想到自己持续了有些年头的“耳聋”的病因,不由得在心中苦笑一...

#龙骑士x吟游诗人,BL,双男精,全年龄向#

#一个关于诗人听不见自己的歌的脑洞#

#画手试图写文的流水账产物#


#时间在主线3.0进行时#


1.

“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诗人笑着回应了龙骑。“既然你都能说这样的话来,那心情应该好很多了吧?”


“嗯。”


这早已不是诗人第一次从他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了。贴心、善解人意,还是一个绝佳的倾听者和心灵导师,拥有一种既温柔又强大的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朋友们还曾半开玩笑似的建议他如果哪天不想冒险了,可以考虑去当别人的心理医生。


明明我才是那个需要心理医生的人。诗人想到自己持续了有些年头的“耳聋”的病因,不由得在心中苦笑一声。


一阵寒风吹得还没来得及把御寒用的薄棉服以及盔甲穿回来的龙骑打了个寒颤。他手忙脚乱地把被红龙划出几道口子的棉服穿好,正要穿戴盔甲的时候被诗人拦下,怀里也被塞了一团厚实的衣服。


“盔甲那么冰,你又受伤了,穿这个的好。”诗人塞给他的正是先前朋友们委托莫古力寄来的崭新的冬衣,甚至连包装都才刚刚拆下。“我的码数对你而言可能有点小哦,将就一下。”


“这怎么好意思……还是你穿吧。”龙骑见状连连摆手拒绝,正要把衣服还给诗人就被抢先一步披上了这件新外套,再加上一句“伤员就要好好听话”给噎了回去,只能老老实实地把它穿好。正如诗人所说是要小上几码,柔软的布料带来的舒适感让他之前在战斗时绷紧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此时的诗人正在自己的包里来回翻找着什么,他先是摸出了几块大小适中的石头,其次是干枯的木材,最后是打火石。龙骑看着诗人从他那个仿佛连接到另一个世界的以太背包里拿出一个又一个生火用的道具,先前还摸出医疗箱帮他包扎和一件崭新的冬衣给他披上御寒,震惊程度不亚于家里人看他第一次做饭就差点把厨房给烧了的场景。


“你的包里到底有多少东西?”龙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不知道,没数过。感觉应该挺多的,你觉得会有多少呢?”诗人把问题抛了回去,清了清嗓子。“咳,给我面前这位未来说不定会成为冒险者行会一员的龙骑士先生一个忠告——出门在外最好准备一个大容量的包,你可能会收到热情过头的委托人硬要塞给你的金币以外的报酬。食物或者布料,亦或是你根本用不上的武器。”说着他拿出一柄由红木木材和翡翠硬玉精制而成的翡翠手杖给龙骑看。“比如这把幻术师用的法杖。”


“难不成这些都要一直带着?”


“当然不。”诗人将手杖收回了包里,拿起打火石熟练地擦出火花点燃了龙骑在他说话的时候支起的篝火。“我会攒上一段时间,等觉得空间快不够用了再一起拿去当掉,或者交给雇员保管。”


“雇员?”


“啊,就是帮我管理行李的还可以帮我卖东西的助手。你要是以后真的成为冒险者了的话,也可以拜托别人帮忙哦。”


“冒险者的世界还真是多姿多彩啊。”


“哈哈,确实如此。”


2.

两人坐在篝火旁聊着天,基本上是龙骑在分享自己在龙骑士团里的训练日常和战场上的琐碎之事。包括但不限于他在闲暇时练习烹饪把好战友叫过来美名其曰试吃实则试毒,吓得人有好一阵子都再也不敢吃他一口饭还向队长指控他要在饭菜里投毒谋杀的壮举。


“那他还真可怜,成了小白鼠。”诗人笑着回应。


“但我现在不也可以做得很好吃了嘛?都这样了他还是不肯尝尝,亏的可不是我。”龙骑耸耸肩膀,身体向后倒去靠在坚实而又粗糙的岩壁上,沉默半晌之后唐突地转变了话题。


“你可以再跟我讲些故事吗?”


“可以是可以……但你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恶战,不困吗?”


“不困。”不如说正因为先前的恶战才让自己有机会向诗人倾诉,让心情好了不少,这会儿正是精神的时候呢。


“那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是关于亲情,还是友情,或者是爱情?”


“想听你的冒险故事。”龙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转过头去期待地看着诗人的绿眸。


“以前你也听过一些了,我的故事可能不怎么有趣。”诗人垂下眼帘,下意识地回避了龙骑炽热的目光。“不过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尽力把它说得有意思些吧。”


诗人曾给龙骑看过的第一张合影里的三位昔日搭档仍然在艾欧泽亚四处探险,至今依旧和他保持着联系,数星时前在通讯贝里滋哇乱叫制造噪音的自然也有他们一份。他们分别是来自乌尔达哈的曾经的剑术师如今的自由骑士,以及来自利姆萨·罗敏萨的秘术师,还有与诗人同乡的幻术师。和大部分冒险者一样,他们通过冒险者行会接到了一份需要组队的理符任务,后来因为总能在魔女咖啡馆碰见彼此干脆就组了个长期队,免去了找队友的波折。


“虽然大家性格各异,时不时还会吵架,但是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很快乐。”


他们曾一边抱怨精金龟恐怖的繁衍能力一边蹑手蹑脚地去偷它们的蛋,然而转头就被它们逮个正着,不得不在恬静路营地一边攻击一边打转逃跑。更令人没想到的是期间引起了许多怪物的注意,最后还是鬼哭队的人实在看不下去出手相助才让他们得以逃出生天。也曾为了尝尝巴斯卡隆酒家赫赫有名的招牌菜甘露煮蜜蜂究竟是什么味道,选择帮老板冒着被叮肿的风险去逮些大个头的回来,还好有惊无险。不少理符的内容都是这种帮忙跑腿的杂活,偶尔一次比较接近理想中的冒险者该做的工作便是清除死尸,之后不忘将这些尸骸好好下葬。当时还是一名弓箭手的诗人每次都会摘一片树叶用作叶笛,吹一段悠扬的安魂曲让可悲的亡灵得以安眠。


“为什么他们没有跟你一起来库尔札斯?”


“因为他们怕冷呀。”诗人笑了笑。“而且他们对声音和作曲也没有什么兴趣,我就自己来了,更何况一个人的旅途也是很值得期待的。”


说谎。诗人心想。我怎么也成这种说谎不打草稿的人了……他们明明无数次地提过一起来……还不厌其烦地邀我组队,是我糟蹋了他们的心意。他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心里十分不是滋味,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龙骑见他的表情阴沉下来也不再多问什么,这种时候及时终止话题才是正确的选择。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我刚刚放松下来忽然觉得很累,后面的故事可以以后再讲给我听吗?”


“好啊,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诗人心里暗暗感谢了一声龙骑的贴心,同时也觉得自己也真是越来越藏不住事了,这就让别人看穿了个彻底。


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全部都说给他听听好像也不错……


3.

由于在战场上时刻都要警戒敌人的出现,龙骑的睡眠向来很浅。睡梦中的他忽然感到右肩一沉,立刻惊醒往右边看去,手也要去抓放在身边的枪。但很快他就强行终止了这一系列条件反射,慢慢地稳住身形恢复成原来的坐姿。


诗人靠在他的肩上睡得正沉,淡金色的睫毛随着主人的呼吸微微起伏颤抖。这让他有些庆幸自己先前没有拒绝诗人的好意穿上了厚实的外套,不然诗人头靠着的就是冰冷又硌人的盔甲了。


不久前他们决定先在这处避风的山崖小憩休整一会儿,等这场暴雪过去了再回营地。龙骑本想带诗人到更加避风的大脚雪人的居所去御寒,但视线被风雪模糊得几乎寸步难行,加上不知道那些大脚雪人会不会突然发狂,索性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战斗过后的疲劳带来了强烈的困意,很快两人都靠着岩石纷纷睡去了,只不过诗人似乎没能很好地保持身体的平衡,便有了刚刚龙骑被惊醒的一幕。


睫毛好长……


这是龙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诗人的脸,越发觉得用精雕玉琢这个词来形容他的长相一点都不为过。几乎能够模糊性别的外貌让龙骑不禁开始想象诗人会不会有被误当成过女性的经历。人人都说长得漂亮性格又好的人会很受欢迎,想必他也不例外。事实证明的确如此,至少包括自己在内的这支龙骑士分队的大家都很喜欢他。


不过我才是最喜欢的那一个。


自从第七灵灾改变了库尔札斯的气候之后,暴风雪来得也快去得也快。龙骑看了眼月亮的位置,估计才刚入夜没多久。他担心的不是可能要在夜间摸黑前进,毕竟天气好得连悬挂在夜空的星辰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比起这个,龙骑更担心回到营地之后要怎么跟队长合理地解释擅自脱队这件违反军令的大事。虽是事出有因,可他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被骂得狗血淋头和被罚的结局了。


过了约莫半个星时,龙骑发现身边的诗人悠悠转醒。金发的精灵坐直身子打了个呵欠,抬手揉揉眼睛,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如果觉得困的话,你可以再睡一会。”


“不用了。”诗人抬头望向被星星装点得熠熠生辉的天空。“趁着天气好,回去吧。”


在龙骑的再三要求下诗人从他那拿回了借他的冬衣。看着把衣服塞回自己手中然后一边套上盔甲一边说“有借有还”的龙骑,诗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他这是守信用还是死脑筋,只得把它装回包里。


回去的路上一帆风顺,没有龙族,没有异端者,只有龙骑预料的到达营地后队长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骂完之后让他立刻找医疗兵治好伤再回来领罚。忽然,龙骑听见了营地的东边传来略显喧闹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向那边张望。


“发生什么了?”


“我不是派你们到处去侦查吗?”队长接了他的话。“那之后不久我就收到了有神殿骑士需要支援的消息,就让回来得快的几组人去帮忙了。神殿骑士的伤亡……有些惨重。”


听了这话的龙骑二话不说就跑向了东边,比起自己,还是神殿骑士们更需要帮忙。诗人本想叫住他让他先去治伤,但看这样子怕是劝不动了。他摇摇头,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营地的东边有不少新支起来的帐篷用来给神殿骑士们临时休息养伤,除了医疗兵还有不少龙骑士以及尚能行动的骑士在忙前忙后。而在帐篷之外的不远处则是数十具冰冷的尸骨,负责清点阵亡人数的人正在为他们盖上白布。


这些神殿士兵先前为了追踪异端者的动向从而找到他们的藏身窝点四处奔波,可惜中了异端者的诡计,结局还是以失败和牺牲告终。也许是因为长期待在战场上见惯了生离死别,士兵们最后往往会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漠视生命,同时又因战友们生命的消逝而痛苦不堪。现实半带强迫地要求他们带着死者的意志继续前进,去追求光明的未来,龙骑也和他们一样。他见过家乡的人们被龙族的利爪撕碎,见过自己的战友被龙族从高处重重地拍在地上再也没能起来,也无数次地见过像现在这样战后被聚集在一起的血肉模糊得根本无法分辨的遗体。他对这一切感到无能为力,可如果选择留在原地不向前迈步,他还能做什么呢?


「安息吧……安息吧……勇敢的骑士……」

「在这冰天雪地的宫殿……哈罗妮的身边……」

「让高贵的灵魂合上双眼……静静入眠……」*


幸存下来的人唱起了伊修加德的安魂曲,诗人不知为何再次想起了那个问题:为什么这样令人绝望的经历却那么受人欢迎,最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呢?


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却还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绝大部分人的人生是一本平平无奇的小说,他的人生也不例外。不管是悲伤还是快乐的故事,看起来五花八门实则千变一律。无论再怎么追求新奇和刺激都无法与英雄的传奇经历相提并论,只能从普通人的故事里寻得认同,哪怕是这些为国牺牲的勇士们的故事终有一日也会被历史的长河洗刷得不见踪影,更何况自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冒险者的旅程。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听不见自己所演奏的乐曲这般离奇的体验呢?他知道症结所在,却没有解决的方法,之前听到的节拍也犹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有时他宁愿普通地度过一生,也不想忍受这般煎熬。


我不过是在逃避现实。


然而, 刻在骨子里的对未知的好奇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推向了新的旅程起点,一次又一次地让他见证于绝望和痛苦之中延续的生命是有多么顽强。潜意识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写出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赞歌,一切只为能在寒冬岁月的某一刻看见百花齐放,看到期待已久的盛景——


那是地上的繁星所闪耀着的生命的璀璨光辉。


-未完持续-


————————

*出自吟游诗人54级职业任务:风雪中的悲歌

佐木—人间倒霉蛋
大猫小猫!突然间就get到了大...

大猫小猫!突然间就get到了大小猫的美好,然而这是个冷坑,已经饿到自己做饭了。

大猫小猫!突然间就get到了大小猫的美好,然而这是个冷坑,已经饿到自己做饭了。

前野红茶

受不了了先发了.....是剧透是剧透是剧透,自设梦图,希斯光爱梅光无差,大家都是我的翅膀!

受不了了先发了.....是剧透是剧透是剧透,自设梦图,希斯光爱梅光无差,大家都是我的翅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