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最终幻想14同人

850浏览    34参与
赤木原_有希

【阿莉塞x公式光】《囚牢,或已遗忘》*OOC警告

——走吧,我的大英雄。

[图片]


——走吧,我的大英雄。


乌罗提市民b

最近抓路人画的速写

最近抓路人画的速写

耗耗子Ratty
自己家的兔娘,几个月前画的

自己家的兔娘,几个月前画的

自己家的兔娘,几个月前画的

耗耗子Ratty
驯服渐变映射失败案例,来自一两...

驯服渐变映射失败案例,来自一两个月前

驯服渐变映射失败案例,来自一两个月前

GOUREN

光之战士只想躺在地上

拂晓大多数人cb向。没写到是因为懒得写了。大家都很可爱!或许之后想起来会补点东西。

光之战士是猫娘。时间线大概在5.0之后。一个闲适的小短打,主要是光之战士到处躺在地上。希望大家都能看得开心!

————

雅·修特拉原在去见芙·拉敏的路上,但她注意到罗威纳商馆外头的地面上正躺着个人,以太的波动看来眼熟。她眉毛跳了跳,刻意斜过眼睛去瞥了那家伙一眼,伊仍躺在地上,但紧张地动了动。雅·修特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动声色地向商馆里走去。

待她见过芙·拉敏,回到屋外,那人依旧在地面上躺着。她似乎没注意到她,表示心情的一部分以太波动平静,像是睡着......

拂晓大多数人cb向。没写到是因为懒得写了。大家都很可爱!或许之后想起来会补点东西。

光之战士是猫娘。时间线大概在5.0之后。一个闲适的小短打,主要是光之战士到处躺在地上。希望大家都能看得开心!

————

雅·修特拉原在去见芙·拉敏的路上,但她注意到罗威纳商馆外头的地面上正躺着个人,以太的波动看来眼熟。她眉毛跳了跳,刻意斜过眼睛去瞥了那家伙一眼,伊仍躺在地上,但紧张地动了动。雅·修特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动声色地向商馆里走去。

待她见过芙·拉敏,回到屋外,那人依旧在地面上躺着。她似乎没注意到她,表示心情的一部分以太波动平静,像是睡着了。她悄然靠近,鞋跟都没有发出一星声响——桑克瑞德见了一定会笑的,她短暂地想了一秒,接着停在了他们的英雄面前:“这是在做什么,光之战士?”

“呃,嗨,修特拉。”光之战士回答,接着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她在想该如何解释。雅·修特拉想。她俯视着地上的光之战士,以太视界中,对方的眼睛正紧张地来回转动,好像期望着在附近找到个合情理的回答。那是双紫色的眼睛,雅·修特拉依稀记得她失去视力前见过的冒险者的模样。像紫色的水晶,因为眼珠子太大,在眼眶里显得呆愣愣的。她以为光之战士会在她见芙·拉敏的时候离开这里,但对方在应付玛托雅妈妈这件事上,仿佛没有她想得那么聪明灵便。最终,雅·修特拉叹了口气,准备饶过他们的英雄时,对方却先开了口:

“我想在地上躺一会儿。”

如此,雅·修特拉似乎一时就有了许多种回答她的方式。比方说,地上冷吗?比方说,小心被踩到;再比如说,为什么?但她并没这么说,只是抬起手,向光之战士的脑袋下头念了一个小小的疾风咒。微风托起了光之战士的头。

“这样吗?那小心些,别硌着脑袋。”雅·修特拉轻描淡写道。地上的猫女人睁大了眼,随即微微笑了:

“谢谢你。嗯……玛托雅妈妈。”

“不好玩儿。”雅·修特拉用咒杖末端轻轻碰了碰她的脑门,接着将它放回背后,“早些回去。……太阳下山,地上就凉了。”

“好的,修特拉。”这一回,光之战士没再开玩笑,只是道了谢。雅·修特拉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

于里昂热并没在看路。他正忙着读手里的一本书,顺便完成从石之家大厅到图书馆的位移——他应当在哪里收藏了一份洛洛利克的论文集,他记得不太清楚,但相比洛洛利克论证的严谨,手里这一本的论述基本上就是扯淡——这时他踩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地板上也传来一声古怪的叽歪。他愣了一秒,将大脑从关乎以太漫卷与扩散到方式中松脱出来(同时地上又传来一声像是压力太大的玻璃罐将要破裂一般的怪声),才察觉到脚底触感不对。他如梦初醒,急忙合起书,向下看去,恰好望见光之战士痛苦地皱起的脸——他的脚还踩在她的尾巴上,大半边体重都压在那根细条的猫类肉体之上。他没有尾巴,但一时也感同身受地察觉了疼痛……大概是类似于把小脚趾狠撞在桌腿边缘吧。还在沙之家的时候,他这么干过很多次。

他连忙移开脚,诚挚地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

“没事……不怪你……”光之战士面目扭曲,在地上翻了个身,把尾巴藏到了远离他的另一侧。她向屁囘股后头伸出一只手,好像是在揉搓尾巴的患处,企图减轻疼痛。他的愧疚加深了。

“请让我为你治疗……”于里昂热满怀歉意。啊,他没有带星球仪……如果他现在回房间去取……哎,他真是太不小心了。“真的很抱歉。”他只得再一次诚恳地道歉,将手中的书夹到胳膊下面,向她躬了躬身。她却只疲倦地摆了摆手,在地上蜷缩了起来。

这时,他才想起来问:“你身体不适么?为什么躺在地上?”

光之战士双眼无神地向上看着,像一只熟虾恢复生命似的,逐渐展开了身体:“我说不好。可能是走到这里的时候累了,就躺在了地上。也可能只是,有时候需要在地上躺一躺。”

于里昂热赞成地点了点头:“确实,谁都会有这样的时候。”

光之战士似乎有些诧异。于里昂热困惑地迎向她惊异的眼神,不安道:“不是这样吗?”

光之战士笑了:“你说得对。谁都会有这样的时候。嗯……嗯。嘿嘿。”

她突然又看起来很开心。于里昂热微笑着瞧她,感觉自己平安地度过了又一次的社交危机。突然,他感觉到一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和决心,于是顺应那股渴望蹲下囘身去,将手中的厚书放在了她的脸侧:“请用这个垫一下头吧。”

她狐疑地向它瞥了一眼,转过眼睛看他,问道:“你不是正在看吗?——还把我尾巴踩了。”

“它绝不值您一根尾巴毛的万分之一。请尽拿去枕吧。”于里昂热轻松道。他刚刚已经笃定了这本书纯是诡辩,毫无价值,假如它能减免一些光之战士的后脑壳与石砖直接接触的寒凉,那么它也就达到了此生单凭其内容不可能达到的高度。

“好吧。谢谢你。”光之战士于是像蟒蛇吞噬猎物一般伸出头去,把书纳入脑袋下面。于里昂热微笑地点点头,抬脚跨过她横陈的两条腿,向着图书室深处的书架去了。

-

“你在做什么?”阿莉塞问。

“躺着。”光之战士回答。

“为什么躺着?”

“想躺就躺了。要一起躺躺吗?”

“不要。感觉地上好脏。”

“还好啦。”

“……躺在地上很舒服么?”

“今天不太舒服。没有人给我送枕头……不过感觉还是蛮好的。躺在地上,就像一块砖头……欸?你干什么?”

阿莉塞狡黠地笑:“给你送个枕头!”

阿莉塞在地上坐了下去,毫不客气地把光之战士的脑袋搬到了自己的大囘腿上。光之战士脸红了,不禁抬起双手捂住了脸,两只猫耳朵直甩:“怎么这样!你从哪里学来的!”

“嘿嘿!!”阿莉塞得意洋洋,把她的手从脸上扒拉下去,弯下腰,俯视着光之战士的脸,“现在感觉怎样?”

“我不知道……我好晕……”光之战士翻起眼睛,作晕眩状,两只耳朵又乱甩,猫耳朵上的短毛搔着女孩儿赤囘裸的大囘腿,被女孩儿两把抓囘住,一手一个:

“别抖了!痒!”

“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嘛。”光之战士委屈,抱怨道。阿莉塞却起了兴趣,将她的耳朵抓在手里揉了揉,指尖轻轻抚过毛绒绒的耳背,又捏了捏脆韧的耳廓。

“这样会痒吗?”

“有一点……啊……好舒服。”光之战士舒坦得眯起眼睛,“感觉上次有人这样摸囘我的耳朵还是在家里的时候。就是那里……嗯……”

“这里吗?”阿莉塞问,在刚刚的位置又挠了挠。是猫耳与脑袋连接处,毛发从兽类的短毛向人类头发的质地过渡,在耳朵内侧修剪成了蓬蓬的样子,摸起来手囘感柔软,很是不错。她忍不住又摸了两把,光之战士已经爽得蜷成虾米,耳背上的短毛都立了起来。

“不是吧……有那么夸张?”阿莉塞大感兴趣。

“我不太懂啦……但是好舒服喔。”光之战士喉咙里发出猫似的呼噜声,阿莉塞又是大为惊叹、连rua几把,rua得光之战士在她腿上乱滚,她不禁笑了起来。

rua到满意,阿莉塞将光之战士的脑袋轻轻搁回地上,站起身来,愉快道:“我走了!”

光之战士已经被她rua得猫酥体软,爬在地上,勉强抬起一只手同她挥别:“再见……”

阿莉塞轻笑出声,不再耽搁,去办她的事了。

-

“为什么躺在地上,伙伴?”

光之战士没有回答。前苍天龙骑看了她一会儿,耸耸肩膀,离开了。

-

桑克瑞德隔老远就看见光之战士躺在地上。他绕远路避开了她。好像睡得很熟。也可能只是很安静吧。他想,怎么回事?回去问问于里昂热罢。

-

古·拉哈·提亚在水晶塔前瞧见一堆破铜烂铁。然后他发觉里头还埋着个平躺在地的光之战士。噢!真巧。他高兴地走过去,打算同她打个招呼,她却已转过头来,脖子拧成了一个有些危险的角度,两只紫眼睛直直地看向了他。他无端起了点儿鸡皮疙瘩,但还是靠近过去:“下午好,英雄。”

“下午好,拉哈。”光之战士回答,声音无精打采。她的脖子依旧保持先前的角度,只有眼珠子跟着他转。拉哈在她身侧找了个地方坐下,她终于转过头,将身上的一堆破铜烂铁——一堆装备,扒拉到边上去,邀请他坐得近一些,于是拉哈挪动屁囘股,靠近了她,尾巴在地上抽打了两下。

此刻正值下午,阳光很好,但在水晶塔高耸的阴影之下,水晶塔前的地砖还是很凉。这儿的地砖与水晶都的也不大一样。他想。水晶都啊……他回想起低矮的、光芒浮动的静滞的天空,唯独水晶塔直入云霄,好像一根蓝色的、高高的……中指。真不文明。他斥责自己一秒,随即听见英雄的动静。她在地上拍了两下,闷闷道:“要一起躺躺吗,拉哈?”

于是拉哈躺了下去。与光之战士平行,变成地砖上两根短短的猫条。光之战士在他身侧安静地打起呼噜,他心知不可能,但总觉得她身体的震动顺着地砖传了过来。他喉咙里产生一种瘙囘痒的应和她的欲囘望,可他最后只是对着自己微笑了一下,没有出声。

“可以拉你的手吗,拉哈?”英雄又问。他想了想,回答:“可以。”一面向她伸出手去。她牵了一会儿,又放开他,声音不像刚才那般憋闷,反倒憋起一种笑意:“还是算了,好gаy。”

“哪里gаy了。”

“超gаy。”

他俩都不再说话,只是仰面躺着。地砖凉而硬,有些硌后脑勺,还有些硌尾巴。拉哈看着水晶塔旁高远的天空。摩杜纳的天空并不总放晴。丧灵钟的名字也在暗示此处常年阴沉的天气。但眼下,被纵横的偏属性水晶分割的天空几乎要把水晶塔纯净的蓝色也溶解在里面,阳光穿过偏属性水晶澄黄的晶体,将其薄处照成柔和的昏黄,又在其光滑的尖端反照出闪烁刺眼的光影。地板的凉意透过衣料沁润了身体,拉哈的尾巴又在地上抽打了两下。

身侧,光之战士的呼噜声渐低,逐渐地止息了。她的呼吸变得缓慢而规律,偶尔,古·拉哈·提亚听见她的耳朵在睡梦中抽囘动,划过地板的声音。

古·拉哈·提亚依然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感到后背的凉意又向上蔓延,渐渐要漫过他身体的核心。太阳在天上转过了一个角度,水晶塔的影子愈发长了,塔底开始变得阴冷。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感到自己的身体依旧灵活而温热。他知道光之战士已经睡熟了,但还是伸出手去,悄然拉住了她松软地搁在原处的手。睡眠的人手心很热。果然,原本的那种几乎要将他以寂寥淹没的安静因这一点热度褪去些许。

他拉了一会儿,又将她的手松开了。

“……好gаy。”他悄声说。自然并没有人回答他。下午的风吹过摩杜纳,银泪湖里仿佛有人钓鱼,远远地传来钓鱼人起杆的欢呼声。古·拉哈·提亚闭起双眼。水晶塔……果然还是很像一根中指啊!他想着,叹了口气,呼吸也渐渐平静下来。过了一阵,他还是在喉咙深处,低低地打起了呼噜。

END

感谢看到这里!欢迎任何形式的反馈!

否良inferioR

印了俺自己画滴老于双闪吧唧

详情看评

印了俺自己画滴老于双闪吧唧

详情看评

沈长情

金色的铠甲和蓝色的百合花,挚友,好久不见。


😭😭😭呜呜这套客单终于整理出集合来了!!!!这套客单收藏甲俺好喜!!!

金色的铠甲和蓝色的百合花,挚友,好久不见。





😭😭😭呜呜这套客单终于整理出集合来了!!!!这套客单收藏甲俺好喜!!!

从前有只小哆比

【古代+现代粮食向】假如亚伊太利斯是一款游戏

*十四人委员会+拂晓众人的粮食向。

*对不起呜呜呜我是个肤浅的人我就是喜欢欢脱的合家欢QwQ

*有cp提及,以及些许的邪教私货,不要打我呜呜。

*也许似乎大概是个段子集合。

*明眼人都知道以狒狒14为蓝本QwQ


1.

《亚伊太利斯》是一款网游,很火的那种。


2.

更正一下,是过去很火。


3.

虽然质量玩法都称得上极为出色,但过时的服务器简直拖后腿拖到拉大胯的地步。为了应对越来越多,以至于要把总服务器挤爆的玩家们,游戏不得不含泪切分成十四个大区。大区名从亚伊太利斯1到亚伊太利斯14,简单粗暴得让人不能不怀疑这个游戏的老板...

*十四人委员会+拂晓众人的粮食向。

*对不起呜呜呜我是个肤浅的人我就是喜欢欢脱的合家欢QwQ

*有cp提及,以及些许的邪教私货,不要打我呜呜。

*也许似乎大概是个段子集合。

*明眼人都知道以狒狒14为蓝本QwQ













1.

《亚伊太利斯》是一款网游,很火的那种。


2.

更正一下,是过去很火。


3.

虽然质量玩法都称得上极为出色,但过时的服务器简直拖后腿拖到拉大胯的地步。为了应对越来越多,以至于要把总服务器挤爆的玩家们,游戏不得不含泪切分成十四个大区。大区名从亚伊太利斯1到亚伊太利斯14,简单粗暴得让人不能不怀疑这个游戏的老板从小到大语文没及过格。


4.

“分区就分区,新手福利也变成原来的十四分之一也太过分了吧!”在新分区开了角色的原总服务器玩家直接对游戏公司进行了一个怒斥。


5.

怒斥,游戏技能,别名亚伊太利斯粗口。


6.

分区之后一切都从头再来,由于陡然削减的新手福利和经验加成,不少玩家选择了直接退游,也有不少部队时隔多年地再次回到相当困难的初始发展期。


7.

十四人委员会就是其中最惨的那批,可能没有之一。


8.

十四人委员会,顾名思义,因为部队主要成员只有十四个,所以最开始的部队长拉哈布雷亚大笔一挥就起了这么个正式到疑似GM组织,让人无力吐槽的名字。部队介绍甚至写得是:欢迎成为十四人委员会的一员,在这里发挥你的才能,为星球更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吧!


9.

“知道的我是在玩游戏,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游戏里进了什么传销组织。”对此,部队成员哈尔玛鲁特吐槽道。


10.

“原来每一任的部队长都是这样的性格啊。”部队编外人员希斯拉德若有所思地猜测,“以格约姆女士当初追得很辛苦吧?”


11.

慌什么,十四人委员会实际成员有十五个不是常识吗?


12.

虽然希斯拉德这么感慨了,但大家都觉得“拉哈布雷亚居然都有cp”才是最让人惊讶的点。


13.

十四人委员会原来真的只有十四个人。而且由于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部队成员不约而同地在A之前会邀请自己最喜欢或最合适的豆芽继承自己在部队里的称号,所以部队从游戏开服后不久就维持着十四个人的定额,一直到希斯拉德出现。


14.

希斯拉德的意外来自于前任爱梅特赛尔克的不靠谱——那位已经A掉的黑魔大佬非常执着于要希斯拉德继承自己的称号加入部队,结果问都不问直接把孩子拉了进来。后来晴天霹雳般地被希斯拉德婉拒,转而推荐了另一个同样很合适的豆芽,哈迪斯。


15.

但大佬忘记把希斯拉德清出去就A了。


16.

后来上线的部队成员看着“十四人委员会,部队成员人数:15”这行字,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17.

最后留下希斯拉德的原因可能外人想破脑壳都没猜到——因为这一代十四人委员会没有远敏。


18.

“二十四人本就我们队没有速行属实离谱兄弟。”把输出效率看得比命还重要的暴躁老哥那布里亚勒斯说,“晚开怪一秒别人act得压我半分钟,裂开。”


19.

乌尔缇玛微笑着对他解释:“你秒伤被人压是因为你开舍身在天光轮回里洗澡死成哈批,傻*。”


20.

希斯拉德最开始怀疑过因为“下本没有速行”而留下他只是部队善意的借口,原因就是乌尔缇玛的诗人弹琴技术实在是太好了。

同为诗人的希斯拉德十分敬佩,并为自己迄今为止分不清哆来咪发梭拉西的琴技颇感惭愧——直到乌尔缇玛拿着诗人下了一次本手忙脚乱地带着点名aoe害死了除了主副T之外的所有人。


21.

哦,害死人的同时还忘记了上团辅。


22.

等乌尔缇玛滑跪道歉着出本换职业,希斯拉德才惊讶地发现她的主职居然是忍者。

“不是说上一任乌尔缇玛比较青睐偏向艺术的职业吗?”希斯拉德矜持而礼貌地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23.

“对啊。”乌尔缇玛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你不觉得忍者搓忍术的音效特别像rap吗?”


24.

……?

是他狭隘了,抱歉。


25.

在希斯拉德之前,精通职业最多的阿谢姆本来是最有希望成为部队团建时远敏担当的人。


26.

但他头一次拿机工下本的时候,野火打到手抽筋以至于一胳膊怼到了旁边机位的爱梅特赛尔克。导致用副职黑骑担任主T的第三席原地跳崖,然后极泰坦一拳一个小朋友直接团灭。


27.

一个秘密,当时希斯拉德也在场。

并围观了自己的一位发小怒喷另一位发小的全部过程。


28.

扯远了。

总之在新分区,十四人委员会困难重重,第一个困难就是部队后缀只允许有两个字。“十四人委员会”六个字严重超额,让理科直男部队长拉哈布雷亚一夜之间掉了少说三十几根头发。


29.

阿洛格里夫:“叫十四?”

米特隆:“人委?”

哈尔玛鲁特:“员会?”

那布里亚勒斯:“人委是什么叽掰称呼?”


30.

以格约姆一边捂住艾里迪布斯的耳朵,一边愤怒地训斥那布里亚勒斯:“不准说脏话带坏小孩子!再说我把你那根朗基努斯给撅了!”


31.

圣枪朗基努斯,整套流程下来差不多花了那布里亚勒斯半个肝。

在“威胁那布里亚勒斯有效程度排行榜”上高居第二名,仅次于第一名“你永远开不出LB”。


32.

最后定下的部队后缀是“无影”,如此高水平的名字一听就不是拉哈布雷亚的思考结果。

但具体是谁给出的提议,拉哈布雷亚不肯说。

在希斯拉德的笑而不语中,这成为了无影留存至今的秘密。


33.

其实早年那布里亚勒斯也尝试过玩黑魔,并且郑重地请教过金字大佬爱梅特赛尔克。

结果嫌读条太长全程只打崩溃。

是希斯拉德和阿谢姆一人一只胳膊死拽着爱梅特赛尔克,才没让出离愤怒的第三席把队友回归冥界。


34.

忘了说,那布里亚勒斯想练黑魔的契机来源于艾里迪布斯小弟弟非常偶然的一句感叹。

“感觉队里的法系是不是太少了?”艾里迪布斯说。

但艾梅若萝丝摸了摸自己小师弟的头,指了指不远处正排成一排打木桩的米特隆、阿洛格里夫和哈尔玛鲁特,问你认真的吗?


35.

爱梅特赛尔克,米特隆,阿洛格里夫,哈尔玛鲁特。

部队里的四大法系,其中爱梅特赛尔克是黑魔。

而米特隆、阿洛格里夫、哈尔玛鲁特的职业分别是召唤、召唤和召唤。


36.

但他们的学者都玩得稀烂,是打日随拉两波都能让活死人变成真死人的程度。


37.

等等,为什么拉两波就开了活死人?

以格约姆连连道歉:“对不起忘记了拿得是黑骑,我以为我拿的是主职。”


38.

以格约姆,主职骑士。

啊……是可以理解的失误呢。


39.

硬要分个高低的话,哈尔玛鲁特的学者比米特隆和阿洛格里夫还是要好一些,大概是小心翼翼能凑合打日随的水平。

另两位是真•稀烂,迄今为止也不知道小仙女除了好看还能奶人。


40.

但不要试图让哈尔玛鲁特用学者打极神及其以上的本。

主T担当阿谢姆认真地告诉大家:“讲道理,看学者痛哭流涕地拿单盾奶活死人还算是蛮新奇的体验。”

三奶精通的大佬艾梅若萝丝听着感觉不对:“等等,艾里迪布斯不是和你们一起开荒的吗?那孩子没有给天赐吗?不应该啊。”

阿谢姆迟疑了一秒:“……呃,刚被哈尔玛鲁特的aoe砸死。”


41.

艾里迪布斯,无影里的弟弟。

抱歉,没有骂人的意思,因为年纪最小,是单纯字面意义上的“弟弟”。

同时也和现任艾梅若萝丝是同一个导师教出来的豆芽,目前是零式开荒队里雷打不动的主奶担当。脾气真的很好,是全部队唯一一个愿意一次又一次把贪死在aoe里的那布里亚勒斯拉起来的奶妈。

被哈尔玛鲁特的aoe砸死之后,复活起来的第一句话还是:“哈尔哥哥,加油啊,我和你一起肯定能奶过的!”


42.

把哈尔玛鲁特感动得老泪纵横,当场表示“我他妈再用学者下极神害人我就是个寄!”


43.

当时的副T以格约姆立即怒斥:“不要说脏话带坏小孩子!再说信不信我把你魔导书拆了!”

……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呢,以格约姆女士。


44.

托艾里迪布斯的福,极神和零式开荒时死得再惨,队里也吵不起来。

只需要艾里迪布斯一句可怜巴巴的:“哥哥姐姐,不要再吵了。”

世界和平。


45.

同样托艾里迪布斯的福,部队里的人还解决了一个很难以启齿的问题——艾梅若萝丝和爱梅特赛尔克的头两个字都是“AiMei”,以至于每次这么简称时,经常会迎来一男一女两声几乎重叠的回应。

但艾里迪布斯没有叫错人的困扰,因为他会叫艾梅若萝丝“艾梅姐姐”,而叫爱梅特赛尔克“爱梅哥哥”。

……是的,部队成员们有样学样了。

艾梅若萝丝毫无心理压力地笑着接受了这个称呼。

但爱梅特赛尔克每次都被恶心得差点断天语。


46.

和艾里迪布斯感慨得正好相反。

比起法系,部队里以近战作为主职的反而更少,只有那布里亚勒斯、乌尔缇玛和法丹尼尔。

很长一段时间里,希斯拉德都以为队里的近战只有那布里亚勒斯和乌尔缇玛。直到和法丹尼尔一起打过一次零式伐木,他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尽力避免在伐木时带法丹尼尔。


47.

因为,法丹尼尔他……是个稿子。


48.

那布里亚勒斯是个贪比,但他只会贪死他自己。

假如给法丹尼尔一个步近式aoe,他能稿死全队。


49.

就算是点名aoe,他也会突进到随机幸运观众身边一起愉快地迎接终结。


50.

“迎接终结”是法丹尼尔的原话。

“中二病真可怕啊。”被害死的米特隆如是说。


51.

有法丹尼尔在,就意味着一人出错多人死。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如果那布里亚勒斯或者乌尔缇玛没空,必须由法丹尼尔补近战位时,一定要米特隆和阿洛格里夫捆绑D3D4。

因为这样,全队就拥有了四个复活。


52.

哈尔玛鲁特是自愿不参加捆绑的。

“虽然很感谢你的邀请。”他说,“但我对当电灯泡没有兴趣。”


53.

米特隆和阿洛格里夫,部队里唯二两对cp之一。

另外一对是以格约姆和拉哈布雷亚。部队长虽然看起来是个钢铁直男,但其实也有他自己的浪漫——比如明明召唤也6得飞起,却因为以格约姆是T而变成了学者大佬。

“不要慌。”部队长很有男友力地这么对cp说过,“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语音里的众人在以格约姆不好意思的笑声中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54.

虽然但是,阿洛格里夫其实很羡慕拉哈和以格的配合。而且她也会T职,战士玩得相当不错。

米特隆犹豫地掏出了自己的学者魔导典。

……然后在部队里剩下十三个人的祈求下,又把魔导典塞了回去。


55.

希斯拉德跟爱梅特赛尔克和阿谢姆是发小这件事被发现源自于一场意外。

那是O8S开荒现场,副T、D3和D4突然同时掉线,吓得艾里迪布斯当场给了自己一个天赐。

后来再问才知道,是阿谢姆伸懒腰时不小心踹到了旁边希斯拉德的网线,而希斯拉德为了躲阿谢姆杵过来的胳膊压到了爱梅特赛尔克电脑的开机键。

……真惨啊,爱梅特赛尔克。


56.

才分区时,《亚伊太利斯》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混乱期。无影众人发现自己认识的老玩家在渐渐消失,而新玩家接连不断的涌入,很是伤感了一段时间。

打破伤感的是某次随机讨伐歼灭战。

临时搭伙一起排日随的阿洛格里夫、艾里迪布斯、爱梅特赛尔克和希斯拉德怎么看隔壁那个骑士怎么感觉像阿谢姆。

“捏脸一模一样呢。”希斯拉德若有所思地说。


57.

但ID叫“阿光”,和阿谢姆不一样。

……所以一定是小号!


58.

于是阿谢姆下一次上线的时候,满脸懵逼地在部队房里接受了十四堂会审。很有仪式感的拉哈布雷亚甚至用上了游戏里最占位置的苍穹骑士圆桌,十二个位置坐满了人。

希斯拉德站在爱梅特赛尔克背后。

艾里迪布斯一脸无辜地被放在了桌子上。


59.

面对大家的询问,阿谢姆冥思苦想,绞尽脑汁。

终于恍然大悟。

“是弟弟!”他说。

暴躁老哥那布里亚勒斯差点举着枪跳起来:“你说谁弟弟?!”

阿谢姆眨了眨眼睛:“我说阿光啊,是我弟弟。”


60.

阿光,阿谢姆的孪生弟弟。

但还是个刚入坑的豆芽,没想到排个讨随都会被哥哥的大佬亲友们逮个正着。

“你们俩这是关心则乱,我就说那不是阿谢姆吧。”当时担任主T的阿洛格里夫无奈地说,“十四席什么时候干过安魂里头打五个深仁厚泽这种事?”

????

说得倒也是。




——TBC?END?——




呜呜呜是试水,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有人看的话再继续写吧(缩)



月见大福

最近画的ff14豆豆眼也发一下……都是给自己和亲友画的

最近画的ff14豆豆眼也发一下……都是给自己和亲友画的

舜
懒癌犯了。 冰之心实在是,太—...

懒癌犯了。

冰之心实在是,太——难画了。


“愿在不远的将来,年轻的女孩不会再在雪原中流浪。”——伊塞勒

“永别了,冰之巫女。”——埃斯蒂尼安

懒癌犯了。

冰之心实在是,太——难画了。


“愿在不远的将来,年轻的女孩不会再在雪原中流浪。”——伊塞勒

“永别了,冰之巫女。”——埃斯蒂尼安

多多丸SAMA
摸摸我最喜欢的白毛(๑•́ωก...

摸摸我最喜欢的白毛(๑•́ωก̀๑)

摸摸我最喜欢的白毛(๑•́ωก̀๑)

蓝吟
(当光之战士变幼后) “rua...

(当光之战士变幼后)

“rua...rua哈(拉哈),抱抱!”

以后这种场景再用这种上色我当场表演自杀(不是)

我有时候会画一些怪图(挠头),其实我感觉线稿更好一点...我改了好几次只有这样了

动作有模板参考

(当光之战士变幼后)

“rua...rua哈(拉哈),抱抱!”

以后这种场景再用这种上色我当场表演自杀(不是)

我有时候会画一些怪图(挠头),其实我感觉线稿更好一点...我改了好几次只有这样了

动作有模板参考

蓝吟

关于自家猫男oc的一些摸鱼

粉毛是萨修,灰毛是盖泽√都是指挥,双向救赎

萨修是个看起来很冷实则很疯很浪的猫猫(不是)

关于自家猫男oc的一些摸鱼

粉毛是萨修,灰毛是盖泽√都是指挥,双向救赎

萨修是个看起来很冷实则很疯很浪的猫猫(不是)

安太太

3.天降“未婚妻”

  以斐寂的速度,他们本该更快的到达伊修加德。只是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那人跟着他们已经有了快半个月了。

  翡寂让车夫把篷车停在一个隐蔽的林子里后,从车上走了下去。“翡寂……”潇潇本能的想跟上他帮忙,可惜被制止了——那人抬手放了一个禁锢的法术把他困在了篷车里。小猫急得抓耳挠腮的,但也毫无办法,只好看着翡寂自己一个人下了车。

 不多时,安静的环境充斥着危险的信号素,甚至连被困在车里什么也看不见的潇潇都忍不住把耳朵和尾巴立了起来(这是猫魅族本能的防备的姿态)。翡寂下车后,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少女,拿出了自己的法杖严阵以待。却只见...

  以斐寂的速度,他们本该更快的到达伊修加德。只是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那人跟着他们已经有了快半个月了。

  翡寂让车夫把篷车停在一个隐蔽的林子里后,从车上走了下去。“翡寂……”潇潇本能的想跟上他帮忙,可惜被制止了——那人抬手放了一个禁锢的法术把他困在了篷车里。小猫急得抓耳挠腮的,但也毫无办法,只好看着翡寂自己一个人下了车。

 不多时,安静的环境充斥着危险的信号素,甚至连被困在车里什么也看不见的潇潇都忍不住把耳朵和尾巴立了起来(这是猫魅族本能的防备的姿态)。翡寂下车后,看着眼前一脸无辜的少女,拿出了自己的法杖严阵以待。却只见那少女轻轻的笑了一声,身形瞬间就不见了。

  “刺啦——”翡寂抬起左手的法杖的时候,在车夫眼里像是在阻拦空气,可那从法杖上传来的声响和火光可不像是空气能造成的动静。几个呼吸间,两人已交手不下百次,等那少女退出去半蹲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一幅气喘吁吁,力气所剩无几的模样。反观翡寂,他倒是一幅很轻松的姿态站在那里,就好像刚才的交战对他来说只是热身而已。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翡寂的信条之一。于是几乎没怎么考虑,他就抬手开始吟诵咒词。“不要!”在法术即将完成的时候,两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一道是来自前方那位自不量力的少女,还有一方是来自身后的马车。翡寂顿了顿,撤去了法阵,法杖也化作光斑隐藏了起来。他回头往后看去,果然那只不安分的猫魅族已经破解了大半个自己留下的困阵,正努力的想要冲出马车。

  “唉。”充满了无奈的叹气声,无视了眼前的少女,翡寂直径往马车那边走过去,却不想半路被拦住了。他看着面前身形狼狈的女孩,看着她眼里透露出来的一股犟劲儿,有些疑惑,“你不怕死吗?”可谁知那女孩就像是有着百分百的把握,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后,挤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你们要的是什么,我可以帮你们,那种能承载巨大能量的母水晶我有一个,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们。但我有一个要求。”

  翡寂抬手解除了小猫的禁锢,对少女提出来的物品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倒也不是他没有见过宝物,只是想要转移潇潇身上的灵魂水晶,确实是需要一个暂时的替代物来稳住他的身体。而少女口中的母水晶,似乎正好能满足这个条件——维持肉体 。

  “你的条件是什么?”

  

   潇潇有些丧气。

  本来一路兴致勃勃的猫咪此时耳朵耷拉了下来,有些不开心的看着外面略过的风景。而车上则是多了一位不速之客-那位自称“雅米特拉”的猫魅族少女。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情绪的不对,下一个休息点米特拉去接水的时候,翡寂走到了他身边,蹲下来看着这个坐在树根地下垂头丧气的少年:“你怎么了?怎么一路上都这么丧气?”

  “翡寂,那可是结婚啊!”

蓝吟
画完了!是小红猫老婆(大声)...

画完了!是小红猫老婆(大声)

拉哈————!

昨天画的草稿,今天上课偷偷摸鱼完了(不是)

渐变映射真好玩

姿势有参考,只有小红猫能让我耐下心慢慢画(呜呜)

画完了!是小红猫老婆(大声)

拉哈————!

昨天画的草稿,今天上课偷偷摸鱼完了(不是)

渐变映射真好玩

姿势有参考,只有小红猫能让我耐下心慢慢画(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